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五十八 章 大事件和圣旨

第 五十八 章 大事件和圣旨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礼宾院门前这一打起来,四周立刻聚集了不少看热闹的人群。

    而早在刚开始动手那会,在旁边的邱瑞脑袋上的青筋都爆出来了。他虽然预先察觉到要出事,也给同来的大内护卫们打了手势做了暗示,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在李良的唆使下,十八殿下竟然将一个臭鸡蛋砸到了人家王子的脸上,而那干公子哥们也在自己一楞神的时候一拥而上按住勾斐王子就打。再想阻拦已是为时晚矣,眼见势态已经无法控制,他只能在让人快去禀报皇上的同时乞求老天保佑,可千万别出人命啊!

    李良的话让潘宜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凝视着李良道:“你究竟是谁?又是怎么知道……。”

    “打住!打住!”李良打断了潘宜的话后,指着乱糟糟的场面说道:“我们还是不要在这里闲聊了,贵国的‘王子’殿下还在那里挨揍呢!”

    拉着似乎看出了点名堂的郑宪穿过羽林军组成的人墙来到暴力现场,李良抬眼一看,就见童天奇他们正你一拳头我一脚的在那里围着潘明凯过瘾呢。瞧他们一个个那个劲头,就像是生怕少打一拳会吃亏似的。

    刚才李良在来得路上可是交待过,要是不打的话,就凭着皇上给的手谕直接在大街上就把他们给咔嚓了。其实这还不是最主要的,主要是因为这些人个个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世家子弟,年轻气盛又喜欢凑热闹,而今天这个热闹凑的是实在是上档次。平时那里有机会这么揍人的,何况揍的又是个王子。不过打归打,他们几个都是练过武的,手底下知道轻重。在确保不会出人命的情况下,那可是玩了命的在占便宜。反正今天这事已经闹出来了,打不打都这样了,至于后果吗……管他呢,先痛快一会是一会了。

    李良一拍郑宪的肩膀,小家伙心领神会的大声呵斥道:“都住手,都住手!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能这样对待一国的王子呢!还打……快住手!”

    听到十八皇子的招呼,童天奇他们最后补了几下拳脚后才兴冲冲的退了下来。看他们眉飞色舞的样子,就像是刚泡到一个漂亮妹妹一样。

    这时再看潘明凯,帽子也掉了、衣服也烂了是嘴歪眼斜,脑袋上的七窍除了两个耳朵眼外,其他五个窟窿都已经全部见血了。

    尾随着李良和郑宪一起过来的潘宜连忙上前将潘明凯从地上搀扶了起来,他架住站都站不住的潘明凯后,对郑宪和李良道:“殿下的礼物我们已经见识到了,他日我们一定加倍奉还。今日我家王子身体不适,就不招呼殿下了。”话一说完就要回礼宾院。

    “王子殿下留步!”李良叫住了潘宜。

    潘宜背对着李良道:“你还想怎么样?”

    李良上前几步来到潘宜面前对着半昏迷状态的勾斐王子一拱手道:“王子殿下不远千里来求娶我大唐的公主,本是一段佳话,但是诚意略显不足,而我家殿下与十三公主姐弟情深,才会做出这样失礼的事情。其实王子殿下只要能表示一点点诚意出来,我家殿下一定会极力促成此事的。”

    潘明凯都成这样了,自然没法回答,倒是潘宜问道:“如何才算是有诚意呢?”

    明明是在和潘宜讲话,可李良看都不看他一眼,反而将目光始终放在了斜靠在潘宜肩膀上的潘明凯身上。就听李良道:“我们礼部的官员对我们陛下讲,贵国的使团之中有位官员年少英俊,一表人才,谈吐得体,端是不凡。我们万岁就动了爱才之心,就说若是殿下能同意他留在我大唐,那么陛下他就允了您的请婚。”

    潘宜冷然道:“不知道,贵国皇帝看上了我们使团中的哪一个?”

    李良道:“就是扶着殿下的这位潘宜大人,王子殿下敬请宽心,潘宜大人留在我朝,我们陛下一定不会亏待他的,等上几年很有可能会招他为驸马的。您看怎么样啊?如果实在不行,那就算了,您把国书一撤,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好了。”

    潘宜气急反笑道:“哈……好一个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好!我们今天就会撤回国书,明日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立刻归国。”

    见目的达到,李良对着伤势似乎越加沉重的潘明凯拱手道:“可惜,实在可惜!不过这人各有志,我们也不能强迫你们不是,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不耽误殿下休息了,告辞了。”说完领着郑宪等人大摇大摆的走了。

    这时候勾斐使团的其他成员才急忙上来七手八脚的把潘明凯抬进了屋子,不过到了屋子里后将他随便放在了一张椅子上后却没人再理会他了。

    这些人围住潘宜,有的道:“殿下,这是奇耻大辱啊!”

    有的说:“殿下,我们不能就这么算了呀!”

    “殿下……。”

    潘宜怒喝道:“都闭嘴!就按我刚才说的去做,先离开这里,其余的事情等回国后再说。”

    随从们是闭嘴了,但当潘宜看到在旁边被揍的进气少出气多的替身后,火是再眼压不住了,他一拍桌子道:“不报此仇,我潘明凯誓不为人!”

    回去的路上郑宪没有坐轿子,而是十分高兴的挤进李良的马车。他兴奋的问道:“李大哥,你怎么知道那个王子是假冒的,而那个叫潘宜的才是真的勾斐王子?”

    李良道:“简单,勾斐大兵压境,而他们的使团提出的又是我们不可能答应的请求。双方随时有可能开战,这种时候,一国的储君怎么会自动送上门,难道他就不怕被我们当人质给扣下?所以可以断定,这个王子十有八九是个冒牌货。至于潘宜是不是勾斐的王子,其实直到刚才我也不是很确定,不过既然有个假王子在明,那么这个二号人物潘宜就算不是真王子,至少也该是个能有决断大权的重要人物,后来从他们的反应上也证实了这一点。我们当着他的面把假王子揍一顿,他只要稍微聪明一点,在考虑到自身的安全后,自然就会答应撤回国书了。”

    郑宪拍着手道:“这下好了,国书他们自己撤了,父皇的差事办成一半了。李大哥,那你又准备用什么办法让勾斐退兵呢?”

    李良心道:“那里又用得着我想办法退啊!那里根本就是个空营。”

    心里这么想,可却不能说啊。李良知道,万一这个消息传了出去,那么很多人都要跟着倒大霉了。虽然他很想借机把派人刺杀他的十二皇子给教训一下,但经过再三的考虑还是决定忍了,因为他不想白白便宜了另一批杀手的幕后之人。

    郑宪见李良半天不说话就问道:“李大哥,怎么了?”

    “怎么了!”李良歪着头道:“我在想,你无原无故的把人家王子给揍了一顿,嘿嘿!小子……你还是等着受罚吧!你现在是自身难保了,那没办成的差使吗……我看八成是要黄了。”

    郑宪瞪大了眼道:“可是那个王子是假的啊!”

    李良轻松的说道:“真王子也好,假王子也罢!他始终代表着勾斐的面子,你往人家的面子上扔了枚臭鸡蛋,还让人把人家的面子给揍成了那个样子。呵……,基本上相当于往勾斐国王的头上扣了个夜壶!事关两国体面,你说不罚你罚谁?”

    眼睛眨了眨了郑宪笑道:“李大哥又在吓唬我了,你一定有办法化解这个局面的。”

    抬手拍了郑宪的头一下,李良道:“这次你猜错了,我是一点办法也没了。能解开如此复杂局面的,全天下恐怕只有一个人!何况,事情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十三公主还有可能嫁给勾斐王子吗?所以该办的都办完了,我也算对得起你了……而你的目的也到达!呵呵!就是不知道你的小屁股能挨多少下板子!”

    李良他们在礼宾院门前闹事在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里,关于十八皇子将勾斐王子羞辱了一番的消息在京城就传开了。

    消息传到宫中,正在闲聊的健宗和姜皇后失手打碎了几样大内珍藏的玉器,相互对视了一眼后夫妇两人一起苦笑连连,这下麻烦大了!

    其他的三位皇子各自召集幕僚商量对策。九皇子郑荥,在外公胡晡的指点下赶到礼宾院,欲安抚勾斐使团,不过效果似乎并不好,勾斐使团的人对他说我国王子身体不适,连个面都不照。不过健宗在听说了郑荥作为后,十分高兴,派了金司嵘去传密旨,称赞他识大体,并赏赐他上好的绸缎五匹。

    十二皇子郑柘,在其师傅白侔的策划下,当即进宫面圣,称愿领一队人马赶赴两界关,以防范关外的勾斐大军因王子受辱而对大唐开战。健宗对他在关键时刻能挺身而出,感到十分欣慰,赞他为虎儿,赏赐宝剑一把。

    十四皇子郑德在和文公公商议后,同样进了皇宫求见了健宗。郑德在健宗面前极力为郑德开脱,称十八弟年幼卤莽,请父皇体谅郑宪的少不更事,同时表示愿意十八弟如此行事,实在是因为三位兄长的没有很好的去帮他。如果要因为此事处罚郑宪的话,他愿意代替郑宪受罚。健宗对郑德能如此的重视手足之情十分赞赏,将贴身的玉佩取下来赏给他。

    几位皇子上下奔波,而他们的叔伯们也没闲着。大唐朝的五位王爷难得的聚集到了一起吃了顿午饭,而这一顿饭竟吃了有三个时辰,连午饭带晚饭一起解决了。至于他们商议的内容和结果究竟是怎么样的,外人就不清楚了。

    五位王爷往一起凑,而作为五王一贯的政敌——十一家国公们自然也不会无所事事。不过他们倒是没搞什么聚会。而是让世子们充当信使,在各家国公府之间往来穿梭。一时间各位世子或骑马或乘车或坐轿,在大街上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而六部的官员们有很多人都不约而同的或三五人聚集商量,品级高的和上面关系好的则向各自的尚书询问,是该上折子报十八殿下呢?还是……。

    平日一直以皇帝陛下的意向为行动指南的——大唐朝皇帝直接管辖的三大军团中的地虎军团,也乱成了一片,因为参与殴打勾斐王子的几个小子全都是地虎军团将领的子嗣,就连地虎军团主帅岳庭的独子岳阔也在黑名单之列。岳庭知道儿子参与了此事后,二话不说就将岳阔给绑了送到午门请罪。而岳阔心中是好不冤枉,从头到尾他可是一指头都没碰到勾斐的王子啊。

    一时间内,大唐的国都之内是暗潮汹涌。

    当天下午,勾斐使团通过礼部的官员,因无法解释的特殊原因决定将国书撤回,同时请转告龙体欠安的大唐皇帝,他们将于明日归国。

    ‘病’中的健宗在同意的勾斐使团撤回国书和离境的‘请求’后,先是静默了两天,在勾斐使团离开京城的第二天突然下了数百道让人摸不清状况的圣旨。

    圣旨的大概内容如下:

    首先是降旨收回赐给郑宪的手谕,同时宣布从即日起对郑宪实行无限期禁足,从此不得踏出宫门半步;皇后娘娘也下了懿旨,命贤贵妃严加管教十八皇子,称其有损皇家颜面。

    十二皇子的岳父,兵部尚书何盛不知道处于什么原因被健宗皇帝降旨免去尚书之职,改任兵部侍郎暂行兵部尚书令。

    九皇子的外公,吏部尚书胡晡同样被免去了尚书之职,不过他虽然没享受到继续变相留用的待遇。但这吏部尚书的位置却也没有旁落,是由其子也就是九皇子的舅舅——原任天鹰军团副帅的胡撩接任。

    五位王爷被健宗下旨叱责,说他们不知轻重,在局面混乱之时就知道跟着起哄,有失皇家体统。鉴于五王胃口这么好,一顿饭能吃三个时辰,如此一来京城的粮食很可能会不够他们吃的,好在现在各封地的粮食都已经收获了,你们还是回封地去吃吧!一道旨意就把五位王爷从京城里给赶了出去,让他们各回封地反省,也省的离的这么近,没事就相互串联。

    就在十一家国准备公幸灾乐祸的时候,一道内容很奇怪的旨意从皇宫里传了出来。说它奇怪,是因为圣旨里的用词让很多人都看不懂。健宗在圣旨里以一种强烈的,明显就能让人感觉到是以一种无比愤怒的态度才写下这道圣旨的。怒斥他们这些国公教子无方,已经到了让人无法忍受的地步。至于怎么样让人无法忍受,健宗倒是没详细的去讲。在这样的情况下,你们也不要在京城里待了,全部回老家教育孩子去。什么时候教育的让他满意了,什么时候再回来。于是在五位王爷之后,朝中的另一股重要势力——十一家国公也被健宗给哄回了自己的封地反省去了。

    六部的很多官员都被健宗用各种名义进行了调换,其中不少的人干脆直接赶回了家,而这些官员中尤以吏部、兵部为多。

    地虎军团主帅岳庭因为其子岳阔,以及手下众多将官的子嗣参于了殴打勾斐来访的使臣而被严厉训斥。尤为让健康震怒的是,在发生了殴打外国王子事件的随后这几天里,整个地虎军团人心涣散,军中将领不事职责,兵士多日疏于操练,实乃有负圣恩;但鉴于岳庭初掌大军,而且看在他往日的功劳之上,就再给岳庭一次机会——带地虎军团到临近东海的地方操练大军。

    另外健宗还下旨,将参与殴打勾斐王子的童天奇等人捉拿归案,不过看押的地点却是有些奇怪,并不是刑部的大牢,而是礼部下属用来看管低等人质的鹤院。圣旨中还提到了对于岳阔的处理,鉴于乐阔也并未动手,而且在当日就能自绑于午门请罪,所以只是稍加训斥了几句,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了。而对于幕后总黑手,兼执行导演——李良,健宗是压根就没提

    三位皇子因为受到了健宗的赞誉和奖励,都想尽办法努力协助父亲稳定朝局。而王爷和国公们的离去,使得京城之中少了两群一见面就互相掐架的死对头,而两位尚书的免职也触动了六部的官员,官员们的调动(降职、免职)更让很多人都闭上了嘴。

    一场因为大唐皇子带人侮辱勾斐王子的风波,还在暗中酝酿的时候就在健宗皇帝的干预下,悄无声息的也是轰轰烈烈的在京城内结束了。但是……更大的风波似乎离得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