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七章 解惑

第七章 解惑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肩膀实在太痛了,星期一去了医院一趟,结果查出右肩因过度疲劳而引发炎症,开回来一大堆的消炎药和药膏之类。因此更新的速度会大大下降,希望各位朋友们能够理解,也能继续支持平民百姓。在下也会尽量继续上传的。-----被病痛折磨,仍坚持写稿的平民百姓。

    -----------剧情分割线------

    就在华剑英仰天狂笑的时候,一块石头突然砸在华剑英的头上,同时一个声音叫了起来:“你这个恶魔!还我爸爸命来!”

    没有人想到,这一砸,让华剑英那被愤怒和杀机所蒙蔽,因而入魔的心神,恢复了一丝丝的清明。紧跟着的一喝,则让他完全清醒了过来。

    “你这个恶魔!还我爸爸命来!”

    “你这个恶魔!还我爸爸命来!”

    “你这个恶魔!还我爸爸命来!”

    “你这个恶魔!”

    “你这个恶魔!”

    “你这个恶魔!”

    “恶魔!”

    “恶魔!”

    “恶魔!”

    ·················································

    ·······································

    ··························

    [恶魔?在说谁?]································

    [难说……是在说我吗?]

    华剑英怔怔的站在那,望着那些充满了恐惧的眼神:[为什么?为什么这些人……都这样子看着我?]

    华剑英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这是什么?这是……心!人的心脏!]

    大吃一惊,华剑英连忙把手中的‘东西‘丢下,踉跄后退几步:[这……怎、怎么会……]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那已经染满鲜血的双手。

    由于他现在站在水池边,一低头,他一下子注意到在水中自己的倒影:[这个人是谁?难道……是我?怎么、怎么会?]望着水中那个披头散发、满脸血污,眉宇间仍可隐见一丝杀气、一点暴戾、一些狰狞的男子……望着自己的倒影,刚刚发生的事情在心头闪过。

    再低头看看自己那已经完全变成红色的长袍,一股颤栗从心底涌出:[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不明白自己为何会突然变得如此凶残,华剑英失控的大叫起来:“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最后一声大吼,声传百里,全城人没一个听不到的,全都吓了老大一跳。

    大吼一声,华剑英破空而去,留下绍府的一群人在底下面面相觑。这到底是……出什么事啦?

    华剑英不顾一切的催动全身的真元力,疯子一般向前疾射而去。他双手捂着脸,只觉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听不到,心中一片的空白。

    心中的理智告诉他,他做的没有错,像绍、刘、唐那样的人,不要说杀三个,就是杀上三十个、三百个甚至三千个也不能说嫌多。

    只是,他的心中就有着一股异样的违和、一股难言的痛苦。自己做的真的是正确的吗?他感到疑惑,至少他知道,自己差一点就步入魔道,为什么会这样?他相信自己做的是正确的同时,又对自己的做为感到怀疑。

    就在华剑英混乱无比,脑中其乱如麻的时候。突然间他感到全身巨震,无比的巨疼从全身同时传来:[出什么事啦?]

    原来华剑英只顾着在想要理清脑中乱如乱麻一般的思绪,却没有注意到,前面出现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结果,就在华剑英连发生什么事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一头撞在山壁上。

    这座山相当的高。

    “轰!”的一声闷响,山壁被撞塌了好大一块,而华剑英陷入山壁足有三、四尺深。‘哗、啦、啦‘几声响,四周的岩壁一片片的剥落,巨大石块从山壁上坠下,在巨大的轰鸣声中滚滚落下。随着身体四周的岩石的下坠,华剑英也一起掉落了下去。

    但现在的华剑英心中仍然是百味杂陈,他不知道为什么,不想使用修真者的力量。没有受到“外来力量”的干扰,物理上的地心引力有效发挥了他的功效,华英毫无阻碍的进入“自由落体”的状态。

    落下的过程并不是“一帆风顺”,下坠了约数十丈的高度后,华剑英在砸在一处突出的岩石台边上,然后像一个肉弹般弹起,在半空中转了几圈再一次向下落去。

    顺着山体,华剑英“卟嗵!”一声落入半山腰的一条小河中,随着河水,一起一伏的向远处飘走。

    由于根本没有运功护体,所以华剑英现在真的是五劳七伤,只是修真者的生命力远远超过普通人,加上虽然没有主动运劲护体,但体内真元力还是本能的替他化解掉大部份的冲击力,不然,现在华剑英早就是个死人。

    就算如此,烦乱的心绪、肉体的重伤、冰凉的河水,三方夹击下,华剑英还是渐渐的失去了意识,坠入无尽的黑暗中。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华剑英渐渐醒了过来。[这、这里是?]眨眨眼,他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正躺在一张木制床上,身上身下,是雪白色的被褥,游目四顾,这是一间约十几平米见方的单人居室,屋中有一张桌子、两个凳子,床边有一个低矮的床头柜,墙角处有一个衣橱,从对面的窗口,黄昏时分的阳光隐约可见。

    华剑英缓缓坐起,这才发现,从山上摔下时造成身上的几处伤患,现在显然已经有人帮他处理过了。身上原本那件已经变成红色的长袍已经不见,现在换上了一件雪白色的,类似睡衣的长袍。

    [看来伤势并不严重,看来已经有人帮我疗过伤了。]华剑英又看了看四周:[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我晕了多长时间?]一旦失去意识,修真者除了恢复的较快以外,并不比普通人强的多少。

    华剑英忽觉心神一动,他感觉到有人正在向这边过来。虽然还不知道是不是来这边,华剑英还是先从床上起身。

    华剑英刚刚站起,房门就被人打开,进来的是一个大约17、8岁的美丽少女。一头黑亮长发,用一根细绳束起,白净的脸宠隐隐透出健康的红色。身上穿着一件白色连衣长裙,隐约可以看到,里面的衣服和裤子甚至鞋子也全都是白色的。手里端着一个脸盘,里面装满了清水,盘边上,搭着一条手巾。

    “啊?你醒了。”那少女有些吃惊的看着站在那进而看着她的华剑英:“你已经晕了两天了。本来师父以为你最快也要明天早上才能醒呢。”说着,走过来把手中的东西放在床头柜上。

    “嗯,是的。我已经醒了。”一时间不知说些什么的华剑英只好说着一些没营养的话,忽然想起,问道:“啊,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救我来这里的吗?”

    那少女道:“这里?这里是雪衫会啊。不是我救你的,是我师兄把你救回来的。嗯,说救也不太确切,我师父说你也是一个修真者,而且水平不低,就算没人救你,你也会没事的。喂,你修真境界很高吗?”

    华剑英摇了摇头,道:“我那有算什么高?我也才离合期而已。对了,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他对固达星上的修真界的事还不是太了解,所以虽然和景怀宫闹的是天翻地覆、不可开交,却不知道雪衫会和天南殿都是和景怀宫齐名的修真门派。

    少女轻声低呼道:“哇,离合期啊,好厉害哦,我从小入门,修真10年也才只刚刚辟谷期。啊?我?我叫夏雪,师父都叫我雪儿……啊?我、我……”夏雪话说到一半才想起,告诉这人自己叫什么倒也罢了,怎么连自己的小名也说了?登时红了脸。

    这时,门外传来声音,门再次被打了开来,只是这次却进来两个男子,一个看上去约20岁刚出头,身材极高,国字脸,浓眉大眼,一脸刚直之气;另一个看上去大约30左右,比前一个稍矮一些,容貌也算英俊,只是一张脸上横七竖八数十道伤痕,看上去倒是多了一股狰狞、彪悍之气。

    两人都是修真者,较年轻的一个大约是元婴中期的水平,较年长的一个已经是离合初期。两人身上穿着同样的白色劲装,看着他们两个和夏雪的衣服,华剑英开始明白他们为什么叫雪衫会了。

    两人进来看到华剑英已经清醒起身,都微微一愕。那个20左右的青年道:“原来兄弟已经醒了,可比我师父估计的还要早呐。”

    华剑英一愣,还没说话,旁边夏雪已经开口道:“这位是我师兄范定山,另一位是我师父扬亢。你……咦?说回来,你叫什么名字还没告诉我啊。”

    华剑英拱手行礼道:“在下华剑英,多谢范兄相救之恩,扬前辈援手之德。”华剑英一报名字,范、夏二人倒也罢了,站在一边的扬亢脸色微微一变。

    范定山摆摆手道:“唉呀,不过是举手之劳,而且,就算没有我,你也不会有事的啦。对了,听师父说你应该有离合期的修为了,是真的吗?嘿,真要感谢我的话,不如有时间指点一下我怎么修真吧。”

    华剑英略一犹豫,道:“好阿,也别说什么指点,有时间与范兄切磋切磋就是。”一边的夏雪叫了起来,拉着二人道:“哇!我也要、我也要!”除了本门师长之外,能够得到别家高手的教导,在修真界很难得的机会。小姑娘自然不愿放过。范定山无奈道:“好吧!到时你一起来就是了。”

    扬亢在一边忽然道:“华小兄弟,可否请教尊师是何方高人?在下修真水平虽然一般,但四、五百年的经验,还是能看得出,小兄弟修真的时间应该不长,却有目下离合初期的修为,真是难得。不知小兄弟出身什么哪家哪派?”

    华剑英感到很奇怪,怎么都对他的师门这么关心?这时他还不知道,他在固达星已经是声名远扬了。突然冒出的神秘离合期高手;打败景怀宫八执事之首的姜尚清;以一己之力大战景怀宫四大高手而不落下风,事后更从容退去。种种事迹,无不让固达星另两个修真门派天南殿和雪衫会对他备加关注。

    天南殿远在固达大陆南方,倒还罢了,雪衫会和和景怀宫同处于大陆北方,加上两派暗中支持的回、维两国,近百年来战事不断,为此,两派之间没有少别苗头,雪衫会虽然没输给景怀宫,却一直被压在下风。如果不是景怀宫怕全力对付雪衫会,会给天南殿以可趁之机而一直有所保留,雪衫就算不给灭掉,也绝不会像目下这般轻松。所以,对于华剑英这突然出现的修真高手,雪衫会给予相当的重视。

    对于华剑英,固达大陆上的修真门派真的是非常的疑惑。虽然固达大陆上也有通向其它星球的传送点,有别派修真者来到也并不算什么很稀奇的事。但就三大派所知,最近一段时间,固达大陆上的两个通向异星球的传送点根本没有启动过。要知道,启动这样的超大型传送阵,所需要的能量相当惊人,三大派的高手们不可能全无感觉。也就是说,最近一段时间,既没有人来,也没有人离开。但固达大陆上却突然冒出一个不属于任何一个门派的修真者,而且水平还不低,当然让三大派吃惊。

    尽管有些疑惑,华剑英还是如实的告诉扬亢:“家师莲月心。”

    扬亢微微的皱起了眉头。本来,听到莲月心这个同样没人听过的名字后,不少人怀疑,这是不是华剑英瞎编出来的一个名字?虽然修真者绝对不敢乱认师父、不认师门,但如果是出于自己的师父授意,那自然没什么顾忌。

    扬亢苦笑道:“这个……请恕在下孤陋寡闻,从未听过尊师大名。”

    华剑英呵呵笑道:“没有听过是正常。如果前辈听过家师的名字,那可真是太让我吃惊了。”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华剑英这么说,是因为莲月心当年虽然在修真界极有威名,但毕竟飞升离开修真已经超过五万年之久。不要说五万年前,现在想找一个一万年前的修真者怕都找不到,自然没人知道莲月心这个名字。不过扬亢却更加肯定,所谓的莲月心,九成九是个假名,甚至连华剑英这个名字可能也是假的。

    如果华剑英知道杨亢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只怕会再次晕过去。

    心存疑惑,扬亢不再多说什么,闲谈几句后,带着两名弟子离开。

    扬、范、夏三人离开后,华剑英缓缓的在床上躺了下来。

    他觉得自己已经有好久没有这样悠闲的躺在床上了,自从一年前修到元婴期后,根本用不着吃饭、睡觉,只要坐下来修练一会,自然就能吸收到足够的维持生命的能量和恢复精力。

    想起两天的那一幕,华剑英忍不住看着自己的右手“感觉……还是那么的清晰。”华剑英喃喃自语道。一切就像刚刚发生的,右手似乎还能清楚的感觉到握着那颗人心时的触感。

    当时为什么要逃呢?华剑英不知道;是感到罪恶吗?华剑英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什么。

    “你觉得迷惑吗?”一个熟悉的声音轻轻响起。

    [这个声音!难道是……不、不可能的!]听到这个声音,华剑英大吃一惊,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一身淡雅青袍,未加修饰的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面前摆放着自制的酒壶和酒杯,脸上带着熟悉的微笑望着华剑英。一个熟悉的身影就坐在华剑英的不远处。

    “师父!”华剑英惊呼道:“您怎么在这里?”

    “哟--,徒弟呀,不过来陪师父喝一杯吗?”

    ――――――――――――――――――――――――――――――――――――

    “师父!您、您、您怎么会在这里的?”华剑英惊讶之极。

    “你这小子!大惊小怪的。见到为师难道你不高兴吗?快过来陪师父喝两杯。”莲月心满不在乎的道。

    华剑英走过去坐下,问:“师父,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莲月心并没回答他,看了他几眼,道:“英儿,看起来很迷芒啊。有什么心事,不妨跟师父我说说。”

    莲月心的话立刻挑起了华剑英的心事,他叹了口气道:“师父,我真的不明白啊。”说着,把在静息城中发生的事仔细跟莲月心讲了一遍,然后道:“师父,你觉的我做错了吗?”

    “唔,徒弟。我要告诉你,你做的并没有错。换了是师父我,也会这么做的。”莲月心少有的严肃的说道。

    “我也觉得我没有错,可是师父,我还是觉得迷茫。为什么?为什么我会变的那么残忍?为什么我会觉得难以面对那个眼光。”华剑英显然还是有些不能释怀:“师父,我、我当时确实入魔了啊。”

    “入魔?哈、哈、哈、哈……”莲月心大笑起来:“徒弟阿,你以为从魔道中恢复过来是这么容易的吗?”

    “师父?”华剑英不解的看着莲月心,显然有些不明白他的意思。

    莲月心笑道:“修真界有这么一句话,叫做‘一日为魔,终生为魔’。虽然不能说是绝对,但也确形像的说明了入魔容易出魔难啊。如果你当时真的是入魔了的话,你大概已经把那个静息之城杀成一个死城了。”

    “那我当时是……”

    “不过是迷失自我而已。”

    “迷失自我?那……为什么会这样的?”虽然知道自己不是入魔后就大大松了一口气,但华剑英还是有些紧张的问道。

    莲月心沉默半晌后,缓缓地道:“没有足够坚定的道心,徒有强大的力量,会发生这种事情,一点这不奇怪,这是我的错。”

    又思索了一会,莲月心续道:“英儿,你知不知道,剑仙在天界中有超级散仙的称呼?”

    “散仙?这是为什么?”华剑英感到很惊讶,他知道,不论是什么原因,修真者修散仙,肯定是一种无奈的选择。所以,他真的不明白,位列高等仙人剑仙怎么会被视为散仙?同时,他也不明白,怎么突然说到这事上了?

    “是因为坚持。”

    “坚持?这……我不懂”

    “英儿,你知道吗?实际上在很久以前,久到连我也不知道那是多久以前,在修真界和天界,修真者和仙人们修炼方法,就是和我们剑仙一样,不借助任何外力和宝物的力量,通过一点点的吸收自然界的能量来改变自己的体质和生命形态,从而达到修真的目的,那个时候,能达到元婴期的修真者,都非常的少。”

    “后来,修真者们发现仙石对修真有着极强的辅助作用,而且随着法宝的作用越来越大,这种利用仙石和法宝的修真方式,比原本的方法要快上近一倍,越来越多的修真者开始走向另一种修真方式,连带着天界的仙人们的修真方式,也发生了改变。但是,仍然有极少数的修真者,仍然坚持着原本的修练方法,这些人,就是最初的‘剑修’。”

    “剑修的出现,是因为对心中所坚信的正确的‘道’的坚持,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所不同的‘道’。不管别人的目光,只按自己所认为是正确的路走下去,超然于正邪之外,一切取决于自己的心。这就是剑修就是剑仙。”

    “取决于……自己的心?”华剑英重复念道。

    “不错,剑修是很少去在意他人的眼光的。比如,一般的修真者是不屑于对普通人动手的,像你这次遇到的事,一般的修真者也许会出手教训那些人,但却不会杀他们。但像你这样的剑修就不会在意这些,该杀的人,管他值不值得你和他认真,杀了就是。”

    “我明白了。”华剑英轻声道:“我会迷失,是因为我的心还不够坚定,同时也因为我还有着一丝虚荣。在我看来,我是在‘除恶’以‘扬善’,所以,当那些见到我杀人而害怕的人,让我在不知不觉间迷惑……”

    “而迷惑又让你迷失。”莲月心接道:“你现在明白了吗?”

    华剑英笑了起来:“是明白了,我不会再迷失了。只是这样说的话,剑修岂不是很孤独?”

    “不喜欢孤独也不要紧,剑修以自己的心为指引,如果你不喜欢孤独的话,也可以不去忍受孤独。对有的人来说,孤独的感觉是一种享受,不过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这种感觉,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享受孤独呢。而且,我也说过了吧,剑修所坚持的,是自己的‘道’,但却不一定是前人的道,你没必要因为我的话而有所束缚。”莲月心一边说,一边站了起来。

    “师父?”

    “现在的你,应该已经不会再迷失了吧?不过你要小心,心的迷失对于修真者来说是相当危险的,它已经在你的心中种下‘心魔’的种子。”莲月心缓缓的转过身,“不过一切都看你自己,如果你觉得魔道更适合你的话,跻身于魔道于有何妨?不管英儿你最后选择了哪种道路,师父都会支持你。”

    眼见莲月心一边说,身影便越来越远,华剑英叫了起来:“师父!等我一下!师父!”

    “师父!……吓?”华剑英猛地坐起身,一时间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呆呆的看着四周,雪白的被褥、一桌数凳、一柜一橱,还有,从窗口隐约可见的鱼肚白。

    [刚刚的……是梦吗?]华剑英从床上走下来,再一次确认自己确实一直躺在床上没有动过。[什么时候睡着的?还有,可真是有好久没做梦了。只是,这个梦好奇怪啊。]

    “而且,不管那是不是梦,我也不会再迷惑了。”华剑英轻声自语,声音并不大,但神情中,充满了一股自信。

    华剑英抬步向门外走去,不经意间的一瞄,却让华剑英全身巨震。只见桌上不知用什么写着八个字:“天道无凭,唯心以求。”

    “师父。”华剑英停下脚步,看着桌上的字迹,他已经明白,虽然还是不敢确定师父是否真的来过,不过,昨晚的一切,显然绝不是梦那么简单。沉思一会,[师父,这是你最后给我的提示吗?]想着,华剑英对着桌上的字迹躬身一礼,当他再站直身子,字迹已经消失。

    大步走出门去,华剑英轻轻纵身跳到屋顶上,顶着既将升的太阳,缓缓运转起全身的真元力。真元运转全身,隐约之间,华剑英知道自己又进一步,已经修入离合中期的境界。

    过了一会,华剑英缓缓从屋顶落下,一边忽然有人说话:“华大哥,你已经起来了呀?好早哦。”

    华剑英转头,望去,正是那个叫夏雪的小姑娘,点点头笑道:“你也很早啊。嗯?怎么了?”

    夏雪走到华剑英跟前,上下仔细的打量着他:“好奇怪哦,只是一晚不见,华大哥你给人的感觉完全都不一样了耶。”

    华剑英淡淡一笑,他心里当然知道,解开心结后,目下的功力进展还不算什么,对他日后的修真影响可是巨大无比,不过心里虽然明白,嘴里还是笑道:“不一样,有什么不一样的?我不还是我吗?”

    夏雪还是看着他,道:“不,还是不太一样。哪不一样呢?只是觉得不一样了,却说不清哪里不一样。”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是不一样。昨夜华兄弟似乎有什么心事,高深的修为虽然一眼可见,但却给人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显然有什么心事。如今却是神完气足,眼中更是充满自信,想不到啊。”

    夏雪回过头,叫了一声:“师父。”整个人立刻蹦了过去。

    杨亢和夏雪笑闹了几句,走到近前又上下打量了华剑英几眼,啧啧称奇道:“人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华兄弟只一夜不见,就功力大进,呵,我看来已经不是华兄弟的对手喽。”他这说的倒是实话,杨亢的离合初期实力,和昨晚心结未解的华剑英相比,也不过在伯仲之间,如今华剑英功力大进,已经胜过他一截。所以单以实力计算,华剑英确实已经凌驾在杨亢之上。

    杨亢又道:“华兄弟精神大好,不知有何打算?”

    华剑英思索半晌,道:“本来也没有什么计划,不过,晚辈忽然有些想家。想要回家乡看一看。然后四处转转,看能不能找到海魂玛瑙。对了,杨前辈,你知道这个星球去别的星球的传送阵吧?”

    杨亢点头道:“当然知道。”他脸上虽然没表现出来,但心中却是大叹可惜,如果华剑英继续留在固达星的话,雪衫会就有可能拉拢住这个高手做帮手,而且似乎确是大有机会。不过现在看来却是不行了,雪衫会可不想像景怀宫那样无谓的树此强敌。所以华剑英要离开,雪衫会的人虽然会有些不高兴,却也不会强留。

    杨亢心中一动,递给华剑英一块结白如雪的牌子,道:“华兄弟,我们也算结识一场,这是我们雪衫会的标记,只要是雪山会的弟子,就都认得。如果你有机会见到在外历练的本派弟子,还请你给些关照。”

    华剑英想了想,伸手接了过来,却不知道,这是雪衫会客卿长老的标记,有这块牌子的人,就等同于雪衫会的长老。这样一来,他算是让杨亢给拐了。而且,杨亢也不怕他知道了后不高兴,他早就说了这是雪山会的标记,可没说是什么标记,怪只怪华剑英还是经验太少。

    不过,等到这块雪衫会客卿长老的牌子真正发挥作用,已经是很久以后的事了。杨亢此时也不知道,他无意中给雪衫会拉来了一个了不得的大高手。

    杨亢又想起一事,问道:“华兄弟,你要海魂玛瑙做什么?要合药吗?”

    华剑英心中一愕,海魂玛瑙能用来合药他倒是第一次知道。不过他也只能打个哈哈混过去,如果让人知道他身边跟着几百个修炼了上千年的元婴,只怕不出三天就会有一大群人来追杀他了。他问杨亢道:“杨前辈可知道哪里有海魂玛瑙?”

    杨亢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听说海魂玛瑙是什么地方的特产,只有哪出产,不过是哪,我也不知道。”

    华剑英听了心中略感失望,不过杨亢又道:“不过我建议华兄弟你去沃勒星去看看,那里也许能找到一些线索?”

    华剑英心中一喜,问道:“为何要去那里?”

    杨亢道:“宇宙中有少数星球,是完全以修真者为主的星球。那里完全是修真者的天下,有不少修真者的东西,也只有在这些星球上能找到的。沃勒星就是这样一个星球,在哪未必能找到海魂玛瑙,但应该能打听到在哪能弄到。所以我建议你去那里看看。”

    华剑英大喜,这下终于有头绪,不用到处乱跑了。而杨亢也不知道,他无意中说的最后几句话是多么的关键。后来,华剑英之所以能接受那块牌子所代表的意义,就是因为杨亢这无意中告诉他的消息,让他少浪费许多冤枉路和时间。

    而这时,在玄魄珠中,几道没人听到的声音:“呜、呜、呜~~,小英子终于想起来了,小英子果然没忘记我们,这下子终于快熬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