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十四章 神器

第十四章 神器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我说得可对吧……现在,可还不是说结束的时候啊……岚~天~君!”说着,宁寂散人又露出那种淡漠的冷笑,转头向侧后方望了过去。

    “这样也给你发现,宁寂散人,你又一次让我吃惊了。”随着岚天君的声音,他的身影在不远处显现出来。

    随着岚天君现出身形,看着他现在的样子。华剑英虽然早就料到他不太可能从殛天雷的攻击中全身而退,但岚天君现在那凄惨的样子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左半边还好,岚天君整个右半边身体只能用皮开肉绽去形容,许多地方呈现出一片焦黑,甚至还冒出不少白烟,如手肘这样皮肉较少的地方,就连内里骨骼也是隐约可见。

    不过最要命的还不是这些,身为在整个天界都有数的高手之一,岚天君仙灵不死身的修为绝对不弱。虽然说不可能把内外所有伤势都立刻复元,但如果只是暂时催愈肉体恢复战斗能力却是不难。

    但现在,仙灵不死身的效力虽然还在,但岚天君却无法恢复。闪烁着淡淡光芒鲜血不停的流出,而鲜血流过的地方伤势明显大为好转,就这么一会的功夫,看上去就恢复大半。但眼看着某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刚刚结出新皮来,只见一道电光轻轻一闪,在“啪”的一声脆响中再次爆裂开来。已经痊愈的地方又变得好像是刚刚被雷击到一样,一片焦黑之中,冒着淡淡的白烟,光芒闪烁的鲜血缓缓的渗了出来。看样子,如果不先想办法把殛天雷的力量完全逼出体外、清理干净,这伤是好不了的。

    殛天雷,果然是可怕的绝技。

    只是一处这样就够受的了,而当整个右半身各处在不停的重复着这样的事情,那种样子已经不止是恐怖,还多少还着一丝的恶心。而亲看目睹这一切的华剑英,就不能不佩服岚天君心志之坚。

    如此的重创,华剑英单只是在旁边看,整个右半身就有一种微微麻、刺刺痛的感觉。而受伤的换了其他仙人,就算不会惨号连天,只怕也已经是呻吟不已。早就有多远跑多远了,而他不但能忍受得住,居然还能找机会潜至敌人身边,伺机出手。

    宁寂散人冷漠的脸上也露出一丝佩服之色,道:“挨了我的殛天雷,居然还有本事聚力发功、运用法术,八天君之名果然是名不虚传啊。”略顿了一顿,宁寂散人又道:“不过说实话,我并不理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难不成你真的以为在这种状态下还有赢我的可能吗?”

    “的确……现在这种状态……下,不管怎么考……考虑,我都应该先撤退……处理好我自身的……的伤势才是最佳的选择……”默然听着宁寂散人的话,半晌之后岚天君才缓缓开口说话。虽然能够忍得住没呻吟出声,但从他一边说话一边不时抽气来看,那一身伤真的很痛苦。“不过……不过我不甘心!说起来还……还真是失礼,不过这的确是我的感觉……败给其他人倒还罢……罢了……败给一个散仙……我!不!能!接!受!”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这么坚持。在这种情况下还要打下去,这也算是顶级仙人的自尊吗?]华剑英早就听说过仙人对散仙近乎蔑视的轻视,不过真正见识到,这也是第一次。不过这种因为对散仙的轻视甚至蔑视而带来的自尊或者说自大,华剑英还真有些瞧不起。

    管凡间的修真者还是天界的仙人,说白了都是以实力来说话。实力不足,不管是在哪里别人都不会把你放在心上。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这种情况在天界其实比在修真界还要严重,只不过仙人们大多就算心中有事,也极少在表面上表现出来就是了。

    而散仙的实力,往往难以和其他仙人相提并论,所以在天界从来都是低人一头,受人轻视。当然了华剑英和莲月心算是少数例外,莲月心的修为在天界可说是无敌,对他来说散仙也好、天仙也罢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差别;华剑英受莲月心影响,对散仙也没多少轻视,加上在修真界时曾和不少散仙的交情极佳,甚至曾得到这些散仙的帮助、照顾。所以他对散仙反而远比比别的仙人更有一种亲近感。

    不过对于岚天君而言,这是让他很难接受的吧。一切以来被他或者说大部份的仙人所轻视的散仙,竟然能够打败他,这就像一个一直以来被你所看不起的人突然超过你一样,特别的令人难以接受。虽然很可能这个打败他的散仙,是所有散仙中唯一的例外。

    而宁寂散人显然也明白了这点,轻轻点头道:“原来如此,说到底你和其他仙人还是一样。或许你们能够接受失败,但却只能接受败在比你们‘强’的人手中。而在你们心里,散仙就是仙人中的弱者,是不可能超越你们的弱者。所以你们蔑视散仙,特别的不能接受败在一个散仙手中!”宁寂散人异乎寻常的低沉,语气之中透出一股难掩的愤慨。而岚天君却默然不语,不知是默认宁寂散人的话,还是因为伤势太重加上刚刚说了太多话,现在一时说不出来。

    “不过不管你承认不承认,你败了,岚天君。不管你承不承认,你败在我这个散仙手上的现实都不会改变。”宁寂散人冷冷的盯着岚天君道。

    脸色微微一变,哼了一声,岚天君咬着牙,狠狠地道:“谁说我已经败了!不错,我现在受了不轻的伤,但并不代表我不能打败你!我……”

    岚天君还要说什么,宁寂散人突然打断他:“你说还要打,所依仗的……不过就是月华钩罢了。对不对?”岚天君不说话,但脸色却再次变了一变。

    宁寂散人依旧不紧不慢、淡淡地说道:“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为什么到现在仍是一点效果也没有?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为什么你连连催动仙决却如石沉大海?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奇怪,为什么月华钩对你的仙决一点反应都没有?”

    月华钩虽然能自动攻击敌人,但如果有岚天君的御使,威力自然不是区区自动攻击相比。而岚天君一直在跟宁寂散人说些有的没的,也是为了吸引宁寂散人的注意力,以便他暗中悄悄催动月华钩,给宁寂散人以重重一击。

    只是没想到,仙决虽然连催再催,但月华钩却一直没有反应。岚天君表面不动神色,其实心中却是疑惑到了极点。此时被再被宁寂散人连着三个“难道你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更是问得岚天君脸色骤变,忽青忽红,就是没有一点正常神色。不过他的心中却也更是疑惑:月华钩……出什么事了?

    不无嘲讽的淡淡一笑,宁寂散人右手银光一闪,突然出现了一件银白色仙器,对岚天君:“你在找这个吗?”

    这回岚天君再也无法掩饰心中的震撼,失声惊叫道:“月华钩!怎么、怎么会?!”

    月华钩实际约有米许长,在仙器之中算是比较大号的了,如果不是刚刚岚天君叫了一声,一点也看不出,这样大的一件“家伙”,会是刚刚那不过拳头大小的银色光球。月华钩的样子看上去有点像是一个被拉的极长的“S”,在两头两个弯钩之间的部分呈螺旋状,不看两头的弯钩的话,样子看上去倒有些像一根长长的弹簧。而月华钩的现在的样子,明显是被宁寂散人控制住了。

    不要说岚天君看得两眼发直,就连华剑英也有些傻眼。仙器是每一个仙人以本身精气元神炼化,所谓“心器合一、神器一体”,仙器稍受震动、损伤,仙器之主便感同身受。加上不同的仙器往往都要有不同的仙决、法决才能驱动。其实就算同一件仙器,在炼化时、战斗时、移动时或作其它什么用处的时候,与之配合的仙决往往都要有相应的变化。

    所以想要强行抢夺别人的仙器、法宝是近乎是不可能的事,除非是对方刚刚得到,还没修炼到“心器合一、神器一体”的境界。又或者干脆直接杀掉对方,然后再抢夺过来,不过当有本事杀掉对方的话,那么也根本没必要去抢那被杀一方的仙器了,所以这种情况是最少见的。

    但现在,宁寂散人所做的事情,却的确是硬生生的从岚天君手上抢走了月华钩。这差点让岚天君当场晕过去。

    看着岚天君的样子,宁寂散人道:“难道说你忘记了当年的那个天界大盗了吗?”说着,宁寂散人忍不住瞥了华剑英一眼。

    华剑英心中一动:[天界大盗?难道说是……黑水上人!这么说来,是三轮转法决吗?]

    黑水上人,是多年前曾闻名天界的一个仙人。当时天界就有一种传闻,说黑水上人的实力,绝不比三绝仙人差多少,甚至有人认为,如果不是黑水上人在天界的名声实在太臭,三绝仙人也许就会变成四绝仙人了。

    原来早年黑水上人刚刚成仙时,其修为虽然不弱,但炼器的本事实在太差,一直炼不出什么好的仙器、适合自己的仙器来。结果在几次与人争斗中,对方的实力明明不见得比他强,甚至明显比他弱,就因为他没能一件好的仙器,结果被打的惨败。这让黑水上人极为恼火,但他对炼器又实在是没辙。

    后来黑水上人为此曾闭关数千年,本意是要害出去无论如何也要炼出件厉害的仙器出来。但据说当时黑水上人直到最后也没能炼出一些像样的东西,却不知怎么,给他悟出一种极古怪的仙术。这种仙术做用就是破坏,或者说抹去仙器上原主人的灵气,让这件仙器变成刚刚成形,还没被人修炼过的状态。当时取了个名字,叫偷天换日法。

    之后,黑水上人凭偷天换日法抢的不少别的仙人的仙器。但因为仙器往往要独特的法决来驱动,黑水上人得到也是无用。而黑水上人把偷天换日法再加以改良后,竟然可以之驱动任何仙器。

    从这一点上来说,黑水上人实是一个了不起的天才,只凭这两个法决,黑水上人足可称得上是天界一代宗师。而同样渐渐明白到这一点,黑水上人给改良后的偷天换日法取了另一个名字,那就是三轮转法决。

    此后黑水上人成为一个仙器大盗,不管是谁的,只要他看中的仙器,总要想方设法或偷或抢弄过来。他为人小心、溜滑,修为又高,其他人也拿他没辙。结果黑水上人成为天界名声最臭、仙器最多和仇家最多的仙人,为此还有人称之为“三最仙人”。

    别个不说,黑水上人的仇人之多,就连以不擅交际、四处得罪人而闻名的莲月心都自叹弗如。不过莲月心是因为实力太强没人敢找他报仇,而黑水上人则是太会躲,没人找得到他而已。也是因此,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黑水上人单论名气比三绝仙人还要来大。

    不过黑水上人终于踢到铁板,为夺五大圣器之一的天之彼方,这家伙居然惹上了当时已经被视为天界第一高手的莲月心。而当时莲月心刚刚经过真乔筠的事情不久,心情本来就不好,黑水上人几次纠缠,终于惹得莲月心杀机大盛,追踪数以亿万里,一场大战后把黑水上人轰了个形神俱灭,三轮转法决自此在天界消失。不想今天却在此重现,刚刚宁寂散人瞥华剑英一眼,想来也是为此。

    “现在你还认为自己有胜算吗?”冷冷地望着岚天君,宁寂散人眼中满是讥讽之色。

    哼了一声,岚天君冷冷地道:“不要太小看我了。”说着全身突然金光大盛。正当华剑英以为岚天君要用什么秘法、绝技之时,突然间只见金光一闪,岚天君霎时间踪影全无,消失不见。

    华剑英呆了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岚天君嘴上虽然气势十足,却趁那一瞬间逃走了!太过意外的做法,就让华剑英一时间为之傻眼。

    宁寂散人哼了一声,喃喃道:“果然不出所料,那家伙所处的位置与我不远也不近,正好让我难以第一时间出手拦截。那家伙果然是一早就做好了万一不对,立刻逃走的打算。还真是精明呐。”

    华剑英有些不相信的望着岚天君逃去的方向,有些不可思议地道:“岚天君……真的就这么逃了?”不过就算他自己,恐怕也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在和宁寂散人说话,还是单纯只是自言自语。

    宁寂散人望了华剑英一眼,淡淡地道:“有什么好奇怪?既然明知打不过,立刻撤退是最明智的做法。明知不敌还要打,那不是活够了的傻子,就是不知深浅的白痴!”顿了一顿,忽然怪怪的一笑:“不过,这回岚天君可失去唯一败杀我的机会了。”

    华剑英听他语气古怪,微微一怔之下正想说什么。却突然只见宁寂散人闷哼一声,眼、耳、口、鼻鲜血齐喷。晃了一晃,宁寂散人再也支撑不住,向前便倒,隐约之间,华剑英听到宁寂散人轻声自语道:“月华钩……岚天君……果、果然厉害!”

    说着,宁寂散人再也不动。华剑英一怔,连忙上前察看,发觉宁寂散人竟然已经失去意识昏了过去!吃惊之余,华剑英也感到犹豫,一番思索之后,华剑英还是决定救宁寂散人一救。既然有了决定,华剑英连忙放出星鉴。

    正要带着宁寂散人离开,突然间月华钩一阵轻轻震动,紧跟着银光大盛,化成一道银芒飙射而出,转瞬之间已经踪影全无。

    看着这一变故,华剑英一时间只觉莫明其妙。不过此时也管不了这许多,宁寂散人伤势之重,看来远在想像之上,先把宁寂散人的伤势处理好了再说其它。

    驾着星鉴配合在水云天更新过的星图,华剑英很快找到一块无人的小型浮游大陆。

    找了一个灵穴(和灵气特别充沛的灵脉不同,灵穴是灵气自然汇聚的地点,并不一定是什么样的地形)所在,把宁寂散人轻轻放下。还好是在天界,不然想要找一个灵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检查一下,只觉宁寂散人体内灵气一片混乱,有如一片混沌一般。华剑英微微皱眉,这种情况,可是相当严重,如果不是在凡间是曾和多位散仙有交往,还真不知该怎么处理。

    像这种伤势,如果只凭本身的仙灵之气处理会很吃力,所以华剑英取出一红、一蓝两颗丹药。红色的名为赤陨丹,是在凡间时,赫连素素炼制送给他的,做为仙药而言,赤陨丹的效力并不是最好的,不过用来治疗一个散仙,那再合适也不过。蓝色的名为水灵丹,是前不久离开水云天时,龙吉送给他的,比起治伤,水灵丹更主要的用途是在受伤后快速恢复仙人的元气。

    以仙灵之气激发赤陨丹,“啵”的一声,赤陨丹爆裂开化成一团粉红色,好像雾一般的灵气。华剑英以最快的速度,以这团粉红色的灵气把宁寂散人包裹起来。

    然后华剑英双手虚张,不停的喷出本身淡青色的仙灵之气,在仙灵之气的推动下,粉红色灵气缓缓的渗入宁寂散人体内,加上华剑英的仙灵之气,宁寂散人本身的仙灵之气开始自己缓缓的动了起来。

    轻轻的松了一口气,华剑英知道赤陨丹已经开始发挥其效果,宁寂散人已经算是不要紧了。接下来就只需要不时的以一两道仙灵之气,帮宁寂散人推动那仍显得窒涩的仙气。

    过了数日,看看时候差不多,华剑英以仙灵之气把水灵丹送入宁寂散人口中服下,然后同样再以仙灵之气帮宁寂散人缓缓的把药力挥发出来。

    轻轻松了一口气,到此为止,可说是大功告成。现在华剑英就只需要在一边为宁寂散护法,等着他什么时候清醒过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后,宁寂散人微微一动,缓缓睁开双眼坐起身来。

    这里是一处小山谷,四周是一片翠绿的草地和东一簇西一簇的野花,潮湿的空气中,隐约透出一股芳香,那是泥土、青草和野花气味的混合。

    [这里是……我怎么会在这里?是了……岚天君、那场战斗、还有……我的伤……]刚刚醒来,一时间还有点反应不过来,不过宁寂散人略一定神,前不久的事情立刻在他的脑海中反应过来。

    “哦?你醒了?比我想像中的要快嘛。”一个声音从宁寂散人背后不远处传来,不用说,这是华剑英在说话:“感觉如何?应该没什么事了吧?”

    长吸一口气,宁寂散人点了点头:“嗯,已经没有大碍了。”说着站起身来,望了望华剑英:“是你救的我?”其实这个问题明显是多此一问,不过宁寂散人还是想确认一下。

    “唔,没错,是我。”

    “为什么?”

    “为什么……吗?”华剑英搔了搔脑袋皱起了眉头,看他的样子,似乎真的为这个问题在苦恼:“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救你时,我也犹豫过。救下你可能会给我带来更大更多的麻烦,这一点我明白过,毕竟黑水上人是死在我师父的手上。”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宁寂散人反而有些让华剑英给搞胡涂了。

    “唉呀呀,管那许多做嘛?反正救也已经救了,你还有什么不满?”

    怔了半晌,宁寂散人突然大笑起来,直笑得是前仰后合,鼻涕眼泪一起流。反而弄得华剑英在一边目瞪口呆的瞪着他,完全是不明所以。

    “你这人还真是有趣,明知道我可能会对你不利,你却能救我。有趣有趣。”

    宁寂散人笑得开心,华剑英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起来:“真的那么好笑吗?”

    “哦,真是抱歉,我并不是在嘲笑你,只是有些感叹罢了。”顿了顿后,宁寂散人略一犹豫,小心的问道:“是了,你真的……不在意吗?”

    华剑英轻轻哼了一声,道:“在意?说实话,我倒是不明白了,这种事又有什么好在意的?听说当年的黑水上人很强,但那又怎样,最后还不是让师父他给轰个形神俱灭?”

    微微一怔,宁寂散人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华剑英的意思很明白,他并不在乎万一宁寂散人会对他不利。也许华剑英现在还不是宁寂散人的对手,但他却有信心,终有一日他能像当年的莲月心一般无敌于天界。

    笑了笑,宁寂散人道:“既然如此,那我也跟你坦白,我和那个黑水上人完全没有关系,所以我也不会因为他和你怎么样的。”

    “没有关系?那你用得三轮转法决……”华剑英相当意外,他还以为,宁寂散人就算不是黑水上人的亲传弟子,也应该是得到他留下来的法决才对,怎么会和黑水上人没有关系?

    “那哪里是什么三轮转法决?不过是我用功力强行压制住月华钩罢了。”宁寂散人苦笑起来,道:“那时岚天君身受重伤,无论是功力还是感应力都打了不止一个折扣,这才把他蒙住。你是不知当时我心里是多紧张,冷汗流了好几车。”

    华剑英听到傻眼,想不到当时宁寂散人原来是在摆“空城计”。想起一事,问道:“你失去意识之后,月华钩突然飞走……”

    “没有我的仙灵之气压制,恢复其灵性,八成是飞回到岚天君那里了。”

    忍不住拍了拍额头,华剑英惊叹道:“受不了了,这样也行?月华钩回到岚天君那里,他立刻就会知道上了你的大当。你就不怕那家伙再回来找你的麻烦?”

    宁寂散人嘿嘿一笑,随意的在草地上坐了下来:“岚天君是用利用星鉴来逃走的,星鉴的速度比月华钩可要快得多了。等到月华钩追上岚天君,怕是他回到大罗天之后的事了。嗯,这样算来,岚天君现在说不定都还不知这回事呢。”那笑容,让坐在宁寂散人不远处的华剑英怎么看都有种阴谋得逞的感觉。

    呆了半晌,华剑英和宁寂散人一起放声大笑起来。

    当月华钩回到他的身边后,相信岚天君立刻就能想清楚这其中的所有关键。不过只要想像一下到时岚天君气的脸绿牙歪的样子,两人就忍不住大笑的冲动。

    华剑英好笑之余,也不禁微微骇然。这出“空城计”可说是环环相扣,看似紧密,其实只有其中一环上出点问题,现在怕就是两回事了。

    因为在华剑英到达之前宁寂散人和岚天君已经打了不短的一段时间,所以之后的战斗,两人几乎是一上来就使出全力。因为他们都知道,对手不是那种凭一些简单的小技俩能打败的对手。也正是因此,那一战虽然激烈,但时间却不长。宁寂散人能够在那一瞬间就想出这种办法,不能不让人佩服他的智计。

    虽然说这个计划实在是危险的紧,但结果是宁寂散人赢了。这,就足够了。

    笑着笑着,宁寂散人突然沉默下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华剑英微微一怔,试着问道:“散人仙兄,怎么了?”

    宁寂散人先是摆了摆手,道:“用不着这么客气,怎么说你也救了我一回嘛。直接叫我一声宁寂就好了。”顿了一顿,接着道:“此次出关,我本来真的可以说是踌躇满志。自认为凭我现在的实力加上御雷金鏊,整个天界都没几人是我的对手。就连什么三绝仙人、什么天界第一高手素还白都不太放在心中。经过这一战,我才知道,我真是一个井底之蛙。”

    “哦?为什么这么说?散人老哥你这次打败岚天君,那可是足以轰动天界三宗的事情啊。”华剑英奇怪的问道。

    宁寂散人苦笑了一下,道:“轰动天界?不错,是足以轰动天界。近万年来,天界之中再没出过一个像样的顶级仙人,算来算去还都是那些老家伙。而素还白已经有几千年没有公开的出过手,八天君近五千年来也从没吃过败仗。上次裂天剑仙昙光挑战素还白为什么最后不了了之?还不是因为他自讨赢不了八天君,所以才知难而退。”

    “那这次你赢了啊,为什么……”

    宁寂散人嗤声道:“为什么不高兴?是啊,我赢了,可是华兄弟,你也不要忘记了岚天君在八天君中的排名。连在八天君之中排名尚未入三甲的岚天君都赢得这么辛苦,又有什么好高兴的?”语气之中满自嘲的意味。

    华剑英一时也沉默下来,就像宁寂散人说得,岚天君在八天君之中仅列名第五。想想看,这种事,似乎……确实没什么好高兴的。

    不知是不是很久没和人这样畅谈,华剑英虽然不说话了,宁寂散人仍然在那里说个不停:“排第五的岚天君已经这么厉害,那排在前三的会有多强?八天君中排第一的星天君又会有多厉害?而能让八天君俯首称臣的素还白又到了怎样的境界?又会是何其的恐怖?”

    听着宁寂散人的话,华剑英一时间完全的默然,什么话也说不出。仔细想想,自己以前……果然是坐井观天啊。

    “听你的语气……我怎么有种对未来希望渺茫的感觉。”华剑英长吸一口气道:“或者说你真的对在未来超越这些强者感到绝望?”

    “唔,也许吧,我和你是不同的。你是一个剑仙,而你的师父更是当年连素还白也自认不如的青莲剑仙,这些条件加起来你便有着无限的可能。但我不同啊。”宁寂散人显得非常无奈:“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我仍然不得不承认,散仙的先天条件实在是太差了。用上同样的时间,付上数倍的努力,往往仍比不上其他的仙人。就像我现在的修为在散仙中已经是前所未有的强,但比起仙人中真正的顶级高手,仍然有很多远远的在我之上。”

    华剑英一时间也只能不知说什么好的沉默,因为他知道宁寂散人说的是事实。其实宁寂散人的实力在散仙来说确实是个奇迹,放到整个天界来说也算是少有的绝顶高手之一。只是看得出宁寂散人就心比天高,他显然并不满足于此。

    在这一点上,就是宁寂散人和华剑英的不同。其实真的说起来,华剑英并不是那么锐意的去追求力量、地位与名声。相比起这些,他更喜欢自由、惬意的生活着。最初拜莲月心为师时,他想到的也只是这些。

    只是现实并非如此,修真者与仙人的生活也许真的比凡人要悠闲很多,但同时却也有更多逼迫与无奈。所以华剑英只能努力的去提升自己的实力,和去立志并尝试去超越自己最尊敬的师父。

    觉得气氛有些沉闷、压抑,华剑英试着改变话题:“是了,我还不知你为什么要和岚天君争斗?就算你当时自信心爆棚,也不会随意的去招惹这样的一个大麻烦吧?”

    沉默了好一会,宁寂散人明显是在犹豫要不要说。就在华剑英觉得不耐,想说他如果不想说就算了的时候,宁寂散人才开口:“是神器,因为一件神器。”

    大吃一惊,华剑英这才知道为什么宁寂散人刚刚会犹豫。对于仙人来说,神器的意义并不止是法宝、武器那么简单。

    就好像修真者很难完全发挥仙器一样,能完全控制神器的仙人也没有几个,而且一些最顶级的仙器,威力其实并不比神器差多少。

    不过神器终究是神器,就算是最低级的神器,就也是神人炼制的东西。就算不能使用,就算威力可能还不如自己已有的仙器。但如果能从中参悟出一些神人的手法,那就不止是单纯修为提升那简单,本身的境界也会得到极大的提高。对于仙人而言,没有比这更大的诱惑了。

    神器本身亦有好坏、高下之分,一件顶级神器的出现,足以让整个天界为之疯狂。当年五圣器之一的天之彼方出世,使得整个天界为之刮起一阵腥风血雨,就连包括莲月心在内的三绝仙人亦不能免俗的参与其中。神器的“魅力”可见一般。而且,能让宁寂散人和岚天君如此重视的神器,打死华剑英也不相信会是一般的东西。

    其实宁寂散人未必就是真心告诉华剑英此事,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过考虑到虽然打败了岚天君,但最后仍然给他回到大罗天。虽然未必会弄得满天界群仙皆知,但却也肯定瞒不住的,既然如此,告诉华剑英也没所谓。

    咽了一口口水,华剑英问道:“那你知不知道,那件神器是什么东西?”

    “当时只是见到代表神器既将出世的神光,岚天君应该也只知道是一件神器,所以并不能因此判断是那个神器。”听宁寂散人这样说,本来华剑英还以为他不也不清楚是什么神器,不料宁寂散人语气突然一转同,道:“不过我是有点线索的。”

    “哦?”华剑英眉头微微一挑,露出一个好奇的神情。

    “当神光腾起的时候,我感觉到,被我炼化收入体内的御雷金鏊突然剧烈的颤动起来。”

    华剑英一怔:“怎么可能,在那种情况下御雷金鏊怎么会有反应?除非是……”

    宁寂散人点了点头道:“没错,我也和你的想法一样。那是……共鸣!”

    华剑英双眼一亮:“这种情况,只会出现在同一个人炼制而成,而且是同一类型的法宝之间。”

    宁寂散人也因为华剑英得出和他相同的结论,而略略显出一丝兴奋:“所以说,那东西的真面目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雷神之锥!”

    华剑英和宁寂散人同时叫出那个名字,那个在不久之后,很可能会像数万前的天之彼方一样,让整个天界为之疯狂的名字!雷神之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