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二十二章 天之彼方

第二十二章 天之彼方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师父,在已经完全掌握所有局势的情况下,您当时为什么要放过天魔呢?”按照计划,明天一行人就要回沃勒星了,这天晚上,华剑英忽然问莲月心,实际上,他早就想问这个问题了。

    “唔,徒弟啊。师父不是早就说了吗?为了救那些不多的意识之光,天魔的出手配合是必须的。”莲月心一本正经的答道,但眼神中却有着一丝丝如顽童一般的笑意。

    华剑英撇了撇嘴:“算了吧,师父。所谓知子莫若父、知徒莫若是师,反过来说,也是一样。以我的对您的了解,您绝对不是那么婆妈的人,您会放过天魔,一定还有我想不到的理由。”

    莲月心笑了起来:“不愧是我的徒弟啊。好吧,既然是你的话,告诉你也无妨。我是为了报仇。”

    “报仇?”华剑英有些不解:“您说得是当初在天界封印您的那些人吗?这和天魔有什么关系了?”

    “当然大有关系,实际上,我想天魔应该也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莲月心悠悠地道:“当年,天界仙魔之争,魔人战败,被三宗仙人们联手逐出天界,去到现在所在的魔界。不过,魔界的环境并不好,当年的魔人们实际上无不苦思反攻天界。只是天界三宗早就想到这一点,各出奇法把两界间的境界通道,永远的封闭,让魔人们,就算有心回归天界也无法办到。现在,我就要通过天魔,集中魔界的实力,然后我打开这道封印,让魔人们重回天界。”

    华剑英呆了半晌,道:“师父,这样真的好吗?”

    “没什么好或不好,天界那些家伙既然喜欢一个混乱的天界。那我就让天界变得更加混乱好了。和当年不同,现在的天界三宗,再也不可能和当年一样联手了。徒弟啊,当初我就跟你说过,我――可是一个很记仇的人啊。”顿了顿,莲月心又道:“实际上,从某种角度上说起来,我还要多谢当年封印我的那些家伙。如果不是他们把我封印万多年,让我除了静思、冥想之外什么事也不能做的话,我现在还不一定能悟通那通向‘神’的最后一步。哼、哼、哼,就让我好好的报答他们吧。”

    “那天魔呢?不说她现在为什么跟着师父,当时她为什么会主动弃战?日后还会配合师父你计划?”华剑英又问道。

    “唔,追根求底,那还是为了能进一步修练下去,也就是成‘神’。”莲月心的眼神中,有着一丝莫名的笑意:“天魔之所以要抢天之彼方,就是为了想从那上面得到领悟,从而突破现在的境界。而她会弃战,现在又跟着我,为了也是这个。”

    “也就是说,她想要从师父你这里得到成‘神’的关键?”

    “不错。不过,这种东西。只能意会不能言传,就好像现在我就算有心,也无法教你一样。能不能领悟得到个中真谛,就看她自己的本事了。”

    “那么说,师父您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只是时间上什么时候实行就是了?”华剑英心下苦笑,他现下有一种为那些人祈祷的想法。

    而莲月心看着华剑英,笑道:“哎呀,不用太担心,我心里有数的。我一定不会太过份啦。”看着华剑英,同时心下暗笑:[呵、呵,放心吧,乖徒弟,我会把一切安排好,等到你到天界的时候,那里的局势一定会很好玩、很好玩,你绝对不会无聊的。呵、呵、呵。]如果这时候华剑英知道了莲月心的通盘计划,只怕宁可一辈子做个修真者,也不愿去到天界。不过可惜的是,当他明白到这一个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喽。

    隔天一早,众人相继离开沃勒星。在这里提一下,魔门众人倒是留在了沃勒星,原因是沃勒星的传送阵,已经在莲月心和天魔的战斗中被彻底破坏掉,现在除了修至寂灭期的超级高手外,已经没有能再到沃勒星来。魔门这么做,目的也很明然,是想要趁这段时间做为缓冲,同时进一步加强自身的实力。以便应对不会相隔太久,与修真界的争斗。

    由于目前传送阵被破坏,所以,所有人都是通过莲月心临时设下的传送阵离开,这让那些修真者又着实吃惊了一把,要知道,莲月心暂时布下的这个传送阵,无论是大小还是传送范围,都比大部份的星际传送阵还大。而莲月心本人,则和华剑英、天魔还有公输、凤凰两大宗门的人,在最后一批才离开。

    到达公输家后,公输家族在公输翰院中,公输家专门清理出一个清静、独立的院落来给莲月心居住,做为莲月心的朋友(?)、弟子,天魔和华剑英也一起住在了这虽然说不上豪华,但却雅至的地方。

    虽然说是一个院落,但实际上做为莲月心居住区域,而被划为禁地的范围,差不多占据了公输翰院近五分之一的面积。虽然不多,但公输家族的记载上,就不止一次的提到,莲月心生性孤僻,不喜人扰。

    而以莲月心三个人的修为来说,虽然修为境界相互之间有着极大的差距,但对各种物质享受,却早就不放在心上了,所以,三人对这淡雅的地方都相当的满意。

    莲月心也很守诺,住下的当天下午,在公输鱼前来拜会时,便让公输家的人挑选年轻的家族成员交给他,由他来好好调教一番。

    公输轮自然高兴非常,连忙扯着几个兄弟去挑人了,而公输鱼则虚心的向莲月心请教一些修炼中遇到的问题。要知道,在修真界,练到像他这种地步,和他差不多的也许还有几个,但像要找几个比他境界更高,能给他以指点的,却是几乎不可能。

    散仙的境界虽然要比公输鱼的境界高出不少,但是一则散仙修得已经是仙道,二则,散仙中也很少有还是修真者时,能修到公输鱼目下境界的,所以散仙对他并没有多大帮助。

    现在好不容易遇上莲月心这么一个境界、经验都无比丰富的老前辈,公输鱼自然要多多请教。

    而莲月心看在当年公输般(公输家族数万年前的第一代当家主,莲月心的生死至交。)的面上,也少有的对公输鱼详加指点。

    一番详谈后,公输鱼满意的告辞离去。过了二、三天,公输轮带来了八个公输家的年轻弟子,其中五男三女。分别是公输回天、长天、恭天、还天,公输明琉、玉琉和公输蕊翠。其中除公输蕊翠以外,其他七人都是公输家的本家子弟。而这八个人,就是后来的“公输八杰。”

    莲月心以这八个人,每个人目下的境界不同,而分别加以指点。八人中公输回天修为最强,已经有离合初期的实力,不过却以公输蕊翠(元化期)的悟性最高、公输玉琉(元婴期)的潜质最好。

    八个人跟随莲月心修炼没几天后,又加入了华珂。而华珂到来后,第一件事并不是修炼,而是找人,找华剑英。实际上,自从众人回到沃勒星,莲月心师徒加上天魔在这个院子中住下来后,就没有人再见过华剑英。这么多天没见到他的人影,公输明琉、玉琉实际上早就想问了。只是一则莲月心是华剑英的师父,相信不会害他;二则,她们两个好像也没那个立场让华剑英非见他们不可,虽然她们姐妹两个对华剑英的心意只要长眼的都看得出来。

    “嘿!前辈,我二哥呢?”听说二哥“失踪”多日,华珂立刻找到莲月心询问,当然,她的身后跟着明琉、玉琉。

    “闭关!”莲月心手里拿着本不知什么书,一边看一边答,眼睛连斜也不斜一下的答道。

    “啊?闭关?没搞错吧?就算是闭关,也不可能闭到完全找不到人吧?”华珂大感奇怪的问道。

    “呵,放心吧,我是绝对不会害他的啦。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现在应该正在进行冥想修炼吧?怎么都跑到这来啦?”莲月心一边说,一边以一种怪怪的眼神看着三个小姑娘。

    “啊?嗯……这个……那个……没……没什么啦……哈、哈、哈……”三个小丫头似乎刚想起这个问题,支吾了两句,打了个哈哈,什么也不说,连忙转身跑掉了。

    莲月心笑着摇了摇头,他实际上是很喜欢这三个小丫头的,否则要是换了别人,早就被他一脚踹出去了,哪会费那功夫说这许多闲话?

    站起身,莲月心缓缓踱出屋外,腾身飞到一栋小楼之外。这栋小楼,却是专门腾出来给天魔居住的。

    莲月心直接飞到二楼,这里是天魔的居室,房间是天魔自己选择的,很宽敞,采光也很不错,这一点出乎很多人的意料这外,他们以为魔界至尊天魔选择的,一定是那种看上去十分阴暗背阳的房间。

    莲月心进来的时候,天魔正在闭目潜修,发觉莲月心来到,她睁开了眼睛。而在她面前不远处漂浮着的,竟然是神器,天之彼方。

    “情况怎么样啦?”莲月心问道。

    “还不错。”天魔微微挑了挑眉:“不过我还真是意外,你竟然会把你徒弟修炼的事,交给我来办,你不怕我暗中弄什么手脚吗?”

    莲月心摇摇头:“第一,你不会那么做的,你不是会做这种小动作的人。第二,由你看护英儿的修炼,也可以让你更进一步了解天之彼方,对你来说本身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如果我有朝一日悟通了那后一步,你就不担心到时我会再找你打一场吗?还是说……你实际上也很想再打这一场呢?”天魔斜瞄着莲月心问道,对于这一点,她确是非常好奇。

    莲月心淡淡一笑:“不会的,如果你真的达到那个境界你就明白了。相信你才不会有那闲心再来找我的麻烦。”高深莫测的表情,反倒让天魔十分不解。

    “你真实的目的,根本就不是要找太清界的那些家伙报仇。对不对?你到底打算做什么?”天魔一皱着眉头问道。不过莲月心却只是微笑不答。

    不过天魔很改变了话题:“算了,你不愿意说就算了。对了,你就这样让你的徒弟进入天之彼方中修炼,而且进行的还是……你就不担心会出问题么?”

    摇了摇头,莲月心笑道:“不会的,这种事情,我相信他还能应付的过来。如果连这点么点事也受不了,他也就不配做我莲月心的传人了。”说到后来,语气神情已经变得相当严厉。“再说,英儿他的一切太过顺利了。以他目下的修为而言,别人最少也要练上个五百年才有可能拥有,可是他修真的时间还不到十年就有了这种修为。让他遇上点挫折,体会一下死亡的恐惧,也算是一件好事。”

    说着,莲月心的目光转向了天之彼方。奇异的神光,在他的双眼中不住跳动、闪烁。

    天之彼方,在神器中,也属于传说一级的超级神器。是传说中的“初始五圣器”之一,是在传说中,太古诸神在创造世间一切时,所使用过的,最初的五件超级神器中的一件。也正是因此,当初天之彼方出现在天界中时,才会引起那么大的轰动。引得像莲月心这样心高气傲的剑仙,也参与其中,当年争夺这件神器时的景况之惨烈,自然可以想像。

    而现在,在莲月心的安排下,华剑英正在天之彼方内部的“炼之空”修练。

    华剑英在进入天之彼方时,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好像整个人被卷入一个无形的巨大旋涡中一样,他甚至能感觉到一种强烈的晕眩感。对一个修真者而言,这种感觉是一件不太妙的事情。不过华剑英并不感到担心,莲月心早就提醒过他,除非是有超越仙人以上的实力,否则任何人进入天之彼方都会有这种感觉,所以他并不加以抗拒。只是尝试自然的调整身体的状况,以适应这种感觉。

    而当一切都平静下来的时候,华剑英发觉自己正处于一片什么也没有的空间中,这里四一片混沌,他试着吸口气也什么都吸不到,吓了一跳,华剑英试着推动元婴试着吸收四周精元之气,还好的是,他感觉到能量随着元婴真元的转动涌进体内,这让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虽说死不了,但是不能呼吸的感觉还是让他觉得相当的难过。

    他不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所以盘膝静静的坐在虚空之中。他不知过了多久,感觉上少说也有好几个小时了,虽说修真者的心性沉稳远在普通人之上,但这么长时间,面对一片虚无的空间呆坐上好几个小时,华剑英亦渐感不耐。

    然而,突然的,完全没有任何征兆,华剑英英发觉到四周的空间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华剑英说不清这是什么波动,他感觉不到任何一种形式的能量,更感觉不出这些波动来自于何方。不过,华剑英还是感到十分高兴,毕竟有变化,也许就知道应该怎么做了。

    就在华剑英又惊又喜时,四周那奇特的波动变得越来越明显。而曾经见识过当初莲月心与天魔一战,华剑英发觉,这些所谓的波动,实际竟然是空间本身的一种奇特的振荡。这个发现让华剑英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这种事已经完全超出他能力的范围之外。

    不过,让华剑英更加吃惊的事发生了,空间的振荡越来越明显,越来越强,就在华剑英吃惊的眼神下,四周的空间开始崩溃,出现一个个或小或大的空间裂缝。不过这些裂缝崩裂开来时,所宣泄出来的能量,并不像华剑英想像中来的强大,这让华剑英非常奇怪。空间崩溃进而碎裂,造成这种状况所需的能量之大,足以在瞬间秒杀一个仙人。

    不过,华剑英显然并没有多少时间来惊讶了。空间裂迅速的扩大,而且,似乎是有意识一样,向华剑英的所在漫延过来。

    华剑英吃了一惊,连忙转身要逃,却发现,在他的四周,整个空间中已经到处都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缝,他竟然已经无处可逃。虽然做为空冥期高手已经可以进行瞬间移动,但现在这个状况下,就是莲月心来只怕也不敢进行瞬移,一个不好正好移到某道裂缝上,那真的是除死无它途了。

    华剑英的脸上终于难以掩饰的露出恐惧的神情:“怎么会这样的?”望着四周不断逼近,同时开始渲泻出强大的能力风暴,从来没有如此的靠近死亡,华剑英几乎就要失控了。

    突然间左手一凉,华剑英满脸错愕的抬起左手,看着那变的光秃秃的手腕和那不住喷涌而出的鲜血,华剑英一时间竟然感觉不到疼痛,脸上表情一时间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口中喃喃地道:“怎么会……怎么会……救我……救我……救我呀!谁来救我!师父!救我啊……师……呃!”一声痛哼,却是右脚下自膝部也被断裂的空间切断。

    紧跟着,左腰、小腹、左肩、右胁各处都传来了撕裂般的巨痛,而在下一瞬间,无尽的疼楚更从全身到处传来,迫于无奈,华剑英最后只能放弃肉身,只是元婴刚从肉体里面飞出,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已经来到眼前。刚刚喊出一声:“救……”无边的黑暗便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原来……这就是死亡……”最后的一个意识在脑海中闪过,出奇的,前一瞬间还痛苦、恐惧不已的华剑英,在这时,竟然并不觉得有多么的恐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华剑英慢慢的清醒了过来。

    一时间连发生了什么事也有些搞不清楚,华剑英一时呆在了那里。过了好半晌,看着四周仍然是那一片什么也没有的虚无,脑中也渐渐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啊!”似乎仍然能感觉到身体被撕裂开来时的痛苦,可现在自己竟然又完全无恙。这让华剑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就在这时,一种华剑英“熟悉”的波动传了过来。华剑英骇然抬头望去,只见四周的空间中再次出现大量的空间裂缝。这次的空间裂缝比上一次要多许多,感觉上能量也要大的多。无数的裂缝迅速的漫延到华剑英的身边,不久前曾体会过一次的痛苦再一次降临。

    在进入天之彼方前,莲月心曾经说过的话突然在华剑英的脑海中响起:“英儿,你要记得,天之彼方中的空间,并不是现实空间,所以,在那里面发生多离奇的事情,都不奇怪。你要记得,在那里面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变故,都会和你有关,你要想尽一切办法自己去解决。”

    [难道说,这些空间变化都是因我而起吗?是了,之前我心情的波动,难道说,是因为这样吗……]

    无比的巨痛和无边的黑暗再次袭来,华剑英再次失去所有的生命气息,再一次“死”去。不知多久后,他也又“活”了过来。虽然已经明白自己在这里不会真的死亡,不过这种“死掉”的感觉,真的非常非常不好。

    华剑英把心神完全沉入元婴之中,控制住自己的情绪,让自己的心境如古井不波,果然空间的异变不在出现。不过这样一来,新的问题又出现,华剑英在原地不知坐了多久,推测少说也要有十来天的时间,完全没有变化。就算把心神完全沉入元婴之中,华剑英仍然忍不住各种焦燥的感觉。结果是第三次“光荣牺牲”。

    再一次复活过来,华剑英已经知道自己想错了,虽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个古怪空间的一切,明显本身就是修练的一环,而自己之前所想的,只要保持心境的平和就能行的想法,显然是不对的。

    把心一横,华剑英有意再次引发空间裂变,有了前三次变化,当空间的变化出现后,他立刻稳下心神,让自己尽量心境平和,同时散出神识,观察着四周空间的每一点变化。这一次,他有了新的发现。

    空间异变一旦出现,显然并不是华剑英自己所能控制,虽然当心境平和时,变化不像以前那么激烈,但结果还是相同。只是华剑英发现,当自己的神识扫射过去的时候,那些空间裂缝明显有所反应,看上去竟然有愈合消失的迹像。虽然以他的实力,在现实中不可能,这种事情,但就像莲月心所说的,这里并不是现实中的空间,是任何事都有可能的。

    当华剑英又复活过来,恢复意识之后,这一次华剑英多少已经明白这个空间是怎么回事了。意念一动,不远处的空间中,立刻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空间裂缝。[果然,这是在锻炼我的神识的运用,以神识引发空间的异变,然后再用神识加以控制。嗯,应该是以神识让这些空间裂缝消失。]一边想,一边做,而事实证明,华剑英所想的没有错。

    以神识集中在究竟裂缝的周围,然后一点点的收束,空间裂缝也逐渐消失。这是一件相当幸甚的工作。神识,某种角度上来说,是修真者强化了的意识力,以真元力为基础,形成的意念波动。而其基础,是修真者的注意力,而空间裂缝是在不住扩大的,当华剑英把注意力放在那道裂缝的这一边,那一边就会渐渐碎裂开,而放在那一边,这边又会碎裂开。弄得华剑项一会补这边,一会补那边,忙了好半天才把这一道裂缝完全补上。

    呼了一口气,抹了一把汗,华剑英心下时间暗叹:[好幸苦,只一道补起来就这么麻烦,如果像之前那样,整个空间已乎就要碎裂开来,到处遍布无数裂缝的情况下,可该怎么办啊?]

    不过,总算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明白了自己应该怎么做,华剑英总算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想要试着像刚才一样再唤出一道空间裂缝来“练习”,结果一下子出现了七、八道巨大的裂缝,裂缝迅速扩大,没多长时间,华剑英再一次“英勇就义”。[看样子……并不是那么简单呢……]失去意识前,华剑英心下暗暗苦笑着。

    接下来的时间,华剑英就以这个古怪的空间为对手,进行修练。时不时的,还会“体验”一下“死亡”的感觉,除了这个空间外,相信也没其它什么地方能让人体会到这种感觉了。

    不知过了多久的时间,感觉可能有几十年,也可能有让百年的时间,同时也找到了许多的决窍。

    看来,今天是最后的考验了吧,整个空间看上去似乎都要崩溃了一样,开始一块块、一片片的碎裂。看上去就像一块巨大布蔓,一点点的剥落下来。

    华剑英本能的长吸一口气,不过吸了半天什么也吸不到。苦笑着摇了摇头,神识向四面散出,迅速个空间的崩溃稳定住,然后试着一点点的把整个空间修复。

    华剑英闭目低首,黑黑悬浮立于原地,眉头微微皱起,显见虽然已经有不少经验,还是相当的吃力。神识全开下,周身隐隐有一股气劲来回盘旋,一道道细小电蛇不住闪动。

    空间中破碎的部份被慢慢的补全,崩坏的部份也渐渐恢复。华剑英擦了擦额上的汗水,刚刚松了一口气,突然一阵天旋地转,这种感觉,华剑英在刚刚进入天之彼方时,曾经经厉过一次,所以他只是一怔便已经宁定下来。

    等到一切稳定下来,华剑英愕然的发现,自己正处于一间看上去颇为华丽的房间之中,窗外,明媚的阳光斜斜的照了进来,身上的衣服,也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一件淡紫色长袍,衣角处以金线绣了不少滚云边,足见其高贵华丽。华剑英微微皱了皱眉,这件衣服的样式,他看着似乎有些眼熟,不过想不起在哪见过。又抬头向外望了望,他抬脚跨出门外。

    “啊呀!王爷醒了?”门外是一个极大的庭院,刚出门外,一旁廊上就传来一声惊喜的低呼。华剑英一怔,转头望去,只见一个青衣小婢俏生生的站在那里,满脸的喜色。

    “你是……”华剑英心中满是疑问,正要询问,那小婢却先回头娇声叫道:“音铃、雯儿,快过来呀!王爷醒啦!”

    随着这一声呼叫,立时又有两个小姑娘从长廊另一头跑了过来,看打扮,也是两个婢女,长得亦算俏丽。只是一个一身朱红衣衫、一个一身素白衣衫。看到华剑英后齐声叫道:“真的是王爷?您、您真的醒啦!”说着,那两个婢女已经来到近前,先是盈盈一礼,其态度之恭谨,让华剑英颇觉不自在。“呃?啊……你们……我是……”

    还没等她说话,接着,第一个青衣婢女对后来的那两个说道:“王爷刚刚清醒过来,身子想来还虚。你们两个先扶老爷回房休息,我去通知两位王妃和老太爷和老太君去。”

    后来的两个婢女一齐点头,看那第一个婢女去后,四只纤纤素手一齐伸了过来,就要搀扶华剑英,口中齐声道:“请王爷回房。”

    华剑英吓了一跳,这种事情他可不习惯,蹭的一声蹦出老远,一边摇手,一边道:“不用扶!不用扶!我自己走就好!”

    说着,连忙走回自己刚刚出来的房间,然后在一张华丽的大太师椅中坐了下来。

    抬头看了看叉着双手立在自己身前的两个俏丽婢女,华剑英满心的疑惑。沉默半晌,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这里是哪里?你们是谁?你们……认错人了吧?”

    两个俏婢先是一怔,接着一起笑了起来,相互对视一眼,眼中满是笑意,华剑英则大感错愕,不知自己的话哪里好笑。

    左边一身红衣的婢女笑道:“唉哟,王爷果然又犯病了,把什么都忘记了。”右边那个一身白衣的掩嘴笑道:“王爷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什么人呐?”

    华剑英一呆,道:“我姓华,名剑英,这怎么会忘?”

    红衣婢女笑道:“这次还不错,王爷还记得自己是谁。不过我们姐妹三人和王妃们,大概王爷就全都忘光光了吧?”华剑英张口结舌的瞪着她,完全不知所云。

    “我是音铃。”白衣婢女轻笑着自我介绍,接着又指了指一边的红衣婢女:“她是雯儿。刚才那个穿青衣的,是翡翠。”

    接着,这两个婢女就热心的向华剑英介绍着,他自己是什么人。华剑英,莱汀王国郡王,官封三军兵马大元帅,是莱汀王国的军方第一人,同时也是威震穆亚大陆的无敌统帅;父华铭,本是一代名医,父凭子贵,现在亦有一子爵封衔,母梅若兰也是如此;兄华陀,现为伯爵,封莱汀王国礼部尚书,位高权重,且还是莱汀现任皇帝的妹夫、驸马;而他的小妹华珂,更贵为当今的皇后。

    华剑英一时间目瞪口呆,完全不知如何反应,半晌才涩声道:“如果是这样,那我为什么一点都不记得?”

    音铃笑着给他解释,在大约三年前,华剑英带兵出征,在大获全胜后引兵追击时,所骑之马偶然马失前蹄,把他摔了下来,撞伤了头部。虽然在不久后就清醒了过来,却失去记忆近半年之久。此后,他的头部似乎受了什么暗伤,平时毫无异状,只要再有较大的撞击,很容易就有可能再次失忆。三年来,这是他第四次失忆了,不过还好的是,虽然会失忆,但只要有人把他的生平事跟他说一说,他总是很快就能想起来。不过,也很让人担心就是了。“这次还算不错,王爷总还记得自己的姓名。”

    华剑英一时间,完全傻住。就像两个婢女说的,听了她们的话后,他似乎真的隐隐约约想起了什么,好像正和她们说的相符。看了看身上那件华丽的紫色长袍,果然正是郡王的服饰,记忆中,依稀记得,在莱汀皇帝封他为郡王时,曾送来一套王袍,不过当时他只看了看,并没有穿过。怪不得刚刚觉得这件衣服好像在哪见过。

    这时,翡翠的声音传了过来:“王妃到!”音铃和雯儿连忙俯身跪倒:“奴婢参加王妃娘娘,参加老太太。”看来,这几个小丫头不怎么怕华剑英这王爷,对这王妃看来倒是怕得紧。

    华剑英此时也有一些怔愣,不由抬头望着门外,爱美之心人俱有之,就算是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妻子是一个丑八怪。

    不过,当看到那两个一齐走进来的人,当看到那两张一模一样的美丽容貌,华剑英一时间张口结舌真的完全说不出话来。竟然是公输明琉和玉琉。不过说到最让他震惊的,还是玉琉那轻微,但却明显隆起的小腹。

    “明琉?玉琉?”华剑英有些迟疑和疑惑的轻声问道。

    二女齐齐一呆,紧跟着喜极而泣,齐声叫了一声:“夫君!”然后一齐向他猛地扑了过来。华剑英吓了一大跳,抢上一步先抱住玉琉,紧跟着健臂轻舒把明琉也给接着。别的不说,玉琉现在显然正怀有他的孩儿,这样子扑过来也不怕伤了胎气?

    “你这丫头,也太不小心了!这样子就跳了过来,万一伤了孩子可怎么办?”转头又对明琉道:“玉琉是妹妹,你这姐姐应该多看着他一点啊!”口中抱怨着,华剑英心中却突得呆了一呆。自己似乎真的开始以现在这个身份在思考问题了。

    明琉笑嘻嘻地道:“你放心吧,你的孩儿,玉琉看得可比自己还重要,绝不会伤到小家伙的。”脸上忽得又显出疑惑神色:“真是奇怪,你这次竟然会还记得我们?不会是这几个丫头告诉你的吧?”说到最后一句,已经转过头去,一脸怪异的看着几个婢女。

    明显吓了一跳,三个婢女头摇得像拔浪鼓也似,异口同声地道:“没有!没有啊!”王府中所有人都知道,二位王妃中,二王妃玉琉,生性恬静、温柔,对任何人都和和气气的,所以王府中人所以然都很敬重她却没人怕她。但这位明琉这大王妃却不同,倒说不上是残忍、恶毒之类。不过她为人脾气古怪,又爱恶做剧,整个王府上下,除玉琉二王妃外,全都挨过她的恶整,就连华剑英这王爷都不例外。三个小丫头可不想让她盯上。

    “这么说……这次你真是记得我们了?”明琉立刻高兴起来,上前一把抱着华剑英猛亲了起来,一下一下“啧、啧”有声,弄得华剑英尴尬不已。连忙一把推开她,道:“别、别、别这样……不、不好啦!”明琉奇道:“这有什么不好?我们不是常这样的吗?上次在陛下面前,你不也和我这样的吗?”

    华剑英张口结舌的呆在了那里:[不、不会吧?我、我会有……那么……那么……]那么什么,却连华剑英自己一时间也说不清楚。

    这时,另有几个青衣小婢抱着一个大约二、三岁的小男孩走了进来,道:“二位王妃,老太君听说王爷已经醒了,让婢子们先抱世子过来,说她和老太爷过会也就过来。”

    那个小男孩进来看到明琉,立刻张开双手大叫:“娘亲……抱、抱!”

    这一下把华剑英又吓得不轻:[如果说明琉是我妻子,而这小孩又是明琉的孩子的话……那、那不就是我的……]

    明琉一把把孩子接过,然后对那婢女道:“不用父亲和母亲大人过来了,王爷身子并无大碍,过会我们就去拜见两位老人见。”几名婢女齐声应了声:“是。”然后躬身离去。

    明琉在怀中的小孩脸上亲了两口,然后把他向华剑英递了过来,笑道:“那,让你父王也抱抱。”

    华剑英精神恍惚的接过,看着这个在感觉上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儿子,一脸的古怪表情。只见他的眉目之间,果然和自己幼时长得有个六、七成相似,一时间完全呆住。不过小孩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些,用力在他脸上亲了两口,口中叫了一声:“父王!”

    华剑英想要说些什么,突然转头轻声问明琉:“呃,那个……咱们儿子叫什么?”

    明琉一把捉着他的耳朵,气势汹汹的道:“你这死鬼!连自己儿子叫什么竟然都忘了?过两天是不是连你老婆我叫什么都不记得了?”华剑英一时间除了苦笑就就能笑得好苦,不是说自己失忆吗?那不记得好像也没什么好奇怪吧?

    还是玉琉在一旁轻声提醒:“姐,你忘啦?他刚醒过来,能记得你、我就算不错啦。”明琉似乎这才省起此事,连忙松手,一边轻轻地揉着华剑英的耳朵一边道:“疼不疼?不要紧吧?”这时候,华剑英除了摇头说:“不疼。”外,又能做什么?

    玉琉接着又对华剑英道:“小辰名叫华宇星。”说着轻轻抚着小腹道:“你说了,如果我也生儿子,就叫宇辰;如果是个女儿,就叫宇真。”看着她那如花娇颜上,泛起一阵母性的光辉,一时间让华剑英看得痴了。

    明琉这时在一旁用手指轻轻点了他一下,笑道:“好啦,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看让你亲热。现在我们先去见见父亲和母亲大人吧,他们可是很担心你的。”说到“以后有的是时间让你看让你亲热。”一句时,想到这句话中实际也包括自己,一时间不由得红了脸。

    华剑英双手分别环抱着明琉和玉琉的腰,宇星小家伙则抱在明琉怀中,在数名婢女和门外随从的随侍下,向后院父母的居所走去。只是,现在他的心中,却是一片的茫然。

    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