飘天文学 > 超级剑者 > 第二章 既已怒,何须忍?

第二章 既已怒,何须忍?

作者:李子枯萎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信早就怀疑自己来到这异世,估计就与当日无尽层叠的画面有关。

    如今,在修炼之中,随着这些山水自然画面的出现,竟然是直接将体内怪异的剑气串联起来,从而以一种匪夷所思的修炼速度提升修为,如此看来,应该是那卷画轴有古怪,只不过现在自己刚刚清醒,并不知道画轴身在何处,但是能肯定,自己之所以如此,定与那画轴和怪异剑气脱不了干系。

    而很明显,随着剑招演练的纯熟与精准,也是间接推动了剑气的积累,不管内息剑气运作,还是外部剑招操练,都形同人体部位,缺一不可,所以,就造成同进同退的局面。

    “看来,我无须过多灵药浸泡,便能通过自身给养温润身体,这样便能加速我的修炼提升。只是想要弄明白其中曲折,还是得在日后将那卷画轴和古怪剑气钻研透彻了才知晓。”

    楚信心中笃定。

    那些层叠画面,能在潜移默化中,将他的心境调试到某种忘我境界,心态保持空明,在修炼内息中,便能与日俱增。而伴随内息的增长,外部条件也是逐渐醇厚,造成肉身加固,可谓天然源泉。

    身为剑者,需要的心境领悟配备,再有强横的肉身做倚,修炼起来,自然顺风顺水。

    综述两点,据楚信所知,那楚谦以肉身强横著称,在剑技操作方面,无人能及,但是内息紊乱,纵使拥有五截剑气,却也不过外强中干。至于楚生二人,则是在内息稍胜一筹,却对剑技无法平稳驾驭,因此他们几人都无法做到全身心均衡,只能占其一,但是如今楚信的身体,却能将内息剑气与外物剑技保持一致,这就是差距。

    “嘿嘿,老天爷啊,您老总算开眼了,若保持如此形势修炼下去,相信灭了楚谦,成为楚家三代弟子中的第一人,不远了…”楚信心中小有窃喜,不过并未太夸张。

    毕竟,修炼一途,充满艰辛,大千世界,自己如今实力,不过沧海一粟。在剑气前五截修炼起来,尚且轻松,但是越到后面,需要与神魂沟通,铸造剑魂,便会趋于复杂,想要晋升到第七八截,如在大漠行走,渴望甘露,更别提突破九截跨入剑道第二境‘神魂境’这种登天境界。

    据楚信了解,在楚家近百年历史中,唯有上任家主楚逆阳在十八岁成人礼之前,突破到神魂境,而此刻楚信的想法,便是要再造一次奇迹。

    “如今已将落叶剑法修炼到第十式,相信很快就能完全掌握。不过这只是一套低级剑法,若想有所保证,还是得弄套趁手的剑技才行。”

    楚信决定,前往‘藏经阁’挑选剑技,落叶剑法,已无法满足他。

    他还想做更多更大胆的尝试。

    既穿越于此,若不前往那巅峰之处观上一番景致,岂不是白瞎了这趟穿越?

    …

    接着又在院落温习一阵,日上三竿,吃过午饭后,楚信便前往‘藏经阁’,挑选趁手的剑技。

    自从被赶到这阴暗小院之后,一般没事,楚信都不轻易出去闲逛。

    一方面是不想碰见楚生那帮家伙,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另一方面是感觉自己太废柴,没脸出去见人。但现在的楚信可不是曾经那自卑,消极的废柴少爷,而是新世纪乐观,向上的楚信,更加上来到这里已经一两天了,都没怎么逛过这奢华的楚家,实在遗憾,这次前往藏经阁,也是个机会。

    雪花弥漫,洋洋洒洒,因为身子单薄,衣着不厚,即便刚刚修炼一通的楚信,也在猎风的劲吹中,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嗯?那不是咱信少爷么?”

    刚出院落,未走两步,耳边便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嘲讽声。

    楚信一怔,寻声望去,却见在不远处的亭台前,正有几名衣着灰衣的小厮聚在一起,看着出现的楚信,指指点点,眉宇之中,颇带不屑之意。

    “貌似自打三爷去世之后,这信少爷不就成了大家闺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么?怎的今日有兴致出来溜达了?难不成,是上回被征少爷他们揍得不够惨,皮痒痒了?”

    “哈哈哈…”

    此言一出,其他奴才都一并嗤笑起来。

    “这少爷当的,连区区奴才,都敢嘲笑我?”楚信眉头一皱,火气悄上心头。

    前世的楚信,尽管是个捡破烂的,但也是有血性的真男儿,平时别说有人当面嘲讽,即便是一个眼神令他不爽,他都会上前理论一番,若是对方服软那还好些,要强横,说不定会直接动手。即便有些因为个子小,对方人多,他也无所顾忌,按照他的性格来讲,那就是打不赢也要咬一口才划算。

    如今这帮不知死活的奴才敢嘲笑自己,简直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泥人尚且有三分血性,更何况人呢?

    “我可不是废材少爷,我是楚信,既敢招惹我,那便休怪我不客气!”

    楚信有恃无恐,虽尚未弄清那闪烁的层叠画面究竟从何而来,还有体内剑气又是怎样的怪异,但是说到底,这是令他快速修炼的真解所在,若照此下去,想要超过楚谦,不过是时间问题。

    曾经是废柴,如今却是妖孽天才,别说是教训这帮狗奴才,即便是弄死个把个的少爷小姐,只要有绝对的实力保证,相信家族也奈他不何。

    心中笃定,要好好教训这帮家伙,不然谁都敢对自己指指点点,那还不翻了天了?

    尽管自己并非楚家真正血脉,但说到底也是得到父亲承认过的少爷,既是少爷,那便要懂得分尊卑,若分不来,那就让我来打到你会分。

    一念及此,也不再犹豫,紧握双拳,加速步伐,朝着那帮小厮走去。

    “哟?过来了,过来了,嘿,你们看,那信少爷,貌似还怒气冲冲的呢。怎的,难道还敢对我们动手不成?”

    楚信此举,倒让那帮奴才有些意外。毕竟,曾经的废柴少爷,或许是天性纯良,更加上三爷去世,导致他内心闭塞,对于外界言语,都无动于衷。别说这帮家伙嘲笑他了,即便是甩他一耳光,他也会没脾气的灰溜溜走掉。但是现在他们不过随口几句,怎得就招惹到他如此愤恨了?

    “哼,就凭他?老子借他百八十个胆子试试?征少爷他们说过了,以后只要碰到他,就狠狠的羞辱他,别怕,有事儿他顶着。征少爷他兄弟俩,如今可是咱楚家三代弟子中的佼佼者,谁敢轻易得罪?”

    其中一名长得尖嘴猴腮的瘦猴子奴才不屑的冷哼一声,声音还故意说得很大。

    其他小厮也纷纷应和:“对对对,说得没错,这小子,也不知哪儿跑出来的小野种,竟然敢冒充咱真正的信少爷,若不是念在三爷的情分,只怕早就把他赶出家族了。”

    “他还想动手?我最近还手痒痒了,想找人操练操练呢。”

    “家主曾经说过,不许他外出闲逛,惹事生非。纵使他拥有剑气三截修为,那又如何?难道他敢违背家主命令,与我们动手?笑话!”

    一群奴才开口一句家主,闭口一句家主,好像家主就是上帝,谁都不敢招惹。

    随着脚步的走近,他们的话语,字字落入楚信耳朵里。

    这所谓的家主,或许对于曾经的废柴少爷来说,的确有威慑力,但是对楚信而言,就是狗屁!一文不值!我管你什么家主不家主的,只要触动了我的利益,就是天王老子我都照打不误!更何况,自己如今拥有妖孽天资,若让家族长辈见识到自己的潜力,难道他们还舍得责罚我?

    只怕讨好都来不及吧?

    楚信很自信,如今楚家在众家族的地位中,比较尴尬,除去楚谦之外,也急需家族里能出一位扛鼎人物,担起大梁,威慑他族。

    “我今日便要让你们看看,我楚信到底敢不敢动手?!”

    一路行去,点步成风,眨眼,便行至众小厮近前。

    立定身形,冷眼看过众人,冷冷道:“你们刚说什么?”

    众人一怔,看着那叫人如坠冰窖的眼神,不禁让人有些发怵,但这话要是别人说出来,或许会让小厮们惶恐,但是在他们眼前站着的是谁,剑修天赋卑微,身份卑贱,在家族最不受待见的废材啊。

    因此,面对楚信,所有人无动于衷,面带笑意道:“还问?好,我就再重复你一遍,我说你小子不好好在那小院落呆着,出来瞎溜达什么你?难道皮痒痒了,想让我哥几个给你松松骨么?”

    “呸,贱骨头就是贱骨头,都这副德行了,还不赶紧钻进你那狗窝去,出来得瑟啥?”

    “说点好听的,或许我们还不会难为你,要是…”

    “啪!”

    之前那嚣张的瘦猴子话音刚落,却见一道鬼魅般的手臂高举,尚未反应过来,忽觉一只大手压来,甚至都来不及惨叫,便就觉嘴巴一阵火辣辣的疼痛,有如刀绞!

    楚信可不像曾经的废柴少爷那么唯唯诺诺,既打定主意好好教训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狗奴才,该出手便出手,哪来那么多的犹豫,惧怕!

    “天啊,这楚信竟然敢公然动手?”

    “他,他不要命了么?”

    “违抗家主命令,这是死罪,死罪啊!”

    “快,快去禀报家主,处死他!”

    所有奴仆见状,顿时惊呼出声,纷纷抱头鼠窜。

    以往的楚信,虽然在众人眼中都是废材,但是毕竟他也是习剑之人,相比之下,这帮小厮,不过手无寸铁,自知并非楚信对手,如今他敢公然出手,若被家族知晓,必然重重责罚,所以便纷纷窜逃想要禀报。

    “哼,想跑?”

    楚信冷笑一声,身形一动,直冲前方,化拳为爪,剑气急速涌出,目光冰冷的望着近前两名小厮,那两名小厮目光中恐惧连连,随着臂膀拉伸,手掌锁定二人双脚,弯折一拐,只听‘卡擦’一声,腿骨骤然断裂!

    “今日便让你们尝尝,惹本少爷的滋味如何!”

    一声大喝,身形灵巧,如幽灵魅影,再次冲向逃走的几人,一脚抽出,剑气随至,力量瞬间增加,顿时只听闷响接连传出,似乎空气都被扭曲在一起,随后重重跨在几人腰间,‘噗噗噗噗’,连续四声,四道血迹飞溅半空,激情碰撞,洒下血花无数!几人瞬间倒地!

    “反了反了,居然敢在家族内部动手?!”

    那被狠狠扇了一耳光的瘦猴,见楚信一发不可收拾,竟然接二连三的教训这帮小厮,并且出手极重,顿时气急,立刻大声怒吼出来。

    那正忙乎着收拾其他人的楚信闻言,不禁冷笑,身形一闪,径自来到瘦猴面前,掐住他的喉咙,‘咚’的一声,便是将他直接压到身后树干前,任凭他如何挣扎,却无法挪动半寸,喉咙被掐得越来越紧,很快,便呼吸急促,快喘不过气来了。

    “我不止动手,还要杀人!”楚信眼中寒光一闪,杀机展露。

    “哼!吓唬我?若想活命,赶紧把手松开!你这哪冒出来的小野种,有种你杀我,不杀我就是狗娘养的!你抽我耳光!你居然敢抽我耳光?!你等着,你给老子等着,今日你若不杀我,来日我定要你生不如死!知道张总管么?那是大夫人面前的大红人,他是我表叔,记住!是亲的!要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等着陪葬吧!”

    这瘦猴子死到临头,还敢嘴硬,被掐得双眼瞪大,呼吸急促,却还是强用中气,将这样一番呼喝之语,断断续续的谩骂出来。

    “那还说什么?死去吧你!”

    楚信丝毫不为对方威胁言语所动,反而是加速了他心中杀之而后快的决心,眉目促睁,精光爆射!体内剑气,瞬间便提升到第三截的水准,其威能凶猛无比,纵使一块百斤巨石,也能被劈裂两半,更何况人体?

    眼看着那瘦猴将要被掐死,其他小厮不禁惊呼,有些胆小的,甚至都紧紧捂住了眼睛!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充满了愤怒的声音,骤然在耳边响起:“住手!”

    {飘天文学www.piaotian.net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