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一零九 章 苍茫关风波起(下)

第 一零九 章 苍茫关风波起(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一零九 章 苍茫关风波起(下)

    郝畴所说的家信韦浩然是知道的,前几天一手策划断苍茫关同国内联系,并且还是各种信件公文主要检查者的何无坪来找过他,为的就是从京城发给两军阵前的国舅两封‘家书’的事情。

    普通士卒、低级将领或者是家境一般的中高级将领的私人信件,通常是通过军中专用的渠道收集到一起,然后交给押运粮草的补给队带到军中的。像国舅郝畴这样家有成百上千奴仆的豪门世家不会这样做的,他们都是指派忠心可靠的家丁来做这件事情,而类似于这样的信中却往往多有不可告人的机密在里面。深知这一点的何无坪,除了命手下的书吏检查那些随同运粮队一起过来的信件外,还从副元帅郝陵风那里借来了五百铁血军把守住了各处大小道路,为的就是截获那些豪门世家给军中将领来的信件。

    四天前,把守道路的铁血军兵士拿住了三个想蒙混过关的送信家丁,在他们身上搜出来两封信。经过检查发现这两封信一封是丰国的国母郝皇后写给弟弟的,另一封则是太师写给儿子的。皇后的信倒是没什么,无非就是叮嘱在国舅在军中要注意安全,全力配合大将军;可太师的那一封就有问题了,不但将那些不利的谣言全部写了进去,还交代郝畴要设法将这些谣言在军中多加散布,迫使夏安候兄弟回师。

    夏安候韦氏同太师府之间的恩怨在丰国是路人皆知的事情,其实不但是郝氏一族,最近十多年来在丰国,基本上只要是大一点的世家都对韦氏有所不满。

    是因为韦家独断专横吗?当然不是,中原五国立国以来,除了唐国之外,其他四国的历史上很多时间段里都是世家掌握了朝政大权,其中以丰国的情况最为严重。丰国的开国皇帝在起兵的时候受到当地的士绅的大力支持,所以在立国后投桃报李给了他们很多的好处和很大的权力,不但仿效唐国给了出力最大的七家每家一块封地,同时也给了他们拥有私兵的权力,史称丰国七杰。

    可惜丰国学唐国只学了个皮毛,真正的精髓是一点也没学到。七杰的后人逐步坐大,加在一起的实力曾经大大的超过当朝的皇帝,险些让丰国改朝换代。但也只是险些,韦岑的祖上在八十年前为当时的丰国的太子所救投身报恩,别看韦岑的祖上做生意做的连本都赔光了,但在政治斗争上还真有几把刷子,他和他儿子,也就是韦岑的爷爷一起利于七杰后人之间的矛盾设计保住了太子岌岌可危的皇帝位置,让七杰不敢轻言谋反。而后在长达四十的时间里对七杰后人的势力进行蚕食,到了韦岑手上更是借着一次北栎入侵的机会一举收缴了七杰的私兵。

    严格的说起来,丰国目前还是世家掌握朝政大权,只不过大权从七杰的手里转移到了韦氏一门的手中,不同的则是韦氏一族目前对丰国皇室还是忠诚无二的,在不断的对世家豪门进行打压的同时也尝着试将权力集中到的皇帝手上,为此不惜牺牲韦家自身的既得利益,这也是百姓将韦家夏安候叫成忠烈候的一个原因,可惜丰明帝不争气。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当朝国丈郝氏一门正是七杰的后人之一。兵权在握的韦岑暂时还没有力量从根本上铲除七杰积累多年的势力,除非他不怕引起有可能颠覆丰国的动乱。而七杰的后人是绝对不甘心就此退出朝堂沦为普通的富豪,他们在韬光养晦准备伺机夺回失去的一切。

    在刚拿到信的时候,何无坪是万分的恼怒,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太师父子为了自身的权势会置于大局而不顾,在这个时候对忠烈候掣肘,可是仔细一想,他们这么做倒也在情理之中。

    这次丰国和卫国、燕国联手出兵,如果能够大获全胜瓜分掉唐国或者取得部分胜利占领大片平原土地的话,不但会使韦岑的声望在丰国达到一个新的高峰,对丰国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日益高涨的粮价已经让平民百姓苦不堪言。但是这样一件对丰国来说利国利民的事情,对以七杰为首的豪门世家来说却是大大的不利,他们重掌大权作威作福的日子就更加遥远了。

    何无坪有心将信件扣下并将送信的人给抛尸山野,但在拿那三人的时候有不少人看到,而且这毕竟牵扯到势力庞大的外戚和世家贵族,他不敢擅自作主,也不能擅自作主,只得向少候爷韦浩然请示。

    韦浩然继承了韦氏一门的对丰国皇室的忠诚,他将太师的信给扣了下来而皇后的信则让人交给了国舅。可是他没料到,老奸巨滑的太师在那封加盖了皇后印鉴的信中做了暗记,郝畴一看信就知道还有另外一封信存在。

    国舅爷郝畴冷不丁的这么一问,可把韦浩然给问住了,也把他给难为坏了,半天没答上话来。

    大将军韦岑见此情景十分生气,倒不是气儿子扣了郝畴的信,气的是儿子的表现不佳,无论有没有这会事你随便找个理由推托一下先过去不就行了吗。却没想到在他的积威之下,韦浩然当着他的面如何敢任意而为。

    浓眉一挑韦岑道:“浩然,这事你知道吗?”

    见到父亲发怒,韦浩然更是说不出话来了。

    “大将军!监军大人!

    此事下官知道。”见到少候爷受窘,事件的主谋何无坪为了报答知遇之恩不得已从陪同的将领人群之中走了出来施礼道:“四日前下官奉命前往城外巡查,路过城门时见到有三个家仆样子的人在城门将一封信交给守门的士卒,请他们转交给监军大人。也许是士卒忘记了,下官请命前去为大人查……。”

    “哼!”郝畴冷哼一声打断何无坪的话道:“守门的士卒是没忘,不过他们只给了本官一封信,据本官所知,除了这封皇后娘娘给本官的信外,另外还有家父给本官的一封信。”

    何无坪不慌不忙的说道:“大人,当时下官见到贵仆的行为觉得古怪,就问他们为何不亲自将信交给监军打人,他们支吾半天后说从京城出来的时候带的是两封信,可是在路途之上却丢失了一封,无颜去见大人,所以才将信交给士卒代为转交。”

    一干将领听了是窃窃发笑,因为是人都听得出来何无坪是在说假话。

    郝畴心里是无比的郁闷,虽然他这个监军有点有名无实,但铁血军设卡截查信件之事他还是知道的。他也清楚如果直接去找韦氏父子要信一定不成,原打算当着众人的面逼韦浩然将信交出来,眼看韦浩然无言以对,只要再将两句信就可以到手,却不料冒出个何无坪来将信的事推到自己家的家丁身上。如果是公文的话还可以仔细查一下,可这私人信件,就算是日后找到送信的家人来对质也不能把韦浩然、何无坪怎么样。这可如何是好啊!

    就在郝畴心有不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忽然有探马飞驰而来道:“报!有一队唐军正在往苍茫关而来。”

    韦岑听了之后是大喜道:“唐军终于忍不住了。再探再报,一定查清楚来了多少人马!”

    当初燕国秘密联络卫国和丰国,就定下了作战计划。第一步先借粮再还粮;第二步偷袭关隘;第三部是待唐军行动后面对唐军的一路坚守,另两路齐头并进夺取粮仓,坚守的这一路的粮草则由其他两路负责从国内的道路转运。只要有了粮食,以三国的兵力击败唐国绝非什么难事。

    这计划的第一步和第二步执行的都非常顺利,可到了第三步就出岔子了,唐军主力是迟迟不见出现,三国联军也不敢轻易有所动作,现在听说唐军出现了,韦岑怎能不喜。

    “报……!”又一个探马飞奔而来道:“唐军不过五十余人,方圆三十里之内再不见唐军一兵一卒。”

    一听唐军人马不过才五十来人,丰国的众将领都愣住了。

    第三个探马又到了:“城外有唐国镇西王世子郑冶波说是有要事求见大将军。”

    韦岑看了看左右后回头对一言不发的副帅韦陵风道:“点五百兵士,我们出去会一会这位小王爷。”

    韦陵风一摆手,一员将领立即去点集士卒去了。

    “国舅可想去一同前往。”韦岑说。

    “这就不必了!”郝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心想:‘刚刚才和你父子过了一招,如果到了关外万一和唐军动起手来,这刀枪无眼,那我还不是任你们宰割吗。’

    何无坪脑子飞快地转动着:‘这时候唐军前来一定不是什么好事,着啊……一定是唐军的细作知道军中和国内的消息被断掉了,所以派人前来,这可如何是好?……有了!’

    主意拿好了的何无坪溜达到副帅韦陵风身旁低声道:“副帅,一定不可让唐国之人和大将军说话,最好一出城就把他们全部杀掉,否则大将军就危险了。”

    韦陵风仍就是什么也没说,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