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以革命的名义 > 第23章 伦敦上空的雾(7)

第23章 伦敦上空的雾(7)

作者:管杀不管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以革命的名义 !

    罗斯上尉显然还是不太明白纳尔逊的话,只是出于对上司人品的认同,微微地点点头,算做一种姿态,随即说道:“将军,可能不会再有下一次交锋了,内阁已经同意除掉那个屠夫,不,是安德鲁。”罗斯上尉重新称呼东方人。

    “哈,你太天真了,我的副官,安德鲁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据刚刚了解的情报,法国残余贵族也同样策划了一场精心布局的暗杀行动,结果是全军覆没。整整500人,一个也没有活着逃出来。塔尼,与你同过学的那个法国贵族,路易16的少校侍卫官,暗杀行动的指挥者,也死在安德鲁手上。”纳尔逊说道。

    “那您说,如何才能打败那个安德鲁?”罗斯上尉追问道,他不是为学年丧命难过,而是为国家的利益在着急。

    “呵呵,这个话题,我们待会讨论,你还是先说说,安德鲁将军在忙些什么。”纳尔逊微笑着扯开了话题。

    “当然是赶到巴黎,接受新的任命。”罗斯不假思索地答道。

    “这只是表面,他回巴黎的主要目的,还是在选择自己的势力,我是个军人不是政客,从与你父亲的交谈中,我得知安德鲁似乎两者才能兼备,军事上我们早已领教到,而政治上,他的出手更是非同凡响,用胜利迎合贫民党人;金钱拉拢丹东等人;用大量财物贿赂国会议员;用残酷屠杀对待一切反抗者,由此巴黎的当权者对这位东方同志只会关爱倍加,至少目前是这样,他的军衔现在比我还高。”纳尔逊说道这里感到有些苦涩,还是再继续话题:“而我直觉告诉自己,安德鲁的能量还未彻底释放出,何许一半的一半也没达到,如果无意外发生,不久的将来,法国命运将与这位黄皮肤将军结合在一起,那时,一场更加恐惧的革命战争会制造整个欧洲君主体制的崩溃,同样可能包括英国。”

    “如何才能打败那个安德鲁?”罗斯把心中想法再度挂到嘴边。

    “打败?怎么打,这不是简单的军事对抗,而是国家间政治、经济与军事实力的综合演练,我不懂政治与经济,那是政客们操心的事情。但在军事上,是大英帝国军队上岸,还是等安德鲁带兵下海。前者不太可靠,倒不是王家海军诋毁英国陆军,是他们自己还没有这个能力,也不是内阁的既定国策,目前还没好的统帅,惠灵顿?那个花花公子似乎不错,但他仍迷恋于印度的奢侈生活;后者更不可能,法国的精锐舰队已在土伦全军覆没,至少是5年内,建造不起一支威胁英国利益的庞大舰队,安德鲁不会充当傻瓜,他当然明白英国王家舰队在海上的绝对实力,它完全可以对抗欧洲大陆各国组织的联合舰队。”纳尔逊说道,自信地语气也让副官也感受到身为海军军官的无上光荣。

    “这不是打不成了?”罗斯上尉听了将军的称述,有些奇怪地问道。

    “呵呵,当然要打,不然,王家海军的荣誉以及纳尔逊的威名不是荡然无存了,更要紧是英国在欧洲大陆的利益不能让法国人独占,只是在这场战争之前,我们必须做好准备,充分而又细致的了解敌人,了解那位谜一样的东方人,就需要有人…”话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纳尔逊全神注视着自己的副官,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为了国家利益与军队荣誉,罗斯听从将军的任何调遣!”罗斯上尉察觉到纳尔逊将军的话外音,异常坚定的说道。

    “好!你精通法语,在法国留过学,熟悉当地事物,又曾在雅各宾派注册过会员,同情法国革命,因此我与你父亲秘密商议后,决定派遣你执行这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就是去巴黎,近距离的接触安德鲁,详细记录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了解他的内心思想与战略战术,发觉他的劣势与缺陷,若有可能,尽量与之结交,成为他的好朋友,在下次英法交战之前,应竭力保证安德鲁将军安全,防止他被任何政客与刺客所伤害。这个时期会比较长,6个月、1年或许是3、5年,在这个期间内,必须再度成为法国革命的同情者,当然在自己内心深处,英国利益高于一切。潜伏法国的时候,我会派专人与你保持单线联络,而你本人不得与家人、朋友以及情侣继续通讯,任务很艰巨且充满危险,你随时面临死亡的威胁,甚至是王国派遣的特务,能接受吗?”纳尔逊说出与海军大臣密谋后的真实想法,这也是他刚才犹豫不决的事物。

    “没有问题,其实我也想真正认识,将军所推崇的东方人,什么时候出发。”没有任何废话,罗斯上尉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就在明天,随地中海舰队的新任指挥官离开英国,然后找个机会,秘密潜入法国,接着,你拿着这个信物与纸条。信物是找巴黎的甘杜夫莱先生时用的,他是位瑞士银行家,受大英帝国保护的商人,这几年在法国做投机生意,与许多国会议员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凭借这个信物你可以得到他的全力帮助;另外,纸条上记载了他的联络方式,看完后立刻销毁。”说着,纳尔逊将两样东西交到罗斯手中。

    默记了两遍,罗斯将纸条揉乱后,吞到自己肚子里,并将信物,一枚并不怎么特别的法国旧式银币妥善保管在自己怀中,随口问了一句:“我能绝对相信那个银行家吗?”

    “恩,绝对可以,他是英国派往法国的最高情报联络官,我们所掌握的各类法国信息大部源于他的传输通道,更何况,甘杜夫莱还是你父亲的兄弟,你的亲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