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八集 第四章 太上清静论

第八集 第四章 太上清静论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关于解禁太慢的问题,平民百姓真的很抱歉。主要原因之一,是因为很快就要大结局了,所以打算在全部结束后,再慢慢贴出来的说。

    其实在平民百姓本来的计划中,五月份剑仙应该已经写完了的,但由于本人写字速度太慢,结果所以到现在仍然没有完成…………结果害各位公众版的书友们苦等平民百姓真个是罪不可恕…………(忏悔中!)

    不管如何,有看VIP的朋友大概有人看出,剧情已经开始进入收宫官子的阶段。以VIP的内容来说,大概还有约二十章,十几万字左右,剑仙就会全部结束了。希望喜欢剑仙的大家能支持平民百姓到结束。

    啰啰嗦嗦一大堆,还好这是公众版,不用收钱的(笑)。不喜欢看的各位直接跳过就好。那么……

    平民百姓,在此向大家致意。

    +++++++++++++++++++++++++

    确定了眼前这位的身份,四人的反应各不相同。

    风灵几乎没什么特别反应,既然事先已经猜到是长清子,以她的脾气、性格,就算眼前站的是神人,她也不会有太大反应;玉藻虽然也有些惊讶,但却也没什么激动的反应,毕竟她曾经经常面对另一位三绝仙人(当时莲月心把和长清子之战视为奇耻大辱,所以玉藻并不知道这件事);宁寂散人虽然吃惊,但和一般仙人一样,只是吃惊于号称最强的三绝仙人的身份罢了。但只有华剑英,感受到的震撼最大。

    因为他知道,以长清子的性格,他离开潜修之地的举动,表示他已经悟通了那最后一步,也就是说,继莲月心之后,又一个神人就要诞生了。

    所以华剑英开口第一句话便道:“恭喜、恭喜,恭喜前辈心愿得偿。”

    上下打量了华剑英几眼,长清子并没有直接回答,淡淡地笑道:“你就是莲兄弟的徒弟?”

    “晚辈正是。”

    唔了一声,又看了看玉藻几人,点头笑道:“不错、不错。”顿了顿,又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到别处去,再来慢慢聊。”

    长清子话音刚落,华剑英还没说话,玉藻因长清子一句话突然想起一事,突然“啊!”的一声大叫,把包括长清子在内的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一起转过头来看着她,不知出了什么事。

    “星鉴!我的星鉴啊!”望着欺天上人离去的方向,玉藻近乎呻吟般的叫起来:“那个混蛋把我的星鉴给毁了!还没有赔我就跑掉了!呜~~我的星鉴啊!”

    看着玉藻那几乎跳脚的样子,其他几个人不禁面面相觑。

    “呃……不要生气了。嗯,我替他赔你还不行吗?”微微苦笑着,长清子取出一架星鉴递了过去。因为还没有注于仙灵之气,所以这架星鉴现在还只有巴掌大小。

    “哇!多谢前辈啦。”玉藻也不客气,立刻道谢着接过来。一边在手上把玩着,一边注入一丝仙灵之气察看着。这架星鉴的样式和玉藻原先那架梭型星鉴完全不同,看上去更像一只展开翅膀的飞鸟。虽然还没有实际使用,但玉藻已经发觉这架星鉴的性能比她原本那架要好的太多了。“真是太棒了,这可真是太感谢前辈了。”玉藻一边收起手上的星鉴,一边再次道谢。

    在长清子谦谢时,华剑英忍不住问道:“长清前辈,你把你的星鉴送了给玉藻,那……你自己呢?”

    “呃,是啊。前辈你怎么办啊?”玉藻话是虽然在说,但不过显然她并没有把到手的星鉴再拿出来的打算。

    长清子摇头笑道:“不要紧的,反正我也已经用不到了。”微微一怔,华剑英还想再说什么,长清子已经打断他道:“好了,我们现在不妨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聊聊吧。反正你们的事情,应该也不急嘛。”

    虽然说现在神器的事情在天界恐怕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但之前和他们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的长清子能一眼看穿,还是让华剑英四人有些吃惊。

    还没等他们从吃惊的状态中回过神来,长清子说了一句:“好了,走吧。”说着衣袍一挥,华剑英四人只觉得眼前一片紫气弥漫而过,等到紫气消失之后,几人已经停在一块浮游大陆的上空,脚下不过数十米处就是地面。

    四人同时暗吃一惊,同过星图,他们都知道,他们刚才所处的位置附近相当的距离内,根本没有陆地。长清子连星鉴也没用,就这么挥手之间,就连同数人传送出这么远的距离,着实让几人吃了一惊。

    压下四人的惊异,四人还是随着长清子落在地上。长清子再次挥了挥手,一阵法术波动后,前方不远处接近一片树林的空地上,出现了一座小小的院落。

    整座小院中的物品,包括围成小院的低矮围墙、院中的一张矮几、和一间不超过十坪的小屋,完全都是由树枝、树皮之类制成。

    望着这座小院,华剑英几人全都露出一丝疑惑之色。毕竟这里看上去虽然十分简单,但却不可能是随手间就完成的东西。

    长清子笑了笑解释道:“这里就是我平时隐居之所,过去坐吧。”

    除华剑英外的几人恍然大悟,以长清子的修为,在自己隐居之所设下个传送阵什么的自然是简单之极的事。只要长清子是身处于天界之外,只要掐动相差的法决,自然就能立刻回来。

    不过华剑英却并不这样认为,因为在刚才的传送过程中,他感觉到了一丝似曾相识的波动。而那奇异的特性和波动,让他想起了当初曾在其师父莲月心那里见识过的传送法:空间断层大挪移……神人最常用的传送、挪移手法。

    如果是空间断层大挪移,那能使用此法的长清子就已经不单只是领悟到那“最后一步”而已,应该已经随时都能升华虚空界了。

    不过讶异归讶异,华剑英还是和其他人一齐走进小院中。

    小院左侧有一棵极其高壮的大树,枝叶相当茂盛,当真是郁郁葱葱,如覆华盖。不过看着这棵大树,再看看身处的小院和远处的树林,华剑英几人差点冒出冷汗来。

    这棵树明显和其它的棵不是一个品种,应该是长清子有意移植过来的,和那些较矮的树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够古怪的了。再加上它所处的位置,虽然说不上有什么不好,但总给人一种异样的违和感。

    相互对视了几眼,几个人都在心中暗叹。长清子的修为之高深自不必说,不过他的品味嘛……还真是相当独特呐……………。

    在长清子的邀请之下,几人在那张矮几旁充做坐凳的几个树桩上坐了下来。几个树桩高矮、大小完全不同,看那些树桩的样子,应该也是长清子有意为之,不然在这么狭小的一点地方,绝不可能同时生长这么多大树出来,更不可能长到这么大。而华剑英几人在又一番面面相觑之后,也只能再次在心中暗暗感叹长清子的古怪品味。

    坐下之后,长清子弄出几杯茶水待客。长清子的茶,自然不是凡品,只喝得一口,几人便赞不绝口。

    喝得几口茶水,长清子放下手中的茶杯,双眼之中精光微一闪,望向坐在他对面的华剑英。不管是华剑英还是另几人,都知道长清子有话要说,也都安静的看着他。

    “剑英,说起来,这次我会突然找上你们,主要是为了告诉你一句话。嗯,确实的说,是你师父要我转告你的。”

    长清子开口便让华剑英吃了一惊:“师父?师父他说什么?”

    “前途多桀,小心、小心、再小心。”

    微微吃了一惊,华剑英低头沉思这话的意思,以及师父想表达的含义。随着他的沉思,联系以前师父升华前所说的话,他渐渐的明白了过来。苦笑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哦,还要多谢前辈。”

    莲月心的传话其实很简单,很久之前,他就曾经一再告诫过华剑英,飞升天界之后,华剑英将会有一次大劫。经历过上次血咒的事情之后,华剑英曾经以为那就是莲月心所说的大劫,不过现在莲月心的传话,很明显就是告诉他:所谓的大劫根本还没发生,让他不要大意。

    其实想想也是,上次血咒的事情虽然麻烦,但就算他真的永远也无法解除诅咒,最了不起就是他变成一个女人的同时,修为永远难有寸进。但是也仅仅只是如此而已,对他的生命本身却不会构成什么影响。想来让莲月心屡屡提及的“大劫”,应该没有这么简单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考虑到最近可能发生的大事,再加上现在莲月心突然请长清子传话,那么所谓的大劫,很可能和这次神器之争有关。特别是这次他们所要面对的,很可能是三绝仙人中的另外一个,一个修为可能比不上他师父莲月心还有长清子,但却可能比他们两个加起来还要危险的多的素还白。

    想到这里,华剑英不禁开始考虑,是否还要参与到这次的神器之争中?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不定掉,如果是别的原因倒也罢了,因为害怕困难或者可能会遇到的危险而就这样子放弃,绝对会影响到他日后的修炼,那样的话,他倒还宁可放手搏上一搏。

    而听了他的话,长清子笑了笑,道:“你明白就好。”顿了顿又道:“不要让你师父太担心了。”

    “是,倒让前辈担心了。”华剑英略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想起一事,忍不住又道:“前辈似乎和师父经常……有联系?”刚刚还没注意到,仔细想想,忽然想起,莲月心应该仍在虚空界,竟然能让长清子传话。

    长清子笑道:“这有什么奇怪?以月心他的修为,不要说只是以神念交流,如果他愿意,他本身随意都可以到天界这边来。不要忘记,空间的限制,对神人来说是等于不存在的。”

    华剑英听了忍不住道:“那、那师父为什么不直接来找我,或者让我见他一面?”

    长清子眉毛一挑,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神情古怪的看着华剑英。华剑英激动之后,看到长清子的神情不禁呆了呆,跟着明白过来,忍不住苦笑起来:“是吗?看样子我这个笨徒弟让师父他老人家失望了。”

    长清子虽然没有说话,这种事情毕竟是人家师徒之间的事情,他再怎么不以为然,也不好直接说出来。但却轻轻忍不住轻轻点点头。

    华剑英来到天界后的一系列表现,让在神界一直关注着他的莲月心相当不满。这一点,长清子可以从和莲月心的神交中很清楚的感觉出来。如果不是因为不想再一次做出拔苗助长的事,莲月心说不定真的会冲到天界来狠狠的教训华剑英一番,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拜托长清子代为传话,甚至给以某种程度上的指点。而每每想到当时莲月心的神情,长清子就有大笑的冲动。

    看着长清子忽然露出怪怪的微笑看着华剑英,包括华剑英在内的几个人全觉莫明其妙,还好长清子很快就回过神来。

    想起莲月心的请托,虽然觉得有不以为然,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既然已经答应了,就不能太过含糊不是。

    看了看宁寂散人,长清子道:“下面的话是我送给你的。”说着看了看其他几人,又道:“勉强,也可以说是给你们所有人的。”

    “前辈有话请讲无妨。”宁寂散人在这四人小群体里面,算是最年长的一个,但和成仙以百万年计的长清子比起来,他可是不是晚到哪里去的晚辈。所以十分恭敬的说道。

    “凡事莫强求,顺其自然就好。”

    想不到会是这样一句话,四人全都微微一怔。半晌之后,玉藻忍不住问道:“前辈……是在说有关这次天界神器之争吗?前辈对这次的事,又是怎么看的?”虽然是在请教,但以她语气,如果被问及的对像换一个人,恐怕就并非是想知道对方的意见,而是试探对方的心意了。

    长清子此时的修为,自然不会再把神器放在心上。他自己差不多已经可以修炼神器了,因此玉藻倒是毫不怀疑长清子是否对神器也有野心,所以对于他的话,玉藻和其他几人自然也就十分的信服,真心的希望想要知道他的意见。

    长清子笑道:“这些事情,最好由你们自己来判断,我不想因为我的话,而影响到你们的决断。”想了想,还是又加了一句:“我只能告诉你们,这次的神器之争,既不会有赢家,也不会有输家。”

    华剑英四人听了不禁面面相觑,这话是什么意思?但长清子明显不想再在这件事上多谈,自知再也问不出什么,几人也只好自己去思索长清子话中的意义。

    “前辈对于素还白这个人,怎么看?”玉藻忽然开口问道。

    停下已经放到口边的茶杯,长清子嘴角微微向上扬起。虽然是在问素还白,但这个时候问起,玉藻真正的意思,其实还是想以此来判断此次神器之争,他们应该怎样做。明白自己的劝告并没有什么用,长清子就不禁为之轻轻苦笑。不过既然如此,就算谈一谈素还白,也没有什么关系。

    “素还白吗?这个人我并不了解他想法。”似乎觉得这是一个很难以说明的问题,长清子缓缓的说道:“准确的说,是我完全不能了解他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素还白天资极高,以他现下的修为,比之当年月心全盛之时,只怕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不过他当年对月心避而不战,相信对他的精神上会有相当的影响。所以就算他实际上已经超越月心,但心理上,却仍然会认为自己比不上他。当然,这种心境,如果实际敌对,就算他实力较强,最后也是会输的。更不要说现在月心已经修成神人,对付他更是轻松。”

    “与他高深实力成正比的,还有他的野心和领导能力。不得不承认,不要说是和月心相比,做为一个领导者,就算是我,也远远及他不上的。”

    “不过我不能理解的,是他的野心。据我所知,素还白早在还是一个修真者时,在修真界就是称霸一方的人物,那时的他,就极有野心。如果不是人间界实在太过辽阔的话,说不定他也会想要征服、统一整个修真界吧?而现在,毫无疑问,素还白就想要统一整个天界。嗯,不管怎么想,还是不能理解。如此重的私心,他如何能修到如此境界?还有,把天界一统,然后呢?又能怎么样?”

    看样子对于素还白的这种想法真的是完全不能理解,长清子的表情显得相当困惑。

    “一般来说,到达某一种境界后,自然就会对一些事情看淡、看轻,从而将这些事情一一放下。哦,这种说法并不完全正确,不过我并不能很好的用语言来表达。”长清子微微皱起眉头。其实何止是他,这种境界上的体悟,微微都是只可意会,不能言传。想要用语言来表达那种感觉,不止是长清子,换谁来恐怕都做不到。

    看了看华剑英,长清子忽然道:“修神之人称最关键的一步为‘最后一步’,因为只要能领悟和做到这一步,可以说就打开了神人之道的大门。”

    长清子的话让玉藻和宁寂散人微吃一惊,虽然他们两个并不知道莲月心的请托,但仍然猜到这是长清子想要对华剑英加以指点。连忙竖起耳朵听着,其实就连华剑英也连忙镇定心神,不敢怠慢。几人中,大概也只有生命形式和修炼方式完全不同的风灵不太在意。

    长清子接着问了一句让玉藻和宁寂散人吓了一跳的话:“你知道这所谓的‘最后一步’是什么吗?”两人心中忍不住暗暗嘀咕:[这是修神最后、最关键的一步。以华合江英此时的修为,怎么可能知道?]

    不过华剑英接下来的一句话却把他们两个吓了一大跳:“是的。所谓‘最后一步’,其实就是‘真我’。或者说寻找‘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