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三十二章 雪衫变!景怀乱!

第三十二章 雪衫变!景怀乱!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回到亚图星后,有当地皇室和修真界公输家族的支持,剑宗的一切很快的走上轨道,虽然现在的门人弟子少了点。

    之后,华剑英除了教导端木剑行修真之外,也会偶而出游,其余时间,几乎全是用来闭关修炼。

    真仙灵体,本来是在飞升的瞬间,以原有的肉身为基础,凝结天地自然之力而成。华剑英没有飞升就修成剑仙之躯,使得他失去了凝炼真仙灵体的机会。而以自己的仙灵之力自行修炼真仙灵体,需要的仙气之强,花费的时间之久,远远的超出了他的预计。

    闭关潜修多时,只有些微收获,令华剑英也感气闷。其实以他现下的成果来说,换做别人来说已经算是很快的了。只是华剑英自从修真以来,总是以超乎想像的速度突飞猛进,所以现在他才会觉得慢。

    也正是因此,华剑英决定暂时放下一切,出外游历一番。把一切交代一下,由李坚管理一些日常事务,华剑英再次离开亚图星。

    在外游历多时,遍览数个星球的美景。这日。通过传送阵华剑英来到一处陌生的星球,望眼前一片翠绿之色的草原,华剑英顿感全身一轻,感到一阵轻松感。

    “嗯~~”的伸了个懒腰,华剑英长出一口气:“呵,果然,有时出来走走、转转,感觉真的不错。呵呵……”

    突然间,华剑英眉头一皱,抬头望天,仰天一声长叹:“拜托……能不能暂时放我一马啊!我现在正在休假耶!”原来他感应到不远处传来一阵阵的法术的波动,看来应该有修真界的人在附近比试。

    低下头又长叹一声,华剑英心下暗道:[不管他,反正现在剑宗也只是初成而已,这里的事情应该和我扯不上关系。嗯,不理他们。]

    这时,他已经感应到拼头斗的双方一边较量一边快速的移动,方向……不巧的很,应该正是向他这边靠过来。从双方的速度来看,很快就会和华剑英接触到了。

    微微皱眉,华剑英后退一步,就那么消失在视野之中。有点诡异的情景,却并不是多么希奇,操控四周的大气,使得光线产生非自然的折射,进而制造出一个肉眼无法看见的盲区。不要说仙人,一些厉害的修真者也能做得到。

    不过这一招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这样的“隐身”修为相近的高手很容易就能察觉得到。现在华剑英之所以会这么做,不过是因为双方修为相差太远罢了。如果换做仙人,相距老远就察觉到他了。

    藏好身形没多一会,飞剑的破空声、法宝的对拼声和一些吆喝声几乎同时传来。

    华剑英转头望去。嗯,好多人,可比华剑英想像中的还要热闹的多。

    只见过百修真者,从服饰、打扮上就看,这些修真者分为两边,一边身穿蓝衣,一边一身白衫,但是很好分别。人虽然很多,但其中不少就连元婴期也没有达到。只在蓝衣这边的修真者中,有一个达到离合期。也正是因此,蓝衣这边虽然人数较少,却就把白衫那边完全压制。迫得他们只能边战边逃,而这也是为何明明战的激烈的同时,却仍在高速的移动的原因。

    隐于一旁,任由这些修真者从身边掠过,华剑英就并不把这些人放在心上。只是一种奇怪的感觉,就让他对这些修真者有一种熟悉的感觉。望着那些修真者,华剑英皱眉思索着。

    不过让华剑英奇怪的是,这种熟悉感并非来自这些修真者中的某一人身上。就算怎么努力回想,他也不觉得这些修真者里有任何一个让他有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熟悉感相当的朦胧,好像这些修真者全部让他觉得熟悉。

    华剑英心中暗自失笑,这又怎么可能了?摇了摇头,放下心中的疑惑,华剑英转身准备离去。但这时,远远的传来的两声吼叫却让他再一次停步。

    “可恶!你们景怀宫的人不要欺人太甚了!”

    “哼!欺你便又如何?今天就要让你们雪衫会的人知道厉害!”

    景怀宫!还有……雪衫会!这两个名字,等时让华剑英想起了,想起了那似乎已经十分久远,但却又如昨日一般的记忆。

    修真有就成就后,奉师命外出游历,在固达星上与景怀宫弟子的误会,后来演变人磨擦、冲突。以及后来在差点失控入魔时,受到雪衫会的照顾。还有,在凌原星上发生的变故。对当初没能救出雪衫会门下的朋友范定山,华剑英心中颇为耿耿。

    就在华剑英回忆着过去的时候,战,就仍然在景怀宫和雪衫会弟子之间进行着。这场修真者的混战中,雪衫会则有70余人,景怀宫约有50来人。雪衫会为首的是五位元婴期高手,而景怀宫除了三名元婴期高手外,就还有一位离合期高手在。

    够这位离合期高手挡住雪衫会五位元婴期高手,另三名景怀宫高手就能全力的攻击那些连元婴期也不到的雪衫会弟子。

    “呜……师兄……救我……哦、哦(被对手飞剑击中时的痛叫),爷爷……爷爷救我、救我呀……”一个大约只到幻虚期的雪衫会被景怀宫一个元婴期高手击中远远的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重伤的他嘴里一边呻吟一边向着他的同门求救。

    他的那位师兄,雪衫会在场的五位元婴期高手之一,远远的看到,心中悲痛之极。两人名为师兄弟,实际上就是祖孙,在生命漫长的修真者中,这种情况并不算罕见。虽然嘴里大叫着:“小彬!不要怕!爷爷……爷爷就来救你!”不过面对一个离合期的高手,就算以五敌一,也是吃力至极的一件事,这位既是师兄又是祖父的人,根本抽不出身来去救助他的孙子。

    眼睁睁看着一把飞剑向着那叫小彬的年轻修真者刺去,“不!不要呀!”他的祖父绝望的嘶吼起来。

    就在不论是雪衫会还是景怀宫,所有人以为这个小彬已经没救的时候,一个不想也不充许雪衫会门下弟子在自己面前有损失的人就终于出手。

    一只手,仿佛自虚空之中凭空的出现,在飞剑离小彬不过尺许处将其一把捉住。

    正在交战的双方高手同时一怔,一时间不由得停了下来。不过也只限于那些高手们,其他大部份的人还是在寻里“乒乒乓乓”打个不停。

    皱着眉看了看四周,华剑英轻轻摇了摇头:“既然我已经到此,那不管为了什么,也都没有必要再打下去。都给我停手吧。”说着,华剑英看似随意的挥动手中的捉在手中的飞剑。刹那间,无数的剑气四处纵横交错,不管是景怀宫的人还是雪衫会的弟子也好,就没有什么差别的一人一剑。

    无法闪避,甚至连躲避也做不到,不管是元婴期也好离合期也好,就没有两样的分别被击中。

    不过没打算杀人,所以在场所有修真者只是不由自主的给震开。而当他们定下身形时,才发觉,虽然因为气息位置、角度各不相同,但华剑英的剑气暴发的力道就让他们完全的向同一个方向退去。

    不过,从雪衫会的弟子全部落于华剑英的身后,而景怀宫之人就处于他的对面,就可以看出华剑英个人是站在那一边的了。

    不过以华剑英现下的修为而言,当初与景怀宫的误会与些许仇怨早就不放在心上。而且对屠杀修真者这种事情,对他而言就是一件没必要和没意思的事情。当然,如果他认为有必要的话,他也并不介意对修真者大开杀戒。也是因此,只要眼前景怀宫的人不要太过份,他是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

    轻轻把玩着手中实际已经和废铁无甚差别的飞剑,华剑英淡淡地道:“我不知也不管你们和雪衫会之间又出了什么事。不过,既然我已经插手此事,你们现在就离开吧。”

    景怀宫的几个为首的高手面面相觑,刚刚华剑英露的那一手让他们明白,眼前的这个看不出修为到底有多高的人,绝不是他们招惹的起的人物。

    景怀宫那个离合期的高手心中暗暗后悔,实际上只凭五个元婴期的修真者,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他自知必胜,只是在玩耍而已。早知道半路会杀出这么个人物,刚刚就速战速决了。

    现在形势不同,这个人也只能罢了,不过最后还是想搞清楚对方是什么人:“这个,可否请教阁下是什么人么?”这还是因为华剑英伪装成一个普通修真者的样子,否则凭他一个剑仙的威势,这些修真者中没有半个人面对着他还能说出话来。

    皱了皱眉,华剑英冷然道:“趁我的耐心还没你磨光之前,快给我滚!虽然我并不是很喜欢乱杀修真者,但对于某些让我觉得讨厌的东西,我并不介意让他们就此在世上消失。”

    给华剑英吓了一跳,景怀宫的人吓得飞也似的逃走。呃,这可是真正的飞着逃走咧。望着他们灰溜溜逃走的方向,华剑英喃喃自语:“白痴。打听我的底细,难道还想找我报复不成?我是否应该直接把他们毁灭也许比较好些?”

    转过身,扫了身后一众还“呆”着的雪衫会门下一眼,华剑英低头看向仍然倒在身边的那个名叫小彬的年轻修真者。

    充满好奇、惊讶的双眼中,难以掩饰的流露出严重伤势带来的痛苦。随手一挥,华剑英的手中射出一道青光罩住彬,等当青光消失,站起身来的小彬发觉不但身上的伤痛全失,全身上下灵气充沛,修为似乎不但没退步反而精进不少。

    小彬的师兄,或者说他的祖父,这时已经从呆愣的状态中恢复过来。有着元婴期修为的他,自然看出小彬的伤愈和修为的精进。

    连忙踏前几步,双掌合胸向华剑英行礼道:“言少言多谢前辈助小彬疗伤,当然,更要多谢前辈出手相助,逐走景怀宫的敌人。”说着,言少言又略显一丝犹豫的问道:“呃……那个……不知前辈是……”还不敢肯定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高手是和雪衫会有什么关系,还是纯粹因一时“义气”而出手。加上刚刚景怀宫门下遭到的待遇,言少言并不敢肯定问出这个问题会受到什么样的对待。

    华剑英也暗暗皱眉,自己和雪衫会说起来也有那么一丝关系,但想要解释清楚,却要颇为解释清楚。忽然,华剑英想起当初离开雪衫会时,范定山和夏雪的师父,扬亢送他的那种牌子,他记得当时扬亢说过那是雪衫会的信物。隔了这么久,如果不是这次遇到雪衫会的弟子,自己恐怕会把那块牌子的事给完全忘记。

    一道白光向言少言飞去,不过看出华剑英并无恶意,所以言少言并不担心。接过射来的白光,摊开手掌一看,言少言立刻认出这是雪衫会“雪”字级客卿长老的令牌,而且还是规格最高的那种。

    雪字级客卿长老,在雪衫会中并不多,像这种华剑英这种地位的客卿长老,在雪衫会内部极少,算上华剑英在内总共只得三人,最差的一个也有空冥期的修为,可说每个都是修真界的顶级高手。

    言少言没想到华剑英居然会以本门的雪级长老,连忙再次大礼参拜道:“言少言见过长老。多有失礼,还请海涵。”说着,双手把长老令牌再次奉还。

    听到他的话,华剑英微微一怔,但回想一下当时的情景,立刻跟着明白过来。轻声嘀咕道:“那个家伙,竟然敢拐我?”不过还是伸手把令牌接回。

    言少言没听清他说什么,加上知道华剑英是本门长老后,立觉亲近不少,也不像刚刚那么多顾虑,忍不住问道:“长老,您刚刚说什么?”

    华剑英一醒神,随口道:“没什么。对了,你们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这里应该不是固达星吧?”

    “是的,我们来这里是有些事情。不过居体的原由,弟子也不太清楚。大概只有带队的夏长老清楚个中原由。”言少言答道。

    “夏长老?”

    “是的,就是夏雪夏长老啊。”

    华剑英就再一次被言少言的话给意外,夏雪?当年那个天真、活泼、可爱的小姑娘,看来现在也成为雪衫会的当家高手之一了。

    想着,华剑英倒觉得很想再见见这个当年可爱的小妹妹。于是点头道:“好吧,那你就带我去见一下夏长老吧。”

    雪衫会在这个星球的驻地,位于近千里之外,而华剑英也明白为什么当初时在自知不敌时,言少言等人会朝着这个方向退走了。千里的距离,对这些修真者来说,不算近但也不是很远,约莫个把小时后,众人到达了目的地。

    雪衫会的驻地,是一座孤零零的小山包,看上去最多不过百十米高的样子。立在半空中,华剑英微笑着看着这座小山,旁边言少言本来想说什么,不过看到华剑英的神情,明白他已经看出了什么,一时倒不好开口了。

    过了半晌,华剑英轻轻点头:“不错,不错,很不错的阵法。嘿,少言,这里只怕不是雪衫会的临时驻地这么简单吧?”

    言少言也笑道:“果然瞒不过前辈。不过前辈想知道具体情况,还是听夏长老谈吧。”

    华剑英笑道:“怎么?跟我还保密?也罢,那我就直接问小雪好了。是了,还不请我进去么?难不成是要我破掉这里的禁制?”

    言少言给吓了一跳,连忙道:“怎么会,怎么会。”同时掐起法决。随着一阵法术波动传开,空气好像被撕裂一般,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气旋,从一个点开始,气旋不停的扩大,潮水般向四周扩散开来。

    原本的小山包,变成一个连绵百余里,拥有十余处山峰的山脉。随着整个山脉显现出来,几道修真高手的气息也跟着出现,而这些高手现在就高速向华剑英等人所在的位置射来。

    “少言!你在做什么?为什么要解除伪装禁制的法阵了!”随着一个略带一丝不解、一些惊讶更有着不少恼怒在其中的清脆声音传来,一个美丽的银发发、白衣少女就出现在众人面前。望着眼前的散发着一股勃勃英气的女子,如果不是眉目之间隐隐还有当年的一丝影子,华剑英几乎无法把她和记忆中,那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联系到一起。

    “少言!你可知这么做有可能让景怀宫的人查知我们的所在么?你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不好好解释的话,就不要怪我要责罚你了!”由于华剑英现在的样子完全和一个普通的修真者没什么两样,怒气冲冲的夏雪一时间竟没注意旁边有这么一个“外人”在。

    “这个、这个……”满脸的尴尬和些许的惶然,言少言就忍不住望向华剑英。

    其实华剑英的本意,也只是让言少言在禁制法阵上开启一个出入口而已,做为封闭一个门派驻地的禁制,这样的东西是必定存在的。

    只是他那句“难不成要我破掉这里的禁制”,就让言少言产生误会,知道华剑英已经看破这禁制的虚实,误以为华剑英的意思是要他把全部的禁制解除,言少言就多此一举的把整个禁制的外在伪装全部的解除,以让华剑英“看个更加仔细”。而直到夏雪恼怒的斥责时,他才知道自己闯祸,不由把求救的目光望向华剑英。

    华剑英轻咳一声,道:“是我要他把整个禁制解开让我看看,就不要太苛责他了。”

    直到华剑英出声,夏雪才注意到华剑英,登时吃了一惊,皱眉道:“你是谁?为何会和我雪衫会的弟子一起来的?还有……”说着又疑惑的看了言少言一眼:“为什么少言他会听你的命令?”

    华剑英大笑道:“怎么?这么多年不见,真的连老友也不认得了么?”不过说实话,夏雪认他不出,华剑英并不意外。毕竟,如果不是事先已经知晓,恐怕他也认不出夏雪,更不要说这些年来,变化更大的自己了。

    “你是……”夏雪皱着眉头上下仔细的打量华剑英,面前之人确实让她感到一丝面善,但一时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知道如果没有什么提示,夏雪没可能想得到是自己华剑英直接说道:“小雪,是我,我是华大哥,华剑英呀。”不知夏雪这么多年来会否认识其他姓华的人,华剑英索性直接报上全名。

    “华、华大哥?”太过意外的答案,就把夏雪一时间弄到呆滞,只是很快的她便反应过来:“华大哥!真的是你!啊呀,这么多年不见,华大哥你就变得我几乎认你不出啊。你来看我吗?不对呀,这里并不是雪衫会的所在啊。是了,华大哥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了?”分别多年的老友见面,夏雪就兴奋到几乎语无伦次。

    就像当年夏雪还只是一个小姑娘,两人在一起玩闹的时候,华剑英摸了摸夏雪的头,笑道:“呵呵,要说变,小雪你变得又何尝不多?看看,当年连元婴期不到的小丫头,现在就是一个有着空冥期修为的修真高手。以你资质,相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达到寂灭期了。是了,雪衫会的人为何会跑到这里来?而且,以这里的规模来看,这里可实在不像一个临时驻地那么简单啊。”

    夏雪笑道:“华大哥你就像当年一样的厉害,不过这些东西就不适合在这里谈论。大哥你就先随我一起到里面去坐坐,然后我们俩就可以慢慢聊呀。”说着,夏雪一把拉起华剑英,向雪衫会的驻地飞去。

    到了内里,在这里的雪衫会的一些高手就一齐前来见礼。华剑英本身做为雪字级客卿长老,虽然没什么实权,但地位在雪衫会内就十分的尊崇。

    至于他的修为,虽然因为扮成一个普通修真者而没什么特别是气势,但连夏雪也看不透虚实的情况下,就相信他的修为只会在她之上。所以这些前来拜见的雪衫会高手就都十分的恭敬有礼。

    见过礼后,看出华剑英并不喜欢,或者说并不在意这些东西。除夏雪外的其他人便告辞离去。

    两人先聊了一会离别后的景况,当然华剑英先没有告诉夏雪,自己已经修成剑仙之事。夏雪忽然道:“华大哥,当年你匆匆离去,一别这么多年不见,这次请你务必要帮帮我们雪衫会才好啊。”夏雪虽然还不清楚华剑英的修为到什么境界,但却听当年从凌原星回来的同门说起过华剑英与沃土勒星几大宗门的关系,所以忍不住向他求助,看表情颇有些无奈。

    华剑英很是惊讶:“怎么?雪衫会有什么不妥么?看你们现在这样子,应该没不错才对啊。”

    夏雪苦笑:“华大哥你有所不知,雪衫会实际上的家当,差不多全在这里了。雪衫会现在在固达星上几乎都站不住脚了,固达星上现在的门派总部驻地,不过是个幌子而已了。你现在,还觉得雪衫会的景况很不错么?如果这里被人发现并消灭的话,雪衫会真的就完蛋了。”

    华剑英微吃一惊,整个门派给逼的不得不另寻他地以求发展,这说明真是已经到了走投无路的地步。怪不得刚刚言少言解除外面的防御、伪装禁制,会让夏雪这么紧张、气恼。

    “这样啊,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的?”想到刚刚的事情,华剑英皱:“难不成是景怀宫吗?固达星不是还有个天南殿么?等下,不会是现在雪衫会和天南殿联手也赢不了景怀宫吧?怎么会让景怀宫的实力膨胀到这种地步?”

    夏雪露出一丝苦笑:“因为景怀宫从我们没有想到的方向着手啊。在这期间,他们一直很低调的让我们不去注意他们,等到我们两派发觉时,景怀宫实力大涨,我们已经制他不住了。现在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步步的蚕食我们的势力范围。”

    “没有想到的方向吗?”华剑英略一沉吟,点头道:“我懂了,是向世俗界发展,然后一步步的利用世俗界的势力吧。”

    夏雪一呆:“华大哥,你如何知道?”

    华剑英笑道:“这又有何难猜?我连他们大体的计划也猜得出。景怀宫的人应该直接出手帮助他们支持的那个国家,他们应该不会范忌的直接帮他们攻城略地,也不会直接参与政事。但帮他们多培养几人才,想来还是很容易的。相对的,他们也就能招收到更多的优秀弟子。”

    “然后,他们支持的国家在众多人才的支持下逐步扩张。不过这时你们雪衫会和天南殿应该大概还是没反应过来。随着世俗国家的扩张,景怀宫的影响力和实力也越来越大。当你们发觉不对时,恐怕已经来不及了。对吧?”

    夏雪此时除了苦笑,就只能笑得好苦:“我们、我们完全没想到做为修真者,景怀宫居然会利用世俗界。我们还是和以前只是全力培养自己的门人而已。”

    想了想,华剑英忽然皱起眉头:“是了,以你们的估计,景怀宫大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执行这个计划的?”

    夏雪道:“具体的我们也不清楚,应该不会超过二百年吧?”

    “二百年?”

    “是的,大约二百年前。景怀宫上任宫主司徒离突然把宫主之位传给一位门下弟子,之后不久,包括司徒离在内,景怀宫上一代的人物不是出去游历、历练,就是闭关潜修。”说着她叹了口气道:“可惜当时我们也并不怎么在意。在修真界,把地位传给门下弟子后,自己出外游历或闭关潜修是常有的事,所以一开始我们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沉思半晌,华剑英忽然问道:“景怀宫那个新宫主,是什么人?是司徒离的亲传弟子么?”

    夏雪目光一闪,摇头道:“不是。”

    有些意外,刚刚的问题他只是随口一问,想不到答案竟然是否定的:“什么?不是?那他是当时景怀宫其他当家高手的弟子么?”

    夏雪还是摇头:“也不是。”

    “也不是?”华剑英目光一凝:“这可就有些古怪了。”

    “果然。”夏雪叹道:“华大哥你也想到了,看来你和我想到应该是同一个答案。”

    说着,两人对视一眼,同时脱口道:“景怀宫,已经被其他什么人控制住了!”

    “可惜,我一开始在本门的地位接触不到这些情报。等到我能够接触到的时候,已经晚了。”说着夏雪苦笑:“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把本门的力量撤出固达星的原因。景怀宫的实力虽然比不上修真界的一些顶级大派,但也算是不弱了,这些人竟然能在不知不觉中把景怀宫控制。绝不是我们又或天南殿所能对抗的了的。”

    华剑英沉吟半晌,缓缓地道:“本来我是不应该再插手修真界的事,不过当年定山兄的事情就让我一直心中不安。好,看在定山兄的份上,我就帮雪衫会一次。不过……小雪,这次算是破例出手,所以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夏雪连忙感激不尽,说实话,对于华剑英的话,她有些地方不太明白,像“不应该再插手修真界的事”,这句话就让她完全不理解华剑英的意思。不过明白他允诺出手相助,这还是让他高兴万分。不过华剑英下句话让她再次大为错愕。

    “小雪,这个星球应该有到固达星的传送阵吧?带我过去吧。”

    “呃?华大哥你要去固达星?去做什么?”夏雪显然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华剑英微微失笑:“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去解决掉那些讨厌的家伙,这不是最干脆、最直接的方法么?嗯,我只会把可能控制了景怀宫的那些高手杀死,无辜的普通弟子我尽可能不伤害他们。而且,高手全都死光的话,景怀宫应该也没能力再威胁雪衫会和天南殿了吧?”

    “可是、可是、可是华大哥,景怀宫的实力,也是很强的,你……”夏雪话虽然没说话,可意思却已经很清楚了。

    华剑英笑了笑,淡淡地道:“不用担心,这我自有分寸,我不会做我做不到的事情。”

    约一日后,固达星,景怀宫。

    “阁下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为什么要来找我们景怀宫的麻烦?”

    望了眼前这个中年人模样的修真者一眼,华剑英不答反问:“问我是谁,那你又是什么人?”

    不算是很稀奇的反应,但华剑英却感觉到对方为之一滞,然后才大声的答道:“我?我就是景怀宫的现任宫主,费漳!”

    “景怀宫的……宫主?”华剑英微微皱眉,眼前之人虽然做出一副很有气势的样子,但很明显就是在虚张声势。别个不说,眼前这个家伙只得元婴后期的修为,比刚刚遇到的几个守卫也强不到哪里去,怎么可能成为现在不弱于十大宗门的景怀宫宫主?这下子,华剑英更加确定,景怀宫实际已经被人暗中操控的想法。

    华剑英怀疑与不信的眼神显然严重的刺激到这个傀儡,这让他的脸上现出一种愤怒、恐惧、不甘、无奈等情绪混杂的复杂表情。

    显然,眼前这位宫主对于自己的处景相当清楚,或许有所不甘,但应该也毫无办法的吧。

    “好了,我知道你是景怀宫的宫主了。”华剑英满脸的无所谓的道:“不过不管你是不是宫主,你的实力根本不足以与我对抗。所以,你还是把你那些真正的高手叫什么来吧。”

    “你不用在这里狂!再过一会,不用多久,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后悔!”景怀宫的宫主咬着牙发狠道,做为一个傀儡的他,也只能这样狐假虎威的说几句狠话了。

    “是、是、是。你们的高手会让我后悔。”华剑英无所谓地道,说着露出一副古怪的表情。景怀宫宫主以为他这就要出手,不禁吓了一跳,不想华剑英却半晌没有动作。

    景怀宫宫主暗奇,正要说话,华剑英却露出不奈的表情,扫视了一眼四周,哼了一声道:“有着绝顶的实力,却不喜欢与敌人正面作战吗?我应该说你们卑鄙无耻,还是太过小心谨慎呢?”

    四周毫无反应,不过华剑英似乎并不在意:“说起来,我已经给了你们足够的时间去准备吧?嘿,说起来,我的耐心也并不是那么好呢。如果你们还不打算动手的话,那我就不客气喽。”

    见还是没有动静,华剑英目光一凝,双手向外一撑,立刻一股巨大的压力以他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

    一声惊叫,景怀宫宫主立刻被震的飞了出去,不知跑到什么地方去了。而四周则传来“嘿!”、“呵!”的几声低吼。但就拼上全力抵抗,五道暗藏的人影还是被逼的踉跄后退。

    华剑英暗暗吃惊,这五个家伙比他想像中的还要厉害。虽然压抑了自身的力量,但刚刚的一击也有着不下于散仙一击的威力,虽然是凭借五人联手之力才做到,但只以五名修真者的力量接下一个散仙一击,仍然足以让人吃惊。

    “这家伙好厉害!大家小心呐!”五人中一个满头红发的家伙抢先叫了出来。

    其他四人中,只有一个人应了一声:“还用你说么?”外,其余三人全都全神贯注的注意着华剑英的动作。半点也不敢放松精神,华剑英的实力之强、精神压力之重,远远超出他们的想像之外。

    “哎呀呀,这真是让我意外呢。”华剑英啧啧赞叹道:“还记得当年景怀宫的第一高手,也不过空冥期的修为而已。今天竟然一下子就冒出五位寂灭期的修真高手。我应该对景怀宫表示祝贺吗?”

    不约而同,五位寂灭期高手同时趁华剑英说话时出手攻击,华剑英却浑不在意。正面以纯力量对抗,除了剑仙之外没人能和剑仙相比,更何况只是五个修真者。

    “砰!”的一声,五个修真者同时被震得又飞了回去,不偏不倚,正好又落在每人刚刚的位置上,华剑英则自顾自的把话说完。

    而对方五人眼中都显出一种极为震惊的表情,华剑英刚才的力量表现的还没第一击来的强,真正可怕之处在于对本身力量的精确控制。

    “好了,我说五位。”华剑英脸色猛然一沉,冷冷地道:“我劝你们还是拿出你们的拿手绝招全力出手的好,不然下一次的攻击我就要你们烟消云散。”

    五人对视一眼,甚有默契的点了点头,显然已经做出决定。而华剑英则兴趣盎然的看着在四周高速转动的对手。他并不担心什么,相差太过巨大的实力已经决定了这战的胜负,不管对方有何等的奇技,也绝对伤不到他这个剑仙。

    而看出了一些什么,华剑英就忍不住开口“提醒”:“用不着做这种惑敌手段,我绝不会出手打扰的,你们还是快点直接出招的发。”

    看似“善意”的提醒,就让他的五个对手为之气结。一言不发,五人循着一定的轨道聚集起来。

    一时低喝,五人中红头发的那个高扬手抛出一片汹汹烈焰;紧跟着另外一人则跟着发出一片古怪的黑气,黑气与火焰合而为一,化成一片黑色烈火;然后第三人发出一道气劲射到黑火之中,黑色烈火再次变形,变成一只火焰怪兽。当五人全部出手后,那已经变成一只全身冒着黑色火焰,四肢和头部各有一支突出的长角的力量兽。

    望着咆哮着扑过来的力量兽,华剑英微微皱起了眉头。

    震耳欲聋的巨响中,一道炫丽的青光轰破景怀宫内的层层内壁和禁制直射向远处天空。而在景怀宫内,望着面前自己轰开的大洞,华剑英脸色略显阴沉的垂下左臂。

    默然半晌,华剑英喃喃自语:“对方控制景怀宫的人手,应该不止是这五个高手吧?嗯,既然已经答应了小雪,那就把景怀宫的高手尽量的解决吧。目标,景怀宫所属所有远婴期以上的高手吧。”

    话落,一道青光再次从景怀宫中升起,不过这次是直直的冲向天空。青光在半空猛然炸裂,爆出数十道青光则向下方的景怀宫轰去。

    远处,望着爆开的数十道青光,华剑英轻声道:“真是的,竟然有这么多啊。这样一来,恐怕要连累不少人嘛。”

    又自沉默半晌,华剑英喃喃自语:“不管了,这些不重要,关键是刚刚那五个家伙用的合击手法,可有意思的很。嘿,那些家伙又蠢蠢欲动了么?不过,伤脑筋,我应该站在哪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