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三章 剑仙授艺

第三章 剑仙授艺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在莲月心和华剑英师徒潜修处前的空地上,华剑英正在尝试修炼自己的剑魂。不远处,莲月心盘膝坐在离地2、3尺高的半空中,自顾闭目养神,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再往外围一点,足足200多名元婴体,环绕著这师徒二人,各自盘坐在半空中。

    剑修修炼剑魂的方式在修真界中非常少见。此时华剑英双手平举胸前,掌心相对,真元力在双手间不住流动。元婴脱体而出,凌空虚浮在胸口前,小小的双手抬起,发出一道心火,不住的烧灼著双掌间的真元力。

    现在华剑英已的剑魂已经修炼了整整四十天,还差九天,就可大功告成。这四十天来,除了真元力消耗极大外,华剑英倒是一直没出什麽大错。

    整整40天没休息过,加上真元力耗损太大,就算已有元婴期的修为,华剑英此时也是满眼红丝,疲倦之极。

    莲月心盘坐一边,闭著双眼,好像什麽都不放在心上。忽然间左眼睁开,瞄了华剑英一眼,又自闭上,好像什麽事也没有。

    华剑英却发觉,有一股十分清凉,但却十分浑厚的真元力突然间传遍全身,整个人立时精神一振。心下明白是师父在帮自己,连忙打起精神,小心翼翼的控制著双手间已经略具雏形的剑魂。

    剑魂,是剑修的第二元婴,修炼时,是以剑修的身为炉、真元为体、元婴心火为媒,所以对真元力和元婴心神的控制要求极高。既要一心二用,同时控制元婴和真元力,又不能稍有疏神之处,可说矛盾之极,难处也在这里。过於注意心火的控制,就会疏忽了真元力的凝化;太过在意对真元力的驾驭,又会忘记对元婴的控制。

    总算华剑英在开始之前,已经得到莲月心的百般提醒,更让他以“左圆右方之法”练习一心二用的法门。而所谓“左圆右方之法”就是两手同时画图,一手画圆一手画方,其难易虽然不能和修炼剑魂相提并论,担基本的原理,却都在一心二用四个字上。

    在莲月心的护持之下,又过了九天之後,华剑英的剑魂终於大功告成。

    一边的几百个元婴全都飞上前来,连声恭喜;莲月心虽然没说什麽,但脸上却还是露出一丝微笑的神情,双目之中透出赞许之色;华剑英现在累得几乎站也站不住,不过心中同时也充满了一股满足和兴奋感觉。

    华剑英的剑魂正飘浮在他胸前不远处,是长约三尺,状如剑形的长条,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华剑英此时的剑魂,还很难让人和“剑”联想到一块,看上去,最多像是一个刚刚粗具剑形的剑胎而已。

    华剑英心念一动,剑魂立刻绕著他转了好几圈。想起什麽,转头对莲月心道:“对了师父,您的剑魂是什麽样子的啊?”

    莲月心一呆,笑道:“怎麽?有了自己的剑魂还不够,现在还打为师的主意啊?”

    华剑英也笑道:“师父您别说笑了,弟子只是在有了自己的剑魂後觉得好奇,您的剑魂是什麽样啊?给弟子看看嘛。”

    这时,围在四周的元婴们也纷纷笑闹起来:“就是啊,给小英看看有什麽关系?”“噫~~哪里有这麽小气的师父啊,小英子不如转做我徒弟吧。”“没错、没错,这麽小气,怎麽能做别人师父咧?”

    通过这些时日的相处,众元婴对二人疑惧之心渐去,相互之间不但关系大好,现在甚至敢和莲月心开起玩笑来。

    莲月心一时间给这些元婴闹得哭笑不得,只好道:“好吧。看看就看看,又有什麽大不了?”心下暗道:[嘿,正好也给你们这些元婴一些苦头尝尝。嘿嘿~]

    莲月心抬起右手,只见掌心一阵光华闪光,紧跟著一截剑尖从莲月心右掌掌心缓缓冒出,莲月心的剑魂一点点出现。

    莲月心这绝世剑仙的第二元婴,岂是小可。当剑魂出现的同时,强大的气流四处涌动,气压也发生极大变化,让华剑英觉得呼吸亦为之一窒。而元婴们惊呼一声,立刻有多远就逃多远。剑魂出现时散发出来的强大剑压,虽然是在莲月心无意为之的情况下,对拥有肉身的人来说算不了什麽,但对他们这样的元婴体却仍然足以至命。而这些元婴一个个可都是人老成精的家夥,一发觉不妙,立刻四下飞逃,反正过会没事时再回来就是了。

    这时莲月心的剑魂已经完全出现,那是一柄长约四尺的长剑,剑身宽约二指半,刚硬之中透出一股柔韧的感觉,古朴的剑锷,连接著长约半尺许的剑柄,整体散发出一种难以言喻的优美感。

    华剑英看看莲月心的剑魂,又看看自己的剑魂,脸上露出沮丧的神情。

    莲月心笑道:“怎麽了?没精打采的?”

    华剑英苦笑道:“我的剑魂,根本没法子和师父您的比嘛。”华剑英刚说完,他的剑魂突然发出一阵古怪的鸣声,迅速的绕著他飞了几圈後,对著莲月心的剑魂发出“嗡、嗡”的鸣声。

    莲月心和华剑英齐齐一愕,莲月心跟著大笑起来:“英儿,看来你的话伤了你剑魂的心,所以它要和我的剑魂一争短长呢。”

    华剑英搔了搔头,不好意思的讪笑起来。

    莲月心笑道:“小傻瓜,别的不说,为师的剑魂跟著为师已经历经数万年的风风雨雨,又岂能是你这刚刚炼成的剑魂能比。”

    “看看这两个剑魂吧。我的剑魂不错是比较完美,但这是我穷数万年的时间,从一个初出茅庐的修真者,到成为名动四方的剑仙,一步步一点点炼成的。而你的剑魂虽然看上去毫不起眼,但却正如它的外形,还只是一个刚刚成形的剑胎,一切全看你自己。所以,不要失去对你、对你的剑魂的信心,一切还都要看你自己。”

    听到师父的话,华剑英整个人精神一振:“师父说的对,是我太过妄自菲薄了。我一定会好好努力的!”随著华剑英重拾信心,他的剑魂也停止了对莲月心剑魂的挑战,绕著华剑英轻快的飞著。整个剑体竟然散发出的光芒有渐趋圆润的感觉,看的莲月心暗自惊讶:“虽然还没成形,但却已经具有相当的剑华之气,英儿的剑魂刚刚出世,竟然就成长了一步。呵,看来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莲月心和华剑英各自收起剑魂,莲月心对华剑英道:“修炼剑魂,极耗元气。为师在这里给你护法,你先修炼一下吧。”

    华剑英点点头,当下坐下修炼起来。

    莲月心看著他修炼,一边思索起来:[英儿剑魂初成,也是时候教他一些真本事了。嘿,当年我倚仗以纵横修真界的剑技,也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咦?]忽然有所感觉,扭头望了望,不由哑然失笑:“没事啦,只管出来好了。”

    只见四周缓缓飘出数百个银色光点,却是刚刚莲月心现出剑魂时,吓得逃的远远的一众元婴。现在发觉剑气消失,一个个又飞了回来。

    元婴们缓缓飞回,发觉华剑英坐地修炼,眼中都露出关怀神色,有几个忍不住向莲月心望了过来。莲月心解释道:“放心吧。英儿只是凝练剑魂後元气大伤,现在正在恢复。等他好了之後,一定第一时间修炼玄魄珠,让你们能够回去。”

    元婴们听了,向他点了点头,以示谢意。莲月心本身就是一个孤僻至极的人,也不见怪,自顾入定去了。元婴们见他入定,也一个个闭目修炼起来。

    剑修,与寻常修真者有很大不同之处。

    普通修真,除了要有极高深的修真水平外,还要有好的法宝才行。修真水平较高,却因为没有好法宝而斗不过水平比较低,甚至远远不如的人的例子,在修真界屡见不鲜。

    剑修则不同,在元婴期前,剑修没有任何法宝,面对其他修真者几乎可说是毫无抵抗力。但当剑修修入元婴期,炼成自己的剑魂后,这一情况就完全扭转过来。修成剑魂后,剑修就可以通过剑魂,使用自己的剑气。剑魂藏之于体,剑气发之于外。剑修的剑气和世俗界的武术高手的剑气不同,那相当于顶级法宝全力发出的攻击,毕竟,剑魂本身也可视为是一种法宝。所以,炼成自己的剑魂的剑修,根本不需要任何攻击性的法宝。当然喽,如果哪个剑修喜欢,并且弄了一大堆法宝来,自然也没什么关系。

    时光如梭,匆匆而逝。华剑英炼成剑魂后,眨眼已经又过了一年,这一天,在莲月心和华剑英师徒二人的潜修之处。

    “砰!轰!”一声闷响,一个身影头上脚下的飞了出去。

    那人半空中一个翻身,稳稳的定住。正是莲月心。他仰天长笑:“好、好!这一招‘外缚狮子剑印’用得妙。把‘外缚剑印’和‘外狮子剑印’二印和一用出。好、好!有点门道。”

    却见华剑英灰头土脸的从地下爬起,抱怨道:“一点也不好!嘿,我说师父,你是不是在拐着弯的夸自己啊?你看你把我打得这么狼狈。”

    莲月心在半空中大笑起来:“你这小子,我夸你,是因为你刚把‘九字真言剑印’学会习全,就能自行领悟二印合一,为师当然要夸你一夸。”

    华剑英却愕然道:“怎么?原来九字真言剑印本来就能合并使用的吗?我还以为这一招是我自创而成的咧。”

    莲月心怪笑道:“徒弟啊,为师教你个乖,这才是九字真言剑印的真面目。”只见莲月心双拳交叉而握,两根食指并列竖起,结成九字真言剑钱的第一印“不动剑印”;紧跟双掌摊开,双手大姆指、食指相对,中指、小指伸直,无名名弯曲,结成第二印“大金刚剑印”;双手手心相对,食指、无名指、小指曲起,中指竖起并立,结成第三印“外狮子剑印”;紧跟着连续变换成第四印“内狮子剑印”、第五印“外缚剑印”、第六印“内缚剑印”、第七印“大智剑印”、第八印“日轮剑印”;直至第九印“宝瓶剑印”。

    连环九种剑印一气呵成,毫无停顿。只把华剑英眼的目定口呆:“怎么会?九种剑印同时使出?这……啊?难道说……”

    只是这时华剑英已经没机会再想下去了,莲月心手结剑印,九个剑印构成一个奇特的光圈,在莲月心四周缓缓的转动。他淡淡地道:“徒弟,好好看清楚,这才是九字真言剑印的真正威力。”说着,剑印脱手飞出。九印合一,威力大的难以想像。轰然巨响声中,方圆里许的范围内,被夷为一片平地。

    这还是因为莲月心把功力压到相当元婴期的境界,威力大大削弱的原故,如果莲月心全力施为,相信足以把所在的这个星球炸去半边。

    他卓立于半空中,淡淡地道:“九字真言剑印,看似是以九种独立不同的手印为基而成。但实际上除了手印之外,还有身印、心印。你二印合一,已经是手印的顶峰造诣。所谓身印,印在身,印式一起,身体自然成印,刚刚为师九印合一,正是身印的最高体现;不过最厉害的,仍属心印,以心为印,印在心中,心动则印成,手中有印无印已经没有多大分别。不过……”说到这里突然眉头一皱:“不过你好像已经听不见了呐。”

    说着,左手轻轻一拂,劲风到处,把刚刚扬起的尘土拂开。只见一片狼籍中,华剑英盘坐于地,双手相结成剑印的形状,早就已经失去意识。

    莲月心落下地来,唔的一声,仔细看了看华剑英所结手印,又看了看四周环境。自语道:“不动剑印、内缚剑钱和宝瓶剑印,三印合一?好小子,只在那一瞬间看了那么一次,竟然就领悟了身印的境界,这样的话,说不定下次他就会让我见识一下九印合一了。唔,不对,以他现下的修为,五印合一已经是极限,不可能施展的出九印合一。呵呵……不错嘛。”

    当华剑英醒来时,天色已黑。轻轻晃了晃脑袋,莲月心的声音在一旁传来:“醒啦?怎么样?感觉如何?”

    华剑英转头一看,只见莲月心坐在树桩凳上,手中拿着一个小酒杯,正在喝着自制的果子酒,一边赏月。

    修真境界到了莲月心、华剑英师徒这种境界,已经没有对食物的需求,只是当修炼的间隙,稍做休息时,却也太过无聊。

    当两人同时休息时倒也罢了,至少还能聊天解闷,但如果正好有一人在修炼的话,那另一个就只能坐在那里发呆了。

    所以师徒二人一起动手,用这里特产的一种水果酿出酒,那种水果本身的味道师徒二人都不怎么喜欢,酿出来的酒的味倒是相当不错。

    而且,这个星球有着两个月亮,一大一小,分称兄月和弟月。兄弟二月一年一有一天会同时升同时降,是这个星球的一大美景之一。现在二球高挂长空,正是赏月最好时间。

    华剑英走过去,坐在师父的对面,也自斟一杯。抬头看了看天空中的两个月亮,喃喃地道:“月色真美啊,这种美景真是百看不厌。只可惜我家乡那里没有月亮。”

    莲月心唔的一声并没有接话。

    华剑英嘿的干笑一声,道:“师父今天你可够狠的啊。难道就不能手下留情些吗?还有那个九字真言剑印是怎么事啊?”

    莲月心看着他笑道:“就知道你是忍不住的。”

    华剑英脸色一红,道:“那师父你就快说啊。”

    莲月心当下把九字真言剑印的要点,和手印、身印、心印三者的分别和决窍一一跟他解说明白。讲解完毕后,问道:“怎么样?明白么?这九字真言剑印最讲悟性,你明白就是明白,不明白怎么解释也是没用。怎样?领悟了几成?”

    华剑英默然半晌,忽然左手食指一伸,无声无息的向莲月心刺去。莲月心笑道:“怎么?阳离剑气?怎么不是九字真言剑印?”说着,随手一挥,右手小指小天星剑气已经迎了上去。

    两指相交,发出“波”的一声轰响。出乎意料之外,华剑英只是全身一晃便安然无事,莲月心却全身巨震,差点给震飞出去。莲月心心中大是惊讶:[确是阳离剑气没错,不过在剑气之中却隐含另外一种东西……]

    看着华剑英呆了一会,莲月心忽然大笑起来:“好小子,了不起。这么快就领会了心印的奥妙,好、好、好。不错。”顿了一顿,道:“这九字真言剑印博大精深,特别是在领会心印之后,更是变化多端、妙用无穷。只是你现在功力不足,最后不要同时用出三印以上,最高极限不可超过五印之数,那已经不是你所能承受。随着你修真层次提升后,自然可以更上一层楼。”

    华剑英点头受教,忽然想起一事,问道:“不过师父,这九字真言剑印威力确是极大。但为何与师父你以前所教的‘四极剑气’、‘十方剑决’差别这么大?学起来感觉很是古怪,好像是突然在学另一个派别的东西。”

    莲月心望了他一眼,露出一丝淡淡笑容:“你的感觉很敏锐。实际上这套九字真言剑印,源自佛门的‘九字真言手印’,不要说与我所学的,从根本上来说,就和我们道家截然不同。你会觉得别扭,也不奇怪。”

    华剑英惊讶的张大嘴,半天才道:“道家?佛门?师父你能不能解释仔细一点?”

    莲月心点了点头,道:“实际上这种派别之分,修真者可能搞不太明白。实际上说起来,还是和天界有关。”

    华剑英惊讶道:“天界?”

    “对。天界共分三大势力。就是道家的‘三十三天仙界’、佛门的‘极乐净土’和救世宗‘九重天堂’。”

    “三大势力之中,以我们三十三天仙界实力最强,极乐净土和九重天堂相差无几。天界三大势力之间,时常发生争斗,一般情况下,极乐净土和九重天堂联合起来,才能与三十三天仙界相抗衡。我就是在和佛门的长老交手时,学到这九字真言手印。”

    “九字真言手印,是佛门最高绝学之一。我并不能说是完全掌握,我在拼斗中见到并记下这九招印法,之后钻研了很久。与自己的剑气相结合,创出九字真言剑印,不过与我原本所学,仍然有很大的不同。”

    莲月心还有一事没有说出,他性子既狂且傲,无论是当年在修真界还是后来在天界,都是仇家远多于朋友。虽然相隔数万年,修真界应该已经没人记得他了,但他仍怕万一。万一有仇人认出华剑英和他的关系,只怕会给华剑英惹来许多无谓的麻烦。这九字真言剑印是他飞升天界后创出来的,修真界应该没人认得的。

    忽然看到华剑英一副呆呆的表情,笑道:“怎么了?这么一副古怪的表情?”

    华剑英连忙道:“没有、没有,只是……只是有些意外罢了。”

    莲月心看了看他,道:“是不是觉得天界没有想像中的美好?实际上这又有什么奇怪?在那些世俗的普通人眼中,修真者又何尝不是无忧无虑,快乐似神仙的一群人?可实际上修真者的世界,远不是他们想像中的那样美好。天界,也是一样。一切都看你怎么去想了。”

    华剑英呆了半晌,点头道:“我明白了,师父。”想了想,又问:“师父,天界三十三天仙界、极乐净土和九重天堂,三家相争,后来又怎么样了?”

    莲月心摇了摇头:“后来如何,我也不太清楚。一万多年前,我出外游历,突然受到佛门之主大日如来和救世宗宗主玄天圣帝带着他们一大堆手下的围攻。我一个人实在是打不过他们那么多人,只好且战且退。”

    “那师父您后来怎么跑到世俗界来了?”

    “大日如来和玄天圣帝,单对单都不是我的对手,但他们两个加起来我就打他们不过了。当时我们三个人的一记全力硬拼,轰破了天界与这个世界间的次元空间壁,在短时间内形成一个次元境界通道,结果我逃到你的家乡。后来的,你应该能猜的到吧?我被他们封在天绝大幻阵中。不过,我最后一击也把玄天圣帝解决掉了,正面挨了我那一下,相信已经形神俱灭了。”

    华剑英吃惊地道:“师父,您把那个玄天圣帝给杀啦?”

    莲月心点点头,抬头望天,喃喃自语:“不错。嗯,他们敢对我动手,想来是要和三十三天仙界来一场大决战了。只不知素还白和长清子那两个家伙有没有被那些混蛋给……唉,他们又不像我孤家寡人一个,应该不会的。”

    华剑英看他神情古怪,没敢再问这素还白和长清子是什么人。实际上,素还白、长清子就是和莲月心齐名为“青莲白藕紫罗香”三大绝顶仙人中的另两位。也是三十三天仙界的两位领袖人物。

    莲月心抬头看着天空中的兄月、弟月,呆了好一会,忽然对华剑英道:“本来是想明天再教你的,不过,现在教你也无法谓。”

    华剑英一呆:“师父,你说什么?”

    莲月心并没有正面回答他:“英儿,为师自号青莲居士;在修真界的时候,别人叫我青莲真人;在仙界,其他人称我为青莲剑仙。你知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称号中,总是和青莲有关?”

    华剑英自然不知道,问道:“为什么?”

    莲月心笑道:“只因为这‘青莲剑歌’。”说话间,莲月心飘了出去,全身散发淡淡青光,瞬间幻化成形,远远看去,正是一朵淡青色的莲花。

    华剑英的修真水平虽然远远极不上师父莲月心,但毕竟是师徒之间,凭气机感应,已然发觉,那些看上去淡淡的青光,实际是化为实体、肉眼可辩的强大剑气。

    和离和期就可办到的凝虚化物看上去极为类似,实际却有很大不同。因为莲月心的剑气,本身已经凝成实体,根本无需再去幻化。效果看似相同,其中的难易和修真水平差距之大,却是相差万里。

    青莲形像一现既隐,但华剑英已经发觉四周已经变得寒气刺骨。

    莲月心缓缓飘回,一扬手,一件物事向华剑英飞了过来。华剑英伸手接过,却是一块约有半个手掌大小,色黑如墨,似玉似石的一个东西。

    莲月心道:“那个东西叫玉瞳简,里面记载了为师一生修真所得,青莲剑歌的修练方法里面也有。你的修为还不能练青莲剑歌,你从里面看一看就好。只要把输一点真元力进去就行了。”

    华剑英躬身道谢后,莲月心自去休息。

    华剑英坐下来,依言送了一点真元力到玉瞳简中,这才发现,玉瞳简是一个巨大的资料库,里面记载了师父莲月心修真数万年来,对修真界和仙界各大门派的见解和自己的修真心得。整个就是一套综合秘籍。

    华剑英先把莲月心的心得部份大体浏览一遍,忍不住赞叹不已。这赞叹中绝对没有半点因对方是自己的师父,而自家人夸自家人的想法。

    莲月心在心得中提到,无认是修真界还是天界,法宝是最为重要的东西。有一个好的法宝,就算本身修为不高,也难寻对手;反过来,没有好法宝,就算本身修为高绝,也算不上高手。如此一来,就让一些幸运得到好法宝的修真者,过份依靠法宝,而疏忽了其它一些东西。他更认为,元婴期的高手,有一半以上无法超越元婴,可以说,就是因为他们太过倚赖法宝,以至于让他们舍本求末而至。

    再者,法宝争斗,双方亮出法宝、飞剑。你轰我打,看似灿烂无比,真正说来,全都是力与力的对抗,毫无技巧可言。

    所以莲月心别创一格,从对“力”的运用着手,创出各种剑气的运用手法。剑修的剑气与普通修真者虽然不太一样,但追本求源,仍然是一种真元力的应用法门。可以说,莲月心的看法和创举,已经为修真界开创出又一片新天地。如果不是机缘巧合下莲月心收了华剑英这个徒弟,他的发现和创举,不知要过多久才会真正的改变修真界。

    以武道而入修真,在修真界中并非没有,但说起来,他们仍然是以“体”为法宝,与人争斗时,仍是以力为主。莲月心则背道而驰,以巧取胜。这也是当年莲月心在离合期开始游历于修真界,却未尝一败的原因。

    不过莲月心的招式,和世俗界的武学毕竟大大不同。世俗界的武学,最初以有形着手,最高境界是要归于无形。而莲月心的招法,却介乎于有形无形之间。

    说有形,遵循一定法则,有意而发,有意而动;说无形,视环境、情况而变化,招招式式,可说无穷无限。

    而青莲剑歌,可以说是莲月心一生最高杰作。共分四种剑式。第一式、青莲独秀:进手招式,一进一退之间,攻敌之必死、击敌之必救;第二式、一莲枯度:对力的巧妙运用,不管是法宝还是真元力,借敌力而还攻于敌,自己则稳立于不败之地;第三式、无限莲环:剑气成圆,环环相扣,剑气来回往复循环不息,自组成阵,进可攻、退可守;第四式:万莲并蒂:一莲开、万莲开,此招一出,生死兴亡,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

    日出东方,天色渐白。华剑英长长出了一口气,从玉瞳简中所记载的东西来看,师父莲月心一身所学当真可说博大精深、学究天人。

    “一夜不曾休息,可有什么收获?”莲月心见华剑英清醒过来,走过来问道。

    华剑英道:“师父。您对于剑气、真元力的应用,可说到出神入化,开前人所未有的境界。为什么不广收门徒,让您一身所学,广传于修真界和天界?”

    莲月心笑道:“我自己的东西,我知道我懂得什么就好,为何一定非要别人认同?至于门人、弟子,我有你这一个传人已经足够,不需要其他的。”

    见华剑英还想说什么,摆摆手道:“如果你认为这些东西应该广传于世,那就由你来吧。虽说是我创出,但却不一定非要由我传出去啊。”

    “师父!”

    “好了,不要再说了。为师要送给你几件东西。”说着,莲月心取出一件战甲

    三件法宝。战甲名流云战甲,虽然不是仙甲,但防御力极强,不过最厉害处,是此甲对水属性的攻击完全免疫。三件法宝,都是仙器一级,一件名为“三千青丝”,是一柄长鞭,可长可短,只要输入一点真元力,可直击方圆百里的任何人、物,攻击方式虽然只是简单的痛击敌人,但正是因为简单,所以反而更加难以抵挡,不过三千青丝单以攻击的威力而言,只是平平,并不是很厉害,它的真正厉害之处,是在于“缚”,任何被它缚住的人,会被三千青丝上的法阵自动封闭元婴,除非有天界仙人一级的修为,否则就算是大成或渡劫期的高手,也逃不出去。第二件名为“破日乌梭”,平时看上去只是一个发簪,实际上是却是可大可小,足可容天纳地,放大时,人可置身其中,然后直可上天入地,真正作用,是可破除一切禁制,特别是近几年经莲月心再次修炼后,就算天绝大幻阵之类的阵势,也困它不住。最后一件是“鹰击弩”,也是三件仙器中,唯一一件以强大力量见长的,使用时,把真元力输入其中,就可以发出一道状如飞鹰的能量箭,且能追踪目标不死不休,不过以华剑英目下的水平,最多只能连发三次。

    华剑英接过三件仙器和战甲,心中满是问号。不明白师父为什么突然送自己这些东西。

    不等他发问,莲月心便道:“以你现下的修真水平,绝对炼化不了这三件仙器。来,让为师帮你一把。”说着,便让华剑英开始炼化三件仙器,他在一旁帮忙。等到华剑英炼到人器合一后,又对他道:“英儿,三件仙器虽然威力无比。但你本身毕竟修为不足,如果遇上修真层次远高于你的高手,就有可能被他们强行夺走这三件仙器。为免招惹强敌,切记除非万不得已的时候,或是有空冥期以上的修为,千万不要轻易使用。”

    “是,弟子知道了。”

    “嗯,你从那三个大成期高手身上得到三件储物指环,那里面,可有不少好东西。为师就不再给你其它什么了?”

    “师、师父。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华剑英从莲月心的口气中发觉不对,惊讶的问道。

    “呵、呵,你总不能永远跟着师父,现在是时候让你自己出去历练一番的了。”莲月心笑道,但仔细观察,仍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一丝不舍。

    实际上,一年前莲月心就有心让华剑英自己出去历练潜修,只是考虑有很多东西他还没学会,加上从那时开始才真正把他当做自己传人,所以又留了他一年。现在看看一切都差不多了,终于决定是时候让他离开。

    华剑英完全没想到师父会突然让他离开,心中满是不愿,叫道:“师父……”

    莲月心一摆手,道:“不用多说,你难道想永远托护于为师的羽翼之下吗?你如果还算是师父我的徒弟,就不要在这里忸怩做态!”

    华剑英呆了半晌,猛地跪下连嗑几个响头。站起身,心中虽然明白师父一片好意,但双脚就是不听使唤,怎么也动不了。望望师父,忍不住又叫了一声:“师父……”

    莲月心眉头一挑,脸上微露怒意:“咄!还在这里做这小儿女之态?”话声一落,一掌拍在华剑英胸口,把他击得远远飞出。华剑英身在半空之中,听到师父的话清楚的传来:“未到大成,莫来见我。”

    莲月心的一掌,自然不会伤到华剑英,在把华剑英远远送出后。莲月心的真元力迅速在华剑英身边形成一个复杂的小型传送阵。传送阵一成型,立刻启动,转瞬间已经把华剑英送到另一个星球。

    如果这时有别的修真者在场,见到这一幕,一定吓的下巴都掉下来。星球与星球之间的传送,消耗的能量极其巨大,一般都是以大量仙石组成阵势。现在莲月心完全靠自身真元力形成的法阵就完成星际间的传送,一定会吓到一大片人。

    不过,这时华剑英发觉,那一掌,除把他送走外,还有另外的作用。莲月心那一掌中,剩余的一点点真元力在传送完成后,立刻自动融入华剑英体内,与他本身的真元融为一体,瞬息之间,华剑英已经提升至离合初期。

    华剑英明白,师父虽然一口气连送他三件仙器。但心中还是担心他修为不足,所以在最后一刻,助他一臂之力,让他提升至离合期。

    和元婴期不同,离合期在修真界已经是一等一的高手。

    “师父……”华剑英低唤一声,双目之中,泪水滚滚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