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以革命的名义 > 第25章 在奥尔良(中)

第25章 在奥尔良(中)

作者:管杀不管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以革命的名义 !

    “奥尔良的公民们,安德鲁感谢你们的热情迎接,只是待会等我说完话后,请不要再用这种方式对待腼腆地将军,毕竟我还没娶老婆。”说着,继续擦拭脸上,却引来所有人善意的喧哗。

    台下倒有个年纪较大的市民冲着我叫道:“将军,我的孙女不错,刚才第一个亲你就是她,要不,你今晚到我家过夜?!”话音刚落,全场喧嚣声即刻转为哄堂大笑,继而,招来了一场更加激烈辩论。

    “该死的木匠,你的孙女哪有我的闺女俊俏。”

    “哈,杂货铺的女儿还长着雀斑呢,还是我的妹子漂亮,她与圣女贞德一般纯洁、美丽。”

    …

    看到这般情景,我到是没有任何反应,让他们先闹去,自己则站在阳台高处,手扶栏杆,远眺着广场中央的一尊塑像。那是圣女贞德的雕像,描绘的是360多年前,圣女贞德带领援军苦战8日为奥尔良城解围的战斗场景。银制白色盔甲覆盖下的圣女贞德正驾御着一匹浑身雪白的战马,挥舞着手中的军刀,率领着千军万马冲入敌营。

    圣女贞德是个奇迹,15岁的农家女孩竟然能担负起挽救国家命运的重任。在英法国百年战争后期,整个法国都已经彻底绝望的时候,是她重新点燃国人希望的火种,以自己柔弱的身躯,唤醒了濒临灭亡民族的战斗激情,但本人结局却异常可悲,巴黎会战失利后,被自己的同胞,一群嫉妒她的贵族阴谋出卖(准确得说是被法国国王出卖),最后经宗教裁判判决,活活烧死在石柱上。

    每当想到这一情节时,无不扼腕叹息,为英雄的悲壮,为叛徒的可耻,更为历史的不公。或许哪天,我也会被人送到断头台,尽管现在的安德鲁风光无限,但经历土伦战役与大屠杀后树敌太多,整个欧洲除法国外,没有哪个国家不痛恨自己,土伦屠夫远比安德鲁叫的响亮,想到这里不觉有些黯然伤神。

    混蛋,无所畏惧的安德鲁将军怎么变得如此懦弱了,你还有革命事业要做。即使去死,也要先杀光该死的贵族们,死要死的有价值、有意义,无论是战死疆场还是头悬城门,都是勇士最好的归宿。念头一出,整个人也为之振奋,先头的不快一扫而光。

    台上的安德鲁是恢复到了从前自信,可台下的群众依然吵闹着。摇摇头,苦笑着我费劲唇舌将各位大爷、大叔、大哥们劝止,赶紧继续自己的话题。

    “早在孩提时代的我,从教父的叙述中,了解到奥尔良少女的传奇故事,那时起心中就燃起一个愿望,就是有朝一日一定要到这里来看看,去瞻仰圣女贞德为之捍卫的英雄城市。今天,愿望满足了,我沿着贞德走过的痕迹,进入城市,来到广场,述说着自己的激动心情。

    …

    她是女性,一个牧羊少女要比当时全法国的男人都要坚强;她很柔弱,却能一次次用自己身躯抵挡敌人进攻,挽救了国家的危亡;她或许不幸,没能看到祖国光复的日子,但用自己鲜血指引了法国人民前进的方向。圣女贞德是民族的象征,自由的旗帜,法国的光荣。

    …

    与百年战争时相比,现在的形势更加危急。英国人在地中海与英吉利海峡,西班牙人在底比牛斯山,普鲁士人在莱因河,奥地利与意大利人在阿尔卑斯山脉,整个欧洲都在与法国为敌,他们不断侵袭着圣女贞德曾经保卫的神圣领土,企图扼杀伟大的法兰西共和国,让腐朽、没落的路易家族重新登上王位,让贵族们继续霸占公共土地并无耻地要求*,让大小官吏继续压榨与奴役我们,所有人还要高颂‘真是幸运、真是幸运’。公民们,大声告诉我,你们能同意吗?”

    “不!”

    “决不同意!”

    “绞死一切保王份子!”

    …

    台下再度沸腾起来,无数手紧握成拳头,在空中挥舞着,愤怒地叫喊着。

    “对,革命者绝不能同意,对于所有叛国份子,我们必须发现他们、追踪他们、抓住他们、杀死他们,不能留有一个残余。决不留情,毫不手软,这就是安德鲁的信念。

    …

    在奥利乌尔河谷平原,我枪杀了360名白军;在收复土伦时,我接着处决了1万1千名叛国的贵族与教士;在中央高原上,我又一次让500名刺杀者下到地狱。有人骂我是屠夫,安德鲁从不否认自己的双手粘满鲜血,但你们面前地侩子手仍将高举屠刀,继续除掉一切危害革命法国的害虫,哪怕是追到天涯海角,哪怕是自己粉身脆骨,也再所不牺。

    …

    或许有那么一天,我,安德鲁也会遭遇圣女贞德同样结局,昂首走向敌人的断头台,但这算不了什么,我只是希望100年后,会有人悄悄地指本人画像说道,嘿,来看,这家伙是个屠夫,不过杀的都是贵族与反叛者,但爱护人民就像爱护自己的双眼,他是个坚定地革命者。能听着这番话,即使是在九泉之下,安德鲁也能瞑目。

    …

    最后,我再度感谢热情、奔放、善良、勇敢的奥尔良人民,愿自由、民主与博爱永远留在法国,并播撒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自由万岁!

    革命万岁!

    法兰西共和国万岁!”

    说完这些话,人群再度震天动地欢呼起来,口号声响彻云霄,我频频挥手示意,一直继续了10多分钟,才在委员们的再三劝说下,簇拥着转身离开。

    市政厅里举办的晚餐虽不丰盛却很丰足,没等主持人发话,自己倒先不客气地灌下一大杯啤酒,再塞入一根火腿加面包,狼吞虎咽地嚼着,丝毫不顾及他人的反应。这可不能怪我,现在已是下午6点多,从早上8点到现在,自己是滴水未沾,还赶了场集会演说,真是又渴又累。相信可怜的弗雷德特派员内心后悔死了,恨不得举起一面牌子,上面写到:我,弗雷德不认识这个饥饿的安德鲁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