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三十四章 孤鸿渺渺

第三十四章 孤鸿渺渺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时光流逝,眨眼又过了数百年。修真界也发生了许多变化。公输明琉、玉琉两姐妹,已经成为公输家族长老级的高手,华珂也成为凤凰门首席大长老,本来前任掌门是有意让她继承掌门之位的,只是这个辈份实在是难以计算。剑宗虽然在修真界还是一个无甚名声的新兴门派,但华剑前后所收录七个入室弟子,每一个都相当优秀,就算华剑英日后离开修真界,剑宗实力仍足以傲视修真界。

    不过,要说到近千年来修真界最大的变故,就是魔门和各大门派之间的争斗了。

    魔门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重现于修真界,只是一则经过天魔一场不大不小的变乱,虽然因为莲月心的介入,使得修真界各大门派的当家高手损失并不是很多,但一大批精心培养的后辈高手死伤惨重,让这些门派为了自身的延续,一时间也没那功夫和时间去找魔门的麻烦。

    二则,各大门派并不知道天魔实际的态度,所以大多不知道魔门并没有得到天魔真正的支持和帮助。这让魔门中人得到了宝贵的喘息之机,有了前后数百年的准备时间,魔门的实力已经足以修真界诸派抗衡。

    至于天魔究竟去了哪里,则谁也不知道,在莲月心离开后不久,天魔亦不知所踪,无人知晓这位绝世魔魁去了什么地方。

    而且,由于莲月心、华剑英师徒二人都和天魔多少有点交情,加上华剑英本身对魔门也没有多少恶感,所以剑宗并不是十分敌视魔门,魔门自然也乐的少个敌人。华剑英这个剑仙的存在,魔门内部多少是有点数的。

    但也正是因此,在不知不觉间,剑宗已经引起修真界不少门派的猜疑。

    亚图星,苍云山脉秀云岭,这里现在是剑宗的所在地。

    岭后是岭,山后是山,层峦叠嶂,丰厚悠远,由碧绿而深黑,而紫,而蓝,而灰蒙蒙的如烟雾气,仿佛与天空连成一体。转过一道山坳,在那层紫褐色的山影上,依稀看见一道白练般的瀑布。瀑布激流而下,形成一潭小湖。湖面不过数百平米见方,算不上多大,只是却做翠绿之色,水深看来却是不浅。

    青水涧,华剑英日常居住、潜修之处。洞中的摆设极其简单,只得一张石桌几个石凳而已。只在一边的石壁上挂了一幅画像,画中人青衣长袍,负手而立,神情之中透出一股说不出的孤傲之意。却是华剑英亲手绘制的莲月心的画像。

    华剑英此时正在洞中与人通讯,华剑英随意的坐着,手中拿一个石杯,杯中盛着不知是茶还是酒。在桌对面的半空中,虚浮着一个淡淡的光圈,在光圈中显出三个人的形像,正是华珂和公输明琉、玉琉。

    “哦……他们感到不满吗?还真是一些以自我为中心的家伙啊。”以一种蛮不在乎的语气,华剑英脸上似笑非笑的道。

    “那么,二哥你应该是不打算附合他们喽?”华珂问道。

    “谁说的?”华剑英笑得更加灿烂:“这么多修真界的前辈提出要求,我这个小辈怎么能不同意呢?”

    三女面面相觑,虽然觉得华剑英的话有些古怪,不过他的意思她们还是懂了。

    “你同意他们的要求?”明琉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喂,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没什么主意,不过我好歹也是一门之主,多少也要为我的门人想一想。”

    华剑英这么一说,三女倒是明白,华剑英的真仙灵体差不多已经练成,最多再不过百年左右就要离开修真界。现在他无疑是开始为他离开后的剑宗铺路了。

    “不过嘛,我怎么说也是一个剑仙呢,这些家伙如果不是太过份的话也就算了。不然的话……哼、哼、哼!”从他的语气就可以明白,华剑英终究是一个高傲的剑仙。如果那些修真者真的做出什么让他不满的事情,没人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哦,怎么诛天还没到么?剑行你应该通知她了吧?”按照约定,华剑英带同门下弟子也准备前往达尔大星域,只是不知为何,早就应该到的二弟子剑诛天却迟迟未至。

    华剑英的共收了几个徒弟,除了大弟子端木剑行和二弟子剑诛天外,分别是三弟子绍剑敏(男)、四弟子林剑波(男)、五弟子剑远天(男)、六弟子木无双(女)和七弟子克度莫(男)。

    华剑英面前,自端木剑行以下的六个徒弟面面相觑,然后一起转过头来神情古怪的看着华剑英。

    华剑英摇了摇头,无奈的叹道:“也罢。”说着对几个弟子摆了摆手,转身走开。

    华剑英走出没几步,一个身影无声无息的突然出现,半空中一剑直刺华剑英天灵。不过对此华剑英早有准备,左手一抬,挡在头顶。

    在离华剑英手掌约寸许处,“啵”的一声脆响,如击中一面水之墙壁,激起一道道如涟漪般的波纹。

    波纹向四面传来,一股强大剑气跟着激荡四周,华剑英其他六个弟子中入门较晚、修为较差的第六、第七两个弟子甚至抵挡不住的被向后推出数米远。

    华剑英无声的笑了起来:“嘿!我说乖徒儿,竟然连剑魂都用出来了,你还真想要和为师的拼老命呀。”那人不是别人,正是众人久候不至的剑诛天。

    说着话,华剑英左手五指一拢。剑诛天眉头一挑,只觉身周空气中传来一阵异样的波动,暗惊之下身形猛地瞬移至十米开外,而刚刚她身处之地传来一阵如炒豆般的低声连响。虽然无法看到,但她清楚地感到道,无数道擦着自己身子爆发开来的剑气。

    看着华剑英,剑诛天皱眉问道:“你怎么会懂得我的天华水纹剑?”

    华剑英却没答她,随手扔了一块绮念玉过去,道:“你新创的这天华水纹剑确实很不错。不过可惜缺点和优点同样突出,经过刚刚的一招,你应该感觉得出吧?这里面是经过我改良的天华水纹剑,你自己看看吧。”

    说着看了看满脸期待的其他六个弟子,华剑英又接了句:“对了,过阵子你抽空把这天华水纹剑教给你的师兄弟们吧。”

    立时,华剑英六个徒弟一起惨叫起来:“不是吧!让诛天来教我们?师父你好毒啊!不行!我们反对!我们抗议!”

    华剑英翻了个白眼:“你们当这里是世俗界在搞那什么民主吗?不行,反对无效,抗议驳回。”

    不理几个弟子哭丧着脸,招呼了一声正在查看绮念玉的剑诛天,华剑英师徒八人一起前往达尔大星域。

    达尔大星域,是现在修真界和魔门间主要的争斗战场,只苦了这里的十几个星球上的普通人。这些星球上的国家大多处于冷兵器时代,少有几个发展到机械文明的,也不是太先进,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些“大仙”们整天的争斗不休。

    一行人先到了查克拉星,这个星球与另外一个迪蒂星目前已经成了修真界与魔门的驻扎地。大量的修真者和魔门修行者分别向这两个星球赶来,在这期间,一些修真者已经和魔门高手进行过零星的接触与战斗,不过规模都不大。但相信一场惊天大混战不久之后就要开始。

    到达查克拉星,自然有修真界的人前来接应,剑宗此时在修真界的名声还不是很大,所以剑宗的来到,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当然,一些清楚剑宗底细的人例外。

    华剑英率同七个徒弟刚到,华珂已经带人前来迎接。“二哥怎么现在才到?嗯,反正你们也没几个人嘛,先住到我们那里吧。”华珂现在以凤凰门的首席大长老的身份,代替凤凰门门主带同弟子前来查克拉星,是凤凰门在这里的最高负责人。

    查克拉星和迪蒂星是那种环境适合人类居住,但却还没有出现高级智慧生物的星球,也就是说这两个星球上都没有人类。所以少数的几个城市,全部都是修真者发展出来的。像凤凰门这样的大门派,在查克拉星都设有驻地。当然,像剑宗这样的小型门派是没有的。而此时公输家族的人还没有到,华剑英自然带着几个徒弟先前往凤凰门的驻地。

    华珂与华剑英兄妹之亲,自然没有什么顾忌,在安排好一应事务后,上来就直接发问:“二哥你究竟有何打算?总不会是真的要联同修真界消灭整个魔门吧。”华珂开着玩笑问道,以华剑英的实力,如果他有这个打算,魔门早就给灭了不知多少次了。

    “我当然不会这样想。”华剑英淡淡一笑,对着这个他自幼疼爱的小妹,他是没什么架子的:“我是希望能让两边和谈。”

    整个人呆了好几秒钟,华珂诧异道:“二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明白华剑英的认真,华珂忍不住叫出声来:“二哥!你有没有搞错?你认为这种事有可能成功吗?”

    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华剑英道:“以两边结下的怨仇而言,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的。不过……如果中间有我在调解的话,并非没有可能啊。”

    “调解?只怕是必须服从吧。不满意你的‘调解’的家伙,我用脚指头都猜得出下场会如何啊。”

    “嘿,说得不要那么难听。并不一定是双方都反对我的调解啊。”

    “什么意思?”

    “不错,魔门的实力是强横无匹,只要他们拿出一半的实力来,就足下覆灭修真界的任何一个门派。但问题是,现在他们面对的,可不是某一个修真门派,而是整个修真界。”

    华珂略有所悟:“所以现在他们的胜算其实微乎其微。”

    “对。所以只要现在的魔主是一个脑袋还算正常的话,他一定会对我的‘和平计划’有兴趣的。”

    “在双方至少有一方希望这暂停纷争的情况下,再加上有你这个剑仙的实力镇压,调解就有很大可能成功。”

    “接下来,只要能让修真界和魔门之间停战维持个百、八十年的时间,到时双方大概就谁都不想再战了,像这样的大战一旦打起来,就算赢的一方也会付出相当的代价。魔门的实力固然赢不了整个修真界的联合;但修真界想打败魔门相信也要付出不轻的代价。所以在之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相信他们就不会打起来了。”

    沉默了一会,华珂又问:“但这样的和平,又能维持多久?并不是所有人的思虑都能考虑到期间的得失,如果最终他们再打起来又怎么办?”

    耸了耸肩,华剑英哂道:“谁知道,我管不了那么许多,也不想管那些。剑修虽然和普通修真者不同,但仍然算是修真界的一份子;而我和天魔相识一场,也得到她不少的指点和帮助;做到这一步,我算是对得起双方了。我只做我能做得的事,哪管得了以后的那么许多?以后的事,就让后来人自己去操心吧!”

    华珂若有所悟的低头不语。这时门外有人笑道:“怎么了?你们兄妹两个又在争论什么?”

    华剑英和华珂抬头一望,正是公输明琉、玉琉姐妹。公输姐妹与华珂的关系、交情都非同一般,所以凤凰门的弟子也没阻拦,任二人直接来到这里。

    公输回天现在已经是公输家族的现任当家主,而明琉、玉琉在家中的地位也是极高。

    笑着欢迎二人,然后华剑英和华珂把刚刚的计划和打算跟明琉、玉琉二人仔细的解说一遍。公输二姐妹立刻表示赞同。

    公输明琉接口道:“那现在要不要去跟这次‘抗魔联盟’的首脑们商议一下?应该先想办法搞定他们吧?”

    华剑英摇头道:“不,暂时先不去管,由得他们先去打好了。要等到双方都有一定的损失时,再由我出手搞定双方。”

    “咦?为什么?”明琉、玉琉十分的错愕不解,只有华珂暗暗点头,明白华剑英的意思。

    华剑英解释道:“我不能不为我那几个徒弟想想,现在就提出从中调解,魔门先不去说,修真界是肯定不会愿意的。就算在我的胁迫下同意了,他们表面上惧于我的实力不会有什么表示,但心底一定恨死我。”

    长叹一声,华剑英续道:“我在,自然不怕他们。但再有百年,我就要离开修真界,到时难保这些对我怀恨在心的家伙,不会对剑宗做什么事。所以,我要让他们先行开战,让他们承受一定的损失。这样到我出面调解时,他们自己就会考虑这其中的得失。对我纵然仍有些怨恨之情,但无论是数量还是程度上而言,应该都不会那么严重了。”

    明白了华剑英的想法和打算,三女自然也不好说什么。虽然三女,特别是玉琉非常希望少死几个人,但华剑英做为剑宗创派之主,自然也要为自己的门派考虑。现在同样在自己的门派、家族之中身居高位的三女,都明白他的心情和想法。

    数日后,修真者和魔门高手之间终于暴发了一次较大规模的争斗,不过由于双方的主力高手仍然没有出手,所以还算不上真正的争斗。这次争斗之后,双方之间突然平静下来,连续近半个月时间内,一次争斗也没再出现。不过双方都明白,山雨欲来风满楼,现在的情况正如暴风雨前的宁静。

    终于,不约而同的,在平静了半个月后,修真界和魔门,终于暴发了自从上次的“道魔之争”后,最大规模的争斗。双方都出动了数以万计的修行高手,其中最弱的也有元婴期的修为,原本难得一见寂灭期的超级高手和大成期的宗师级高手,但现在在战场各处,寂灭期和大成期高手的激烈争斗却随处可见。

    在离战斗之地的不远处(相对而言的不远处,实际上的距离少说也要以万公里为单位计算)的太空中,华剑英和明琉、玉琉三个人正在看戏一样注视着发生的一切。

    “战况看来很是惨烈啊。才这么一会,少说也已经死掉上百人了。”玉琉摇头轻叹着说道。

    华剑英淡淡地道:“你们现在和我一起在这里好吗?”

    明琉笑道:“放心,这次是回天大哥亲自带人来,以他的修为,不要紧的。而且我已经把你的打算跟他说了,大哥自然会小心注意。”

    玉琉跟着道:“我倒是比较担心小珂呢。虽然她也清楚剑英你的计划,但以她的脾气,难保不会一时热血上涌做出什么事。而且还有你的那几个徒弟,也在下面吧?”

    华剑英摇了摇头道:“不要紧的,小珂的寂灭期修为可不是假的,加上赫连素素前辈给他的几件仙器级的护身法定,修真界的高手想杀她可没那么容易。至于我那几个徒弟嘛,这种大场面毕竟少见的紧,就权当是历练好了。”

    [而且以他们的修为,只要七人联手,就算是散仙想杀他们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华剑英心中暗道。

    “不过,还要多久呢?现在双方都已经损失不少人了呀。”玉琉有点紧张的问道。

    “呵,没关系,再多等一会,最好是到双方的顶级高手也损失几个的时候,那才是最好的时机。”而且,不管场面发生怎样的变化,华剑英都有把握在瞬间控制住一切的局势变化。

    同一时间,端木剑行和几个师弟妹正在交换着意见。虽然几人同时要面对倍数于他们的敌人,但就像华剑英所想的,七支剑联手组成了一个精密的剑阵,让敌手一时间完全耐他们不得。一边战斗着,几人还能一边用神识进行着心语交谈。

    [真是的,情况越来越危险了,师父怎么还不出手的?]

    [哼,大师兄,你不是应付不来,只是想师父赶快出手结束此事,你好找机会偷懒吧?]

    [呵呵,生我者父母,知我者二师妹也。]

    [我希望我永远也没有了解你。]

    [咳咳,不过我想师父应该马上就会出手了。]

    [哦?你怎么知道?]

    [嘿嘿,我们几个也许还撑的住。不过你们没看到魔门和修真界这边加起来,已经挂掉好几个寂灭期的了吗?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只怕师姑她也危险啦。所以师父如果不想师姑送命,他自然就要出手啦。咦?来了!]

    不止是端木剑行等人,场中另外的几个超级高手也略有察觉。[这个感觉……怎、怎么回事?]而除端木剑行师兄妹二人外,会知道是怎么回事而感到高兴的,大概也就只有华珂、公输回天等人少数人了。

    虽然在厚厚的黑色云雾的笼罩之下,这是许多人已经察觉到,在天空中出现了许多明亮光云,虽然是在黑云的层层遮掩之下,但仍然会让人觉得耀目刺眼。光云笼罩的范围渐渐扩大,慢慢把整个战场笼罩其中。这时魔门中一些人已经开始感到有些不对劲了。

    光云之中骤然产生变化,从中放射出无数银白光柱,一道道的光柱有如皎洁的月光一般的光柱,在照射在黑云之中变化立生。

    仿佛被灿烂阳光照射到的积雪,黑云渐渐的消退。只是好像不甘心于失败,还想继续抵抗一般,黑色云雾不住翻滚变化、凝结聚集,似乎想要与这些光柱对抗。但很明显的,两边的力量相比根本不是同一个等级,黑色云雾迅速败下阵来。

    而且仿如是被黑云意图抵抗的举动激怒,片片光云中放射出来的已经不是光柱,而是整个变得好像一个巨大的发光体,散发出比阳光更强烈耀眼的光芒,轻易的把剩余的黑云全部清扫一空。仿佛奇迹一般的情景,看的下面无论是修真者还是魔门中人一个个目瞪口呆。

    没有了黑云遮挡,如清冷月辉般的银光直接洒落到下方众人身上。

    霎时间,魔门中人一个个觉得身上有如千万把小刀同时切割般剧疼难当,一个个拼命运转真元竭力抵抗。就连一众修真者们,在银光及体后,虽然不像魔门中人那样全身疼痛,但却也感到一阵阵如冰寒意直透入心底的最深处,修为较差点的忍不住连打几个寒禁,虽然身上无恙,但一股异样森冷冰寒就让所有人感到说不出的难受。华剑英竟然对同时攻击双方。

    虽然身上也觉得一阵阵发寒,但身上早有华剑英赠与的护身法宝,华珂等人并没有太多不适的感觉。同时她也心中苦笑,显然二哥对修真界这些大门大派的颇有恶感,此时正在挟机报复。

    虽然是对双方同时攻击,但方式结果却大大不同。魔门中人虽然一个个伤势不轻,但回去养好伤势后,也就无事。但现场众多修真者受到华剑英剑气影响,恐惧的感觉直接深入内心,形成巨大的心理阴影,日后对这些修真者的修练必会产生巨大影响。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修真者们受到的伤害,远远超过了魔门中人。

    而现场无论是修真界还是魔门之中,着实有着不少高手,在那些银光落下时,就已经察觉到了那些银光的真面目:剑气。

    而如此纯正的剑气,绝不是任何修真者能够拥有。不是说修为上的差距,而是因为修炼途径和手法的不同,修真者就算拥有剑气,也绝不可能“纯粹”到如此地步。有可能粹炼出如此纯正剑气的就只有……剑修。

    而放眼整个修真界,以纯剑修的门派而为众人所广知的,那就只有剑宗。想到此点,现场的几名顶尖高手一起望向在场的几名剑宗弟子。

    七名剑宗弟子自然不会受到华剑英剑气的影响,和华剑英的剑气同出一源一脉,受到的影响远比华珂、公输回天等人还要小得多。感应到外界那强大、纯正无匹的剑气,二人体内的剑魂不住兴奋的跃动着。如果不是全场已经停手不战,他们二人的对手一定会惊讶的发觉对手的实力忽然提高了一大截。

    空中光云渐渐散去,一个人影随之似缓实疾的落下,进入众人的视线之中。几乎就在同时,一股无形的强大压迫感笼罩当场,压的除华珂等少数人外,所有人几乎都被镇摄的喘不过气来。

    [怎么会?这、这是……仙人!而且还是剑仙!]在场的几个超级高手目瞪口呆的看着落下的华剑英,感到难以相信。

    这时华剑英的七个徒弟飞上前向华剑英施礼,也许是当着许多人的关系,就连剑诛天也破例向华剑英行了一礼,让华剑英暗爽不已。华珂和公输回天也跟了上来和华剑英相见。对于剑宗诸弟子和华剑英的关系,在场的其他人心中多少已经想到。但华珂居然称华剑英为“二哥”,让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华剑英倒是明白华珂和公输回为什么要这样子近乎炫耀和自己的关系,自己很快就要离开修真界。做为公输家族的现任当家主和凤凰门的首席大长老,为了家族和门派着想,公输回天和华珂都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不需再掩饰什么,华剑英几乎以命令的方式要求双方停战。面对着一个强横的剑仙,无论是修真界和魔门都不敢反抗,乖乖的照做。双方坐了下来进行谈判,划定双方的势力范围。

    这场修行者与修行者之间谈判整整进行了一年多才搞定,双方的人一个个变得比世俗界的政治家还会扯皮,其间华剑英因为受不了双方的拖沓而返回亚图星,结果双方差点再次打起来。

    大为光火的华剑英一时间也不管其他,直接放出话来,如果不能在一个月能商定一切。那他索性打魔门和参与此战的主要修真门派全都灭掉。被华剑英的狠话吓到的双方,在不到半个月内商定一切,定下盟誓。消息传来,华剑英本人都觉哭笑不得:早知如此,一年多前就吓唬他们一下,哪还用得了这许多时间。

    时间又过了约百年之久,青水涧,华剑英居住的石洞之中,华剑英正把自己新近修炼的七把仙剑交给七大入室弟子。

    “为师马上就要离开这一界了,相信修真界的人很快就会知晓。所谓树大招风,为师在时,没人敢对我剑宗怎么样,只是我离开之后可就难说了。”说着指了指已经分别交与七人的七柄仙剑:“这七柄仙剑,是我特意专门为你们修炼。它们不但威力强劲不下于仙器,且只要配合我早就设定好的法决,就算是你们也能自由运用。有这七件仙剑在,加上公输家族、凤凰门两派的帮助,相信足以应付未来可能的麻烦。不过,我希望你们记住,不要以此仗剑欺人。”

    “是。弟子们明白。”华剑英的七个弟子同时应道。

    点了点头,华剑英转头华珂轻轻一笑,却没有说什么。华珂早在百年前就已经修入寂灭初期,现在隐然间已经快进入中期了。而以她修真的时间来说,已经算是极快了。华剑英对她放心的很,所以只是对她微微一笑,却没有说什么。华珂心中明白,所以也只是回以一笑。

    望了望并肩站在另外一边的明琉、玉琉,华剑英轻轻一叹:“千年来,我对你们姐妹二人颇有亏欠。不过还好,相信不久之后,我们三人应该就可以在另外一界相聚,到时我再好好补偿你们吧。”

    玉琉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明琉撇了撇嘴,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不要忘记。”

    华剑英再逐一望过七个弟子,招手道:“诛天,你过来。”剑诛天微微一愕,但还是走上前去。

    华剑英取出一块绮念玉,递给她:“这块绮念玉,便是青莲剑典了。现在我把它传给你,从今天起,你就是剑宗第二代宗主。”

    剑诛天眉头一挑,似乎相当意外:“为什么是我?”

    “因为我七个弟子之中,以你的天份最高。”

    “你不怕我练成青莲剑典,找你报仇吗?”

    “如果你真能有那种境界、修为,为师只会高兴。我只希望,你不要忘记,不管怎么说,你也是剑宗的弟子,是剑宗的第二代宗主。”

    默然注视华剑英好半晌,剑诛天终于接过青莲剑典,低头道:“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华剑英神情一愕,忽然大笑道:“想不到能听到你真心叫我一声师父,这宗主之位传的倒也不冤。”

    剑诛天哼了一声,站起身一言不发走出洞去。其他六人再次向华剑英行了一礼后,也转身出洞。华剑英再次对华珂、公输明琉、玉琉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三女点点头,转身出洞。

    待众人都出洞后,华剑英忽然问道:“你有什么打算?”

    暗处走出一个人,却是久已不见的风灵。她微一躬身:“风灵,愿长伴主人身侧。”

    华剑英轻叹一声,道:“我要多谢你,不是这么多年来你暗中保护,我怎么可能这么放心我那几个弟子出外游历?千年之前,我就已经说过,你其实已经完全自由,但你留在我身边。现在我让你再选择一次。”

    风灵却没说什么话,只是保持着向华剑英躬身行礼的姿势。华剑英轻叹一声,道:“好吧,你便跟着我好了。”

    风灵神色一喜,整个人突然化成一道金光射向华剑英,很快完全溶入其身体之中。

    华剑英不再说话,低下头,双掌左手在下,右手在上,掌心相对。一阵青色仙气在他掌心间缓缓流动,现出一个晶莹的羽毛状法宝。正是绯苍之羽。

    众人此时身在洞外,只见洞中射出一阵刺目欲盲的强光,不过这阵强光就出现时一样,闪烁一阵后,又突然的消失。

    众人再一次回到洞中,就如刚刚在洞外感觉到的,洞中那个熟悉的身影现在已经消失不见。

    走到刚刚华剑英所坐蒲团旁,玉琉轻轻的摸了摸,触手之处还是十分温暖,不过那人却已经不在了。

    微微苦笑一下,玉琉轻声道:“他真的走了。”以她现下的修为,应该已经不太在意这些事了才对。只是不知为何,心中还是有着一丝的苦涩。

    明琉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不要紧,就如他所说,我们很快就可再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