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以革命的名义 > 第38章 在国民公会上 (4)

第38章 在国民公会上 (4)

作者:管杀不管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以革命的名义 !

    不可以也得答应,安德鲁点头表示同意。

    举止优雅的德穆兰议长返回主席台,摇起小铜铃,制止了会场上的喧闹声,同时宣布山岳将军的自我陈述开始。

    孤独地安德鲁开始一个人站在讲台中央,内心感到有些紧张。虽然集会讲演对于他而言,已经历过无数次,如同家常便饭。但这次与往常不同,因为台下的听众都是革命法国精英中的精英,当然也不乏垃圾中的垃圾。讲台上的一言一行都将影响着自己未来的前途与命运。尽管在刚才,议员们都在欢呼安德鲁,但哪天自己走向断头台的时候,他们也是不是这样欢呼雀跃…

    短暂的思考只有几秒种,但安德鲁的感觉却是几天几夜,紧张、焦急与不安的心情依旧存在。不在这样下去了,该死的,总要说点什么吧。东方人狠狠地咬咬牙,抬起头,望着前方的议员们,还有议员头上的群众,但他根本看不清楚任何人的表情。心情稍微放松了一些,微微挺起胸膛,握着的双拳缓缓张开,嘴唇不再紧闭,喉咙开始发出声响。

    “公民们,你们好!教父生前,他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独自到海边遥望巴黎;他讲述最多的词语,就是‘革命、革命’;而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自己的学生去亲眼见证革命。今天,老人的愿望实现了,安德鲁能在帝王宫殿里欢呼伟大的革命,希望自己教父能够看到这一切。”

    朴实无华的开场直白赢得了会场上下的热烈掌声,也使安德鲁获得了更多的自信。议长的铃声过后,恢复平静的大厅再次响其东方人的旋律。

    “东方的朝圣者,赵凯来到了巴黎,是来接受革命的洗礼,来感悟自由的真谛,来聆听民主的福音。我很高兴,真地很高兴。

    土伦战役的胜利,使得很多人开始称赞安德鲁,可我要说,欢呼吧,这是人民的功劳。是的,是伟大的人民力量促使自由与民主重归山岳港。马拉曾说过,人民的决议永远是正确的。对此,本人深信不疑。在这里,我还会加上一句,由人民推选的国民公会是最公正、最无私地,议会代表着人民利益,因此,它的决议也都是正确的。

    当踏入法兰西土地那刻起,我的命运就与革命的法国联系在一起。虽然安德鲁很年轻,但有着无穷的革命激情。在血腥的跳蚤山头,在山岳港的城内、在首都巴黎的街区、在国民公会的讲台上,这颗火热的心一直在疯狂跳跃。我想大声地呼喊:嗨,同志们,你们并不孤单,虽然全欧洲都在敌视你们,但又有一位外来志士希望加入革命的行列,请接纳他吧。”

    一句高亢的急呼,结束了安德鲁那短暂的演说。

    掌声依旧,那又一番暴风骤雨式的掌声与欢呼声,“接纳、接纳”,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喊着同一口号。

    议论声依旧,各个派别都在各自位置上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我们爱你,将军!”这是楼上革命群众的呐喊声。

    “恩,我的检察长同志,请找个机会请安德鲁将军到公社来一趟。”这是埃贝尔在请肖梅特帮忙。

    “很好,会议结束后,你把安德鲁公民叫到我的办公室。随便为我们准备好午饭。”这是罗伯斯庇尔在吩咐他的弟弟,小罗伯斯庇尔。

    “巴拉斯委员,丹东公民希望能在郊外别墅里,见到你的弟子。”这是菲利波在发出邀请。

    “不知道这个将军喜欢什么,金钱还是美女?”这是暴发户们在相互讨论。

    隐匿议员中的保王党份子同样在随大流并高呼“接纳”,站在楼上角落里的老公爵却在内心暗骂着:“以革命的名义,扮演屠夫的角色,做着卑鄙的事情,干着无耻的勾当!”

    铃声依旧,议会主席的铃声终于再次响起,数分钟后,议员们恢复了秩序,群众们停止了吆喝,一切都等待着议长发话。

    “咳,咳。”本想说几句话的德穆兰却因为几声干咳,让已平静下来的会场再次充满蚊子般“嗡嗡”声,那是大家在发泄对废话的不满。

    摇铃,摇铃,再摇铃。没等嘈杂声平息,德穆兰议长就直接宣布:议员们可以自由向安德鲁公民提问。

    “嘿,安德鲁将军。哦,不,应该将你安德鲁同志!”左边山顶上有人发出嘶哑的声音;“请帮忙解释一下,什么是革命!”

    什么是革命?!该死的,哪个家伙提这个混帐问题。接受质询的安德鲁刚开始就碰到一个难题。本想努力地看看发问的人是谁,但他还是失望了,台下的光线还是很暗,只知道是从三巨头的旁边传来的。

    “我的同志,安德鲁认为革命是毁灭,她镇压一切反抗革命的敌人;革命是重生,她让所有受压迫的人获得自由;革命也是掠夺,她在向统治者讨还所欠的本利;革命更是获取,她能给革命者想要的一切。”安德鲁的回答很顾及各派利益,从反应上看,大家都很满意,连巴拉斯导师也在台下自愧不如学生的脸皮之厚。

    …

    “安德鲁公民,你喜欢什么?当然是除开革命之后的选择。”提问是中间势力,平原派中的一个,他是在与同伴们争论无果之后,被他人怂恿站起来,作为本利益团体的代表说话。也真难为了那位肥胖的家伙居然能长出细细喉管,发出如此动听的声音。他的潜台词很明确:将军,你喜欢什么,改天我们就送些东西过来。无耻,这是所有人对提问者的评论

    “我喜欢享受!”安德鲁的回答让所有人都大吃一惊。

    作风简朴的山岳将军什么时候被灌输了贵族们的思想,这是贫民党人(埃贝尔派、平等派与忿激派)的想法。他们很恼火,开始把责任推到巴拉斯的身上;

    左边有人开始显露出不屑一顾的神情。安逸享乐,不过如此!这是三巨头们的看法。

    呵呵,我喜欢!沼泽派们立刻喜形于色,要不是因为在会场,早就上前拥抱可爱的同志了。

    同道中人,丹东的追随者!宽容派也一旁暗自庆贺,盘算着如何进一步拉拢之间的关系。

    保王党人在各自屁股所霸占的位置上,虚假地迎合着本区域内部的观点。

    只有巴拉斯、弗雷德等人心里明白,狡猾的安德鲁又准备发表什么高论了。望着面部表情各异的议员们,都暗自说道:可怜的猴子们,你们又要被骗子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