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四章 妖仙玉藻

第四章 妖仙玉藻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广阔的仙界空间,似乎无限的大地。华剑英和玉藻飞翔在半空之中,只不过二人的神情就截然相反。

    玉藻眉头微皱,似乎在为什么事而伤脑筋,同时略有一丝急促之意;相反的,华剑英却是满脸的悠闲之色。

    不久之前,两人还在雷凡之处与雷凡、寒冰雪和扶阿三位剑仙把酒言欢。不知为何,玉藻突然说带华剑英去见另外几个朋友,理由是:华剑英这个青莲主人是她发现的,现在和雷凡几人认识了,不能厚此薄彼。所以定要带他离开。

    雷凡等人受不了玉藻的胡搞蛮缠,最后只得让二人离开。

    看着华剑英那悠闲的样子,玉藻忽然哼了一声道:“你这家伙还真是轻松啊。”

    华剑英没有说话,投以一个询问的眼神。

    “什么都不知道,就随便答应别人的邀约。你知道刚刚有多危险么?”玉藻撇了撇嘴道。

    华剑英露出一丝笑意,淡淡道:“会无好会,宴无好宴,心怀叵测,昭然若揭。这又算什么秘密?怎么可能会不知道的?”

    玉藻登时怔住,停下身来,说道:“原来你已经注意到了?你怎么发觉的?”

    “剑仙不像普通仙人好客,大多生性怪异孤僻。如果相交已久,交情深厚的话还有可能,怎么可能会突然地邀请一个初识之人到自己的静修之地做客?”同样停下来的华剑英,嘴角的一丝笑意已经变成冷笑:“而且,他们是在知道了我与师父的关系之后才突然变得热情起来,如果这样子我还一点都查觉不到的话,那我就真是一个笨蛋了。”

    “既然已经查觉到,那你为什么还有答应他们的邀请?”玉藻奇怪的问道,她现在觉得自己好像完全不认识这些古怪的剑仙。

    不想华剑英却反问她一句:“就算查觉到了,为什么我就不能去了?”

    玉藻让华剑英一句话堵得半天才反应过来,咬牙切齿的道:“他们很可能在那里对付你耶!明知是危险的陷井你还去踩!”

    耸了耸肩,华剑英道:“是陷井又如何?也要这个陷井有困住我的能力才行。”说话的同时,华剑英露出了一丝自信与傲然:“就算有陷井,如果困我不住,那只会成为那些蠢材们自己为自己寻找的一条死亡之路而已。再说……”华剑英看了玉藻一眼:“当年曾有无数对付家师的陷井,可师父又要哪一次退缩过?”

    “不过,你的修为,恐怕还不能和当年的青莲剑仙相比吧?”

    “唔,是没错。不过,难道说你认为那三个家伙的实力,能和当年对付我师父的那那些人相比吗?”

    “唔,是不能啦。”

    “那不就是了。既然如此,那我又何惧之有?”说着华剑英再次向前缓缓的飞去。

    沉默了一会,玉藻忽然又问道:“这样说来,你的修为,果然还比不上当年的青莲剑仙吧?”

    华剑英点头道:“这倒是不假。”

    “这么说,你实际还做不到像青莲剑仙那般的‘无敌’,那你又凭什么和青莲剑仙一般的无所畏惧?再者,你和青莲剑仙的关系,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无人不知,到时你打算怎么办?”玉藻的话立时让华剑英全身一僵,再次在空中停了下来。

    [不错,以我现下‘五品’的修为,如果是真仙或者一般的剑仙倒还对付的了。但如果遇到天仙级的高手,那就只能有多远就逃多远了。还有一些剑仙中的顶级强者,相信也不是现在的我能应付的来的。]想到这里,华剑英的额上不禁冒出一层汗珠:[果然,现在的我,还没那本事在天界横行。]

    “啊、啊。看来我果然没有猜错,你这家伙啊。有时候觉得你精明的很,有时却又让人感到笨的可爱呢。”玉藻拍着华剑英的肩膀,多少带着嘲弄的笑道。

    “我知你没有恶意,但这并不代表你这样的嘲弄我不会把我触怒。虽然我离师父的境界还差的远,但把你败杀的能力我自信还是有的。所以……想说什么还是明白说的好,不要这样子挑战我的耐性。”不知是否有恼羞成怒的成份在内,至少华剑英的声音听上去还是平静如常,只是散出的那股杀气,却在告诉着玉藻他的认真。

    不过玉藻显然不把他的杀气放在眼中,无视华剑英的杀气,“咯、咯”笑得有如花枝乱颤:“好了,不要做出那样一副凶恶的样子,那并不适合于你呢。而且,只有杀气却没有杀意,这样子是吓不倒我的。你也还是冷静的听我说吧。”

    眉头微微一挑,刚刚还十分凌厉的杀气突然间全部消失,华剑英平静地道:“哦,那我在这里洗耳恭听,请说。”

    玉藻轻哼了一声道:“我不知道青莲剑仙除了教你一身功夫之外有没有教你别的,在天界,想要活得舒服一点,你可以不够仁慈,也可以不择手段。但是……绝!对!不!能!不!够!强!”

    她的话,就连华剑英也听得目瞪口呆,心中暗暗大叫:[异类!这家伙绝对是仙人中的异类!想不到天界的仙人中,竟然还有这种怪胎。]要知道,就算是以不拘一格,什么也不在乎的剑仙,也鲜少有人能这样子公开说出这样的话,也难怪华剑英诧异万分。

    玉藻继续说道:“实际上说来,你的实力在天界已经算是蛮厉害。不过,那是对别人而言,对你来说,你还差得远了。知道了你的身份,会主动找你麻烦的仙人,会像凡间的蚂蚁一样多。”

    “你的意思是,让我揽地静修?”华剑英反问道,玉藻则点点头。

    华剑英沉吟不语。青莲剑歌,威力无穷,莲月当年凭九品莲台的最高境界,打遍天界无敌手。而华剑英只凭第二品初级的修为,就已经修到空冥期,成为修真界的顶级高手之一。之后在借天之彼方的灵气,顺利修至第三品,修成剑仙之躯。莲月心离开后,千年苦修,又修至第五品。

    实际上,华剑英只用了四百年左右,就已经修到第五品,但之后再无寸进。但不是说他资质不佳,悟性不足,领悟不了第六品。而是因为凡间界的先天环境,使得他无法继续修炼下去。使得他只能在第五品的状态下,加深自己的修为,却无法更进一步。

    如今他飞升到天界来,天界空间中,本身就蕴藏着强大的灵气。在这里,相信足以让他停滞了六百多年的修为再一次出现质的飞跃。特别是现在这个时候,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不断的麻烦找上门来。尽快提升实力,对他来说已经成为当务之急。

    不过,这静修之地选在哪里,倒是要好好考虑。首先肯定是要那种灵气充足之地,虽然说天界各处都充盈着丰富的灵气,但就像凡间界的灵脉灵地那样,还是有许多灵气特别充足的地方。要静修,自然还是选这样的地方比较好。

    除此之外,还要保证隐秘性,不能太容易让人找到。相信用不了多久,就会有许多人搜寻华剑英的下落了。

    华剑英正在寻思,玉藻哼了一声道:“别想了,对天界地理近乎于一无所知的你,能想出个什么来?跟我来吧,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好地方呢。”说着,整个人化成一道虹光飙射而出。华剑英略一思索,跟着剑光一闪跟了上去。

    “这里是什么地方?看上去蛮不错的。”望着脚下错综连绵的山脊,华剑英问道。

    “不知道。”玉藻回答的干脆异常,但华剑英却并点一头从半空中栽下去。

    “不知道!不知道你还带我来这里?”华剑英没好气的反问道。

    玉藻撇撇嘴:“别说你一点也不知道,在天界,虽然仙人众多,但像这样的浮游大陆更多。所以有许多这样没有被利用起来的陆地根本就没有一个固定的名字或称呼,你要我怎么告诉你呀?”

    “原来如此。”华剑英勉强点了点头:“那我就在哪里静修好了。”说着华剑英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处山谷。

    不想玉藻却摇头道:“不。我看你选那里比较好。”

    看着玉藻所指的地方,华剑英大感错愕:“那里?为什么?”不过不等玉藻解释,华剑英已经明白过来:“唔,不错,就选那里好了。”

    华剑英一开始选择的地方,山峰、流水、湖泊,还有那东一簇西一处的树林,相互杂处的同时,竟然构成一处奇特的阵势。而且,华剑英看得出,这似乎是一处纯天然形成的阵势。像这样因巧合而形成的先天奇阵,深吻先天自然之道,往往极难破解,远超寻常仙人所能。所以华剑英才会选择这里。

    而玉藻所选的地方,虽然也是山峦起伏,但却没有那种先天形成的奇阵。不过华剑英也很快明白过来。

    所谓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这里有着一处先天奇阵,一旦有人搜寻到附近,必然道德过来查看此处,而到时自己行踪很容易被发现。如果是平常倒也罢了,怕只怕自己被发现时,正处于修炼的关键时刻,到那时明知有强敌来到,却无力出手抵御,那就糟糕之极了。

    而与之相反的,当来人发觉先天奇阵中没有人时,十之八九也不会再十分注意附近的其它地方了。所以玉藻才会选择这里。

    这片浮游大陆四处延伸,也有近万里之遥,在天界虽然算不上十分辽阔,但也不算小。华剑英和玉藻虽然刚刚随便一指,“这里”、“那里”的选择,但其实少说也是近百里方圆的地域。

    两人很容易的找到一处比较隐秘的洞窟。这处洞窟出口被一块大石和一掩住,加上许多杂草的遮掩,极难发现。如果不是二人以神念扫射四周发觉了这里的空洞,还真注意不到这里。

    入空仅容一人,在一段斜斜向下,长达数百米的狭窄通道之后,整个山洞豁然开朗。好像凭空出现一座巨大的大厅一般,后面的岩洞扩张成一个占地近千平方,足以容纳数百人的巨大空洞。

    华剑英四处打量了一下,点了点头,说道:“不错,这里比想像中的还要好。唯一的缺点是,这么大的地下空洞,只要以神念一扫,就会被人发觉到。”

    玉藻说道:“不要紧,只要略施一点小法术,就能把仙人的神念隔断,而且要让他们以为这下面只有厚厚的岩层。”

    华剑英点了点头,道:“嗯,这非我所长,就拜托你了。”

    “没问题。”说着,玉藻开始掐动仙决,而华剑英则在一边开始仔细的观察这座岩洞。反正他不擅长,也不在意这些小法术。

    就像玉藻说的,这些只是一些小法术,很快玉藻就施法完毕。转身对华剑英说道:“好了,现在你可以在这里安心修练了。那我也暂时先离开了。”

    “哦,你要去哪?”华剑英好像随口问道。

    “当然要出去打听一下消息喽。就算你的事情算是‘轰动性新闻’,想来应该也不至于传开的这么快吧?”玉藻耸了耸肩道:“再说我自己也不喜欢整天窝在这种地方。放心,我会常回来看你的。”说着,玉藻笑容灿烂的向华剑英挥了挥手。

    “这样吗?那我送你出去。”点了点头,华剑英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和玉藻一前一后走出洞外。

    直到玉藻的遁光消失不见,华剑英才缓缓的转回身走回洞内。不过同时他伸出左手,手指尖轻触洞壁,似乎在试着感应什么,又似乎只是在感觉着手指在岩壁上擦过的触感。

    不一会,华剑英就已经走回巨大空洞之前。负手而立,再一次仔细的打量着整个空洞,华剑英忽地转回身,以同样的姿势又向洞口走了回去。唯一的不同,只是手指所触及的岩壁因为转身换成了另外一边。

    以同样的姿势再一次缓缓的走回洞口,收回左手,华剑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然后,他的眼光又望了洞口的那块巨石。

    那块巨石几乎已经不能称之为“石”,如果不是在这样的崇山峻岭之中,而是放在某个大宅庭院里,那根本可以称为一座小山。

    超过十米的高度,底部最少有最长处几近三十米,最薄处也有七、八米左右。巨大的岩体,把相对来说娇小的洞口完全的遮挡在其阴影之中。

    默默的,华剑英再次伸出左手,轻轻的抚mo着那块巨石。轻柔的样子,好像是在轻抚情人的面颊一般。

    缓缓的抬步,抚mo着巨石的表面,华剑英慢慢的绕着它了转了一圈。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华剑英悠然转身,不过他却并没向面前的洞口走去,反而向后退了一步,这样一来他的背部紧紧的,贴在巨石上。接下来,透着一丝的诡异,华剑英的身形就这样整个嵌入……不,是整个溶入到那块巨石之中。

    实际上,看破了雷凡等剑仙心怀不轨的华剑英。既然不相信雷凡等三位剑仙,又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相信玉藻?只是他确实需要找个地方,静心潜修,所以索性便由得玉藻安排。

    在山洞的通道中布下自己的剑气,一则是自己如果真的呆在岩洞中不可能毫无防范;二则如果玉藻真的出卖自己,在她带着人来找自己时,就要让玉藻和那些贪心不足的家伙好看。

    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这些虚虚实实的诡变之道,在莱汀帝国内部见识过无数次的华剑英怎么可能不懂?所以他最后选定这块巨石内部做为自己的潜修之处。围着这块巨石绕行的那一围,既是把巨石掏空,同时也是布下基本的防御剑气。然后,华剑英才真正的安下心来,开始修练。

    取出莲月心为他预留的琦念玉,华剑英把心神沉入其中,去体会青莲剑歌第六品的境界。青莲剑歌并没有特别的文字解说,那是只能意会,无法言传的意境。所以琦念玉中,关于青莲剑歌留下的只是九品修炼的境界。只要透入神念,自然就能慢慢的体会到个中不同的境界。从而领会到其中奥妙。

    如果不是因为修真界的先天环境不充许,说不定华剑英早就修成“九品莲台”的境界了。

    其实,华剑英现在修炼的青莲剑歌和修神还扯不上关系,就算修至九品莲台的境界,也只不过和一、两万年前,莲月心称雄天界时的水平差不多,离成神还差的远。

    不过莲月心的修神法门几乎全部建立在青莲剑歌的基础之上。更何况,修神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自从太古诸神消失后的亿万年来,不知有多少仙人因为修神走火入魔,形神俱灭而亡。莲月心如果不是因祸得福,在被封印的同时静思万余年,悟通了最关键的一步,他也不敢说会成功。

    也正是因此,深怕华剑英在功力不纯的情况下就修神,所以他在留给华剑英的琦念玉中,修神的部份加上了一道禁制隔断,使华剑英在没有修成九品莲台之前,无法去体会里面的内容和境界。

    就这样,时间在华剑英的努力修炼之中飞快的流逝,眨眼之间,已经过去了数月之久。

    而现在的天界,就像玉藻所料想的,青莲剑仙修成神人,升华至虚空界,同时,青莲剑仙的传人已经飞升到天界来的两个消息,引起了天界不下于凡间十级大地震的轰动。

    而这一天,十多位仙人在某地围堵住了另一位女仙。

    “玉藻,我们已经得知。数月前那位青莲传人最后的行踪,便是和你一起不知去了什么地方。你还是把他的消息说出来给我们知吧。”一个看样子是这些人的首领的男性仙人说道。

    玉藻把玩着脸颊旁的一撮秀发,听到对方的话,不禁“哧”的一声笑了出来:“玉霜连,看上去蛮聪明的你为什么会说出这么笨的话呢?记得一百多年前,我也曾和你一起去拜托尊上,如果事后有人因此问你我的去向,你知吗?”

    玉霜连脸色一变,刚要开口说什么,玉藻已经打断他:“再则嘛,你的态度让我觉得很是不爽,你当你是什么人?你当我是什么人?所以就算我真的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的。”

    语气一顿,玉藻再次打断玉霜连:“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们这几个家伙未免……太!小!看!我!妖!仙!玉!藻!了!“

    随着充满杀气的说话,一道红光直射玉霜连的面门。

    玉霜连脸色一变,急忙向后退去,同时右手一挥,衣袍卷动。玉藻那凌厉无比的一击立时消散于无形。

    这时才注意到玉霜连身上那件看上去样式古怪的乳白色宽松长袍,玉藻陡的想到什么,脸色不禁为之一变:“这是……倾世元囊?那家伙竟然把这件仙器借给你?”

    玉霜连看上去仍然是一脸的平静,淡淡的道:“那是当然,面对号称真仙级第一高手的妖仙玉藻,我等可是相当小心在意的。可惜大人暂时无法分身,否则……”

    否则什么,玉藻心中自然知晓,玉霜连口中的那位“大人”的确不是现在的自己招惹的起的人物。不过还是没想到,“他们”竟然会对华剑英这个青莲传人如此的重视,不但派出这许多人来对付自己,更借出倾世元囊这件超级仙器给玉霜连,这还真是下足了本钱啊。

    就在这时,两股劲力突然袭到,威力之强劲,玉藻亦不禁微微色变。

    腾空、扭躯,玉藻以一式古怪到极点的身法险险的避过对方的夹击。身后传来“咦?”的一声轻叫,似乎对玉藻能避过这一击十分的意外。

    实际不止他们觉得意外,就连玉藻本人都暗叫侥幸。刚刚那一下只不过是她在情急之下,临时的应变而已,再来一次的话她自己也没把握能做得到,而突然的剧烈扭动让她全身上下都感到阵阵刺痛。也正是因此,明知对方其余的仙人们四面展开,把她围在当中也无暇顾及。

    长长吸了口气,平息体内的不适,玉藻冷冷地道:“天枫双怪?想不到会是你们,怎么你们也对‘青莲剑典’有这么大兴趣么?”

    出手的,是两个长的一模一样,明显是一对双胞胎兄弟的男子。一头暗红色长发凌乱的披散着,一般样式古怪,有些像武士服的短打劲装,外面斜罩一件淡灰色斗篷。不过最显眼的,是二人手中所持的样式古怪的长柄刀。

    刚刚这二人呆在众人的最后面,被其他几位仙人挡住,加上二人抑制住自身的气息,玉藻一时间竟然没注意到这二人。

    天界仙人,各种修行手法虽然千奇百怪,但综合来说,可分为术法与武技这两大类型。大多数仙人是以术法为主,最多以武技为辅助,可以说,以术法为基的修行方式是当今天界的主流。

    而天外天的剑仙们,则是以武入道的典范,有的剑仙更是完全的放弃了对术法的修习,全心的投入武道的修行。

    当然,在一般的仙人中,也有以武道为主的仙人存在。而天枫双怪,便是这其中的少数之一。二人无论攻、防或者做其它什么事,基本都是源自手中两柄长刀,这种模式和剑仙倒是十分相似。

    位于左边,斗篷从右肩斜披向左胁的,是哥哥天枫宗英;位于右边,斗篷从左肩斜披向左胁的,则是弟弟天枫宗雄。像天枫双怪这样,兄弟二人同时修真,又同时渡劫,而且还渡劫成功,同时飞升天界的情况,在天界比一剑仙不少见的多。

    天枫宗英平静地道:“青莲剑典,或许真的珍贵无比,不过对我兄弟二人却也并不是那么重要……”

    天枫宗雄接着说道:“但是,那位大人曾有大恩于我兄弟,既然这是那位大人的意思和拜托……”

    天枫宗英道:“那我们兄弟二人就必定全力帮他办到!”

    天枫宗雄道:“所以,玉藻,你还是干脆一点,说出那个小子的下落好了!”

    兄弟二人一人一句,前言接着后语,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玉藻想来会觉得十分有趣。

    冷笑一声,玉藻冷道:“你们有你们的道义,我也有我的坚持。天枫双怪,不要那么多废话!有本事的,就只管试试把我擒下。想来‘他们’自有办法从我这里得到‘他们’想要的东西。”

    天界之中,虽然也有捕捉、惩罚仙人的法门,自然也有这种直接从对方心底得到自己想要的秘密的法术。要知道,修炼到仙人这种境界,肉体上的痛苦、折磨,对仙人来说几乎没什么作用,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也算是因环境而生出的某种应对办法吧。

    天枫宗英仍然以那种平淡的语气说道:“好,既然彼此的立场都已经很清楚,那就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来战吧。”说着,手中长刀化成一道刀芒,脱手飞出向玉藻激射而至,半途中一化为三,盘旋飞舞,迂回着攻向玉藻的两侧和后方。

    天枫宗雄也不再多言,同时出手。口中一声低喝,凌空踏前一步,双手握刀,同时手中长刀也射出一道刀芒,细长的刀芒让他手中的长刀看上去好像突然延伸变长了一般,一记突刺,直刺玉藻面门。

    玉藻身形一闪,瞬移到十多米外避过二怪的联手一击。发觉到只移出十多米远,玉藻眉头皱了皱,突然发觉背后传来沉重压力,脸色不禁一变。差之毫厘的闪过玉霜连的一击,出乎意料之外的事,天枫双怪却并没有趁机追击。

    趁着这个当口,玉藻游目四顾,看了看另外九位金仙。看到九仙所据的方位之后,玉藻面色一沉,哼了一声道:“小九耀聚星阵。”

    玉霜连点头应道:“不错,正是小九耀聚星阵。”说着露出一丝笑意:“不用担心,两位天枫前辈是有自己原则的人。他们是这次主要对付你的人,我不会和他们二位同时出手,我和其他的九名同伴,只是拦住你,让你无处逃脱。”

    玉藻心中不禁暗骂,这实在是一个很周全的计划。

    作为主力的天枫双怪,一对一,玉藻自信有八成以上的胜算在手,但对上二怪兄弟联手,加上四周还有其他仙人虎视眈眈,玉藻自问胜算不足三成。而玉霜连虽然无法完全发挥倾世元囊的力量,但以之拦截玉藻让她无法脱身却是绰绰有余。更不要说外围还有九名金仙级高手组成的小九耀聚星阵,把“战场”的范围限制在方圆不足千米的范围之内。如果换做平常,这个阵势还难不住玉藻,但现在只怕她根本没时间去破阵。这一切都对玉藻相当的不利。

    [正面对敌,胜算实在太少,看来要想法子脱身逃离才是上策。而关键是要破除小九耀聚星阵。不过在这种情况下想要做到,却有相当的难度。嗯,想要破阵,那现在应该……]思索着,玉藻身形一转,同时全身涌出强大的气劲,整个人化做一道暗红色的光芒,向天枫双怪直扑过去。

    “嘿,竟然以‘最强’的我们为第一目标吗?看来她就不把我兄弟二人放在眼中啊。”认为玉藻主动抢攻的做法是把二人轻视,天枫宗雄似乎就有些不忿。

    相比下天枫宗英就要冷静的多:“弟,不要大意。虽然已不比当年,但妖仙玉藻毕竟就曾经名动天界。千万要小心应付。”

    不过面对号称真仙级第一高手的玉藻,就算是天枫双怪兄弟联手也没那么多余暇让他们继续聊下去。长刀一摆,二人同时出手迎向玉藻的一击。

    天枫宗英手中刀整个化成有质无形,肉眼难见的刀芒,只能隐约看到一层层的光影波纹一般向玉藻冲击过去。天枫宗雄的刀豪光四射,化成一柄巨大无比的光刀,以雷霆万钧之势向玉藻斩下。

    红光一闪,玉藻的身形突然凭空消失,天枫双怪的攻击立时落空。二人微微一呆后,立刻暗叫不好。天枫宗英的刀芒变成五个彩色光圈,把他团团围在中间。天枫宗雄一声低喝,双手反手握刀,在面前一刀狠狠的斩下,刀气四处迸射,形成一个奇特的防护圈。

    几乎在两人的防御圈完成的同时,在两人就受到攻击,轻重不一的“砰、啪”响声好像骤雨一般在二人周围响起。在刚刚不过一、二秒的时间内,两人每个人最少受到来自不同方位的上千次袭击,兄弟二人惊骇的对视一眼,心底冒出了相同的念头:[这就是妖仙玉藻的‘大幻光影决’?好厉害!无怪她当年以此秘法名动天界。]

    不知是否因二人守的牢固,而放弃继续攻击,玉藻在离天枫二怪不远处显出身形。二怪略一犹豫,不知是出手攻击,还是继续维持防御状态时,玉藻轻哼一声,身形一旋,再次凭空消失。

    面色一变,天枫宗英立刻高声叫道:“玉霜连!小心!”天枫宗雄一声不吭,手中光刀一摆,一刀向着玉霜连斩去。

    天枫宗雄的刀就比天枫宗英的声音更快,玉霜连对天枫宗雄的这一刀就错愕之极。不过他立刻明白过来,同时马上做出反应。一声暴喝,绮丽的银色光芒从好像一件长袍似的倾世元囊上发出。

    比天枫宗雄的刀更快,玉藻的一击重重的击中玉霜连。不同于对付天枫双怪时的分散攻击,这一击的力量就是高度集中的下面轰在倾世元囊的防御光罩上。“砰!”的一声巨响,玉霜连整个人被轰飞,重重撞在小九耀聚星阵的奇特力场上,又被弹起,在半空中连转好几圈才定下心神。

    此时玉霜连心中受到的震憾无以复加,如果不是身上的倾世元囊的保护,玉藻的那一击就算杀不死他,也绝对能让他失去再战的能力。[不、不可能的。同样是真仙级,为、为何会相差这么远了?]

    实际上何止是他,就连天枫双怪心中的震憾也不在他之下。[好厉害的女人!好可怕的妖仙!真仙级第一高手,确是名副其实。]

    就在三人心中既惊讶又佩服的感叹时,三人再次受到玉藻的攻击。虽然连续不停的攻击犹如如山崩海啸般涌来,但这次是玉藻这次同时攻击三人。四周传来一阵“啪、啪”连响。[她在攻击小九耀聚星阵!可是……为什么?]三人心中同时泛起一阵疑问。

    大幻光影决的特点,其实就在于一个快字,把超过一半以上的力量用于加速,加上某种特殊的法决,就能让玉藻以超乎仙人的感知范围之外的高速移动。而超过感知能力之外的极限高速,在一定距离内就比瞬间转移更加厉害。

    对于仙人而言,特别是在战斗的时候,感知力就是比双眼更重要的东西。因为视觉有视觉死角,而感知力则没有,而且各种各样让视觉发挥不到作用的法术也多不胜数。

    但在战斗时无法感知其对手的存在,这就好像让一个仙人突然的瞎掉一样,这让玉藻在面对相同级数的对手时,可说是稳立于不败之地。

    无疑现在玉藻正以一人之力压制住了天枫双怪、玉霜连三位和她同为真仙的仙人。但所谓力分则弱,同时对三人和小九耀聚星阵发动攻击,不要说刚刚对玉霜连那样的强劲一击了,就算和攻击天枫双怪时相比,比较有威胁性的重击也少了很多。而且,这样子运用大幻光影决,对仙灵之气和本身体力的消耗一定都相当的大。

    相信只要撑过这一轮,不用攻击恐怕玉藻都已经再战乏力。不约而同,天枫双怪和玉霜连同时收束力量稳定自己的防线,静等玉藻力尽之时。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似乎只是一瞬间,又似乎过了很久。刚刚还如暴雨般攻击突然间停了下来,刚刚四周还“砰、砰、啪、啪”响个不停,现在却突然静的落针可闻。前后太大的差距,让在场所有的仙人们一时间都怔了一怔。

    不过他们立刻反应过来,立刻望向了那道粉红色的人影,只见玉藻不知何时移到小九耀聚星阵的一角。微微的弯着背,低着头看不到她现在的神情,双臂似乎克制不住的微微颤动着,胸口和双肩不停的耸动着,好像在剧烈的喘息着。

    [就是现在!]不约而同,天枫双怪、玉霜连三人同时出手。

    天枫双怪的两柄长刀半空中交相互击,同时连同两柄刀,二人如高速旋动,合并归一的气劲化成一道龙卷风一般的巨大长龙向玉藻冲去。

    玉霜连的攻击看上去要简单的多,倾世元囊的银光完全转移、集中在玉霜连的手上,最后合成一个巨大的银色光球,在玉霜连的一声低喝声中,向玉藻的攻去。手法虽然简单,但得到倾世元囊之助,这一击的威力就不比天枫双怪的合力一击差。

    似乎是镇摄于三人攻击的威力,玉藻全身一紧。不过,却没人注意到那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的低声自语:“就是现在……”

    缓缓的抬起头,一双绽蓝色的美丽双瞳之中,没有一丝的紧张和慌乱,只有大局已定的从容。注意到玉藻的神情,天枫宗英第一个发觉不对。不过箭已出弦,想收手也来不及了,天枫宗英也只能加倍的催发力量,希望能够压下玉藻。

    长吸一口气,面对如泰山压顶般的两股力量,玉藻竟然抬起一双玉臂正面硬挡。这下连刚刚觉得有点不对头的天枫宗英也大感惊讶和不解。

    单纯以力量计算,天枫双怪也是真仙中的佼佼者,任选其一都不比玉藻差多少,二人联手就已经在玉藻之上,再加上一个怎么说也是真仙的玉霜连还有他的倾世元囊。此时玉藻面对的力量之强,比她本身已经胜出强近倍之多。就算玉藻状态十足,也不可能正面硬接下三人的这一击,更何况刚刚的一番强攻,玉藻本身的力量不可能一点消耗都没有。

    完全让人不能理解的做法,但玉藻就有她自己的计算。与对方力量接触的刹那,好像挡不住强压而来的力量(实际上也确实挡不住的),而被推的向后退去。此时玉藻的后背几乎已经快要和小九耀聚星阵的隔断力场接触,只要到时两股力道两面夹击,打败并生擒玉藻,对玉霜连等三人来说似乎就只是时间的问题。但不知为何,天枫宗英不妥的感觉此时就更加强烈。

    玉藻双臂轻轻的,似缓实疾的挥动,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在玉霜连和天枫双怪的眼前发生。只见随着玉藻的动作,三人的力量似乎被什么东西牵引着改变了方向。当玉藻完全的侧转过身子时,两股力量已经在玉藻的手上完全的合二为一。

    现在不止天枫宗英,就算其他人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在被震憾的同时,所有人也完全不明白玉藻是怎么做到。

    侧身,双掌归并,玉藻将集中过来的三大真仙连同自己的力量,一起全力向小九耀聚星阵的隔断力场轰了下去。

    小九耀聚星阵虽然神妙无比,但也承受不了四大顶级真仙“联手”的全力一击。“轰!”的一声巨响,整个阵势瞬间完全崩溃,隔断力场也立刻消失。

    被强大的反震力震的七昏八素,强如天枫双怪也好一会才缓过劲来,反倒是玉霜连因为有倾世元囊的保护,除了有些耗力过巨外,反而行若无事。不过那九名金仙可就惨了,一个个全都身受重伤,较惨的几个全身到处鲜血狂喷,如果不是仙人的话,铁定没救了。

    勉强平静气息,四处搜寻一下,玉藻早就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如果她豁出去不管仙灵之气的损耗,全力推动大幻光影决逃离的话,就算是天仙现在只怕也追她不上了。

    对视几眼,玉霜连和天枫双怪同时露出一丝苦笑。笑容一闪既逝,玉霜连低头皱眉,苦苦思索着什么。

    “霜连仙友,怎么了?”天枫宗英问道。

    “呃,没什么。只是在想,玉藻最后借我三人之力加上她本身的力量,攻破小九耀聚星阵。她是怎么做到的?”

    天枫宗雄轻咳一声问道:“仙友可有想到什么?”

    玉霜连苦笑道:“倒是想到一个,不过却不太敢肯定……”说着,突然看到天枫双怪神情古怪的面面相觑,微微一怔之下,失声道:“不会吧?不要说你们和我想到同一个东西!”

    天枫双怪回过头来看着他,玉霜连也怔怔的回视着二人,三人异口同声的失声叫道:“挪移回!”

    叫着某项绝技的名称,虽然口中不说,但三人心中同时冒出一个念头:[玉藻……竟然懂得挪移回?这么说,那个传言……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