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二十三章 试练虚空(下)

第二十三章 试练虚空(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浓雾中,一个人缓步走了出来,这人身材高高瘦瘦的,身穿一件类似素白长袍的衣衫,上身外套一件淡蓝色短褂,一排环扣,从左颈下直到右胁。略显苍白的脸色,好像很久没晒过太阳,一头碧油油的长发,眉毛、眼睛也是碧绿色的。

    这人站在华剑英不远处,默然而立。不过,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阵阵杀气,华剑项已经知道这个不知到底算不算人的家伙,看来是不打算和他多说什么了。

    既然彼此都有默契,华剑英也不再多说,梦魂剑轻轻一抖,三道剑气连环向那人身前攻去。

    那绿发人信手一招,一支飞剑飞到他的手上,看到这支飞剑华剑英不禁一怔。这把飞剑整把作金黄色,灿烂夺目,剑身上前后共有十三个小洞,或圆或扁、或做三角形或做四方形十分古怪。不过,这些并不是让华剑项吃惊的真正原因,而是这把飞剑的长度,虽然还及不上华剑英的四尺梦魂剑,不过却也有三尺余。

    要知道,修真界的修真者,不管是什么个派别,精擅何种功法,一般都练有一把甚至数把飞剑。就算是天界仙人,也有仙剑。而飞剑,除少数如华剑英师徒这样的特例外,一般是越短越小的飞剑,才越好、越强。所以华剑英一看那人飞剑,立时大感错愕:[难不成,这个人也是一个剑修?]

    这却并非不可能,要知现在这个世界,显然全是天之彼方虚似,眼前此人,想来亦是如此。可能是以前接触过天之彼方,或是其它什么原故,天之彼方以这人的资料,模拟出现在这个形像。所以,现在这个人,说不定就是华剑英除了自己和师父外,见到的第一个剑修。

    这时,金色飞剑在那人身前一圈一绕,华剑英发出的三道剑气立时消失。华剑英不由得又略略一怔。虽然说这三剑只是一个试探,本来没想过会难倒对方,不过,这么容易就被对方化解,而且还解得这般莫明其妙,就大大出乎华剑英意料之外了。

    绿发人并不进攻,只是操控着飞剑在身体四周飞来飞去。华剑英心中不解,再次出招试探,只是这一次就凌厉的多了。梦魂剑不住轻振,发出如水面波纹一般的剑气。

    这一次华剑英在仔细观察下,终于发现了,原来对方的身周不知何时布下一个奇特的力场,正是这个力场,阻止了华剑英的剑气。虽然有些疑惑对方为何只守不攻,但他还是展开身法,绕着对方四处旋转,把对手困锁中央。

    剑气凝聚于梦幻剑上,在高速旋转中,化为无穷青气,如长江大河般向对方缓缓逼去。剑气与对方的防御力场相撞,华剑英更是仔细留意,这才发觉,这个防御力场并不想他想像中那么简单。

    整个力场分无数个层叠,当外来的力量攻到时,力场发出一层层一叠叠的柔力,把对手攻来的力量一点点的全数化去,可说是相当少见,同时十分厉害的防御手法。不过,这样子的手法却还难不倒华剑英,青河剑气略微收束,如江河怒涛一般向前冲去。

    那绿发人的防御力场虽然厉害,却也挡不住华剑英青河剑气潮水般连环不绝不攻势。绿瞳之中微露惊异之色,金色长剑飞回,横于胸前,十指在剑身上那些小洞位置,弹、点、敲、拍,诸般手法连用,立时响起一阵悠扬顿挫的乐曲声。乐声一响起,华剑英立时发觉一股力量顶住青河剑气,使自己无法寸进。

    华剑英心念一转,这才明白,对方手中的那东西,看上去虽然好像是一把剑,其实应该是一件乐器类的法宝,怪不得这么大支一件。而明白对方是以音乐之学而入修真,华剑英也明白过来,对方的那个防御力场,显然也是通过类似的手法,振动空气形成的。

    “嘿!”“哼!”两人同时发力,紧跟着“砰!”的一声巨响,两个人一起被爆发开来的潜劲震退。

    在半空中连转十几个跟头,华剑英一稳下心神,梦魂剑一扬就想再攻,却突觉全身一阵无力。从半空中落下,华剑英只觉头重脚轻,全身乏力。心中暗暗惊异:[怎么、怎么会这样?]抬头望去,只见那绿发人显然并没有抢上前来攻击的打算,金色的剑形法宝在其身前不住盘旋飞舞,带起阵阵金光。

    望着那法宝,华剑英忽然想到什么:[等等,为什么那件法宝在空中飞舞却毫无声音,看它的速度,就是一把普通的飞剑,多少也会有点破空之声的呀。难道说……]

    华剑项闭上双眼,静下心神,默默的感应四周气息的异动,果然有所发觉:[果然!这个感觉……是超低音!]这时,华剑英已经明白对手那件法宝的真正的攻击方法了。

    那看上去好像一把飞剑的法宝,实际是件乐器这点是无疑的了。但和一般乐器必有有人弹奏、吹奏不同,只要把它在空中高速舞动,空气通过它上面的十三个孔洞时,自然而然就会发出一种人的耳朵听不到的超低频的音波。用这种超低音攻击对手,由于对方完全听不到声音,在发生什么事都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可能就已经莫明其妙的落败。不过,华剑英在经过天之彼方中第一关的修炼后,对于整个空间中的各种不明的振波、异动异常的敏感,所以他的耳朵虽然听不到超低音,但他的神念意识却感应到了超低音振动空气的过程。

    [呼~~好厉害的法宝。不过,既然明白了其原理,就不难应付。]虽然超低音和超声都是超出一般声波频率,但声波毕竟就是声波,再怎么不同,也摆脱不了要通过空气传播这一点。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何处闻……天长地久时有尽……绵绵离恨当绝期……”华剑英口中轻声念诵,化做无形音剑层层传出,化解对方音攻。同时思索:“离恨歌虽然能化解对方音攻,但却也只是防守而已。必须要想法子反击。”

    梦魂剑猛振,发出阵阵剑气波,吸引对方注意力。左手手势连变,运起九字真言剑印。以华剑英现在的能力,这已经是七印合一。

    华剑英猛然冲到对方身前数十米处,左手一拳击在虚处,这一招七印合一是以“凝”字决打出,威力波及范围虽然不是很大,但形成的冲击波,却在瞬间把四周十余里范围内的空气全数轰开,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真空地带。虽然真空地带从形成到消失前后不会超过半秒,但这些时间对华剑英这种级数的高手而言,却是绰绰有余了。

    没有了空气做为传输工具,对方发出的那股奇异的防御力场和超低音声波瞬间全部失效。在那绿发人为之愕然的一瞬,华剑英梦魂剑悍然击出。

    在出剑的一瞬间,华剑英不知怎么,又想起了,在那幻境中所渡过的人生。那时,自己做为一个将军,多次领兵出征,打败甚至征服邻近的一些国家。一个国家兴盛衰灭,也牵动了一国的民众的生活,而这些,是生为一个普通人所必须承受的无奈。

    一瞬间,众多的念头和感概在华剑英的脑海中闪过。与人动手时,还在乱想其它本来是一件极为危险的事,但华剑英在这一瞬,不但在想着一些和战斗无关的东西,而斩出的一剑的威力,更在瞬间数以十倍计以上的提升。

    轰然一声震天巨响,连华剑英自己也给吓了老大一跳。扬起的漫天烟尘过了好半晌才渐渐散去,那个绿发人在刚刚一击中似乎被轰的形神俱灭,什么东西都没留下。还好华剑英知道这人只是一种近乎幻像的存在,不然还真的会相当伤脑筋。

    低头注视着脚下近里许方圆的巨大凹洞,华剑英心中暗暗咋舌,好吓人的威力。闭目沉思半晌,回忆斩出刚刚一剑时感觉。华剑英试着对空又挥出一剑,没有使用任何的力量,单纯的只是挥出一剑而已。从四周空间中的波动,气劲流向,华剑英知道自己确实掌握了这一剑的精要。这一式剑招,便是梦幻剑技第二式,梦断山河。

    而当华剑英再次回过神来,脚下的巨大凹洞已经消失不见。落下地来,浓雾中的高手气息却再一次出现。

    从这之后,华剑英就不断的与精通各种术法或拥有奇特法宝的高手战斗,在这个奇异的空间里,不论是受伤还是元气有损,恢复的都特别的快。华剑英几乎是丝毫不停的与人战斗着,天这彼方似乎有意要在这里修炼的人增广见闻,出现的高手运用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战斗方式,很少有见到使用相同招式的人。

    而在这连续不停要的战斗中,华剑英的经验也日渐丰富。同时自己本身无论是修为还是技法,也都更进一步。更悟出自己梦幻剑技的第三式,浮生若梦。

    而华剑英现在对付的,是一个十分陌生的老熟人。说陌生,是因为这个人无论是在现实中还是这片幻像中,华剑英都没见过这个人;说他熟悉,是因他用的,竟然是公输家的招式。仔细想想,华剑项这似乎还是第一次认真的和公输家的人动手呢。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个看上去不过中年人模样的人一出手,华剑英还真是吓了一跳。公输家族,是以土木机关之学而入修真,所以据传,公输家族建造的那些城市、建筑,本身也算是一种法宝,也正是因为这个原故,在修真界,和公输家族的人争斗,就算实力远胜,也绝不会追到公输家族中人自己的房子附近,因为在屋子里,特别是在自己建造的屋子里,公输家族的人能发挥出比平常强上十倍的战力。除了这些外,公输家的人也很擅长制造各种小玩意。修真者身上的装饰品,往往也是强力的护身法宝、器具。但像公输家族修真者全身挂满饰品,而且件件都是法器的,还是非常少见。

    这个人一出现,华剑英就从他的身上感应到一种很熟悉的气息,再见到从他手上连环飞出的戒指,他一下子明白,看前这人是公输家族的什么人。

    闪身避过对方的攻击,从感觉上来看,这一击可真是劲道十足,华剑项忍不住叫了起来:“哇!有没有搞错啊!大家都是自己人,怎么这么狠啊?”这是因为见对方是公输家的人后,近乎本能的叫了出来,本来没想到对方居然呵呵一笑答了一句:“世侄修为精深,老夫自然要全力以赴。”

    “啊咧?你会说话的吗?”华剑英一眼瞪得两眼大,惊讶的望着自己。

    “耶?谁告诉你我不会说话?”那人显得似乎比华剑英还要惊讶。

    “可是、可是我打了这么久,几十人里也没一个和我说话的啊。”华剑英抓抓头道。

    “你有要和我们说话吗?”那人反问。

    “呃?这个……啊、哈、哈、哈、哈……”华剑英想一想,发觉也是,自己是没和这些对手交谈过。不过也难怪他,明白对方是个幻像还要和对方说话的,大概真的只有白痴和傻子吧?“那请问前辈你高姓大名?”

    “公输般!”那人笑眯眯的道:“好了,闲谈到此为止,准备动手吧。还有,我只是天之彼方拟化出来的东西,不要问我问题,除了要和你打架之外,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接招啦”

    “喂、喂、喂,等一下,不用这样急吧!”

    公输般一挥手,先是飞出了一个小石块,华剑英心中不敢大意,随手发出一道剑气以做试探。

    “叭”的一声轻响,那石块被华剑英的剑气打落在地。华剑英正在疑惑,怎么这东西的威力并没有想像中来的厉害。不想,那块石块落在地上,弹起,四周已经又沾了几块碎石,又在地面滚了几圈后,原本不过拳头大小的石块,已经变成人头大小了。

    注意到这一点,华剑英已经发觉不妙了,急忙上前又是一道剑气。这道剑气比刚刚的要凌厉的多了,一剑把那石块打的四分五裂。不过华剑英可笑不出来,只见四处飞溅的石块迅速重新聚集起来,这回已经变成脸盆打小了。

    华剑英心中暗道:[可不能让这东西越变越大!]看准了方向,梦幻剑势如雷霆般击出,正是一招:梦断山河。

    梦断山河威力极大,轰然巨响中,方圆里许被炸的一塌胡涂。刚刚松了一口气,公输般的声音就传了过来:“贤侄啊,你不会以为,这么容易就解决了我的‘雨花飞石’吧?”华剑英略感不解的望了过去。在华剑英的估算,就算那什么雨花飞石是公输般炼制的法宝,以梦断山河的威力也足以破坏它了。

    却只见公输般笑呤呤地道:“你那一剑果然是威力十足,就算是你师父莲老弟在你这个境界时,也挥不出那般恐怖的一剑。不过,威力再大、再强,如果打不中的话,也是没用。”一边说着,还一边伸手指了指上面。

    华剑英愕然抬头,向上望去。只见半空中,没一万也有七、八千块石块浮在约有十多米高的半空中。这些石块形状状大小各异,大的足有磨盘般大小,小的差不多只有拳头般大。

    就在华剑英微微愣神时,数以千计的石块突然雨点般向他砸了过来。华剑英剑气一振,组成一道牢不可破的防御网把石块全数挡下。不过,从传来的震动感来看,这些石块的力道还真不是普通的大,加上这是公输般的法宝雨花飞石,威力或许比不上本体,但显然也经过强化。不然的话,以华剑英现在的实力,如果是普通石块,就算是他站在那里任你砸,凭这些石块也是伤不到他的。

    而就在此时,华剑英突然发觉不对劲,右手继续控制着梦魂剑抵挡那些飞石。左手猛然一个肘击向后打去,霎时间,左臂剧痛欲折。却是不知何时,一块石块飞到他的后面,给他狠狠的来了一下。远处公输般笑道:“贤侄,记着,可不能瞻前不顾后哟。”

    华剑英此时根本顾不得公输般的玩笑,刚刚一下左臂虽然没受伤,但却痛得要命。最重要的还是,一个疏神下,剑气防御网出现了漏洞,众多石块劈头盖脸的砸下。虽然全力运起真元护体,但还是给砸得昏头转向。

    [不要慌张!要冷静!世上没有任何招式、术法、法宝是破不了的!要找出它的弱点来。]华剑英强忍剧痛,闭上眼睛思索:[咦?等一下,这个感觉……奇怪了,这是雨花飞石吗?为什么这感觉离我这么远的?明明我现在正在被它攻击啊。啊,我明白了!]

    心中有所领悟,华剑英也不睁眼,拼力抬臂一剑挥出。精准无比的一剑后,只听“咯”的一声轻响,半空中,一块石块被华剑英的剑气切成两半。瞬间,原本不停飞砸华剑英的石块全部在半空中顿住。停了停,立刻全数堕在地上。刚刚华剑英一剑斩开的,正是公输般刚刚抛出来的那块石块,也正是这些飞石的中心。

    虽然没受什么重伤,但华剑英全身上下现在是瘀青处处,虽说伤势不重,却也痛的很。不过,这种伤势,华剑英只要以真元力疏通一下全身血脉,自然就没事了。所以,他现在正小心的注意着公输般。

    但公输般却似乎没意思再打下去,笑道:“虽说雨花飞石并不是多厉害的法宝,但能这么快就把它破去,还是让我觉得很惊讶啊。”顿了顿,又道:“不用那样子看着我,我已经不想再和你打下去了。你自然有其它的对手,这个对手,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他是你最后一个对手,也会对你这一阵子的修炼,做一个完整的总结。呵、呵,贤侄,祝你好运。”说着,他转身向浓雾深处走去。

    华剑项身上的些许伤患这时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正想要开口问那人是谁。但就在那一瞬间,一股让华剑英从灵魂深处冒处寒意的压迫感,瞬间充满这神秘的空间。

    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不用动手,连人的面都没见到,华剑英就有一种想要放弃认输的想法。这时隐约还能听到公输般的话:“不用这么认真啦,让他多少体会一下就好了……”

    本来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的话语,在下一瞬间就完全明白了。只见一个高大的人影从浓雾中缓缓步出,一身素白色长袍,一头银亮长发用一根布带随意扎起披在肩上,虽然脸上仍然有着一抹看似柔合的微笑,但从他身上的压迫感,却能明白他是何等的认真。

    华剑英现在几乎想要仰天大叫:“没搞错吧?就算是越级挑战,这级数差得也太大了吧!?”

    不过,没等他真的叫出任何话,小腹处传来一阵撕心巨痛,整个身体瞬间已经被斩成两截,而对手却似乎连动也没动过。

    失去意识前,一段话语隐约传来:“强敌就在眼前,却还在想那些有的没有的东西。小朋友,你还不够成熟!实在是太不成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