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八集 第七章

第八集 第七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已经败了吗?也许吧。只是……”在沉默了好一会后,昙光忽然露出一丝笑容,淡淡的说道:“只是既既然已败,为何我还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了?”

    眉头一皱,恼怒的神情就在华剑英脸上出现。

    “你这家伙……为什么?明明知道自己已经败了却还要做这没用的事?难道说你不敢面对失败吗?”

    “面对失败?不,不管面对什么人和什么样的情景,只要我还有一战之力,我就不算战败。想要败我吗?那就过来让我真正的失去战斗能力之后,再说吧!”

    黯然半晌,华剑英道:“经过和你这整整一天的战斗,现在我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一招,如果继续认真的战下去,我有把握在十招内把你打败。昙光,干脆的认输吧。”

    “也许,但是华剑英,我仍然仍然坚持要战!”

    皱了皱眉,华剑英摇头道:“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上一次交手的时候,你曾经过我说过。因为势不均力不敌,打起来也是索然无味,现在的情况对我来说也是一样。现在对我来说,与你继续战下去已经没有意义,那个盟主的位子你也应该明白我并不在意。算了吧。”说着,华剑英直接转身准备离开战场。以他对昙光的了解,他相信昙光是不会做出在背后偷袭、暗算这类事情的。

    但是,这回他算错了。

    “华剑英!你这算什么?看不起我吗?你给我回来再战呀!”随着昙光的一声怒喝,强大的剑气便向华剑英背后斩来。

    感觉到背后汹涌向至的剑气,华剑英大吃一惊。一声低喝,原本平静的空中突然波动起来,仿佛凭空出现的剑气流带动空气高速回旋形成一道风剑,抵挡昙光的剑气。

    不过昙光这一剑的威力极强,仓促形成的风剑根本抵挡不住,只是略略延迟了一下但被裂天剑气轰碎。

    只是这一瞬间的延迟已经足够,华剑英足下发力,“嚯!咧!”一声响,地下再一次窜起一柄巨大无比的石剑,挡住昙光的剑气。

    虽然石剑挡住了昙光的裂天剑气,但剑气连同石剑本身仍然轰然一声爆裂开来。距离相距太近,一时粹不及防,华剑英被冲击过来的气流推的向前踉跄好几步,连忙气沉下盘这才站稳。

    猛地转回身,死死的瞪着昙光。被人从背后偷袭这一点先不说,堂堂一个剑仙,差一点跌个“饿狗抢食”……这回华剑英是真的生气了!

    “昙光……你这个家伙!你难不成想死吗!?”华剑英气的全身微微发颤,不知是否情绪太过激动,连带的着说话时的声音也有点抖。

    半晌没有说话,与华剑英对持了好一会,昙光突然道:“有一件事……我应该向你道歉呢。”

    微微一怔,华剑英不知他是什么意思,先按下心中的怒火,皱着眉看着昙光等着他的下文。

    “嘿,还记得上一次见面,你还因为那个诅咒的关系而有着一副女人的外表。而不管有着怎样的外形,当我第一眼看到你,我便觉得讨厌,非常、非常的讨厌呀。虽然我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很讨厌你,但却没有杀你。但我仍然把你侮辱,重重的侮辱……”

    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华剑英道:“而你现在……竟然就对此感觉到后悔?这真是让我惊讶。”

    “…………后悔?不,并非后悔,应该说是心情复杂吧。不过现在我的确感觉到你当时的感觉,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哦?有过……而无不及吗?”以只有自己才听得到的声音重复了一遍,华剑英便明白了什么。目光悄悄扫过四周,虽然除了连绵的山峦、空旷的原野外看不到其它什么东西,但华剑英就知道和能够感觉得到远处那些隐起身形在观战的家伙们。

    [原来如此,当日除了我和他之外,旁边就只有玉藻和风灵,而以她们和我的关系来说,几乎可说那一次的事情就没有也不会有其他人知晓。但现在,却是在无数人的目光之下。嘿,宁可光明正大的败在我的手下……也不肯不明不白的放手吗?昙光……我应该佩服你的宁折不弯……还是应该嗤笑你不懂把握机会?]陡然明白了什么,华剑英心中默默思索。

    “不管怎么样,有一样事我现在倒是很确定应该怎么做。”淡淡的抬起头望着昙光,华剑英的身上再一次升腾青色的剑气:“昙光……接!招!”

    随着一个“招”字出口,一道不停旋转如锥般的剑气出现在昙光面前约莫一、二十米的位置,呼啸着向昙光攻了过去。

    裂天剑于面前一横,虽然挡下了华剑英的这一剑,但蓄力不足的昙光仍然被震的飞了出去。

    昙光心里还在为这看上去毫不起眼的一击所拥有的威力而吃惊,忽然华剑英的声音从上方传了过来:“昙光,现在可不是让你发呆的时候,还是认真点来接我的剑吧。”

    说着话,不知何事出现在昙光背后靠上位置的华剑英已经一剑斩了下来。总算昙光反应快速,再一次及时的挡住了这一剑。

    不过挡住这一剑,并不代表顶得住这一剑,昙光再一次远远的飞了出去。

    从半空中掠过剑戟峰,直到半山腰的一条河流上方昙光才稳住身形。不过还没等他来得及喘口气,“呲!”的一声异响河水突然化成七、八道水柱……不,水剑直轰在他的背上。强大的冲击力让昙光向一个弹球一般顺着原来的方向又飞了回去。

    吐出一口血,强行定住身形的昙光正在暗暗叫苦,旁边山崖上不知怎么,突然“砰”的一声爆裂开来。微微一怔,昙光转头望去。

    不过等到他看清那无块正向他冲过来的尖锐冰块时,立时脸色大变。已经来不及闪避,裂天剑运剑如飞,把飞来的冰剑一一挡下。昙光不愧是剑仙中的佼佼者,剑术确实妙之巅毫。在连受重击,本身力量不足的情况下,竟然纯凭一手精妙的剑法把飞击过来的上千冰剑全部挡下、磕飞。

    好不容易挡下这一轮攻势,昙光一边调息,心中暗暗吃惊:[好、好厉害!华剑英那家伙说还说什么十招内把我打败。开玩笑,如果不放水的话,我能接个三、五招就要偷笑了!]

    昙光心里十分清楚,虽然不知为什么,华剑英的确已经对他手下留情。虽的不说,第一招的那记御风而成的风剑,既然能在他这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他十多米外,应该也能直接紧贴着他的脸出现。那样一招就能把他打败。

    就算放下这招不算,如果不是华剑英的说话,第二剑他绝对来不及抵挡。

    “现在你应该明白了吧?”这时华剑英忽然在昙光前方不远处现身,淡淡地道:“只要在这个范围内,我就几乎是无敌。”

    似乎完全忘记了对华剑英的厌恶,昙光忽然一脸崇拜的道:“我承认,好强!真是太厉害了!喂,这就是……这就是当年青莲剑仙莲月心前辈仗之以横行天界的心雨殛天剑阵吗?”

    华剑英淡淡一笑,道“心雨殛天剑阵?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因为是以我们剑仙的‘剑’来发动,所以师父的剑阵才叫作‘心雨殛天’,而我的剑阵,则是‘梦魂殛天剑阵’啊。”

    昙光忽然大笑起来:“好!好个殛天剑阵!想不到你已经练成这号称‘神技’的的殛天剑阵,败在这招之下也算不冤。就让我再来领教一下吧!”说着,裂天剑银芒暴涨,向着华剑英斩击过来。

    “唔”了一声,无视昙光斩过来的剑光,华剑英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一次,我不会留情。”

    眼看这时裂天剑气距离华剑英的头已经不过米许,而随着这句说话,华剑英就那么突然消失掉。昙光注满仙灵之气的一剑登时斩在空处。

    殛天剑阵,以剑仙的魂剑为媒介,以仙灵之气与剑气与四周一定范围内的空间进行共振,从而产生一个类似于神人“绝对领域”的相对空间。而正使用着殛天剑阵的人,如现在的华剑英,则可以通过这种共振,配合本身的瞬移随意在任何一个空间节点移动,真正的是瞻之在前、顾之在后,让人完全无法捉摸得到。而剑仙的近身战的实力之强劲,让普通仙人更是完全无法应付。

    这种模似性的法门,面对真正的神人自然是不堪一击,但用来对付仙人,那可是近乎于无敌的招式。

    原理,几乎所有接触过殛天剑阵的仙人都心里明白,但要说的模仿……当年也长清子也不得不放弃的事情,就不是那么容易做到。

    而现在陷身于殛天剑阵之中的昙光,情况更是糟糕之极。当华剑英再次出手,八道剑气真正的从四面八方同时发动,而且还是紧贴着昙光出招,让昙光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已经中招。

    “呃!我、我还没那么容易败的!”催动仙灵不死身,昙光瞬间把伤势治愈八成。不过这时一只手掌、华剑英的手掌突然按在他的胸口。

    “去……”淡淡的吐出这个字,昙光整个人“轰”的一声被击飞出去,前胸更被爆开一个看着触目惊心的血洞!刚刚的伤势还没痊愈又受如此重伤,昙光这回是真的“不好彩”了。

    “呜……仙灵不死身!”昙光全力催动,银色的仙灵之气迅速汇聚到胸前的伤口处,眨眼之间伤口已经回复、愈合。只是肉身的伤势虽然恢复过来,但内里受得的震动和伤势却没有半点起色,现在的时光便只剩约莫五、六成的实际战斗力。

    不顾胸口还在隐隐作痛,昙光猛地伏身低头,避过华剑英自背后挥来的一记击。但是这一击带动的气流还没完全停止,“砰!”的一声,昙光小腹处已经中了华剑英重重的一拳。

    “你既然喜欢玩,那我便陪你玩下去。不过我实在是看不出这有什么意义。”华剑英瞪着昙光冷冷地道:“看到了吗?在殛天剑阵的辅助之下,连‘念剑’都不用,我只用这最简单的实拳就足以把你打败!”

    说着,拳力爆发,“砰、砰、砰……”连响声中,昙光被远远的震飞出去。

    挥手拍碎昙光在被击飞的一刹那反击的一道剑气,华剑英暗自皱眉:[虽然不知是为什么,但不能不承认,这个昙光的战意实在高的让人吃惊。总不能真的杀掉他,同为剑仙,而且对抗大罗天与素还白,昙光便是一份重要战力。啧,不过这样子维持殛天剑阵实在太吃力了,继续这样弄下去,说不定没解决他我自己便无力以继。就在下轮攻击结束这场战斗。]

    有了决定,华剑英立刻付之行动。

    而应付过几道有质无形的念剑攻击,昙光亦有所察觉:[再次使用念力剑气,华剑英这家伙,要动真格的了!]

    “我不会再一次说要你认输的话,所以……昙光……你就给我败吧!”大喝一声,华剑英重重一击把昙光再一次轰飞。

    “呼啊~~我、我昙光便没那么容易败,华剑英!给我再……呜唉!”正要聚力拼命反击,昙光突然只觉隐约听到“砰!”的一声,眼前立刻金星四射,双耳也一阵阵的“嗡、嗡……”做响。

    [出、出什么事了?]昙光的心里一阵迷茫,便连发生什么事也搞不清。

    原来不知何时从剑戟峰的山体之中冒出一体巨大的石剑,横过近千米的空间,重重的轰在昙光的后脑。

    虽然是在殛天剑阵的范围之内以念力发剑,是华剑英目前发现、并能运用自如的念剑之中威力最强的一种。但从整个大地之中硬生生迫出部份土石汇聚成石剑,石剑的耗力也是最大。

    一切就如华剑英预料一般,强如昙光,在完全未曾察觉之时中了这几乎犹如偷袭一般的重重一击。未加提防的昙光就给轰个头晕眼花,一切的反应也相对减慢许多。

    不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华剑英连瞬移也不使用,高速划过之间数里的空间,加足全力好像打桩机一般的一击便重重的轰在昙光的脸上。

    由于被击中时的反作用力,昙光的头部被震的微微扬起,后脑离刚刚击中他的石剑柱便有着大约十数公分的距离。

    再被华剑英沉重一击重重轰中,他的头部立刻如一颗大钉子般狠狠地“钉”在石柱上。

    而等到华剑英收招时,昙光便如只死鱼般从半空中落下。就如华剑英的计算,这连环的攻击就把昙光轰的失去意识。不过不想昙光真正出什么事,华剑英立刻接住昙光的身体。

    而这场因莫明其妙的理由打起来的莫明其妙的决战,也终于结束。终于赢了昙光,也让华剑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沉默了一会,虽然看上去没有什么,但通过空气传来的阵阵波动,华剑英就知道四周观战的人大部份已经离去。知道是时候离开,夹起失去意识的昙光,华剑英化成一道青色剑光飙射而出。

    缓缓张开双眼,望着房顶,不知是否脑袋连续受到重击的后遗症,昙光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出了什么事。

    只到定了定神之后,不久前发生的事在他的脑海中一一回忆起来。想起在最后所见的一幕,是华剑英那在眼前迅速变大的拳头。再联系其它一些事情,他终于确定了一件事:[是吗?我终于还是……输了。]

    默默地坐起身来,昙光伸手在头部四处按摩了一番,轻轻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什么不舒服的反应,应该没有什么大事。

    不管对什么人来说,头部也是一个重要的东西,仙人亦不例外,看从那些情绪失控走火走魔的仙人的下场,就知道头部对仙人的重要性了。昙光胆子再大,也不敢拿这个开玩笑。

    轻轻站起身,推开门走了出去。连门都还没来的及关上,一个剑仙匆匆走来,看到昙光站在门外,怔了一怔。

    不过这个剑仙立刻反应过来,上前来笑道:“昙光先生怎么起来了?感觉可好些了么?”

    昙光也笑着应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多谢仙兄挂怀。是了,不知在下晕了多久?”却没注意到说话时对面的这位仙人脸色微微有些赫然之色。

    昙光却是不知道,当日他被华剑英打到失去意识昏迷不醒,剑仙们便推出一位来照顾他。但剑仙们大多是心高气傲之人,那个剑仙虽然接下这个任务,但心中却着实不喜。回到下塌之处休息静修,不想一不留神已经过了好几天,才记起还有这件事。

    要知昙光毕竟是此次剑仙会盟的盟主,如果盟主因为他没有留心照顾而出了什么事,其他的剑仙们轻则重重教训他一顿,重则联起手来撕裂了他都有可能。所以昙光一出门时,看到他神色匆匆的赶过来。不过来到时,昙光竟然行若无事,也着实让这个仙人大大出了一口气。

    “是了,青莲剑仙呢?”昙光想起打败他的华剑英,也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但还是开口问道。

    “哦,青莲剑仙说仙剑盟的一切事务还是昙光先生你来负责,至于他自己则和几个朋友去了丧元天境。”说着话,那个剑仙脸上也露出奇怪的神情,显然是不理解华剑英几人这个时候跑去丧元天境做什么。

    “丧元天境?”昙光自然明白华剑英说让他负责仙剑盟的意思,因为他对这个完全不感兴趣。同时昙光也十分吃惊华剑英竟然跑去丧元天境:[奇怪,这时候跑去那里做什么?就算他本人不知道,玉藻也不可能不告诉他那里有多危险。等一下!难道说……]

    聪明如昙光,心念一转隐约已经猜到其中的含义:[原来如此,这样说来,可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而此时的华剑英一行人,已经来到丧元天境附近。只是他们的行程,显然并不太顺利。

    “不行了!星鉴支持不住了!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下去自己飞吧!”宁寂散人大声的招呼着。

    因为上次宁寂散人有来过丧元天境的经历,虽然说那次只是什么也不懂的宁寂散人误打误撞闯到这里来的,所以这次一行人少有的乘坐宁寂散人的星鉴行动。但仍然有些出乎宁寂散人的意料之外,刚刚进入丧元天境的范围之中就出这种事情。

    用力抓住一边的某个东西做把手,努力稳定身形的玉藻听了失声叫道:“喂!宁寂,你没搞错吧?星鉴支持不住……我们下去自己飞难道就会很容易吗?”华剑英几人也一起点头。

    宁寂散人一边勉强操控着星鉴,一边转过头黑着脸瞪着三人,狞声道:“你下去自己飞我不知会不会很舒服我不知道,至少我知道你们几个绝对死不掉!而你们如果再不下去,星鉴还能支持多久我却不知道!所以……”

    说着,用带着杀气的目光扫视了几人一眼:“我数十声,要么你自己跳出去,要么我亲自动手把你们抛出去!自己决定吧!”

    虽然不知这家伙是在开玩笑还是玩真的,但星鉴那越来越巨烈、越来越难以控制的震动,还是让三人做出选择。无奈的耸耸肩,华剑英一手拍在星鉴上,青光一闪,已经置身于星鉴之外。

    所有人都出来后,宁寂散人连忙收起星鉴。

    四下张望了一番,玉藻奇怪地道:“真奇怪,明明也没什么,为什么刚刚在星鉴之中的反应那么大?可别说只是针对星鉴啊。”

    正在查看星图的宁寂散人翻了翻眼睛,冷声道:“想知道吗?你马上就会知道为什么了。”说着抬手指了指右前方道:“往那边走。”说着第一个架起仙光飞了出去。

    虽然还有些不明白宁寂散人的意思,特别是不解为什么不用瞬移而是真的这样一点点慢慢地飞,但三人还是立刻跟了上去。不过刚刚飞出去足百米,华剑英和玉藻同时:“哎哟!”、“啊呀!”的惨叫起来。风灵虽然没有出声,但看她的神情便知道,她也绝不怎么舒服就是。

    “怎么……哎哟……怎么会这样!?”玉藻一边呻吟一边道。

    刚刚三人一高速飞行,四周的空气中的灵气便突然作出巨烈反应。就好像在高速行进中,空气会形成扑面强风一样。不过……这回的“风”未免也太强了一些。

    强大的灵气流擦身而过,那感觉简直就好像是扑面洒来强硫酸似的,弄得华剑英三人从头到脚,有如被火灼烧一般的强烈疼痛,而且还是从发梢到脚尖无处不痛。

    好在这股灵气虽然强劲,但没有特别的运用与法决相配合,也只是让华剑英三人一阵难过而已,并没有真的受伤。

    不过就算如此,三人也绝不好受,玉藻更是“哎哟!哎哟!”呻吟之声不绝于耳。

    “怎么样?不好过吧?”宁寂散人在一边没好气的道。但在华剑英三人的眼中,怎么看都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不过宁寂散人明显不受四周那古怪的灵气影响,虽然心中颇没好气,但华剑英还是奇怪地问道:“宁寂,你怎么会没事的?”

    瞄了他一眼,宁寂散人露出一丝古怪的神情,道:“怎么?到现在也没注意到吗?喏。”说着,宁寂散人指了指身周的那层光芒闪烁的光影。

    呆了一呆,华剑英很快明白过来,苦笑道:“原来如此,这么简单啊。”

    宁寂散人点了点头,哼了一声道:“简单而又直接,同时也是唯一有效的方法。”

    暗光流影是集攻防于一体的仙器,不知是否因是宁寂散人这个散仙炼制,和寻常仙器大大不同。最大的不同之处,便是平时也都一直在宁寂散人身体四周浮动着,而不是和一般仙器一样收在主人的体内。因此华剑英三人一时间竟然没发觉到,宁寂散人刚刚在飞出去的同时,暗光流影已经发出了代表防御禁制启动的星光。

    明白到原因之后,华剑英和玉藻不由得相对苦笑。不过话说回来,以他二人对丧元天境一带近乎一无所知的了解程度,就算注意到了,大概也不会放在心上而忽略过去吧。

    只是现在既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华剑英扬手招出梦魂剑,玉藻平时便披在外面的七彩玉霞带轻轻漂浮起来并散发出淡淡的霞光,而风灵则是身上的铠甲由平时的普通样式,明显变得更注重防御力。

    看着几人都明显的做好防护,宁寂散人点了点头,道:“好了,走吧。”说着当先飞了出去,华剑英三人连忙在后面跟上。

    这回有了提防,自然再没有发生刚刚那种事。不过感应着四周因着四人的高速飞行而聚集过来的大量灵气,仍然让华剑英几人为之脸上变色,就连事先早有心理准备的宁寂散人,脸色也有点不太自然。

    “是了,记得在丧元天境这里,停下来时不要一下子就停住。要慢慢的减慢速度,缓缓的停下来。”宁寂散人突然想起一事,对另三人扬声道。虽然有时候会开开玩笑、弄点恶作剧让几个同伴哭笑不得、狼狈不堪,但情知这种事可是开不得玩笑,宁寂散人还是仔细的叮嘱道。

    “咦?如果不这样做呢?”习惯了平时说停就停的做法,玉藻觉得按宁寂散人说得还真是麻烦,忍不住开口问道。

    不过宁寂散人显然误会了她是在跟他故意搞蛋,没好气的应道:“真想知道?你自己停下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玉藻微微呆了一呆,感应着四周聚集起来的灵气强度,不禁干笑一声。

    试验一下?开玩笑,突然停下来的结果自然会直接撞上这些灵气团,虽然在没有人驾御的情况下,就算正面撞上这些灵气团不会对她造成什么太大损伤。但万一传扬出去,说她堂堂妖仙玉藻因为在飞行时因为停的太急而受伤,那恐怕会笑掉全天界所有仙人的大牙。所以玉藻还是明智的选择了放弃做这种无聊的尝试。

    一路行来,也经过了几个浮游大陆,虽然只是远远一望,但其凶险环境,还是让惯了天界好山好水的华剑英和玉藻两人着实目瞪口呆了一把。

    “注意,就在前方不远处了。”宁寂散人忽然开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