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八章 宿敌

第八章 宿敌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嚯、咧”一声响,一处不过数十平方公里见方的浮游陆地上,平地生出涛天巨浪,席卷四方。

    紧跟着一道剑气冲天而起,斩碎一道布锦般把面前的巨浪破开。

    破开巨浪,华剑英显出“她”那“美丽”的身影,笑道:“自由的运用天地灵气,而不再受到五行之气相互冲克的局限,这是天仙的能力么?”

    远处,玉藻道:“不同。仙灵之躯,本身就是以天地灵气而成,任何仙人都已经不在此限之内。只是因着本身能力、习惯与及擅长与否等原因,只有天仙才能如此的随心运用五行精气罢了。”

    “哦,那就让我多见识见识好了。”

    “呵,那自然没问题。”

    说着话,华剑英突然发觉四周一间,愕然抬头,只见头顶不知何时出现一座小山。那真的是一座山,少说也有十来里见方巨大,在下方的地面上,投下一大片的阴影。

    华剑英讶然道:“移山决?”

    “没错,正是移山决!”

    说着话,玉藻似乎一点也不打算手下留情,小山如流星坠地般向华剑英砸了下来。

    轰然一声巨响,二人所在的这块陆地,几乎被砸个四分五裂。

    躲避着四处乱飞的巨石,虽然就算被这些巨石砸上个几下也不会有什么事,但那对一个仙人来说,就是极端尴尬和没面的事情,所以玉藻就用着轻巧身法在躲避。

    正好就遇到同样在闪避四飞乱石的风灵:“看样子风灵你就一点也不替你主人担心呀。”

    奇怪的看了玉藻一眼,风灵答道:“有什么好担心?先不说主人是否闪避,虽然你用了移山决,但没有附加其它任何力量,这一招就算击中主人,也不过第于被一块超大号的大石头砸到而已。这样的攻击,怎么可能伤得到主人?我又为何要担心?”

    耸耸,玉藻笑道:“果然瞒你不过……”

    一句话刚说完,华剑英的声音就突然传来:“而且,来而不往非礼也。玉藻你也接我一招试下。”听声音似乎就在玉藻的旁边一样,但玉藻就明白,此时华剑英离她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几乎华剑英声音刚落,剑气便铺天盖地般涌来。

    “嘿”的轻笑一声:“声藻剑到,算得好准啊。”说着话的同时,玉藻身如陀螺般急转,一股急骤旋风突然在她身周出现。而看似脆弱的东西,就把华剑英的剑气全部弹射开去。

    [这次是风的力量吗?]发觉到玉藻所用的方法,想起当初第一次遇到玉藻时,玉藻也曾经使用类似的手法。[看来风应该就是玉藻真正最擅长的运用手法。]

    正想着,玉藻这时却再一次的展示她能力。

    半空中,突然出现一道风柱。有如一根巨大棍棒一般,从半空中对着华剑英狠狠插下。让华剑英感到有趣的攻击,他就不闪不避的直接举臂去挡接,去直接感觉那种力量。

    而看似细长的风柱,实际上就有二、三米粗细。不过借助风柱高速旋转时产生的离心力,就能把力量超乎华剑英想像之外的高度集中,从而让风柱的力量变得有如一把巨大风剑一般。

    一声大喝,华剑英发力把风柱震散。而几乎就在这同时,如山如海的漫天鞭影,就把华剑英笼罩其中。

    是玉藻极少动用的仙器“玫影鞭”,平时看上去不过一朵普通的玫瑰花,但当玉藻认为需要时,美丽的鲜花就化成最可怕的武器向敌人攻击。

    而玫瑰虽然是美丽的,但同时也就是带刺的,玫影鞭上同样有着无数的小刺。而这些细刺看上去细小,但却有着令人难以想像的威力。

    目光一凝,华剑英看似随意的一拳轰出。“隆”的一声闷响,漫天鞭影全部消失无踪。不能再让玉藻出鞭。华剑英第一时间抢前,与玉藻近身战在一处。

    “砰、砰、砰、轰、轰、轰……”

    “轰…………!”

    连续不断的的轰鸣声,在一声巨响之后,渐渐归于平静。华剑英和已经收起玫影鞭的玉藻相互对峙起来。

    “有意思,天仙的能力还可以这样用吗?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华剑英的长发微显散乱,脸上和身上也沾染到不少灰尘,用灰头土脸去形容也不为过。

    相比之下,玉藻就要狼狈的多,身上的衣衫已经破破烂烂,身上各处也有不少伤痕。不过华剑英已经手下留情,对现在的她而言,这些轻微的伤势并不算什么。

    “所以就和你说呀,你和你师父不同,现在天界中能打败你的人可是还有很多的。”玉藻长吸一口气,全身一阵霞光流动后,不但身上的伤势不见,就连衣饰也回复原样。

    望了望低头沉思不发一语的华剑英,玉藻轻叹一口气,道:“我知在这种状况下你不可能使用全力,不过相信就算你真的把本身力量发挥到极限,想要败我也要五、六十招之后。所以,就算这近万年来岚天君毫无进步,现在的你绝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

    更何况岚天君不可能一点进步也没有,华剑英更不是他的对手。这句话虽然没说出,但意思就再明显不过。

    华剑英默然无语,半晌之后才问道:“玉藻,以你对天界的了解,你觉得以我目前的实力,在天界能排到什么位子?”

    “大约五十名到百名之间。”

    “什么?竟然这么靠后?”华剑英显然颇为惊讶。

    玉藻哂道:“不要太贪心了,天界仙人何止千万,能排到这个位置已经非常不简单了。你已经算得上是绝顶高手之一了。”

    华剑英这下子倒来了兴趣:“天界现在都有哪些高手?你可不可以仔细的和我聊聊?”

    玉藻自无不可,二人席地而坐,刚刚因二人试招而躲的远远的风灵也飞了回来,坐在华剑英身边。

    “只以仙界而言,你也许能排到五十名左右,如果放眼整个天界,你恐怕要再百名之外。”不等华剑英插话,玉藻就接着道:“不要太小看天界的高手,整个天界有着无数高手,更不要说还有一些隐世不出的绝顶高手。别人不说,刚刚提到的八天君中,能打败你的就有好几个,更不用说八天君的主人素还白了。”

    这一点,华剑英也承认,他再怎么狂,也不认为自己能和素还白这数万年前就和师父齐名的绝世高手相提并论。

    而除了仙界之外,佛门和圣宗(救世宗)也有许多的高手在。

    佛主大日如来,那毕竟是统领佛门无数个年头的绝世高手。虽然盛传他至今仍伤重不出,但天界的人仍把他做为谨在素还白之下的绝顶高手。

    至于把圣宗一分为二的天主耶和华和真主安拉亦不能小窥。万多年来,二人与其部下相互之间争斗不休,但也的确是历练了二人的实力,现在这两人任选其一的实力比之当年的圣帝希利安都有过之而无及。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现在的圣宗是有史以来高手最多、实力最强的时候。

    而天界三大宗门之中公认为实力最强的道家仙界这边,则更是不消说。当年三绝仙人威震天界,而今之余一个白藕素还白。不过仙界就有不少强绝仙人的实力,足以与三绝仙人中的任何一人相匹敌。

    只是这些仙人的性格与际遇,就让他们低调的表现其强横实力,而使得他们名声不显。但仍有一些清楚他们实力的仙人相信,他们的强大就绝不在三绝仙之下,甚或在他们之上。而想这样的仙人,在仙界少说也有十来个。

    而且在莲月心败离天界、长清子失踪的这万余年来,亦有不少新崛起的高手。其中个别特别厉害的,就有人相信他们的实力不在当年三绝仙之下。

    除这些外,更不要说其它一些隐世不出,虽然没有半点名声可言,但实力之强深不可测的家伙。虽然从来没有人知道是否真有这样隐世仙人(既然称为隐世,自然不会让人见到),但几乎整个天界的人们都相信,在仙界就确有一些这样的怪物存在。

    所以,在整个天界明里暗里到底有多少高手存在,那真是一个天才知道的答案。同时也是玉藻认为华剑英的实力在天界排名可能要在百名以外的原因之一。

    而听完玉藻的话,华剑英再一次沉默不语。

    玉藻想说什么,华剑英忽然轻轻的笑了起来:“果然,就像师父说的那样。天界果然是个有趣的地方。”

    轻轻松了一口气,玉藻笑道:“你能这么想是最好了,刚刚我还真怕你受到什么打击呢。这样子,才不愧是莲月心大哥的徒弟啊。”

    “唉呀,打击多少还是有一点的啦,毕竟我前一阵子还蛮自信的说。不过,看来是我太自大,太小看天界仙人了啊。”华剑英的语气之中,多少一些感叹:“不过,这样也好,有着众多强大而且值得去挑战的高手,这样的天界才有趣。不然就实在是太无聊了。”

    说到这里,华剑英忽地又皱起眉头:“不过在这之前,我应该先想办法解除我身上的诅咒才行。”

    玉藻先是一怔,跟着笑了起来:“为什么这么急呀?看你现在千娇百媚的样子,也不错啊。你不也说并没有什么异样吗?我看就一直这样子也没什么不好呀。”

    华剑英以一记杀人般的目光狠狠瞪了玉藻一眼,没好气道:“虽然目前看来好像只是把我变成女人而已,但谁知会不会还有其它什么效果没有发作出来?所以还是快点想办法解除它的好。关于这个问题,玉藻你有什么办法么?”

    玉藻目光一闪,摇头道:“不行,就算恢复天仙的实力,还是解不掉这诅咒。嗯……”说着低头思索起来。

    对这种相应的法术完全不了解,华剑英也一筹莫展,只能皱着眉头伤脑筋。也因此,他没有注意到玉藻眼中古怪的神光。

    就在隐入沉默了好半晌后,风灵神情一动,抬头望着远处的天空,淡淡地说了一句:“有人来了。”

    华剑英和玉藻同时一惊,二人刚刚各自陷入思绪之中,一时间竟然没注意到四周环境。被风灵一提醒,立时发觉一股强大的仙灵之气正在迅速的靠近。

    而在站起身后,华剑英脸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这个感觉……这狂猛的剑气!是剑仙!]

    [好、好强的剑气。当今的剑仙之中,竟然还有如此的高手。]华剑英心中实在是惊讶,如果不是刚刚听玉藻说过仙界之中高手如云,能胜过他的着实不少的话,只怕心中受到的冲击还要大的多。

    人虽然还未到,但一股撕天裂地般的恐怖剑气就如连绵浪涛,不停的冲击而到。不知不觉的,华剑英就向后退出半步。

    虽然立刻发觉到,而停止有些失控的双脚,但明显被这个人虽未到,但已经散发出无上气派的对手压在下风,华剑英就感到相当不快与岔怒。但在同时,华剑英亦感觉到一丝丝的兴奋。继上次上个白衣人之后,想不到这么快就又遇到真正的高手。

    而这时,微皱着眉,玉藻脸上的神情就不太好看。

    “嘿!玉藻到底是什么人来了?”难耐心中的好奇,华剑英就忍不住侧头问道。

    玉藻张了张口,还没说话,一个声音就突然的应声响起:“是我……。”

    华剑英急忙回过头来,看着眼前的人,华剑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至今为止,华剑英见过的仙人虽然各有各的特色,但每一个就外表来说,一个个还真有那么一些仙风道骨的感觉。不过眼前的人就完全不同了。

    一头凌乱的长发乱糟糟的披在肩上,有那么几搓还很有“个性”的翘着;一身天蓝色长袍,着一件淡灰色裤子,外面还配了一件搭链,给人感觉不论不类到极;容貌倒还说的上端正,但放在这到处都是俊男美女的天界,却实在是有一种“鸡立鹤群,高个子里混进个矬子”的古怪感觉;右手负于背后,施施然向这边走来,如果这样,倒还有几分气势,只是一边走,这个家伙的左手竟然一边在挖鼻子。

    古怪的打扮,极端没品的动作,就把他一身强者气派破坏无遗。反而有种小丑般的古怪搞笑感觉。而唯一好处,相信就是让这人更加难以被看穿,更加的深不可测。

    “哟,是妖仙玉藻吧?你好,真是久仰大名了。”那古怪仙人在离三人不远处站住,先向玉藻打了个招呼,然后上下仔细打量玉藻几眼道:“哦,真是奇怪了,你比传说中的厉害太多了。难不成你一直隐藏实力吗?唔,早知如此就找你好好的打上一场了。”

    玉藻神情微微一动,应道:“那还真是承蒙看得起呐,裂天剑仙昙光。”

    华剑英心中微微一惊:[原来是他,怪不得这么厉害。]刚刚玉藻在说到天界现今的一些高手时,曾提及这个昙光。

    昙光,以自成一家的裂天剑气打遍天界无敌手,公开的战斗中至今尚无败绩。具体成仙有多久除他自己外没人清楚,大多估计是五千年到七千年左右,是公认的自莲月心后最强的剑仙。

    传闻多年前昙光就曾经单枪匹马的杀上大罗天挑战素还白,不过具体战果却没有人知道。但已经足以让他在此战之后名动天界,成为仙界公认最强的几个仙人之一。

    而当这些资料在华剑英脑中一闪而过的同时,玉藻的心里也暗暗嘀咕:[还好剑英不知这昙光的习惯。不过这家伙居然会先和我打招呼,这家伙看破我的真正实力了吗?果然是个不容小窥的家伙。]传说昙光性格古怪,居说无论是在华场合见到什么人,他第一个打招呼的人,一定是他认为对方所有人中最强的一个,以表示对真正高手的尊重。华剑英如果知道这一点,一定会对玉藻的实力起疑,所以玉藻心中暗暗额手称庆。

    “裂天剑仙昙光,号称五千年多来最强的剑仙。不知你来此找我们有什么事?”以华光的修为,能够感觉他们动手时引发的灵气波动,并以此找到他们并不稀奇。同时也没有必要拐弯抹角的去侮辱双方的智慧,所以玉藻便直接的开口问了出来。

    不过,此时的华光便好像对玉藻失去兴趣,望向华剑英。

    就连原本不停挖着鼻孔的左手也放了下来,再次踏前数步,华剑英与华光相距不超过十公分,你眼望我眼的盯着对方。

    一个是已经成为传说的最强剑仙的传人,一个是公认现在最强的剑仙。两个人就好像互别苗头,互不服输的相互对峙着。

    半晌之后,昙光首先开口:“青莲剑仙莲月心的弟子,被称为新一代青莲剑仙的华剑英。”

    “真是让我惊讶,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竟然能猜得到我是谁。”露出一丝古怪笑意,华剑英淡淡的回道。

    “唔,这种事并不是值得太惊讶。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和修为并没有太多关系。”昙光眉头一挑:“你也应该有同样的感觉才是。比如……”

    “一拳轰破你那张脸吗?”华剑英笑道,一脸温合的笑意,让人一点感觉不出,他说的话中,充满了一股火yao味:“对我来说,那的确是一个充满诱惑力的提意呢。”

    “哦?那为什么不试一试呢?相信那会很好玩的呀。”同样的笑着,昙光的笑和他说着的话,就给人一种相当可恶的感觉,真的给人一种想要照着那张脸狠狠轰下去的可恶感觉。

    而华剑英就不止是想想那么简单。

    “砰”的一声,华剑英和昙光同时被震的向后退去。

    华剑英面色不变,但心中暗暗吃惊:[好、好强!好强的力量!随手一击,就震的我手腕发麻。这家伙的实力……真不是说笑的。]

    此时,昙光心中的惊讶不在华剑英之下:[这家伙,力量不算很强,不过……好快的速度。刚刚明明是我先出手,但他就比我更先击中我的拳头。要再试一试他吗?嗯……]

    昙光还在思考是不是要再次出手的时候,见两人似乎就要斗起来,玉藻和风灵同时踏前半步。

    不露声色,但玉藻身边尺许范围内已经卷起一阵轻风,带动四周的沙石围绕着她不停旋转。风灵原本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已经握起拳头,拳上散发出淡淡的金光,灵光波动拳随时都会向华光轰过去。

    昙光微微皱起眉头。不知为何,眼前的玉藻的实力就远在传闻之上,虽然昙光自信玉藻还不是自己的对手,但相差也不过一线,平时如果遇上这样的对手他大概会欣喜若狂,但现在却有些不是时候。

    至于一边的风灵,则更让昙光摸不着头脑。从风灵身上,昙光一点也感受不到高手的气势和压力,但同时他也看不穿风灵的虚实。矛盾的情况,让昙光对风灵比玉藻还要在意。

    其实这是因为风灵的生命形态与现有的完全不同,所以才会如此,莫说昙光,就算素还白亲至,除非真正的动手,也不可能看破风灵的实力为何。

    而这也是让昙光伤脑筋的地方,眼前三人,单对单他谁也不惧,但如果一对三,那可就不好玩了。

    不过就在这时候,华剑英忽然向玉藻和风灵摆了摆手,道:“你们两个不要插手。我……要亲自体会一下,这位第一剑仙有多强。”

    眉毛轻轻一挑,昙光轻笑道:“有意思的家伙,我有些喜欢你了。”

    哼了一声,华剑英挥手攻出一道剑气,直取华光眉心。

    昙光侧身轻松躲过,心中暗暗嘀咕:[力量比刚刚并没有什么变化,但不论是力量的集中,还是出剑的速度都比刚刚更强、更快……咦?好家伙!还真让我有点吃惊啊。]

    转身,挡!

    “锵!”的一声,响起一声有如金铁交击般的巨响。昙光挡住华剑英一击的左臂,泛起淡淡的剑光,而华剑英攻击的右手,也出现同样如金如铁的淡青色光华。

    “这就直接以实招攻过来了吗?还真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之外呐。”淡淡的笑着,昙光好像在抱怨什么似的轻声说道。

    “哼,让你意外的还陆续有来呢!”说着,华剑英再次进攻。高速移动中带起一片残影,一时间仿佛有十几个华剑英一起出手。

    “唔,不行、不行。怎么能老是让你打我呢?”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昙光怪笑道:“现在……也该轮到你让我打了呀。”说着,昙光身形一闪,手中银光一闪,双手手握一柄银色巨剑横扫而出。

    “砰!”的一声,华剑英虽然及时反应过来,举臂挡下这一招,但却也整个被昙光这一剑斩的直飞出去。

    “嘿,怎么可以这样?你跑的那么远,我们可怎么继续下去呀?唉呀,既然你不过来,那我就过去好了!华剑英!可要振作呀!来!让我们继续打过!”大叫着,昙光化成一道银亮剑光,向远处的华剑英飞射过去。

    强大的剑气四处乱射,炸的四周一片乱石纷飞。

    两道人影从漫天乱石之中飞射上半空之中,玉藻望着昙光,微微皱眉:“真是的,这个华光比传说中还要厉害的多。只怕剑英打不过他啊,真是的,剑英还偏偏要和他单挑。还真是麻烦啊。嗯?你说是不是?风灵。”

    风灵就在她的不远处定下身形,听她提及,淡淡的应道:“主人自有主人的想法,我只服从命令就好。”

    远处,“砰!砰!轰!轰!”的响声不断传来,昙光与华剑英正战的激烈异常。

    战况虽然激烈,但华光已经渐渐取得上风。虽然还说不上是一面倒,但华剑英确实已经开始守多于攻。

    这一点华剑英也已经注意到,不过他一时间也一筹莫展。昙光一开战就意状若狂、越战越勇,排山倒海般的攻势,一浪接一浪、一浪更比一浪强的轰到。华剑英应对的越来越吃力。

    [这、这个家伙,好厉害!这、这样下去,真的、真的会输!咦?在搞什么?]就在华剑英快要支持不住时,昙光却突然收手。

    站在华剑英对面不远处,刚刚战斗时的狂态尽收,神情略显凝重的盯着华剑英。不过虽然已经住手,但华光身上的气势却一点也不见减弱。华剑英也不敢怠慢,凝神以对。

    这样对峙了好一会,华剑英忽然问道:“为什么停手?”

    昙光神情猛地一松,耸了耸肩,笑道:“因为没有必要再打下去。”

    “哦?不想再试探下去了吗?”

    “啊、啊,是没有必要了。”微微歪了歪头,昙光一脸的无所谓。“你现在的实力我已经清楚了。如果再打去的话,也只会没意思的必胜。既然已经清楚,自然没有再打下去的必要。”

    华剑英双瞳猛地一缩,双手不经意间紧紧握起双拳。但他清楚昙光说的是实话,从刚刚的交手他也明白到,昙光的实力,确实远胜现在的他,所以昙光的话虽然深深的刺伤了他,但他还是隐忍不发。因为他说的,是实话。

    “嗯,怎么说呢?”华光轻轻搔了搔头,除了在战斗的时候,昙光的仪态举止实在很难让人联想到优雅的仙人。“我听说青莲剑歌共分九品境界,现在的你练到第几品了?应该不会超过第七品吧?”华剑英又吃了一惊,想不到他看的这么透彻、清楚。

    “嘿,希望你练成第八品、第九品时,能够带给我一点惊喜吧。”说着华光摆了摆手,准备离开。

    “昙光,不要太得意啊。”玉藻在一边忍不住插言道:“你不止小看剑英,也太小看莲大哥和他的青莲剑典了。你真的以为自己能赢得到青莲剑歌九品莲台吗?”

    “哦,那就要试试看才知道了。看他现在的实力,我不认为我需要多担心。”说着华光以只要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轻声自语道:“希望真的那么厉害吧,那样子我反而会比较高兴呢。”

    哼了一声,华剑英冷冷地道:“你放心好了,青莲剑歌并不等于青莲剑典,也许青莲剑歌对付不了你,但青莲剑典绝对不是你能应付的!”

    怔了一怔,昙光露出一丝莫明的古怪笑容:“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嗯,我就先告辞啦。不要让我等太久啊,青莲剑仙的传人。”

    “啊,对了。差点忘记最重要的事。”刚刚飞起,昙光忽然想起什么,转过头望着华剑英:“不管怎么说,我建议你先想办法解掉你身上的诅咒再说其它。”

    整个人呆了一下之后,以华剑英的高傲也全然忘记其它的急急追问起来:“怎么,你知道怎么解除我身上的诅咒吗?”

    虽然说这个诅咒目前看不出有什么负面的影响,但谁也不敢保证会不会有什么不好的东西突然暴发起来。就算真的什么事也没有,被变成一个女人,对华剑英这样一个七尺男儿来说,也是一件难以想像的天大的耻辱。相比之下,昙光的羞辱似乎都可以暂时放在一旁,所以一听华光似乎有办法,立刻忍不住开口询问。

    不过让华剑英失望的是,昙光摇了摇头,答道:“如果能的话,我不介意帮你解除那诅咒。但很可惜,我也不知怎样解除你身上的诅咒。‘生命的血记’也许不是最厉害的诅咒,但绝对是最难缠的诅咒之一。”

    怔了半晌,华剑英失望之极。虽然说知道了自己中的诅咒是什么也算是一种收获,不过想要解除,看来还是遥遥无期。

    “生命的血记?你说他身上中的是生命的血记?”玉藻忽然皱着眉头追问华光。略显急躁的语气让在场几人全都转过头望着她。

    “没错。”昙光点了点头。

    “怎么了吗?”看着脸色显得有些难看的玉藻,一丝不安感在隐隐的在他心中散开。

    “这么说来,把他变成一个女人的样子,不过是某种偶然的情况下产生的附带效果。”玉藻轻轻的苦笑起来,对华剑英道:“生命的血记并不会对你有什么直接的影响,不过……”说着说着,玉藻突然欲言又止,情知这个打击对华剑英可能极大,一时间不知如何说下去。

    长吸一口气,平静一下心情,华剑英道:“有什么话,你直说好了。”

    “不过,生命的血记会把你的修为锁定在你目前的境界,让你再难寸进。”看玉藻不知为何迟迟不说,昙光直接说了出来。

    正如玉藻所料,这个答案带给华剑英的打击之大,远在想像之外。昙光声音不大,但对华剑英而言实无异于晴天霹雳一般,呆了半晌后,整个身子竟然微微一晃,差点倒在地上。这个答案,太过出乎他的意料。

    华剑英勉强苦笑了一下,涩声道:“也、也就是说……就是说……”

    “就是说,只要你身上的诅咒一日不除,不管你付出多大努力。你的修为永远不会再有一丝一毫的进步,你将会永远的滞留在眼前的境界。”昙光淡淡的给华剑英来上“最后一击”。

    万料不到竟会如此,这个消息给华剑英的打击之大,连他自己都有些意外。华剑英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差点就此晕去。

    昙光已经说过,他也解不开这个诅咒。想来也没什么出奇,剑仙大多是不精此道的,华剑英就连自己中的诅咒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看着华剑英那一脸掩饰不住的沮丧,华光忍不为之失笑,道:“没必要露出这种表情吧?虽然说我也解不开这个诅咒,但有人能够解的开呀。”

    华剑英没好气的道:“话是没错。但谁知道谁能解的了?就算知道,天界这么大,又要怎么去找啊。”

    无人察觉,玉藻忽地眉头一皱,同时轻叹一口气。

    而华光则呆了一呆,脸色忽然变得十分古怪:“怎么?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这回轮到华剑英觉得奇怪了。

    华光看了玉藻一眼,道:“他(指华剑英)不知倒也罢了,你没可能不知道那个人的,任何诅咒在他的净水决之下都不算什么。为什么你竟不告诉他?”

    轻轻一挑眉,这次玉藻面上明显的露出不愉之色。昙光耸了耸肩:“算了,这是你的事情。不过话我已经说出口,他也已经听到,你还是好好解释清楚的好。嗯,我还是先告辞了。”说着,华光化成一道银光飞射而去。

    而华剑英则皱着眉头望向玉藻。

    “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可否请你说明一下?”现在华剑英心中并不好受,他相当信任玉藻,但玉藻如果真的知道有人可以解除他身上的诅咒却不告诉他的话,那无疑是一种背叛。无论是什么人、在什么情况下,被自己相信的人背叛,感觉都不会太好。

    显然很清楚华剑英现在心里在想什么,玉藻叹了一口气,道:“不要乱想,我确实对你隐瞒了一些东西,但却是为你好。”

    “哦?明知有方法解除我身受的诅咒却不告诉我,这也算是为我好?”语气尚算平静,但说出来的话,却已经有着一股压抑的怒气。

    “因为我不想你身上的诅咒解不去,反而搭上一条小命。”

    “什么意思?”华剑英微微皱眉,他毕竟不笨,心念一转已经明白:“你是说,那个人……和我师父有仇?”一念至此,华剑英登时释然。莲月心在天界仇家遍地,仔细想想倒也不算稀奇。也就难怪玉藻不想说了。

    沉默了好半晌,华剑英忽然缓缓问道:“那个人……那个能解生命的血记的人,究竟是谁?”

    玉藻微吃一惊,皱眉道:“怎么?难道说你还想找他?”

    长出一口气,华剑英决然道:“如果不能破去生命的血记,我的修为只怕永远难以再进一步。若果真如此,相比之下我倒宁可一死!”顿了一顿,又道:“更何况,也许那人和师父的仇怨也不是那么深呢。”

    莲月心虽然仇家极其众多,但大半是当年他纵横天界时败在他手下的仙人。而以仙人的心境修为,未必就会把这种事太放在心上,至少不会因此怪罪到华剑英身上,否则华剑英现在绝不会如此清闲。

    所以真和莲月心有那化不开、解不掉、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的仇人,倒也不是很多。现在华剑英就希望,这个人和师父的仇怨不要太深才好,否则自己这回怕就惨了。

    不过玉藻立刻打碎了华剑英的希望:“不,那个人和你师父之间的关系,只怕不止是决斗的胜利者和失败都那么简单。只怕真有什么深伊大恨也不一定。”

    “呃?那个人和我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

    玉藻耸肩道:“这我也不太清楚。我只知那家伙在天界的名气极大,当年你师父在天界几乎已经找不到对手,目标就放在一些隐世不出的家伙身上,那个人也是其中之一。不过你师父去找他时,不知怎么并没找到,自然也没达到目的,为此你师父还沮丧了一阵。”

    “不过后来,不知怎么那人竟然亲自找上门来。当时我正好去找你师父,得以远远的看到。本来那人似乎就只是要和你师父谈些什么,但后来两人不知为何事越说越激动,最后还是大打出手。当时看你师父和那人战斗时两人的表情,我相信他们两个恨不能把对方扒皮拆骨、生吞活剥。”

    不过华剑英注意到一件事,玉藻说师父和那人当时是“大打出手”,这说明那一战相当的激烈,那个人……竟然能与师父匹敌?

    “玉藻,那个人……很强吗?”华剑英忍不住问道。

    “嗯,很强。那人确实名不虚传,事后你师父也说,那个人比传说中的还要厉害。就连你师父,也是在打了整整一天一夜之后才能打败那家伙。不过……”说到这里,玉藻的表情忽然变得古怪之极:“不过和战斗量露出的凶恶表情不符,你师父并没有杀那个人,我也不清楚为了什么。”

    似乎在回忆当时的情景,玉藻呆了一会,才又问华剑英:“你还要去找那个人吗?”

    默然半晌,华剑英点点头:“我已经说过,如果像现在这样下去的话,那我宁可去死。所以不管那人是谁,我都非去不可!好了,玉藻。谢谢你对我的关心。不过现在,就请你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

    虽然早就料到华剑英会这么说,但玉藻还是忍不住轻叹一口气。但还是把答案告诉华剑英:“那个人,就是三十三天之一的水云天之主,净水龙王,龙笑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