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七 章

第 七 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当大厅之中的人听到李良到来的消息后那表情是各不相同,柳夫人是满心的欢喜,她喜的是儿子既然能来那就是疯癫没有发作;冯夫人是丈母娘的心态,一想到来的是个有疯癫之症的女婿,这心里就不是个味;冯玉如则垂首而坐,但眼角的余光却扫向了门口,毕竟是她以后的夫君,不看看长的什么样子实在对不起自己;而那些知道李良早上犯病消息的仆人们都很惊讶,她们惊讶是以前一疯就是好几日的小少爷,这次竟然这么快就好了。

    李良在门口有些气喘,这个身体实在是太哪个了吧!从住所到这里才刚走了几步路,就觉得心跳加快,头发晕是腿发软,早知道如此刚才还不如答应兰嫂坐轿子过来。

    跟在李良身后的兰嫂却是高兴的不得了,小少爷今天的精神不错,在进了两碗脸子羹和四块点心后还步行走了过来。要知道,为了保护有疯癫之症的李良,柳夫人为他编织了一个密不透风的保护网,在过去的十七年的岁月里不但没出过镇国公府,就连他自己的住所也很少走出来。以前的那个李良因为封闭的环境和随遇而安的性格整日里就在房间里发呆,隔三差五的发上几次疯,这身体怎么好的了。往日里早餐能喝上半碗粥已经很不错了。

    当丫头挑起帘子请李良进去的时候,兰嫂拉住他低声的交代道:“小少爷!待会小姐让你给冯夫人行礼的时候你可千万记住了,先看看冯小姐,如果您满意的话就对冯夫人行叩头礼,如果不满意的话就鞠个躬就行了。”

    “知道了!兰姨!你已经说了好几遍了!”李良说着就走了进去。

    李良走入正厅的时候,柳夫人就发现儿子和往常有所不同,那暗淡无光的眼睛今日里竟然有了几份的说不清楚的神韵在其中。

    冯夫人松了一口气,这个即将成为女儿夫婿的七少爷相貌虽不算俊朗,但也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至少是个完整的人,并没有外界传闻的那么不堪。人是清瘦了些,肤色也有些苍白,不过从红润的脸颊上看还算健康。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看走眼了,李良脸上的红润是因为走路累的气血上涌,而不是什么身体健康。

    见儿子格外的精神,柳夫人很是高兴,她对冯夫人说道:“这就是小儿李良。”说完又对李良道:“良儿,还不见过冯夫人。”

    李良口中应是,但人并没有动,而是按照兰嫂的叮嘱把目光投向了冯夫人身旁的冯玉如。

    本来低着头冯玉如此时也将头抬了起来,那真是如诗经上所写的那样是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尤其是那一对如莲池秋雨般的双眸,让李良在瞬间就深陷其中。好在李良在当王强的时候无论是天然美女还是整容明星见的多了,虽然只是在电影电视上,但好歹也是天天见,所以抵抗力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在快陷到胸脯的时候,他及时的爬了出来。爬是爬出来了,但还留着一只脚不舍得上岸,两只眼睛对着姑娘瞄来瞄去的,似乎少看一眼就会吃亏一样。

    兰嫂一见是忙取了个软垫放到李良面前,然后借着起身的时候轻轻拽了拽李良的衣服小声的说道:“磕头啊!”

    “哦!”光顾着看美女的李良如同牵线木偶一样闻声就跪了下去,被按照记忆中对自己母亲柳夫人那样邦邦邦是连磕了三个头。他不知道的是,这三个头一磕下去,那代表的意思就是自己已经同意这门婚事了。

    柳夫人一看儿子这架势,分明是看上了这位冯家三小姐了!罢了……罢了……,既然儿子喜欢,而且事情到了这步田地,也就定了吧!自己这个说好听点是与世无争,说难听点是懦弱的儿子,能有这样一个精明能干的媳妇,就是以后自己有个三灾五难的也可以放心的去了,不用担心儿子受苦。

    其实柳夫人不知道,李良现在对冯玉如只是欣赏,完全谈不上什么看上看不上的。有心理学家说过,在同异性的接触中,男人是一种理性与冲动相结合的、行动上负责但思想上不负责的动物。一个男人可以在上公交车的时候有可能以一种欣赏的心态盯着车内的一位美女目不转睛,而且在思想上已经把自己和这位美女,从相逢、到相识、到相恋、到结婚、到生孩子、甚至离婚等等、等等男女之间所有有可能发生的事情‘思考’了一遍。(也就意淫了一把!或者好几把!汗!)这种‘思考’是纯意识上的,采取实际行动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当公交车到站的时候这段还没开始的爱情就已经结束了,而李良目前就是这种状态。

    三个头磕在地上如同三座大山压在冯夫人的心头,明知是走个过场,但其中的酸楚自是知道的。暗自叹了口气后,冯夫人站了起来将女儿手中的绢帕要了来后走到李良面前,拉过他的手把绢帕放在他的手心里。

    柳夫人松了口气,她也来到李良面前。兰嫂利索的将李良腰上系的玉佩取了下来交给了柳夫人,然后就拉起李良走了出去。

    出得门来李良问道:“兰姨,怎么出来了?”

    “从进了门就盯着人家姑娘看,还没看够啊!”兰嫂打趣道:“我的小少爷,你的事已经做完了,后面就全是女人家的事情了。”

    回头向正厅里看了看,就见柳夫人正将玉佩交给冯家小姐,再看看自己手中的手绢,不用问也知道这事已经定下来了。

    李良心中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苦恼,未来的老婆这么漂亮实在是做梦也想不到的,但漂亮的美女脾气往往比较哪个一点,而且这脾气啦、生活习惯啦、生活态度啦、为人处世的观点啦,个人兴趣爱好啦都两眼一抹黑,彼此根本不了解。算了,不是有那么句话吗——先结婚后恋爱!而且这里施行的可是一夫多妻制!嘿嘿!

    事情到这才刚刚开了个头,冯家的两个丫鬟扶起小姐到了后堂,六个早就等候在那里的丫鬟婆子一起上来将冯玉如的衣服除了内衣外全换了,又取来一整套的首饰给冯玉如戴上,做好这一切后又回到前庭再次向柳夫人正式以准儿媳妇见婆婆的礼仪磕头问安。接着是两位长辈商量具体成亲的日子,两家各自婚嫁的忌讳,以及应该从什么时候起,让冯玉如开始每天到镇国公府上来学习做媳妇的功课。柳夫人又将一块牌子交给了冯玉如,凭着这块牌子可以出入柳夫人个人专用的后门而不必每次都要走正门。李良的两个姐姐也被请了来,一群女人还有很多零零碎碎的事情,要一件一件的慢慢谈。

    前面在忙,当事人之一的李良却清闲的不能行,兰嫂要留在前面帮柳夫人就吩咐了两个可心的丫头陪着李良回去。

    在路上的时候李良回身对离自己有好几丈远的两个侍女问道:“我房里的那个丫头去那里了?”

    两个丫头不是很情愿的来到李良近前,其中一说道:“七少爷问的是小汀吗?”

    (下章更新时间晚上9点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