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九章 净水龙王

第九章 净水龙王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应该在这附近了吧?”比照着星图,华剑英轻声自语着。

    虽然玉藻强烈反对,但华剑英最后还是决定一个人孤身上路,前往水云天。因为按照玉藻所说,就算找到水云天及净水龙王,只怕也没什么好事等着他。那样的话,他宁可一个人前来,以免连累到玉藻。

    做为三十三天之一,水云天算是比较神秘的一个,水云天的人以其独门秘法在整个水云天四周相当广大的范围内在,布下了一个阵势,用以防止外人进入。甚至听说水云天所有的仙人,全都是修真界某个固定的门派的成员。这个门派中人渡过飞升成仙后,自然就会前往水云天。

    其它仙人想要前往水云天,唯一的方法是到设立在十三大天界都市的水云天驻地,与水云天的仙人取得联系,再由水云天的人带路,否则没人能直接前往水云。至少,至今为止还没人能在没人带路的情况下闯过“水云迷空”而直达水云天。

    不过好在水云天显然也不想得罪什么人,失陷在水云迷空中的仙人,要么莫名其妙的跑到外面去,要么也会被人给送出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听说有任何仙人因为水云迷空之阵而丢掉性命。

    想到自己说不定就是这开纪录的第一个,华剑英不禁为之苦笑。

    [嗯,有些奇怪呢。]华剑英微微皱眉,同时散出神识观察四周的环境:[看起来,似乎没什么不对。不过正常来说,这么远的距离,早就应该到水云天了吧?]思索着,华剑英的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这么说,这里……我已经进入水云迷空之中了。还真是名不虚传,什么时候进来的?竟然半点感觉都没有。]

    收起星鉴,华剑英尝试着慢慢向前飞去。不过飞了好久之后,四周除了天界特有的无尽虚空之外,仍然是什么也没有。

    “真是的,为什么会这样的?就算是水云迷空,多少也应该有点变化吧?”轻声的说着不知算是牢骚还是抱怨的话,在停下略一思索后,华剑英再次向前行去。

    但就在这一步之间,四周环境突然产生极大变化。不知从哪里出现,四周突然泛起一阵雾气,雾气并不是特别浓厚,但却出现的太过突然。感觉不像是起雾,倒更像是从一个干燥的房间中,突然一步跨入一个潮湿的房间里一样。

    呆了一呆,华剑英皱起眉头,轻声自语道:“去!有没搞错?竟然这么灵验?说要有变化就真有变化了?早知就说把我身上的诅咒去掉就好了,也省下好多麻烦。”

    华剑英向后迈出一步,又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就在四周盘旋飞行了好几圈,但却并没有再发生其它什么变化。

    想了半天对这阵势变化完全不得要领,华剑英也只能做罢,心中暗下决心,如果以后有机会定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些阵图变化之道。

    继续前行,过了不久,华剑英发觉四周的雾气变得越来越浓厚。如果说刚刚开始时,只不过是多了一些水汽的话,那现在虽然还不到伸手难见五指的地步,但四周也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了。虽然原本就什么东西都没有,不过华剑英自付,在这片大雾中,以他的眼力大约只能看到数十米之外。

    再次停了下来,眼力难以看出太远,华剑英尝试以神识向四周探了出去。自从进入水云迷空的范围之后,华剑英就发觉,这个阵势显然对仙人的神识有极大的干扰做用,不管怎么把神识向外探,能接触到的似乎都是一片虚空。不过,虽然早知这一点,不过华剑英还是习惯性的探查一番。

    一如之前所料,探了半天,什么也感应不到,华剑英皱着眉头定神思索起来。自己决不会放弃回头,这一点是肯定的,但下一步应该怎么做,却让华剑英大伤脑筋。

    前进自然是要继续前进的,不过现在四周白茫茫的一片,不要说前后左右了,就连上下也几乎快要分不清了(在天界,除浮游大陆的引力范围之外,其它地方和普通的宇宙空间类似,是没有重力的)。就算想要前进,也根本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去才好。

    更何况,现在他毕竟是水云迷空的范围之内,水云迷空可是出了名的空间迷宫。像这样直挺挺的走下去,就算用上个几百万年怕也走不出去。

    苦思了半天,华剑英完全一筹莫展。对付一别的阵势,像华剑英、莲月心这种剑仙还可以凭借强横无匹的力量强行破阵,但水云迷空是直接影响空间组合、重叠的而形成的阵势,绝不是单凭力量强大就可以破解的到的。面对此阵,当年强如莲月心最后也只能放弃,其厉害之处可见一斑。想到这里就算华剑英也不禁感到一阵气馁。

    [不行!我绝对不可以就这样放弃!]华剑英暗下决心,长长的吸一口气,不过一口气刚刚吸到一半,华剑英陡的一窒。

    刚才太过太注于思考,华剑英一时间竟然没注意到,四周的雾气竟然变得更加浓厚。原来华剑英大约还能看出个十数米,但现在他的腰部以下就已经埋没在一片茫茫白雾之中。而且不知何时开始的,华剑英发觉四周的气氛变得十分的古怪、十分的压抑,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虽然还没有被这古怪的气氛影响到,但华剑英也忍不住脸色微变。即使不清楚水云迷空接下来会再有什么新的变化,但华剑英也看得出情况有些不对头。

    对眼前的变化看不透,华剑英抬手随意发出一道剑气试探。

    “啸……”的一声低响,一道淡青色剑气激闪而出。但除了让映的四周青光一闪之外,却没有带来其它任何变化。

    眼前的情况,让华剑英眉头皱得更紧。正常情况下,刚刚那道剑气击出时带动的气流、威势足以把方圆近里许范围内眼前的雾汽全部吹的无影无踪。但眼前的白雾翻腾了一番后,就渐渐的平静下来。就连刚刚谢出的剑气,也完全感应不到,华剑英不禁脸色一变。

    不想信就凭这样一点变化就能把自己困住,再次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华剑英猛然:“喝呀!”一声大吼,全身青光暴射,青色的剑光仙气,在他身周形成一朵巨大的青色莲花。

    霎时间,四周的白雾如潮水般激烈涌动、变化,不住翻滚中,被青莲剑气远远迫开。但也只是限于剑气影响范围之内,里许之外,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

    皱了皱眉,华剑英催动全身仙气之气,青莲剑歌第七品修为的青莲剑气被发挥到极限。狂暴的剑气爆炸般的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突然之间,“砰!”的一声好像一颗巨大的汽球破碎掉一般传来一声巨响。四周的一切如阳光下的水泡一般迅速消失、退去。

    不过华剑英半点也不敢大意。他可不会天真的以为这样就能把水云迷空破去。当年就连他师父莲月心也耐何不得的奇阵,就算他真的有那好运侥幸把它破掉,也决不会这样轻松简单。

    似乎连整个天界也给覆盖其中雾汽转瞬之间便消失的干干净净,不过如果说刚刚四周是一片煞白的话,那现在就是漆黑一片。前后差距之大,连华剑英都有点愕然发呆。

    从刚刚白茫茫的世界突然到了这样一个黑漆漆的环境,就算是仙人在一瞬间也不适应,当真是什么都看不到。

    很快适应了四周黑暗的环境,华剑英的目力也略微敏锐了些,立刻发觉到远处某种东西在闪耀着点点光华。

    [嗯?那些是……不会吧!怎会如此?]只见远处竟然一点一点闪耀着无数星光,华剑英登时吃了一惊。要知道,天界是没有星光的。这样点点星光,是只有在凡间界才能看到的东西。

    不过华剑英立刻平静下来,水云迷空之阵或许真的是天界数一数二的奇阵,但也绝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的把自己送到凡间来。那已经超越了仙人的极限,是神人的手段了。水云迷空再厉害,也绝对做不到这个地步。

    “唔,刚刚是白茫茫的大雾,现在就是黑漆漆的宇宙,这个水云迷空还真是有意思。”华剑英忍不住轻声念道。

    就在这时,远处无数繁星之中,突然难以察觉的一闪。虽然只是转瞬之间的轻微变化,但全神贯注的华剑英仍然查觉到。

    [嘿,来了吗?就让我看看,这次的变化是什么?]

    这次的变化确是没让华剑英“失望”,相比之前让人难辩方向的大雾,这次的“动作”则明显大的多。

    望着眼前密密麻麻的一大堆陨石群、流星雨,铺天盖地般冲了过来。气势之惊人就连华剑英都为之一窒。

    面对这样的场面,连华剑英都泛起一阵无力感。这种情况下如果还下面与之对抗的,不是对自身实力自信到爆棚,就是不知死活的傻子。

    华剑英并不是上面两种中的任何一种,可是这些陨石的覆盖面实在是太广、太密,有如一大群蝗虫一般气势汹汹的的冲来,使得华剑英就算有心要闪也不知往哪闪。

    “去!这什么鬼阵,还真是讨厌啊!”抱怨归抱怨,华剑英还是无奈出手,一道剑气把一块快到眼前的陨石轰个粉碎。

    霎时间,乱石纷飞,青光闪动间,“砰、砰!轰、轰!”之声不绝于耳。不多会功夫,华剑英已经击碎近百块大小陨石、流星。

    蓦然间四周似乎微微一暗,华剑英愕然抬头,霎时间也给惊的目瞪口呆。只见一块不知说是陨石好,还是小行星好的超巨型陨石向他直飞了过来,相距已经极近。

    避无可避,华剑英无奈双手向外一撑,一道青光光幕稳稳的把这巨大陨石接下。

    虽然接住陨石,但强大的力道与冲击力,仍然压的华剑英不停向后退去。华剑英虽然连连发力,不过面对这块简直就是一颗小星球的巨石,华剑英一时间也一筹莫展。

    长吸一口气,华剑英正准备把这块小行星般的陨石彻底粉碎,突然觉得全身一紧,感觉好像被什么东西拉住一样,同时向后退的速度也开始加快。

    华剑英微微一怔,但不管怎么先把眼前这块讨厌的陨石轰碎。不过就这么一会的功夫,拉着他不住后退的力道已经扩大了数倍。

    愕然回头望去,在前方无尽的空间中,可以看到一个巨大圆圆的光圈。光圈外围金光闪耀,就连华剑英亦觉得微微刺目,相距这么远尚且如此,可以想像得到,那光圈的亮度、温度绝不在一个恒星之下。而光圈之内,则是一片漆黑。黑的好像一个无底深潭,黑的好像连灵魂也要被吸过去一般。

    华剑英倒抽一口冷气,瞬间连脸色都变白了。

    黑洞!那竟然是世界上最可怕的天然陷井,黑洞!

    但就是这么一会的呆愕,华剑英只觉得全身好像被绳子捆住,再坠上无数的铅块一样。动弹不得、沉重无比。

    大骇之下,华剑英急忙挣扎着向外飞去。不过此时黑洞的引力太过强大,虽然因为相距太远,但引力比起他向外飞的力度已经大了那么一点,所以他还是缓缓的向黑洞移动。

    虽然有心要用瞬移之术,但在黑洞的强大引力影响下,黑洞附近的空间极不移定。在这种环境下使用瞬移,极有可能反而移动黑洞的中心地带,那可就真是老寿星上吊――找死了。

    华剑英被吸向黑洞的速度虽然不快,但此消彼长。越靠近黑洞引力就越强,而在黑洞的引力作用下,不但挣扎越来越无力,就连华剑英本身都渐渐的感到十分难过。

    华剑英只觉得气血翻腾,直欲作呕,这种感觉自从修真以来还是第一次出现。同时全身骨骼隐隐的“咯、咯”作响,情知在黑洞的引力作用下,身体随时都会崩溃。

    就在这时,四周空间突然一阵摇动,这是在黑洞四周经常会出现的空间扭曲现像。这下子可苦了华剑英。只听“嘣!”的一声,华剑英左臂整个爆裂开来,碎肉、断骨夹杂在金光隐现的血液中,向着黑洞飞射而去。

    巨痛传来,华剑英闷哼一声,心神一松之间,右臂和双腿同时爆裂,“呼啦啦……”的被黑洞吸了过去。

    不过就算此时华剑英仍然不愿放弃,一边全力运功挣扎,一边苦苦思索。

    [为什么?这里为什么会有黑洞?不!这绝不会是真正的黑洞,在天界之中弄出黑洞这么危险的东西。一旦传出去,三十三天……不,整个天界都不会放过水云天。]

    [可是,如果这真的是假的吗?而且水云天如果真的有本事弄个黑洞放在这水云迷空的话,那他们的实力也根本不怕天界其它势力联合。那难道这是真的?]

    就在这时,华剑英全身一震,在巨大的引力和严重的空间扭曲下,全身都爆成一堆血雾,被吸向黑洞。只有头部在仙胎的作用下得以保全,不过这样子下去,过不了多久,华剑英只怕不管是头还是仙胎,都保不住。

    阵阵锥心巨痛传来,华剑英最后的一点意识也差点晕过去。

    [好痛!怎么会这样?难道我真的就这么完蛋了吗?]华剑英的心里不由的升起一阵绝望感,也许真的是人死无大事,这个时候华剑英心里反而冒出一些古怪的念头:[还真是衰啊,成仙之后竟然会这样子死法。说起来,自从修真之后,除了当年帮赫连前辈几个修散仙渡天劫时,还有在天之彼方中修炼时之外,还真是从没这么惨过。咦?等等天之彼方?]

    心中灵光一闪,华剑英不管其它,立刻沉息静气,把心神全部沉入元婴之中。反正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必死无疑,如果心中所想是真,那这将是唯一脱出这困境的办法。

    [在天之彼方修炼时,那个不断破碎的空间一样真实无比,当时我可是前后“死”了上百次才看透其中的真实。可笑相距这么久,我竟然忘记了当时的感觉,看不透这些幻像。]

    [不过既然已经明白这其中的秘密,那这些东西就不可能再影响到我。唔,感觉到了,我的肩、我的胸、我的腹,还有我的手和脚。原本失去的身体就完好无损的还在,一切就正如我所想的一般。]

    定下心神,完全沉静下来无视外间的一切表像和感觉。而当华剑英找回其“应该”已经失去的身体时,黑洞、扭曲的空间,还有那无尽的宇宙星空瞬间也跟着消失。只有华剑英闭着双眼,飘浮在一片虚空之中。

    危机虽然过去,不过华剑英仍然破解不了水云迷空,水云迷空确实厉害无比。华剑英现在虽然已经不惧水云迷空的种种幻境、假像,但却也无可耐何。

    虽然整个人仍然处于关闭六识,无惊无喜的状态下,但华剑英的思维仍在快速的思考着。

    [水云迷空不止是幻像那么简单,它的法力更隐隐的影响着四周的空间。这才是至今无人能突破水云迷空,找到水云天的原因所在。难不成只能在这里这么干耗着?嗯?等下?影响空间?]

    突然想起一事,华剑英气恼的恨不能拔出梦魂剑在自己身上戳上几个窟窿。

    华剑英整个人突然清醒过来,恨恨的骂道:“啊!我这个白痴、笨蛋、大傻瓜!这个水云迷空对别的仙人来说也许是一个无解迷题,但对我来说却是形同虚设。我竟然把这么重要的事都给忘记了!啊!我这笨蛋!”

    一边骂着,华剑英一边悻悻然的取出一件法宝。

    绯苍之羽启动,结果正如华剑英所料,虽然只是不完全的绯苍之羽,但这年近于神器水准的超级法宝,只是水云迷空的克星,整个阵势的运转被渐渐被停了下来。

    继续催动绯苍之羽,循着水云迷空的脉络逆向追寻过去。“唔,这种反应……找到了!绯苍之羽,打开那通往无限世界的大门。喝!”

    接受华剑英仙灵之气,绯苍之羽从他的手中缓缓升起,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银光。银光向外扩展到约莫十多米的范围后,缓缓的旋转起来。

    银光之中渐渐出现一道空间之门,虽然还看不到全部,不过华剑英已经能通过这扇空间之门看到另一边的山林、湖泊、一排排一层层银色的精巧楼阁。显然,那边就是水云天了。

    心中暗喜,华剑英连忙冲过去。收起绯苍之羽,长长吸了一口气。

    一口气刚吸进去,还没来得及吐出来,突然两道银光一闪,两件仙器呼啸着向他砸了过来。

    华剑英吓了一跳,青光一闪瞬移出去,同时喷出梦魂剑做好战斗的准备。

    不远处,两个身披银袍,腰系长带,腰间悬着一块淡黄色的晶佩的仙人,正满脸紧张之色的戒备着。

    华剑英大感奇怪,怎么自己刚刚过来就有人打过来了?而且别的不说,虽然说自己非常讨厌被变成女人。但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的外表就算在天界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这两个家伙见到自己竟然会这么紧张、害怕,倒也是一奇。

    他一时间却忘记了,水云迷空是水云天数百万年来无人能破的防护,今天突然发觉到有人强行突破水云迷空直达水云天,人家怎么能不紧张。同时,能突破之么久以来无人能破的水云迷空,水云天上下所有人都相信,这个人的实力一定非常恐怖。而这两个正好撞上他的仙人,在发出信息的同时,也只好硬着头皮拦住他,但却半点自信都欠奉,自然又紧张又害怕。

    而华剑英此来,目的是为了求医,虽然自觉净水龙王帮忙的可能性极低,但心中自然还是存着一份万一的希望,自然不想在这里和对方的手下大打出手,破坏那最后的一丝希望,所以他也只是亮出剑来呆在那。

    结果三个仙人分做两边,两个不敢打、一个不能打,双方都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结果大家你看着我、我瞪着你,一时间都僵在了那里。

    不过这种僵持并没有维持多久,随着一声长啸,银色仙光一闪,又有几个仙人赶到。这几个仙人的服饰和之前两人相差并不是很多,不过不论材料还是防护能力明显比前两个要好不少。腰间也都悬着晶佩,不过大多是蓝色的,只有一人则是银白色的。

    那个腰悬银晶佩的仙人看到华剑英后,微微一怔,眉头立刻皱了起来,以一种十分怪异的眼神从上到下不停的打量着华剑英。华剑英本身就对现在的女性外表十分在意,而这人的眼神,更是让他全身不舒服。如果换一个地方,相信他已经一剑斩过去了。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水云天?”一个有着和腰间蓝晶佩同样蓝色短发的仙人向前踏出一步,喝问道。

    华剑英按天界礼节拱了拱手,道:“在下此来并无恶意,只想求见净水龙王……大人一面。还请几位仙友通报一声。”净水龙王后面那个“大人”二个字,让华剑英别扭之极。只是此时不但人在屋檐下,更重要的是有求于人,总算强忍着心中的不适生硬的说了出来。

    几个仙人微微一怔,还是刚刚那个蓝色仙人嘿了一声道:“我们最近并没有收到有人想要来水云天的消息,如果你只是为了见龙王大人一面,为何不按照正规程序来?我看你……”

    一句话没有说完,旁边那一个一直在打量着华剑英、皱眉思索的仙人突然道:“无需这许多废话,拿下了。”

    他的话让所有人微微一呆,不过立刻有水云天的仙人反应过来。一个仙人手掐法决,一声低喝,立刻有道水幕出现,向华剑英罩了过来。

    华剑英又惊又怒,不过显然那说话的仙人地位极高,随着他一句话,反应过来的水云天仙人全都出手了。

    [这些仙人的招法,似乎全都和水有关,不愧是水云天。那我就以水制水!]

    想着,华剑英一声低喝,天华水纹剑出手。天华水纹剑是华剑英的第二弟子剑诛天所创,对水有着一种奇特的振荡力和影响力。而正如华剑英所想,天华水纹剑形成奇特剑振波,在几个仙人联手的一击中,制造出原本没有的破绽,在那几个仙人的轻声惊呼中直冲了过去。他的目标,是刚刚下令捉拿他的那个仙人。

    虽然说因为有求于人让华剑英一直有些缚手缚脚的感觉,但这家伙的一声令下终于让华剑英心底的怒气爆发了开来。再说擒贼先擒王,第一个目标自然是他!

    不过华剑英现在到底还是不想用青莲剑歌。青莲剑气举世无双,一用青莲剑气,那个净水龙王立刻就知道他和师父的关系,到那时不要说解诅咒,能不能生离这水云天都是难说的很。

    没有使用剑气,而是少有的直接以仙灵之气掐印、诵咒,随着华剑英一声低喝,一拳照着那人脸部轰了过去。同时拳上凝出一个十字形状的印记,向那银佩仙人冲击过去。

    刚刚被他甩到身后的几个仙人见到他这一招都给吓了一跳,其中一个惊呼道:“这是救世宗的‘正-十字判决’?怎么可能?这小子可绝不是天使啊!”

    而此时正面面对这一招的那个仙人脸色不变,低哼了一声,身周突然出现一道薄薄的水幕。

    “砰!”的一声巨响,华剑英的一击重重的击中那道看上去比一张纸还薄的水幕上。水幕的表面立刻泛起阵阵涟漪,把华剑英这一击的力量不停的散化出去,然后消于无形。

    似乎对那银佩仙人极有信心,虽然看到双方一时僵持起来,其余几个仙人倒是没有冲过来夹击。只是远远的看着。

    华剑英心中暗暗佩服:[借助水本身的涟漪激荡,把敌人攻击过来的力量完全散到整片水幕上。厉害!好精妙的手法!]

    要知道,一般而言,除非直接出手招架,不然像这样的防护壁都存在力量分散,很容易被实力相差不多的对手,用力量集中、定点突破的方法破去。但这个仙人所用的手法,借助水的某些特性,巧妙的把对手的力量化散到整个水幕。令得这种先天上的弱点竟然不复存在,让华剑英也不能不佩服。

    [不过,这样还难不到我。看我的。]

    难以察觉的,华剑英手臂微微一缩一放,十字印光华微闪,整个十字判决的力量性质突然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

    原本力量仿佛突然消失,形成一种十分空洞的感觉。相对的,对方的力量用实了固然不对,用虚了也十分的危险。

    仿佛再也感觉不到华剑英的力量,水幕上的涟漪突然消失。这时光华再闪,十字判决再次回复到刚刚的刚猛直接。“啵”的一声轻响,华剑英轰破那道水幕,拳头直直的向那个银佩仙人直轰了过去。

    “唔……正-十字判决和……逆-十字判决吗?”淡淡的,仿佛那个离他的鼻子不过一公分的拳头根本不存在一样,那个仙人缓缓的说道。声音低沉,好像根本就是在自言自语一般。

    [怎、怎么、怎么会这样?这、这是……什么东西来的!]望着不知何时出现,怎样箍住整个右臂的三道水环,华剑英已经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

    那个仙人神情微微一动,华剑英手臂上的三个水环突然爆开,力量虽然伤不到华剑英,但也把他远远的弹开。

    “哼、哼。很好的一招正反-十字印呢。不过最后你攻向我时却没有使用更高一级‘终极判决’,是你还没有练成?还是手下留情呢?虽然结果都是一样。”那个银佩仙人缓缓的说着,却听得华剑英一时呆眼。

    “你、你、你,你是净水龙王!你就是净水龙王!”华剑英突然叫了起来。

    双眼微微一眯,四周突然变成一片汪洋大海,巨浪滔天,海风呼啸,空气中甚至还带着一丝咸味。

    四击的海水不停的在他身体四周兴奋的雀跃着,形成一道又一道的水环,有如见到主人而欢快蹦跳着的小狗。

    “唔,不错。我就是你想见的净水龙王呢。”净水龙王淡淡地道:“那么,用青莲剑歌吧,用你的全力来和我一战。让我看看,你得到那人的多少真传,又有那人的几成实力。”

    “呃,前辈。说实话,我此来是……”

    不等华剑英一句话说完,净水龙王就打断他,道:“唔,你来的目的,我是清楚的。不过如果你不能让我满意的话。我是不会解除你身上的‘生命的血记’呢。”说着又怪异的感叹了一句:“唉啊,你似乎比你师父还会惹祸,你飞升才多久啊?就有人用这种不要命的法子对付你了。”

    华剑英一时间也哭笑不得。直到现在,他都想不通,当初那个家伙,为什么要用这种手法来对付他。他们之间,应该还没到那种地步才对。

    不再多说什么,华剑英开始尝试出手。一时间青光大盛,无数剑气形成一道剑气网向净水龙王罩了过去。

    净水龙王微微皱眉,冷然道:“力分则弱,力广则散。要说密集,世上又有什么比得上无孔不入、永无常形的水了?这样的招数,对付其它人或许还行。面对我你还是认真点吧!”一边说着,净水龙王随意便化解掉四面攻来的剑气。

    嘿了一声,四面剑气由围攻突然齐聚在一起,集束成锥,向净水龙王猛刺了过去。

    “唔,不错。在集中力和准确性上都相当有看头,不过这样的一招对我来说还是算不了什么的。”说净水龙王伸手向后一抓,跟着向前大力甩臂。后方的水面上立刻射出一道水箭。

    剑锥、水箭激撞,发出一声轰然巨响。爆炸中心附近的水面被强大的冲击力向下压成一个半圆形的凹洞,看上去怪异之极。

    “威力不错,不过我似乎有些高看你了。”净水龙王的表情明显显得有些失望:“刚才你破解我部下法术时所用的招式,威力如何先且不论。虽然明显有青莲一脉的影子,却又和你之前的完全不同,颇有一番新意,那是你自创的新招吧?”

    摇了摇头,净水龙王又道:“本来是想看看你还有什么其它妙招,没想到来来回回全都是你师父的旧招,威力虽然不弱,但却又有什么意思了?空练这些东西,你永远也没可能超越自己的极限。”

    净水龙王的话,确实给华剑英不小的冲击。对他来说,师父莲月心在他心中是一座无匹的丰碑,他对师父充满了崇敬和仰慕。虽然之前莲月心也谈过类似的话,而且也都记在心上。但今天这同样的话,由这个目前可算是敌人的净水龙王口中说出来,却带给他完全不一样的冲击。

    自己对师父的崇敬之心,竟然也会造成自己的局限,让自己永远看不清一些重要的东西,和不能取得原本应该已经取得的突破。

    四周虽然是一片巨浪滔滔,但却及不上此时华剑英心中掀起的巨浪之万一。

    华剑英一时间呆了在那,消化着净水龙王一番话所带来的巨大心理冲击。但净水龙王却没兴趣这样和他大眼瞪小眼的发呆。

    “怎么了?技穷了吗?那就看我的好了。”

    说着,净水龙王一声低喝,一道银光一闪,飞出一颗拳头大小的亮银色珠子。

    银龙珠,是净水龙王的独门法宝六龙珠之一。而六龙珠,分别为银龙珠、翔龙珠、御龙珠、雷龙珠、天龙珠和元龙珠六颗。就算是一般的天仙,也未必能让净水龙王用出那怕一颗龙珠,而一直以来,能让净水龙王同时动用全部六颗龙珠的,只有莲月心一人。不过那一战也成为净水龙王至今为止唯一的一场败绩。

    银龙珠出现所带来的压力,让华剑英从失神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虽然是并不太清楚银龙珠的底细,但那股学生的压力,就让他明白净水龙王就要出手。不敢大意,连忙打醒十二分的注意力戒备。

    看似随手的一挥,银龙珠出乎华剑英意料之外的,直接落到了下面的水中。这不禁让华剑英微微一愕。

    而就在这一瞬间,一道巨大的水柱突然腾空而起,直冲云宵,刹那间那华剑英吞没其中。

    巨大的水柱以令人难以想像的高速不停的旋转着,同时借着这转压力更形成比最锋利的刀更锋利、比最坚固的墙壁更坚固的厚厚水幕。

    不过身处水柱之中的华剑英却感受不到这水幕的可怕。

    正如台风眼反而十分平静一样,虽然空间十分狭小,但身处水柱正中的华剑英身边反而半滴水也没有。

    虽然没有受到直接的攻击,不过华剑英仍能看出这道水柱的威力之可怕。如果继续呆在这里,无疑是受制于人。

    略一考虑后,华剑英提起决定要冲出这水柱的范围之外。

    全身青光大盛,提起全身功力,华剑英犹如一柄巨剑一般向外冲去。

    水柱的力量虽然不弱,但却还抵挡不住华剑英全力集中的一击。“嗤啦!”一声烈响,华剑英顺利从水柱之中冲了出来。

    不过没等华剑英高兴,突然之间只觉眼前银光一闪,跟着脑门一痛,然后眼前便是一片漆黑。华剑英竟然就这样被净水龙王一招打昏。

    收起银龙珠,看着已经失去意识的华剑英,净水龙王默默的不知在思索什么。半晌之后,长吸一口气,四面的汪洋大海瞬间华成一股古怪的气机收回他的体内。然后带着华剑英飞走。

    不知过了多久,华剑英缓缓张开眼睛。这里是一间不大的房间,除了身下的床之外,对面的窗下则有一桌二椅。所有家具虽然是木制,但以华剑英的眼光,一望而知那上面经过专门的法术处理。

    从床上起身,抬头便望见旁边的墙上挂了一幅长长的画。画中是一段河流,远处则是一片翠绿色的群山默默耸立,山腰间隐见云雾环绕。画中的河流和山间的云雾,竟然在缓缓的流动着,而河边的几株青草,也不时的轻轻摆动几下,好似有轻风微拂。

    看着这幅画,华剑英暗暗感叹了。来到天界之后,各种各样的事情接踵而来,一时间除了练功,几乎就是为了一些古怪的理由和一些人打打杀杀。因和华剑英之前想像的天界相差太大,让华剑英心中总有一丝飘飘渺渺的不真实感。而今天看到这幅画卷,这段时间以来一直笼罩在华剑英心中的那层云雾忽然消失,变得豁然开朗起来。

    [自己已经来到天界了呢,现在正在三十三天之一的水云天。]华剑英的心中默默的念着,似乎直到这个时候,华剑英才真的确认和相信自己已经身在天界的事实。

    [咦?这、这是……]因为刚才一边看着墙上的画一边思索,不经意间,华剑英习惯性的抬起手轻抚着下巴。不过当回过神来之后,一个已经消失好一段时间的触感,告诉着华剑英一个让他激动不已的事情。

    “这、这是喉结!那、那么……”虽然自己是看不到自己的喉结的,但胸部却是看得到,华剑英立刻低头向自己的胸口望去。

    除了用眼睛看之外,华剑英还难以相信的用手摸索了好一会。

    “没了!真的没了!呀呼!实在是太好了!”经过一番“确认”之后,华剑英终于完全相信,原本在那里的高耸双峰已经消失了,自己已经恢复了男儿之身。同时,也就是说自己身上的诅咒已经解除了。

    太过出乎意料之外的情况,让华剑英刚刚从一个梦中醒来,似乎就又落入另外一个梦中,甚至都有点飘飘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