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五章 争斗

第五章 争斗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华剑英轻轻地落在一棵大树的树顶,一脚微提,一脚站在树顶的小枝之上。一身淡雅青袍、随风飘动的及腰长发,配上俊朗的容颜,自有一股飘然出尘的感觉。如果有认得他师父莲月心的人见到他,一定会发觉,他这身打扮,和莲月心如出一辙。

    华剑英立在树顶,回身望着破空而至的六个人。当他看到其中一个熟悉的面孔时,忍不住苦笑了一下:“果然是你。”

    “我说过,一定要你给个交代!”那人傲然道。正是数日年,与噬神老祖之战时,出现的那个男性修真。

    华剑英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这件事实在是不好解释。他扮作普通人,本意是要对付那噬神老祖,和这两个人全无关系。至于之后的发展,完全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只能说是:阴差阳错啊。

    华剑英正要开口说话,另一个男子虚空踏前一步,这人看上支不过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打扮颇为古怪,头上挽起一个发髻,用一根玉簪扎住,身穿一件皂色大袍,看样式,很像是道袍,只是上面却没有阴阳之类的图形。

    那人拱手一礼道:“这位,请先容我等几人自我介绍一下。”。

    华剑英心并没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作了一个“请”的手势。

    那人先指了指华剑英见过的男修真道:“这位先生想必已经见过他了,他叫司徒离,是我的师侄。”华剑英拱手一礼。

    那人又指了指另四个人:“他们都是我的弟子,叶寓空、李明、范琛、哥舒函。”说到这里,语气略顿:“至于在下,在下姜尚清。是景怀宫八执事之一。”

    这是华剑英第二次听到景怀宫之名了,第一次听说,只是听别人略一提及,第二次听说却是要直接面对景怀宫的高手了。华剑英心中暗暗苦笑,果然是世事弄人啊。那人是司徒离的师叔也没什么好意外,修真者到了元婴期后,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各人的年龄。

    来的六人中,叶寓空、李明、范琛、哥舒函四人和司徒离水平差不多,都是元婴初期。不过那姜尚清可不一般,修为精深,比华剑英还要高上一筹,看上去已经是离合中期的高手了。华剑英心中暗暗惊心,看来,景怀宫可不止是想听自己的解释那么简单。特别是,这个姜尚清只是景怀宫八执事之一,如果说八执事的修为相差不多的话,那就是八个离合期的高手,再加上应该比八执事还要厉害的宫主,这景怀宫的实力,在修真界中应该算是相当厉害的了。

    华剑英却不知道,姜尚清是八执事中的第一高手,其他七人中,只有一个修到了离合期,其他六人只有元婴后期的水平。在这一点上,他多少有些高估了景怀宫的实力。

    华剑英也自我介绍道:“在下华剑英。”

    姜沿清想了想,这个名字很陌生,完全没听说过,这说明眼前之人是个无名之辈。不过华剑英离合期的修为又明明白白摆在那里,让他也不敢大意。道:“哦?请恕在下孤陋寡闻,从未听先生大名,只不知先生的师长是哪位高人?”

    华剑英一听,心下又是一惊,打听自己的来历?不过他还是回答道:“家师莲月心。”

    “莲月心?”姜尚清还是一脸的疑惑,显然也是没听说过。

    华剑英心中犹豫,是不是要说出自己的师父并非修真界中人,而是天界剑仙,莲月心也没说不许他说。他也知道,这事一旦说出去的话,不要说什么景怀宫,在整个修真界自己都可以打横着走了。散仙的实力就足以横扫修真界,更何况是比散仙又高出好几档的剑仙。

    不过,还没等华剑英说什么,姜尚清开口道:“数日前,在兰格国国境内的敛阳山,我们景怀宫两名弟子出手对付为祸一方的噬神老祖,结果其中一人因为先生的原故而身受重伤。在下没有说错吧?”

    “这……”华剑英微微一窒,果然说到这方事了:“确有此事。”

    “哦,先生肯认帐那就好。那……可否请先生给我们一个解释?”姜沿清还是一副不瘟不火的表情问道。

    “这个……”华剑英一脸的尴尬,这件事,真的让他不知应该怎么解释才好。

    “嗯?先生迟迟不肯明言,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亦或者是……早有所图?”说着话,姜尚清的脸色也渐渐沉了下来。他身后五名年轻弟子更是一副随时会出手的样子。

    华剑英脸色一变,他当然明白姜尚清这话的意思。看来不好好解释清楚的话,对方随时会出手。虽然对于对方好像吃定了他的态度感到有些不满,但此事总体来说确是自己不好,所以他还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仔细的解释了一番。把事情的原由讲完后,对姜尚清躬身一个大礼,道:“事情就是如此,会变成这样,纯属意外,所以在下在事后亦曾尽力补救。前辈既然是那位小姐的长辈,在下就在这里向先生郑重道歉,还请前辈代为传达。”

    姜尚清脸色略见和缓:“这么说来,先生会卷入这件事中,也只是巧合喽。”

    华剑英苦笑道:“不错,会变成这样,在下也完全没有想到,整件事只能说是意外加巧合罢了。”

    “哦”了一声,姜尚清还没说话,在一边的司徒离却叫了出来:“什么叫意外加巧合?你的意思是说我师妹受如此重伤,是她自己倒霉吗?”

    华剑英大为尴尬,说实话,他的心中,不无这种想法。姜尚清则眉头一皱,低喝道:“司徒!怎可这么无礼!”

    司徒离的声音又提高了三度:“师叔!师妹全因这混蛋而身受重伤,怎么可以轻易放过他!”

    姜尚清微微着恼,喝道:“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给我闪到一边去。”

    当天司徒离和那女修真一起对付那噬神老祖,两人一攻一守间,显然关系极为亲密。华剑英知他是为爱侣担心,因而对他也有三分歉然,当下开口道:“司徒兄,此事……”

    华剑英并来是想多解释几句,安抚一下这个司徒离,不想他刚一开口,司徒离就冲着他大吼:“滚你妈的蛋!谁他妈和你是兄弟!谁又和你说话!没的脏了我的嘴!污了我的耳!”

    司徒离话一出口,不止华剑英脸色霎时间变得难看之极,姜尚清也是脸色大变。

    华剑英冷冷地道:“好大的口气,好大的威风。只不知,那天是谁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之人受伤而束手无策,最后还要接受害得自己爱人身受重伤之人的赠与?”华剑英和莲月心在一起多年,骨子里也有一股子傲气,只是最近几件事,都是自己有错在先,所以他才一直低声下气。如今一肚子闷火猛地被司徒离钩起,说话也变得毫不客气起来。

    司徒离立时脸涨得通红,他是本地皇室贵族出身,进入景怀宫门下后,也一直是同门中的佼佼者,不但养成他一身的傲气,也从没人这样当面抢白他。他狂吼一声:“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说着,飞剑激射而出,向华剑英攻去。狂怒之下,他完全忘记了华剑英的实力远远在他之上。

    姜尚清在一边大吃一惊,司徒离完全不管他这个师叔在一边,而对华剑英破口大骂就让他十分恼火,心中决定回去后一定要好好的教训教训这小子。不过他仍然没想到,司徒离竟然一声不吭,突然就对华剑英出手。

    实际上,对于这件事,景怀宫上层人物在听司徒离报告了当时的情况后,已经有了决定。从当时的情况来判断,这些的事件,要么是华剑英事先早有预谋,要么就是纯属一个意外。而且,从后来华剑英的反应来看,十之八九是一场意外而已。所以景怀宫的宫主让姜尚清亲自来见华剑英,除了想搞清事实如何,亦有招揽拉拢之意。

    伤了一个门下弟子,对景怀宫算不得什么了不得大事,本来也用不着姜尚清这种身份的人亲自出马。但是在这个星球突然凭空冒出一个离合期的高手,却不是一件小事。当地的修真门派之间,也时有争斗,不过相互之间一则实力相差无几;二则互为制肘。如今突然出现的这名离合期的高手,足以打破当地修真门派间的实力平衡。所以,景怀宫的人决定,要在别的门派还不知道多出这么一个高手前,先掌握他的动向。加上华剑英此时等于欠了景怀宫一个人情,所以把他拉到自己一方来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姜尚清来这里找华剑英,实际上并没有真的打算和他动手。现在见到司徒离突然出手,当然吓了一大跳。心里一边痛骂,一边连忙出手打算把司徒离的飞剑截停下来。

    但是,这时姜尚清犯了一个错误,或者说他忘了一件事。由于角度的问题,他现在这样子出手,不知他心意的人,很容易误会他是出手帮助司徒离,夹击华剑英。

    而这误会的人中,也包括了华剑英自己:[哼,果然是来对付我吗?]华剑英极其恼怒,早知道早晚要动手,刚刚又何必这么低声下气的解释这么多?

    姜尚清此时也发觉不对,刚想解释,华剑英左手大姆指一屈,四极剑气中的天罡剑气激射而出。天罡剑气,在四极剑气中最是刚猛、霸道,纯以劲力而论,为四极剑气之首。

    姜尚清大吃一惊,他感觉的出,这一击的威力相当的强劲,同时也看不出华剑英用的是什么法宝、飞剑,让他非常惊讶。不过这一击不能不挡,他身后的五名弟子可没人能接下这一下。不敢怠慢,凝神正面接下这一招。“砰!”得一声响,姜尚清整个人被轰的翻着跟头飞了出去。

    华剑英一招把姜尚清逼退,右手一翻,食、中二指并出,夹住了司徒离的飞剑。这一招“二指真空把”,是莲月心创出来专破飞剑的,二指一出,一夹一个准。而且,除非对手的修真层次比自己高出两级以上,否则只要自己不松手,对手的飞剑绝对挣不脱。

    这时,姜尚清的四名弟子一看开打,纷纷穿上战甲,射出飞剑,上前助攻。姜尚清在一边除了苦笑,就只能笑的好苦。

    华剑英目光一闪,右手一甩,把司徒离的飞剑甩出,叶寓空四人的飞剑全部和司徒离的飞剑撞在一起。这一招大出所有人意料之外,五人感觉同时一窒,华剑英可不等他们反应过来。左手中指五道剑气打出,不攻人,却直指五把飞剑。

    五道剑气,全部击在司徒离、陈寓空等五人的飞剑上,五人只觉好像被人在头上重重一击,心神巨震,全身一颤,同时吐出一大口血。要知道,现在他们五人各自以战甲护身,就算真的被击中,最多身受重伤,像这样心神受到直接的冲击,却是几近不可能。

    华剑英这一招,正是四极剑气中的“断神剑气”。这一招的原理,在于修真者在使用法宝、飞剑时,神识、意念与法宝、飞剑是紧密相连的,所以,当修真者的法宝、飞剑被毁时,修真者本身的心神会受到相当的冲击。所以莲月心创出这招断神剑气,不攻敌人本身,专攻对方的法宝、飞剑。实际却是给对方的精神,造成一种不下于法宝被毁时的巨大伤害。如果双方本身修为就有差距,又连续数次被这一招击中,就算不死也会废了。

    姜尚清见五人只一招间就重伤吐血,吃了一惊。虽然说他们五个人和华剑英水平差一大截,打不过是正常。不过刚刚的打斗他看得很清楚,实在不明白华剑英是怎么把五人创伤的,他自然不知道华剑英断神剑气的独特作用。

    姜尚清忙上前把五人扶住,发出真元力到五人体内一探,不由得吓了一跳。五人身体上没受到任何伤害,但元婴却极度萎缩。仔细看看,元婴也并没受伤,只是好像因为什么事大伤元气的样子,这让他完全不明白,华剑英倒底是用什么手法伤了他们五个。

    情知华剑英实力远比自己想像中还要高明的多,姜尚清不敢大意,让五人退下后,扬手穿上战甲。冷冷地道:“华先生好手段,不知不觉间就把我师侄和四名弟子伤成这样。”他还是生平第一次如此狼狈,一招间被人轰得飞了出去,心中大是恼怒。

    华剑英此时也已经穿上流云战甲,哼道:“在下实力一大把,姜先生自可慢慢品尝。”他这话倒不是吹牛,别的不说,单只他身上的四件仙器,就足以无敌于修真界。如果不是怕惹来他人窥视,拿出来只怕真的会吓到眼前的人。

    “在下倒要领教。”姜尚清冷冷地道。做为景怀宫八大执事之首,在这个星球还没人敢这样对他说话。

    “自然会让姜先生满意。”华剑英也毫不示弱。

    姜尚清一则明白,现下这种状况下想要拉扰华剑英已经是不可能了刚刚;二则,刚刚华剑英一招打得狼狈不堪,有心要找回面子。对于司徒离的处罚是一定的,却不是现在。现在的关键是要想办法把华剑英解决掉,不然一旦让他和景怀宫敌对的门派联手,景怀宫就有大麻烦了。

    想到这里,姜尚清就忍不住皱眉。由于事先没想到会发展到这一地步,所以景怀宫的当家高手就来了他一个,而他的修为虽然略胜华剑英一筹,但也只是略胜那么一筹。打败华剑英应该不难(姜尚清认为),想要彻底毁了他、杀了他,却很难。不过到了这一地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姜尚清心中暗暗叹气,当下毫不客气,一低喝,一把水蓝色,长约尺许的飞剑直向华剑英射去。剑名“碧水寒潭”,是姜尚清前后历时近30年才修炼完成,以飞剑本身而言,在修真界已经算是顶级飞剑了。

    华剑英眉头一挑,他最不怕的,就是别人用飞剑对付他。本身修为虽然目下只有离合期,但在莲月心这绝代剑仙的指点下,华剑英对于飞剑的了解在修真界已经算是宗师级的了。

    加上又有师父莲月心传授的专破飞剑手法,所以华剑英一点也不担心。左手轻松的负于背后,右手伸出,二指真空把就不愧是剑仙所创的奇技。姜尚清还没搞清发生什么事,碧水寒潭剑已经被华剑英夹住。

    华剑英发觉手上的飞剑散发出阵阵寒气,同时不住的跳动,意图从他手中逃脱。这种程度的寒气,也许已经不是元婴期所能承受,但他却是不惧的,而飞剑想要从他的手中逃脱,除非对手有比他高出两个层次的寂灭期修为,眼前这个和他同样是离合期的姜尚清是不可能办到的。“怎么?就只有这样而已?”华剑英冷笑着问道。

    难以察觉的,姜尚清的嘴角出现了一丝笑容,一丝冷笑。碧水寒潭剑突然停止了跳动,剑锇处突然发出数道冷冽的气芒,寒气瞬间凝结成七、八颗冻气弹;而在冻气弹开始出现的同时,碧水寒潭剑上的寒气,突然以倍数计增强。

    “怎么、怎么会?”华剑英大吃一惊,短短的瞬间,整个右臂已经冻僵麻木。大惊之下,华剑英立刻弃剑,同时,也明白了这把碧水寒潭剑的奥秘。[是双重法决剑!有双种攻击方式和用法的飞剑!]华剑英以前听莲月心提过这种飞剑。只是这种剑一则炼制太难;二则想要能控制的好也很难,所以莲月心在他那长达数万年的生命当中,也只见过一、两次而已,而且还都是飞升天界之后的事。想到这,华剑英真是不知自己是否该高兴还是沮丧,刚出道才没几天就见到这样一柄极其罕见的双重法决剑。

    不过麻烦还不止这些。右手刚放开碧水寒潭剑,冻气弹呼啸着向华剑英击去。华剑英右手动弹不得,左手连施十方剑决中的切、弹、盘、搓四决,淡青色的剑气盘旋飞舞,把射来的冻气弹一一击破。如此一来,华剑英右侧破绽大露,姜尚清当然不肯放过,碧水寒潭剑急出,一剑正中华剑英右胸。

    华剑英一声闷哼,姜尚清大喜,催动碧水寒潭剑想要把华剑英刺个对穿。

    这时,流云战甲突然泛起一阵光芒,光华闪动间生出一股沛然巨力,把碧水寒潭剑震开。姜尚清吃了一惊:[好厉害!那是什么战甲?竟然有这么强的防御力?]实际上不止是他,就连华剑英也给吓了老大一跳。

    当时莲月心不给华剑英仙甲,主要是考虑到,战甲不同于一般的仙家法器。如果给华剑英一件仙甲,有他在,炼化自然没问题,可真要与人动与手来,只怕三招两式间,华剑英的真元力就给抽的差不多了。

    而流云战甲,是莲月心数万年前,还没飞升之前,在修真界时所穿。其渡劫时,穿的就是这套战甲。数千年间,数次修炼,再加上渡劫时吸收到的些许天劫玄煞之气,流云战甲实可说是目前修真界数一数二的宝甲。

    可以说,以流云战甲那冠绝修真界的防御力,就算华剑英站在那里任姜尚清随便打,恐怕也伤不到华剑英。

    只是在这之前,华剑英就算知道流云战甲防御力极强,也不敢随便乱试。只是现在知道流云战甲防御力之强尚在自己想像之上,情况当然又不一样。

    [原来如此,流云战甲的能力还在我想像之上。这样一来……放手进攻就好。咦?这是……]华剑英突然发现,姜尚清的飞剑以一种肉眼难辩的高速,围着他四周不停旋转。虽然全力拦截,但由于速度太快,又靠着他太近,时不时还会有一两剑突破他的拦截刺在他的身上。

    “嘿。姜大先生,你这是做嘛?我承认,能做到这种程度,你确实很厉害,很少有高手能完全逃过去。不过,这样的攻击,过份的注重速度,使得每一剑上的力量变得非常弱。不要说我的流去战甲了,就算是一般修真者的战甲,以这种力量,也是伤不到对手的。”华剑英很奇怪,这样子做除了让双方陷入一种打不开的僵局外,他看不出有什么其它做用。

    “哼哼,你马上就会知道这一招的威力了。喝!”姜尚清没有多说什么,低喝一声,捏起法决。

    华剑英开始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这是!”只见华剑英左手、右肩、后腰、左腿、右脚等几个地方开始结起大量冰块。[是冰冻!糟糕!很想到那把剑的寒气竟然能做到这一地步。]一边想,华剑英立刻把心神沉入元婴中,全力推动真元力,当这敌人的面这么做。这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不过现在他已经顾不得了。

    “哼!没用的!”姜尚清一声呼喝,碧水寒潭剑立时散发出更强的寒气。不一会,华剑英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冰块。

    姜尚清收起飞剑,飞上前接住冰块,不使它坠落到地面。这时司徒离、陈寓空、李明、范琛、哥舒函五人也一起飞了过来。

    司徒离道:“师叔真行。这小子虽凶,最后还是让师叔手擒来。”陈寓空四人也是连连恭维。

    姜尚清现在对司徒离一肚子气,心道:[会变成这样,全是你小害的!等回去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你这小子一下才行。]不过,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所以只是冷哼了一声,就不再说什么。

    姜尚清毕竟经验丰富,虽然抓住了华剑英,但却不敢大意。突然发觉被冰封住,应该已经毫无知觉的华剑英突然睁开双眼,冷冷地瞪着他。

    大感意外,同时也大吃一惊的他,连忙叫道:“不好!快散开!”

    “破!”随着华剑英一声大吼。一股大的异乎寻常的劲道四面八方的散开。原本封着他的冰块立时破碎成千百万块。

    强大的冲击力,直波及的方圆近里许的范围。强如姜尚清,也被炸的远远的飞开。好不容易稳住身形,他心中的惊讶实是难以言喻:[怎、怎么可能!刚刚的力量,刚刚的力量之强比之空冥期也是毫不逊色。但我明明感觉到,他的而且确是离合期。为什么?怎么会的?]

    华剑英暗暗调息,九字真言剑印的五印合一威力大的让他意外。九字真言剑印,数印合一的威力,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每多叠加一个印决,威力就会以数倍计的提升。像刚刚他打出来的五印合一,威力就足以与一个空冥初期高手的全力一击相匹敌。不过,与威力的提升成正比,真元力的消耗也数倍提升,刚刚一击耗去了他近四分之一的真元力。

    华剑英以神识扫视了一下,司徒离等五个元婴初期的家伙,近距离受到刚刚的冲击,现在就算不死,看样子也已经失去意识了。现在的问题,就是姜尚清了:[必须速战速决。]

    华剑英全力向姜尚清冲了过去,双手小指小天星剑气全力击出。霎时间,无数剑气潮水般向姜尚清扑去。

    姜尚清全力压下自身伤势,口念咒决,大喝一声:“绚炎环!咄!”只见他双臂同时出现四个火焰般光圈。双臂一张,同时击出,向射来的剑气迎去。

    连环爆响中,姜尚清被震得远远飞出,口中连吐几口鲜血。刚一稳下身形,立刻以神识四周扫视:[那家伙……那家伙在……后面!]

    姜尚清暗叫不好!一边回身,绚炎环猛地向后击去。

    “咄!”“破!”绚炎环的八道火焰光圈和九字真言剑印五印合一正面对撞,震天巨响中,华剑英踉跄后退,姜尚清却远远的飞了出去。

    [呜~好厉害,不能大意!要打到他彻底失去战力才行。]虽然连用两次九字真言剑印耗去过半真元力,让华剑英感到十分疲劳,但刚刚连续两次差点在姜尚清手下吃大亏,他半点不敢大意。

    一提力,全速冲了过去,双手一合,向姜尚清击去。招出一半,已经看清姜尚清的样子。只见绚炎环已经破碎,正自从他双臂上脱落,身上的战甲片片破碎,一点点从他的身上掉落。看到姜尚清这个样子,华剑英就明白,他已经没有再战之力,本想收招不发,却突得想起:[事情到了这一地步,与景怀宫之间已经再无转圜余地。既然如此,就绝不能放过这个姜尚清,以免日后与景怀宫对上时,再多一份厉险。]

    当下再不留手,五印合一是用不到了,但为防万一,仍是二印合一攻出。又是一声巨响后,姜尚清的肉身霎那间被击毁,化成无数肉屑。

    姜尚清的元婴从肉身残屑中飞出,远远的逃遁飞走,边逃边叫:“华剑英!我不会放过你的!”

    轻轻出了一口气,一场大战下来,华剑英也感疲惫不堪。当下转身,直飞出千余里外,才在一座小山上落下,找了一个小山洞藏身。从芥檀指中找出几粒疗伤药吞下,开始疗治自身伤势。

    华剑英虽然赢了姜尚清,但自己的伤,也是不轻。

    华剑英在这座山中一连住了近十天,这天眼看伤势已经痊愈。正准备离开,忽有所感。脸色一变,散出神识四面查看。一看不要紧,立刻大吃一惊。整个小山已经被近百名修真者团团包围,其中更有好几个离合期的高手和一个空冥期的。

    华剑英心下暗暗吃惊,他明白,这些家伙八成是景怀宫的人。只是他也暗暗奇怪,景怀宫的人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当初自己和姜尚清一战后,知道景怀宫必定不会放过自己,所以一口气跑出数千里远,如果不是自身伤势,大概还会找个更远的地方,找的,也全是一些人迹难至的地方。这些家伙,是怎么找到自己的?还是说,这些家伙只是盲目搜索,过一会就会离开?

    但是过了一会,华剑英却发觉事情并非自己想像中的那样。这些景怀宫的高手目标明显是自己这边,只是这座山虽然不大,各种大小山洞却是不少。那些人似乎一个个的找过来,不过以修真者的能力,找到这边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再不跑,想逃都逃不了了。

    既然下了决定,华剑英不再犹豫,扬手穿上流云战甲。刚刚抬起脚要走,却突地想起什么,四周看了看,对着左边猛地发出一道剑气。

    轰然巨响中,景怀宫都只道是那边有人发现了敌人踪迹,全都往那边赶去。华剑英发出剑气后略略一顿,立刻纵身向右边冲了过去。

    实际上,单以人数来说,右边的人手远比左边来的多,但却并没有元婴期以上的高手。所以华剑英选择了这边。

    半空中景怀宫的修真者们一阵惊呼,数十把飞剑一起向华剑英飞刺而来。

    而华剑英为了能快些脱身,一出手就是九字真言剑印的四印合一,这一击的威力,相当于一个离合后期的高手的全力一击,那些个连元婴期的修真者连挡都不敢挡,惊呼一声,全部四散躲闪。

    华剑英趁这个空档,猛的冲了过去。心中正自庆幸,成功逃了出来,却猛然听到侧后方一个声音传来:“哪里走!”劲随声到,一股庞大的压力直向他逼了过来。力道之大远非华剑英所能及。

    华剑英心中暗暗叫苦,知道是那个空冥期的高手出手。暗叹一声,九字真言剑印五印合一,向后迎去。

    震耳欲聋的巨响中,华剑英和那空冥期的高手同时被震飞。不过华剑英却没可能逃走,在刚刚华剑英和那高手纠缠的短短时间内,又有仅次于刚刚那人的两名离合后期高手,一左一右的攻了过来。

    华剑英心中叫苦不迭,但却又没有办法,这两招如果不挡,不死也要给废了。不过在这强敌环侍的状态下,能省力就尽量省。

    华剑英双手一张,接下来自两边的攻击。那两人心中大奇,由于知道华剑英打败姜尚清的战绩,加上刚刚亲眼看到他和景怀宫第一高手的二师兄拼了个不相上下,虽然对他没用法宝这点有些惊疑,这两招两人可说是已尽全力,就算是一个空冥初期高手如无必要也不敢正面硬他们二人的联手一击。所以心中大觉奇怪。

    奇怪归奇怪,这一招还是要出手的。力道接实,双方却发觉,不知华剑英用了什么手法,两人的一招各自一偏,竟然越过华剑英变成两人自己对轰起来。这两个人大吃一惊,忙乱中各自收回三成劲力,“砰!”的一声各自震开,两人齐声叫了一声:“好古怪!”只是一个语气中充满兴奋之意,另一个却满是讶异之情。

    这时那个空冥期的高手又冲了过来,这次华剑英看清了,这人身材极高,几近二米,身穿一件银灰色战甲,用的法宝,似乎是手上的一双手套。

    华剑英暗暗苦笑,他可没那本钱次次和他硬拼,刚刚是想要借和他一拼之力趁势逃走,现在可没这个胆量。双手一圈一绕,发出一个怪异力场,那人发出的一击力道立刻消失无踪。

    发觉这一点的在场高手全都一呆,那空冥期高手诧异叫道:“果然古怪!”华剑英趁机把身形急转,双手向外一甩,刚刚消失的攻击突然被他甩向景怀宫另一名长得颇为瘦削的离合中期高手。

    那人吓了一跳,这一招他可不敢硬接,只好闪身躲避。华剑英却只能望着他露出的空隙苦笑,因为刚刚那两个景怀宫高手又逼了过来。华剑英心中暗叹,还是那一招,把两人逼退。

    华剑英四周望望,景怀宫三名离合期一名空冥期,四大高名把自己四面包夹;外围又有十来名元婴期高手围着;再往外,则有数十名心动或元化期的修真者围了个铁桶也似。要想冲出去,非要把这些人全部打倒才行。华剑英计算一下,要想做到这一点,最少也要有空宴后期的修为才行。

    华剑英暗暗叫苦,这下子可怎么办?

    这时,三名离合期的高手中,一人开口道:“阁下想必就是华剑英吧?”这人一头黑色短发垂在耳边,唇上两道八字小胡,和姜尚清穿着同一样式的皂色大袍。

    华剑英心想这事瞒也瞒不住,不如大方一些,当下点头道:“不错。阁下是什么人?”

    那人轻轻一笑,道:“在下景怀宫外事总管,梅岩。”抬头指了指刚刚和他一起夹击华剑英的另一名离合期高手道:“那是本宫内事总管,莫少君。呵呵,他这人不喜多言,就同梅某人代他介绍了。”华剑英淡淡地道:“久仰大名了。”嘴上说话,心里却在盘算如何是好?

    然后华剑英又知道,刚刚那个大个子名叫伯合涛,最后一个,看上去较为瘦削的则名为蔡庆汉。两人都是景怀宫护法。景怀宫中除了宫主之外,所有元婴期心上高手都到了,可见对他的重视。

    梅岩介绍完后,轻轻笑道:“华剑英,说实话,我个人很佩服你。以实力计算的话,我们四人任谁都要在你之上,可是当真要打,就算我景怀宫第一高手伯师兄恐怕都不一定是你的对手。不过,现下我们在四对一……不,是一百对一的情况下,你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劝你还是投降吧。”

    华剑英冷笑一声,刚想说话,突然想起一事,问道:“我想知道。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正常情况下,你们应该不会这么快找到这里来的。”

    景怀宫四个高手对视一眼,梅岩道:“反正你现在也逃不掉了。告诉你也无妨,当初敛阳山一战,本宫一个女弟子因你重伤,她的男同伴当时就决心要日后找你算帐。所以在你替那女弟子疗伤时,在本身上下了本宫独门的追踪术。只要在一个月期限内,不管你跑到哪里,我们也能找到你。”

    华剑英呆了一呆,苦笑道:“原来如此,上次你们能轻易找到我,我就应该想到的。为什么我全无感觉?”

    “因为这种法术除了能告诉我们你大体的方位外,完全没有其它的做用,也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损伤,所以被下此术的人,不管修为多高也发现不了。直到一个月后它自动失效为止。”

    说着,梅岩轻轻一挥手,道:“反正你也逃不了,梅某人就帮你解除此术好了。”说着念了一句法咒,华剑英发觉衣袍下摆一股青烟升起,紧跟着变淡消失,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气。

    这时,梅岩又道:“华剑英,我劝你还是投降吧。我保证我们不会杀你就是。”

    华剑英哼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保证吗?姜尚清的肉身被我毁掉,你以为我会相信你们会放过我?就算你们不杀我,只怕也不会放过我吧?就算不毁去我的肉身,大概也会把我废掉。我没说错吧,那样的话,那你们还不如杀了我算了。更何况……你们以为你们真的能够制得住我吗?”

    梅岩笑道:“华剑英,就算你不接受又如何?你不会是以为你刚刚那几招就能够制得住我们吧?我虽然不知道你是用什么功法做到的,竟然能和伯师兄硬拼一招而不落下风。但是,你毕竟就只是一个离合期,这种功法用起来也必定极耗元气,我估计这一招你最多只能连用五次。”

    华剑英脸心中暗自惊讶,这梅岩说的一点也不错,实际自己最多只能连用四次,连五次也不到。特别是,刚刚还用过一次四印合一,再加上与这几人缠斗的几招,现在大概也就只能再用次。

    梅岩又道:“再者你刚刚用来对付我和莫师弟的招式,确实妙绝颠毫。不过,这一招出手的时机必须要把握的极准,稍有疏忽,就会祸及己身。如果不知道的倒也罢了,现在我们看穿这一点,只要多试几次,要想破掉这一招也并不难。我说的不错吧?”

    华剑英眉头一挑:“不错,你说得很对。”华剑英心中真的有些佩服这个梅岩了,他看的极准。“挪移回”可以说是青莲剑歌第二式,一莲枯度的基本手法,只是其间难易和效果,相差可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不过对于梅岩能够看穿这一点,他真的很是佩服。

    “哦?既如此,我看不出你还有什么可以倚仗以对付我们的。”梅岩自信的道。

    “我有说过要用刚刚你说的东西对付你们吗?”华剑英一边说,心中一边盘算要怎么办。不过他在考虑的并不是怎么逃,而是要不要就此灭了这些家伙,有鹰击弩这件强力仙器在手,消灭这些人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难。

    不过,考虑良久后,不愿因自己破坏当地的实力平衡,华剑英考虑再三,决定还是放这些人一马。

    他冷冷地道:“既然追踪之术已解,你们以后再也找我不到。我也不想再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再会了。”

    梅岩一笑,正想再说什么,却突然发觉华剑英身上出现一道墨玉般的光芒。

    景怀宫四大高手脸色一变,同时就想动手,却发觉突然出现一股大的让他们做梦也梦不到的力量,把他不断向后推去。直被推出百丈开外,四人方才在半空定下身形。虽然他们四人间亦有高下之分,不过和仙器那来自天界的巨大力量相比,这种差距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四人远远的,看到不知从哪出现一个乌黑色,梭子状的法宝突然出现,一开始十分细小,但迅速变大,把华剑英纳于其中。不用说,这件法宝正是破日乌梭。

    远远的,四人还看到华剑英进入梭身前,还面带微笑的向四人摆了摆手,做了个再见的手势。紧接着乌光一闪,华剑英和那梭状法宝已经消失不见。

    四个人你眼望我眼,脸色都难看至极。回想起刚刚把他们四人推开的那股力量之恐怖,四人齐齐变色。

    ------剧情分割线---------

    这几天,天天写文时间超过十小时以上,肩膀又酸又痛,在下实在是撑不住了……明天休息一天,星期五或者星期六再更新下一章。对不起了各位。

    对了,谁知道哪种手写板输入法比较好?一般会卖多少钱?经济能力所限,越便宜的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