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十九章 天魔现身,神器出世 上

第十九章 天魔现身,神器出世 上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最终的血祭终于完成,天魔大阵开始发动,做为一个沙漠都市,原本尚算明朗的下午阳光,迅速的黯淡下来。无名的压力镇慑全场,让所有的修真者都有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华剑英扫视全场的修真高手与各派大老,心中充满一种莫名的无力感,同时,对这些所谓的“高人”们亦泛起一阵强烈的不屑与鄙视。转身走出去,回头看了那不知什么人写的、什么时候挂上去的“诛魔堂”三个大字,华剑英忽然觉得,对照眼下的境况真是一种天大讽刺。

    “我也没想到情况会变成这样。”不知何时跟出来的赫连素素皱眉道:“对不起,我怎么说也是凤凰门的人,必须为本派考虑。没想到结果会变成这样。”

    看华剑英低头不语,赫连素素不由轻声一叹。本来对修真界各大派之间的各种争执、丑态,她只是抱着冷眼旁观的态度,结果却演变成这样,确是大大出她的意料之外。

    空气中传来的压力越来越大,虽然还不到伸手不见一指的程度,但却已经是漆黑一片。看了看四周渐显慌乱的人群,赫连素素又对华剑英道:“小英子,你还是赶快回去把珂儿带到这边来,有我在,总还能照顾一下。还是公输家族和我凤凰们的那些年轻弟子们,都拜托你一齐带过来。

    想起还有华珂等一些功力较弱的人需要照顾,华剑英终于勉强提起精神,点了点头,连忙向华珂的房间冲了过去。

    华剑英赶到的时候,公输明琉、玉琉二人也还在华珂那里,华珂和明琉对外面的异变已经感到不奈,华剑英一到,华珂就扯着他问道:“二哥!外面这是怎么啦?难、难道说……”

    华剑英点了点头道:“你猜对了,最后的祭的已经完成,天魔大阵已经在发动,现在我们只有祈祷,魔门这次的天魔转生大法和以前一个样子的失败,不然我们可就统统死定了。”虽然这里现在集中了许多的修真高手和三个散仙,但任谁都明白,“天魔转生”一旦成功,以这种实力对抗天魔,无异于茅房里点灯-找死!

    看明琉似乎也想问什么,华剑英忙道:“有话过会慢慢说,现在我们先去找回天兄和洗虹他们。”

    明白他们意思,华珂、明琉、玉琉连忙跟他一起跑了出来。还好,刚从华珂房间出来不一会功夫,就找到了分别以周洗虹和公输昊天为道的凤凰门与公输家族年轻弟子。原来这些低辈弟子修为实在太低,所以除了公输回天外,大家都并没能什么事情。虽然认识才只几天时间,但毕竟曾经一起共过患难,所以住处靠得很近,刚刚发觉有些不对劲,于是一起出来看看。

    华剑英松了一口气,还好大家都在一起行动,不然如果一个一个去找的话,可也够费事的。

    华剑英把刚刚那个魔门高手,通过自毁来完成最后的血祭之事大体说了一遍,听得众人惊呼连连。然后华剑英道:“现在天魔大阵已经开始发动,事情不太妙,我们赶快去诛魔堂找各派前辈,不然只怕会有危险!”众人自然没有异议,慌忙向着诛魔堂的方向赶了过去。

    然而,没走多远,异变就再次发生。前面不远处,一道暗红色的巨大光柱忽地冲天而起,直上云宵,为原本阴暗的天地增添了一暗红的色彩。与此同时,或近或远,数十道同样的光柱也冲宵而起。看着这些,全有人一下子全都安静下来,愕然的抬头望着那些光柱,一时间,映照的所有人都“面放红光”。

    华剑英心中一颤,其它的光柱倒也罢了,最近的那一道看方位正是诛魔堂的位置,从这些光柱来看,刚刚的一切,看来只是“天魔转生大法”的前奏而已,现在,“天魔转生”真正的开始了。

    光柱来的突然去的也快,但所有人依然呆呆的望着空中发愣,因为谁都能够看到,半空中出现的那数十个暗红色的光点。特别是华剑英等人,对这些光点的排列顺序更是熟悉的很,正与地面上的数十处“血祭”地点相吻合,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别人不知道,华剑英等几十人却是能够猜得出来。

    果然,空中的光点忽然光芒大盛,然后暗红色的光点变成光线,向外漫延出去。数十处光点在空中迅速结成一个奇异的图案,正是天魔大阵。

    就在这时,赫连素素的声音传了过来:“你们这些笨蛋,还愣在那里做嘛?”华剑英等人一震,只见赫连素素已经赶了过来。

    “赫连前辈!你怎么过来了?”华剑英有些诧异的问道。

    苦笑着摇了摇头。赫连素素道:“你这小子,你以为天魔大阵是很好玩的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没人知道。毕竟从来没有魔门之外的人,身临其境的见识过天魔转生大法。”顿了顿又道:“从这方面来说,这也算是一次不错的经验啦。”

    想起一事,周洗虹突然问道:“祖师,刚刚出现的红色光术,有一道好像是从诛魔堂升起来的……”

    赫连素素明白他的意思,摇了摇头:“不用担心,大家都没事。不过,全都吓的不轻倒是……咦?”

    一句话未完,赫连素素一声惊讶的低呼,众小一呆,一起停下脚步和她抬头望着天空。只见半空中的天魔阵图不停的闪烁,散发出一阵阵诡异的光芒。

    赫连素素皱着眉头,看着天空中的魔阵,默默沉思。突然间,她脸色一变,低叫一声:“不好!”扬手撒出一片淡红的光罩,把包括华剑英在内的众小辈一起罩在里面。同时,赫连素素急叫道:“快!已修入元婴期的以元婴化转真元,定守本命元神!没到元婴期的沉息定性、抱元守一,务必要守住一点灵识不散!快呀!还愣着干嘛!”

    虽然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公输、凤凰两派年轻弟子们连忙按赫连素素科说的做。而几乎就在这同时,天空中的天魔大阵射出暗红色的光芒,光芒化成光之帘幕,撒落下来。

    暗红色的光芒映照着暗黑色的天空,从天而降的光幕让人觉得好像笼罩住整个大地。而当光幕降下的同时,一缕悠扬的乐曲声传入众人的耳中,乐曲中充满了一股异样的虔诚之意,悠扬婉转的乐曲,满天而降的诡异红光,整个空间就布满了一种异样、妖异的美感。

    不过,华剑英等人现在可丝毫没有心情去体会这种感觉,在光幕落下,乐曲响起的同时,赫连素素就知道不妙。这天魔大阵诡异莫测,确是名不虚传,单就说这奇异的乐曲,它并没有给人多么诡异、恐怖的感觉。相反的,它让人听了感觉到一种心灵的洗涤,使人感到一种欢愉,在光幕的照耀下,心灵的欢愉又直接体现到肉身,一种莫名的、无比的舒畅感跟着漫延到全身。

    赫连素素暗暗叫苦,虽然有些不太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她就知道这种似乎无比美妙的感觉对心智、灵识的损害极大。而且,如果把这视为一种诱惑的话,其效力之大,比之渡劫时的“炼心”关还要来的恐怖的多。

    赫连素素盘坐于半空,双手掐决,全力抵抗这股奇异的魔力。不过赫连素素仍然有一件事不太放心,悄悄睁目向旁边撇了一眼。她知道,这股力量如此厉害,决不是刚刚自己随手布下的一道禁制可以抵抗的了。

    一眼撇去,只见刚刚自己布下的禁制早不知在什么时候消失掉,只是两派众小却是安然无恙。只见华剑英也和她一样盘膝而坐,额上的翠兰玉散发出阵阵绿光,在绿光的笼罩下,众小虽然脸上显出慌急之色,但显然都没有事。

    原来,刚刚光幕落下、魔音刚刚响起的时候,赫连素素设下的禁制光芒闪了几闪,就脆然而破。魔音入耳,华剑英只觉全身一阵舒爽,其他人更是立刻深陷其中,一个个满脸迷醉之色。华剑英毕竟修为较深,心中大吃一惊,连忙催动真元,定下心神。却见其他同伴显然俱已被魔音迷惑,不由得连连叫苦不迭。

    突地想起,翠兰玉安神定魂最有神效,已经救过自己不知多少次,现在不妨用来一试。不敢怠慢,华剑英连忙把神识沉入元婴之中,尝试发动翠兰玉的定魂绿光,这还是他头一次有意识的催动翠兰玉。翠兰玉毕竟是莲月心助华剑英修炼过的仙器,几下之后,淡淡绿光从翠兰玉中散发开来。在绿光笼罩范围内的的众人立时清醒过来,想起刚刚种种,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暗暗惊惧之余,根本不敢走出绿光范围之外。

    赫连素素和华剑英各自定下心神,与那魔音相对抗,对四周的情况虽然看在眼中,却也毫无办法

    变故初生的时候,一些各派弟子来回奔走,有的显得不知所措,有的似乎是受师门长辈之命去做什么,有的只是在四处打探出了什么事。焦虑、燥动、恐慌的气氛笼罩四周。但现在,这些人脸上各自露出无比幸福、满足的神态,嘴角扬起代表着幸福的微笑,眼神中原本的不安已经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神采。这种神情,对于在赫连素素、华剑英等人而言是那样的陌生,他们只觉得自己好像被瞬间抛到一个陌生的国度一样,一股疲倦感打从心底里冒了出来。

    不过在这种感觉出现的同时,赫连素素和华剑英就感到不对,想不到这样都会被影响到,天魔大阵果然真是太可怕了。

    “不要在乎其他人怎么样,不要因为有仙器神光保护就大意。按我刚刚说的,定下心神,自护元神、灵识不失不散。”赫连素素勉强开口提醒。

    众小一惊,猛地醒悟过来,一个个连忙定下心神。不过众人也知道,天魔大阵绝对不止如此而已。

    “啪!”的一声轻响,离几人不远处,一个修真者突然整个爆裂开来,说爆裂似乎不太正确。他的身体突然好像变成一种黄色的浓浆,然后在瞬间崩散开来,似乎骨头什么的都完全消失,留在原地的,只有一地的黄色液体。不过,在那人身体崩散的瞬间,一个约有拳头大小的小人人他的身体中飞出。只要是修真者,相信都能看得出来,那是他的元婴。

    元婴离开他的身体后,却并没有想要逃跑,在他的脸上,仍然散发着那种诡异的“幸福”微笑。紧接着,元婴化成光的粒子,向天空中的天魔大阵飞射而去。而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其他人的身上,肉体于瞬间崩溃后,元婴也化成光的粒子向天空投射而去。

    而在这时,一个肃穆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以汝等生命之刻印,献上这最终之血祭。以汝等之衷心,祈求吾之复活,而身为吾之仆人,一切都是为了这一时刻。”语气轻柔,似乎是一女子之声,声音悦耳动听,好像是从极为遥远的地方传来,却又好像是在耳边轻声细语除自己之外再无人得闻,引得赫连素素、华剑英等人一阵心簌动摇。众人暗暗吃惊,魔门秘法果然层出不穷。

    刚刚的声音刚刚消失,另一阵声音响起,只是和刚刚不同,这次就像是有着数百声音同时响起:“藉着悠久的历史之契约,还原吾等之真实面貌,以吾等生命源头之刻印为祭,衷心祈求吾等之主之回归。藉之吾等荒废之自我,将吾等之心加以补完。最终的报偿之刻,就是现在。”

    第一个女子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世界充满了悲情,空虚正在把人类包围。而人类那孤独的心灵,则把自己深深的埋藏起来。”

    最后,其他众多的声音一起念出祭文的最后一段:“开始与终结,都在同一处所。吾等以吾等之衷心,奉迎吾等之主之圣临。”

    这个时候,赫连素素等一些高手才知道,原来,现在这个时候,才是真正的献祭之时。在魔门众人朗颂祭文的同时,无数的人的肉身崩溃,而后元婴变成光粒飞向空中。没多久,不止是在天魔大阵笼罩的范围内,仰望天空,只见无数的光之粒子不断的汇聚过来,然后被天魔大阵一一吸收,然后集中在某一“点”上。

    “原来如此,‘神圣的意识之光’!这就是魔门的真正目的吗?”赫连素素低声怒骂。自从大量的光之粒子出现,天魔大阵范围内的压力大减,像赫连素素这样的修为已经可以活动了。

    “师父,这、这是怎么回事啊?什么是‘神圣的意识之光’?”压力大减,除了仍在维持翠兰玉定神神光的华剑英外,其他人暂时可以松一口气了。只是,还没人敢走出天魔大阵的范围之外就是了。

    “我们太大意了。想不到,魔门的目的竟然是这个。而且还让他们成功了。”赫连素素深深的叹息,默然半晌,她轻声给华珂……当然,也是给在华剑英保护下的一众晚辈们解释道:“‘神圣的意识之光’,就是人类生命的本源。”

    “生命的本源?”华珂愕然重复着。

    “不错,难道说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不同的星球之间,相隔何止千里万里。而每个星球上的生命,虽然不尽相同,但是,一旦出现高等的智慧生命-人类,却总是相差无几。那就是因为生命的本源,也就是我刚刚说的,‘神圣的意识之光’。”

    “那生命的本源又是怎么回事?”这回是华剑英在问。来自天魔大阵的压力进一步减轻,华剑英已经不需要再费那么大力气去维持翠兰玉,不过为防万一,翠兰玉仍然不住的散发出淡绿色的的光芒。

    赫连素素抬头望着天空,不过谁都看的出来,她并不是在看空中的天魔大阵,望着散布在空中无数的“光”,赫连素素道:“传说中,生命的本源,来自于太古诸神。那是不知在多么遥远的时代,宇宙中出现的最初的生命休,就是太古诸神。太古诸神最初是没有任何形体的纯能量的意识体,也既最初的‘神圣的意识之光’。后来,不知为了什么原因,有人说是为了在宇宙中生活的更加方便,也有说是因为向往一些星球上的美丽景色。但不管怎么说,因为某种原因,太古诸神,最初的‘神圣的意识之光’,为自己制造了容纳自己的容器,那就是躯体。”

    “在这之后,太古的诸神们把自己的本源之力,也就是‘神圣的意识之光’无限分裂,从而制造出生命的种子,然后把这些生命的种子撒向全宇宙,于是全命开始在宇宙中繁荣起来。也正是因此,不管是星球的环境有什么不同,但当进化出最接近于太古诸神的生命体,‘人类’的时候,其形像总是相差无几的。而也正是因此,在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潜藏着来自于太古诸神的‘神圣的意识之光’。所以说,这个世上,这个宇宙中,所有的人,都是-神的末裔。”

    华剑英站起身,他发觉天魔大阵的压力已经完全消失。收起翠兰玉的光芒,走到赫连素素的身边,也抬起头望着天空中,那一个个美丽的“光”。

    “好美丽的光。那就是人类身命的本源之光呀。”突然他想到什么,全身打了个冷颤,忽地转过头来看着赫连素素道:“前辈,这次到凌原星来的修真者总共也就才几千人,看那些光的数量远远不止这个数字。难、难、难道说……”

    赫连素素点点头:“不错,这个天魔大阵的涉及范围,看来远不止我们所能看到这一点。现在这个星球上,除了魔门和我们修真界这边少数的一些高手外,大概已经没有任何活着的东西了。”

    听到赫连素素的话,众人中几声惊呼响起,这实在是太可怕了。然后众人一起抬头望着那些美丽的光,那每一点的光,就是一条生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