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二十三章 试练虚空(上)

第二十三章 试练虚空(上)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梦耶?真耶?究竟什么是梦?什么又是真实?华剑英现在真的有些糊涂了。

    轻抚着明琉光结、柔滑的背脊,望着她深埋在自己怀中的安详睡脸,再想想昨夜的“疯狂”,华剑英发觉,自己真的搞不清哪个是真实,哪个是梦境了。

    时间过得很快,四个月后,玉琉顺利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孩,虽然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但在感觉中还是初为人父的华剑英着实高兴了好一阵子,但却也让他更加的迷惑不已。

    时光匆匆如箭,转瞬间已经过去一年,再过几天,就是华宇真周岁生日。这里,是华剑英郡王府的后花园,没有让任何人跟随,华剑英一个人静静的漫步在花间小路上。一边走着,偶而伸出手,在某一花枝上轻轻一带、略略一弹,花枝轻摇中,露珠点点,四处飞溅。

    一年,说来并不算长,不过这一年,却是华剑英自感过的最快乐的日子。上有高堂父母,父慈子孝;中有兄弟姐妹,兄友弟恭;下有一双可爱之极的儿女,华剑英更是疼爱无比;更不要说,相伴在身边的心爱之人。

    对华剑英而言,一年以前的事,真的快要变成一场幻梦了。

    顺着脚下的石板小路,华剑英缓缓的走向花园中的一座小亭。站在亭边望去,触目所及,只见满园百花齐放,一片繁花似锦。

    [究竟哪一个才是真实?哪一个才是梦幻?]现在,在华剑英的脑海中,一年以前的事,有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一个,是自己出身贵胄,父为当世名医,自己自幼爱武,后来偶然进入军旅,积功而至现在的地位。另一个,自然就是跟随师父成为一个修真者。

    默思半晌,华剑英默运真元,不要说是真元,就是应该存在的元婴、剑魂,也是毫无反应。微微皱眉,华剑英喃喃自语:“难不成,一切真的只是南柯梦一场?”

    “夫君,你在做什么?”娇美的声音传来,华剑英回过头来,只见玉琉不知何时来到,现在正站在他身边。

    淡淡一笑,华剑英健臂轻舒,把她揽在怀中:“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事情而已。”又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小真儿呢?”

    玉琉露出温柔的笑意:“奶妈吗正陪她玩呢,那个小家伙啊,一定是个比男孩子还要顽皮的小丫头。”华剑英苦笑着摇了摇头,默然不语。

    玉琉忽然抬起头,伸出双手捧着他的脸,仔细的看着他。她那认真的表情多多少少让华剑英有些紧张,“怎么啦?为什么这么看着我?”他问道。

    玉琉摇了摇头,放下手道:“不,没什么。”略一犹豫后还是道:“只是……只是,我看你近来总是一副心神恍惚的样子,好像……有什么心事似的。”

    华剑英微微一惊,知道自己这些日子满腹疑团、心神不属,已经让这娇妻看了出来。转过身,双臂环抱着她:“没事的,你不用担心,只是一些事情,让我有些迷惑不解就是了。”

    “哦,那现在呢?不再迷惑了吗?”如果是明琉,大概会追根寻底的追问吧。不过,玉琉却只是关心的问了这一句。

    默然半晌,华剑英笑道:“嗯,是啊。”

    露出温柔的笑容,玉琉依在华剑英的怀里,轻声道:“你只要相信自己就好了。”

    “的确,我只要相信就好了,没什么好多想的。谢谢你,玉琉。”华剑英笑着说着,眼神中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好了,我还想在这里多呆一会,你先回去休息吧。真儿周岁生辰,还要你张罗呢。”华剑英笑道。

    “嗯,那我先去忙了。你坐一会就好了,不要太久了。”嘱咐几句后,玉琉在几个丫鬟的随侍下,缓缓离开。

    看着玉琉的身影渐渐消失,华剑英抬头仰望着天空,轻声自语:“相信自己啊。”又闭目默然半晌。叹了一口气:“好吧。那我就慢慢的看着罢,看看,这个世界,到底想告诉我什么?”

    七日后,华宇真周岁,郡王府大摆宴席。华剑英的父母华铭、梅若兰,兄嫂华陀、七公主殿下,姐姐、姐夫华芷、平尚,就连当今莱汀帝国的皇帝和皇后华珂,全部到场祝贺。其他的一些王公大臣,更是来了无数。至于到场的、没到场的人们送来的礼物,更是堆了好几屋子都放不下。一时间,盛况无两。而从这次的盛宴也能看出,华家在莱汀的权势与地位,

    五年后,华剑英二十六岁,玉琉又生一子,名华宇辰。再两年,明琉生下华剑英第三子,华宇枫。然后,至十年后,玉琉生下华剑英的第五个孩子,一个可爱的女孩。

    时过境迁,二十余年后,华剑英父母,相继病逝,此时已经年近六旬,悲痛至极的华剑英向皇帝请辞,告老还乡,皇帝苦留不住,只得任他从此在自己的封地上颐养天年。消息传出,大陆各国无不额手称庆。数十年间,华剑英多次带兵出征,当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莱汀帝国的版图因此扩张了足足三倍有余,从此无论国力、军力还是面积,成为穆图大陆名副其实的大陆第一强国。

    此后,又隔十余年,莱汀帝国皇帝猝然发难,派宫庭禁卫军中的秘密部队突袭华剑英隐居的庄园。变生制肘、猝不及防下,华家庄园被攻破,一片华厦一夜间被烧成白地。华剑英的两个爱妻,明琉、玉琉在这场变乱中相继而亡;京城之中,已经贵为内大臣的华陀被拘捕,除七公主本人外,满门上下二十七人被全部斩首;皇后华珂及华珂所生的两个皇子亦被拿下,囚禁于宗人府;华剑英的姐姐、姐夫一家亦受牵连。至于其他受到牵连而被杀被捕的人,更是不可胜计。

    而皇帝的理由,是华氏一族图谋不轨。但几乎所有人都看得出,皇帝只是忌惮华剑英的在军队中的声望,以及他那决胜沙场,战无不胜的军事能力。

    半个月后,京城,皇宫门前,数以万计的侍卫、禁军骤集于此,虽然对手只得一人,不过他们每人的脸上,就充满了紧张的表情。原因无它,只因为,他们现在所面对的,就是数十年来所向无敌,未尝一败的华剑英。

    虽然只得一人;虽然身体已经不再健壮如昔;虽然已是满头华发。但华剑英全身散发出来的强大剑气,就压得全场数万人全都喘不过气来。

    不一会,宫门大开,不过先出来的,却是一辆比普通囚车至少大了三倍有余的囚车。车中共有四人,正是华陀、华珂和华珂的两个儿子。“二弟!”“二哥!”“二舅!”三声惊呼同时响起,只是,语气中满是紧张与不安,华剑英一人独闯禁宫,无异于找死。不过看到四人,华剑英只是眉头微微一挑,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而紧跟着出来的,正是皇帝端木淳的龙驾。

    “你终于肯出来了,现在想见你一面,还真是难呐。”说着,华剑英一个眼神扫去,登时让一队刚到,而有些燥动的侍卫吓得噤若寒蝉。而他的语气,就超乎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平静。

    “说难也不难,你想要见朕,朕这还不是出来见你了吗?”端木淳的声音就略显冷淡了些。“你来见朕,到底所为何事?总不会只是为了找死吧?”他这话倒不算夸张,数万大军一拥而上,就算华剑英再怎么修为盖世,也免不了活活累死,更何况四周暗处已经布下无数强弩手,拼上这数万禁军,也要一举把华剑英诛除。

    “我来。只是想问你,为什么要对付我?”华剑英问道,语气仍然平静的让人意外。

    倒是端木淳脸现惊诧之色:“你不会真的想不明白吧?”

    “明白,也不明白。但是,既然你这么做了,就说明你还是认为我有谋反的可能。难道,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端木淳摇了摇头:“你果然还是不明白。”看着华剑英露出不解的神情,他缓缓地道:“看在你为我莱汀立下无数功劳和数十年的亲戚份上,我就跟你实话实说:你到底想不想造反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这个能力造反,这就够了。”

    “原来如此。”华剑英说着闭上双眼,然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跟着又“呵~~”的一声缓缓吐出。

    就在这一呼一吸之间,华剑英因年老而微陀的背脊变得挺直如松,松驰的肌肉,也变得好像钢铁、岩石般坚硬、雄壮,肌肤变得白嫩,脸上的皱纹也完全消失,满头白发现在也黑色如漆。双目张开,眼中精光暴射,摄人神魄。

    “这、这、这、这是……这是……怎么、怎么一……一回事?”全场人全被吓呆了,端木淳惊恐的大叫起来。华陀、华珂等人也完全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呵~~好长的一场梦,好美的一场梦……”华剑英完全无视眼前众人,轻声自语着。

    好似眼前众人完全已不存在,华剑英眺望向远处的山川丘陵,华剑英喃喃自语:“喜、怒、哀、乐……悲、欢、离、合……人生百态,一世浮华,俱已在这区区五十年中。”说着,他闭上双眼,再一次陷入沉思。受到他气势所摄,全场所有的人,连大气也不也喘一口。

    半晌,华剑英右掌摊开,掌心处泛起阵阵青光,青光闪烁中,一截剑身从他掌心中冒出。不多时,一柄长约三尺半,剑身细薄的长剑出现在他的手中。

    张开双眼,平静的望着手中长剑:“你在我梦中而成,在我梦中而生。是我另一个人生的见证,你的名字,就叫梦魂。”梦魂剑一阵嗡嗡呜动,似在应答华剑英的话。

    转过头,望着已经目瞪口呆的一众人,华剑英淡淡笑道:“梦难留,梦更难醒,虽然难醒,但再美的梦,终究要醒。而现在,就是……梦……醒……时……分……”

    梦魂剑轻轻的挥出,不是斩向眼前的人,也不是劈斩虚空。只是这么轻轻的、缓缓的,在华剑英面前挥过。

    一阵奇异的波动从梦魂剑上发出,四周的一切泛起一阵如水波般的涟漪。就好像是阳光下的初雪,又如一缕轻烟,一切就那么淡淡的消失。华剑英此时手持梦魂剑,一个人默默的站立在一片空朦的虚空之中。

    青光一闪,梦魂剑在华剑英手中消失,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喃喃地道:“好长……”好长的什么?一场梦?一段人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那么,接下来,会是什么?”华剑英盘空坐在虚空之中。经过之前的修炼,特别是五十年的人生经历,更是把他所有的棱角几乎部磨平,现在,他已经真正的成熟起来了。

    四周似乎吹起了一件轻风,华剑英目光微微一凝,他感觉到一股奇特力量正四面八方向自己挤压过来。华剑英微微皱眉,运转真元与之相抗,不想那股力量却是强得远远超乎想像之外。

    四面而来的力量,瞬间攻破华剑英的护体真元力,由全身毛细孔钻入他的身体中,然后顺势向他的全身漫延开来,最后直向泥丸宫的本命元婴而去。

    在这股奇异力量进入体内时,华剑英微微一惊,无论是对世俗界的武术家,还是对修真界的修真者而言,像这样子被外力侵入体内,都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不过,华剑英在这个奇特的空间中也已经呆了相当的一段时间,对这里也有一些了解,这里不会出现那种会直接造成相当危害的东西,所以他把心神灵识退入元婴之中,静观其变。

    在那些奇特力量进入体内后,华剑英心中一动,主动推动自身真元尝试与之溶合。果然如他所料,真元力与这股力量如水*溶,迅速溶合于一体。

    [这是……天地精元?为什么这个虚拟的空间中,会有天地精元?]和一般修真者从仙石中汲取精劲能量不同,做为一个剑修,华剑英从一开始修真时,就直接摄取天地间最纯正的精元之力来修炼,也正是因此,他一下子就辨认出这股力量是天地精元。

    这股精元之力在和华剑英的真元互相溶合后,更进一步源源不绝的涌入华剑英的元婴。华剑英把神识完全沉入元婴之中,直接推动元婴的精元之力,再从元婴把这股力量传给剑魂。

    不知不觉中,时间渐渐的过去。华不英的元婴不住壮大,相应的,本命紫府泥丸宫也得越来越壮大。如果这时华剑英清醒过来,会惊讶的发现,这时他的紫府变得恍如一个新生的宇宙一般,雄厚无匹的精元能量凝成宇宙中的无数星辰,环绕着元婴缓缓的转动。而他的元婴变得有如一个雄壮的巨人,剑魂也散发出万丈光华,照耀着这个新生的宇宙。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华剑英的渐渐清醒了过来,惊讶的体会的自身的变化。他甚至有些搞不清楚自已已经达到何种境界,不过,修为大幅度提升进步,那是肯定没错的了。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提升了多少,不过,显然是从天之彼方得到莫大好处,如果任何人通过天之彼方修炼都能得到这样大的提升的话,难怪当初整个天界为之抢破头了,连师父莲月心这样高傲的人也不能免俗。

    这时候,华剑英还不知道。在天之彼方的“炼之空”的修炼中,确是能得到天之彼方的助力大幅提升修为没错。但世间那有这样的好事?

    那股精元之力在一开始刚刚进入修炼者的身体中时,之所以先要和修炼者本身的真元力相溶合,是为了先对修炼者的肉身进行改造。这种全身同时进行的伐筋洗髓,虽然对修炼者大有好处,不过其中过程之痛苦,比之所谓的千刀万剐实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且,所谓千刀万剐只是一个形容词而已,实际上巨烈的痛楚加上大量失血,没人真能撑得上一千刀。

    但在天之彼方中进行的肉体改造不同,那种有如把全身筋肉、骨骼一寸寸一分分剜去,再一点点生长出来的痛苦,修真者要完全承受下来才行。而一个弄不好,人就算不死只怕也会变成一个看上去正常,实际上比任何疯子都要疯上三分的疯子。

    不过华剑英实在是太好运了,做为一个数万修真者中也找不出一个的剑修,这种肉体的改造早在他修真初期就一点点的慢慢完成了。可以说,他完全没有经历任何额外的痛苦,就完全的溶合了来自天之彼方的天地精元,加上“心”的升华,其修为现在已经足以睥视整个修真界。差得只是实际的经验而已。

    缓缓张开双眼,华剑英也不知到自己这样子坐了多久,只是直觉感到自己这次的修炼用得时间极长。右手青光一闪,梦魂剑在手上出现,经过这一次,它也再一次进化。三尺长的剑身变成四尺,整个剑上青芒闪动。虽然还比不上莲月心的心雨剑,但却也已经凌厉非常。至此,华剑英的剑魂算是大成,只差如何有效的运用它的力量了。

    很明显,这次的修炼又结束了,收起梦魂剑,华剑项静静的等待着,看还有什么变化。

    空间再次发生变化。只是,这次的变化和以前又有不同。在华剑英的脚下渐渐出现了一片大地,他微感错愕的落在上面,放眼四望。

    这是一片无尽无垠的荒原大地,纵然已华剑英此时的修为,一眼望出去,除了一片灰暗的土地外,不要说什么树木花草,就连山岗丘陵,也见不到半个。

    微微皱眉,华剑英并不焦急,双手负于背后,卓立当地,静待下一步的变化。

    不一会,前方空间中出现一片暗灰色,有如雾一般的东西。不过华剑英可不相信这片古怪的东西会是普通的雾。雾中传来一阵古怪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头,数量不少,但感觉却是相当的古怪、混乱。

    猛然间,从那片浓雾中窜出一大群东西,见到这些东西,华剑英才明白为什么刚刚的感应会是那么的乱。因为这些东西不是人,却是一群动物,其中有一些是狮、虎、豹之类,还有一些是华剑英从没见过也没听过的古怪生物,好大一群一起从那片浓雾里冲了出来。虽然大部份是华剑英从没见过的,但从那尖锐的牙齿和凶悍的神情上来看,华剑英可绝不相信它们会是什么温驯的生物。

    一时间还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华剑英纵身飞上半空。不过刚飞到空中,一阵劲风扑来,却是数只凶猛的飞禽。这些东西虽然华剑英都没见过,但看它们的样子,没人会认为它们的脾气会比地上的那些家伙善良。

    华剑英微微皱眉,扣指轻弹,十余道剑气发出,数声呜鸣传来,飞在空中的那些怪鸟几乎不分先后的被击落。

    怪鸟落在地上,但地面上的众兽对那十几只死鸟好像完全没看到一样,只是冲半空中的华剑英不住的兹牙吼叫。华剑英如果这时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就真是白痴了,也不想多浪费时间,手中青光一闪,梦魂剑来到手上,手腕轻抖,淡青色的光华中,朵朵青莲漫天飞舞。随着华剑英手中剑转,无声无息间,地面上的众兽全部倒毙于地。

    似乎天之彼方也不喜欢这么多尸体堆在这里有碍观瞻,差不多在华剑英落地的同时,兽尸已经全数消失不见。

    华剑英原地驻足,默默凝望着那片浓雾,而此时,雾中传来了来了一股气息,那是修真者特有的气息。而且,似乎实力不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