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九十三 章 风起云涌

第 九十三 章 风起云涌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九十三 章 风起云涌

    大唐历二百一十六年四月十二日,无论从那个方面看,今天都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了,但就在这样一个普通的日子发生的事情注定会让这一天长久的留在人们的视野中。

    启明星在天空中闪耀着预示着一个新的黎明即将到来,两辆御膳房的运水车慢悠悠的行驶在城外的官道上。六个年轻的小太监或是在前面拉马或是在后面推车,而领头的值事老太监当然不用这么辛苦,他此时正依在车辕上打着盹。这些太监是昨天傍晚城门关闭前出的城,他们所做的就是每天到离京城不远的玉泉山上汲取清澈的山泉。

    车子在和城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牵马的小太监刻意的停了下来,因为前面高大的城门洞下聚集着等着赶早进城的人群。即便如此,也会有些好事的人以奇怪的目光远远的打量着他们。更有两个人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离开人群站在路边,嬉笑着从裤裆里掏出家伙对着太监们站立的方向大咧咧的方便了起来。

    虽然隔的很远,但小太监们似乎清晰的看到那些或是嘲弄、或是怜悯眼神在身上游动,他们不由自主地低下头去躲避。无论是恶意的还是善意的眼神,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一种刻骨铭心的伤害。

    “俭哥。”一个小太监轻声的说道:“你讲的那个三宝太监带领船队巡游四海的故事是真的吗?”

    “一定是真的!”思俭慢慢的抬起了头,不再自卑的目光勇敢的盯向了两个恶汉。在思俭灼热的目光下,两个恶汉收起了他们比花生米大不了多少的家伙灰溜溜的钻到了人群中。

    三宝太监的故事是思俭从在贤贵妃宫里服侍十八皇子的思勤小太监那里听到的,他们两个的身世差不多,都是拥有世袭爵位世家庶出的子弟,两人是同一天进的宫,相同的境遇使两个少年成为了好友,而思勤本着好东西要和好朋友一起分享的原则将从李良那里听到的故事告诉了他。和思勤一样,思俭立刻就被故事所吸引。从那以后,睡梦中出现最多的不再是家人冷漠的眼神而是行驶在一望无际的海面上的船队。

    当晨风吹拂大地的时候,早起的鸟儿已经打着饱嗝在枝头欢快的唱起了。太阳不紧不慢的从地平线上升起,旷阔的田野里耕者忙碌的身影如同往常。

    厚实的城门被咿呀咿呀的打开了,聚集在门前的人群自觉地闪到了道路的两旁。这些经常赶早入城的人都知道,每天大门开启的时候都会有几匹或十几匹马从城内飞奔而出。作为大唐的政治中心,每天都会有大量的公文发往各地,不但六部都有各自专属的驿卒,皇宫内养着许多皇家信使。

    不过今天和平日大大的不同,从城门里飞奔出来的不是几个、也不时十几个官差。

    “驾……!”

    “驾……!”

    ……。

    上百个背插黄旗的驿卒从城门洞里鱼贯而出,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以及清脆的马蹄声引得等候入城的百姓们人人侧目。从这些驿卒背上飘扬着的五杆杏黄色小旗来看,这些人可是地地道道的皇家信使,而他们所传递的除了圣旨是不会有其他东西的。

    一直闭着眼睛打盹的老太监被吵闹声惊醒了,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仅这一个门就出来了这么多的圣差(皇家驿卒),而其他三个门想必也是如此。这么大规模的出动圣差老太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在御膳房运送了三十多年泉水的老太监清楚地记得,二十多年前的一个早晨他曾见过这样的景象,那是先帝驾崩当今圣上健宗继位的那一天。老太监轻声地嘀咕道:“难道是……不对……他们没有戴孝!要出大事了!”

    从城门到皇宫还要走上很久,运水车沿着固定的路线行驶着。还在因为刚才的场面而胡思乱想的老太监忽然又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钟声,三十多年的宫中岁月让他知道,这是悬挂在皇宫午门城楼上的太平钟得声音。老太监张大了嘴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要敲太平钟了?”

    虽然太平钟每天都会被敲响,但那都是平和悠扬的节奏,而今天的钟声急促而慌乱,显然是敲钟的人慌张的结果。老太监抬头四下张望着,城外的山峰烽火台上燃起的滚滚黑烟让他打了个哆嗦。几个月前勾斐人进返两界关的时候,城南的烽火台曾经点燃了一次,而今天四面八方的烽火台竟然同时点燃了!

    急促的钟声传来,刚刚开启没多久的城门立刻被关闭,街面上的商家也手忙脚乱的收拾着刚刚摆到门外的货物,妇女门跑出了家门招呼着刚刚出来玩耍的孩童,挑着担子的小商贩咬着牙拼命的往自己的家中跑去。

    杂乱的钟声传来,许多正骑马坐轿到皇宫参加两个月来健宗皇帝首次主持的早朝的官员们,不是快马加鞭就是催促轿夫加快脚步。

    从急促而又杂乱的钟声中听出特有旋律羽林军出动了,驻扎在城内的五万羽林军兵士从东南西北四座大营中倾巢而出,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布满了京城的大街小巷。拱卫京师的天鹰军团也集合了全军待命。

    在慌乱的人群中,一个金发青年被人流拥挤到了路边,眼看街头巷尾的官兵开始驱散人群,已经迷路的他一时不知该往哪里走才好。

    两界关宣誓效忠于李良的罗托来到繁华的大唐国都后,一直都想找个机会独自看一看这个在北栎被传颂为黄金之都的城市。天没亮的时候,就有一群大内护卫将李良接往了皇宫,无所事事的罗托向主母告假后沿着城市的主干道漫无目的的散步。虽然天刚刚放亮,但熙熙攘攘的人流已经在无所不在了。

    虽然没有看到传说中用黄金铺垫的道路,但用整块青石板铺成的道路还是让罗托开了眼界,要知道在北栎只有王公贵族的府邸里才有会如此的奢侈。在罗托的眼里,这座有上百万的人口聚居却城市是世界上最神奇的都市,他很难想象如此之多的人是如何生活在一起的。先不说百万人口的粮食、水源、做饭用的木柴如何供给的,而相对于这些,良好的治安以及污水如何处理更是一个大问题,而这一些在罗托看来根本无法解决的难题,似乎对唐人来说都是迎刃而解的小事。

    当罗托对着这个古老但又生机勃勃的都市感慨万分的的时候,太平钟带来的骚乱出现街头。和百姓们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一样,第一次见到这样场面的罗托不知所措的被强大人流从主干道挤了出来,在转过几条街后他发现,该死的……他迷路了!

    虽然意想即便是被这些看起来穿着华丽铠甲的兵士抓起来也不会有什么事,但罗托也不想惹更多的麻烦,他看了看四周发觉路边有一间门面装潢在唐人眼中带有胡商(北栎)风格的店铺门办开着。在异国他乡见到熟悉的装饰,就算是正常情况下罗托也会进去看一看的,而如今这种‘走投无路’的情况下,这一扇半掩的门就成为了他唯一的选择了。

    罗托往门里进的时候,店家的主人刚巧要关门,两人就搁着门板顶上牛了。

    老板用不是很地道的中原话说道:“客官,我们大羊(打烊)了。”

    罗托则用标准的北栎话回道:“帮帮忙,让我进去躲一下。”

    门内的人愣了一下后松开了手,罗托顺势挤进了房门。当老板看清楚罗托的相貌后失声叫道:“赞美无所不能的神,王子殿下!您还活着!”

    “你是谁?”罗托条件反射的拔出了刀架在商人的脖子上。

    刀锋下的商人激动的说道:“殿下,我是老汤森,殿下,我是老汤森。”

    “汤森!”罗托仔细的端详了一下商人后丢下匕首一把将他抱住道:“汤森……你怎么在这里!”

    “王子殿下!”老汤森呜咽着。

    在北栎国王是一个很泛滥的称呼,大大小小的国王遍地都是,只要是拥有一座城堡的贵族都被称为国王。国王多了,那么王子公主自然也就难以计数了,所以罗托的这个王子并不值钱。而作为北栎的最高权力机构——长老院还有一个别名,国王议会。在三年前贵族的世俗权力和教会的神权发生了冲突,一个叫做萨卡?德烈奇的年轻国王以强硬的姿态得到了长老院的支持,成为了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执政官。但没有人想到当这位新的执政官在将国王们的联军变成了自己的私人军队后就迅速的倒戈一击,将长老院出卖给了教会的领袖教宗,七十多位长老(国王)的城堡被攻陷,而他们本人也被送上了断头台,罗托的父亲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而老汤森是罗托父亲王国的财务官,在出事的那些日子里,他正带着商队在外地交易商品,在知道王国沦陷后为了躲避教会对异教徒的迫害,他带着商队采购了一批商品后来到了中原,并选择了大唐作为最后的落脚地。

    汤森把自己的经历讲述完后,罗托也把自己被萨卡?德烈奇的军队俘虏后的成为奴隶,而后辗转到勾斐,又是如何被唐军抓获,最后又是如何向李良宣誓效忠才到了这里。

    “无所不能的神啊!”汤森右手在胸前画着圆圈道:“殿下!您怎么能向外族宣誓效忠呢!”

    罗托嘴角上扬道:“为了报仇,我什么都愿意干!我被卑鄙的萨卡?德烈奇俘虏后听说,他和已经加冕为教皇的教宗约定,不久的将来他会率领教会的圆圈军东征中原。而大唐似乎是中原最强大的帝国,也许依靠唐人我可以有机会击败卑鄙的萨卡!至于宣誓……汤森,那不过是愚弄自大的唐人的一种手段,我在用中原话宣誓之前已经用神教给我们的语言向神祷告,这个宣誓是假的!这里虽然富饶,单雄鹰需要的广阔的天空上飞翔!”

    在紧张的气氛中,运水车慢悠悠的穿过皇宫的侧门来到了御膳房门前。管理御膳房的总管太监一边竖着耳朵倾听往来的太监宫女的议论,一边指挥着验水的太监对两辆车上的水进行着例行的检查。

    思俭看到等候取水的人群中的思勤就凑了过去道:“你不是服侍十八殿下吗?贵妃娘娘怎么会让你来取水?”

    思勤道:“殿下去参加早朝了,宫里的几个公公见我清闲就派我来了。”

    将思勤拉到人少处,思俭小声地问道:“怎么这么乱啊?”

    思勤看了看左右见没人注意才低声的回道:“九殿下、十二殿下还有十四殿下在早上来宫里的路上被人行刺了,听说十四殿下为了保护两位殿下还受了伤。”

    “啊!”意识到自己的惊呼可能引起别人的关注,思俭忙捂住了嘴,半晌后他小心翼翼的“烽火台是怎么会事?”

    思勤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是怎么会事后道:“别问那么多,这事我们也管不了,还是先管好我们自己吧。你的事情我已经和十八殿下说好了,这两天你就会被调过来和我一起服侍殿下了。”

    思勤说的不错,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确不是两个未成年的小太监管得了的,而能管得了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的,也惟有正端坐在金銮大殿之上的健宗。

    已经很久没有开早朝的健宗皇帝神色严峻的屹立在龙书案后,这里的整个大殿中最高的地方,也是整个大唐种权力的最顶峰。健宗的目光一遍一遍的从每个人的脸上扫过,似乎是要将大殿内众人的相貌深深的印在脑海里。

    玉阶下站立的是九皇子郑荥、十二皇子郑柘、十三公主郑天虹和手臂上包裹着白纱的十四皇子郑德以及十八皇子郑宪。在诸位皇子的对面是六部尚书,再往下是文武百官。所有的人都注视着他们的君主,大殿内呼吸之声可闻。

    健宗的目光落在了几位皇子的脸上道:“德儿,你做的好,很好。荥儿、柘儿,你们要感谢你们的弟弟,他是为了救了你们才受的伤。宪儿,你也要向你的兄长学学。”

    “寡人老了,身体也不行了,这不,连着两个月都没有上朝了。”一般情况下,健宗应该停下来给四位皇子一个表态的机会,不过健宗似乎并没有打算让儿子们说话,他转过脸来面对群臣道:“众位爱卿,朕想你们啊!”

    殿内的人是面面相觑,不明白皇上今天是怎么了,城外的四面八方的烽火台几乎是同时被点燃了。在普通人看起来几乎没什么分别的狼烟到了这些几乎全部是世家出身重臣眼里意义就不同了,北面和西面的烽火台上时断时续的黑烟代表着有外敌来犯,而东面和南面稍微淡一些的烟雾则是说明有人起兵谋反了!虽然想知道具体的情况还需要一到四天左右的时间,但烽烟四起已经视板上钉钉的事实了,可是众人的主心骨,健宗皇帝却完全对这些情况视而不见。

    “今天把你们叫来是有几件大事要宣布!”健宗大声地说道:“第一件事,朕决定退位!”

    这句话如同晴天惊雷一样击打在众人的头上,一阵慌乱之后皇子、公主、六部尚书以及文武百官一起跪倒请命道:“请陛下(父皇)收回成命!”

    挥手制止了群臣的骚动,健宗道:“第二件事,朕以太上皇的身份册封十三公主郑天虹为我大唐的长公主。”

    这第二件事情比起第一件事带来的震撼要小了很多,但熟悉祖制的人却十分清楚长公主对大唐意味着什么,一个在别国只不过是一个恩宠的封号在大唐却相当于第二个皇帝。

    郑天虹叩首谢恩后健宗道:“按高祖皇帝定下的祖制,长公主驸马就是我大唐的兵马大元帅。所以这第三件事情就是,加封两界关守备岳阔为天下兵马大元帅统领三军!”

    “至于第四件事情吗……!”健宗停顿了一下说道:“宣李良觐见!”

    太监立刻喊道:“陛下有旨……宣……李良觐见!”

    其实不用值事太监传话,早就等候在殿外的李良对立面的一切听的是真真的。就听李良在大殿门前高喊道“臣……李良觐见!”言罢抖擞精神步入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