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二十章 青莲会天魔

第二十章 青莲会天魔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不知为何,书评区发不上去,只好写在这里。平民想要招集一个大约四、五人的幕僚团,有意者可发邮件、书评到平民的邮箱中:mark5832322@yahoo.com.cn

    平民要去参加起点的聚会,不要说发大概有几天连写都没得写了。先在此更新一章,希望书友们不会等得太辛苦吧。^_^

    神器散发出一种至高无上,浩然无匹的气势。这种气势不止近在眼前的人感觉得到,甚至在瞬息之间向全宇宙散发出去,整个修真界中,修真境界达到一定层次的人几乎都察觉到了。

    某个不知名的小星球上,感觉到这股浩然之气,某人缓缓的张开了眼睛,抬头望向气息传来的方向默然半晌,略带疑惑的轻声自语:“这个感觉……是……‘天之彼方’?”他又沉默一会后,再次发出感慨:“切~!我说呢,当初干掉那家伙后,从他身上怎么也找不着‘天之彼方’,原来是这么回事。把‘天之彼方’拆开来变成四件仙器。嘿、嘿、嘿,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说着,他缓缓站起,青光一闪,已经踪影全无。

    凌原星,空无一人的星球上,现在可说是变的一片死寂。只有位于铁托拉大沙漠的斯尔迪梭城,仍然有着几百位,不属于这个星球的“人”存在。

    四件仙器合体重组,竟然变成了一件神器,不止是修真界这边的人惊讶不已,就连天魔也为之呆愕了好一会。这个变故,真是大大的出乎在场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就连天魔一时间也有些反应不过来。

    天魔忽然大笑起来,她真的感到非常的高兴,想不到会这么好运。只要把这些高手全杀掉,差不多就灭掉修真界超过一半以上的力量,现在还附带着让自己得到一件神器,真是太好运了。天魔虽然狂妄,但却也没打算真的完全灭了修真界,如果真的那么做的话,绝对会引来天界众仙的干预,三十三天仙界高手如云,几个最厉害的仙人,强如天魔如无必要也不愿去招惹他们。

    她缓缓向神器靠了过去,右手一伸,一道黑色火炎射出,目标却是位于神器顶端,原本是翠兰玉“主要部件”的那颗绿色宝石。旁边的三位散仙面色一变,做为仙人,他们自然明白天魔在做什么。和其它的法宝不同,神器都有一个“力之源”,只要控制了“力之源”那就等于完全控制了这件神器。

    “喝!”一声低喝,吴浩抢先出手:“镇狱龙王波!”水属性的仙灵之气迅速凝聚,随着吴浩的一低吼,一条粗约米许的水龙从他手中出现,紧跟着扑了出去。不过目标却不是天魔,而是正在炼化神器的黑色魔火。这是天魔炼就的“烈焚暗炎”,是魔界的炼器之火,威能约和天界四大天火相当。

    似乎早有约定一样,赫连素素和起孟云同时出手夹击。赫连素素摘下头上的发箍,手掐法决,双手冒出一股赤红烈火,“起!”在她仙灵之气的催动下,发箍整个被她手上的火焰烧熔,同时,一只火焰凤凰的形像,徐徐升起,赫连素素娇喝一声:“火凤翱翔!去!”凤凰双翼一展,立刻向天魔攻去。另一边,起孟云双手高举过顶,双手五指张开,手心相对,双手之间,隐隐有雷电之气来回流动,随着一起孟云一声爆喝:“殛天雷!去吧!”这殛天雷可说是起孟云最强一招,只是这招威力虽大,但因聚力太慢,加之攻击方式只是单一的直接轰击,很容易被敌人躲过,所以练成后,起孟云还没用过几次,这次他知道天魔为了修炼神器不会动,所以才用这威力惊人的一招。

    天魔一旦得到这件神器,就有可能百尺竿头再进一步,修入更高的境界。那样一来,世上就真的无人能制得她住,所以深知此点的三大散仙是真的拼命了。

    天魔的脸上露出一丝怒气,哼道:“你们以为这样就能耐何得了我吗?天魔刀!给我破!”只听“锵”的一声脆响,天魔左手一挥、一绕跟着一圈,三道黑气巨大刀气突然出现,分别向吴浩的“镇狱龙王波”、赫连素素的“火凤翱翔”和起孟云的“殛天雷”迎了上去。

    “砰!”、“轰!”、“啵!”

    三环三声巨响,天魔刀轻易将三散仙的攻击破去。强大的冲击力四处散逸,四周的修真者们抵受不住这股强大的力量,一个个人仰马翻的向后或退或倒。三大散仙的力量已经在刚刚的一击中完全耗尽,比之那些修真还不如,被吹的飞出老远。

    天魔一边继续炼化神器,一边仰天大笑:“就凭你们也想阻我?哈、哈、哈~这是没可能的。本尊今天心情极佳,如果你们老实点,说不定我会饶你们一命。”说着,天魔又忍不住大笑。天魔真的太高兴了,虽然还不知这是件什么神器,但只要仔细研究,修为更精进一层是不用说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能更上一层楼,进军无上神界。到那时,天界的那些什么仙人、佛陀之类,全都不在自己眼中。

    就在天魔得意非凡时,突地感觉到什么,眉头一皱:[剑气?哼、哼!居然还有这种不开窍的笨蛋!]一边想,一边随意挥手,一道魔气发出,打算先挡住这道剑气,再看看是哪个蠢蛋竟然敢和自己为敌。

    雄厚的魔气瞬间形成一道气墙,以天魔的力量形成的这道气墙,就算是天劫三煞只怕也挡得住。

    不过,出乎天魔和其他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强大的魔气气墙,在“乒”的一声脆响中,像一张纸片般,被这一道不知从何处射来的剑气轻易击穿,继续向天魔攻来。

    天魔大吃一惊,左手一抬接住射来的剑气。但是一接触,她就发觉,这道剑气虽然没什么惊人的气势,但其中的力量却强的惊人,那是和她同一等级的的力量,绝不是自己能用一只手接下来的。但天魔毕竟就是天魔,立刻放弃继续修炼神器,右手一收,双手交叉面前十字防御。

    “喔哇!”天魔一声惊叫,剑气虽然被挡住,但强大的力量却没有消失。强如天魔,也被这股力量推的箭一般向后飞退,转瞬之间已经不见。

    修真界众人全都呆住,一时间,他们还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在他们面面相觑时,一个青色人影突然高速掠至。那人半空中轻轻一个翻转,左足轻点,稳稳站在那件神器上。

    只见那人足下一丝青光隐现,天魔的魔气迅速从神器中被排出。那人此时背对着修真界众人,只能看到他的背影,只见他一头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身穿一件青色长袍,负手而立。

    就像天魔一样,一众修真者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但三个散仙却不同,这个人,给他们的感觉有如一潭深不见底的大湖,看上去平静无波,但却深不可测。其实力之强,比之天魔只怕也毫不逊色,修真界哪来的这种高手?不过和其他两位散仙的震撼不同,赫连素素就感到十分的兴奋,因为,这个青衣人不是别人,正是华剑英的师父,青莲剑仙,莲月心。

    “莲前辈,小英子他……”赫连素素急声道。莲月心回头对她轻轻一笑,摆了摆手,示意无妨。赫连素素也知道,莲月心既到,什么事也就不用自己操心,点了点头,当下闭目疗伤。

    莲月心又转头看了看华剑英,微微皱眉。华剑英在四件仙器失控后,受到神器的力量反震身受重伤,虽然幸运的做住一条小命,但当场失去意识到现在还没清醒过来。亏得公输明琉、玉琉和华珂在一旁护持、照顾。莲月心心下了然,袍袖一抖,一道青色剑气直射向华剑英。

    这一下可把华珂和公输明琉、玉琉给吓得不轻。如果不是从赫连素素刚刚的话判断出这人应该和华剑英大有关系的话,玉琉差一点就要扑出去以身为盾,替华剑英挡下这一剑了。毕竟,刚刚就是这样的一道青色剑气,把强如天魔也给迫退。

    剑气射中华剑英,他的全身立时泛出一阵淡淡的青光,青光给人感觉十分柔和,似水一般缓缓流动,然后渐渐溶入华剑英体内。然后,华剑英也跟着醒了过来。

    “二哥!”“华大哥!”华珂、明琉、玉琉一齐又惊又喜的低叫起来。华剑英微微皱眉:“我这是……咦?”在脑海中回想起受伤晕迷前的事,同时,也感觉到体内那股蓬勃如海的剑气:[这股剑气……难道说是……]

    连忙坐起身,果然看到莲月心正在不远处,脸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华剑英连忙正起身子,大礼参拜,口中道:“弟子华剑英,叩见恩师。”他这一拜,别人或许不知,公输家的人却立刻明白,眼前这个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是什么人了。

    莲月心一动不动,安然受了他这一礼,然后袍袖轻拂,把他扶起。哼道:“你这小子,差一点就要去修散仙了知不知道?”

    华剑英搔了搔头,苦着脸道:“师父,这也不能全怪我啊。谁知道你给我的四件仙器居然还会有这种变故啊?”

    莲月心摇了摇头,苦笑道:“何止你不知道,连我也没想到啊。切!当年为了这件神器,整个天界闹的沸沸扬扬。当时我从上一个应该得到这件宝贝的仙人身上搜来搜去,也只搜到这四件还算不错的仙器,当时可把我给气坏了。现在才知道,原来那家伙把神器拆了开来,变成了四件仙器。恢复的方法就是同时使用四件仙器,使之产生共鸣。哼、哼、哼,那家伙可真狡猾的紧。而且以我的修为,不要说四件仙器,在那之后,我连一件也没用过。”

    这时公输轮带着公输溥和公输志走了过来,大着胆子一礼道:“莲老前辈,晚辈公输轮,这里有礼了。”

    莲月心眉头微皱,他心思转的快极,立刻就猜到公输轮的身份,奇道:“你是公输般公输老哥的后人?真是让我惊讶,公输家族居然还存在的吗?”

    公输轮等三人暗暗苦笑,这师徒俩还真像,听到公输家后的反应完全一样。莲月心看到他们的表情,笑道:“不用担心,看在当年公输老哥的面上,我自然会帮你们一把。嘿,说起来,当年公输老哥建立公输家族,我也出了不少力咧。等这里的事完结后,我也还要再过一阵子才回天界。这段时间内,你找几个资质还过得去的年轻人交给我,我帮你们调教、调教。”

    公输轮等三人大喜,连忙道谢,经莲月心这种高手调教,看来公输家日后兴盛有望。莲月心摆摆手,看着走过来行礼的赫连素素,上下打量她一番,笑道:“你是‘那里面’出来的吧?看起来还不错。”又看了看在一旁扶着赫连素素的华珂,回头问华剑英道:“英儿,这丫头和你是什么关系?”莲月心修为高绝,只一眼看过去,就发觉两人之间有某种血脉之间的联系。华剑英忙道:“这是我小妹,华珂。”莲月心笑道:“好、好、好,既然是英儿的妹子,那到时少不了你的好处就是。”华珂眼睛转了转,笑道:“老前辈,这可是你自己要给我的,可不是我跟你要的啊。”莲月心一呆,别看他样子长得年轻,可是人老成精的人物,立刻明白华珂这么说是目的,不过他很喜欢这丫头,笑道:“好~,是我主动要给你的,这话是我说的,满意了吗?”华珂笑嘻嘻的点点头,不再说话。

    这时,另两位散仙也在别人的搀扶下上前来见礼,吴、起二人知道莲月心修为深不可测,是个极厉害的仙人,一点也不敢怠慢。莲月心本来很不喜欢这些俗礼,只是现下心怀大畅,也就随便应付一下。起孟云为人是直性子,见过礼通过姓名后,立刻问道:“前辈,刚刚听您说这件神器曾引起整个天界的动荡,它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个问题其他人也很想知道,所以都望着莲月心。莲月心淡淡一笑,道:“这是‘天之彼方’。”

    “什么!”不知道的人倒也罢了,几个知道的全都给吓了一大跳。“我、我、我的天呐,怎么、怎么会是这、这件东西?!”赫连素素震惊的说话都打颤了。其它两位散仙也神情激动,全身微微颤抖着看着“天之彼方”。

    其他不知道的人全都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三位散仙,不知为何他们会这么激动。不过,能让三位散仙如此失态,可知这件神器一定非同小可。

    华剑英等人后来才知道,天之彼方,本身并没有多大威力,但却是一件非常特殊的神器。首先,它算是一把“钥匙”,能够随意打开凡间界(既世俗界和修真界的和称)、天界、魔界和神界之间的空间境界通道;再有,就是它的内部,可以生成数个不同的次元空间。其中一个被称之为“炼之空”,里面的时间的进度和外界相差极大,在里面度过数千年的时间,外面才只一、两天而已,对于本身没有什时间观念的修真者、仙、魔、神而言,是最好的修炼场所。不过对于散仙而言,天之彼方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作用,就是重造肉身。

    失去肉身的元婴,虽然可以修炼散仙,但却也失去了进一步修炼下去的可能。散仙想要进一步修炼,只有两个方法:一个是通过某种特殊法门和法宝,再加上天仙一级的仙人护持,让散仙在灵识不灭的情况转世投胎,有了新的肉身后重新从头开始修炼。只是,法术和法宝难学、难得不说,想找一个天仙肯大伤元气帮散仙转世,再照看数百年,就已经是近乎就不可能了。另一个方法,就是传说中的神器天之彼方,在天之彼方内部空间中,有一个异度空间“生之空”,只要有一个仙人级的修真者(散仙也可以)在一旁相助,就可以为散仙重新塑造一个肉身,而且修为不减,直接转变为金仙。虽然在境界和能力上,散仙和金仙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金仙可以进一步修炼下去。只是,天之彼方是神界传说中的神器,不要说散仙想要得到它就近乎不可能,就算得到了也不知该如何修炼它。也正是因此,赫连素素刚刚才会这么的激动,因为她知道,她真正的熬出头了。

    莲月心瞄了赫连素素一眼,他自然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激动。只是……现在似乎不是激动的时候呢。

    莲月心微微皱眉,突然道:“退后!”同时右手向外伸出,一道青色掌影脱手飞出,“砰”的一声接下一个黑色气球。紧跟着,莲月心五指收拢,“噼、哩、啪、啦”一阵响,黑色气球已经被青色掌影捏碎。修真界众人自然知晓厉害,连忙有多远就跑多远,出于对莲月心的信心,华剑英倒是一点也不担心。

    “嘿,偷听他人说话可不是一件好习惯哦。”见其他人都已经跑远,莲月心回过头来,对天魔笑道。

    “既然知道这是天之彼方,那我就更是志在必得。说到习惯……”天魔微微挑眉:“难道说:“你还希望我这来自黑魔界的天魔,有什么好的生活习惯吗?”

    莲月心笑了笑:“确是如此。好了,废话少说,现在天之彼方就在我脚下,有本事,你就来拿。”

    天魔大笑:“好!痛快!青莲剑仙果然不愧是天界第一高手!接着!”魔气破体而出,半空中迅速凝聚成一把巨刀,随着天魔双手一压,铺天盖地般向莲月心斩去。

    “天界第一?”猛招临头,莲月心似乎并不放在心上,右手一抬,青光乍现,正面挡下天魔刀狂猛一击。“莲某人可是不敢当呢。”随着莲月心的说话,手上发力,青光愈来愈盛,“乒乓”一声脆响,天魔刀劲立时片片碎裂。

    四面八方的劲风扑来,只见天魔化出十数个分身,以不同角度向莲月心攻去。

    “十八天魔舞?果然有意思的很。”说着话,莲月心,右手食指与无名指相扣,中指伸直、小指微曲,同时身体四周青光迅速凝结化为一片气墙,双目微闭,眼观鼻、鼻观心,恍若如定一般。如果华剑英在此,见到莲月心现下的状态必定大为叹服,瞬息之间,莲月心手捏内缚剑印,身结宝瓶剑印,心成不动根本剑印。手印、身印、心印,三印同成同出,身体虽然不动,却已经化成世上最完美的防御。

    天魔十八天魔舞霎那间连环闪动,不见她有什么动作,也没有什么响动。却见莲月心四周空气、境物竟然产生一种不自然的扭曲感。

    实际上天魔在刚刚的瞬息之间已经发出数千记不同的攻势,却总是奈何莲月心不得,却是她速度实在太快,快得根本难以察觉,除了莲月心外,没什么人能清楚的看到她那美丽的“舞”姿。虽然每一击一沾既收,都并没有真的用力,但其中所蕴含的强大的力量,加上其超高速磨擦空气产生的高温,仍令四周空气为之扭曲。

    天魔在莲月心不远处的半空中出现,身子不停急旋,左手用力拍在自己的右肩,右臂一拳轰出。不像是修真者之间会出现的战斗方式,倒有些像是世俗界的武者们会采取的攻击方式,就在天魔身上出现。

    莲月心双眼微微一眯:[这难道就是,最初原版的‘天魔秘’吗?这个家伙,看来和我一样呢。放弃法宝、灵丹,用最原始的方式直接摄取天地、宇宙的力量为己所用。嘿,这可真是有趣啊。]第一次遇上和自己有相同见解的人,虽然现在是敌对的双方,但莲月心就仍然感到一丝的欣赏和一点的兴奋。[好!看看你有多厉害。]

    莲月心脚下微微施劲,天之彼方立刻陷入地下。莲月心并不担心会不会找不回来,刚才他在天之彼方上站了那么久,已经在里面留下自己的“印记”,除非有实力不下于自己的高强仙人得到并加以清除,不然天涯海角也逃不出他的追踪。至于天之彼方本身,像天之彼方这种级数的神器,就算是丢到恒星上也不会损毁半分,更不要说一个行星了。

    先放下天之彼方,莲月心大姆指一屈,终于正面对上天魔的一击。

    轰然一声巨响传来,同样是一招天罡剑气,在莲月心手上威力完全不是华剑英可以比拟,天魔整个被反震力震得飞上数百丈的高空,而莲月心虽然没有四脚朝天那么狼狈,但也陷入地下达十多米深。

    莲月心纵身从地下跃起,双手十指连环点出,摇、搓、进、摄、按、盘、弹、切、退、叉,十方剑决十决尽出,刹那间攻出数十道剑气,向天魔各大要害击去。

    天魔三眼齐睁,笑道:“青莲居士在和我开玩笑吗?”全身魔气暴涨,攻到的剑气立刻全数抵消。“再来!”随着天魔一声娇喝,天魔刀再变化,天魔双手以手腕为轴,轻划一个弧形,天魔刀化为天魔刀弧,随着天魔双手上下舞蹈般的动作,十数道天魔刀弧分散开来攻向莲月心。

    莲月心淡淡一笑,双手食中二指交并,悠忽之间,夹住射来的天魔刀弧,双手圈绕盘旋,魔气尽集于双掌之上。“莲某人借花献佛,天魔……小姐请了。”身在半空,蹲身下马步,左手中指、无名指屈起,右手中指与大姆指相扣,虚张如拉弓,随着莲月心的说话,“铮、铮”的几声连响,把天魔的魔气化为弓矢,尽数射回。

    远处,华剑英看着莲月心刚刚的连环手法,张大了嘴合不拢:[二指真空把,还有挪移回。竟然能够运用的这般地步?]

    天魔笑道:“小女子却之不恭了。”说着天魔刀运刀成盾,这些箭矢全是以他的魔气所化,所以她并不放在心上。

    收回魔气,天魔就势一刀扫出,刀气三分,一化为三,三道刀气分合变化,分斩不同方位。

    莲月心双眼一亮,不管身前斩来的天魔刀气,一声长啸,身形急旋,剑气如风,风化为剑。四周的一切,已经在一瞬间变为风,化为剑。九歌剑决,长风之歌。只是莲月心的修为和对九歌剑决的把握,可不是华剑英可比,一声长啸,剑已经出手。

    天魔的身形突然从莲月心背后出现,不过看样子却是被逼退的。只是脸上却渐起一股兴奋之色。

    身子虽然在后退,但天魔右手反手一刀斜斜扫出。莲月心却并不把这一刀太放在心上,弹出一道剑气抵挡,长身而上追赶天魔。半空中,天魔身子奇异一扭,背对莲月心变成侧对,同时食中二指向上一挑,天魔刀气立刻一分为二,莲月心原本应该避过的一刀立刻再次追斩而上。

    莲月心微感错愕,左掌一掌拍在击来的刀气上将之拍散,同时右手食指点出阳离剑气直向天魔面门击去。

    天魔另一手掌搓指成刀,挡在面前,截下莲月心的剑气。右手手腕复自一扭,大姆翘起,又一道天魔刀气向莲月心追斩过去。

    莲月心啧啧称奇,左手自腋下穿过,挡住天魔刀气。右手复自落下,拍在天魔刀气之上。紧跟着复起复落回转一圈,而天魔刀气在其手上,竟然也无视天魔刀原本的刚猛霸道,瞬间将其变得其柔胜绵。莲月心右手起落间,天魔气回旋成圆,竖掌立斩,竟然是一招天魔刀轮,有如一个巨大的车轮一般像天魔轧去。

    天魔不退反进,双手交叉拍在击来的刀轮上,“锵”的一声脆响,浑圆刀气被天魔一分为二。天魔好像双手各持一弧形弯刀,反手向莲月心斩下。

    莲月心并不正面应对,闪身避开。为防天魔追击,双手袍袖连连拂动,在他后退的路上,就布下厚厚实实的一层剑气网。

    看着莲月心的奇妙手法,天魔微露惊异之色:“拂袖而去?青莲剑仙何时也入了‘森罗道’的门下?”一边说一边腾身追击。身上魔气腾起,一条条一道道,刀气如虹,势如群蛇乱舞,护住全身,轻易突破莲月心留下的剑气。

    看到天魔完全不受剑气影响的追了过来,莲月心淡笑道:“当年有幸曾见识过‘森罗道’的诸般奇功秘法。也就会了一点。”说着,右手轻轻拍出一击,不再是剑指,却是掌击,但是掌至中途,五指轻轻颤动,或点或按、或挑或拨,数道劲力方位各不相同剑气,轻易把天魔的前进路线再次阻挡。同时莲月心五根手指动作时,更发出“铮、铮、叮、叮、嗡、嗡、”的不同异响,响声传到,就更有一种古怪的杀伤力,不明显却非常强大。配合着剑气,对天魔做出夹击。

    “唔,好精妙的一式手法。”天魔啧啧称赞:“却不知这一招有甚名堂?”

    “妙音门的‘妙音五律’,天魔小姐不妨品评品评。”

    天魔心下暗暗佩服,不是佩服别的,只因无论是刚刚的“拂袖而去”还是现下的“妙音五律”实际上都是修真界的术法。

    森罗道一脉的功法甚是奇特,是以缝纫、裁剪之道入修真,所以门下弟子都是以身上穿的衣服、饰品为法宝,当年就有,除非把森罗道中人全身扒光,否则其身上法宝不绝的说法。所以,拂袖而去的的真实面目,就是森罗道传人身上的衣服。而“妙音五律”,天魔虽然没有见过,但妙音门这一绝招本来应该配合其门派特有的一种乐器法宝才能施展。

    不过天魔真正佩服的,是同样一招,如果在他人用来对付自己,结果绝对是死的难看之极。但在莲月心手上用出来,虽然还不会难倒自己,但却不是那么好对付。

    [难道我会输给你不成?]天魔心中暗自冷哼一声,天魔刀刀势划圆,曲曲折折的连续几个刀弧,把射来剑气一一接个正着,顺势卸劲化去。

    莲月心微感错愕:“血影老祖的‘错刀决’?”血影老祖,是当年纵横修真界的一个修真者,只是其辈份比之莲月心还高,在莲月心修真有成时,其人早就修过大成了。传说其人虽然不是魔门中人,但最后却修入魔道,最后被天劫轰了个形神俱灭。自己也只在血影老祖的几个弟子身上见识过他的“血海弥天大术”。只是血影老祖虽然厉害,却不会教徒弟,他死时,几个门人中没几个成材的,加上血影老祖仇家无数,没几年后血影门就消失了。想不到今天在天魔手中又见识到这“错刀决”。不过,最让莲月心感到意外的是,天魔与自己交手以来,还是第一次开始使用某种借力、卸力来应对自己的攻击,这说明天魔的心态,有了某种改变。

    [唉啊,那么认真干嘛?放水一下又不会死人,明明长得那可爱的说。]面对越来越认真的天魔,莲月心的心中不期然发出了这样的感叹,只是却没想到,如果天魔真的放水,确有可能死人,而且那人正是天魔自己。毕竟,天魔面对的,可是他这一朵,虽然失踪万多年,但却一直雄据天界高手榜第一位的绝世青莲。

    天魔以“错刀决”接下莲月心的妙音五律,天魔刀顺势变化,魔气忽然变成熊熊黑色烈焰,炽热焰劲源源而发,在天魔刀劲范围内激烈振荡,化为漫天黑色火雨,向莲月心洒去。

    莲月心剑随心动,双手只是一个简单的回旋动作,剑气带动身周所有的空气,形成一个个肉眼看不见的小小旋涡,而这些小旋涡每一个或许都并不厉害,而当成千上万个一起出现,就轻易挡下铺天而至的黑色火雨。

    同时,莲月心心中暗叹,面对敌方越来越强悍的攻势,他也只能相应的提升自身力量以应对。虽然双方现在对还没有拿出真正的力量来对战,但随着不断提升的力量,受到二人战斗的波及,方圆百里内的一切已经被破坏的一塌胡涂。现在不管是修真界还是魔门高手,都离得相当的远,相距这么远,他们就只能以神识意念来感应两大高手的对战。

    天魔并不因此稍停,双手做出有着某种韵律的动作,随着天魔简单的动作,无数在不停旋转的天魔刀气,就在四周出现。

    这天魔刀毕竟不是真刀,如果是真刀,就算把嘴巴也算上,最多也就同时持着三把刀。但天魔刀仍天魔魔气所化,只要天魔魔气不散,就可以幻化出无数天魔刀来。所以,不一会的功夫,在天魔推动下,无数天魔刀气形成一个不停旋转巨大圆球。

    在这期间,莲月心一直在看着她的动作。忽然了叹了一口气,道:“你的元灵,在魔界一定非常了不起。看你能把这一招简单的天魔刀练到这个地步就能知道。”说着,右手停在身前,食指竖起,指尖处发出微微青色光芒,显然已经聚起强大的剑气。

    天魔看着莲月心竖起的食指,眼神中露出思索的神情,半晌后,她撤去了手上的刀气,顺势飘退老远。

    莲月心奇道:“为什么停手?”

    天魔耸了耸肩:“既然已经让你看破,那么用了也没用。还不如省回点力气。”

    莲月心摇头道:“我只是看破你这一招的原理,不一定能破的了。”

    天魔撇了撇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试探就到此为止吧。”天魔好像很愉快的道:“很久没遇到像你这样的对手了。”

    莲月心也露出一丝笑容:“也好,我也很久没有认真的动过手了。”

    两人的简单对话,却让旁边的修真者和魔门中人少数仍能“听”得到他们对话的人为之目瞪口呆。两人刚刚的交手,可说是惊心魂魄之极,众人本以为两人就算不是全力以赴,也必是认真交手,没想到只是两人的互相试探而已。不少人都暗中不停的吞咽口水,要知道,像莲月心和天魔目下的修为,在天界和魔界也是非常少见。一个超越天仙级的剑仙和一个超越神魔之上的天魔,这种级数的对战,在修真界只怕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出现。而有幸成为观众的一批人,全都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着。而当这两个在天界和魔界也算是怪物的人物,真正的把力量全开时会有多么恐怖也马上就要在从人眼前出现。

    和世俗界的人类想像中的不同,天界和魔界,实际上没有多少交集。两界的人很少有机会相遇并动手。这主要缘于太古诸神离开后所设下的反向禁制。

    传说太古诸神在为自己创造了肉身不知多少年后,觉得,肉身虽然有方便,但却有更多的不便之处。于是他们再次放弃肉身,变成原本还只是“神圣的意识之光”的状态。而在这个时候,已经有了修真界、天界、魔界和神界。相对于较底层次世界的人而言,较高层次世界的人的能力完全无法想像的。也许是担心发生较高层次世界的人在较底层次世界做出什么不好的举动,太古诸神在离开前,设下了反向禁制。

    而所谓的反向禁制,就是说,较低层次世界的人想要到较高层次世界并不是很难。比如修真者修入大成,甚或散仙也都能做到;但天界的仙人和魔界的魔人想要到凡间界(世俗界和修真界)来却是近乎于不可能。

    莲月心会跑到这里来是因为一个偶然,且非自愿。天魔会到这里,准确的说,是魔门中人替她打开了通向这个世界的大门。而天魔来到这里的真正目的,就是为了能通过修真界去到天界。倒不是想要打倒天界仙人这种白痴事。天魔对自己的实力虽然很有自信,但也不认为能凭一己之力打赢天界所有的仙人。

    主要是天魔的修为,已经达到了魔道极限,为了寻求进一步的突破,她决定冒险去天界,看看能不能找到进一步突破目下境界的方法。这正是因此,在她发现“天之彼方”这件神器的时候,才会那么兴奋,才会明知道莲月心实力强绝,也要和他打下去。对她来说,“天之彼方”实在是太重要。

    此时,莲月心和天魔各自脸色平静的注视着对方,莲月心的剑气和天魔的魔气也各自收敛起来,完全感应不到。突然间,“咔咧、咔咧”的一阵异响,以两人所处之地为中心,地面突然裂开许多巨大的裂缝。

    紧跟着,地下传来阵阵“轰、轰”的巨响,地面也激烈的震动起来,强烈的地震,而天空中受到两人气机的影响,笼罩住这一带天空黑色魔云已经完全消失,恢复成了下午的天空,但是当众人抬头上望,看到的却不是晴朗的蓝天,而是一片浩翰星河,天空中就好像面大镜子被人一拳打破一样,被破开一个数百里方圆的大洞,而严格说来,像这样明朗的星空,应该算是十分美丽的景色,但却因为数百里外仍然晴朗的天空,而显的诡异之极。

    不管是修真界还是魔门中人,现在都忍不住面面相觑,太、太夸张了吧?还没开打就这样了,如果真的动起手来,那要怎么办啊?“嘿……我、我说,我们还是再往上飞一段吧。”吴浩苦笑着说道。“吴耗子你说话总是没什么道理。”起孟云插口道:“不过,今天你的话倒有几分道理呢。呃,我也觉得我们还是离得远点吧。”在两位散仙的提议下,众人又往空中升去。而魔门中人看来也深有同感,也往空中飞去。

    可能是觉得再这样对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天魔一声爆喝:“天魔刀!”双手向天,一道巨大的黑色气柱直冲云宵;莲月心目光微微一凝,右手一举,一道青色光柱亦冲天而起。天魔双手交叉一握,紧跟着向下一拖,魔气不住凝聚,瞬息间实体化成一把和天魔身高差不多的黑色巨刀;而这时,青色光柱也在不断收缩,最后莲月心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古朴长剑。

    看着对手手中的黑刀,莲月心微微皱起眉头,淡淡的道:“真是失礼了,你手中的那把魔气凝聚的魔刀,是无法与我的‘心雨’剑相提并论的。这样一来,未免有失公充。”

    天魔哼道:“胜就是胜、赢就是赢,战斗就是要打倒对方,还有什么公充不公充?天界仙人,又有几个不用法宝?仙器?”

    莲月心叹道:“也正是因此,天界一亿五千万年来,无人能进化成神。嘿,我自有我的原则。”说着,右手散出一片青光,与心雨本身剑光溶为一体,当青光消散,心雨也显得黯然失色不少。“现在我封住心雨剑七成威能,现在应该和你那把魔刀差不多。”

    天魔不由得嗤声道:“你这家伙还真是婆妈。”

    “只是我个人的一点点坚持而已。”

    “应该说你是一个可爱的男人吗。”天魔歪着头,故做思考状。只是她说得话却让莲月心有一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好了,不要再说废话了。现在就……开打!”说着天魔原地不动,魔刀高举过头,刀背几乎与自己的后背贴在一起,随着一个“打”字出口,魔刀划了一个半圆,对着莲月心斩来。纵横无匹的刀气,瞬间把天空中又划开一条裂隙,点点星光从中撒落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