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十四 章

第 十四 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从国公府出来已经快两个月了,少了在国公府时母亲柳氏的嘘寒问暖,已经在形式上基本独立,成为了名义上的一家之主的李良日子过的还是很滋润的。每天迎着朝阳在院子里无拘无束的晨练,累了就自己和自己下下棋,烦闷了就吹吹萧,时常也会上街走走熟悉这里的风土人情。

    知道再有几个月就要结束前后加起来差不多有五十年的单身生活,李良还盘算着是不是在成亲前去逛下传说中的青楼,虽然定了婚,但没成亲之前去那么一下下应该不算是越轨吧!可没想到当他向李忠兄弟打听妓院的位置的时候,对他俯首贴耳的两兄弟俩是一起摇头,并告诉李良说:“主母有交代,万事都可由着您的性子来,但有两件事情是万万不能做的!那就是赌和嫖!如果您一定要去地话,那么就让我们打断您的腿!”

    汗!真是知子莫若母啊!连这种事情都考虑进去了!不去就不去吧!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柳夫人为李良置办的园子不是很大,因为她知道树大招风,但也不是很小,因为她希望儿子能过的舒服一点。前后三层的房舍不但在两侧附带有两个杂院,在院落的后面还带有一个花园,这对于普通的平民百姓来说已经是不敢奢望的事情了。

    两位管家是一对四十来岁的夫妇,他们和李忠兄弟一样都是柳夫人精心选出来的,不但绝对的忠心,而且人也精明能干。除了这四人外,还有八个丫鬟和六个小厮,都是刚从人贩子手里买回来的,年纪从十三四岁到二十七八不等。家里的事情都由两位管事搭理,大小事务都论不到李良操心,这也正合了他的心意,衣食无忧的情况下什么最重要,当然是身体了。

    这一天李良正一如既往的在后花园锻炼着身体,经过不懈的努力,他的俯卧撑已经可以连续做六十个了,平展展的胸大肌也微微有了那么点突起了;仰卧起坐也能做上一百来个了,相信再有上几个月,腹直肌也会出现一块连一块的形状了;而他最在意的肱二头肌也逐渐的开始结实了,一个性感而有力的臀部在不久的将来即将诞生。

    就在李良为他那火热的肱二头肌奋斗的时候,管家李福走了来将一封公文恭敬送到了他的面前。

    接过小厮递过来的手巾擦了把脸,李良打开公文看了起来。

    公文是礼部发的,是调李良到礼部下属的鹤院任通事的任命书,里面还规定了必须在五日内到任。

    越看就越觉得纳闷,出国公府的前一天老娘可是亲口交代了,自己这个六品的礼部知事郎不过是个干领俸禄不用干活的闲差,每个月的初一到礼部点个卯其他什么活都不用干的,就等着拿薪水就行了!可这才几天,竟然接到了任命通知。若是以前的哪个李良估计也就算了,可现在这个李良是以王强的记忆为主的,是在有勾心斗角培训中心之称的行政单位待了有不少年头的老油条了。记得当初在单位上班的时候,如果一个人被上面莫名其妙指派了一个看起来肥地流油地美差的话,那么八九不离十就是要挨整了。所以从这封简单的公文上,李良断定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

    “福管家!”李良问道:“这鹤院是什么地方?”

    “礼部之下设有静心院、祈院、鹤院,都是用来监管他国质子的地方,静心院里住的是他国的皇子,祈院里则是二品以上大臣的儿子,而鹤院里面住着的都是品级不高的人质。”这个李福不愧是柳夫人千挑万选为儿子准备的管家,活脱脱就是一个万事通。

    “这样啊!”质子李良是懂的,电影电视里见的多了,秦始皇还有始皇他爹以前都干过这差事的。“那么这鹤院的通事又是干什么的?”

    李福道:“鹤院通事负责监管人质,主要是管理他们的饮食起居。”

    咬着嘴唇想了想后李良又问道:“那么这个差事是苦差还是美差呢?”

    “应该算得上美差!”没想到主母口中什么都不懂的少爷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李福深感意外的看着李良说道:“鹤院中的人质虽然都是不能和各国的皇子们相提并论的品级不高官员的子嗣,但按定制每月每人也都有二十两的月钱,至于这些钱能用到他们身上多少,那就要看通事的了。而且他们毕竟是官宦子孙,有钱的公子哥不在少数。为了能过的好一点或是为了自由的出入鹤院,那孝敬也是必不可少的。”

    听着倒是满不错的,这个什么通事就是一个权力很大的高级牢头。

    “有意思!”李良又问道:“如果里面的人质死了伤了的话,那么这个通事有什么责任没有?”

    李福想了想说道:“应该是没有的!以前就有质子死在院子里的事情发生过,通事是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的。”

    “噢!”李良笑了笑,无论在什么地方,可以管人并能掌管钱粮的差使都是肥差,而且还有红包可拿,这么好的差使无异于天上掉馅饼,不过越是这样,那问题就越大。可到底是谁要对付自己呢?想要弄清楚这个问题那就必须要请母亲帮忙了,于是就问道:“福管家!”

    “在!”

    李良把公文甩了甩说道:“有没有办法把这件事通知我娘。”

    李福道:“昨天主母才派人来过,估计最近几天都不会再有人过来了。如果想联络主母,那就必须要通过未过门的少奶奶!算日子,明天就应该是少奶奶进府的向主母学持家之道的日子了,可以让少奶奶带信过去。”大唐对从贵族之家出来的男丁规定是很严厉的,不但本人不能回家,就连仆从也不得上门的,不过有几个人是可以例外的,那就是儿媳妇和孙子孙女。

    李良道:“那就这么办了!另外,你告诉李忠,让他去打听一下这鹤院里现在有多少人,最近有什么奇怪的事情发生没有!我去写信,一会就请福婶去趟冯府。”

    说干就干,李良来到书房是挥毫泼墨,将心中的疑问详细的写了下来。写完给母亲的信后,李良一想,既然需要通过只见过一次的未婚妻来当信使,那么也应该给冯家小姐也写上一封信。斟着再三后他按照记忆中的《情书大全》洋洋洒洒的勾勒出了一封给冯家二小姐的家书。

    (下次更新时间为明天上午10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