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一二九 章 太上皇的决断

第 一二九 章 太上皇的决断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异时空之谋士风云 !

    第 一二九 章 太上皇的决断

    面对长公主郑天虹的责问,李良是一个头两个大。

    的确,如果无尘院真的动了谋害皇帝的心思的话,以无尘院的实力当然可以在宫廷内发展出一定规模的力量。而且无尘院有没有力量做毒杀君王这件事,还是无尘院到底做没都不重要。

    说实话,当今皇帝死着和活着对大唐帝国都没什么太大的影响,毕竟上有太上皇坐镇,下有长公主郑天虹和相国李良分担朝政,旁边还有五位王爷以及众位国公辅助。

    目前的情况无非就是确立由谁来继承皇位,追查凶手这件事虽然也要做,但却并非首要。但是如果长公主郑天虹是在太上皇的支持下要找李良的麻烦,那么他就危险了。不过李良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郑天虹的发难完全是她个人的主张。

    这些年来,李良的所作所为让长公主感到他对大唐是一个威胁。

    无尘院现任院主晋小倩和李良的关系不清不楚、而三大主事之首的许靖又是李良的干妹夫,在郑天虹看来无尘院已经不是大唐的无尘院了。无尘院庞大的暗势力,让长公主殿下坐立不安,这还只是其一。

    其二、以前大唐的兵权是按照三大军团、兵部、五王、十一家国公四方划分,互相牵制又相互合作。但在统一中原的过程中,军队规模大幅度的增加了,立下大功并掌握兵权的何无坪、欧阳无双、英无风、张智、童天奇等人,不是李良的弟子就是他的亲戚,加上原本就站在李良一边的十一家国公,均势已经被打破了。

    其三、除了兵权外,和李良亲近的张智、何无坪在原丰国;英无风在原卫国;欧阳无双在原燕国的地域内都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已经成为了这些地域官员在朝廷中的代言人了。而他们对李良的支持程度是不言而喻的。

    其四、尤其让长公主不能容忍的是李良大肆收买民心的举动。近几年李良将名下的产业低价卖给‘工人’和商人;帮农民种植新作物、为他们设计新农具;著书百卷;指使御史城打压对他不满的官员……等等这些说明了什么?

    李良庞大的势力以及在民间威望,让郑天虹在感谢他为大唐统一中原做出巨大贡献的同时感到了恐惧。所以郑天虹才会借着皇帝的死在太上皇面前发难,只要太上皇还是以前那个睿智的太上皇,那么李良就死定了。

    “太上皇!”感到危险也感到心寒的李良明白,今天是不是能活着走出去的关键还要看太上皇的意思,他道:“您也认为这事是无尘院做的吗?”

    老眼昏花的太上皇努力的摇头道:“当然不是了。”

    郑天虹道:“父皇……!”

    “不必说了。”太上皇道:“相国对我大唐居功至伟,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呢!你还是到养心殿去吧,不要让臣民们知道你皇兄已经亡故了。”

    十分不甘心的郑天虹道:“父皇,既然皇兄已经驾崩,应该即刻昭告天下。”

    太上皇怒道:“不要多言了,否则今日就废了你的长公主。”

    郑天虹牙关紧咬着拂袖而去。

    感到一丝安慰的李良苦笑着看了看长公主的背影道:“太上皇,臣想请辞。”

    太上皇微微摇头道:“相国,就算你能全身而退,那么你的那些学生们呢?没有你,虹儿会放过他们吗?”

    李良道:“臣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做身在江湖啊!”

    太上皇道:“相国如果想退,倒也不是全无办法。”

    “请太上皇为臣指点迷津。”

    太上皇道:“相国,你说……现在的局面下皇帝驾崩对谁最有力呢?”

    李良道:“臣不敢妄言。”

    “相国知道吗?宪儿已经回来了。”

    李良道:“是的,臣在赶来宫中的途中收到了消息。”

    “朕昨天就收到了大内侍卫带来的消息了。”太上皇感叹道:“中原一统之后,相国和无尘院都懈怠了。”

    “臣惶恐!”

    太上皇道:“哎……毒害皇帝的人比我们知道的还要早!”

    李良道:“太上皇认为,陛下的驾崩是因为皇弟宪吗?”

    “对,一定是有人担心宪儿回来后会成为大唐皇位的继任者,所以才会不计后果的仓促下手。”

    李良道:“那么太上皇意思是什么?”

    太上皇道:“朕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相国一向足智多谋,就请相国设法尽快的让宪儿平安的到达京师。”

    李良道:“臣明白了。”

    就在李良和太上皇密议的时候,安东王郑德在养心殿外截住了长公主。让太监宫女都离开,姐弟二人在一块空地上低声交谈。

    郑天虹:“皇兄不是病危,而是已经驾崩了。”

    郑德道:“果然。”

    郑天虹直截了当的问道:“和你有关吗?”

    不愧是太上皇托付重任的长公主,这么快就猜到了七八分,

    郑德道:“是!”

    没想到郑德会承认的郑天虹愣了一下道:“为什么?他毕竟是我们的兄长。”

    “因为小十八回来了!”郑德沉稳的回道:“而且小十八还是带着我们的皇侄回来的。”

    郑天虹道:“十八弟回来后的确会对天赐继承皇位带来威胁,但是你也不该这么做啊!”

    郑德道:“想必您应该知道,就算臣弟不动手,皇兄也活不了多久了。迁都之事拖了这么久,不就是因为皇兄的身体不好吗?”

    郑天虹道:“你……!”

    “臣弟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大唐的江山着想。”

    郑天虹气急反笑道:“何解?”

    “太上皇对李良宠信有加,而十八弟对李良也是盲目的崇拜。”郑德道:“若是十八弟成为我大唐的皇帝的话,依李良在朝中的权势和民间的威望,只怕用不了几年郑氏江山就变成了李家的天下了。”

    “我何尝不知。”郑天虹。

    见郑天虹如此,郑德知道事情基本上成了。他道:“臣弟想回封地一趟。”

    “好!我会设法让李良出京。”郑天虹是何等人物,她立刻就明白了郑德的用意。

    “李良足智多谋,无尘院好手如云。”郑德道:“为了万全起见,皇姐,您必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