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以革命的名义 > 第32章 善于解决问题的司令官

第32章 善于解决问题的司令官

作者:管杀不管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以革命的名义 !

    军事会议从上午八点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在这段时间内,除了上厕所,所有的人包括司令官在内,都在房间里整整呆上近14个小时,直到大家吃完安德鲁将军为众人准备好的晚餐。

    军官们都下去忙活去了,按照司令官的建军思想筹划着如何快速、高效的组建各自部队,对于原本最有怨言的修什上校,安德鲁将军也在乘众人吃饭的时机,私下单独与之交流多时。

    安德鲁告诉修什,特种兵大队的编制暂时定为1000人,共分5个中队,每中队200人左右;在中队之下,再分5个小队,人数为40;并根据实际作战效能,最后决定是否在小队中重新划分若干战斗小组。

    即将组建的特种兵大队不仅仅是全军团的精英所在,更是司令官最锋利的武器。他们肩负着寻常兵种无法胜任的艰难任务,包括侦察、捕俘、审俘等获取情报资料的手段;暗杀敌方高级将领或军政首脑,破坏其指挥中枢神经;深入敌后破坏敌军交通线,延缓其集结过程,并在敌方民众军民中,散布谣言,制造不稳定因素…….

    因此,特种兵大队必须接受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训练。按照安德鲁拟订的训练计划,受训者要学会在很少甚至无水与食物的条件下,靠雨水、沟水(甚至脏水)、树叶、野草、野兽和昆虫存活下来,而且要保持战斗力;在抵抗训练中,要学会在无弹药的情况下,使用可能得到的锐器、硬物,甚至徒手与对方搏斗;在逃避训练中,要学会在负伤的情况下,如何躲避对方的追捕,而实在逃不掉被俘以后,又要顶得住对方的种种折磨……

    安德鲁最后强调,“对于每个特种兵而言,他们不仅仅是最勇敢的战士,也是能自我救护的医生,还是通晓几国语言的语言学家,更是掌握各类本领的全才,你们要像钢刀一样,随时插向敌人最关键的位置,你们的存在将是比利牛斯军团夺取西班牙战争胜利的最有力的保障!”

    司令官的言语极大的鼓舞了修什上校的士气,满怀信心的他兴奋无比的离去。而本想松口气的安德鲁却被拉瓦席总监与桑得罗老管家等人一把拽住,他们是被刚才索要武器装备的军官们逼疯了。雷奈克院长也留了下来,这是等着安德鲁将军满足他先前的要求。

    步兵们装备倒好解决。步枪(主要是滑膛枪)与子弹供应充足,这需要感谢前任多普等人不怎么开仗的缘故。但在火炮与战马上数量就相差过远。

    从6磅到24磅的各类口径的火炮,军团上下现有仅98门,与实际需要的368门相差整整270门。尽管司令官早在进入大本营的第一天,就收集不少各类金属原料优先保障铸炮使用,但即使是军械所的全体工人加班加点的干活,也只能在2个月内赶制100多门符合要求的火炮,这已是军械所的最大极限。

    注:18世纪的炮膛都为整体浇铸,通常使用铸铁、青铜或是黄铜为主要原料,由于当时的技术条件比较简陋,生产出来的火炮合格率不到70%,就是说每制造3门火炮就有1门属于废品。而优质钢,因为其锻造过程十分复杂使得成本过高,在当时的火炮制造上很少使用。

    在战马方面,旺代军团原有3200匹(包括从西班牙人手上骗来的以及大军南下沿途搜集的),再加上本地军团的2700多匹,总数量只有6000匹不到,还有3500匹战马的缺口。这还不把拉运火炮和各类补给辎重的马匹(含骡子)计算入内。

    ……

    等着拉瓦席与桑得罗诉苦申述,没等头大无比的安德鲁将军反应过来,雷奈克院长又站起来发话。

    “将军,一般而言,战地医院只是在军团级配置,而现在你却把医院下到团,甚至要求连队里面都能有几个懂得包扎伤口,以及卫生消毒的救护兵,似乎太不现实了;还有,你的要求太过苛刻。是的,你给我的‘战地医院管理条例’的确非常好,但还是缺少人手,我需要大量有经验的医生,至少是有过救护工作的熟练工;另外,……”

    “停,停,停!够了!”安德鲁终于感觉不耐烦,在众人的注视中跳了起来,随后沿着长条会议桌的一侧走来走去。

    “该死的,我真他妈昏过头,居然被两个混蛋部下蒙骗了。”安德鲁边走边骂,还不住的敲打着自己脑袋。之所以骂自己,那是安德鲁将军在昨日与两位“拿破仑皇帝陛下”的大腕元帅,达武和马塞纳私下会晤过后的懊悔。

    安德鲁为显示自己的真本事,好让两位桀骜不逊的能干将军佩服自己的“真材实学”,就干脆搬抄了拿破仑与惠灵顿等人的治军方略,厚颜无耻地讲解给部下听。其中包括:

    1、作战目标上。把敌人的主力作为主要目标,设法以最快的速度将敌人的主力置于不利的条件之下,并用一次主攻战予以歼灭。

    2、作战方案力求简单。要求所有下级的精力都应该协调一致地用来取得最大的作战效果,以防止军队内部容易发生“战争摩擦”。

    3、统一作战指挥。实施统一的作战指挥是作战方案简单的结果。无论在哪种情况下,联合作战行动都要求并且往往也取得了的军队各部门之间的协调一致,以达到其中间的和最终的作战目标。

    4、一贯采取攻势。抓住作战的主动权,即使是敌人zhan有数量上的优势,迫使我方处于守势的时候,也要设法牵着敌人的鼻子走,而不是让敌人牵着自己的鼻子走。

    5、积极实施部队机动。这是破坏敌人数量上的优势,置敌于劣势地位所采取的两种手段中的一种。通过灵活的部队调动,即使我方的军队数量比敌人少得多,也能在局部的关键性战场上集结起优势的兵力。

    6、集中兵力进行作战(或称集中优势兵力)。交战双方在其它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战场上的兵力的优势便是战争胜负的决定因素。力图在关键位置部署数量优势的兵力,以取得较大的战斗力。

    7、节省兵力。在不太重要的阵地上大幅度削减兵,用少量部队处于防御态势,以阻挡或拖住大量的敌人,而集中最大数量的兵力来对付最关键或最脆弱的那部分敌人。

    8、突然袭击。战争中所有的精神力量中最有效和最强大的力量倍增因素是出其不意的奇袭,应采取各种各样的办法来实现进攻的突然性。

    9、注意部队的安全警戒。建立散兵警戒网,在营级部署轻装来复枪连。经常派遣间谍或用骑兵进行侦察,或者随时保留一支后备队来应付意外情况,尽量减少敌人对我军发动突然袭击的可能性。

    10、完善后勤补给体制。每天的食物均通过向当地老百姓征用或索要的办法获取,而配属每个士兵8天的食物定量只能在紧急情况下才能动用。

    11、鼓舞士气上。大力提倡发扬部队的荣誉、革命的热忱和民族主义的精神。在胜利的前提下,允许有组织、有目的、有纪律的掠夺方式。

    12、完善参谋制度,逐步建立总参谋部体制。

    另外,安德鲁还提出在未来的伊比利亚半岛战役中,英国人可能防备自己的三类方式。一是在战斗打响前不暴露他们的横队位置,将步兵部署在山后反斜面;二是建立轻装部队,要防止我军用散兵部队袭扰他们的横队;三是保护好他们部队的侧翼,运用天然障碍和巧妙地使用骑兵。

    ……

    虽说安德鲁完全知道这些被后世军事理论家提炼出来的精华,却不知道如何实践与灵活运用,毕竟他只是一个没上过一天军校的大学生而已。为弥补于此,安德鲁就利用各种途径,四处搜刮来得力战将作为自己的部下,以实现他本人剽窃来的战略战术思想。在安德鲁看来,军事指挥上的战略战术必须依靠眼前的天才指挥官,自己的职责只是恰到好处的提醒与帮助他们(如同刘邦),尽量避免历史上的教训重演。至于老祖宗的那套东西,可用于更高层面或是不利状态下。

    显然安德鲁的目的达到了,达武和马塞纳在听完上司的讲述后,其感觉却如同醍醐灌顶一般酣畅淋漓。从两位高傲将军无限崇拜的眼神中,安德鲁可以看得出他们就要向自己鼎立膜拜了,如同战神现身一样。

    一番叙述之后,天资聪明的达武和能征善战的马塞纳很快领会了其间的精华,稍加讨论与研究后,两人提出要按照上述战略战术思想进行的话,必须改编整个军团,使之成为高效的战争机器。谈到这里,早有预谋的安德鲁司令官又适时抛出了已拟订完毕的军团整编方案。

    达武和马塞纳看过之后,倒也十分兴奋,大拍上司的马屁之余,也要求司令官提高火炮的数量与机动能力,还有大幅度增编骑兵,另外在后勤保障方面也应大大加强。在两位将军看来,神奇的山岳将军既然能够创造出如何精妙绝伦的战略战术,周密细致的军团整编部署,相信多增加几门的火炮,多让几个步兵变骑兵,也自然是易如反掌的事情了。

    被两人甜言蜜语冲昏头的安德鲁也没有认真地思索,飘飘然地他全盘同意,于是就出现今日军事会议上的一幕。

    ……

    “怎么办?”安德鲁不断的责问自己。几番考虑之后,他下定决定逐一解决眼前的问题。

    “雷奈克院长,人手上缺口多少?”

    “大约200人左右。”

    “那好,我会派遣宪兵队帮你去解决。3天内,凡是附近懂得点医术的人,我都给你抓过来,人数上不低于250。对了,随便问一句,接生婆你要吗?”

    ……

    打发完雷奈克院长,安德鲁又与桑得罗老管家,讨论马匹的问题。

    “老管家,除了3500匹战马,还需要多少牵引火炮与辎重补给的畜生?”

    “至少1800匹马,还有3000只驴与骡子。”

    “恩,动用我的私人金库去买,无论是自己人还是西班牙人,包括意大利人那里,统统用高价去买。唉,别吝啬金钱,等到了马德里,我用西班牙国王的金库来补偿你。给你1个月的时间准备!另外,附近农户家养的不成年的马、驴或是骡子,我都要了,给它们最好的饲料喂养。告诉那些畜生最好快点长,不然安德鲁将军就把它们充当军粮。”

    ……

    “拉瓦席总监大人,让你的军械所工人再努把力,工钱加倍。看在上帝份上,你认为他们在保证质量前提下,能为我赶制多少门符合要求的火炮?”

    “只有100门,安德鲁将军,不能再增一个产量。”

    “还差170门火炮,我即刻修书两封,分别给比斯开军团的蒙塞将军还有土伦军团的拉普阿普将军,让他们帮我解决火炮的缺口问题。还有你,老管家,别想着逃避,帮我再拿出10万金币,以私人的名义送给两位将军。哀,别愁眉苦脸了,我的老管家,看着你难过,我也伤心无比。得了,我再保证一点,不仅司令官的战争获取,包括军团内所有军官与士兵的个人战利品都必须交由你来负责拍卖,够意思了吧!

    总监大人,现在火炮问题解决了。不过,在弹药方面我要强调两点,开花弹与实心弹的数量比例不得低于1:2;苦味酸必须在两个月内成功填充到手榴弹上并保证能用于实战,火炮弹药方面暂时可以推迟。恩,我知道你那边也缺少工程师,放心吧,巴黎的皮埃尔公民拉拢不少你的同行,已经组织他们集体南下,相信都渡过了多尔多捏河,用不了几天就送到你的军械所。”

    ……

    真是快刀斩乱麻!

    争论一直到凌晨2点多种,安德鲁才终于平息了三位革命同志的“愤怒”,让他们较为满意的离开会议室,自己却累得够戗瘫倒在靠背椅上。1分种后,居然鼾声大起,在司令部的作战室里,疲惫不堪的安德鲁将军合衣睡了一宿。前来探望的圣马丁副官为自己上司轻轻盖了一床薄毯,并吩咐侍卫们不要吵醒将军。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此圆满结束,没过几天,一大群人围在比利牛斯军团抗议。

    首先是米亚斯的市政官员们,他们不住的跑到军团内诉苦,抱怨安德鲁将军的宪兵队胡乱“绑架”医生,根本不看别人乐意不乐意就统统押解到大本营。现在搞得倒好,方圆数十里内竟然没有一个能看病的大夫;

    接着,农民们也来到军团大门口抗议了,说是司令官下令征集他们家里所有能拉东西的畜生。虽说支付了价值不菲的金钱,但缺少马、驴与骡子的农户,完全要依靠自己的肩膀干农活,费力不少;

    最后,卫兵们还放进来二十多个婆娘,她们可不是在劳军,也是跑来示威。唠叨着是安德鲁将军征集了市面上所有的绿色与土黄色布匹,使得她们在制作漂亮的衣服时,缺少必要两种颜色布料的点缀。

    好歹安德鲁也算个高智商的将军,他当然知道眼前的矛盾都属于“人民内部”之间的小问题,必须加以适当的安抚。几拍脑袋之后,安德鲁就三下五除二的全部解决。

    对于米亚斯的市政官员们,他首先拿出官大N品的架势,以不容分说地口吻说道,“公民们,医生的征集的确给大家造成了少许麻烦,不过这些都是事出有因的,主要为保障革命军队的需要,其最终目的仍是保护你们不受西班牙人的压迫,让大家自由、和平地生活在法兰西的土地上。”

    ……

    “恩,还不认同我的说法。那么,我也不客气什么了。作为国民公会的议员,我现在命令你们做出选择,要么是无条件接受事实,随便帮我解决剩余的60位医生的名额;要么等着革命法庭的宣判,罪名是投靠西班牙人,出卖法兰西利益。”

    ……

    “早就这样表态不得了吗?何必弄的如此僵硬呢。不过,本人也不是不讲理的混蛋将军,你们让城镇附近的病人都到军营里看病。不忘记了,在军营里看病同样要付钱的。”

    ……

    唉,为培养军民鱼水情,对于农民们,安德鲁却不能趾高气扬地训话。他让士兵们在军营大门的一侧摆了几大桌食物与酒水(当地的特产雪利酒和甜白酒),亲自陪同泥腿子们吃饭、喝酒,外加聊天。

    谈到兴致处,借着稍许醉意的安德鲁站起来,摇摇晃晃地拉着一位可以当他爷爷的老农,含糊不清地说道:“老哥哥,不是兄弟不讲道义,我是没有办法啊。还在巴黎的时候,我一听说对面山头的西班牙鬼子要欺负大家,就千里迢迢跑到这里为哥哥你,还有在座的各位排忧解难。我他妈也苦啊,士兵们的武器与食粮需要牲口运送,我总不能让他们抗着上千磅重的火炮去攻打山上的敌人吧。”

    ……

    “要知道我的老哥哥啊!买你们的马、驴还有骡子的钱,都是我的士兵用他们漂亮制服换来回的。来看看,这些帅小伙们一个个穿起了难看衣服。可怜吧,不要紧,应该地,因为人民伟大啊!”

    ……

    “我知道,我非常知道哥哥你的难处。作为司令官的我,明天就帮你们家拉麦子,种田去。不,说错了,不是明天,就是现在!咱们现在去,说去就去。没有关系,绝对没有关系。”

    ……

    每等安德鲁的话说完,原本忿忿不平的农民们纷纷道声“抱歉”离开,没过一会儿又都集体跑了回来,他们掏出军团原先付给的大家牲口钱放在桌字。那位“老哥哥”还语重心长的告诉安德鲁将军,让司令官用这些钱为他的部下多准备些好看的制服,至于牲口的事情,不会再谈,算做本地居民的无偿贡献。

    ……

    最后是轮到处理眼前娘子军的问题。安德鲁小心打量了她们几眼,发现这些女人多是30岁到40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在她们一进入军营后,没吵上几句便话题转移,嬉笑着开始主动调戏各自身边的军官或是士兵,连安德鲁本人也不得幸免。

    唉,古人说得好,“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要满足他们惟有牺牲部下的色相了。安德鲁念头一出,就叫来性情中人的马塞纳少将,慷慨地给予他和他的士兵三天假期,命令他去解决这个问题。没多久,就在距离军营不远的荒野外,搭建二十多个大大小小的帐篷,里面有免费的食物与酒水……

    医生的问题解决了,马匹的难题处理了,连好色女也先后摆平了,现在剩下来的问题依旧是火炮的数量。

    比斯开军团的蒙塞将军,他率部将西班牙军队追击至比达索河。并在圣马西尔、丰塔拉维亚、克圣塞瓦斯地安等地打败西班牙军队(解释一下,除比达索河战斗是在1794年4月结束外,蒙塞将军在其他三次战斗中获胜时间是1794年的8月1日、2日与4日),缴获了300多门大炮以及大量的军用物资。一听说,安德鲁将军的军团里缺乏火炮,半买半送的拉过去200门大炮;在土伦军团的拉普阿普将军也是厚道人,刚接到原上司的求救信,二话不说的他同样送去100门大炮,至于那些钱却是原封不动地退还。

    如此一来,在火炮的数量上,还比原先的368门多出了100多门,喜笑颜开的安德鲁随即将多余的火炮补充到军团炮兵纵队以及各个师团(旅)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