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八十 章 虎妞与骆驼

第 八十 章 虎妞与骆驼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八十 章 虎妞与骆驼

    当领着妞妞在山口附近的小路上阻击勾斐军迂回的李良,听到苑同林派人送来的消息说,勾斐人撤军了。李良松了一口气,看来援兵已经按时抵达了。

    哼着愉悦的小曲,李良坐在密林的山石之上欣赏起山泉之下潭水中的小鱼来了。而妞妞则在旁边乞求新认的哥哥能再讲几个故事听,李良则有一搭没一搭的讲了个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的故事后,妞妞才安静的去旁边幻想去了。虽然她长的很丑,智力上也有些缺陷,但每个女孩子都有自己的梦想,都梦想着有一天有位骑着白马的王子出现,也许妞妞还不懂得白马王子的真正含义,但这也并不防碍她去畅想有个能举着一只大笨熊的勇士将熊皮送给自己。

    得出空的李良回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情。

    这个作战计划是李良按照健宗皇帝的意思策划的,整个战役的中心任务就是要将勾斐的倾国之军歼灭在两界关前。大概的作战思路健宗皇帝其实已经给出来了,那就是勾斐人前来攻打两界关的时候地虎军团会从东海坐船前来增援。不过思路虽然给了出来,但具体操作起来却有一定的难度,除了领军的将领都是从没有经历过战阵的贵族子弟外,最不好办的是如何要防止勾斐人一看势头不对来个转身逃跑。

    来到两界关后李良因地制宜的将健宗的构想变成了具体的行动方案,其核心就是切断勾斐回军的路线,迫使敌人在两界关前进行决战。

    这个计划说着容易做起来难啊!通过这些日子来的观察,李良越来越发现健宗——或者说是发现历任的大唐皇帝在处理军政大权的手段都秉承着一个传统,那就是凡是要害的地方都有两到三个势力互相牵制,而自己这个特使表面看起来权力很大,但实际上并没有一丁点实际的兵权。

    在军队里谁有兵权谁就是老大,自己这个假老大如果在作战之初就站出来指手画脚,虽然岳阔和自己是好朋友,但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害人之心不可有,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啊!那小子万一觉得自己影响到他建功立业,找个机会给自己一下,那才叫冤枉呢。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李良才会看破了勾斐是在诱岳阔出兵却不加阻拦,一方面是为了磨练他们的锐气,另一方面则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考虑。在李良知道的历史上,像他这样的监军被强势的主帅暗算的又不是没有。

    虽然后来看岳阔的态度,李良觉得自己有点太过谨慎,有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嫌疑,但能让岳阔自己说出以后凡是两人合作就对自己马首是瞻的承诺,这就足够回票了。

    如今勾斐回军的路线被阻,而从苑同林的回报上看守住山口应该没有任何的问题,援兵的按时到达又迫使勾斐人不甘心放弃到手的两界关而回兵,企图先破了援兵再做打算的情况让李良十分的满意。勾斐人所持的是象兵和铁甲军,但这些在李良看来都不是问题,对付象兵的办法他早就想了出来,已经让人飞马通知后面的两位国公,而两为国公也回信说准备就绪了。至于乌龟一样的铁甲军,又何必直接去招惹呢,就他们那么慢的速度,来个六十岁的老太太都跑不赢,困都能把他们困死。

    “报……!”哨探飞奔而来打断了李良的思索,就听他说道:“大人,前面来了个黄头发绿眼睛的怪物,他带着勾斐的连破了我们四道防线,请大人定夺!”

    所谓的防线其实就是些险要的地方派了几个士卒,但就算每个地方只派一个人把守那下面的人想要上来也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那些险要的地方不是悬崖就是绝壁。

    李良眉毛一动对妞妞道:“元霸!你去前看看。”

    “好!”妞妞把地上的一对大锤往背后一插然后纵身上了树往前面而去。

    又吩咐让把守后面的士卒加强防备后,李良继续对着水潭发呆。过了大约两个多时辰,其间李良还吃了顿午饭,才看见妞妞捆了个老外从前面走了回来。

    被妞妞抗在肩膀上的雄鹰心里别提多难过了,因为他看出来了,这个将自己击败的人是个女孩子!

    就在刚才,雄鹰在勾斐向导的指引下一路过关斩将连破了唐军的数到防线,在来到下个陡坡的时候,就见一个丑小子举着两柄大锤挡在上面,雄鹰也没多想习惯性的向上面射了一箭后就手攀着岩石的缝隙跳了上去。没想到的是,上面的人一抬锤就将快如闪电的箭拨到了一旁,跟着就是一锤砸了下去,差点把雄鹰砸了个脑袋开花。

    好在雄鹰身手灵敏,眼看着势头不对一缩脑袋让过了大锤,在顺势攀上了陡坡后抽出背后的重剑就砍向了妞妞。勾斐铁甲军之中最重的双手大剑,被雄鹰一只手舞的呼呼生风。

    妞妞不慌不忙抬锤挡住了特制的重剑,剑来锤往二人就战在了一处。武器碰撞之间不时有火花四溅,叮叮咣咣的生音在山林之中回荡,就如同这里开了间生意兴隆的铁匠铺一样。

    饶是雄鹰的重剑已经是勾斐军中最重的武器了,但比起来妞妞手里的一对大铁锤来说还是太轻了,没多久他的剑就被妞妞的锤给砸断了。

    妞妞见对手的武器没了,憨厚的笑了笑往后一踹然后将左手锤抛到了雄鹰面前,并指着锤比画了几下,那意思是大家再来。雄鹰明白了妞妞的意思,他也不客气,拣起了大铁锤轮了两下,虽然感觉略微沉重了点,但勉强还是能用的。

    两人又战在一起,和刚才雄鹰因为武器吃亏不时的需要躲闪几下不同,现在两个人基本都站着不同了,你砸我一锤我还你一下。

    从来没有打的这么过瘾的妞妞是越打越高兴,也越打越有精神。而雄鹰就不一样了,本来力气就没妞妞大,而且在铁笼子里一关就是好几个月,饭也没好好吃过,刚开始还显不出来,但打了将近一个时辰之后,他就挺不住了,是头发晕眼发花,浑身上下还直冒虚汗,一不留神就被妞妞给砸趴下了。而妞妞见对手躺下了,这次没有客气上前一脚将雄鹰踩住,然后取了绳子来像捆山猪一样把雄鹰给捆了起来,然后往肩头一抗就回去见李良了。

    妞妞来到李良近前将肩膀上的俘虏往地上一扔道:“七哥,我把他抓回来了!他的力气好大啊,快赶上我啦!”

    “好样的!”在李良夸奖妞妞的同时,那个俘虏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李良打量了一下此人,就见此人身材不高但很魁梧,年纪大约十七八岁,高鼻梁厚嘴唇,从皮肤头发和蔚蓝的眼睛上看,即不是中原人也不是勾斐人,而让李良觉得有意思的是,这个异族少年冷不顶的一看活脱脱的一个少年小贝。那个小贝?当然不是乌鸦嘴贝利了,而是另一个足球明星小贝!

    李良歪着头问道:“你会说中原话吗?”

    雄鹰点头了点十分生硬的说道:“会……我跟一个总原的……桑人……学过!”

    “是中原不是总原,是商人而不是桑人!”李良纠正了雄鹰的语病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罗拖?厢直!翻译成……总原话就是山鹰的羽毛。”和几乎所有的北栎人一样,罗拖在说中原话的时候舌头都不会拐弯。

    “骆驼祥子?”罗拖的舌头僵硬,而李良则差点把自己的舌头咬下来,晕了刚收了个虎妞当妹妹,这就冒出来个骆驼祥子!不过这对组合只怕很难成为一对,因为老舍先生的原著里,骆驼祥子憨厚朴实、虎妞聪明泼辣。可现在的这两位,不但性格上明显调了个个,而且相貌也不般配!晕……想什么呢!

    李良打消了脑子里的乱七八糟的念头问道:“骆驼……你一个北栎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据我所知,你们北栎人应该很看不起勾斐人的。”

    “是……罗拖……不是骆驼!”这次换罗拖纠正李良了。

    对李良无比崇拜的妞妞不干了,她嗡声嗡气的说道:“我七哥说你是骆驼,你就是骆驼!”

    “随便吧!”罗托十分沮丧的说道:“我的家乡被卑鄙的敌人占领了,我和我的族人成为了他们的战利品。在敌人之中有一个勾斐人,他用十个金币把我买了下来,所以我就到这里来了。”

    李良看着少年眼神中的不屈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你为什么要帮着你的敌人的来打有可能是你朋友的人呢?”

    “猴子告诉我,帮他做成一件事,就还给我自由。”

    李良问道:“猴子?你说的是勾斐王子潘明凯吧!”

    罗拖点了点头道:“是的,他是买下我所有权的那只猴子的哥哥。”

    李良让人给罗拖松开绑绳道:“你不用帮……呵呵……帮那只猴子办事了,我现在就送给你自由!你走吧,回你的祖国去吧!”

    罗拖摇头道:“我的祖先告诉我,自由是靠自己去争取的,而且我还用他们的名义发过誓,在没有完成约定之前,我是不会走的。”

    “可以告诉我,那只猴子和你的约定是什么吗?”

    “当然可以!只要我能帮着他们的人从小路上饶到山口出来,那么他就给我自由。”说到这里罗拖看了看妞妞道:“看起来我是做不到了!”

    “这样啊!”李良坏坏的笑道:“我可以帮你完成这个约定!”

    罗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怎么可能?我看的出来,你是负责守卫这里的指挥官,怎么能够为了我而放弃这里的防御呢?”

    ‘怎么世界上的白人都是些死脑筋啊!’李良笑了笑道:“来人,去弄两个前几天俘虏的勾斐人来……算了……元霸,你去要前面抓一个勾斐士回来,要活的!”

    妞妞再次赶到了前面,饶到正因为失去了进攻主力而不知道该怎么办的勾斐人附近,找了几个落单的,没敢用锤子砸直接用手敲昏了一个给李良带了回来。

    李良在交代好副将注意防守后带着刚出炉的俘虏以及罗拖、妞妞穿过树林来到山口处。昨天夜里刚刚了好好休息了一番的苑同林听说李良来了,忙带人迎了出来,他心情愉快的道:“李大人!勾斐的攻势停下来了,估计是我们的援兵到了,这会可是个大胜仗啊!”

    李良道:“应该是了。”

    苑同林道:“李大人,你亲自过来是不是要告诉我,该反击了?”

    李良道:“反击的事情轮不到我们,我们只要守住山口就行了。”

    “那你这次来……?”

    李良回身看了看罗拖道:“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帮这位北栎的小朋友一个小忙。”

    发现了跟在李良后面的罗拖,苑同林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李良指着妞妞手里提溜的俘虏道:“烦劳将军让人把他送出山口就行了。”

    “这简单!”苑同林叫了两个兵士过来,将俘虏接了过来用水浇醒。

    这个既倒霉又幸运的俘虏在醒了过来后发现自己莫名其妙的到了唐国的军营之中,差点又昏过去,当他被架着扔到了山口下的时候,用比兔子还快的速度跑了出去。

    这时李良道:“骆驼,这个家伙是从小道饶到这里的吧?现在在你的协助下他从山口走了出去,你和潘明凯的约定已经完成了!”

    罗拖惊讶的张大了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也太……哪个了吧!没错,从现在的这种情况来看,那个约定的确是完成了,但总觉得味道不对!

    ‘这个样子才有点骆驼祥子的意思吗!’李良笑着对快要傻掉了的罗拖道:“小伙子,你自由了,回家去吧!”

    罗拖喃喃的自言自语道:“自由!回家!”

    一群人看着这个金法青年用听不懂的语言自语,就见罗拖猛的一抬头,他看着李良道:“你不想让我回报你吗?”

    李良道:“回报?不必了,攻击你家园的敌人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成为我的敌人。我不是说过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而敌人的朋友就是敌人。所以帮你就等于帮助我自己的朋友,帮助朋友需要回报吗?”

    罗拖仔细的倾听着李良的话,当他听到了李良说不需要回报以及随后的理由后。他忽然走到李良面前单腿跪下,一只手扶着地面另一只手放在胸前道:“您是我见过的最具无私,也是最具有智慧的人,我愿意用我祖先的名义起誓,从今天起我……神鹰的后人,罗拖?厢直?米歇尔多林宣誓对您效忠!您是我的主人,您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

    罗拖把这段话讲了两遍,第一遍是用自己的母语,第二遍用的是中原话,当在场的人从他别扭的中原话中听出了他的意思后,所有的人都呆了。大唐虽然和北栎相隔遥远,但北栎的一些习俗他们还是知道的。这种誓言是一个贵族放弃自己的荣誉成为另一个贵族家臣的时候才会说的,这个誓言意味着从此以后发誓的人将没有自我,完全听从他人的命令,即便是他去死或者更难的事情都会毫不犹豫去做的。曾有传闻说,历史上有位贵族曾经强迫宣誓效忠的家臣去强奸自己的妹妹,而那个家臣以自杀表示对主人的不满,但在自杀之前还是先完成了主人的命令,有人说过,假如那个贵族事先命令家臣不能自杀的话,那么他只能屈辱的活着。

    李良也是听说过这个习俗的,从在健宗那里知道未来要和北栎人作战后,他就十分注意收集和北栎相关的情报,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吗。

    收下一个可以忠心无二的小弟,李良自然没有意见了。也许换成真正无私的人一定会说什么我用你主人的名义宣布:‘你自由了!你的誓言将不再成为对你的约束!’

    但很显然,李良还成为不了那样的圣人,而且他之所以这么帮着骆驼,从开始就谋划着要骆驼收归己用的,如今看起来这个施恩不图报的欲擒故纵之计实施的很顺利。在心里把自己鄙视的一番后李良将罗托扶起来道:“既然你决定了,那么我也不好反对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