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以革命的名义 > 第40章 缪拉上校的胜利

第40章 缪拉上校的胜利

作者:管杀不管填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以革命的名义 !

    就当阿斯山口响起隆隆炮火声的时候,远在数十里之外的菲格拉斯城城内,坐镇比利牛斯东北防线军团大本营的赫罗尼莫将军还陶醉在自己的美梦之中。

    这个外貌可憎的西班牙上将与他的亲兄弟,安东尼奥总督一般贪婪好色,身材不高却喜欢穿上长腿的军靴,走起路来活象一只笨重的企鹅。要说他的真本事,除了镇压一群殖民地起义的乌合之众外,就是死守城池。

    此时,守候在菲格拉斯城的赫罗尼莫如同一头蠢猪在遇到危险之时,把屁股以及大部分身体缩回洞中,仅仅留出脑袋在外面,若是不小心的人,倒有被他咬到的可能,他曾经过这个方法在北美的佛罗里达半岛击溃过毫无斗气的美国军队围攻。然而,赫罗尼莫蠢猪将要面对的却是一个聪明人,一个懂得用木棒狠狠敲打蠢猪脑袋,打得他满地找牙的东方人。

    上午10点多,当侥幸逃回菲格拉斯城的200多残兵败将向司令官本人哭诉阿斯山口守军全军覆没的消息时,赫罗尼莫完全惊呆了。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居然没能重兵布防阿斯山口对面的高地,而法国人威猛异常的火炮群,更让他惊恐不已。

    显然,安德鲁的攻击效率远远高于赫罗尼莫自己原先的预计,虽说大本营的防御工事早在10多天前就构筑完毕,整个大本营的防御以菲格拉斯城核心,在四周起伏不定的坡地上挖有一道道防步兵壕沟,壕沟过去便是环绕整个营地的步兵防御胸墙,后面就是一座座火炮阵地。

    但此时的菲格拉斯城四周仅部署了四个步兵旅(此时的西班牙的王室军兵并没有师团编制,与英国人一样,军团下面依然旅级单位,人数4000到7000人不等),一个骑兵旅,以及数量不少但缺乏大口径的180多门火炮,兵源总数两万八千人。远不能抵御安德鲁军团的进攻,特别是无数重炮的狂轰乱炸。

    赫罗尼莫急忙命令自己的副官,米拉中校以司令官的名义迅速组织防御,让大本营内的近三万名军官与士兵全部动员起来,从即使其处于临战状态下,希望能坚持到援军抵达。三位负责求援的信使带领各自一队100人的骑兵兵分三路:一路赶往莱里达,请求部署在那里的桑切斯公爵的三万西班牙守军出兵增援;一路到勒其马地区,命令防守比利牛斯中部区域的三个步兵旅以及两个骑兵团(共1万8人),回援大本营;另外一路则去巴塞罗那,调集部署在该城附近的一万名士兵。

    就在西班牙人紧张备战的时候,安德鲁的先头部队,缪拉上校的骑兵旅已经前期抵达菲格拉斯城附近。

    法国骑兵部队实际上尾随阿斯山口的败军跟至西班牙的大本营,按照安德鲁司令官的要求,缪拉的骑兵旅必须监视城内敌军的一举一动,在减少伤亡的前提下,积极组织袭扰战术,打击西班牙人的机动部队,等候安德鲁司令官率领的大部队抵达。另外,务必断绝全部西班牙守军与外界的信息通道,但可以放走逃向西南方向的敌军信使。

    于是,骑兵旅在抵达菲格拉斯附近时,缪拉把他的骑兵主力隐蔽在山坳的树林里,只让一个轻骑兵团绕过敌人防御阵地埋伏于四周,准备劫杀任何胆敢出城的西班牙信使。

    临近中午的时候,刚刚吃饱喝足的三路西班牙求援信使,开始了他们最后的生命征程。出城不久,在毫无预警的状态下,信使们即刻遭遇到隐藏丛林中的法国骑兵的突然袭击,法国“游侠们”穿着一身难以辨认的丛林装,有的还在自己脸上以及马背到处涂满绿色颜料,如同绿色魔鬼一般冲了出来,将白蓝相间制服(波旁家族的王室军)的西班牙信使吓个半死。仅仅一个冲锋过后,措不及防的300多西班牙骑兵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这也难怪西班牙人无法事先预警,那是法国人隐蔽太好得缘故。在军团改制军服的时候,原本意见最大的缪拉上校,在会议过后时常跑到安德鲁司令官那里喧闹,要求给自己的骑兵旅格外开恩,能够保留好看的蓝色军装上战场。在当第五次抗议之后,安德鲁将军居然同意,只是要求3天后,缪拉的骑兵旅与拉纳上校的步兵旅各自出动1000名士兵,由旅长本人亲自指挥在树林稀少的山区做一场军事演习。骑兵攻击,步兵防守,且双方都不配置任何火炮,安德鲁还要求所有军团的军官到场观看。

    高傲无比的骑兵指挥官似乎没把步兵放在眼里,按照通常的惯例,一个骑兵连可以冲垮半个步兵营的防御,更何况是没有树林掩护的坡地作战。同样,这也是大部分军官预料的结果。然而,事实的发展却让所有人大跌眼镜,拥有良好伪装的步兵们潜伏在灌木丛与自制掩体下。等待骑兵们来到面前,就突然发动攻击,前排用刺刀防御,后排则实施点射,骑兵纷纷落马。在获取短暂胜利,步兵立刻转入其他区域隐蔽,等候下一路骑兵的到来。

    整个演习里,步兵始终不与骑兵展开正面交锋,通过游击性质的防御,逐步瓦解骑兵的进攻,在此过程中,缪拉本人及其他的骑兵队因为鲜艳的制服,而成为极佳的攻击目标,而他的对手却难以被近距离发觉。吃尽了苦头的缪拉上校终于没能熬下去,2个小时后,他被迫放弃了进攻,沮丧着脸宣布自己的失败。而此时,他的骑兵队已经“阵亡”了600多人,比步兵的伤亡数字高出了2倍有余。

    演习过后,再没人抗议军服的改制,而缪拉本人更是痛定思痛,在继续换装的同时,还将骑兵们裸露在外的头脸与马匹全身,甚至火炮都涂上丛林色彩,不断怂恿着拉纳上校再来一次私下的演习……

    此时,绿色骑兵的成功突袭,也让菲格拉斯城城楼上的西班牙人惊恐不已,他们在诅咒卑鄙的法国人同时,也在为自己坚守孤城的命运感到担忧,那里逃回大本营的数百残兵败将喋喋不休地述说过安德鲁恶魔的恐怖。士兵们不断在胸前比划着十字,低声祈祷万能上帝的帮助;一方面则在向同伴打听哪里能采集白ju花,好在法国大军攻克该城时,能够借助它们逃过被残杀的厄运。

    “将军!赫罗尼莫将军!请振作些!”赫罗尼莫的副官,米拉中校对着自己的上司毫不客气地嚷道,因为后者依然搭拉着脑袋,坐在一旁痛苦的呻吟着。米拉中校拉起赫罗尼莫,指着城外不断喧扰的法国轻骑兵,继续说道:

    “将军,我们必须反击,在法国人的大军没有赶到之时,清除所有外围的骑兵,好让下一路信使顺利突围。您看,现在城外只有法国人一个不满员的轻骑兵团,凭借我们数量众多且装备精良的骑兵旅一定能打败并消灭他们。在送信的同时,也能鼓舞士兵们的士气,让我们坚守到援军的到达。将军,我愿意参加骑兵攻击!”

    “是的,我们也有骑兵,一定能消灭他们!”赫罗尼莫似乎象打了一针强心剂一般,重新抬起了头,振奋一下颓废的精神,从他那闪烁不定的目光中,仿佛看到了副官的一席话又为将军本人提供了一根救命稻草。随即,赫罗尼莫命令骑兵旅的5000人马集体出动,要求他们务必在短时间内,消灭城外的所有法国鬼子。

    指挥官的一声令下,数千西班牙骑兵连同米拉中校在内,都怪叫着杀出大本营,因为是同骑兵交火,穿戴笨重的西班牙骑兵放弃了不好使用的马枪,仅抓起手中的军刀或是长矛,如同唐吉柯德一般。声势浩大的样子也让很多西班牙守军增加了少许坚守城池的信心,同时也吓跑了不少刚才还在耻笑“西班牙软蛋”的法国鬼子。

    缪拉旅长在山坡上看到了这一幕闹剧:在西班牙骑兵出击的同时,先前还在肆无忌惮的法国轻骑兵们没等敌人接近到自己300米的位置,就“惊慌失措”地四下逃散,或是三五一组找个地方躲藏起来,或是集合成看上去乱哄哄的编队,向着自己面前飞奔过来。

    法国人狼狈不堪的表演显然激起了西班牙人的无限斗志,开始还在小心翼翼地试探性质的出击,在看到敌人不顾一切疯狂后撤,所有观战与参战的西班牙人都异常兴奋起来。步兵门在阵地前沿高声叫喊着,为同伴打起;骑兵们则响应战友的激励,在马背上兴奋地挥舞着军刀,追击着面前最大一股法国骑兵编队。

    “胆小鬼们过来啊!”

    “冲上去杀死法国佬!”

    “冲,继续冲,让安德鲁魔鬼的脑袋成为我们的尿罐,哈哈!”

    ……

    “可怜的西班牙人!”缪拉放下望远镜,怜悯般地摇摇头,随即命令传令官打出旗语,让埋伏在山坳里的主力骑兵做好出击准备,并下令所有山头上所有火炮拉开炮衣,开始填装弥散弹(改进过的葡萄弹)。

    法国轻骑兵的逃跑速度比起他们攻击效率一点也不差,甚至更好。最初他们在距离西班牙骑兵是300米,等到他们狂奔到缪拉指挥官的脚下时,已经把敌人远远甩在1000米开外的位置。

    “全体下马!”领头的一名少校首先跳下马,将自己的坐骑赶到一旁,对着身后的千余名部下命令道:“拾起地上装好弹药的步枪,以发令官为核心做步兵筒形防御!”

    骑兵们纷纷跳下马,捡起架在地面上的步枪与子弹,按照指挥官的指令,每两百人围成一个前后五排的圆形防御区域,每个防区相距2到3米,依次平行分布在山坡之下。而负责发令的军官依然高骑在马背上,挥舞着军刀继续下达着本区域的各项命令。

    “前两排上刺刀,下蹲,用身体抵住步枪枪托!”

    “后三排原地站立,做射击准备,听候发射号令。”

    “狙击手,目标瞄准西班牙的旗手与军官,炮响之后可以自由发射。”

    …….

    当一切准备工作就绪之后,穿着厚厚胸甲的西班牙人骑兵才珊珊来迟。在距离法国骑兵阵地300米的位置,米拉中校惊奇地发现法国人居然放弃了战马,下到地面做步兵防御。从他们那熟练无比的阵形排列上看,相信骑兵们做过很长时间的演练。

    看到这里,米拉心里立刻紧张起来,逐渐放慢了奔跑速度,慌张地四处扫视周围环境,发现两旁都是青色茂密的树林。一想到青色,米拉即刻明白了什么,他勒住缰绳,冲着前方的骑兵指挥官以及身边的同伴,大声叫嚷道:

    “停止进攻,这是陷阱,法国人的陷阱,停止进攻!”

    然而,米拉示警没有得到大部分西班牙骑兵的响应,那是持续的呼喊声掩盖了米拉中校的声音,勇敢的中世纪骑兵们依旧保持密集骑马攻击阵形,至于法国骑兵的异常举动,在狂热的获胜yu望的驱使下,要么没能仔细观察,要么不放在眼里,只想到消灭眼前的法国鬼子,好为阿斯山口的数千同伴亡魂报仇。

    在距离法军阵地200米的位置,对面山坡上的火炮首先发言。20门6磅火炮喷射出葡萄弹,在刚出炮膛不久就分散为无数的铁珠,带着死神的亲切问候,密密麻麻地奔向毫无准备的西班牙骑兵。

    “啊!”

    ……

    数百名冲在最前列的西班牙骑兵惨叫着,纷纷落地。当场阵亡的算是幸运,而那些负伤从马背上摔下的家伙们,却被自己身背来来不及止步的无数马蹄活活踩死。

    “该死的,是葡萄弹!”

    “法国人从后面上来了,我们被包围了!”

    “不要调转马头,继续冲锋,保持攻击阵形,冲上前,杀死法国佬!”

    ……

    遭受葡萄弹突然袭击的西班牙骑兵阵脚大乱,在发觉数千法国骑兵从树林里,从自己背后绕道掩杀过来,西班牙陷入了前后合围的极度恐慌之中。慌乱之中不少骑兵开始调转马头想要逃回城池,而这一鲁莽的举动,更加阻碍了想要继续上前的同伴,也冲散了开始动摇的骑兵阵形,制造成更大程度的混乱局面。只是在指挥官与米拉中校无休止的喝令下,才有六成的骑兵重新排列起来,跟随指挥官与米拉中校一起冒着猛烈的炮火,义无反顾的冲向法国步兵防线。

    但这只是自杀性的徒劳,在这短短的300米阵地上,可怕的葡萄弹使得两千多名骑兵丧失了攻击能力,各自从马背上滚下,而剩余不到千名的西班牙骑兵,在距离步兵防线80米的位置,迎接他们的是一排排铅弹组成的死亡烟雾。法军阵形中的狙击手,不断瞄准对方的旗手与军官,实施冷射,仅有两百多名西班牙骑兵能侥幸冲到法国步兵面前。

    当急红双眼的他们准备举起军刀,想要砍杀眼前的敌人时,圆形阵地上前两排的步兵,将带有长长刺刀的步枪高高抬起,锋利的刀刃轻易的刺穿了战马的腹部,以及骑士们的咽喉。

    战斗成了一面倒的屠杀格局,在法国主力骑兵从后面顺利包抄过来的时候,西班牙人彻底崩溃了,有的及时跳马仍掉手中的长矛与军刀,高举双手投降;有的如同无头的苍蝇般四下逃窜,但也没跑多远,就被赶上的法国骑兵用军刀砍翻在地。仅有800人不到的西班牙人侥幸冲破后续法军的合围,在身后获胜的法国人发出的阵阵“乌拉”声中,浑身带伤的逃到己方阵地。

    从西班牙骑兵出城开始追击法国轻骑兵,到遭遇伏击以至于最后全军覆,仅仅用了20分钟不到的时间,而在整个时间内,5000多西班牙骑兵就有2000人战死在沙场,另外2000人投降或是受伤被俘。

    先前还在兴高采烈观战的赫罗尼莫将军此时已经面无血色,他瘫座在地上,全然不顾自己的身份,只是在口中喃喃自语着:“屠杀,这是屠杀,恶魔式的恐怖屠杀!”

    “将军,怎么办?”

    部下们看完屠杀表演之后,惊慌地问着地上的指挥官。但几声询问过后,赫罗尼莫本人依旧在自言自语,说个不停,倒是几个机灵的军官提议立刻开门投降。损失了几乎全部骑兵的他们,已经没有了战略机动部队。留守,那是在等死;而撤退,也将避免不了被法国骑兵砍杀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