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八十九 章 为他人做嫁衣裳

第 八十九 章 为他人做嫁衣裳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八十九 章 为他人做嫁衣裳

    当年柳夫人初掌镇国公府的府卫的时候,为了震慑被李博训练的是松松垮垮、吊儿郎当的五千府卫,柳夫人在一日之内连斩数人。砍头是最轻的,有两个表现恶劣的出头鸟虽然没有被千刀万剐,但也是一个被腰斩,一个被五马分尸。这些可都是李翱亲眼所见的,所以大小他就畏惧柳夫人三分,可以说潜意识里李翱是宁可自己去死也不愿意落到柳夫人手里。

    看着李良从柳夫人手中接过酒杯作势要喝,李翱忙道:“七弟!这酒是为兄对母亲的孝心,你如何能够替得!”说完就从李良手中接过酒杯恭敬的送到柳夫人面前。

    李良若有所思的看了看酒杯又瞅了一眼李翱道:“大哥的话有道理,只是小弟不是已经说了吗……母亲病体初愈,不宜饮酒。”言罢再次从母亲手里将酒杯取了来。

    李翱抢过酒杯道:“一杯水酒不碍事的!”

    李良抢在母亲伸手之前夺过酒杯道:“大哥孝心可嘉!不过还是让小弟代劳吧!”

    李翱道:“这是为兄的心意,你怎么能代劳呢!”

    李良笑道:“大哥这话就不对了!小弟怎么代不得!”

    李翱:“使不得!还是请母亲饮下此酒才对! ”

    李良:“使得!还是让小弟替母亲受了大哥的心意吧!”

    李翱:“使不得!”

    李良:“小弟说使得就使得!”

    李翱:“……!”

    李良:“……!”

    兄弟二人你一言我一语,酒杯如同走马灯一般在两人手中不停的转来转去。李良倒没什么,可李翱就受不了了,这时间拖的越久对他越不利,上边还有一个已经喝了毒酒随时都可能毒发身亡的老爹在那里。

    ‘你要找死就怪不得我了!反正迟会晚会都是死,就让你死的舒服一点吧!’深受时间不等人困扰的李翱把牙关一咬道:“为兄本打算敬母亲三杯酒的,既然七弟一定要替,这样好了,七弟喝两杯,母亲只饮一杯。如何?”

    当李翱伸手想再次夺过酒杯的时候,却见李良护住了酒杯笑道:“大哥为什么一定要让母亲喝下这杯酒呢?莫非……此酒有诈?”

    被说中心事的李翱脑门上是青筋直爆,张口结舌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这时一只带满了镶嵌着各种宝石的戒指的手从李良背后探了出来一把将酒杯夺了过去,李良回身一看却是父亲的侧室张姨娘。

    一直坐在正位下首的张姨娘刚才听柳夫人说要跟着李良离开国公府,跟喝了一罐蜜似的在心里是乐开了花了。盼了这么多年,终于把一直压在自己头上的大山给盼走了的张氏,正盘算着以后在镇国公府里如何呼风唤雨的时候,却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对着那个姓柳的女人低三下四的敬酒,而姓柳的那个白痴不但再三阻挠还说酒有毛病,张姨娘不由分说地走了过去抢过酒杯。

    “有诈?有什么诈?”说着就见张姨娘一仰脖子,滋溜一声酒就下了肚了!

    浑然不知已经接到阎王爷请帖的张姨娘在喝完后还故意吧嗒了一下嘴道:“这么好的酒,竟然有人说有诈!嘿!翱儿,既然人家不领你的情,你又何必非要强人所难啊!老爷……您说是不是?”

    镇国公李博也道:“良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酒怎么会有诈呢……为父不是也喝了吗!难道你大哥还会谋害为父不成?还不快快向你大哥请罪!”

    李翱看着自己的生身母亲喝下了毒酒,非但没有悔悟,反而变本加厉的心道:‘罢了!罢了!罢了!都死了就清静了!’

    “父亲切莫责怪七弟!”李翱此时是极端的冷静,他道:“说来七弟有此想法也是我这做大哥的和他交流的太少!小汀……把酒拿上来。”

    此时的小汀脑子里是一片空白,世子交给她的东西的时候虽然没有告诉她这东西是什么,但是再傻的人也知道这绝对不是什么好玩意,否则也不会偷偷的让她来做。本着一心想飞上高枝,也能来个麻雀变凤凰梦想的小汀顾不了那么多了,她亲手将不知名的液体倒进了酒里。可是当她眼见着镇国公李博喝了下去的时候,她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了。听到世子李翱得召唤,小汀像一个失了魂的空壳一样昏沉沉的应了一声后捧着酒壶来到了李翱面前。

    李翱接过酒壶,又从自己的桌子上端来酒杯,将酒杯中的酒一饮而进后说道:“七弟!大哥先干为敬!”

    喝罢一杯后又倒了一杯,李翱当着李良的面连饮了三杯后,又拿起桌子上的银筷子插到酒壶的底部晃了晃说道:“这下七弟该不会再有所疑虑了吧!”

    李良双手交叉于胸前看着大哥的表演,原来当镇国公李博入座后小汀进来倒酒的时候,李良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多看这几眼的原因就是小汀是他来到这个世界上所见到的第一个人,再怎么说也有些纪念意义,而就是这几眼让他看到了小汀对着他的大哥李翱做的那个小动作。当时李良就怀疑这酒里有名堂,那时候他就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不能让母亲喝酒,所以在李翱向柳夫人敬酒的时候,李良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而那杯被张姨娘喝下的酒,李良是压根就没准备真的喝下去。他原来的打算是,这古人的袍袖宽大,喝酒的时候袖子一挡其他人什么都看不见,这杯子里的酒又不多往袖子里一倒就完事了,却没想到张姨娘夺取给喝了。

    眼见着喝了酒的张姨娘没事,而兄长又连喝了好几杯,李良心道:“难道我看错了?还是我想错了?要不这酒壶就是传说中的鸳鸯壶?”

    做完秀后的李翱又招呼负责餐具的丫头取来三个干净杯子,亲手倒上酒又将酒壶放到桌子上后他说道:“母亲,七弟!以前有什么对不住的地方还请母亲海涵,也请七弟谅解,这酒我们一人一杯……请!”

    “翱儿!你的孝心为娘领了!”柳夫人此刻也觉得儿子有点过分,而李翱虽然不是亲生骨肉,但从名分上讲也是自己的儿子,这当娘的都心软,她取了一杯酒道:“翱儿,良儿……我们母子三人一起干了这杯!”

    说着柳夫人就要饮下杯中的毒酒!

    李翱眼见奸计就要得逞不由得嘴角上扬!

    李良不敢犹豫,抬手就将母亲手中的杯子打落在地!管你有诈没诈,也不管你是孝心还是歹心!李良是铁了心不让母亲喝酒了!

    “啊!”李翱失声惊呼了一声。

    与此同时酒杯重重的摔在了青石地面之上,‘啪’的一声脆响传的老远。

    随着酒杯落地之声就听到有人在外面喊道:“不要喝酒啊……酒里有毒!”

    门外跑进来了一个国公府的仆人,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闷着头喊道:“世子,小的婆娘刚才看到小汀往酒里放了些东西!”

    屋子里是鸦雀无声,喝过酒的镇国公李博和姨娘张氏木呆呆的!李良母子是倒吸一口凉气!柳红缨看不懂里面的名堂!晋小倩盯着地面上的酒水仔细端详着!李良的三嫂黄氏惊的是双手捂着嘴不敢出声!

    李翱怒道:“你胡说些什么!”

    那个人还纳闷呢!这和约定的不对啊!听到摔杯的信号自己跑进来说了那些话后,世子应该质问小汀是何人指使你下的毒,然后由他抢先指证七少爷的。

    难道是世子记错了?

    这人估计不是缺心眼就是晕场,他也不管李翱为什么改变了台词,愣了一下后自顾自的说道:“世子,小汀以前是七少爷的贴身丫环,一定是七少爷指使她这么做的!”

    “好一个摔杯为号啊!”李良鼓掌道:“大哥做的漂亮!”这个时候再看不明白李良就真的是白痴了!

    不但李良明白了,小汀也明白了!说什么要收她到房里当小妾,只不过是为了骗她上当,她软倒在地上而后声嘶力竭的指着李翱喊道:“是世子,是世子……是世子让我投的毒!”

    张姨娘眼珠往上一翻就软倒在地上,镇国公李博顾不上怜香惜玉去关心爱妾的生死了,他结结巴巴的问道:“翱儿!这……这……酒里……酒里……真的有毒?”

    李翱把眼睛一眯道:“父亲大人,不要听这群下人嚼舌头,酒里怎么会有毒呢!孩儿不是也喝了,而且孩儿喝的也最多啊!”

    “世子的话不对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晋小倩已经站到了放着酒壶的桌子边,她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一根前半截发黑、后半截发白的发簪道:“这酒里明明下了一种叫做‘无痕露’的毒药!喝了这种毒药的人首先会感到胸口发闷、呼吸不畅,而后是头脑昏沉进而晕厥,不过这种昏厥是永远醒不过来的那种!”

    还有一点晋小倩没有说,那就是‘无痕露’是前朝文卫特有的秘制毒液。无色无味,通常验毒的方法 而她用来

    不知道是毒酒发作的时间到了,还是晋小倩的话影响了镇国公李博的感官,他突然就觉得胸口开始发堵,呼吸也开始不怎么顺了。

    李博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指着长子李翱道:“为什么?……为什么?”

    “还能为什么!”李良道:“若非为了镇国公之位,大哥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撕破了脸的李翱不在做戏了,他冷笑道:“若非七弟苦苦相逼,而父亲大人又如此无能,我焉能出此下策!”

    听到儿子承认了,本来还在心里报有一丝幻想的李博瘫倒在镇国公的座位之上。

    “老爷!”柳夫人毕竟和李博夫妻一场,见到李博如此她一声惊呼后就扑了过去,柳夫人扶着丈夫道:“老爷……你怎么样了?”

    似乎感觉到生命正在流逝的李博靠在妻子的肩膀上吃力的说道:“我好辛苦!”

    柳夫人猛然一抬头问道:“晋小姐!你既然认得此毒,那必然解救之法吧?”

    晋小倩道:“这毒是有解药的,不过我这里没有。”

    “解药!”张姨娘连滚带爬的扑到儿子的近前,一把抱住李翱的腿道:“解药……给我解药!”

    面对亲娘的哭嚎,李翱苦涩的一笑道:“解药只有一份……。”

    李翱本来是想说:解药只有一份,事先已经喝了。

    但张姨娘领会错了意思,她扭曲着脸叫嚷道:“给我,把那份解药给我!快给我,我是你娘,把解药给我!”

    李翱道:“没了,已经没了!”

    张姨娘晃动着儿子的腿道:“你骗我,你骗我!啊……你一定是想把解药给老爷的……别……别给他,……你是世子,老爷死了你就是国公了,解药给我,你当了国公,我就是太夫人了,快……把解药给我!”

    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心爱的女人会在这时候说出这些,靠在柳夫人胸前的镇国公李博嗓子是气血上涌,眼一甜一口血冲口而出。

    闻听到解药已经没有了的柳夫人此刻已经是梨花带雨了,她顾不上擦拭丈夫喷到脸颊上的血,用力的拥着丈夫文弱的肩膀道:“老爷……老爷!”

    悔意萌生的李博用最后的一丝力气艰难的说道:“夫人……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良……!”

    “老爷!”

    镇国公李博道歉的话没有说完就西去了,那没有合上的双眼中映照出柳夫人失声痛哭的身影。

    偌大的大厅内两个女人的哭喊声在回荡,一个在为自己即将消逝的生命而哀号,一个在为苦守了半生的男人的离去而哭泣。

    两位母亲的声音中,李良和李翱对视着。

    李良道:“李翱,这国公的位置对你真的这么重要吗?”

    李翱不屑的说道:“事到如今还谈论什么重要不重要不是太晚了吗!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来人哪!”

    随着李翱的一声招呼,十个手持短刃的家丁冲进了大厅,这是李翱现在仅有的本钱了。

    李良挡在母亲面前道:“李翱,你还不知悔改!如果你束手就擒,我保你不死!”

    “开弓那有回头箭!”李翱冷笑着对手下人说道:“柳氏为替其子李良谋夺国公之位毒杀了老爷,在场的人都是同谋,全部给我杀了!”

    李良也冷笑道:“大哥……你的这些人不够看啊!红缨……把他们给哥哥全揍出去!”

    柳红缨应声而起,抓起面前的条案就砸了过去,晋小倩也出手相助。李翱的人那里是这两位姑奶奶的对手,顷刻之间十个人就被揍得哭爹喊娘,晋小倩出手还有些分寸只是将人击倒就好了,可柳红缨就不同了,一手一个就把他们抓起来丢出了屋子,运气好点的骨头断上几根,运气不好的脑袋直接和地面接触就挂掉了。

    这么大的动静立刻就惊动了府内的护卫,数十护卫闻讯而来将正厅围住。这时柳夫人擦干了眼泪对着冲进来的府卫吩咐道:“将谋害老爷的逆子李翱拿下!”

    眼见大势已去的李翱仰天长叹道:“天不助我啊!”

    在李翱的叹息声中,张姨娘也不再叫喊了,双腿一蹬气绝身亡。

    被五花大绑按倒在地上的李翱用力的抬起头对李良道:“这下好了,你终于可以坐上镇国公的位置了!”

    “你所希望得到的东西,不一定就是其他人想要的!”李良对母亲道:“娘,应该把监查使召来记录一下始末上奏朝廷……另外还需要将三哥传唤回来继承李家的爵位。”

    柳夫人还没说话,李翱忽然怪叫一声道:“什么?你竟然自己不当镇国公,反而要让老三来继承家业?不可能……不可能!”

    柳夫人呆了呆道:“也好……良儿不当这个国公也好!来人,你们几个抬老爷到后堂;你去请监查使来;你们几个立刻去将三少爷请回来奔丧。”

    正扶着婆婆的黄氏都傻了,从小叔子和婆婆的话里她听出来,自己的丈夫李拙就要成为镇国公了!

    李翱凄惨的叫道:“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伴随着李翱的喊声,世子夫人在一旁嘤嘤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