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以革命的名义 > 第10章 引诱

第10章 引诱

作者:管杀不管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以革命的名义 !

    达武旁边还有一位军官,法梅依少校,几天前还是属于一身保王党军官打扮的他,现在已是蓝色制服包裹着的共和国少校。

    中校与少校的表情有些奇怪,两人面带微笑的脸上却透露着某种神秘,那是他们刚刚遵照安德鲁将军的吩咐,在三个小时前开始秘密筹划共和军与叛军投诚份子合作围剿休斯特叛军的具体行动事宜。

    安德鲁随即醒悟到,这两个军官一定是在完成任务后才走过来,并看到自己不住摆弄着身后价值连城的财宝,面带微笑是意味着计划有了结果,而透露着某种神秘是因为察觉到将军的贪婪。还好厚脸皮的安德鲁毫不在意别人的评述,只是朝他们耸耸肩,反而转过身,继续抚mo着金银饰物,嘴里还喃喃的念道:“好可惜啊,这么多值钱的东西,却属于上帝所有,而不是共和国。”

    达武没有吭声,倒是法梅依笑盈盈走了过来,拿起一件用黄金打造的法器,对着安德鲁说道:“将军,这些玩意明天都将归共和国所有了,或许还是将军您的,不,是你的。”习惯于称呼“您”的法梅依及时将人称该为“你”。

    “恩,军官公民们,到我办公室来讨论你们的商议结果吧!”安德鲁不想在外面谈论机密话题,随将两人带到自己的房间。

    安德鲁坐着自己的办公椅,法梅依屁股下面是临时搬来的沙发,达武却站着,面对墙上悬挂的拉罗什城,因为整个计划部署将由他来叙述。

    “将军,你看,”达武手指着拉罗什城城防图,说道:“拉罗什城位于法考山脉的断裂处,它是旺代叛军通向海岸,保持与西班牙联络的不多的三条通道之一,其他两个通道因为路途遥远而补给不够及时。因此,作为休斯特叛军为了获取更多的武器与粮食来源,必须要在短时间内攻克拉罗什城要塞。

    而拉罗什城的地势险要,两边是难以翻越的山脉,只是一侧有条狭窄的溪流,但在城墙火力的威胁下,叛军同样不可能通行;要塞的防御也相当完备,城高坚固,火炮数目众多且不缺乏火yao;只是粮食缺乏,但按照天使们的引导下突袭叛军粮仓,问题也不将成为问题。在将军的指挥下,旺代军团凭借险要地势一举击溃休斯特叛军指日可待。

    但有问题出现了,要在城下击溃毫无组织性,纪律性的叛军一点不难,甚至说相当容易,但要全部围剿他们就有些麻烦。一遇到战事不利,要塞久攻不下的局面,而背后又有土伦援军的夹击,叛军就有可能四下借助森林掩护逃窜。毕竟他们熟悉这里的环境,即使是在战斗胜利之后,仍将会有不少顽固的漏网份子跑到森林里隐蔽起来,继续与共和军作对,等待时机,随时招集人马并再度作乱。而这类情况的出现,对于将军要在短时间内平息旷日持久的叛乱毫无益处,所以…”

    说到这里,达武转头望了安德鲁一眼,看到是将军充满鼓励的目光,于是他继续说道:“所以,在与法梅依少校商议后,我们都觉得有必要修改先前的作战部署。

    具体说来,就是在突袭完叛军的粮仓之后,立即放弃要塞,从拉罗什城后面退守到大约36法里地方,那里是法考山脉与布列塔尼平原的交汇处,地势向东倾斜,非常适合军团的正面作战。凭借炮兵团的威力,1万名士气高涨的士兵以逸待劳,足以击溃五、六倍于我们的叛军。与此同时,土伦援军将在贝尼埃神甫帮助下重新占领拉罗什城下,两头夹击,所有叛军都将土崩瓦解。

    只是,有几个问题需要事先解决:

    首先,派人联络贝尼埃神甫以及土伦的援军,让他们做好准备接受拉罗什城的防务;

    接着,必须在明晚之前,全部转移所有难民,还有城市内所有财物,这包括教堂里的任何有价值的东西,好让贪财的休斯特伯爵大人有理由继续在背后追击我们。这方面,法梅依少校介绍说难民中的天使可以组织完成,只需将军下令即可;

    再是,因为是主动放弃要塞后退防守,就必须考虑到士兵们士气的低落情绪,经历过太多挫折的旺代军团,只有山岳将军才能继续鼓舞他们;

    最后,由于未来的战斗属于敌我之间的正面交战,为减少我军不必要的伤亡,似乎可以先行一步,消除威胁叛军中的某些让我们不愉快的东西…”

    “呵呵,应该消灭是敌人的粮食储备,火炮弹药与西班牙骑兵,是吧?!放心好了,士兵们的士气,我亲自去动员。”听到这里的安德鲁兴奋地站了起来,毫无将军风范的他打断了下属的话题,那是自己太多激动的缘故。

    的确,放弃要塞,引诱叛军到郊外,再一举击溃,逃回拉罗什城下的剩余叛军却发现该城已被贝尼埃神甫的天使们以及土伦军团援军所掌握。在狭窄的通道内,左右都是无法翻越的山脉,叛军将面临着两处夹击而了无生机,继续作战无异于自寻死路。在这种情况下,由在叛军中颇具影响力的贝尼埃神甫出面号召叛军缴械投降,自然可在数天时间内,完全消灭所有反叛势力,将顽固份子连跟拔除。

    妙,非常妙,的确非常妙,安德鲁不住的赞叹着,欣喜之情愉悦于表。

    等待安德鲁将军长时间的宣泄完感情之后,耐心的达武中校建议指挥官允许让他们在明晚偷袭叛军驻地,焚烧敌人的粮食储备与火炮弹药,尽可能的消灭西班牙骑兵。安德鲁欣然同意达武中校的全盘计划,放手让他们准备。只是在最后,要求他们夺取或消灭西班牙人的马匹就可以,没需要杀死太多的骑兵。因为在安德鲁的内心,又在盘算着俘虏那些倒霉的西班牙鬼子,可以换回多少赎金。

    会议结束后,法梅依少校忙于联络贝尼埃神甫,传达军团的最新计划,也开始着手安排难民中教士,组织转移工作;达武则拿着安德鲁将军的手令,在自己的旅里挑选准备明晚参加突击行动的勇士;安德鲁也不清闲,他召集军团内所有连级以上军官集体到司令部的议会厅,因为军团总指挥要请大家吃饭。

    20分钟后,设在教堂的临时司令部会议室里,安德鲁正热情洋溢地招待着军官们用餐。望着眼前败放着的一大堆粗粮或是清汤,却没有一个人想碰,只是大家忙于争论。

    主人不愿意吃,那是安德鲁将军没有了任何食欲,因为在巴黎多呆了几个月,习惯于纸醉金迷的山岳将军依然没能适应到军旅生活,惟有在自己饿坏的前提下,才会啃上几口干面包,满足一下肠胃需求;客人们不吃,倒不是他们学习安德鲁将军一样挑剔,能有丰富的食物供他们肆无忌惮的饱餐一顿,这是几分钟前的梦想之一,但现在,却因为将军的开头的一席话同样破坏了他们的胃口。

    安德鲁告诉大家,他要求军团在明晚之前撤离拉罗什城,向后,向着布列塔尼方向退守几十法里。讲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出于什么缘故,安德鲁没有向大家解释撤退的原因,自然,议论也就不可避免了。

    “将军,对不起,恕我直言,我坚决反对撤退,向后,难道要向着海边?”

    “将军,凭借要塞坚固的防守,一定能击溃叛军,在平原地带我们可没任何有用的土木工事。”

    “将军,我的亲弟弟是陪同罗西诺尔将军一起牺牲的,同样,我本人也愿意为你牺牲一切,前提是反对撤退。”

    …

    所有发言都是针对安德鲁将军的放弃要塞的反对声,在他们看来,后撤就等同失败,遭遇过太过挫折的他们,很希望在安德鲁司令官的领导下痛击叛军,恢复旺代军团往日的荣誉与骄傲,因此他们当然不想也不愿接受任何撤退计划,更何况,安德鲁也没说明撤退的缘由。

    望着眼前不停晃动的军官,听着他们毫无见解的言辞,安德鲁感觉有些疲惫。再看了看属于自己侍卫营的军官们,夏德中校他们一个个紧逼着双唇,却不发表任何建议,安德鲁明白他们是盲目的信任自己,毫不保留的赞同将军所有作战安排。

    忽然,安德鲁发现自己左侧的内克少校,同样沉默无语,只是死盯着自己军衔发呆。当察觉到将军同样在望着他时,赶紧把头扭到一边,看情况是要逃避。安德鲁却不想放过自己刚刚提拔的新旅长。“咚咚咚!”他用力敲打着桌面,顿时,餐厅里恢复了到先前的鸦雀无声。

    “够了,军官们,现在让内克少校谈谈他的想法!”安德鲁指着少校,点名说道。

    可怜的内克少校看到自己被上司当做挡箭牌冲到面前,无可奈何站了起来,却被安德鲁一把按到座位上,告诉他,现在这里只是餐厅,不是会议室,少校可以畅所欲言。

    “我,我认为,安德鲁将军的决议有自己的缘故,军官们的疑虑也他们的道理。不过,在本人来看,军人应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其他的就无从顾及了,我的话,话完了。”

    硬着头皮的内克少校完成了他结结巴巴地发言,其实他明白将军的一些战略构想,但既然将军不乐意说,他不敢说出来,于是就浑水摸鱼去了。

    听到内克旅长的发言,安德鲁感觉有些苦笑不得,他本想利用此次吃饭的机会,发觉几个头脑灵活的军官,可将军是失望了,没有一个人明白自己心思,即使是知道不少的内克少校说话也含糊不清,难怪他们要被叛军耍的团团转。

    唉,能像达武中校那样的将才还真他妈难找啊。想到这里,安德鲁从苦笑转为不满,简单的招呼着大家自由进食之后,自己却跑到外面凉快去了。

    就在旺代军团的安德鲁司令官发泄不满的同时,在另一头,森林里的休斯特伯爵大人同样在愤怒。

    全军覆没而只身逃回叛军营地里的李士多里少校与斐利斯上尉,受到了休斯特总头领的严厉斥责,他本想借此机会将两人除掉。但油腔滑调的斐利斯倒是显现得机敏异常,立刻表示愿意以自己的全部家产换回伯爵大人对他的惩罚,同时小贵族还知道李士多里少校与休斯特总头领之间私人恩怨,也想借休斯特的手除掉身边那个刚刚救自己回来的李士多里少校,毕竟身为贵族的斐利斯可不想别人知道自己在那场战斗前的种种丑态。

    休斯特欣然接受了斐利斯的请求,本想还指望着李士多里也能求自己原谅,心情大好的休斯特或许能让自己放过李士多里少校。但休斯特失望了,桀骜不驯的李士多里拒绝任何妥协与乞求,只是冷冷地望着陷害自己的斐利斯还有想除掉自己的休斯特,倒是少校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对两人的鄙夷、轻视与同情。

    休斯特愤怒了,他完全认可了斐利斯上尉对李士多里少校无端指责,遂下令要将李士多里少校当场处决,却被闻讯赶来的贝尼埃神甫制止,神甫以自己的人格担保,李士多里少校决不是出卖战友的卑鄙小人。看到这种情况的休斯特当然更加愤怒,却只能放在心里,毕竟自己的士兵都是虔诚的天主教教民,在没有获得完全的胜利之前,休斯特还不敢与颇具威望的贝尼埃神甫翻脸。无奈之下,惟有让贝尼埃神甫带走了让自己痛恨无比的李士多里少校。

    回到自己小茅屋的休斯特伯爵当着西班牙上校的面发誓,有朝一日要亲手干掉贝尼埃神甫,以解心头之恨。

    “方索托永远支持着您,伯爵大人!”方索托上校乘机上前大拍马屁。

    “恩,必须加快攻城准备,我计划后天上午全面进攻拉罗什城,上校的炮兵准备如何?”休斯特问道。对方有坚固的城池,强大的炮火支援是攻城的关键。

    “当然,绝对没有任何问题。”方索托上校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那好,只是对方也有火炮,而且我们的火炮弹药有点缺乏,旺代军团新上任的撒旦将军也并非庸才。”愤怒过后的休斯特开始清醒,他真正所忧虑的是弹药数量无法保障连续攻击城池要塞。

    “放心吧,您收到的情报上不是说,对方的火炮只有几门,而且全是小口径,弹药同样缺乏,您的勇士们只要一个冲锋就能夺下城池。毫不夸张的说,甚至我的骑兵可以跳到拉罗什城,帮您夺下那座要塞。至于那个山岳将军,其实是浪得虚名而已,不必担心。请不要犹豫了,您必须再次倚靠一次伟大的胜利来巩固您不可动摇的地位,想象一下亲王爵位的荣耀啊!”方索托上校在一旁继续怂恿着,那是同样在幻想着那场胜利能给自己带来的利益。

    “好的,上校,我下定决心了,后日上午开始发动对拉罗什城的全面攻击!”咬咬牙,休斯特为自己做出了最后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