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一零九 章 苍茫关风波起(上)

第 一零九 章 苍茫关风波起(上)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一零九 章 苍茫关风波起(上)

    这一日天色将晚的时候,苍茫关内忠烈候韦岑和有恶鬼之称的韦陵风并驾齐驱巡视着军营,一起来的还有手下的主要将领。

    “为什么军中的粮秣只够五日之需?大战在即,怎么可以如此懈怠!”从韦岑的表情上看,他显然对目前的备战情况有些不满,而他不满的对象正是自己的儿子韦浩然——他是负责粮草供给事物的。

    “回大将军。”一向对儿子要求很严格的韦岑给儿子定了众多严格的规定,其中一条就是在公众场合里韦浩然只能以下属之礼称呼他的官职。心中有难言之隐的韦浩然十分勉强的说道:“可供大军十日之用的粮草昨日已到关外,此时正在交接。下一批粮草也将在三日后抵达,绝对不会耽误作战之用。”

    韦浩然的难言之隐是什么呢?

    事实上和无尘院察探到的消息出入不大,切断丰国国内和丰国大军消息的正是忠烈候韦岑的弟弟韦陵风以及长子韦浩然。不过无尘院没查到的是,给这两个人出主意的却是李良的挂名弟子何无坪。当初何无坪知道李良成为了唐国的相国之后就隐隐的预感到事情不妙了,从那时起他就开始留心了。

    果然,没过多久何无坪就在前来运送粮草的兵士之中听到了一些流传在国内的对大将军韦岑很是不利的消息——有说韦岑要造反自立的,也有说他是准备认祖归宗要回归唐国的。证据就是韦岑率兵攻唐,占领苍茫关后停滞不前。支持前一种说法的人认为,此次作战韦岑并不是真心进攻唐国,而是借攻唐为名将丰国的精锐之师集中到自己手中,只等时机一到就领兵回师国都,逼迫皇帝让位。不少的百姓对这种传言深信不疑,并且拍手称快,纷纷说:“韦侯爷早该自己当皇帝了。”;赞同后一种说法的多为备受韦岑压制的各地豪门士绅,他们认为,再怎么说韦家也是外来户而非地地道道的丰国人,他们有认祖归宗回归唐国的想法一点也不奇怪。这次韦岑带兵进攻唐国是假,将丰国精锐作为向唐国皇帝邀功请赏的筹码是真,而且他们还有板有眼的说:“韦岑将会成为唐国的第十二家国公。”

    对于这两种传言何无坪是嗤之以鼻,同时又觉得是非常可笑的。难道大家都忘记了民间称呼大将军韦岑为忠烈侯吗?这可不是白叫的,世间若有忠烈之士当非侯爷莫属。而且以大将军的实力和威望要是想当皇帝那绝对不是什么难事,何必非要在这个时候起兵谋反;第二种可能性就更是微乎其微了,韦岑在丰国的权势无人能比,是真正的无冕之王,以韦岑如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而言,他怎么可能放弃名与利而去谋求当什么唐国的第十二家国公呢。

    稍微有一点脑子的人都应该能想明白,这一定是面临丰、卫、燕三国大兵压境的唐国,为了缓解所承受的压力所用离间之计。若是唤作旁人,估计是一笑了之,因为这离间计做的也太明目张胆了吧,用句不客气地话说那就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这样的计谋怎么可能成功?”

    但是在一定程度上对李良有所了解的何无坪是一点不敢怠慢,这样粗俗的计谋一点不像出自‘师傅’的手笔,或者说如果真是师傅所为,那么一定还有什么让人意想不到的后着。

    私下一使劲琢磨一番后,何无坪就将李良的用意猜出了七八分。有时候事情就是如此的无奈,在聪明人看来非常可笑的谣言,可是在一定的条件之下难免总是有些人会相信其中一条是真的。而且李良要的不是有多少人相信这两条谣言,他要的是将这两条谣言传到丰国皇宫里的那位以及大将军韦岑的耳朵里。

    何无坪虽然多年不在国内,但是关于国主丰明帝的情况还是知道一些的,他们的这位皇帝除了贪杯好色、小肚鸡肠、不理政事等诸多毛病之外,还有一个最让人头疼的毛病,那就是疑心病太重了。

    据说有一会丰明帝可能是因为闲得无聊,很难得的开了朝会。有位王爷也许是太久没看到皇帝了,估计是要一次看个够,就在上朝的时候使劲的盯着丰明帝看个没完。被看得心烦的丰明帝不知道怎么就犯了疑心病了,他认为这个王爷不是再看他而是在看他屁股下面的宝座,这分明是王爷当腻味了想篡位当皇帝啊,于是当场大怒以大不敬为命当场削就要下旨将这个王爷来个全家抄斩了,最后虽然在皇亲国戚和众多文武的劝阻下没有真的砍了他的脑袋,但也把那位王爷的爵位给免了。还有一次是在两年前,后宫之中有个嫔妃怀孕了,这绝对是好事,因为丰明帝房事太过频繁的缘故宫中的嫔妃很少能够怀上孩子,已经年过四旬的丰明帝只有一位不到六岁的皇子和两位公主,而且这三位还有不同程度的智力缺陷,大家都期盼着这位嫔妃能为丰国生出来一个健康的皇子。可惜的是丰明帝看到那位妃子为未出生的孩子缝制的布娃娃的后,喜事就变祸事了。丰明帝认为布娃娃是妃子欲行巫术谋害自己的工具,就让人用三尺白绫将有身孕的妃子给勒死了。

    谁能保证这样一位皇帝在听到谣言之后会不下旨让正在前方作战的大将军撤兵的,而且就算丰明帝不降职,可是以何无坪对大将军韦岑的了解,只怕他也会主动回师然后只身回京向皇帝表明自己仍旧是忠心不二的。

    知晓了李良的用意后,何无坪觉得师傅的这一招也不是毫无应对之策的。这两条谣言的基础都是建立在大将军止步不前上的,只等大军一动和唐军打上几仗谣言自然会不攻而破。何无坪现在所面临的问题就是,如何在大军行动之前让谣言能够不传到两位当事人的耳朵里。

    京城那边何无坪是鞭长莫及了,可苍茫关这里却不是全无希望。只要能切断国内和前线的消息来源,将所有的信件公文包括圣旨都经过筛选再送到苍茫关,同时严令已经听到谣言的士卒不得私下议论,这样的话就可以保证让大将军听不到那些不利的谣言。只要将这一切都封锁到约定进攻的那一天,当英勇的军队在大将军的带领下,将大片的盛产稻谷的田地呈献给国主的时候,一切阴谋诡计都将失去孕育它的温床。

    当然了,以何无坪一个小小的随军参议是做不到这些的。不过他不行并不带兵其他人做不到,这次出征的副元帅韦陵风就是不二的人选。于是乎他就找到了刚刚从后方押运着粮草来到苍茫关的韦浩然,将心中所想讲述了一遍。

    韦浩然其实也正在为这件事情苦恼着呢,他在后方筹备粮草当然要比在苍茫关的这些人消息灵通的多,关于父亲的谣言在国内尤其是京师满天飞的情况他早几天前就知道了。就在他拿不定主意该怎么办的情况下,才决定跟随运粮队来到苍茫预备找叔父韦陵风商量一下对策,没想到刚到地方就有人主动找上门来给他出主意,而且这个主意听起来很不错,大喜之下就将何无坪引荐给了叔父。

    三个人在一起商议,认为何无坪的计划十分可行,就瞒着韦岑切断了大军和国内的消息往来。不但派出人员对后方的所有书信、公文进行检阅,就连不怎么勤勉的皇帝陛下询问战事的圣旨,他们都要现行过目一下觉得没有问题了才让韦岑过目。

    如果单单只是做到这些还是不够的,为了供应大军的所需,几乎每日都要抵达前线的运粮队很有可能会让他们的努力前功尽弃。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韦浩然就将每日运抵的粮草该为过上三五日集中运送一次,而且还把以前那种运粮队直接将粮草送到军中改为在关外指定的地点由可靠的心腹进行接受。只是如此一来,军中的粮草就显得有些接济不上了。

    听到儿子的解释后,韦岑冷哼了一声不再多言,可是韦岑不说话并不代表就没有人说话了。

    “大将军对小候爷的太过苛责了。”和韦岑不太对劲的监军郝畴忽然不阴不阳的笑着说道:“小候爷精通军中后勤补给,对各处营寨内存有多少粮草,什么时候会用完,什么时候该补给知道的如同明镜一般,自然是不会耽误大将军的大事。”

    如果是别人说这样的话,那么很有可能是真心为韦浩然在其父亲面前开脱,但是作为韦岑一贯的政敌,郝畴的话只能反着听了。

    韦岑能立于风口浪尖之上多年,自然不是一般人,他全然没有当郝畴的话是在旁敲侧击,很是郑重的对郝畴说道:“多谢国舅爷看得起小儿,年轻人要求还是严一点的好。”

    “大将军是爱之深责之切啊!不过小候爷是家学渊源,自然是虎父无犬子了。”郝畴对着韦浩然笑了笑后漫不经心的说道:“前几日家父从京师给本官来了一封家书,不知道何故让人给扣了下来,不知道小候爷是否能代为查询一下有没有这会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