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三十三章 诛天

第三十三章 诛天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解决了景怀宫的事情,华剑英受接受夏雪的邀请,在固达星暂住。景怀宫的威胁解除,雪衫会决定迁移回固达星,毕竟,雪衫会弟子大部份是固达星出身,如果没有必要,大家都不想离开自己的家乡。

    夏雪现在做为雪衫会的主要长老之一,一时间反倒没多少空闲陪华剑英四处游览,所以就另外专门派一名凝元期的弟子相陪,顺便也算华剑英的导游。

    虽然到现在仍然搞不清楚华剑英的修为,不过能凭一个人的力量击溃整个景怀宫,这种实力绝对恐怖,所以雪衫会上下对华剑英极其尊崇,几乎比掌门人都有过之而无不及。

    缓缓的飞在半空中,望着脚下连绵的山林,清澈的河流,还有婉转的林间小路。心情不错的华剑英笑道:“青山绿水、古道斜阳。好一幅如画美景。”不过说完后抬头看看高挂中天的太阳,自己也忍不住摇了摇头:“可惜,就差一个斜阳,不然就真的完美了。”

    不理身边暗暗发笑的雪衫会弟子,华剑英问道:“小林这里是什么地方?看来真的蛮不错的。”

    连忙收拾一下心情,那个名为林和的雪衫会弟子连忙恭敬地答道:“长老,这里是红叶林。”这个林和长的极有个性,天生的秃头,一对小小的眼睛,最有趣的是他的鼻子,扁扁平平的,咋一看好像这个人的脸上没长鼻子一样。就连华剑英第一次见他时,都瞪圆了眼睛打量了好半天。

    “红叶林?”华剑英再次扫视了一圈下面大片的树林,奇道:“这些树的叶子不都是绿的吗?我可没看到半点红色。”

    林和呵呵笑道:“如果一整年都是红的,那这个红叶林也就不稀奇了。这红叶树要再过几个月,到秋未冬初的时候就会慢慢由绿色变红色。”

    “秋未冬初?那个时候正是换季之时,树叶应该是由绿变黄吧?这样的话,倒确实是稀奇的很。”华剑英点头道。

    “是呀,到那个时候,秋风习习,满天红叶飞舞,可是难得一见的美景呢。而且,由于是换季之时,所以这个景色最多只能保持一个月左右,过了这段时间就要等下一年了。”。

    “哦?到那时,这里岂不是人头涌涌?”

    “那倒不会,这红叶林的里面,有不少凶禽猛兽十分厉害,普通人根本无法抵挡。不过好在这些猛兽一般只呆在红叶林深处,极少到红叶林外围来。不过也正是因此,每年的秋未,红叶林外围一、二里范围的人,还真是非常多啊。”

    “原来如此。”华剑英点了点头,忽然感觉到什么,皱了皱眉道:“奇怪,那边好像有发生什么事,过去瞧瞧吧。”说着转身飞了过去,林和也立刻跟上。

    “喔哦,这是什么东西呀?”皱着眉头,望着下面林中发生的事,华剑英也给吓了一跳。

    只见一只恐怖的巨兽正不停的攻击着一群人,这只巨兽体长近三米,四肢着地时也有一人多高,全身皮毛是一种美丽的亮银色,只有在眼睛的下方有两道黑色斑纹,整个头部的样子有些像狼,庞大巨口中,伸出两只利剑般的獠牙。

    令华剑英感到的惊讶的是,这只巨兽不单速度快、力量大,而且居然能从口中吐出威力不弱的气弹,四只利爪也能射出如刀一般的气劲。不要说世俗中的普通人,就算是修真者,如果没元婴期的修为,对付起这种怪兽也不是简单的事。而下面那群人的数量虽然不少,但却根本无法抵抗这种巨兽,近乎是被屠杀一般被杀戮着。

    随后而来的林和看到这只巨兽,立刻惊叫起来:“诛天剑齿兽!诛天剑齿兽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华剑英看了看他,问道:“你识得这只怪兽吗?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好家伙,竟然会用先天真元气劲!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以华剑英的眼光,看得出来,这巨兽身上的这些力量,全是与生俱来的。天生就能有这种程度的力量,华剑英还真的有些被吓到了。

    林和连忙答道:“是,这种怪兽名叫诛天剑齿兽,可以说是固达星上最强、最厉害的生物了,几乎可说是没什么天敌。如果不是这种怪兽数量极少又很难生育,这个星球只怕就是它们的天下了。”顿了一顿:“不过这诛天剑齿兽虽然可怕,不过除了捕猎之外,除非有什么招惹它们,否则极少会主动攻击别的生物。至于这是怎么回事,我就不清楚了。”

    哦了一声,华剑英点了点头,再次看了看下面的状况,忽然发觉什么,奇道:“这头诛天剑齿兽的动作好奇怪,对这些人它似乎一个也不打算放过呢。”

    怔了一怔,林和这才注意到。就像华剑英所说,这头诛天剑齿兽除了不时的对下方的人群展开攻击之外,更以极快的速度来回的驱赶着这些人,让这些人无法逃走。这更让林和感到无法理解。

    “这头诛天剑齿兽到底在做什么?”林和喃喃自语,突然省起,呆在这里考虑这些做嘛?现在救人比较重要。不过想想,还没修入元婴期的自己怕是没那本事。忍不住转过头去,眼巴巴的看着华剑英。

    发觉林和的眼神,华剑英笑道:“用不着这样看我,我明白你的意思,我去救这些人就是。”

    这时,下面的那头诛天剑齿兽正咆哮着向一个胖胖的,看来是个商人的家伙扑了过去。看着诛天剑齿兽向那商人扑去,而所有人和那商人都只能绝望的看着那诛天剑齿兽的动作,因为他们知道,下一个,很可能就是他们。

    就在所有人都绝望的时候,突然间青光一闪,一个人出现在那个商人和诛天剑齿兽之间。紧跟着,“啵”的一声脆响,诛天剑齿兽打着滚飞了回去。

    不用说,这个人自然是华剑英,毫不理会四周一个个目瞪口呆的表情。华剑英蛮有兴趣的打量着那头重新站起来的诛天剑齿兽。

    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四周近百人一个个全都呆在那里望着华剑英和诛天剑齿兽。不过随着林和缓缓落下,人群中暴发出一阵低低的欢呼声。

    不过林和的心情却不怎么轻松,看不到华剑英的表情,虽然还不知出了什么事,不过他就感觉到,从华剑英身上散发出的气氛有些不对头。

    此时,那诛天剑齿兽前肢微低,整个身子伏了下去,做出随时全身出击的姿势,喉间发出阵阵威吓的低吼,背上的银手全部竖了起来,使它的体形看上去至少又大出了号,龇牙咧嘴的瞪着华剑英。

    而华剑英冷冷的注视着面前的诛天剑齿兽,低沉的脸色说明他现在的心情并不好。要知道,虽然现在华剑英伪装成一个普通修真者的样子,并没有散发出仙人的威煞之气。但在他这样的注视之下所形成的精神压力,就算是修到元婴期以上的修真者,也没几个能抵受的了。可是,现在一只畜生竟然能和他这样子的对峙,这让他感到相当的不快。

    还不太清楚怎么回事,林和在一边轻轻的叫了一声:“呃?那个……华前辈……”

    华剑英微微侧头,望向林和。就在这时,那头诛天剑齿兽一声咆哮向华剑英猛的扑击过来。华剑英目光一凝,低骂一声:“不知死活的畜生!”骂着,手腕一翻,弹出一道剑气。

    “咕”的一声,那头诛天剑齿兽的脖子上被华剑英的剑气射出一个大洞。强大的冲击力带的那诛天剑齿兽原本前扑的身子整个向后转了两圈,重重的坠落在地。暗红色的不停从它的伤口和口中喷出。

    暗暗吸了口气,华剑英正要开口说什么,突然从背后的人群人传来一声充满愤怒与悲痛的嘶吼。华剑英和林和两人同时猛的回身望了过去,只见一个黑影以惊人的高速向两人冲了过来。

    不知是什么东西,林和本能的第一反应就是闪身躲避。而修为比林和不知精深多少倍的华剑英自然看清了这黑影是什么东西。不过,正是因为看得清楚,反而让他满脸错愕与诧异的,任这黑影从他的身边掠过,直向倒在不远处的诛天剑齿兽扑去。

    华剑英和林和再次回过身,不过不管是早就看清的华剑英,还是后来才明白的林和,两个人都满脸惊讶的看着那个伏在诛天剑齿兽身边的身影。那赫然是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小姑娘!

    乱糟糟垂下的长发,让人看不太清她的长想,全身几乎可说是赤裸裸的,只有挂在她身上的几根“新鲜”的布条之类的东西,让人知道在不太久之前,她的身上应该是有穿衣服。小麦色肌肤散发着健康的光芒。

    那少女趴伏在诛天剑齿兽的身边,不住的舔着诛天剑齿兽的脸颊,嘴中发出轻轻的“呜、呜”的呜咽声,眼中的泪水不停的流出。

    倒在地上的诛天剑齿兽艰难的睁开眼睛,看向身旁的小姑娘。当它看到那小姑娘时,眼神中散发出的母亲般的温柔连华剑英亦不禁全身一震。

    小姑娘低声的叫着什么,那诉天剑齿兽缓缓抬起头,看得出,这个简单的动作,对生命正飞快流逝的它是多么的困难。濒临死亡的诛天剑齿兽伸出长长的舌头舔去小姑娘脸上的泪水。不过它喉中“咯”的一声喷出的一口血,却弄得小姑娘一头一脸。

    在小姑娘的叫声中,诛天剑齿兽喉中“咕噜、咕噜”叫了几声,身子一歪,猛然倒在地上,这个在这星球上最强大的生物终于就这样死去。

    那个小姑娘整个人呆了好半晌,先轻轻的推了推诛天剑齿兽,跟着大力的摇晃了起来。也许是野兽也明白什么是死亡并早就教给小姑娘一样,她伏在诛天剑齿兽的身上“哇!哇!”大哭了起来。

    而在这时候,四周的所有人,包括华剑英在内,一个个只能呆呆的看着这一切,看着那小姑娘悲伤的哭泣。实际上,这时大部份人的心里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他们也不知,该不该怨恨那个把这小姑娘当做可怜孤儿,而把她带走的人。

    就在这时,那个小姑娘突然转过头来,一眼大大的眼睛,死死盯着华剑英。在那双眼睛中所散发出来的仇恨与杀气,华剑英亦为之一惊。而四周的其他人,虽然主要不目标不是他们而感觉不像华剑英那样强烈,但仍觉得四周突然一片森寒。

    眉头微微一扬,华剑英大感兴趣。好重、好浓、好直接、好纯粹的……杀气。那其中不带着那怕一丝丝的其他感情,有的,只是想要把眼前的东西撕裂开来的yu望。那是人类在其漫长的进化之中,已经失去的最原始的,野兽的杀气。

    “这还真是有意思。”华剑英轻声的自语着。接着,他一挺胸,全身泛起一阵绚丽的青色光芒。他竟然直接显露出了仙人的真面目,霎时间,强大的威严感与威煞之气向扩散了开来。

    仙人的气势,岂是寻常人能够想像得到的。林和大吃一惊,“噔!噔!噔!”的连退几步,终于一屁股坐倒在地,如果不是这几日一直和华剑英在一起多少有了一点“免疫”力,只怕这小子就口吐白沫了。至于其他的那些普通人就更不用提,现在已经没有一个意识还清醒的了。

    不过华剑英对这些一点也不在意,只是注意着那个不知应该说是人好,还是野兽更贴切的小姑娘。

    在华剑英露出其仙人的真面目后,感受到那不应在世俗间出现的强大威迫感,那个小姑娘瞳孔一缩,原本的杀气瞬间全部消失,只剩下强烈的恐惧。这是凡间的生物对仙人本能的敬畏与恐惧。

    华剑英淡淡一笑,但就在他这么略一松神的时候,那小姑娘眼中杀机一闪,整个人猛然间如出弦利箭般向华剑英疾扑,张开嘴恶狠狠的咬向华剑英的喉部。

    这一下的变故就算华剑英亦吃了一惊,不经意间后退半步,本能的左手一抬挡在喉部前方。

    那小姑娘的来势极快,几乎就在华剑英抬起手的同时,“咯!”的一声脆响咬在华剑英的手腕上。只是不同刚才,华剑英现在仙气流转,传遍全身同时也护住全身,现在不要说他的手腕,就算华剑英喉部,只怕比最坚硬的钢铁还要硬上三分。

    那小姑娘的一口咬下来,除了差点嘣坏她的满口牙之外,只是换来华剑英无名怒火大炽而已。

    一声怒哼,华剑英手起拳落,一拳重重的砸在那小姑娘的背上。“砰!”的一声闷响,小姑娘整个身子截陷到了地内,一动不动的,也不知是否就这样被华剑英一拳轰毙。

    “这、这个……前、前辈?”已经勉强站起身的林和惊讶的看着这一幕,他实在很难想像一个仙人会动手杀死一个普通人。虽然这个普通人实在是很难说得上“普通”。

    华剑英淡淡一笑,道:“不用紧张,我并没有杀死这个丫头。”说着,华剑英的体微微一晃,青光和强大的压迫感同时消失,他的样子又变回一个普通修真者的样子。

    信手一招,那个倒在地上失去意识的小姑娘飘了起来,华剑英把她轻轻的横抱在手中。这让林和再一次惊讶的看着华剑英。

    不过华剑英只是说了一句:“回去吧。”起身向雪衫会的方向飞了回去。搔了搔头,林和只能跟了上去。

    数日后,雪衫会内部某处,突然传来一阵“乒乒乓乓”、“唏哩哗啦”的乱响。在几天前这种声音第一次在雪衫会中响起时,可把不少人吓了一大跳。不过经过这几天的训练之后,显然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夏雪代着几个雪衫会的年轻女弟子从一个房间退了出来,在外等着的华剑英问道:“还是不行么?”夏雪苦笑着摇了摇头,华剑英也不禁皱起了眉。

    几天前,华剑英带着那个诛天剑齿兽养大的小姑娘回到雪衫会。在解释了原由后,夏雪按华剑英的意思安排人帮着教导这个小姑娘。不过结果却很不理想,因为华剑英这个“人”杀死了她的“母亲”,所以现在这个小姑娘已经恨透了所有的人类,只要有人进入她的房间,就受到她恶狠狠的攻击,无一例外。几天下来毫无进展,连华剑英也有些烦了。

    “既然这样,那就用别的方法试试。”华剑英自语道。

    把几个年轻弟子打发走,夏雪回过身来问道:“华大哥你打算怎么做?”

    “我要给她开灵窍。”华剑英语气很平静,但话中的内容却把夏雪吓了一跳。

    “什么?开灵窍?我听说那可是很危险的。”

    “对修真者来说是如此,不过对我来说不一样。”自从几天前的事之后,华剑英知道林和没可能不把自己是仙人一事告诉雪衫会的高层,所以他也就不在刻意隐瞒。不过华剑英仍然不想太多人知道,所以现在知道这件事的,也只有雪衫会的几个高层首脑而已。

    听了华剑英的话,夏雪不吭声了。是的,一个仙人到底有多厉害,除了散仙或者快要飞升的修真者外,凡间界的人是想像不到的。对修真者而言危险无比的法术,对仙人来说也许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就在夏雪感慨着的时候,华剑英向那个小姑娘所在的房间走去。夏雪微微一怔,道:“怎么?现在就要开始?”

    华剑英点了点头道:“当然,益早不益迟嘛。而且,还有件事要事情等着我去办呢,虽然算不上太急,但我不喜欢压一大堆的事等着呢。”

    说着华剑英已经走进了那个房间之中,而夏雪也跟了进去,做为一个修真者,绝对很希望见识一下这样罕见的术法,虽然她不太可能因此学会,但就算做为增长见闻也算好的。

    这间房间本身非常的宽敞明亮,可是里面除了墙壁却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只有那小姑娘蜷缩在角落里一声不吭。本来这个房间里至少还准备了一张睡着很舒服的床,一张桌子和几把坐椅之类的东西。但在小姑娘接连砸坏了三张床、四张桌子和十来把坐椅后,这里就变成了现在这幅德行了。

    看到刚有人出去就又有来,那小姑娘显得有些意外。不过当她看清走进来的华剑英后,立刻死死的盯着他,身体像准备扑击的野兽般伏了下去。

    不过华剑英却不像小姑娘那般紧张,很轻松的走了过去,的伸手抓住她。让她平躺在一边的地上。华剑英在抓住她的同时,一道剑气就让她晕了过去。再加上一道仙气封印,相信不到华剑英认为可以的时候,她是醒不过来的。

    把小姑娘放平后,华剑英左手食中二指并成剑指,指尖上很快聚集起一团明亮的淡青光团。这并不剑气,而是纯粹的仙灵之气,明亮的仙灵之气放射出炫目的光彩不住的闪动着。

    当华剑英觉得差不多的时候,一指点出,刺在小姑娘的额头上,仙灵之气则犹如一根利针一般刺入小姑娘的脑中。看到这一幕,夏雪就已经明白,为什么这传说中的法术能够开启人的灵智,甚至可以直接把知识和记忆直接传送到另一人的脑中了。

    一波波的仙灵之气传入小姑娘的脑中,渐渐的,她的额头处亦开始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青色光芒。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股光芒开始扩散开来。不一会,先是小姑娘的头部,再是胸部以上,最后是整个躯都开始发出微微的青光。不过她身上的其它位置的光一直都不像额头那么明亮。

    不知过了多久,仙灵之气缓缓收起,华剑英收指飘后米许。跟着曲指弹出一道仙灵之气直射向小姑娘,这道仙灵之气让小姑娘身上已经渐渐消散的青光又持续了一会。

    青光刚完全消失,小姑娘就醒了过来,坐起身四处张望的她,神情多少显得有些茫然。而当她注意到华剑英的时候,神情立刻大变。身体如虾米般的一弯,然后整个人向后弹身跃开落在屋角。着地,顺着惯性身体微蹲,跟着顺势摆出一个古怪的姿势。

    在一边看着的夏雪虽然并不怎么懂得功夫,却也发觉,这个姿势背靠墙壁,攻守兼备,如果她面对的是实力差不多的对手,确实是一招很不错的起手势。

    “呵,用不着这样紧张。”华剑英似乎相当满意:“而且你也应该明白,现在的你绝不是我的对手。”

    默然半晌,小姑娘突然冷冷地开口道:“你到底想要怎么样?虽然现在我明白我是人类,但它仍然是我的母亲。杀母之仇我是一定要报的!”

    夏雪在一边倒是给吓了一跳,愕然道:“你会说话了?”而且,看样子这小姑娘可不止是会说话那么简单。

    看了看夏雪,小姑娘的脸色和缓了些,点了点头:“是,我会,而且我还知道其他的一些……嗯,常识。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最后一句话,她转向问华剑英,脸色也立刻阴沉了下来。

    华剑英笑了笑,道:“现在的你,已经懂得常识,那么,你说说看,当时那种情况下,我杀死你的‘母亲’,真的有错么?”

    小姑娘微微一呆,说起来,以当时的情况,倒也确实不能完全说华剑英错。别的不说,之前她的“母亲”,那头诛天剑齿兽少说也杀死了数十人,这样的话无论是从人类的角度还是野兽的习惯来看,她的“母亲”最后被更强大的敌人杀死,倒也怨不的人。不过,如果是单纯的野兽的话,也许是这样没错啦。但她毕竟还是一个人类,对一个人而言,至亲被杀的仇恨,并不是明白一些道理就能忘得了、放得下的。

    所以她呆了半晌后,就只是抿着嘴、皱着眉,冷冷地瞪着华剑英不说话。

    “唉哟哟,你这样看着我,让我好害怕啊。”华剑英一边说,一边拍着胸口作出一付“我好怕”的样子,让那小姑娘恨得牙痒痒的。

    淡淡一笑,华剑英不理小姑娘那可怕的眼神,从容道:“好啦,你想报仇么?没关系,我随时等你。不过,以你现在的能力,就算再过一千年、一万年,也没可能是杀得到我。”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小姑娘冷冷地问道。

    “比我想像的还要聪明,一下子就听出我有目的。”华剑英扬了扬眉,毫不避讳的道。不过华剑英下一句话却把夏雪和小姑娘一起吓了一跳:“要不要做我的徒弟呢?入室亲传弟子呢。”华剑英一本正经的问道。

    “这个……华大哥……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夏雪满脸惊讶的问道,小姑娘也一脸的意外的看着华剑英。

    摇了摇头,华剑英道:“我可是很认真的。不然,我为什么要把你带回来?我又为什么要费这么大力气为你开启灵窍?”

    “为什么?”默然半晌后,小姑娘冷冷的问道。

    “因为你很特别。”华剑英答道:“因为你那非人的母亲,你的身上有着人类一些已经失落的特性:野性的直觉、对大自然最直接的体悟,以及那最直接、最纯粹的杀气。刚刚帮人开灵窍的时候,还有些担心这样会不会破坏了你身上的这些特质。现在看来我做的倒是蛮成功的嘛。”

    “还有,就是你的身体素质也非同一般。也许是从小就生活于大自然之中,你的体内就有着一股自然的灵秀之气,那是最根本的真元力。嘿,单以体质条件上来说,只怕我和师父都及不上你。如此良材美质,我怎么能放过?”华剑英又补充道。

    又沉默了好一会,小姑娘道:“我同心拜师,不过我可不要跪你!”开灵窍的同时,从华剑英那里知道了这世上的一些常识,这些知识让这姑娘可不原对这个仇人行此大礼。

    “可以。”华剑英对这些东西可不在乎:“以后你也可以不用对我行什么礼。不过你还是要尊称我做‘师父’啊,可不能再对我直接你啊你的。”

    “好的,师父!”小姑娘最后的师父两个字叫的生硬之极,不过华剑英还是高兴到极。毕竟一个好的弟子门人并不是那么好找的。“嗯,这样的话,应该给你取个名字。不能总是叫你‘小姑娘’吧。”

    “那我就叫‘诛天’好了。”

    “诛天吗?是诛天剑齿兽的意思吧。”华剑英点了点头:“不过这只能算名,你也该有个姓。我这派是剑修,门派也叫剑宗,那你就姓剑,全名为:剑诛天。怎么样?”

    “无所谓。”剑诛天显然对这些并不在意,淡淡地就道。

    夏雪在一旁笑道:“华大哥,恭喜你收得佳徒啊。”

    华剑英看起来心情相当的不错,点了点头道:“还好、还好。嗯,那我现在就把另外一件事解决掉,然后带诛天回去。”

    夏雪一怔,问道:“华大哥在固达星还有什么事?”

    华剑英说道:“我听林和说了,像诛天剑齿兽这些的猛兽,平时都呆在红叶林的极深处,在外围这还是第一次出现。你不觉得有些古怪么?”

    “那也许是因为诛天的缘故啊。以为自己的子女被人抓走了……”

    华剑英摇摇头:“不对,这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如果不是诛天剑齿兽带着诛天来到红叶林的外围,那些人也不可能发现诛天。”

    就在这时,剑诛天插口道:“没错,前几天我和母亲都发觉红叶林内出现了一种让我们觉得非常不安的感觉,所以我们才决定暂时迁移到别的地方居住。没想到……”说到最后,语气之中显出一丝难过与伤心。

    剑诛天的话倒把夏雪给吓了一跳,因为红叶林的外围一直以来都相当的安全,所以有许多的大小商队会从那里经过。而听剑诛天的意思,只怕红叶林内部的猛兽们十之八九都迁移到外围来了。而不知道这件事,可要死多少普通人啊。

    华剑英可没想到这么多,不太了解这些事情,他也不可能想到这些。所以他淡淡一笑道:“所以啊,这件事就交给我好了。我很快会回来。”说着转身走了出去。

    夏雪心念急转,现在不要说在固达星,就算在整个修真界恐怕都不可能找到一个比华剑英更厉害的家伙,这件事交给他确实是最好的。当下连忙追上去,悄声把跟他解释了几句,希望他能顺道解决一下。华剑英对这些世俗间的事不是很感兴趣,会再去红叶林只是因为好奇心和一个猜测而已。不过想到这两件事很可能是同一件事,所以他还是答应了夏雪。

    已经识得红叶林的方向,华剑英自然不再需要有人带路。整个人化做一道虹光,毫不掩饰的直射向红叶林。

    红叶林占地极广,加之其中凶禽猛兽极多,所以除了比较安全的外围或者少数来此修炼(不一定是修真者)者外,向来少有人迹。

    在红叶林内部,一群约百名的修真者正聚集在这里。如果这时有固达星的修真者,见到这些人一定会吓一大跳。其中看样子为首的,是三个寂灭期的高手,另有近十位空冥期高手,还有二十多名离合期高手,其余人也有元婴期的实力。虽然只有不足百人,但这些人的实力足以毁灭固达星三大派中的任何一派。

    三个寂灭期高手居中而坐,位于中间的一个满头红发的中年人对面前的一个元婴期高手问道:“那么,现在弄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在他面前的一个元婴期的修真者恭敬中带着点畏惧的答道:“对不起,长老。到现在还不清楚怎么回事。”

    坐在左边的一个满头紫发,面容瘦削的年轻人眉头一皱,“哦?”了一声。

    那元婴期修真者吓出一身冷汗,连忙道:“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当时在景怀宫主持的五位执事被对方一下子全部干掉,当时我们根本不知怎么办才好。”

    那红发中年人冷冷地道:“那这么长时间,你们就一点消息也找不到?”

    “我们只知道,那个神秘高手对景怀宫的宫主很不屑的样子,虽然只是一个傀儡,但怎么也是景怀宫的宫主。所以那人应该和景怀宫本身没有什么关系。”

    “而且,在杀死了五位执事后,那人把在景怀宫的所有离合期高手全给杀了。虽然其中确实大部份是我们的人,不过也有好几个确实是景怀宫本身的高手。那人似乎根本不管是不是景怀宫的人,只是无差别的把所有离合期的高手全干掉,也正是因此,我们这些元婴期的人才能逃得一命。”

    点了点头,那个红发中年人又问:“那除了这些,就没有别的情报了么?”

    “这个……其余的……也许雪衫会的人会知道些。”说着,这个修真者望向了旁边另外的一个元婴期修真得。弄得坐在那里的三个寂灭期高手也一起看向那个修真者,而这个修真者与身边的另外一人,竟然是两个雪衫会的门下。

    这两人对视一眼,满脸的无奈,其中那个被死盯着的那个只得上前一步,道:“那个神秘高手的确和雪衫会有些关系,听说是个客卿长老,不过也已经好几百年没消息了。听说他这次是出来游历,偶然遇上雪衫会的人,才会出手帮上一把的。其余的,我们也不清楚了。”

    三名寂灭期高手对视一眼,这消息除了证实这个神秘的绝顶高手确实和雪衫会有关系外,几乎就什么都没了。那个紫发的皱眉道:“就这样了吗?那雪衫会中,还有谁有可能知道那个人的底细?”

    那雪衫会的修真者道:“大概就只有门主,和夏雪夏长老了。特别是夏长老和那人更是兄妹相称,想来关系应该不一般吧。”

    点了点头,红发中年人刚说了一句:“看来要搞清这个人的身份,最好是从那个叫夏雪的丫头身上着手了。”

    突然那个坐在右边,一直一声不吭的寂灭期高手突然暴喝一声:“什么人!”同时右手一甩,一道蓝光脱手向不远处的一棵大树树顶射去。

    “啵”的一声脆响,那道蓝光被一道无形的墙壁弹开。不过隐藏在那里的人显然已经不打算再藏下去了。

    一阵鼓掌声传来,一个人凭空般的出现在半空中,双腿交盘,凌空而坐,大笑着道:“好、好,不错、不错,竟然能够发现得到我。不过我倒是蛮好奇的,你是怎么发觉到我的?”言下之意,就是说正常情况下那人应该是发现不了他的。不用说,这人就是华剑英。

    右边的那个高手此时已经站起身来,他身材极高,一头黑色长发随意的披着。他看着华剑英,一点也不敢大意,但仍然说道:“阁下实力,深不可测,远在我等之上。本来我确实发现不到的,不过因为刚刚有一阵风吹过,所以我就发现了。”实际上这人的实力之强,在这些人中已经是第一,他的话也是在警告身边的同伴:这人厉害的很,不要轻举妄动。

    “风?”华剑英微微皱眉。

    “不错,风吹到阁下,自然就会产生一些波动。”

    “原来如此,你修为高低先不说,如此细腻的心思,当真罕见的很。”华剑英恍然。

    这时那红发中年人插口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可否告诉我们?”

    华剑英打量那人一番:“你们是魔门中人吧。”见这些人脸色狂变,笑道:“放心,我对魔门虽然说不上喜欢,但也没什么恶感,不会对你们怎么样的。”

    “我对你们想做什么、有什么计划并不关心。不过我和雪衫会多少也算有些关系,所以你们回去跟你们门主说,最好放弃继续在固达星搞事。我也会要雪衫会尽量不与你们为敌。当然,如果你们认为固达星魔门很重要,为此不惜与我为敌的话,我自然也不会客气!”

    说着,华剑英身上发出强大的剑压。剑压是剑修也能拥有的东西,和仙人的威势不太一样,并不会让修真者产生那种近乎本能的畏惧感。不过以华剑英这个剑仙散发出的剑压,就比一般的仙人的威势还要可怕的多。

    根本用不着实际的交手,在场的近百名魔门高手就已经了解眼前之人的可怕,巨大的实力差就他们当中最好战的份子也提不起半点战意。

    收起剑压,华剑英瞄了那两个明显在雪衫会卧底的人一眼,做出一副沉吟状,道:“嗯,你们两个家伙怎么办呢?毕竟我也算是雪衫会的长老,要出手清理门户吗?”

    华剑英的话把那两个修真者可吓的够呛,可怜巴巴的看着华剑英。那好像被抛弃的小狗一般的眼光让华剑英也没心情再和他们开玩笑。挥了挥手道:“唉呀呀,开个玩笑而已,用不着那种反应吧?”

    看着魔门中人从事先准备好的传送阵中离开,华剑英喃喃自语:“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生息,魔门看来又蠢蠢欲动了呐。这回可伤脑筋了呢,只希望他们别把脑筋动到我头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