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以革命的名义 > 第29章 目标,比利牛斯山

第29章 目标,比利牛斯山

作者:管杀不管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以革命的名义 !

    “将军,你的午饭需要送进来吗?”门外,一个侍卫轻声问道。

    “哦,午饭?难道是中午了。”安德鲁有些纳闷,掏出怀表看看,才发现已是午后1点多,刚刚吃过点心的安德鲁并不觉得很饿,只是吩咐侍卫叫来圣马丁副官,随后开始收拾昨夜的战场。

    十分钟后,圣马丁忐忑不安地走进安德鲁的房间,却发现司令官的表情很怪异,没有任何喜悦或是责备的意味,只是满脸思考问题模样地望着他自己,少校反而有些担心。

    “告诉我,圣马丁副官,如何进攻西班牙才算是出师有名。”安德鲁劈头问道,这是所关心的问题。

    “出师有名?”圣马丁嘀咕了一句,心想着安德鲁将军也太猴急了,刚刚与索菲娅公主分手,就赶着攻打西班牙本土,一点情面都没有。

    安德鲁看了一眼圣马丁犹豫的表情,随即明白副官的感受,他只是冠冕堂皇地解释道,攻入马德里,不仅能打击欧洲反法同盟的势力,让自由的旗帜飘扬在伊比利亚半岛,更能削弱西班牙宗主国的势力,以实际行动策应南美的独立革命。

    没有任何理由比得上解放自己家乡更有效的口号,圣马丁一听到这里兴奋的跳了起来,在仔细琢磨片刻之后,便对着安德鲁说道:

    “是的,将军!西班牙虽是个没落的殖民地大国,在丧失它的无敌舰队之后就开始外强中干,但它毕竟仍拥有相当的军事实力,特别是zhan有比利牛斯山脉地理优势的西班牙守军的军队数量,也比将军现有的兵力外加比利牛斯军团的原有力量还多。不过,西班牙王朝的强大早是历史,以将军的能力纯以军事手段越过比利牛斯山,不难。难的是如何收买人心,让西班牙人和平接受蓝色军团的到来。”

    安德鲁点点头,赞同了眼前这个与实际年纪并不相符的圣马丁的论点,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的确,对外战争的理由必须充分而且合理,出师有名不仅是掩饰军事行动的口号,更要拉拢西班牙国内的友好势力来配合我们,竭力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坚固的堡垒往往是从内部瓦解的。在我看来:

    首先,将军对西班牙的战争应是一场王位继承战。

    西班牙国王卡洛斯四世的血友病病情越发厉害,稍一冲动或是轻微碰撞,就会流血不止,但是那个变态的家伙依然在继续玩弄着女人,全然不顾自己的性命,在马德里几乎所有人都在怀疑卡洛斯四世能否活到1794年雨季的结束。基于这种情况,在内阁中,保守派与自由派又为未来的西班牙王位开始新一轮的明争暗斗。

    按照西班牙王国现有的王位继承法规定,一旦卡洛斯四世驾崩,玛丽亚王后将接替她的丈夫自动获得西班牙女王的位置,只是举止放荡且性情怪异的玛丽亚本人并不在乎唾手可得的王位,反而在各类公众场所宣称,她绝对不想当西班牙女王。其讲述缘由很简单,自己能力有限,不愿为国事操劳等等,真实目的是想继续她那荒诞不羁的生活,不愿意有人打扰。据说,这是她最钟爱的情人,戈多伊首相的建议。

    于是,在西班牙王位的选择上,就有了另外两个后选人,索菲娅大公主与唐.巴斯夸尔亲王,至于卡洛斯四世其他子女,因为太小,无法达到继承法的规定年限。

    索菲娅大公主本是卡洛斯四世的私生长女,却因为玛丽亚王后的青睐而获得西班牙大公主的称号,在玛丽亚主动放弃继承权后,她便成为未来王位的最有力争夺者。因为索菲娅出身贫寒,使得她更加同情西班牙穷人的遭遇,自己还经常走到田间乡头查探民情,时不时地接济与帮助穷困潦倒的陌生路人。

    尤其在前年,西班牙各地遭受了百年未遇的大灾害,干旱与蝗灾轮番袭扰着各个城市与乡村。贵族与教士不但不施加援助,反而变本加厉的欺压百姓,与奸商们一起哄抬物价,一个月不到,全国已有上千人活活饿死。此时,惟有索菲娅大公主挺身而出,她先是变卖自己所有的珠宝首饰拿去赈灾,后又说动桑切斯公爵开仓放粮救济难民。在她的带动下,不少开明的自由派贵族也跟着行动起来。

    也正由于此事,索菲娅大公主不仅在马德里普通市民中享有很高的威望,连很多自由派贵族也赞誉绵绵,他们联名上书卡洛斯四世,要求国王公开确认索菲娅的身份,在戈多伊首相的安排下,玛丽亚王后最终看中了美丽、善良的索菲娅,才颁布旨意册封其本人为西班牙大公主的事实。

    所以说,索菲娅大公主不仅受到西班牙民众的热烈欢迎,还有以戈多伊首相为代表的自由派贵族的鼎立扶植。在自由派们看来,若让索菲娅大公主成为西班牙女王,那他们梦寐已久的西班牙宪法也将顺利出台。

    与索菲娅的美丽、善良相比,唐.巴斯夸尔亲王却是他哥哥的翻版,除了更胜一筹的荒淫无道,就是野心勃勃,做梦都想当西班牙的下任国王。只是巴斯夸尔有着传统贵族与大部分王室成员的帮助,其势力不可小视。特别是当他投靠英国人之后,拿着大批英镑跑到西班牙的英国间谍们在马德里的活动越发频繁。

    英国人收买了不少西班牙政界与军界要人,据说,巴斯夸尔亲王掌握着全国三分之二的军队指挥权,只是在马德里,因为卫戍部队依然在玛丽亚王后的控制之下,而且巴斯夸尔害怕支持索菲娅公主的城市贫民党人与自由派贵族公开暴动,他们才没敢轻举妄动,冒然发动政变或是行刺索菲娅本人。只是等索菲娅此次回国之后,马德里的政局或许将发生重大变化,没有多少耐心的巴斯夸尔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加紧篡夺王位的行动。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是玛丽亚王后颁布政令,宣布索菲娅大公主继承王位,也难保索菲娅女王的位置坐得稳当。如果,如果这个时候,让索菲娅公主以西班牙王位继承者的名义发邀请函,请求安德鲁将军带兵协助索菲娅公主本人顺利登基。至少,将军你将获得进军马德里的合法权利,看在你与索菲娅公主关系情分上,城市贫民与自由派贵族还不至于反感将军以及法国人。呵呵,80年后,又一场王位继承战即将在西班牙上演。

    有了合法的战争权,接下来将军你必须拉拢西班牙的分裂势力。摆在我们前面的有四类可以利用的势力:巴斯克人,摩尔人,犹太人与爱尔兰后裔。

    将军侍卫团的特得少尉就是巴斯克人,相信你也知道他们与西班牙人的关系。自从1789年,卡洛斯四世上台后,就开始不太情愿遵守十三世纪卡斯蒂利亚王国与巴斯克地区的代表签署保证巴斯克人的特权法律。他纵容贵族们在当地肆意征收苛税,巧夺名目地欺压巴斯克人,甚至下令拆除了圣城格尔尼卡的保护性界碑。

    这一切都让比利牛斯山南边的巴斯克人愤怒不已,不少年轻人都开始公开地反对或是直接起来武装抗争,只是缺少核心骨,无法形成统一的力量去打击贵族,而安德鲁将军的及时介入,稍稍安抚之下,就会让他们投桃报李,似乎可以考虑以继承西班牙王位的索菲娅大公主的名义行事,还能拉拢保守的巴斯克人长老一同参加,其效果可能更佳。相信在越过比利牛斯山之后,我们的大军不会感受食物与补给的匮乏。

    摩尔人,实际上是柏柏尔人、阿拉伯人和黑人混合的后裔。自从1492年“光复运动”胜利后,曾是伊比利亚半岛主人的摩尔人就一直受到正统西班牙的歧视与迫害,300年来,他们无不要求获取自己先前的独立地位。不过,对于那些贪婪、野蛮、自私的摩尔人,将军只可利用不可相信。我还在马德里的时候,就听父亲的一个老朋友介绍过,摩尔人正与英国人阴谋地勾结在一起,他们在当地不断制造分裂行动,企图在西班牙南部恢复摩尔人的往日辉煌,建立一个纯粹的摩尔人王国。

    至于犹太人,将军应该比我更清楚,虽说1492年奉费尔迪南和伊莎贝尔之命将大部分犹太人驱逐出了西班牙,但在西班牙仍保留着不少有钱的犹太人商人,相信将军的老管家桑德罗早就安排好的一切,就等着大军一到便提供各类便利;而数十万的爱尔兰后裔,唐恩教授也会利用他的影响力来帮助安德鲁将军。

    第三,是可以利用打击腐朽、没落地宗教裁判所为借口,来赢得众人的支持。

    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曾一度被取消,后在弗朗索瓦一世治下又得以恢复。1560年,罗莫兰庭法令彻底废除了宗教裁判所制度,事实上,审判的力度并没有因此得到削减。在西班牙,宗教裁判所对教皇的圣谕具有极为宽泛的解释权,因此它尤具权威。而这一点在费尔迪南五世和伊莎贝尔治下更是发挥到极致,他们干脆设立了国家宗教裁判所。自此以后,西班牙宗教裁判所与其说是一个宗教机构,还不如说是一个政治机构。

    宗教裁判所要求人民确认全国只信一个教:天主教。把所有不信天主教的人都送上柴堆:犹太人、摩尔人、新教教徒、改革教派。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不仅可以审判异端邪说,同样可以审判所有“违背常理”的罪行,不管他是不是神父,可以审判强奸犯、亵续神明者、教堂的小偷、高利贷者、杀人犯,甚至是叛乱者,当然,还有巫师和炼金术士在国王的手下。

    宗教裁判所这部可怕的机器亦成了不必明说的收入来源,对异端分子和其他犯人的掠夺成了丰富国库的一个重要手段。他们常用的手段都是把犯人绑在一根杆子上,插在地上的柴坛之中。在犯人四周,堆放着一直齐膝甚至齐臀的荆棘,那是因为可以看着犯人在蹿天的火苗中被慢慢烧死。

    所以无论是乡间贫民、城市学者、异教徒还是开明的自由派贵族,连西班牙教堂里的很多神甫教士,无不痛恨宗教裁判所极其恶劣的行为,甚至在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还陆续遭到了教皇们的反对,西克斯特四世、保罗三世、保罗四世、皮耶九世、格雷瓜尔八世、亚历山大六世都对此表示了极大的愤慨。

    如果将军能迎合民心,打出反对宗教裁判所的口号,宣扬着是前来清剿天主教的叛逆,不仅能得到西班牙国民的帮助,还能获取西班牙教会与梵蒂冈教皇的欢心。要知道,我的安德鲁将军,现任的罗马教皇,庇护六世(注:也称皮奥六世,在位期间1755——1799年,出生意大利北部的色西那市)的一个远房叔父就死于西班牙宗教裁判所实施的火刑……”

    听着圣马丁的长篇讲述,安德鲁细致地察看着自己副官的五官外貌,那是司令官在内心怀疑圣马丁本人似乎天生具备反骨,如同三国的魏延一般。如此清晰的思路,周密的安排与流畅的论述,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个18岁不到的西班牙殖民地军官的言行举止。不过,安德鲁仍旧相信历史,相信历史上那个有着“在历史上几乎无双的灵魂”称呼的南美解放者。于是,稍微平息了一下心态,等待圣马丁少校说完,就迫不及待的大肆赞赏。

    安德鲁叫来特得少尉,宣布晋升其为上尉,未等刚刚升官而兴奋不已的特得上尉清醒过来,将军就马上命令他脱下蓝色制服,带领一干人等先期返回西班牙,在巴斯克地区联络各派反叛势力,让他们在两、三月后,准备迎接解放大军的到来。

    接着安德鲁又分别叫来老管家桑德罗,还有唐恩教授驻法国军团的联络官,吩咐他们各自准备下去,积极筹备法国人到达西班牙后的补给等各项事宜。

    在第二天的军事会议上,安德鲁宣布了即将进攻西班牙的事实,他满怀信心告诉各位军官:“

    两、三月后,我将与在座的诸位一同迈上西班牙高原。在那里,有着成吨的黄金白银,众多的异国美女,以及无数的宝贝等我们去拿。

    …

    作为西班牙王室的援助者,受压迫民众的解放者,宗教裁判所的铲除者,我们当之无愧的接受上述荣誉与利益。

    …

    现在,我仅以法兰西共和国国民公会议员、陆军部副部长兼军团司令官的名义宣布,军团上下,即日起开始转移。目标,比利牛斯山。”

    注1:宗教裁判所的简史

    220年,教皇洪诺留三世认为地方主教镇压异端不力,通令建立直属教皇的‘宗教裁判所‘或‘宗教法庭‘。宗教裁判所一般设在修道院内,审讯秘密进行。宗教裁判所所制订的审讯条例:有两人作证,控告便能成立。证人如果撤回证词,就按异端同谋犯处理,被告如不认罪,可用刑。被告不仅自己认罪,还须检举同案犯和异端嫌疑犯。为异端辩护者应受罚绝。被告认罪之后,如果翻案,按异端处理。被判为异端者,没收其全部财产。宗教裁判所前后共经历约500年,15世纪以后,西班牙的宗教裁判所最为残暴,仅1483年至1820年,判处的异端份子达38万多人,被火刑处死的达10万余人。而仅仅在1480-1488年间,被火刑处死的达8800人,受惩处者有96494人

    注2: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1701年~1714年)

    17世纪西班牙衰落,成为新兴的英法等国争夺的目标。1700年西班牙国王查理二世逝世,传位给法王路易十四的孙子菲利浦,次年在法军的保护下即位称菲利浦五世,路易十四宣布传位给菲利浦,企图吞并西班牙。1701年9月,英国、神圣罗马帝国、荷兰成立反法联盟,次年5月对法宣战…….1709年经过整顿的法军在马儿凯拉凯会战再次被击败,但给联军造成重大损失,战争陷入僵局。1713年英国为对付俄国和同法国签定「乌得勒支和约」第二年神圣罗马帝国与法国签定「拉施塔特和约」战争结束。

    这场战争挽救了神圣罗马帝国,削弱了法国的欧洲霸主地位,英国夺取大量法国海外殖民地,巩固了海上优势。17世纪末18世纪初火器取得重大发展,刺刀的发明,燧发滑膛枪代替了火绳枪,使火枪完全取代了长矛,使用火枪的步兵横队战术代替了火枪-长矛方队战术。火炮开始采用爆炸弹和霰弹,大大增强了杀伤力,采用了弹性悬挂的四轮马车提高了部队后勤补给的效率,交战各方开始进行大范围的机动作战和频繁要塞攻防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