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以革命的名义 > 第4-5章 有客来访(上)

第4-5章 有客来访(上)

作者:管杀不管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以革命的名义 !

    从怀中,我掏出一条带血的丝巾,上面锈有百合花,这是法国路易王族的标志。血色丝巾则是在那个疯狂夜晚的产物,那时我穿行在尸山血海,无意在街头巷口的拐角处,发现一对死去多时的母女俩,母亲依靠墙边,尽量用自己的身体挡住密集的子弹,保护自己怀中的孩子,但这一切都是徒劳的,孩子还是在恐惧中结束了她只有2岁多的生命,死前小手上还紧拽着一条百合花丝巾。

    正是这条血丝巾和小女孩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睛成了十多个夜晚,袭扰我不休不眠的幽魂,肉体的苦痛可以忍受,但心灵的折磨无法消除。

    最后的,我望了一眼百合花,毫不犹豫将它仍到壁炉里。

    是的,作为人,我同情你们的不幸,并痛恨自己的残暴;但作为革命者,我坚定自己的信念,更欢呼革命的伟大。如果历史重现,我还会在土伦签署那份屠杀令,对于那些阻碍历史发展的一切事物,惟有杀,杀,杀!

    望着丝带在熊熊的烈火中完全化为灰烬,我希望自己能摆脱内心道义的谴责,忘却那个杀戮之夜,因为革命仍将继续,血腥才刚刚开始。

    一百年后,在法兰西共和国的国家博物馆,大革命历史时代展览厅里,珍藏着许多那个时期的珍贵油画。革命者兼画家的达维,一生里描绘了无数法国大革命时期的历史场景,如:网球厅宣誓,少年巴拉,马拉之死等等,而最有名的则是一幅“血百合”,也最受后人争议。油画的背景是1793年12月7日,共和国土伦军团占领海港时的血腥之夜。画面描述了在城市街头一个角落里,著名的安德鲁元帅单跪在血河,从一个在母亲怀抱中惨死的小女孩手里,拿起一条带血的百合花丝带。与该油画同样引人注意的,是在画框下记录着元帅的一句名言:作为人,我同情你们的不幸,并痛恨自己的残暴;但作为革命者,我坚定自己的信念,更欢呼革命的伟大。

    这幅“血百合”的油画,本是画家献给安德鲁的生日礼物,并由其后人保存,在法国大革命胜利100周年的时候,由元帅在欧洲的曾重孙无偿捐献给法兰西国家博物馆,当时的中华共和国想争夺该画的所有权,还与法国政府打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国际官司。

    …

    整整一个上午,我终于结束费神的脑力劳动。

    恩,该是吃饭的时间了。

    望着墙边落地钟的时针已经指向1点,轻轻地拍了拍肚子,准备摇铃让侍卫送上午饭。

    不想,却听见办公室外有人在敲门,不会这么巧吧,这个侍卫居然能感应我的心思。随即,高声让他进来。

    我有些不太高兴了,因为侍卫官没有送来饭菜,而是带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大胡子男人,大腹便便,穿着过于华丽的服饰,活脱一个暴发户肖像,举止之间散发铜钱的味道,猜想应该是个商人,是奸商。

    “少尉,我说过了,在司令官工作与休息的时候,不要放别人来打搅。”因为,我不太喜欢商人,特别是奸商,自然语气不很友好。

    “抱歉,将军阁下,是本人要求的,因为我刚刚为您的军团送来了足够的食品与药物。”奸商抢少尉的话前说道,神情非常平静,没有丝毫自得表情。

    “哦,你能为自由法兰西的勇士们提供补给与救护,很好,很好,请这边坐。”不愧是商人,这些天城里的粮食短缺,受伤士兵又缺乏救治地药物,也确实急坏了自己,现在有人主动帮我解决这个难题,还不感恩戴德,也不管大胡子商人乐意不乐意,热情地拉他到沙发上坐着。

    “少尉,帮我们倒两杯咖啡。”我冲着侍卫说道。

    “不好意思,请给我的那杯加些牛奶与糖。”商人忽然的插了一句。

    等着侍卫离去,我起身走到书桌前坐下,斜视着大胡子,摆弄起桌上短枪,不意间对准了沙发上的人,冷冷问道:

    “你不是法国人,口音不对,语气也不像,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连我喝咖啡不喜欢加牛奶与糖的小事都清楚。”

    “可将军阁下,您也不是法国人。”说着,大胡子想站起来,只是在枪口晃动几下后,忿忿不平地重新退了回去,但他的话并没有结束,仍然说道:“如果您想让我介绍完自己,请不要把枪口对着我。”

    我点点头,放下短枪,示意他继续。

    “我叫尼古拉奇,是威尼斯人,一名威尼斯商人。”没等自我介绍的商人话音落地,我马上想到一位名人,萨翁笔下的高利贷商人夏洛克,靠,也是威尼斯商人。

    “哦,你,威尼斯人,难道不清楚,自由法国与你们意大利各诸侯处于战争状态吗?难道不怕我把你抓起来,以间谍罪论处,要知道山岳港的血腥还在空气里游荡,你闻不出来吗?。”虽然,我言语中不乏威胁之词,但下意识的,却捂紧了自己口袋。

    “呵呵,将军您不会这么做的,我只是个普通商人,战争的事情,我不懂,也不想懂得,只是想发现一些可利用的商业机会。再说,战斗已经结束,而且威尼斯大公也没有与法国为敌,至少,你们的意大利方面军还欠联合商会不少的贷款。”大胡子丝毫不为所动,一脸平和的端起刚刚送上的咖啡,喝了起来,他并不害怕我的恐吓。

    “可惜了,山岳港已经没有任何商机,不过,我还是要感谢你提供的粮食与药品,但先申明一点,我的军团可没钱支付那些费用,你就当是无偿援助吧。”听着他前一句,我有些担心面前的商人想乘机放高利贷,在感觉到自己的荷包里空无一物时,赶紧用丑话封住他的嘴。

    “哈哈,我的将军,您别这样说,商队先前提供的一切物品都不需要您来支付任何费用,但,”奸商望我有些滑稽的表演,浮起怪异的笑容,继续说道:“这些都不是无偿的,需要您提供一些朋友间的帮助。是的,只是帮助,小小的帮助。”

    看着他那可憎的面庞,我恨不得一枪打滥他的脑袋,强压下心中的不满,耐着性子准备接受他的勒索:“你需要什么帮助,只要不违反法令,我可以考虑。”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只需要阁下您,允许的我商队自由出入土伦港,不,现在应该叫山岳港就可以了,当然,我会依照现行的惯例接受货物检查与加纳相关赋税。”商人说出了他的愿望,的确是个小小的“帮助”。

    “你说着不叫帮助,在地中海沿岸,法国的各个港口,只要遵守上述规定,你可以自由出入,为何要选择山岳港。”我很纳闷,花了一大笔钱却提出这个太过简单的要求,根本不像是奸商所为,难道还有什么阴谋不成,自己愈发警觉起来。

    “不,将军,我选的不是港口,选的是您。”狡猾的奸商终于掏出他真实的想法。

    “我?说笑了,作为军团总司令,我现在只是穷人中一个,势力也不够,根本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存在,你找错人了。”谈谈地应付着,我开始想打发掉面前带胡子的跳蚤。

    “将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您一定盘算过回到东方,按照法国人的说话,叫做把自由与共和的福音传播到您的祖国,而这将需要钱,大量的钱,还有远洋商队。”商人的话说道了我心坎上。

    “你不是普通商人,我倒怀疑你是个政客,威尼斯的商人言必称利,你根本不象,似乎只是在为我贡献财物,为什么?!”猛的,我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大步走到他的面前,用严厉的眼光扫视着商人脸庞,希望能知道他的脑袋里到底想些什么名堂。

    忽然间,我的视线停留在他右手中指上戴着的钻石戒指上,钻戒有些特别,在手抖动的时候,戒指上会发出奇异的光芒,定眼一看,上面还刻着一颗小五角星,隐约可见。

    “你是犹太人,犹太共济会的成员,或者应该尊称你为长老。是不是,尼古拉奇长老。”在商人惊异表情中,我知道他为什么要帮助自己。

    我当然熟悉犹太人的历史,据圣经记载,摩西曾带领部分以色列人走出埃及,并在约书亚的领导下征服了迦南的部落城邦。之后,在大约在公元前1000年,大卫王占领了耶路撒冷,并且在包括外约旦在内大部分迦南地区建立起以色列王国。在大卫的儿子所罗门死后,王国一分为二,南为犹大,北为以色列。直到公元133年,耶路撒冷一直是犹太人的政治和宗教中心。

    公元前722年,亚述人攻占了以色列,公元前586年巴比伦人占领了犹大,他们焚毁耶路撒冷的所罗门圣殿,驱逐了大批犹太人。从此之后,耶路撒冷曾被多次易手,还被无数次地摧毁和重建。犹太人从此流离失所,散落到各个地方。大约在公元前61年,庞贝的罗马军团攻占了犹大,占领了耶路撒冷。而耶稣正是在罗马的统治区伯利恒降生的。罗马统治者在公元70年和132年两次扑灭了犹太人起义的烈火,并于公元135年将所有犹太人驱逐出耶路撒冷,自此流落在欧洲各地,并从事各类工商业活动。

    因为宗教矛盾、黑死病影响,以及对犹太人财富的嫉妒,欧洲反犹和排犹浪潮此生彼长,犹太人备受迫害与屠杀。1723年,欧洲各地犹太人的代表们在英国伦敦集合,成立共济会,试图团结分散在各地犹太人。这也是犹太复国主义早期体现,只可惜,还是被各国协同取缔,而转入地下。直到19世纪末,才在瑞士巴塞尔重新召开“世界犹太复国主义者代表大会”,从一战前到二战结束,在英国人与美国人支持下,大批犹太人重返耶路撒冷,最后在1948年5月15日宣布成立以色列国,次年2月立宪会议召开,通过一部临时宪法,宣布国家为民主共和国。本-古里安就任以色列第一任总理。

    在以色列宣布建国的第二天,阿拉伯联盟国家埃及、伊拉克、黎巴嫩、叙利亚以及外约旦(后改称约旦)拒绝承认以色列,并且对以色列宣战,接连五次的中东战争爆发了。

    “你是犹太复国者!”我表达完最后的观点,不再理睬商人的感觉,悠闲的回到自己位置上。

    半天,犹太人恢复了平静,慢慢地站了起来,面对着我,镇定地说道:

    “是的,我是犹太人,共济会的长老,坚定地犹太复国者。既然您已经知道这一切,那就直接阐述,我的请求,希望将军能帮我们回到故土,重新建立自己的国家。”

    “我了解你们的悲惨历史,同情你们在欧洲的遭遇,但,安德鲁没有实力帮助你们,事实上,我连自己的民族都帮不上。其实,你们可以借助自己力量打回家,也可以寻求别的欧洲国家,或找其他法国的实权人物帮忙,他们该有这个能力。”这是一句推辞,因为我不想让自己再担负更多的使命。

    “自己力量?是的,全欧洲有数百万犹太人,但没有任何国家允许我们建立自己的军队,即使是雇佣军。除了革命的法国,也没有哪个国家愿意听我们陈述自己的计划,而法国的实权人物?!是的,我们都找过,从大革命开始,共济会商行一共花了1000万金币,只是让全法国的犹太人获得法国公民地位,前提是共济会必须每年提供大量的无息贷款。那些的将军、议员与各个委员们,见到我们的第一句话,就是问带了多少钱,而我们的复国计划,却迟迟得不到法国政府的支持。

    而将军,您有实力,只是现在还没有完全显示,从跳蚤山头开始,曾作为法国意大利军团的商队代表,我暗地里观察您很长时间。您勇敢、果断、智慧,充满传奇色彩,受到士兵们的热烈尊敬与爱戴,带领军团不到一个星期,就攻克了不可逾越的土伦港。虽然您是位东方人,但这在革命的法国算不上什么,您功勋卓著且潜力无限,在将来必定能影响法国的政局走向,有能力帮助流离的犹太人重返故土。

    更重要的是,您的无情与残忍,请原谅,我用这种词语形容,但它们决不是贬义。作为共济会的长老,我太了解自己民族的弱点,贪财、懦弱、毫无反抗精神,一千多年来,罗马人、阿拉伯人、德国人、俄国人、西班牙人、英国人、意大利人还有法国人哪个没有欺负犹太人,哪个当权者的手上没有沾有犹太人鲜血,而我们想要得仅仅是生存,简单的活下去,这样的要求不高,一点不高,但从来没有得到一个人、一个国家的同意,犹太人在他们眼里,只是财富与女人的提供者,抢完了就杀。

    自己唯一的儿子与儿媳就是死在意大利人手上,我很悲伤,但不能在任何场合显现,因为凶手是撒丁王国的贵族。从那个时候起,我就发誓要让所有的犹太人团结起来,抵御并反抗自己面前的敌人,前者已经实现,但后者却很难。因为即使团结起来的犹太人也是一群绵羊,软弱无力,哪怕一只独狼就能驱散我们,一个对敌人凶狠、对朋友关爱、有着非凡领导能力的狮子如能帮助摩西后人,那么犹太人将不会惧怕任何事物,包括死亡!

    将军,答应我们的请求吧!全欧洲的犹太人,以及所有的共济会成员将感谢你的援助,并竭力提供我们力所能及的支持,这种支持将在人员、物质与财力上体现。事实上,我和我的兄弟们已经在支持您了,从土伦军团总司令的变更,到几天前,我们不停游说巴黎的各个派别,消除您在土伦的不良影响,分布在欧洲各地的犹太人都将全力的支持你。只要你答应,这种支持力度将会更大。

    以上的话,都是我以犹太共济会第八任执行长老的身份,代表全欧洲失去家园的犹太人,向将军您发出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