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十五章 哈米地的夜晚

第十五章 哈米地的夜晚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从上次和火凤凰见面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多月,华剑英这一个月来可说是不吃不睡的在闭关修炼,说是精神上受到刺激也说得过去。

    火凤凰最后的话,似乎现在还在他的耳边回响:“我相信你师父的《青莲剑典》应该还没有完成,否则当年一战,他就绝不会被封印在绝天大幻阵中。他直到现在还留在修真界,应该就是想在回到天界前把《青莲剑典》彻底完全善。还有,在修真界倒也罢了,如果有一天,你成功的渡过天劫,飞升天界的话,你只怕会有无穷无尽的麻烦。和修真界不一样,你身上的青莲剑气在天界可是没人认不出来的。务必要小心在意啊。”

    火凤凰让华剑英小心自己,但华剑英同时也明白到师父当年是天界又是多么的孤独。师父本来就可说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创出青莲一脉的独特修真法门后,在天界更是孤立。这个时候,华剑英也终于明白,师父为什么总是说,随心所欲最重要。而了解了这一点,在不知不觉间,华剑英的修为又进一步。

    神识缓缓从元婴中退了出来,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华剑英决定休息一会,虽然说修真这事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但一味的潜修也是没用的。[在这里前后也住了快一年了(沃勒星的一年为十个月,一个月为三十七天。),也许,是时候出去走走了。]

    华剑英走出居室,来到外间,却见到明琉和玉琉,看到两人一身相同的家居服,他是清楚两人是来做什么的,有些谦然的一笑:“整天麻烦你们替我打扫房间,真是过意不去。而且,主事应该不是由你们来做吧?”在修真界,是没有下人这种职业的,最多是一些刚入门的低辈弟子来做。而明琉、玉琉在公输家虽然算是晚辈,但也并不是最低一辈,加上两人修为在低辈子弟中算是颇高(元婴期),所以这种事情说来是用不着她们来做的。

    明琉撇撇嘴道:“如果不是我们来帮你收拾一下的话,你这里早就变猪窝了啦。”华剑英苦笑了一下,他这一阵子尽心潜修,确是没太注意这些。

    玉琉见华剑英微露尴尬之色,连忙道:“不要紧的,能帮你做点事,我和姐姐都是很高兴的。”语刚出口,突地省起,自己这话大有语病,登时红了脸。

    华剑英此时更感尴尬,一时呆在那里不知说什么好。

    明琉见他们二人在那里你望我、我望你的发呆,微微皱眉,轻咳一声,道:“说起来你也别在这里发呆了,赫连前辈正在客厅等你呢。”

    华剑英一怔:“赫连前辈来了?怎么也不早告诉我?”说着,往小客厅的方向走去。

    玉琉满脸红霞仍未退去,不过还是在一旁道:“赫连前辈近几天天天都来,只是每次来的时候你都在修炼。她说你能静心潜修是件好事,所以不让我们打扰你,每次来只是坐一会,就走了。”

    这时三人已经到了小客厅,赫连素素显然是发觉了他们,正微笑着站起身来。华剑英忙上前行礼道:“前辈几时到的?小英子累前辈久候了。”

    赫连素素笑道:“这真是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前几天我每天在这里都等上近两个小时也等你不到,今天刚坐下不到十分种你就来了。”

    华剑英不好意思的道:“我并不是有意,还请前辈见谅。”

    赫连素素道:“开个玩笑而已,干嘛这么认真?”

    华剑英眨了眨眼睛:“前辈你那么说了,我总不能一点反应没有,说说而已,前辈又何必当真?”

    赫连素素一怔,跟着两人一起大笑。他们二人的交情可说非同寻常,所以华剑英才能和她笑闹无忌,换了旁人,面对一个散仙保证大气也不敢换一口,更不要说和对方这样子开玩笑了。

    四人坐了下来,华剑英问道:“听说前辈已经连着来了好几天了,不知有什么事?只要小英子力所能及,绝不推辞。”

    赫连素素点点头道:“确有一事想要麻烦你。你也知道,沃勒星十大宗门,都有其势力范围,影响力甚至辐射到其它星球。最近,在我们凤凰门庇护下的,一个名为达尔哈托的国家,向我们求助。因为应该不是什么大事,所以我们打算派一批年轻的低辈弟子前去处理一下,同时权当对这些年轻弟子的历练。只是,现在还缺一个引导者。我想请你帮忙,出手做这次的引导者。”

    华剑英奇道:“引导者?是领导这些年轻弟子的领队吗?”

    赫连素素摇摇头道:“那倒不是,领队也是从那些年轻弟子中选出来的,真正具有领导力的人材,是要从年轻时就着手培养的。所以像这样一次性派出大量年轻弟子的时候出去历练的时候,正是培养未来门派中主力高手和领导人物的好时机。”

    “那所谓的引导者倒底是做什么的?”

    “引导者只是在一旁陪着她们而已,平时什么事也不做、什么事也不管,任何决定全由那些年轻弟子自己来判断。引导者的职责,只是在出现远超乎预料之外的情况和敌手出现时,引导和保护那些年轻弟子而已。”

    华剑英想了想,道“哦?这么说来,引导者只是那些出去大红的低辈弟子的保镖嘛。在出现应付不了的情况,保证她们能够少着回来。”

    赫连素素失笑道:“你这么说也对。实际上不止我们凤凰门,修真界的名门大派差不多都有这种历练修真的方式。只不过,找其它派别的人来做引导者,倒是很少见就是了。”语气略停,想了想补充道:“对了,这次你妹华珂也要去。”

    华剑英一呆:“什么?小珂也去?以她的修为……行吗?”

    赫连素素摇了摇头苦笑道:“凤凰精血,确是妙有无穷,你这一个月闭关潜修,那丫头也一样。一个月下来,已经修到了心动中期,进步之速,让人为之咋舌啊。这也是我想让你一起去的原因之一,小珂那丫头的入门时间虽然不长,修为也不是很高,但在本门之中,辈份之高,除了我之外,比谁都高出好几辈。虽说这孩子并不是一个不识大体的人,但同行之人中,但好还是有一个能压住她的人。”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华剑英曾听华珂说过,因为她在凤凰门中的辈份实在太高,弄得谁见了她都一副恭恭敬敬的样子,初时小丫头的虚荣心倒是大大的满足了一把。但随着时间的过去,华珂只觉沉默之极。

    “好,就这么说定了。”赫连素素点头道:“时间大约在三天或四天后出发,你做好准备,到时我让小珂来找你。”然后两人又商量了一些细节后,赫连素素便既告辞。

    两人只顾自己商量,却没注意到明琉和玉琉两人神情古怪的对视了一眼。

    第二天,公输申忽然来找华剑英,“呵呵,华兄弟,也有好阵子不见了啊。这阵子忙于家族一些俗事,倒是疏于探访,小兄弟莫怪啊。”公输申笑着一边见礼一边道。

    华剑英笑道:“申老哥哪里话来,小弟一直叨扰府上,说来是小弟疏于礼数才对。至今没让贵府打出门去,总算咱们交情不浅啊。”

    公输申笑着坐下道:“说来,我今天来这时找小兄弟,还真是有一事相求。”

    华剑英微微一呆,心道:[怎么这个也是有事相求啊?]但还是答道:“申老哥只管说,只要是小弟力所能及,绝不会推辞。”

    公输申笑道:“实际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最近有一批年轻的弟子打算外出历练修真,所以想请兄弟做他们的引导者,在一旁护持一下。”

    这下子华剑英有些傻眼了,怎么也是要他去当保镖啊?“呃?申老哥,这个……我已经答应了赫连前辈,做凤凰门外出历练弟子的引导者。所以啊,嗯,我恐怕不能帮你了。”一时间大感意外,华剑英说话都有些不大顺畅。

    公输申笑道:“无妨、无妨,凤凰门这次第一个主要目的地达尔哈托国是在凌原星,那里也有我们的势力存在,正好我们也一起去,正好大家一起走就是了。”

    “那、那这之后呢?还有出发的时间……”

    “不要紧、不要紧,反正要去什么地方也没有决定。在这之后我们这边也跟着凤凰门弟子一起行动就是了,她们去哪我们也去哪。时间更是简单,我们把时间后延一天就行了。”实际上这话多少有些不实之处。不管是一个门派还是家族,优秀的年轻弟子都是最重要的资源,外出历练怎么可能不决定好路线?而这些路线,肯定是一些没有太大太强的修真门派,又能增加见闻的星球。只是华剑英修为虽然已经颇高,但见识仍然不多,才会不知。

    华剑英想了想,两边都是好朋友,已经答应了这边,拒绝那边总是不太好看,当下只好点头同意。不过也申明,因为答应赫连素素在先,所以如果赫连素素拒绝的话,自己可是会把那些公输家的弟子赶回来的。公输申连说没问题。

    公输申离开后,华剑英总觉得这事有些怪怪的,公输家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说是怕自己太过亲近凤凰门的关系?华剑英这倒不算是自大,别的不说,单只他的仙人师父,就足以吓到一片人了。而现在他的亲妹成了凤凰门的弟子,公输家会有这种顾虑似乎也不是什么太奇怪的事情。

    不过这次华剑英却搞错了,公输家确有他们的目的,但却不是华剑英,而是凤凰门。

    沃勒星十大宗门,平时颇有争执,基本上十大宗门都是自成一系,互相敌视牵制。有时候虽然会互为结盟为友,但大多也只是有利则合无利则分的状态,从来没有哪两个宗门能够结成真正的、牢不可破的盟友关系。但现在却出现了一个和凤凰门交好的契机。

    自从华剑英来到之后,出现了一系列的变故。华剑英和他师父本身就是公输家的至交,而华剑英的妹妹却拜了凤凰门前辈赫连素素为师。加上这一阵子因为赫连素素和华珂频繁的出入公输家,使得公输家和凤凰门之间的关系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良好。

    特别是这次无意中得知凤凰门年轻弟子大举外出历练之事,让公输家的的当家人物决定打铁趁热,决定派出自家年轻一派中的优秀人才一同前往。特别是,凤凰门弟子清一色俱为女性,所以他们决定,这次派出的年轻弟子以男性为主。这一路下来,快则年许,慢则数年。说不定大家对上眼,公输家就可以迎来几名甚至十几名凤凰门女弟子做媳妇。再等这些凤凰门的女弟子进一步生下公输家的下一代……这样一来,公输家和凤凰门这间的同盟关系,必定会变得牢不可破。而公输家与凤凰门一旦联手,那不管实力还是势力的增强可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华剑英可没想到这么多,在那里想了半天不得要领,也只得作罢。

    三天后,华珂来找华剑英,而公输家参加这次历练修真行动的年轻弟子,也都已经准备好。全部二十一人中只有公输明琉、玉琉和另一个名为公输璇琉的年轻少女,其他十八人一是男性,领队者是华剑英的老朋友,公输回天。这些人全是这几天公输家业挑细选出来的,全是公输家后辈中的精英份子不说,且全部是还没有修真伴侣的。

    而华珂自然不晓得这里面的这些东西,她这些日子以来已经和明琉、玉琉成为好朋友,见有她们两个在,不要说多了这么二十来人,就算多出二百来人,她也会点头说好的。

    至于那十八名公输家的男弟子,更是特别注意华珂,他们的长辈大多已经提醒过这次历练真正的主要目的是什么。其中,这个名为华珂的小姑娘是第一首要“目标”。

    跟着华珂来到凤凰门,赫边素素和凤凰门现任掌门沈玉娇看到华剑英带着这么一群人来到,全都吓了一跳。听华剑英解释一遍后,两人全都相对愕然。

    这两个人可全都是人老成精的人物,略一思索后,就明白了公输家的意思。两人以心语之术悄悄商量了一下,认为这样子也不错。反正凤凰门也不禁止门下弟子与人合籍双xiu或者出嫁,她们事先也没对门下弟子说什么、暗示什么。如果这一路上真的王八看绿豆对上了眼,也不干她们的事。当下全部点头同意。

    于是,华剑英陪同这两大宗门,合共三十九名弟子(凤凰门共十八女弟子,公输家十八名男弟子和三名女弟子)出发前往凌原星。

    =======================================

    因为这次毕竟还要处理一些事情,凤凰门的十八名女弟子最差也有心动期的修为,大部份为元化期,有四人达到元婴期,最高的是那个名为周洗虹的领队,已经有元婴后期的修为。而这次公输家为了能够对这些凤凰门姑娘产生较强的“吸引力”,显然也下了“血本”十八名男性弟子中,单只元婴期就有九人,其他大多为元化期,而公输家的领队公输回天更是已经修到离合期初期。这不由得让华剑英暗暗感叹,如果有人知道,准备好了人手把这些人全杀了,公输家和凤凰门说不定就完蛋了。

    在这合共四十人当中,华剑英的修为无疑是最高的。不过说到见识,他就比不上周洗虹和公输回天了。

    穿过传送阵,众人可说是瞬间就来到了凌原星。沃勒星的传送阵在整个修真界也算是最大、最好的一种,通过对星位的调整,可以直接传送的目标多达上千个星球。

    就体积和陆地面积而言,凌原星算是一个相当小的星球。整个星球上只有一块陆地,其中近三分之一的陆地面积为沙漠,这块巨大的沙漠地区,名为“铁托拉”。横断整个凌原大陆的叶拉尔山脉,把沙漠地区和其它三分之二非沙漠地区隔离开来。在这三分之二的非沙漠地区,多高山和一些巨大盆地,很多城市都是建立在群山环绕之中。

    凌原星最出名的,就是这里的沙漠。沙漠,在世俗界的普通人眼中,往往是死亡的代名词。就算是修真者,如无必要也不愿意随随便便跑到沙漠中,特别是凌原星的沙漠。沙漠之中多有沙尘风暴(沙暴),而这里的沙漠更有一种名为“罡暴”的超级沙暴。普通人遇上的话,基本上说来是死路一条,就算是修真者遇上也不好受,没有空冥期以上的修为,是不可能抵受得了罡暴的。

    在铁托拉大沙漠中,有着三个较大的绿洲和许多小绿洲,以这三个大绿洲为中心,形成铁托拉大沙漠中的三个较大的国家。而非沙漠地区也有一些强大的国家,但沙漠中恶劣的环境让再野心勃勃的霸主,也对这里没有兴趣。所以沙漠中的国家国力比之非沙漠国家虽然差得很远,但也不担心他们会来攻打。

    三个大国中的达尔哈托,国中的大祭司是凤凰门弟子。从很久以前开始,达尔哈托的大祭司就是凤凰门门下弟子担任,而大祭司在达尔哈托的威望极高。甚至可以左右国王的任免,不过修真者是很少对这种事情感兴趣的,所以历史上还没真的发生过,国王被大祭司赶下台的事情。不过也正是看透了这一点,达尔哈托第一任国王才放心的把这么大的权力交给大祭司。

    达尔哈托的本代大祭司,算起来是周洗虹的师叔一辈,据说有元婴后期的修为。因达尔哈托边境发生了数起杀人事件,让她怀疑可能和修真者有关,但又担心会不会是其它国家背后修真门派的调虎离山之计,好对国王下毒手,所以她不敢轻离京城。但连派几名弟子,却都一去不回,让她越来越担心,所以向师门求救。

    华剑英等人通过传送阵来到凌原星,铁托拉沙漠虽然沙暴肆虐,但通过多年的观察和总结后,还是找出几条比较安全的“通道”。倒不是说在这些“通道”地区就没有沙暴,而是远较其它地区来的少,而且极少见到罡暴。一行人现在就从这种“通道”地区,向达尔哈托的首都,哈米地城前进。

    因为铁托拉沙漠上空罡风激荡,在空中飞行有些危险,所以一行人虽然仍在飞行,却都是贴地飞,大家离地面不过米许高度。

    正在前行,华剑英忽然眉头一皱,回头问公输回天和周洗虹:“咱们一行人中可有人到过这个地方吗?”

    公输回天和周洗虹同时一愕,周洗虹回道:“没有,我们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如果我没弄错,可能沙暴就要来了。”华剑英望着远处的天空,皱着眉道:“所以我建议大家最好做好准备。只希望不是传说中的罡暴吧。”虽说以华剑英的修为并不惧怕罡暴,但能否同时护住这么多人,心中却没有把握。

    公输因天和周洗虹面面相觑,又抬头看了看娇阳高挂的天空:不是吧?运气真的会这么差?刚到就遇上了沙暴?

    公输回天和华剑英交情不错,上前轻声问道:“剑英兄,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华剑英摇了摇头:“我也是第一次来,怎么可能看的出来?只是我的神识觉得前方远处的空气有些不寻常。”回头看了看公输回天,笑道:“我知道你有着怀疑,不过还是让大家做好准备吧,有备无患嘛。总比正面撞到沙暴里来的好多了。”

    知道华剑英的空冥期修为远在自己之上,点点头,公输回天和周洗虹连忙回身招集本派弟子,落回地上开始组成防御法阵。只有华剑英一人仍然立于半空中,眺望着远方。

    当两派弟子正在忙碌时,华剑英突然喝道:“动作快一点!要来了!”虽然华剑英有心下去帮忙,无奈对两派功法并不了解,到时只怕越帮越忙,所以一直在空中监视着远处的天气变化。

    微微一呆,众人抬起头向远处望去。只见天空中仍然是一片明媚,但在远处的地平线上,一道土黄色的洪流已经清晰可见,耳边隐约间还可以听到一阵阵狂风呼啸之声。而那道洪流仿佛铺天盖地一般,一眼望去好像没有尽头一般。

    大吃了一惊,众人刚刚对华剑英的一点点疑惑全部消失,一个个全力动作起来。

    当法阵完成时,沙暴离众人所在已经不是很远。一行人所处地区现在已经变提暗无天日,阵阵风啸有如鬼哭神号。众人连忙进入阵中并启动阵法,虽然已经加了隔音阵,但面对如此威势,一众年轻弟子们仍然一个个为之变色。

    华珂忽然发现华剑英仍然站在法法阵之外。吃了一惊,叫道:“怎么我二哥还在外面的?”

    周洗虹一呆,向外望了望,果然见华剑英飘在不远处的半空中。摇头道:“我也不知,不过小太师叔祖,你放心吧。华前辈修为极深,这点沙暴是伤他不到的。”

    限于自身的修为的原故,华珂并不太清楚空冥期代表了什么。不过,周洗虹说沙暴伤不了华剑英,她还是听得懂的,她才略略放心事。

    沙暴的速度极快,转瞬间把华剑英一行人完全淹没。在沙暴之中,感觉就好像是一下子突然从白昼到了夜晚一样,四周昏天黑地的,布满了沙石,急劲的狂风“呜~哦~呜~哦”的大叫着,当真有如一只不知名的怪兽在怒吼。

    虽然在防御阵中完全不受外面风沙的影响,十分的安全。但就算是有隔音阵,也能听到一些声响,加上从法阵不断传来的震动,一众年轻修真者们全都脸上变色。华剑英也暗暗咋舌,这沙暴的威力比他想像中还强,其风力只怕比之飓风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普通人遇上了,只怕早就和这些沙子一样被吹上半天空了。

    只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沙暴渐渐过去。华剑英回头望望,只见刚刚的土黄色洪流迅速向前移动,最后渐渐在视线中消失。低头一瞧,防御法阵面对沙暴的那一边,堆积了大量的沙石,形成一个形状奇特的小沙丘。

    从法阵中出来,虽然刚刚并没有真正的危险,但一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期然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二哥!”华珂御剑飞到华剑英身边,叫道:“你没事吧?”

    华剑英打趣道:“我人就好好的站在这里,有事没事还用说吗?”华珂脸上一红,整个人懒在他身上扭糖一样撒起娇来。华剑英半真半假的连忙告饶,华珂这才做罢。

    “唉哟,凌原星铁托拉大沙漠的沙暴,闻名不如见面,这次我总算是见识到了。”公输回天过来道,同时周洗虹等几人也一起飞了过来。

    “刚刚那个是不是传说中的罡暴?”一个名为张舒虹的凤凰门女弟子问道,她是凤凰门这次派出来的十八名弟子中,四位修到元婴期中的一个,算是这些女弟子中的领导人物。

    华剑英摇了摇头道:“我看不像,威力比传说中的差太多。”

    公输回天也道:“确是如此,刚刚我就担心,如果真是传说中的罡暴,我们的防御阵根本没可能撑的住。那毕竟是离合期高手也受不了的超强冲击力啊。”他的话立刻让除华剑英外的所有人全都变色。

    “那应该怎么办?我们在这个星球上恐怕还要再呆一阵子。照这样看,根本不敢保证会不会再遇上罡暴,到时应该怎么应对?”在公输回天身边,一个名为公输昊天的少年问道。他是公输回天的族弟,已经已经修入元婴中期,在这一群人中,算是很强的一个了。

    其他人也面面相觑起来,这确是一个问题。华剑英站在旁边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并不发话,除非他们主动求助,否则他是不会提任何意见的,他的任务只是保护他们,任何问题都要他们尽可能的自己去面对。

    公输明琉不知什么时候也跑了过来,哼了一声道:“不是还有华大哥在吗?你们这些家伙在这里怕个什么劲啊?”明琉的话立刻让所有人都把目光瞪着华剑英。

    华剑英苦笑一下,道:“我是引导者,如果可能的话,我尽量不会插手你们的决定当中。”

    “但如果我们有事,华大哥你不是撒手不管吧?”玉琉小声地道。一下子面对这么多人,生性腼腆的她,说话声音比蚊子哼哼大不了多少。

    “再者,我们应该考虑的应该不是碰上罡暴怎么办。而是应该快点把来这里的任务办完,好快些离开这里吧?”公输明琉撇撇嘴道。

    “啊?对耶,我们刚刚怎么没想到?”另一个名叫公输长天的人一拍脑袋道。其他人则是面上微红,特别是公输家的那些男子汉们。[是啊,现在考虑这些没影的事做么?]这差不多是两派大部份弟子的心声。

    华剑英在一旁心中暗暗发笑,轻轻拍了拍华珂的肩:“好了小珂,准备走吧。”

    再次上路,这回倒没再遇到什么危险。两天后,一行人经过坎帕哈拉和巴得勒两个城市,终于来到了哈米地。

    哈米地有两个标志性的大建筑物,那就是达尔哈托皇室的皇宫,和历任大祭司所在的神之塔。而神之塔自然就是一行人的目标了。

    神之塔是当初达尔哈托建国时,第一任大祭司,也就是当时第一任国王的姐姐,向自己的师门,凤凰门请来数位修真界的顶有高手合力建成。高有十七层,第层高度在六米到三米不等。是整个铁托拉大沙漠最高的人工建筑物,被誉为神迹。毕竟,如果不是有修真高手帮忙,在这个地质松软的沙漠地区,根本不可能建起这么高的建筑物。

    而今天华剑英等人的来到,给神之塔又蒙受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从十三层的平台上直接飞入塔中,周洗虹向几个赶来的护塔弟子出示了“凤凰令”(凤凰门的信物,身份不同,目的不同的人,得到的信物也是不相同。)后,这些算是凤凰门旁枝的人立刻恭敬的把一行人请到神之塔内部。

    很快,一个中年女性赶来见礼,她自我介绍道:“我叫米雅尔,是师父的第五弟子。”语气微顿,又道:“师父已经跟我交代过诸位的事情。只是诸位一路过来应该也累了吧?不知诸位是打算现在先休息?还是立刻跟我去见我师父?”

    几人商量了一下,华剑英虽然是引导者,但一则本身并非凤凰门中人,二则引导者也不益介入这些年轻弟子的决策中,所以华剑英决定留在这里。公输回天等人则觉得自己等人更是外人,所以和华剑英一起等她们回来。于是周洗虹带着张舒虹和另一个名为孙姗虹的凤凰门女弟子一起去见这位大祭司师叔。而其他人则都留在一个大厅里等着她们,这次不论是凤凰门还是公输家派出来的都是精英弟子,修为都不弱,一个个都拿出自己的仙石默默运功,恢复这几天连续赶路损耗的真元。

    说到这个,这些人最羡慕的莫过于华珂。华珂在凤凰门中的辈份极高,所以出门前提供给她的都是一些上品仙石。再加上华剑英芥檀指中仙石堆的像座山一样,大多是极品仙石,较差的也是上品仙石,连中品仙石都没有。他自己又没有太多用处,自然送给华珂不少。让其他年轻弟子颇为眼红。

    华剑英等人等了约莫个把小时,三人这才回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华剑英问道。其他人这时都恢复的差不多了,也都看着三人。

    周洗虹、张舒虹和孙姗虹坐了下来,把事情她们扣来的给众人说了一边。原来,在大约一个多月前,在达尔哈托的几个边境城市中,发生连环杀人事件,手段相当的残忍。但因为当时死的都是一些普通平民或奴隶,所以并没有引起多大重视。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死的人越来越多,身份也从平民、奴隶身上,开始漫延到当地的贵族身上,甚至还死了了一个总督。达尔哈托皇室既惊且怒,当下派出不少好手前往探查,结果一个个有去无回,最后无奈向神之塔的大祭司求助。大祭司,立即派出两名弟子前往,万没想到和之前的一样一去不回。这让大祭司都极为吃惊,因此向师门求助。

    公输回天问道:“为什么大祭司……唔,就是你们师叔自己不去呢?”

    周洗虹道:“听师叔说,在百余年前,上代大祭司时曾发生过类似的事件。当时也是开始时有一些平民被杀,最后是一些贵族,然后皇室和神之塔先后派人前往探查,结果最后却不知所终,当时的大祭司遂亲自前往。”

    周洗虹略略一停,喘了口气,张舒虹续道:“结果没想到这却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上任大祭司刚离开哈米地不久,就有人出手大量暗杀达尔哈托皇室子弟。还好当时的大祭司半路发觉不对,及时赶回,不然达尔哈托的皇室血脉就真的被杀光了。”

    孙姗虹接着道:“上任大祭司为此深感内疚,不久之后就传位给现任大祭司,自己隐居潜修去了。正是有这前车之鉴,让现任大祭司虽然觉得不对,可也不敢离开哈米地。无奈下,唯有向本门中求救。”

    皱了皱眉,华剑英忽然问道:“那为什么要派你们来,让门中高手来办不是更保险吗?”

    周洗虹道:“因为这次失踪的几个神塔弟子,修为极浅,大约只是刚到灵虚期而已。虽然在普通人看来已经是绝顶强者,但在修真界看来甚至还不能说算是真正的修真者。上次的事件最后查出来,真正动手行凶者也不过是几个辟谷和心动期的家伙而已。虽说有些危险,但我们觉得不经历危险,又怎么能算是真正的历练、成长?”

    华剑英轻叹一口气,这些家伙,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

    而周洗虹顿了一顿,笑道:“再说,我们这里也不是没有高手呀。回天大哥的离合期修为放眼修真界也算是高手了,还有华前辈的空冥期修为在这个星球上更是所向无敌。又会有什么危险?”

    听她这么一说,其他人果然轻松起来。华剑英苦笑一下道:“你们可不能依赖我啊。”

    张舒虹立刻笑道:“是、是、是~~,华老前辈,这次出来是我们的历练修真,凡事要尽量的靠我们自己。对不对?我们晓得啦。”

    华剑英一时间除了苦笑,就只有笑得好苦。

    当下,众人各自休息。深夜,华剑英找到华珂。华珂有点吃惊:“二哥?你怎么来找我啊?”虽然兄妹二人感情极深,但平时大多是华珂去找华剑英,这次突然反了过来,华剑英来找华珂,让华珂真的有些惊讶。

    华剑英摸了摸华珂的头,笑了笑,从芥檀指中拿了一根像项链一样的东西交给华珂道:“把这个贴身戴好。”华珂依言戴上,问道:“二哥,这是什么东西呀?”

    华剑英答道:“这是护身符,不用修炼,只要戴在身上就好,可以救一次命的。”

    “咦?”华珂吃惊的看着华剑英,华剑英却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回过身看着窗外,哈米地这沙漠城市的美丽夜景。不知怎么,华剑英心中总有一丝不祥的预感。

    =============================

    由于本文将加入起点的VIP,这将是本文最后一次在公众区更新,希望大家能继续支持平民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