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二十三 章

第 二十三 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自从李良当上鹤院的通事上以后,一个月里倒有大半的时间是在那里度过的,清闲的工作对那些追求上进的人来说是一种折磨,可对于安于现状的李良来说则是一种享受,这里没有私营企业近乎残酷的激烈竞争,也没有行政机关里勾心斗角的闲言碎语。

    岳阔跟着李良学围棋也有三个月了,一起学棋的还有樊无忧他们。

    这四个人,在偷听到了李良和岳阔的谈话后,对李良所说的围棋的好处虽然不全信,但有道是病急乱投医,被困在他乡异地空有满腔热血,却报国无门的四个有志青年到底也是心动了。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觉得能学学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于是在商量了一下后,他们四个就决定第二天在鹤院里等。等到岳阔来了后,李良拿出棋盘一边比划一边讲解的时候,几个人打着因为昨天没等到李良想要再次宴请的理由凑了过去,然后顺势提出想学下围棋。

    李良一听,很是高兴,好为人师几乎是人类的通病,有人送上门来让自己训那还不是好事一件啊!更何况教岳阔一个人下棋,开始的时候还好说,一个初学者自己还对付得了,但若是过上一段时间,他再找自己下棋,那输赢就不一定了。那可就丢人丢大了!

    当人老师的感觉是很不错的,看着几个人对着一道道死活题在那里绞尽脑汁想不出正确的答案,而自己随手一指就化解疑难时,别人眼中的那种崇拜之色实在是让人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只可惜这几个家伙全是男的,若是有几个漂亮的妹妹……怎么流口水了?

    说起漂亮妹妹,这几个月里李良也是去了好几次冯家了。每次都是冯母接待他的,而他的那位准岳父似乎是对李良友什么成见,每次不是说不在就是推说身体不适来个避而不见。对其中的缘由李良是知道一些的,所以不但没有埋怨,反而觉得这位老爷子丝毫不做作的性格十分的让人敬佩。一个世家子弟,又在官场上混迹了这么多年,还能无所顾忌的把自己的喜恶表达出来的人,绝对配得上出污泥而不染这样的赞誉了。所以虽然几次受了老莲花的气,李良却越发从内心里尊敬他了。

    眼看着离娶亲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了,柳夫人干脆派了兰嫂两口子过来帮着李福两口子进行操办。其实若依李良看房子是刚整修过的,一应的家具也都是新买的,没有必要那么麻烦,但柳夫人却传话来说房子要里外从新粉饰,家具也要从新上漆。李良也只能由着母亲的意思去做了,不过深知装修危害的他是不愿意再在家里待了,住进了鹤院说什么也不肯回去了。

    要问李良搬到鹤院住谁最开心?当然是樊无忧他们四个人了。

    学会了围棋的基本规则和下法后,下上几局是免不了的,开始的时候岳阔和他们水平差不多,可后来他们四个渐渐的就不是岳阔的对手了。这倒不是岳阔的领悟能力比他们四个强,关键是不管李良是当值的时候住在鹤院,还是轮休的时候回家休息,岳阔都是天天报道,而他们四个就不行了,只能在鹤院里请教,围棋这东西在启蒙阶段学的时间多得自然比学的时间少的厉害。

    忽然有一天,风雨无阻从不间断的岳阔在日头升起很高的时候还没出现。李良也没多想,谁家里还没有点事情啊。

    出了几道特殊的死活题后,李良就端起茶水看四个比他年纪还要大上一些的学生解题了。

    四个人围在棋盘前琢磨了半天后,欧阳无双道:“先生!你不是在耍我们吧?”自从开始向李良学棋之后几个人都开始尊称他为先生了。

    李良道:“噢!这题有问题吗?”

    欧阳无双指着左上角的棋子说道:“我记得你以前讲过,这种叫做板六的眼形是属于点不死的棋,而你现在让我们做的这个黑先杀白的题不正是一个完整的板六吗?这白棋怎么可能会被杀掉啊!”

    李良眼也不抬说道:“万事都非绝对的,板六在边上和中腹的确是点不死的棋形,但到了角上就不同了!黑棋走一、二点白棋无论如何应对都会被杀的!”

    按照李良说的他们试了一下,果然当黑棋落子后白棋真的就做不出来两只眼了,外面已经被黑棋全部封死的白棋只能束手就擒了,几个人看到这样的结果是啧啧称奇。

    李良派头十足的说道:“本来绝对没有问题的一片棋,却仅仅因为换了个环境就由活棋变成了死棋,从这道死活题上你们感悟到什么没有?”

    英无风想了想说道:“先生是想告诉我们,一时可活被非一世可活,越是看起来没有问题的地方一旦周边环境改变了,那就有可能出问题吗?”

    李良点了点头道:“差不多!你应该这样想,人生如棋局,有很多本原本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却往往会因为条件的变化变的有可能做到。就比如你们四个!”

    看了看围桌而坐的四个学生,李良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当日在天香楼你们四个一定是听到了什么吧!”

    四个人听了李良的话是大为惊疑,何无坪道:“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李良道:“我初来之时,你们对我的印象应该不是太好,尤其是无双!对吧!”

    欧阳无双起身道:“当日是我误会先生了!”这几个月来,每月的月钱李良是足额用到了他们身上,伙食改善就不说了,他们当时送的钱除了弥补了上任的亏空外还节余了不少,李良又用这些钱给他们雇了两个小厮。

    示意欧阳坐下后李良道:“凡事竭有起因,在你们对我印象不好的时候,却在我教岳阔下棋的第一天就一起来访,进了房门那眼睛就不停的向桌子上的围棋看。那时我就知道你们定是偷听到了我和岳阔的交谈了,不然的话就会像我到任的那一天一样过来一个人就行了。而后来这几个月里,平时最爱外出的无双出去的次数少了,而不怎么喜欢出去的无风则是一有时间就出去,而目的就是去静心院探望卫国的三位皇子。这就更加说明你们听到了那夜我与岳阔的话了!”

    欧阳无双最为机敏,他对其他三人使了个眼色后带头起身,对着李良躬施一礼道:“我们四人流落异乡,得遇先生实是我等的造化,还望先生能给我们指点一下,日后我等若有富贵的那一天,定然不会忘记先生的恩德。”

    李良心道:“嘿嘿!等的就是这句话!”

    (昨夜大雨磅礴,跳票了!汗!这个理由太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