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以革命的名义 > 第18章 战斗在子夜(2

第18章 战斗在子夜(2

作者:管杀不管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以革命的名义 !

    安德鲁与他的军官们在共进晚餐的时候,早已酒足饭饱的数万叛军在休斯特一声号令下,个个高举着火把,乌压压地冲出拉罗什城后门,浩浩荡荡地向着布列塔尼平原杀去。

    为了鼓舞叛军们的士气,休斯特伯爵大人下令从当天上午起,发给所有参与作战的近五万名士兵补充于3倍平时的食物量,还将为数不多的酒水全部消耗殆尽。他同时许诺,在击败共和国军获得胜利之后,其缴获一切财物与女人都归叛军个人所有,作为总指挥的休斯特本人分文不取,一女不要。

    在他向部下夸张地描述美好前景时,场下立刻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回声,乘着酒意,无数狂热份子拥挤在一起振臂高呼:

    “法国国王万岁!”

    “伯爵大人万岁!”

    “杀死共和军!”

    “绞死安德鲁!”

    “金币万岁!”

    “女人万岁!”

    …

    现场中甚至还有几个醉熏熏的家伙,似乎是乐混过了头,居然点了火把,兴冲冲地想要焚烧整个拉罗什城,幸好被贝尼埃神甫以及的他亲卫队及时制止。

    望着这群即将走向不归路的迷途羔羊们,神甫沉默无语的在胸前为他们划了个十字,心中祷告上帝,惟有希望安德鲁能仁慈些不要有太多的杀戮。与此同时他也在为自己向上帝忏悔,因为眼前那些活生生的五万大军,到了明天又将有几个会是完好无损的站在自己面前。

    在休斯特带领着叛军主力离开拉罗什城之前,贝尼埃神甫主动请缨要求留守要塞,为伯爵大人放手后方城池。休斯特虽不知道贝尼埃神甫与安德鲁勾结过的阴谋,但他一直不放心贝尼埃神甫及其他在叛军中间的影响力。只是迫于形势,休斯特当场答应了贝尼埃神甫的请求,让神甫带领其万名追随者防御要塞。但休斯特却要求留守的防御部队交出所有的步枪武器给进攻部队,仅仅给贝尼埃神甫的军队留下一些木棍与刀叉之类的原始当家。这是大头领考虑,即使出现最坏的打算,他的本人及其亲信也能穿越城边的小溪,重新返回森林避难。对此,贝尼埃神甫没有异议就欣然接受。

    在战场的另一端,在是夜晚11点之前,蓝色军团的所有军官与士兵都已各就各位。皎洁的月光下,步兵们收拾好背囊,擦拭完滑膛枪,检查好自己的弹药准备,便集体隐蔽在胸墙下面;炮手们最为劳累一刻也没停息,他们仍在做着战前最后准备,因为要不断加热实心弹,预备燃烧木柴之用;骑兵轻松异常,他们只是作为战场的预备队使用,夜间的战斗根本轮不上他们出马。按照预定安排,骑兵团将在天亮后军团全线反击时使用。

    军官们也没闲着,两个步兵旅长达武中校与内克少校及其他们的下属军官们都待在第一线,只是借助微弱的月光穿梭往来于前沿阵地间,不断检查士兵的准备情况;夏德中校的宪兵队在难民营间与军营之间来回值勤,检查并扣留一切可疑人员,夏德中校与圣马丁上尉协同管理骑兵团事务,这是司令官的独断。就此,包括夏德中校在内的其他骑兵团军官毫无怨言,因为他们早已习惯于服从安德鲁将军任何安排,倒是圣马丁有些纳闷安德鲁将军为何如此厚待自己;司令官本人站在中央炮兵阵地,他很惬意,叫人拿了把折叠木椅坐下。旁边的炮手们在利用篝火加热炮弹,将军就借助耀眼的火光刮着自己胡子,做着他在战斗前的习惯举动。

    炮手们心情有些复杂,即高兴又无奈。高兴是因为司令官能跑到自己的阵地上“视察”工作,能与最高指挥官长时间的近距离接触,当然是件荣耀的事情;可又些无奈,就在晚上吃饭的时候,关于安德鲁将军与索菲娅公主的绯闻再次有了新进展,喜好打听上司隐情的炮手们正想听听信息灵通人士的讲解,却由于当事人的来到而统统化为泡影。火炮手们很懊恼,个个沉默无语,都在心中羡慕炮台下的步兵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发表言论,内心嘀咕着安德鲁将军的胡子何时刮完。

    …

    “嘿,兄弟,听说过晚上的事情吗?”一个秃顶的中年下士对着自己旁边的青年士兵问道。

    “什么事情,难道是有关战斗的最新通报?”士兵不解地问道。

    “真他妈的笨死了你,如果有通报,少尉不早就告诉我们了。嘿嘿,是有关将军与公主的最新进展啊!”下士得意洋洋的说道,丝毫没有压低自己过高声调的意思。

    于是,当他的话一出口,瞬间招来众人的关注。士兵们不能擅离职守,但可以耸起他们长长耳朵倾听,而且军官们并没有要求自己的部下保持绝对的安静,只要强调不要过多的高声喧哗而已,其实倒有几个军官以巡视的名义,还偷偷专程跑过来,准备下士继续着下文。

    “快说!”

    “说啊!”

    “是不是将军又在调戏公主了,还是…”

    …

    战友们的催促声反而助长了下士的嚣张气焰,他懒洋洋地抱着77式滑膛枪,背靠在胸墙边下,韵味半天方在军官们的“恐吓与威胁”下,慢吞吞地说道:

    “大概是晚上6、7点的时候,索菲娅公主穿了一身低胸晚装,的确是美丽之极,也就吸引了安德鲁将军用手去摸,就在司令官的双手快要接触那雪白的胸脯时,公主给了将军一个响亮无比的耳光。哈哈,我的亲弟弟是将军的传令官,这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噫,你上次不是说传令官是表兄吗?”

    “该死的,是你听错了,混蛋,你还想不想听。”

    “想,想,抱歉,请继续,大伙等着听呢?”

    …

    安德鲁不是傻瓜,不用宪兵队专门来报告,他用屁股都能想象自己麾下的万余名士兵与军官都在或多或少的议论着自己的与西班牙公主的话题,说些寻人开心的黄色小笑话。不过,将军不介意士兵们的放肆行径,或许有点在纵容,因为他统帅的是法国军团。

    熟知法国历史的安德鲁知道,法国人是欧洲最浪漫与自由的民族,他们开朗、随意、活跃、无拘束,喜欢寻求与谈论领袖人物身边的任何花边新闻,这种在中国人看来势必会影响领导者在民众心目中形象的举动,相反却是让法国人(士兵)更加喜欢他们的领袖,至少法国人认为他们的领导者是真实的,不感觉到丝毫刻板。这种不可思议的心理反映会让他们只会让大家加信服于自己的领袖。

    如同在历史上,正直无私、不可腐蚀的罗伯斯庇尔,总不比上贪婪好色、追求声色犬马的丹东。同是法国大革命时代的伟大人物,丹东的头像始终光艳地出现在巴黎街头的各个位置,而罗伯斯庇尔的画像只能悬挂在历史博物馆中接受灰尘。

    至于,安德鲁在巴黎那边的未婚妻。恩,谣言与绯闻是能制造点负面影响。不过,同为好色男出身的巴拉斯一定会为女婿开释一番。再说了,只需要写封热情洋溢的情书,问题也就解决了。嘿嘿,恋爱中的女人总是最蠢的,任何保证与解释,还不如鬼话连翩的来得可靠。更何况,安德鲁与索菲娅公主之间至今还没发生任何实质性的接触。

    步兵们在议论,炮兵们在抱怨。整整用了两个多小时,安德鲁将军的胡子终于刮完了,对着镜子自我欣赏了半天,等来了传令官的第三次敌情报告,叛军共5万人已经距离我军阵地仅有5法里不到,相信将40分钟后,也就是在凌晨2点左右抵达预定位置。

    点点头,安德鲁没有吩咐传令官去做通知其他人做好准备,那是没这个必要,整个军团所有伏击计划都在事先安排就绪,战斗的命令将由叛军中的投诚人员首先示警。

    时间,凌晨1点40分。叛军们总算在总攻时间之前赶到法考山脉山口断层与布列塔尼平原的交汇处。因为是要突袭共和国军,在距离目的地前15法里的森林里,休斯特下令将所有火把熄灭,借助月光所有军士摸黑前行,跌跌撞撞的盲奔数个小时。

    看着眼前疲惫不堪的士兵,望着远处寂静异常的敌军阵地,休斯特先前极度狂热的激情开始消退,骑在马背上他犹豫不决,只是让副官下达原地休息的命令。

    “请不要再犹豫了,伯爵大人,箭已上弦就不得不发,即使成功已否都要奋力一搏。”拍马赶到的方索托上校仍在继续怂恿休斯特。那是西班牙人知道,休斯特必须要击溃蓝色军团,营救出被俘的索菲娅公主殿下,否则自己包括休斯特本人的前途与性命就要终结于此,孤注一掷,妄图凭借优势兵力冲破敌人防线,成了两人唯一的选择。对此,休斯特别无选择。

    “传我口令!二十分钟后,全体士兵结束休整,按照原定计划保持不变,立刻发动突袭!”休斯特狠狠心对着部下命令道,却在心里乞求上帝的祝福。可惜,这次上帝忙于收拾天堂事务,无暇听取信徒们虔诚地祷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