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十九章 天魔现身,神器出世 下

第十九章 天魔现身,神器出世 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赫连素素长吸一口气略略平复一下心情:“现在不是让我们感慨的时候。来的修真高手们肯定还有活下来的,赶快和他们去汇合,不然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众人一起点头然后立刻行动,华剑英轻声问道:“赫连前辈,你看魔门收集这么多……‘神圣的意识之光’是为了什么?”

    赫连素素摇了摇头:“不知道,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就是了。”停了停,又叹了口气道:“这回真是中计了。怪不得魔门前几天什么行动也没有,他们是故意等待修真界各大门派集合在此。然后再启动这个天魔大阵,一个元婴期的修真者的‘意识之光’就抵的上几百甚至几千个普通人,离合期则少说也抵的上几万人。嘿,还好看来空冥期的修真者就能抵抗这天魔大阵了。不然……”

    华剑英也苦笑不已,之前魔门百思不得其解的行动,现在什么都明白了。可惜,却也已经迟了。

    很快,众人赶到诛魔堂的附近,只见地面上到处都是那种诡异的“黄浆”,明白这些是什么东西,华剑英等人不由得一阵恶心。活下来的人也不少,但除了少数绝顶高手之外,大部份神情萎顿之极,看上去没什么大事的,只有另两位散仙。而这些人,正如赫连素素所说,几乎全都是空冥期以上的。想起公输回天和范定山,华剑英不由心中一紧。

    这时,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华兄弟……昊天……顺天……呃……”

    华剑英一惊,转头一望,却是公输回天。只见公输回天半卧于地,勉强支撑起上半身,虽然才只分开一小会,但却已经是一脸的憔悴。

    华剑英大喜之下,一个瞬移来到他身边,把一块极品仙石塞在他手里,然后帮他回复自身真元力。有仙石和华剑英两面相助,公输回天很快就恢复过来。等他站起身来,华剑英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还有回天兄你怎么会……呃,对不起。”

    公输回天摆摆手,苦笑道:“不用道歉,我能活下来纯是运气,多亏了这‘定神珠’。”说着摊开右手,众人看了看,却只见到一些碎片。

    “这是……”华珂好奇地问道。

    公输回天苦笑道:“那光柱突然冒出来的时候,我就从诛魔堂逃了出来。接下来的,相信你们也清楚。幸亏有这个定神珠才让我撑了下来,这还是祖父为了这次的事情,昨天才赏给我的。不过后来定神珠也撑不住了,碎成了这些碎片,而没了定神珠,我就要撑不下去的时候,压力突然减轻了,然后甚至慢慢消失了。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是赫连前辈的关系吗?”

    公输昊天把他们的经历大体说了一下,公输回天看着华剑英笑道:“这次还真是多亏华兄了。”

    华剑英连忙道:“不过是我运气好而已。实际说来,我最多也就是能自保而已。”

    这时公输溥的声音传来:“不要聊天了。对手来了!”由于都是从诛魔堂中跑出来的,公输家和凤凰门残存下来的高手们倒是都在这附近。

    华剑英等人全都心中一颤,忙回身。只见空中缓缓落下数百人,全部都是身穿黑衣,披着奇特黑色袍子。其中有几个是华剑英认识的,正是曾与他战斗的那些魔门高手。不过,真正最让人注目的,却是一个少女,一个美丽的少女。她是在全部身穿黑衣的魔门众人中,唯一一个穿了一身素白衣衫的人。

    她的容貌非常的美丽,可以说比之赫连素素还要美上几分。她给人的感觉非常的奇特,清纯与妖艳、恬静与火热,数种完全相反的气质就出现在她的身上。右眼眼角处一道奇异的暗红色尖细魔纹顺着脸颊而下,直到腮边;左边,一道黑如深紫色的尖牙状魔纹则从耳下直接划过面部,直到面部距鼻约一公分处。如同她那莫名的奇异气质,左金右蓝的双瞳中,无边的深沉和无比的张扬狂傲,就同时在她的一对妖瞳中闪烁。额头正中央,就有着一只竖起的黑色眼瞳,额上魔眼的四周,则又有数道黑色火焰般的魔纹。

    身边忽然传了奇异的轻响,扭头一看,却是赫连素素。只见她满头大汗同,双拳捏的“咯、咯”直响,全身上下竟然在不停的轻轻颤抖。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个素衣少女。

    “师父,你、你怎么啦?”就在赫连素素身边的华珂也发现了赫连素素的异样,轻声问道。

    华珂的话也惊动了公输家和凤凰门的其他人,他们自然也跟着发觉到赫连素素的不对劲。赫连素素轻声道:“你、你们大概发觉不到吧?那个女的。”

    “感觉到什么?”沈玉娇轻声问道,公输轮倒是反应颇快:“难道……,那个女孩就是……”

    赫连素素轻轻点头:“没错,就是她。嘿嘿,吸摄了这么多的‘神圣的意识之光’,果然是为了天魔转生。而这些家伙,也终于是成功了啊。”长吸了口气,又道:“你们的境界和那个女的……不,是和天魔差的实在是太远了,就连天魔的可怕都无法察觉的到。大概只要我和那两个家伙能够发觉得到吧?”所谓的那两个家伙,自然是指另外两位散仙。

    赫连素素忽然笑了起来:“呼、呼、呼,实际上又何止你们,差太远的也包括我们这几个散仙啊。差太多了,实在是差得太多了,完全没有任何的胜算。”一边说,赫连素素脸上的冷汗仍然在不住的冒出、流淌、然后滴下。

    “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华剑英轻声问道。

    摇了摇头,赫连素素道:“算来算去,就算在场所有人加上我们三个散仙一起上,胜算仍然不到千分……不,只怕万分之一也没有。”

    华剑英呆眼道:“那不是说一点办法也没有?”赫连素素点了点头:“就是这样。”

    这时,天魔轻轻摆了摆手,魔门所有人立刻躬身一礼,然后向后退到约百余米外。

    然后天魔在半空中向残存的修真者扫视了一眼,三只眼睛中透露出的那股睥渺天下之意,一览无疑。但是,在她的目光下,所有的人都大气不敢出一口。

    “现在,你们打算怎么办?”天魔忽然开口问道。语意柔和,声音清脆,听上去就让人十分的舒服。不过众修真者可是半点也不敢大意。

    “那不知尊者打算如何?”一个人问道。这人名叫吴浩,是在场的三位散仙之一。

    “哦,你们肯投降吗?”天魔又问。

    吴浩摇了摇头道:“别人不知道,但这点骨气在下还是有的。在下绝不会归降魔门!”

    这时另一个声音突然叫道:“吴耗子,你有骨气,难道别人就没有么?我也绝不会降的!”这人一听就是一个暴躁脾气,正是第三位散仙起孟云。而吴浩听到起孟云叫他最讨厌的外号,不由的苦笑着摇了摇头,要换了平时,为了这个这两个老冤家大概就要大干一场,但现在这个时候,两个人却都没这心思了。

    天魔了然的点了点头:“那样的话,你们只能去死了。”语气轻柔,还是一如刚才,但众人心中却不由得一跳。本以为天魔可能就此出手,不想她却转过头看着赫连素素,问道:“你呢?战?亦或是降?”

    在场的三位散仙,赫连素素是最后一位。赫连素素长吸一口气,淡然道:“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素素虽非须眉男儿,却也晓得这个道理。”

    点点头,天魔略一沉默,道:“好吧。那其他人可有愿降的么?”这时,所有残存的修真者都集合了起来,虽然人数只剩大约十分之一,但除了因华剑英而得以存活下来的公输、凤凰两派的低辈弟子和最差的公输回天这一个离合期外,其他人最弱的也有空冥期。

    大家相互对视一眼,一起摇了摇头。

    天魔轻轻叹了口气,似乎相当的遗憾。看了看三位散仙,道:“想和我对抗,你们三个大概是这些人唯一的指望。”

    吴、起、赫连三人对视一眼,脸上同时浮现出一丝苦笑。

    天魔又道:“现在我给你们三个人一个机会,我就在这里,任你们进攻。不过,只有一次机会。只要能把我创伤,我就放这里所有的人离开,并且一个月内不会发动攻击。”

    所有人一时间呆住,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赫连素素心念一转,忽然明白过来:“你在耍我们。”其他人一愕,不明白什么意思,吴浩却跟着明白过来:“原来,你是想要像猫玩弄老鼠一样戏耍我们。”这种话,无异于说他们自己是一群老鼠,可问题是,他们的实力和天魔之间差距之大比之老鼠和猫还要差的多,一时间倒也不在乎了。

    天魔却很干脆的点了点头:“说得不错。你们啊,也只能给我提供这么一点娱乐罢了。”所有人气的脸色铁青,可又十分无奈,因为过于巨大的力量差距就明显的摆在那里。

    不在多说什么废话,既然已经决定拼死一战,三位散仙立刻开始聚集功力。虽然明知以他们三个散仙的实力,想要在一击间伤到到天魔,几乎可说是不可能。但是,这个可说不算是机会的机会,又不能不把握。

    几乎同时,三位散仙同时亮出各自修炼的仙剑。在实力相差如此悬殊的情况下,任何的花招、假动作完全都是不必要,甚至原本应该相克制的东西,其定律也会被打破。所谓杯水车薪,就是这个道理。如果说天魔是一把足以焚尽一切大火,那赫连素素三人不过是三滴可怜的小水珠而已,面对天魔瞬间就会被蒸发干净。

    一声低喝,三人同时凌空而起。三个散仙拼命凝聚仙灵之气,赫连素素的仙剑散发出赤红如光的光芒,那是因为赫连素素是属火属性的;而吴浩的仙剑则是一种奇异的半透明状的黑色,说明他是水属性;起孟云则是一种淡蓝色,他是最常见的无属性。

    三把仙剑上的光芒越来越亮,天魔却在一边饶有兴致的看着。对天魔而言,这些许的仙灵之气根本不放在她的眼里。

    三位散仙一声呼喝,三把仙剑同时向天魔攻去,目标同时指向同一个位置:咽喉。倒不是说这个地方可能较弱,而是天魔上下完全没有任何破绽和弱点,这样的话,就以人身的最弱处为目标,来进行这全力一击。

    天魔一挑眉,三只眼睛里第一次不再那么淡然,而是明显的透露出一种情绪:不屑。

    天魔身前约尺许,一股黑色魔气凭空出现,状如旋涡般不停旋转,同时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三位散仙惊恐的发现,他们的仙剑突然好像失去控制般向那股黑色魔气直撞了过去。三把仙剑在不是三位散仙控制的情况下刺中那团魔气,魔气立刻反向向仙剑侵袭了过去。仙剑立刻发出一阵“嗡、嗡、呜、呜”的低鸣。三位散仙突然发觉不好,一咬牙。三人同时一声断喝,突然主动把心神和三把仙剑之间的联系完全掐断。

    及时舍去自己的仙剑,虽然避免了被天魔魔气侵袭的麻烦,但却也让三人受了重伤,这无异于自己狠狠给自己来了一下。三人同时口喷鲜血从半空中摔下。

    华剑英和华珂同时抢上扶住赫连素素,华剑英急声道:“前辈你没事吧?”华珂哭着连叫道:“师父!师父!师父!……”赫连素素看了华珂一眼哼道:“哭什么,我还没死呐。”接着摇了摇头,苦笑道:“不过相信也没多一会了。”猛抬头发现华剑英站起来,飞上半空,不由得吃了一惊:“小英子!你、你在做、咳……做什么,快回来。”

    华剑英回头苦笑一下:“前辈,总要有人来做。何妨我来做这第一个,我比其他人总多一丝胜算。”赫连素素知道,就算他真的把四件仙器同时用出,面对天魔也是无用,不过就像华剑英说的,第一个和最后一个,也没多大分别,也就苦笑着由他。

    天魔盯着华剑英看了半晌,三只眼睛中射出欣赏的神色:“你很了不起。因为根本不是一个层次,所以修真者面对我根本提不起对抗的念头,那三个散仙怎么说也算是仙人一级,才勉强能做到。而你修为不高,却能这样子站到我面前,了不起,真的很了不起。如果加以时日,等你修炼有成,他日必定名动三界。只可惜,今天你面对的是我,你……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华剑英自知必死无疑,只希望师父知道后能够出手杀败天魔,为修真界除此大患,也算自己死的不枉。所以他淡淡一笑:“今日我与你一战,不论胜败,我也许必死,但你也活不了多长时间。用我一命换你天魔一命,倒也划算的很。”

    天魔一呆,笑道:“你这家伙,倒真的是有意思的很。你不会是以为靠那几件仙器就能斗得过我吧?不过,不管怎么说,你还是要去死。”说着,随手一挥,弹出一道黑色魔气,向华剑英直扑而去。魔气脱手后,立刻化为一狰狞魔兽,狂嘶怒吼着向华剑英扑去。在天魔想来,这一击也足以杀死华剑英了。

    华剑英现在也完全是豁出去了,也不管什么后果,先是一声低喝打出破日乌梭,挡住那只魔兽,然后立刻祭出翠兰玉,翠兰玉紧紧的贴在破日乌梭上,发出阵阵绿光,以些让华剑英得以暂时控制住破日乌梭。

    破日乌梭乌光连闪几闪,居然把天魔的一击化去,天魔双眉一扬:“有点门道。有趣、有趣的紧。”一句话还没说完。华剑英一声呼诧,右手金光一起,鹰击弩的一只金色雄鹰凭空出现,向天魔扑去;同时,左手青光一闪,青丝鞭化为滔天世浪也向天魔攻去。

    天魔现在真的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这家伙以为凭四件仙器一起上,就能耐何自己吗?竟然敢对自己主动出击。信手一抬,黑色的魔气立刻在她面前筑起一道气墙。在她看来,这已经足以挡住那两件仙器的攻击了。

    不料,当与华剑英的攻击接实之后,只觉一股大的异乎寻常的力量猛地如排山倒海般压到。天魔大吃一惊,手上魔气再催,才勉强撑住。紧跟着一声巨大爆响,阵阵强大的冲击力直冲过来,撞击的天魔全身一阵摇晃,差点被硬生生逼退。天魔心中既惊且怒,这是怎么回事?在从现在这个躯体的记忆中,她见过华剑英使用这些仙器时的情景,因而对这些仙器的力量有多强她心中有个谱。没想到自己的估计大大有误,虽然说还算不上会因此吃亏,但仍然让她大是不满。不过,抬头一望,却发现又一件让他意外的事。

    四件仙器突然暴强的力量,天魔固然吃惊,连华剑英也大大的意外。当四件仙器同时发动的时候,他就发觉不对劲了,四件仙器之间似乎是发生了某种共鸣,同时一股超乎想像的强大力量开始漫延。不止是对天魔,同时也对他。

    四件仙器同时失控,一声爆响,天魔也要花费不少力气才能挡下,更不要说华剑英,当场被震飞,血洒长空,从半空中无力的摔下。如果不是四件仙器是莲月心修炼好的,加上在华剑英体内多时,虽然失控,仍有部份力量残留华剑英体内,帮他抵挡了部份冲击力,不然以华剑英的些弱力量,正面受到四件仙器的冲击只怕早就形神俱灭了。

    天魔显然也发觉到这四件仙器已经失控,这对仙器来说是很少见的,所以她疑惑的看着那四件仙器。

    而这时,四件仙器再生异变。首先是翠兰玉上的绿光愈来愈盛,与翠兰玉的光芒相呼应,首先发生异变的是鹰击弩。

    鹰击弩的弩身从中对折,露出一个小口,而翠兰玉上的绿色宝石从中脱落,缓缓的落到那小口中,稳稳的嵌在其上;然后,对折后的鹰击弩弩身相互扣住;青丝鞭缓缓的靠过来,鞭身突然分散开发变成八股飘带,飘带根部或绕或缠,与鹰击弩和翠兰玉紧紧扣在一起;而这时,破日乌梭内部发出一阵“咔、咔”的异响,紧跟着整个破日乌梭开始变形,最后变成一个有点像是倒过来置放的鼎状物,中间处露出一个小洞;青丝鞭与鹰击弩翠兰玉合一后,露鞭柄部轻轻插到那个小洞中,然后八根飘带反过来又缠在破日乌梭变形后的八根支柱上。四件仙器,就这样重新组合成这样一件,大约有一个古怪之极的物事。

    天魔三只眼睛张的大大的瞪着这件东西,从这东西上散发出的那股浩然之气,她已经大体猜出这是件什么级数的法宝了。只是,她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而一众修真者这边,则只有三个散仙能确定这是什么东西。

    “怎么、怎么会?”赫连素素震惊的全身轻轻颤抖:“神器!这竟然是一件神器!”在场所有人全都立刻变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