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以革命的名义 > 第9章 安抚

第9章 安抚

作者:管杀不管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以革命的名义 !

    按照安德鲁的命令,夏德中校带领着大队宪兵没收了所有奸商的粮食,并以间谍罪与阴谋反抗共和国的名义将他们集体枪决,地点仍在内城墙边。而拉罗什城城外的难民却遵照安德鲁将军与贝尼埃神甫之间达成的协议,在双方安排下有组织有步骤的开始向城内迁徙转移,一共两万多名难民迁徙的相当顺利。这都是饥饿的难民无法抵御来自食物与居所的实质诱惑,另外则是贝尼埃神甫安插在他们中间的天使们同样起了很大的安抚作用。

    遵照国民公会刚刚通过的法令,安德鲁还不失时宜向他们颁布了民族和解政策,宣布代表着共和国最高权力的国民公会允许旺代地区的公民保留自己的宗教信仰自由,并许诺将在叛乱结束之后让所有人重返自己家园,共和国政府将出资予以帮助。尽管曾是乡下农民的难民们仍对共和国政府以及他们眼前的山岳将军持有种种疑虑,但难民中推荐的长老还是分别代表各村乡民在政府和约书上签字,反对以休斯特为首的叛乱份子并集体宣誓效忠共和国。

    和约只是书面上冠冕堂皇的东西,有多少效用安德鲁并不清楚也更不会相信,真正要使得信仰天主教的农民们把自己当做他们和蔼可亲的“父母官”,安德鲁与贝尼埃神甫的天使们还联合导演了一系列“闹剧”。

    在安德鲁到达拉罗什城的第二天,这位旺代郡的最高领导者就在城内历史最悠久最宏伟的哥特式大教堂内,参加了教士们举行的弥撒仪式。大教堂保存的非常完好,各类装饰物以及门窗玻璃都依然如旧,教士引导着虔诚教民早在入城当天晚上就打扫干净。而一身戎装且神情肃穆的安德鲁将军,在上帝使者的指引下,还亲自点燃一只乞求上帝仁爱的蜡烛,与全场500多人一起在教堂里用虔诚无比的神情,高声朗诵那些不知所谓的对神赞美词,只是仓促之间,少了个少年唱诗班而已。

    仪式前后持续了3个多小时,主持仪式的神甫再度发表了一番令人作呕的高论,他在描述完上帝的仁慈后,还热情称赞安德鲁将军是上帝的信徒,旺代的救星,民众的保护神…这类词句,让所有知道山岳将军内幕的随从们都感到无比羞愧,可安德鲁本人却扬扬自得,其神情毫不掩饰地反应在他脸上,心安理得的全盘接受。在随后的致辞中,安德鲁将军以共和国的名义向全体教民们保证,法兰西共和国政府推行的国内民族和解以及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而安德鲁本人更是不余遗力的要完成这一使命。

    在返回司令部时,安德鲁在路途中“遭遇”一件怪事。一名病人恰到好处的晕到在将军的必经之路上,众人在一旁围观,“好心”的安德鲁跳下马询问了整个事情过程,才知道面前躺在地上的病人因为喉部肿块而窒息,危在旦夕,这种脓疮发出恶臭,极为难看,而且可能有传染性,必须立即除掉。听到这种情况的安德鲁,毫不犹豫将自己的嘴贴到脓疮上吸脓,吸满了一嘴后吐掉再吸,就这样吸干了血脓,拯救了病人。那时的他还穿着一套共和国将军制服,有人对他说:“这个病人曾经参加过叛军,杀过不少共和国军人,应该送他上断头台。”安德鲁回答说:“我只知道他是病人,一个已经脱离了叛军的共和国公民。”这个行动和这句话在“有心人”的大力渲染下,使得安德鲁将军的形象在所有难民心中愈发高大起来,俨然已成为一个上帝的使者,下到苦难的旺代来解救他们。

    只是将军的侍卫们感觉有些奇怪,看到安德鲁将军整整一个晚上都在忙活着漱口,用着类似毛刷的东西清理着牙床,嘴里还高声叫骂着所有人都听不懂的外国话。当然听不懂的,那是安德鲁司令官优美的国骂,诅咒该死的贝尼埃神甫居然想出这么一个烂主意,要不是看在稳定人心效果还不错份上,暴走的安德鲁将军一定会起来将全城的教堂统统拆除。

    对于信仰上帝的当地农民是一系列表面的宽容外加实质的欺骗,而对与旺代军团的士兵们,安德鲁却是充满了极度内疚与深深歉意。

    阵亡的罗西诺尔将军的本部师团完整编制是一万六千人,是1793年4月奉命从北方前线调集到旺代地区平息日益蔓延的叛乱。在成立旺代军团后,还从四处调集了大约六人千的其他部队正规军,总共两万三千多人(包括比利牛斯军团派遣3000人部队,但地方自卫军不入其列),只是在经历近一年的一系列残酷战斗之后,仅有不到二分之一的人活到现在,而他们是安德鲁将军所能依靠的中坚力量。

    他们是这个时代的职业化军人,训练有素,装备精良,作战勇敢,经历无数次艰苦战斗,有胜利,也有失败,但士兵们从来没有过投降与叛乱。在罗西诺尔将军阵亡的那场战斗中,数千名*,面对几倍于自己的叛军突然袭击,他们毫不惊慌,沉着迎战,没有一个人要求突围,更没有一个请求投降,只是在敌众我寡,弹尽粮绝的情况下,全部陪同着自己的指挥官一起英勇战死沙场。

    对于他们,安德鲁一直保持着内疚心态,尽管自己没有亲自参与陷害罗西诺尔将军的阴谋,但作为知情不报,他受到无数次的良心谴责。正是这种良心上的过意不去,导致了安德鲁异常痛恨那些抛弃自己士兵,私自逃跑的无耻军官,而不仅仅是在杀一儆百。

    虽然只剩下不到万名的共和军,准确是说是9556名士兵外加26名下级军官。但让安德鲁庆幸的是,所有留守士兵中没有任何伤员,而且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随时可以拿枪战斗,先前的重伤员不是死于战地医院的大屠杀就是后来转移到其他城市去。

    按照达武副官的建议,这万名部队全都重新被组建成一个标准师团,包括下属两个旅,一个亲卫骑兵团和一个直属炮兵团。师团总指挥官仍由安德鲁将军担任,他的两个旅长是分别是达武中校与内克少校,各旅人数配置是3800人左右;夏德在兼任军法官的同时还担当骑兵团团长的任务,包括安德鲁自己侍卫骑兵队以及后来挑选400多懂得骑术的士兵组成,共计836人,因为缺少马匹,很多人还是站在地上的准骑兵;所有火炮,无论大小口径都统属炮兵团,目前只有12门火炮,却配置有近400人的火炮手以及600多人的警卫部队,共计千余人。这是拉瓦席在视察完军械所后告诉将军,只需要三天,他就能为军团修复好另外22门大炮,弹药方面更不用担心,军械库里储备了大量的硝石还有其他火yao原料,听到好消息的安德鲁欣然将自己任命为炮兵团的指挥官。

    其他团、连、排级军官都有其上级军官任命,安德鲁还要求士兵们自己推选班长。对于缺少了大批中高级军官的正规军,安得鲁根本不担心,他大力提拔下级军官,只是没有战功,除了率部坚守城市的内克少校外,依据军令安德鲁不能晋升他们的军衔,于是在整个军团内,出现了这类怪现象,一个准尉成为步兵营营长,而一个中士可以领导一个连。

    随着安德鲁将军的到来,旺代师团重新焕发了生机。枪决逃兵、奖励士兵,整编部队、提拔军官,这一切都让所有士兵们洋溢着自信笑容,时刻紧张的忙碌着,准备随时迎接即将到来的恶战。

    士兵们的激情高涨了,但在安德鲁的心里不怎么愉快,一个人正独自在回廊欣赏着教堂里保存着的奇珍异宝,有精美的金银宗教器具,中世纪时期的反映宗教主题各类绘画、纹章、雕刻等等。

    前线的旺代地区叛乱与镇压进行异常的疯狂,双方对各自的敌人毫不留情,决不宽恕。但在教堂的处理问题上,信仰天主教的叛军当然不会亵du教堂,而共和军也不会学习巴黎公社那样拆毁上帝的庙宇,无论共和国军还是叛军同样都不攻击躲避在教堂里的公民或是叛匪。这是两派你死我活的敌对势力唯一能够达成默契的地方。但在休斯特成为旺代叛军领袖之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教堂不能再为任何人提供庇护,更让人发指的是叛军们开始破坏并掠夺教会的产物,那是上帝的私有物,这也就是叛军内部分裂的根本原因之一。

    安德鲁的前世根本不信仰任何宗教,更不懂得如何去欣赏这类艺术,为了安抚教徒,他不能随意眼前有价值的物品去变卖,看了半天也就乏然无味,悻悻的转过身,却发现自己的副官,达武中校正站在自己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