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九章 京城风云聚

第九章 京城风云聚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时间,是华剑英和平尚出发前往庭京城的前一天深夜。在平尚和华芷府邸的客房,华剑英的房间。

    “阿健,你真的太冲动了。我知道你很想救你大哥,但也不应该在大庭广众之下说那种话啊。”华铭显然对于白天时,华剑英打算强行劫狱的事有些不满。

    华剑英轻轻吹了吹手中的茶,笑道:“爸,你不会真的以为我会那么不知轻重吧?”

    华铭一呆:“你……”

    “白天我那不过是演戏而已。政治这东西啊,我不喜欢,但并不是说我就不了解。大哥这次的事情,颇有蹊跷,八成是大哥不知怎么,成了朝中那些大佬们政治斗争中的炮灰。”

    “而平家那些人也是一样,对他们这些玩政治的人而言,一切都只是为了利益而已。比如说那位平四少爷和大姐间的婚姻就是。以前那是知道和华家联姻能给他们带来利益,利益没了的话……现在我是让他们认为,和华家维持良好关系可心继续为他们带来利益。”

    华铭皱眉道:“可我还是不明白,你白天为什么要那么做。“

    华剑英笑笑,解释道:“在知道我是修真者后,平家一定想要来拉拢我们华家,因为可以给他们带来更多更大的利益。而他们所会采取的手段,不出‘软、硬’两种。软的,就是像之前让平四少和大姐那样的婚姻关系,而说起这个,咱家的老大和老么,这一男一女可好像都还没结婚嘛。而我听说,平家也有一男一女没结婚的。”

    “那硬的又是什么?他们难道会敢招惹你?以你的能力,他们怕是惹不起你吧?”华铭问道。

    “唔,老爸。正面为敌,我自信在整个大陆上大概都没人会是我的对手。不过,我却有一个极大的弱点在他们的手中啊。”

    “是什么?”华铭有些奇怪的问道,他想不出儿子有什么弱点。却不见华剑英的回答,只是一直盯着他在看,华铭猛地省悟过来:“你是说……我们?”

    “是啊!”华剑英叹道:“修真者,并不是真的绝心绝情,只是对世俗界的一些事与物不太放在心上而已。现在,我在世俗界最后的牵挂就是爸爸你和妈妈,反倒是大哥、大姐和小妹我倒不太在意。他们都有他们自己的路,不管最后会如何都是他们自己决定的,我会帮他们,却不会对他们有太多的牵挂。只是爸爸你和妈妈却不同。”

    “我在这里的时候,倒是不怕他们,可是我早晚会离开,去继续潜修。所以我要为我离开里的情况考虑啊。而我白天之所以要那么做,就是要给平家的人一种性格冲动,有勇无谋的感觉。这样,他们就会认为我是一个很容易控制的人,他们就只会用比较柔和的方法了。”

    “而且,我认为他们一般也不会用硬来的方式,最可能的方法,就是我刚刚说过的,进一步和我们家联姻。甚至可能把大姐的孩子推上平家继续人的位子上,这样的话。我这个做舅舅的,也不好意思不帮平家了。”

    华铭呆了半晌,突然苦笑道:“唉,你这小子,你去修真还真是可惜了呐。”

    华剑英微微一呆,问道:“爸你这是什么意思啊?”

    “你应该去做政客才对。”

    “我才不要!做政客这么累,还是做修真者比较轻松。”

    庭京城,莱汀王国七百年的首都,方圆足有近百里之巨,人口超过200万,在它的四周还建有四座卫城,分别守护着庭京的四方,每个卫城中驻扎着两万到三万不等的精锐城防军士兵。

    为了避免惊世骇俗,华剑英在离庭京城还有70多里的时候,就找了较隐蔽的地方落了下来,和平尚一起坐上了平野给他们两个准备的豪华马车。

    刚从破日乌梭上下来的时候,那些随行人员甚至包括平尚在内全都有些精神恍惚。从地理上讲,山南行省算是莱汀王国比较偏远的地区,与首都庭京城相隔足有万里之遥,现在竟然只用了2个小时就倒了。对这些人来说,这将会是他们终生难忘的经历。

    马车逐渐接近庭京,华剑英就把神识散出,一边观察附近的情况一边默默思索:[庭京城是莱汀首都,加上四个卫城合,合共近30万的军力。以一城之地而言,可说全城之冠。如果事情有变,救了大哥和姐夫直接走人就是。在天上,可没人拦的我住。咦?那些人……是密探吗?怎么好像都很注意我们的马车的?]

    他却不知道,现在庭京城内局势紧张,各大势力都派出大量探子。对城内,监视自己的对手;对城外,则注意都有些什么人进城。可说一般人早在数百里外就会被人发现,近一步上报到庭京城内各大势力的首脑。而平家的马车,虽然本身没什么问题,但却好像凭空出现一样,突然在离城不过数十里的地方冒了出来,可把那些密探和密探后面的那些们大佬们吓了老大一跳。

    华剑英发现了这些情况,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平尚能明白却不知道,他还沉浸在刚刚的奇妙感觉中呢。华剑英想了想,也就把这件事放下,对他来说,这些探子全都只是一些无聊的蚂蚁而已,放在那里也是无妨,真要有那个必要的话,随时都能全部拔除。

    做为一方诸候和王国伯爵,平家在京城有一座自己的房屋。这时刚刚午后,大约都安顿好之后,平尚道:“阿健,你有什么打算吗?我打算先到庭京城中,和我们家有关系的人物那里去拜访一下。”

    华剑想了想道:“姐夫,在那之前,能不能先带我去天牢一趟?我想先看看我大哥的情况。”

    平尚一呆,点了点头道:“嗯,这我倒忘了,先见见大哥也好。他是这次事件的直接当事人之一,先去和他了解一下情况,应该会有帮助。”

    于是平尚准备了一下,华剑英则扮成了平尚的随从。在这个时候,两人都认为还是不要让别人这么快知道华剑英的身份比较好。

    天牢位于庭京城北门外,与北卫城之间。是庭京和北卫城之间最大的建筑。“天牢关押的应该都是国家重犯吧?我们能进的去吗?”华剑英问道。因为扮成平尚的贴身随从,所以华剑英和平尚齐坐在马车里。

    “没关系,要知道,关在天牢里的这些人,全都是些大有身份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掌权的人想起他们中的哪一个,那这个人的身份地位立刻就又不一样了。所以天牢那些看管人员,等闲也不会得罪这些未来可能位高权重的人。进去见犯人一面,更是可以。当然喽,也有例外的。”平尚解释道。

    “哦,什么样的人例外?”华剑英好奇地问道。

    “首先就是那些犯了肯定会死的大罪的人,比如谋反的。还有就是知道一些什么密秘的人,为了让这些人吐出他们所知道的秘密,被各种残酷的刑罚折磨自然是免不了的。”顿了顿,笑道:“唉呀,二弟你安心吧。大哥他是太医院中医术最好的太医,没人真的会把他怎么样的。我看,他现在在里面大概过得舒服着呢。你不用太担心啦。”

    华剑英笑了笑点头称是,但他的心里总觉得有点不对劲。[大哥,你不要有事啊。]华剑英心中默念。

    很快,到了天牢。就像刚刚平尚说的,并没有什么难的。特别是天牢的那个管事在接下平尚的几块晶币后,更是点头哈腰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平尚是他的顶头上司。

    但是,当平尚提到要见的犯人是华陀时,那管事先是一愣,跟着脸上为之变色,道:“华陀?这个……大人,这有点难办啊。”

    平尚一呆:“难办?这有什么难国办的?”

    “这个……”那管事四下瞄了几眼,贴近平尚轻声道:“这是上面的意思,华大夫现在被关在天牢地下,最严密的地牢里。而且更有专人来叮嘱过,绝对不许任何人探视。这个……小的也是没法子啊。”

    平尚脸色难看之极,又递给那管事几个晶币后道:“多谢你告诉我这些,我来过这里的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那管事连连点头:“是、是、是。小的知道了,小的一定照办。”

    平尚转身向马车走去。实际上,平尚心里也知道,这些家伙,全都是认钱不认人的,如果有人也给他足够的钱的话,这家似肯定会把自这次到这里来的经过,详细的告诉那些有兴趣知道的人。

    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有好好安抚一下另一个人,他轻声道:“这真是太奇怪了,竟然连探视也不让,这完全不符合学理啊。不过阿健你放心吧,我会派人仔细打听大哥的情况,然后想办法把大哥救出来。所以阿健你……咦?阿健?阿健?”平尚说了半天后,终于发现不对,回头一看,华剑英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吓了一跳后,平尚心念电转:[这小子跑哪里去了?嗯?难、难道说……]望望就在不远处的天牢大门,平尚不由得苦笑一下:[这、这小子,太、太乱来了啦。天牢丢了一个犯人,可不是小事。嗯,看来还是按原计划对拜访京城各大重臣的好,也好让人觉和我没什么关系。]当下平尚连忙跳到自己的马车上,前去拜访在京城中平家的朋友。

    等到平尚逐一拜访过和平家有交情的各家族、重臣之后,已经是华灯初上时分。平尚坐在马车里,问道:“老何,还有谁家没去吗?”

    老何,本名不详,是在平野还是小孩时,就在平家做事的老家人,极得平野信任。所以平野让他专门陪同平尚一齐进京,以便在一旁随时提醒、协助平尚。

    “四少爷,就差左大臣大人家了。”坐在车辕处的老何答道。

    “唔,那可不能怠慢。我们快去吧。”平尚道。在莱汀王国,没有宰相一职。左大臣、右大臣和内大臣三个官职分别分担了宰相一职的部份权力。所以,在莱汀王国,没有那种一人之下的百官之首,不过左、右、内三大臣仍然是位高权重,左大臣江城武公爵,是朝中和平家有交情和关系的地位最高的一位。同时,左大臣家和平家,也是姻亲的关系。

    到达江家,已经快到晚餐时间,但仍可见一些官员在等候左大臣接见。虽然在京城中那些毫门大家看来,平家只不过是一个外潘而已,但江、平二家毕竟是有亲戚关系的,所以平尚并没有等多久,就被下人十分恭敬的请到书房见到左大臣江城武。

    左大臣出乎平尚意料之外的亲切:“是小尚啊。呵,坐吧。与你上次见面,好像还是六年前你大哥与玲儿结婚的时候。听说你二年前也结婚了?怎么样?婚后生活感觉如何?”

    平尚坐了下来,恭敬地道:“托伯父大人的福,还不错。”

    左大臣点点头,叹道:“自从陛下出事以来,政务差不多全压在我们几个身上,你刚也看到了,在家里也不安生。”说到这里忽然对外面道:“来人。”

    立刻进来一个下人,立在一边:“老爷,有何吩咐?”

    “告诉外面的人,今天就到这里,让他们都回去吧,明天到政务所再继续。我今天就在书房里吃饭。嗯,小尚啊,你也没吃吧?也给小尚准备一份,我在这里和他一起吃。”左大臣吩咐道。那下人立刻照吩咐下去办。

    平尚几乎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能够在左大臣大人的书房里和左大臣一起吃饭,这可是只有极少数地位极高的人才能有的荣誉。

    很快简单但丰盛的饭菜被端了上来。二人一起坐下来吃喝起来。

    左大臣忽然问道:“小尚,你是今天刚到吧?”

    平尚点点头道:“是的。”

    “唔,去过什么地方没有啊?”

    “去过一些朋友家。”由于平家在京城中有交情的这些家族、重臣,大多也是左大臣一系的,所以平尚也不怕告诉他,一五一十的说给他听。

    左大臣听了后,问道:“没再去别的地方?”

    平尚心中微微一惊,他不知道左大臣这句话只是随口问问还是意有所指,不过他想起,今天去天牢之事,由于事先没有想到,所以并不是隐密之事,真要想查,很容易就能查出,没必要因这种小事惹得左大臣大人不快。于是照实答道:“不,在这之前去过天牢一趟。”

    出乎平尚意料之外,左大臣全身一震,紧接着问道:“你去过天牢?什么时候?去做什么?”

    平尚有些反应不过来,不过还是照实答道:“大约是刚过午后。贱内的兄长是太医院太医华陀,听说他获罪被关入天牢。所以小侄前来看看,出了什么事。这也是小侄来此的主要目的之一。只是不知道怎么,天牢管事竟然不让小侄探视,真让小侄吃惊不小。”

    左大臣显然早就知道平家和华家的姻亲关系,所以并不吃惊。皱眉想了想道:“那应该是在那不久之前。你然后又去过别的地方吗?”

    平尚答道:“没有啊。之后就去拜访我们家在京城中的一些朋友了,刚刚也跟伯父您说过了。”见左大臣“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小心翼翼的问道:“怎么?伯父,天牢……出什么事了吗?”实际上,平尚知道,天牢要是不出事,那才真是奇怪了。不过他确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连左大臣也对天牢的事这么关注。

    “唔,今天下午天牢确是出事了,那应该是发生在你离开天牢不久之后。今天下午,有人把天牢彻底夷成一片平城,天牢中关押的1276名大小人犯全部逃脱。由于事情太过突然,城卫所、官防署等相关部门完全没有准备,急忙出动所有差役甚至动用军队,也只捉回来不到300人。而且,真正的重犯更是一个都没抓到。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尚吃惊的张大嘴巴,虽然早就料到华剑英必定会搞出些事来,但却也完全没料到会搞到这么大。从天牢中劫持人犯,本身就是死罪。攻破天牢更是抄家灭族的大罪,平尚一时间脸色都有些发青:[二舅子啊。你、你在搞什么啊。怎么、怎么把事情弄得这么大!]

    “很令人震惊吧?”左大臣道,显然,他误会了平尚吃惊的理由:“连我也给吓了老大一跳。你没去看现场,整个天牢完全变成了片废墟。真是惊人,不知是什么做的?”

    如果是别的星球上,如固达星,大概早就有人想到这件事一定和修真者有关。但亚图星上的修真者实在太少,加上又从不插手世俗之事。所以除了少数知道内情的人外,没人想到这事会和修真者扯上关系。

    强打精神和左大臣吃完饭后,平尚急急忙忙赶回住所。一进门就问:“华公子回来了没有?”

    一个下人道:“回来了,现在正在他房里呢。”平尚抬脚刚要走,那个下人犹豫地道:“那个……四少爷……”平尚微微皱眉,问道:“有什么事?快说!”那人道:“华公子他,带回来好几个朋友。一个个稀奇古怪的……”

    不等这人说完,平尚就急急忙忙向华剑英的房间赶了过去。他心中暗暗叫苦:[阿健啊,你毁掉整个天牢还不够,把些个犯人竟然带到我们住的地方。你想要做什么啊?]

    来到华剑英的房间。床上躺着一个人,想来是华陀了。华剑英正坐在床边,手中发出阵阵青气缓缓流入那人体内。除这两人外,房中另外站着八个形相各异的人。

    平尚一呆,刚想说话,华剑英就道:“是姐夫吗?稍等一下。”说着,收手站起身,给华陀盖好被子。

    转过身来,对平尚道:“姐夫,来的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说着指向另外八人。平尚并没有把这八人放在眼中,只觉得不过是让华剑英顺手救出,又想找个靠山而已。

    不过互相一通名可把平尚吓了好几跳。这八人倒真是五花八门什么人都有。

    其中瘟神任横行、暗黑王曹婴、天煞叶龙、魔头底天宵三人,都是威名赫赫的超级高手。拿任横行为例,任横行本是一个纵横大陆独行大盗;十数年间劫掠许多财物,不过由于他只对那些为富不仁的贪官和有钱人下手,从不抢劫平民,有时还会用自己抢来的财物救济一些灾民之类。所以在大陆平民中,声望倒是不错。听说10年前,他被帝国发现并堵上,帝国以损失数员上将和数千精兵的代价把他捉住。而曹、叶、底三人,无论名声和实力,都是不下于任横行的高手。而战神独孤风,更是20多年前名震大陆的一代名将,世人都以为他已经死了,原来却是他功高震主,被上任皇帝抓住关在了天牢,还好他本是孤儿,又不曾娶妻,不然他的家人可惨了。其他四人的身份却有些古怪。一个名叫张德超的英俊中年男子,却是号称大陆史上最成功的骗子,他甚至曾经假扮微服出巡的皇帝,无人能识破他,8年前运气不好,又假扮皇帝却正好让他撞上真正微服出巡的皇帝,下场自然不用说。另一个长相平凡的男子与张德超类似,名叫石川,不是骗子却是“大”偷,曾经偷过某国皇帝皇冠上的宝石而闻名,在想偷莱汀王国皇宫时,被房梁上的灰尘引的打了个喷嚏而被捉,被捉住时,还在大声抱怨莱汀王国的卫生真差,皇宫里都那么脏,气的皇帝一连杀了二十多名当值的侍从。最后一人的身份却最是奇怪,名叫李坚,是宫庭史官,一问才知,这人人如其名,为人刚正不阿,让他写史他真的照实写,连包括莱汀王国现任皇帝在内的,史上所有皇帝功过事非全部详细记载,结果却惹来皇帝不快,皇帝都想万古流芳,谁会想要遗臭万年?所以现任皇帝要他只写一结好事不许记那些坏事,李坚却誓死不从,气的皇帝想杀了他,不想李坚在做史官之前,在文林中名气极大,皇帝要杀他的消息传出,不但本国的文人,就连其他国家都有人送信过来,请皇帝饶他一命,皇帝不想犯众怒,无奈下把他打入天牢,终身监禁。

    平尚心中暗叫乖乖不得了,这些人中,那一个的身份、经历都能吓人一跳。瘟神、暗黑王、天煞和魔头四大高手能活到现在更是奇迹。

    平尚把华剑英拉到门外,低声道:“阿健,我明白你救大哥的决定;也明白你同时放出好几个人,是为了扰乱他人视线,不然我们平家就一下子全都暴露出来了。不过,你把整个天牢夷为平地,1200多名犯人全都让你放了出来,有些过份了吧?”

    华剑英却并没有看他,眼神望着其它方向,冷冷地道:“过份?我可不觉得过份。没把整个庭京城一起夷平,就是我够能克制自己了。”

    虽然认识还没几天,不太能肯定华剑英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但平尚仍然觉得,华剑英有些不太对劲:“怎么了?阿健,到底出什么事了?”

    华剑英却不正面答他,只是用右手大姆指指了指后面的房门,涩声道:“你自己进去看吧。”

    平尚呆了呆,刚才为房中的八人吓了一跳,加上急于找华剑英问清楚,所以并没有很注意华陀的情况。现在听华剑英的话,他晓得华陀的情况一定很不好。

    连忙又赶回到床边,一看之下,平尚连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才没有失声大叫出来。华陀双眼紧闭,仍然意识不清,全身被一层层的绷带、纱布包的好像木乃伊一般,虽然看不太清,但伤势之重,可以想像。

    “怎么、怎么会这样?”平尚压下震惊,颤着声音勉强开口问道。

    “大哥的鼻子和耳朵都已经被人割掉了,毁容已经是肯定,没有瞎掉聋掉,总算不幸中的大幸。”不加何时来到他旁边的华剑英冷冷的说道,语气之中,难以掩饰的透出一股悲愤之气。

    “什么!?”平尚又吃一惊,虽然看到华陀脸上也包着绷带,但却也没想到严重至此。

    “大哥的手指甲全都被拔光了,脚趾已经全被人斩掉。哼!哼!哼!那些人没把大哥的腿砍去,我是不是应该感谢他们啊?”

    “什么!?”

    “现在包上绷带看不到了,大哥全身上下到处都是伤,不要说肉,连块好点的皮几乎都找不到!”

    “什么!?”

    华剑英每说一句,平尚就忍不住惊叫一声,可见其心中的震惊。说实话,平尚并不是震惊于这些手段,而是惊讶,为什么华陀会受到这种对待?他不过是个太医啊。

    “大哥一直都没清醒,所以我没办法问他。姐夫,你答我,按照你的估计,这有可能是谁做的?”华剑英语气渐渐平静,但其中透出的那股肃杀之意,不要说平尚,就连任横行、曹婴、叶龙、底天宵四人,也为之一颤。

    “这个、这个……我、我觉得,可能是德亲王吧。”因为华剑英的气垫而感到全身不舒服。平尚只能勉强的回答。

    “哦,那他住在什么地方?”

    平尚吃了一惊,连忙拽住他:“阿健,不要冲动。这事怎么看都透着古怪,你如果随便出手的话,说不定反面便宜了真正陷害大哥的人啊。”

    华剑英冷冷一笑,道:“姐夫你放心吧。我现在很冷静,我不会乱来。”说着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华陀,“这人把我大哥弄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就算他想死,我还不会让他死咧。”然后转头看着平尚续道:“所以,姐夫你放心好了,我不会随随便便对那个什么德亲王出手的。我只是去他那里瞧瞧,看看有什么线索没。毕竟,他现在是最有可能的人了,不是吗?”

    平尚看着华剑英的神情,心道:[冷静?你现在要是冷静,我把头割下来给你当球踢。]不过他也明白,现在他已经无法阻止华剑英做什么。不然,说不定这家伙真的会一路杀到德亲王府的。不过还好,从华剑英的话来看,他确是不会随便就杀了德亲王,只是这位亲王大人可能比死更惨就是了。

    叹了口气,平尚只好把德亲王府的位置告诉华剑英,并再三叮嘱,这回不要又搞得太大了。

    淡淡一笑,华剑英对任横行等几人道:“大哥的安全,就拜托几位前辈了。”任横行等人答应后,又对平尚道:“姐夫,这几位,就先安排住在府上吧。”平尚心想:[京中局势愈来愈紧张,多这么几个厉害人物帮忙,也是不错。]当下点头答应。

    华剑英微一点头,身形一晃冲出屋外消失不见。平尚又叹一口气,望了望天空,不知怎得,涌出一股替德亲王这政敌祈祷的冲动。

    虽然已经是晚上,但京城首都的夜晚却依然热闹,到处灯火通明。不想过于惊世骇俗,华剑英像一些世俗中高手一样,在各个房屋之间蹦来跳去,不过速度之快,却是会让看到人吓出病来。

    德亲王府左近,华剑英心中一动,身形一闪,跃至一棵大树的树杈上。在前面不远处的半空中,隐约可见一团古怪的黑气。

    [这个感觉,是修真者。不过,好古怪的感觉,这个家伙,应该只有元婴期的修为。不过那团黑气,就散发出空冥期的气息。是了,这团黑气是一件法宝,能够让拥有者像空冥期一样凝气藏形。吓了我一跳。]注意着这团黑气,华剑英心中开始思索。

    [这家伙,是什么人?看样子他是在监视德亲王府。是其他势力派来的吧?只是没想到还有其它人有修真者的帮助。]

    华剑英决定先搞清这个修真者的事情。毕竟,在穆亚大陆,修真者实在太少见了。

    过了好一会,那个人才晃身离开亲王府上空。华剑英悄悄的跟在后面。

    很快,华剑英跟着那人来到另一处占地极广的宏伟宅邸。[果然,像这样的地方,这里的主人一定是个极有身份的人。奇怪了,这人究竟是用什么收买这个修真者的?]华剑英心中十分不解。修真者对世俗的东西都不太在乎,因为他们和世俗中人追求的东西完全不一样。所以除了少数特例,比如这次像他这样,因为家人,不然修真者卷入世俗界中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时,那团黑气降到那大宅中的一个小院落了下来。黑气迅速收缩起来,从中出现一个大约20几岁,面色苍白的人。收起那团黑气后,那人抬步走入一个房间。

    华剑英用神识一探,不由得吓了一跳。除刚刚进去的那人外,里面还有4个人,其中竟然有3个是修真者,修为都是元婴期。

    居然会有四个修真者,这真是让华剑英太吃惊了。他悄悄落在那房间的屋顶上,探出神识注意那5人的对话。

    “哦,阿特姆先生回来了,有什么情况吗?”这是那个唯一不是修真者的人在说话,虽然是男了,但声音轻柔,十分动听。从的意思来看,应该就是这里的主人,也是他让这个修真者去德亲王那里去的。

    下面的显然是那个阿特姆在回答:“今天晚上人不少啊。先后有十来人到那老头那里去,分别有…………”紧接着是一大串的人名和职位。不过华剑英并不关心这些东西,完全是一耳进一耳出。

    “哼,想不到会有那么多人会听这老东西的话。我们看样子要加快计划才行。”刚刚的那人道。

    这时,又有一人开口,此人修为是那四名修真者中最深的一个,可能也是他们的头领:“这样事情都好说,在这个几乎没有修真者的星……咳!世界、我们师兄弟可说是无敌。不过,我说太子殿下,你答应我们的东西,什么时候弄好啊?”

    华剑英吓了一跳,太子?竟然是太子?有没有搞错?不过太子接下来的话让他又吃了一惊:“呵、呵,里特拉先生不用着急,200名资质上佳的少女已经准备好了,几位先生什么时候要,我随时都可以送来。放心吧,都是按照几位先生说的方法挑选的,且保证全部是处女。”

    华剑英惊的差点从屋顶上滚下去。200名?全部处女?这有没有搞错啊?想不到这个平时看上去道貌岸然的太子,竟然是这么恶毒的!不过让他惊讶的还有别的,那些修真者要这么多女孩子做什么?

    这时太子沉吟半晌:“对了,古鲁夫和达伽玛两位先生对于今天下午天牢被毁一事有什么看法?会不会也是修真者做的?”

    另两名修真者中的一人答道:“我们去看过了,虽然不清楚是什么人用什么手法弄成的,不过应该和修真者无关。”

    华剑英在屋顶上心道:[不知是什么人用什么手法弄的,却又肯定和修真者无法。这叫什么逻辑啊?]

    太子哦了一声不在说话。不过那个里特拉的一句话让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那个叫华什么东西的太医这下子也不知跑到哪里了,太子殿下不担心吗?”

    太子哼了一声道:“那家伙已经是个废人了,别说他并不是知道的那么清楚。就算他对所有事都清楚明白,现在变成这样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刚刚说过话的那个修真者道:“说起来太子你也真是奇怪,你那皇帝老子被我们下了禁制,一个普通医生是无论如何也解不开的。你有什么好担心的,还要把他弄到天牢里去。”

    太子笑道:“古鲁夫先生,你不要太小看那个华陀,他的医术确是十分神奇。所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他把老头子弄醒了,不就糟糕了?更何况我曾经暗中让他给老头子下毒,虽然他没发觉,只当是老头子自己不小心食物中毒就把毒又给解了,万一那天他回过味来就不好了。”

    那个阿物姆这时道:“那你把他杀了就是,把人关天牢里做么?”

    太子诡笑道:“这叫一石二鸟,我故意把老头子曾因华陀中毒的事透露出德亲王那老笨蛋,然后再以他的口把华陀关起来。暗中再让华陀写一份此事是德亲王那老东西指使,把那老鬼一起拉下来。”

    另一个没说过话的,应该就是那个达伽玛插言道:“这不就露馅了吗?不是那德亲王把他关起来的么?”

    太子笑道:“这就叫实则虚之、虚则实之,别人知道了,只会以为当初德亲王是想要杀人灭口。再没人会想到我身上来。”说到得意处,太子忍不住嘿嘿怪笑起来。

    “好了。既然这样,一切就照太子的计划。事成后,殿下……不,应该陛下可别忘了和我们的约定。”里特拉道。

    “放心、放心。本官……呃,朕是不会忘的。”说着,那太子笑着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不知是否以为事情必成而心中高兴,一边说他还在一边笑。

    在屋顶上的华剑英冷冷地看着太子的背影:[好阴险恶毒的家伙。原来是这么回事。哼!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不会让你死的,我要让你后悔自己为什么不早死早着!]

    终于知道陷害兄长的仇人,华剑英心中反倒有种痛快的感觉。正要起身离开,忽然听到底下的四人又在那说话。

    里特拉:“二师弟、三师弟,你们下午去那个天牢那里有什么收获?”

    古鲁夫:“没错。绝对是修真者。”达伽玛接着补充道:“看样子修为颇高,恐怕已经在元婴期之上了。”

    阿特姆:“元婴期以上?那不就是说最少也要离合期?那我们四个只怕……”

    里特拉哼了一声:“所以,这件事绝不能让那个什么太子知道!带上这200个处女鼎炉后,就准备离开。”

    达保玛:“为什么?大师兄,别的不说,那个太子可差咱们100名处女鼎炉呐。”

    里特拉:“顾不了那么多了,万一这个超越元婴期以上的高手是冲着这个太子来的。那可就糟了。好不容易收集了整整400多个上好鼎炉,在师门中立下大功,如果一时不慎前功尽弃怎么办?准备一下,就这两三天内走。”

    其他三人一起应道:“是。”

    [原来是这么回事。]华剑英多少有些明白了。鼎炉是修真界的一种术语,一般是泛指那些用来辅助修真的工具而言。而肉鼎,指的就是利用活人来修炼,是一种非常邪恶的修真方式,是属于黑魔界的修真方法。在修真界是一种禁忌,想不到居然有人打算利用这种方法。

    华剑英略一计算,带着整整200人一齐上路,就算是修真者也快不了。[还来的及,等那个太子之后,再来收拾你们几个。]有了决定后,华剑英纵身离开太子府。

    一切,就将在这几天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