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十章 落幕无声

第十章 落幕无声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在华剑英的灵药和真元力救治下,华陀在第二天上午就清醒过来。

    在昨天晚上从华剑英口中得知真相的平尚,一大早就已经出门。而在华陀的房间中,华剑英坐在已经醒过来的华陀床前一张椅上,也正在谈论着这件事。不过,华剑英就一脸的不高兴。

    “这么说,大哥你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华剑英的语气中透出一股不满的意味。

    “不错。大哥我毕竟就是医生,从上次皇上食物中毒时的种种蛛丝马迹,我就知道是太子做的。只是,太子对我毕竟有知遇之恩,所以我故意当做不知真情。”华陀的话气中,充满一股无奈与惆怅。

    “那这次陷害你的人实际上也是太子,大哥你可知道?”

    “本来是不知道的。不过,在天牢中,那些人拷问我时,要我说出所谓陷害皇上的幕后主使。一开始我还以为这是德亲王的意思,后来那些人要我画押的供词上,竟然要我说主使人是德亲王。我又怎么可能猜不出了?”

    “不会吧!既然大哥你都知道!那你还要我放过那个混帐太子?”华剑英是真的快要气死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大哥竟然是这么的愚忠于那个混帐太子。

    华陀斩钉截铁的道:“纵然太子对我不仁,我也不能对太子无义。”

    “你!”华剑英气的七孔生烟,可又拿他没法子。来房中来回踱了半天,断然道:“不行!就算大哥你不计较,我也不能就这么放过那个混帐太子!”

    华陀望着华剑英:“为什么?阿健,大哥知道你为大哥好,你心疼大哥,想替大哥报仇。不过,你以为卷入这种宫室内争是很好玩的吗?大哥现在已经心灰意懒,他们爱怎样就怎样吧。你这样一定要闹下去,如果……如果一个弄不好把爸、妈他们也牵扯进来……嗨,那时可怎么是好啊。”

    眉头一挑,华剑英这才明白。不想和太子翻脸,怕把事情闹出去,并不是因为大哥愚忠于太子。而是已经看出,太子为人心狠手辣,生怕因此连累到家人。

    叹了一口气,华剑英在华陀床前椅子上又坐了下来:“大哥,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只是……大哥,你以为这样真的好吗?”

    “别的不说,以太子的为人,万一他知道了大哥你还活着,你以为他会放过你吗?你以为,他会放过咱们华家和姐夫平家吗?”

    华陀明显的一震。

    “再从大处说,太子为了能早点当上皇帝,竟然连自己的亲父也不放过。再者,他为了得到那几个修真者的帮助,就那样牺牲了几百名少女。太子,完全不像他平时表现出来的仁厚,大哥,让这样一个人当上皇帝,你认为对莱汀王国来说是件好事吗?”

    华陀神情连变数变,叹了一口气道:“那你打算怎么对付太子?”

    华剑英知道大哥终于被他打动,续道:“以我的实力,正面打倒他太容易了。不过,这样未免也太便宜他了。”

    华陀苦笑了一下,道:“二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华剑英冷笑道:“但适当的显示一下自己的实力,也是保护自己的一种方式啊。一切,就按照正常的手续去办好了,还要有姐夫的配合。而最后的时候……”

    时间很快过去了两天。

    太子府中,太子忽然接到皇太后要在宫中宣布皇帝遗旨的消息,让他快快进宫。

    太子为此相当的迷惑,因为他从来也没听说过什么遗旨的事情。而且,皇太后为什么要这么大张旗鼓的?这两那四个修真者也不知跑到哪去了。这些让他直觉有些不对,可又说不清哪里不对。不过,不管怎么说,这种大事,他是不能不去的。所以他暗中对几个心腹下令。一旦势头不对,就直接起兵,强夺庭京城。不过太子并不觉得会用到这个手段,只是生性小心的他,还是决定留下一手。

    皇宫某偏殿内,以左、右、内三大臣为首,数十名莱汀王国的重臣已经齐聚此地。虽然大多都觉得,皇帝传位必定是传给太子,不过现在在京城中的十来位皇子,还有如德亲王这些皇亲还是全部到场。

    太子到时,皇太后还没有到。只见德亲王和几个平时较亲近的人正在说着什么,而另外一些重臣们,也各自三五城群的在一起聊着。虽然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但想来也和这次要宣布的皇帝遗旨有关。

    太子上前与平时和他较亲近的左大臣江城武道:“江老,今天这是怎么回事?本宫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先……父皇有什么遗旨?”一时口顺,他差点直接说出先皇来,不过他立刻想到,虽然说是宣布遗旨,但皇帝毕竟还活着,所以临时改口。

    江城武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太子殿下与陛下父子之亲尚且不知,老臣怎么可能知道?”

    语气说不上冷淡,却透出一股莫名的漠视。太子碰了个软钉子,心中暗怒,暗想等登位之后必定要让这老家伙好看。

    当下转过身,与另外几个交情不错的大臣打个招呼,说起话来。却没发觉,江城武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丝冷笑。

    又过了一会,司礼大太监的声音响起:“皇太后娘娘驾到~~!”

    立刻,包括太子在内的所有人一起跪倒,口中道:“参加太后娘娘!”

    皇太后年约70许人,容貌已经极为苍老,只能从眉眼之间,去遥想其年轻时的娇美风采。太后坐到首位上后,先让众人站起。接着也不说废话,直接直奔主题道:“今天哀家要大家来此的目的,想来大家也应该都知道了吧?”众人同声应是,“那好,哀家我也就不多说甚么了,大家都直接听皇帝的旨意吧。来人。”说着,伸手一招。

    立刻有一名太监上前,手中捧着一份圣旨。太监打把手中的圣旨打开,略清了清嗓子,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在位二十七载,兢兢业业,无日不为我莱汀一国忧心。二十余载功过切磋,总算尚无大错。及至近日,朕身心俱疲,难掌国事。以平日所见,皇四子淳,深肖朕工,堪当大统。着及:传位于皇四子端木淳。钦此。”

    遗旨念完,整个偏殿之中立刻好像炸了锅一样,重大臣全部悄声议论起来,整个偏殿内一时间嗡嗡响个不停。其中最为震惊的,莫过于太子和四皇子端木淳。太子不用说,四皇子心中的震憾实不下于太子,他平时一直不为皇帝所喜,怎么也没想到,皇帝会传位给他。不过不为所动者也有,那就是左大臣江城武。

    “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假的!假的!对!这份什么遗旨肯定是假的!”太子整个人失控的跳起来叫道。

    “全都给哀家安静!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皇太后大喝一声,全场霎时无声,整个偏殿只剩太子一个人站在那里不住喘气的声音。皇太后撇了他一眼,道:“你不用急,还有一份旨意,而且,是关于你的。”除江城武外的所有人又是一呆。“你不跪吗?也罢,那你就站着听吧?”看着脸色越来越难看的太子,皇太后淡淡的道。

    只见那太监又拿出一道圣旨,展开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太子端木和,身为人臣,不知报效国家,却思谋朝篡逆;身为人子,不思孝道,大逆弑父。如此不忠不孝之人,何能为我朝太子。着及:废去太子端木和太子尊位,立刻交付刑部,严审其谋逆之行,立即执行,不得有误!钦此。”

    皇太后冷冷地道:“卫士!还不快将这不忠不孝之徒给我拿下!”

    几个侍卫扑了上来,正要动手。宫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所有在场大臣又自一愕,太子……不、应该是大皇子端木和猛然大笑起来:“我的手下已经动手啦!庭京城马上就在我手!你们现在求饶还来的及!哈!哈!哈!哈!”此话一出,不少大臣又自变色,虽然心中觉得,就算太子攻下宫城只怕也无大用,但为保性命,对他假意称臣,也算的上是个办法。

    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冷冷的响起:“哦?你以为,庭京真的已经在你手中吗?”

    “那当然!城卫军统领和东、西、北三城城防军督统同时动手!就算庭京城早有防备,也能强行硬攻下来,更何况……呃!?”端木和正在得意扬扬的宣扬自己的胜利,却突然看到说话的人,当场再也说不出话来。

    来人正是当今莱汀王国的皇帝,端木成泰。端木成泰年约50,身材十分高大,面容冷竣,给人感觉不怒自威。只是现在脸色却多了一股病态的苍白感。看到应该永远也不可能站起来的父皇突然出现,端木和已经发觉不妙了。

    “哼!想不到,你这畜生平时处处以仁示人,实际却是这般狼心狗肺的东西!”皇帝冷冷的怒骂道。

    “我、我、我!”端木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时,殿门突然打开,一个武将打扮的人走了进来。跪下道:“皇上,四名叛将,已经全部成擒,是否……”端木和的脸立时变得比白纸还要白上三分。

    还不等那武将说完,皇帝便怒道:“见这些忘恩负义的混蛋做甚!没的污了朕的眼,立刻拉出去!全都砍了!”

    “是!臣遵旨!”情知皇帝现在心情恶劣到极,那武将也不敢再多问,当下退了下去。

    看了看失魂落魄,呆站在那里的端木和,皇帝怒道:“还让这畜生站在这里做甚!拉下去!拉下去!交到刑部去审问!”

    几名侍卫刚拉住端木和,忽然大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一道青影猛地冲了进来,冲着太子直扑过去。旁边的几名侍卫大吃一惊,急忙抢上。那人轻笑一声,单手一挥,众侍卫只觉一股排山倒海般的巨力涌到,惊呼声中,全被推了出去。

    那人一把抓着太子,立刻直扑殿外。殿外这时已有数千名侍卫随时待命。见到异变,立刻有百来名功夫较高的直冲了过来。刀枪之类,一齐向那青影攻来。

    那人一声长笑,身形急转,衣袍下摆扬起,扫中诸卫。霎时间,惊呼声中,众侍卫人仰马翻的向后倒去。

    在阵阵长笑声中,一个声音高声道:“端木和就由在下带走啦!”青影连闪几闪,那人抓着端木和破空而去,转瞬消失不见。

    除少数人外,在场所有人全都傻了。世上竟然有人强横至此?

    皇帝突然叹了一口气:“是他?”

    江城武苦笑道:“没错,看来是他了。”

    皇帝又叹一声默然不语。皇太后在一边插言道:“要不要通过华太医去找他?能影响他的人,大概也只有华太医了。和儿纵有不是,怎么说也是我皇室的皇子啊。”

    江城武在一边道:“我看最好不要。对他们这些人来说,金钱、皇权完全是没有意义的东西。日后我莱汀王国对他还有诸多仰仗之处啊。”

    皇帝沉思半晌道:“算啦,由他去吧。落在他的手上,和儿只怕比到刑部去还要惨上几分。我们就不要去管啦。”

    说着,皇帝又叹了一口气,挥挥手,示意除四皇子外所有人都退下。于是,一场影响了整个莱汀王国的宫庭内斗,就在大部份人莫明其妙中落下帷幕。

    顶央山,位离庭京城不约百余里,是庭京城附近著名游戏圣地。不过由于时节不对,现在这里颇为冷清。

    来到顶央山上,华剑英猛的把端木和到贯地下。看了看四周,哼道:“到地方了。”

    端木和并不认得华剑英,还道华剑英是要救他,当下躬身一礼道:“多谢这位壮士相救,请受和一拜。”

    华剑英却闪身避往一旁,不受他这一礼。冷笑道:“谢我?你日后只怕会恨我入骨呐。”

    端木和发觉他避往一旁,只好站直身子。听到他的话,惊讶问道:“壮士救了小王性命,小五感谢还来不及,怎么会反而怨恨壮士?”

    “哦,那你可知道我是谁?”

    “这……壮士说笑了,小王又无未卜先知之能。怎么可能知道壮士姓名?”

    “那我就告诉你。我姓华,叫华剑英。”

    端木和微微一呆,华剑英续道:“我就是那个被你陷害而进了天牢的太医,华陀的亲弟弟!”

    端木和脸色大变,这才知道,刚脱狼窝,又入虎口。他虽然也练过几手功夫,但刚刚见识过华剑英的身手,知道几百个自己齐上也不是他的对手。当下白着脸色问道:“既然如此,那、那你为、为何要救、救我?”

    华剑英冷笑一声:“你不会真的白痴到以为我是要救你吧?我只是不想让你落到皇帝手中,因为我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着,在端木和惊惧的目光中,华剑英随手一招。在一旁的树从中,一只不知从哪跑过来的猴子怪叫着飞了过来,不过,从他的动作就能看出,它并是自己想要过来,而是被华剑英吸了过来。

    顺着它的来势,华剑英右手食指疾出,点在那只猴子的额头上。在华剑英古怪的咒语声和那猴子发出怪叫声中,猴子的身体急速萎缩。不,准确点说,是迅速的被华剑英手指上的一点给吸了进去。不一会,猴子的身体完全消失,在华剑英的手指尖处,只剩下一个约手指头大小薄薄的淡青色菱形物体。

    端木和吓的汗下如雨,他现在自然看的出华剑英也是个修真者,而且看来实力远在那四人之上,只是他不知道华剑英为什么要在他的面前表演这个,难道是要用这个方法来对付他吗?

    “你、你、你……你要用、要用那个法、法术来、来对付我、我、我吗?”端木和颤着声音,脸色苍白的问道。

    “唔,你说的不错。”华剑英冷笑道:“不过我想你不会知道这一招的真相,不过我会告诉你。在你还能听懂我的话之前。”

    “这一招,名叫‘穿棱菱’,通过法术,把某种生命体的身体和意识压缩并变形到现在你所看到的菱状物体中。然后,用它作用于目标的身上,就可以把目标的意识永远的封印于穿棱菱中。而被下了这个法术的人,他的意识将会被形成穿棱菱的生物的意识所取代。”

    端木的脸色瞬间变得更加惨白,他已经明白华剑英要怎么对付他了。华剑英笑了笑:“唔,看来你已经明白了。只要把这个用在你的身上,你就会变成一只猴子,一只大猴子。不过你的意识将仍然存在,存在于穿棱菱中,只是不能再操纵你的身体而已。呵,你应该感谢我大哥,是他不让我杀了你的。”

    “不!不!不要!救命!救命啊!”端木和吓的一边大叫一边跌跌撞撞想要逃走,现在,他倒宁愿华剑英杀了他。

    “啧!你以为你跑得掉吗?”端木和跑出没两步,华剑英鬼魅般出现在他面前,手中的穿棱菱准确命中端木和的额头:“乖乖的做你的大猴子吧!”

    端木和只觉得脑中猛然传来一阵晕眩,眼前的景物也变的愈来愈模糊。“不、不要!”耳中,传来华剑英的最后一句话:“说不要前,先想想那些被你害了的人吧。”

    “唔、吱……”倒在地上的端木和发出一声轻轻的叫声。不,现在那已经不能说是端木和了,那只是一个有着人类外表的猴子而已。

    把变成一只猴子的端木和丢到一个无人山区,站在一棵大树的树梢上,看着一边怪叫,一边蹦跳着渐渐逃远的端木和,心中没来由的泛起一阵感触:[哼,这就是那贵极一时的仁贤太子的下场啊?虽然说是他咎由自取,但想来也颇让人感慨。这算不算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呢?]

    “唉哟!那我不也变成恶人了吗?”华剑英有些困惑的搔搔头:“唉啊,不过话说回来,成为专磨这些恶人的恶人,也不错啊。”

    庭京城中,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事情已经渐渐平息。太子谋叛,太子的党羽和许多原本亲近太子的势力全部被清除。毕竟,做为皇帝心腹军队的城卫军,加上东、西、北三卫城的城防军一起参与谋反,这是在莱汀七百年历史上前所未有的事情。因为这件事,皇帝对整个莱汀王国内部势力来了一个大洗牌。就连三大重臣中,除左大臣外的其余两个,也全部被降职。不少原本和太子无关的人也受到牵连,许多人看出,这实际上也是皇帝在为新太子登位做准备。

    除了调查和处罚一众叛党外,也有对忠于皇帝,对这次平叛有功之人的奖赏。首先是左大臣江城武公爵,他的封赏很简单,除了加大了封地外,赠其爵位世袭罔替。

    在这里,就要说一下莱汀贵族爵位的情况。在莱汀,贵族爵位由低到高为:爵士、准爵、勋爵、男爵、子爵、伯爵、候爵、公爵、王、郡王和亲王。其中爵士、准爵、勋爵三个爵位,是终身制,但不能世袭。而其它的爵位,虽然可以世袭,但却不能超过三代。按莱汀王男的规定,除有皇帝特许的少数家族,任何贵族家族如果没有人为国立功,三代后,爵位自动降两级,也就是说,如果这一家族中一直没有优秀人物出现的话,就算贵如亲王,一、二百年后也变成平民(亲王-王-候爵-子爵-勋爵,勋爵不可世袭)。这样的做法,有效的使莱汀少了许多无谓的贵族和纨绔子弟,多了许多人才。

    如今,皇帝降旨,赠江氏一族世袭罔替,也就是说,只要莱汀不灭亡,他们一家就永远都可以承继这公爵的地位。江家也成为莱汀开国七百年来的第五个这样的大家族。

    同时,山南行省总督平野升候爵,封地由二千户加为三千户。其子平尚封伯爵,赠大学士衔、太子少保、准上书房行走,封地三千户。

    不过,真正让群臣们目瞪口呆的封赏,并不是江、平两家,而是原本默默无闻的华家。

    华陀,因其忠心为主,封伯爵、礼部侍郎、太子太保、准上书房行走,封地五千户。华剑英,揭穿前太子的阴谋,救下皇帝性命,挽国家于危难之中,特封郡王、准世袭罔替、莱汀三军大元帅、领兵部尚书衔、太子太傅、准上书房行走、随时入宫、见君不拜、接旨不跪,封地一万五千户。华家,成为莱汀七百年来第一个能够世袭郡王爵位的家族。

    一连串的封赏下,不要说那些个大臣们,就连华家兄弟二人也傻了眼。这有没搞错啊?不过两人也立刻明白过来,这些封赏中,除了江家以外,不论是对华家还是平家,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要拉拢华剑英。

    华陀倒也罢了,华剑英对于皇帝给他的这些封赏可是头疼的很。别的不说,在给他的封赏下达后,每天都有一大群人来求见,虽然他一律挡驾,不过也够他头疼的。唯一让他觉得比较高兴的,就是当初和华陀一起被他从天牢中救出来的八人,全部得到皇帝特赦。不过这八个全部以他的仆从自居,赶都赶不走。就在他不胜其扰打算就撒手不管,自己先离开时。好像早就料到一样,皇帝连续又两道圣旨让重视亲情的他不得不留下来。

    第一道,皇帝因听说华陀至今还是独身,特别赠婚,把他的女儿,七公主下嫁华陀,并赠下一座府邸,和许多的侍女、侍从、侍卫之类。

    第二道,却是新太子虽然已经有了几个妃子,却尚无正妃,也就是说日后的正宫皇后之位还空着,皇帝下旨,决定立华陀和华剑英的幼妹华珂太子正妃,并且圣旨已经送往山南。大约再有二、三个月,华家的人就陪着华珂到京城了。华剑英知道这个消息后,让皇帝给噎的半天说不出话来。明知道是怎么回事,偏又没有办法。

    于是华剑英这几天来就一直住在他的郡王府中,平时除了修炼之外,也指点华陀和任横行等八人几手修真的功夫。

    华陀脸上的伤,用世俗界的方法,是不可能复元的了,但修真后,修真层次每提升一级,肉体就公经过一次简单的重塑。虽然在元婴期前,不可能让伤痕完全消失,失去的耳、鼻也不可能长出来。但至少看上去会好得多。而且,也不是没希望修到元婴期。虽然华剑英自己的个剑修,但通过玄魄珠中的元婴们,他可是能找出几百种不同的功法,加上芥檀指中那山一们多的仙石,华陀倒不是没可能修到元婴。不过,比起修真,华陀对做官显然更感兴趣,对于这一点,华剑英也只能无可奈何了。

    不过,除了华陀,任横行、曹婴、叶龙、底天宵、独孤风、张德超、石川和李坚八人,倒是对修真都颇有兴趣。每个人都练的十分勤奋,修为也都是突飞猛进。不过,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是,八人中,进步最快的,竟然是李坚。虽然是在华剑英的帮助和大量仙石的辅助下,但在短短两月中就达到开光后期,接近灵寂期的修为,让大家都很意外。

    华剑英思索了很久之后,才有些明白。李坚比其它人进步的更快的原因,是因为心境的不同。

    其他几人修真,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一种无奈,他们在天牢中长得被关了二十多年,短的也有十来年。所谓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加上年纪已老的现在,他们也无意再去争那些东西。加上年龄渐大,肉体渐老,年长者对于死亡惧怕也一日强似一日。

    李坚不同,今年只得四旬的他,对于男子来说,正当盛年。不过,经过这次被下狱,也让他看透了很多。这个世俗界,也不过如此。也正是看穿了这些,所以,他修真起来远比其他人进步要快的多。

    三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华陀和七公主在皇帝的安排下,经过三个月的相处,已经变得相当亲密,最初对华陀容貌的恐惧渐云,逐渐被华陀丰富的常识吸引,七公主就真的喜欢上了这个看上去十分丑陋的男子。

    而从山南行省来到得华家送亲队伍终于来到庭京城,不过,他们带来的并不是新娘,而是在半路被劫,包括准王妃华珂在内的数名年轻女子失踪,华铭和梅若兰也被人打伤的消息。

    消息传来时,华陀、华剑英正陪着七公主在庭京著名风景玉阳湖游玩。华陀差点一头栽到湖里去。

    华剑英脸色阴沉的滴得出水来,说了一句:“我们赶快回去,搞清发生了什么事!”说着,手一挥,一股气劲击在湖面。小舟箭一般射回码头。

    来到宫中,一所偏殿中。皇帝、太子加上皇太后,全都脸色难看的坐在那里。在他们面前,跪了三个人,正是这次负责送华家一家进京的人。

    “陛下、殿下、娘娘。这、这是怎么回事?事情的经过如何?”华陀行过礼后立刻问道。华剑英则一言不发的站在华陀身后,脸色已经回复平静的他,看不出在想什么。

    皇帝叹了一口气道,一脸的疲惫,指了指跪着的三人:“你问他们,让他们来说吧。”

    华陀转头看着那三个人。其中一个道:“事情发生的非常快,对方只有两个人,实力强的却让人难以相信,轻而易举打败了我们一千人。他们、他们应该是修真者。”

    而在听到那人最后一句后,华陀、华剑英同时变色。然后所有的目光又全都集中在华剑英身上。

    华剑英想了想,问道:“他们用的是什么法宝?”

    那三人一齐呆住,反问:“法宝?什么法宝?”

    华剑英这才想起这不过是三个普通人,改口道:“你们看没看清,那几个修真者是用什么东西攻击你们的?”

    明白过来,其中一个道:“他们用的好像是一把剑,一把黑色会飞的小剑。”

    另一个接着道:“他们的剑好奇怪的,我们也没给打中,就有一种冷森森的感觉。”

    第三个补充道:“说冷森森好像不太对,应该是……阴森森的,对,是一种阴森森的感觉。”其他二人也点头附合:“对,就是那种感觉。”

    华剑英又问道:“你们听那两个修真者说什么了没?”

    “这个……”三个人面面相觑:“那两个人,好像没说什么吧?”

    “对了、对了。”其中一个叫起来:“我是所有人最后一个晕倒的,我晕迷前,隐约听他们说了一句、呃?说了一句……”

    华剑英气道:“到底说了一句什么?!”

    那人给华剑英一吓,倒清醒了起来:“对了,其中一个说了句:‘想不到居然会找到一个资质这么好的绝顶肉鼎。’”

    “肉鼎!”华剑英整个跳了起来,上前一把抓住那人:“肉鼎?那人真的这么说吗?”那人给华剑英的神情吓个半死,只能不住点头。

    “他妈的!我这混蛋!我怎么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该死!”华剑英随手把那人丢开,气的脚把地上跺出一个大坑,嘴里仍忍不住破口大骂:“该死的!怪我!都怪我!王八蛋!”脚下连跺,

    在场所有人全给吓呆了,从没人见过一向温文的华剑英这个样子。偏殿的地面被他踩的一个坑一个洞的。

    “二弟,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华陀到底和他是兄弟,虽然给他的样子吓了一跳,但至少还不至于怕到不敢和他说话。

    华剑英喘了几口气道:“那两个家伙,应该另外还有两同伴。他们,是太子……唔,是前太子找来的修真者。”

    皇帝一惊:“莫非就是这次让朕晕迷不醒的人?”

    华剑英点了点头:“正是。那四个混蛋很明显属于某个邪道修真门派。本来,我想等事情解决后就去找他们,结果后来一大堆事情涌来,让我把这件事给忘了。现在竟然……嘿!全都怪我!”

    华陀道:“那、那现在怎么办?”

    华剑英想了想,道:“他们要去哪,我大体猜得到,要趁他们离开前赶上他们。”

    华陀皱眉道:“二弟……”

    华剑英淡淡一笑,道:“大哥,你放心吧,那几个家伙我还没放在眼里。爸妈身受了伤,他们就拜托你照顾了。”

    说完,华剑英转身走出偏殿。青影一闪,消失不见。华陀叹了口气道:“希望老天保佑,小珂不会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