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九集 第五章 龙女

第九集 第五章 龙女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血煞封神针,据传最早是由仙魔战争时期,由黑魔界一方创造出来的一种禁制法宝。更准备点说,是一种极特殊的灵决手法,针体本身并不难制做,主要的威力还是来自于催动封神针的灵决。

    不过由于仙、魔两边手法还有使用材料的不同,虽然说血煞封神针并不难制做,仙界这边仍然没有人能做得出来。据说现在天界流传的少数几根血煞封神针,全部是仙魔战争时,从魔界那边得到并流传下来。

    在天界最少已经有百万年以上没人见过或用过这玩意。如果换做别人,很可能中招之后都不知道自己中了多可怕的东西。如果不是星天君反应奇快,当机立断在整个右臂设下禁制,结果会怎么样是难以预料的。

    不过说到伤势,元鸿子的伤势之重比之星天君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被暗拂杀正面击中,不只是杀伤力而已,推动暗拂杀的炫疾天火之力被完全打进了元鸿子的体内。被炫疾天火侵入体内,那种好像身体里面被放进一个高倍锅炉的滋味可绝对不好受。

    如果不是对面不远处就是星天君这个大仇人,就算旁边有长嚣尘风帮忙,元鸿子只怕也会忍不住大声惨叫起来。

    星天君此时全力压制右臂那股凉丝丝的古怪劲力,虽然把整个右臂完全的禁制,但那股劲力还是在那里蠢蠢欲动。面对传说中连神人也能禁制的血煞封神针,星天君半点也不敢大意,全力运转仙灵之气与之对抗。总算他当时反应够快,靠着强力的禁制,总算把血煞封神针的力量暂时压了下去。

    现在,已经不是再战下去的时候了。

    被血煞封神针刺中,虽然因为反应及时加上本身深厚的修为而暂时压下了下去,但终非长久之策。现在对星天君最重要的事情,是要想法子赶快迫出体内的血煞封神针。

    同样,被炫疾天火所伤,在加上被星天君重手击中,虽然有长嚣尘风在一旁相助,但也只是暂时性把体内伤势压下而已。现在对元鸿子最重要的,是赶快驱出体内的炫疾天火,不然他的伤势永难复原。

    都清楚相互之间的情况,结果双方各自都默不作声的离开。因为,现在已经不是他们继续争斗下去的时候。

    一场争斗下来,双方都没得到什么好结果。观止天和上明天参与此次行动的仙人近七成战死,包括观止天之长的元鸿子在内,其余之人也几乎是人人带伤。星天君亦中了元鸿子的血煞封神针,也好不到哪去。

    不过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损失最大的,大概就是凌宵城了。原本繁华无比,人来人往的凌宵城,现在因为双方连续的几场争斗,整个给轰成了一片废墟。残壁断垣,令人难以想像,不久前这里还是天界著名的十三天都之一。

    而在众仙离开之后不久,在星天君与元鸿子、长嚣尘风等人战斗之地不远处的半空中。感觉就好像隔着水看东西一般,出现了一个巨型气泡一般的东西。

    气泡的外壁渐渐消失,露出了里面的三个人。竟然是水云天的小龙公主和她的两个侍女,青霞与碧霞。

    “终于打完了。公主,看来绝仙的实力也不怎么样嘛。星天君竟然会弄得这么狼狈。”青霞低声说道。

    不过小龙公主显然不是这么认为,她轻轻摇了摇头,缓缓地道:“不,并不能这样说。谁能想到传说中消失了百多万年的东西会突然出现?在那种情况下,任谁都有可能失手。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是星天君,而不是三绝仙人。如果换成三绝仙人当中的任何一人在此,此战观止天和上明天的人绝难讨得了半点好去。”

    碧霞有些惊讶的问道:“公主的意思是说,三绝仙人的每一个都比星天君厉害?可是,刚刚公主不是也说,星天君已经有了和三绝仙人同级的绝仙级修为么?”

    小龙公主淡淡一笑,道:“就好像同是天仙级的仙人,动起手来甚至可能出现瞬杀、秒杀的情况一般。所以就算都是绝仙,也有高下之分的。不过……”说到这里,小龙公主忽然微微皱起眉:“不过不得不说,刚刚我有些看走眼了。星天君的绝仙级修为,似乎有点问题呢。”

    有些意外的“咦?”了一声,青霞、碧霞一齐望着小龙公主。

    小龙公主思考了一会,她自己也在思索星天君那看上去十分明显的不对劲是怎么回事。他所发挥出来的实际战力和应该具有的实力差得也太多了点。

    沉默了一会后,小龙公主缓缓地道:“很明显地,星天君的确已经具有了绝仙级的实力。不过,他提升的似乎只是他本身的修为,境界上却没跟着提升。嗯……真是古怪呢,从没听说过这种情况,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亲眼见到,我一定不会相信的。嗯……”

    看小龙公主再次陷入沉思,青霞和碧霞对视了一眼,青霞首先问道:“那公主,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呢?”

    “现在吗?”小龙公主想了想,很快做出决定:“跟上星天君,密切注意大罗天的下一步行动。”

    “啊咧?”青霞、碧霞对小龙公主的决定似乎有些意外。

    “呃?可是公主,我们这次出来的目的不是为了……”青霞小心的问道,碧霞也疑惑的望着她的公主殿下。

    望着星天君离去的方向,小龙公主不无忧虑地道:“虽然不完全,但毕竟也十分近似于绝仙级了。加上有素还白这个真正的绝仙级仙人在一边指点,星天君真正的挤身绝仙级,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而已。同时拥有两位绝仙级高手……如此一来,大罗天的实力真的足以横扫整个天界。这对我们水云天的影响,也将会是十分巨大的,我自然要重点关注。而且……”

    说到这个而且,小龙公主的神情突然变得十分不自然起来:“而且现在我们也没有什么和他有关的线索,现在神器的事情闹得整个天界沸沸扬扬,如果他也会参与进来的话,早晚也会和大罗天对上。那样说不定……”

    话说到这里,小龙公主便没有再说下去。不过青霞和碧霞却已经做出“原来如此”、“了然于胸”的神情。

    “哦,原来是这样啊。不过嘛……”青霞的话中带了一长长的尾音,让本就说了一半的话更是显得意味无穷。

    碧霞和青霞二人“合作”多年,自然立刻接上:“不过嘛,虽然前面那个理由要堂皇许多,但我看后面那个理由,才是公主的真心话吧。嘻、嘻……”说着青霞、碧霞两个立刻笑成一团。

    小龙公主此时已经让二人的一搭一喝弄成一个大红脸。

    二女的话说的暧mei之极,纵使真的什么事也没有,以小龙公主的脾气也难免脸红。更何况二女的话确是有换放矢,小龙公主心中大大有鬼?

    “两个死丫头!胡说些什么!不要再闹了,还不快走!”说着,小龙公主也不管二女又说了些什么,衣袍一张把她们裹起后一齐瞬移出去,在原地消失。

    此时受伤的星天君,正遇上发觉争斗结束而赶回来的宿天君等人。

    宿天君等发现星天君后急急迎上前去,而注意到宿天君等人的星天君也调转方向向他们的位置赶过来。

    “星,怎么样了?”宿天君扶住星天君,上下仔细打量了他几眼,虽然看出星天君的神情不对,却看不出具体是哪里不对。皱眉道:“受伤了么?伤在哪里了。”

    星天君无言的指了指右臂,引得四位天君的目光同时射向那里。但他们却看不出什么。

    “怎么?你为什么把自己的手臂禁制了?”刑天君有些奇怪的问道。

    星天君缓缓的说了一句:“血煞封神针。”

    “什么!”

    四位天君这一惊非同小可,做为大罗天的高层人物,八天君都听说过这血煞封神针,所以他们都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更清楚中了这血煞封神针是一件多么糟糕的事情。

    “血煞封神针!糟糕,你这样还敢四处乱飞!快,找个地方让星君休息。”镇天君第一个大叫起来。

    “中了这玩意,你还敢运功发力,真是服了你了。反正现在我们都在这里,你不用担心,你还是把全部的仙灵之气收束起来的好。”林天君皱眉道。

    “就算这样也未必保险。”宿天君在一边摇头道:“我看不如我们联手暂时禁制星君的功力比较好。星君你认为呢?”

    全部功力被禁制,强如星天君也会变得没有半点抵抗能力,就算是为他本人着想,就算身边的全是同伴,这种事往往也让仙人难以接受。所以宿天君说这话时颇感犹豫,先征求一下星天君的意思。

    “可以。”星天君却显得毫不在意,立刻点头同意。

    见星天君同意,四位天君也不矫情,立刻出手,前后四道禁制叠加在星天君身上,把他的功力禁制的半丝也提不起来。现在星天君比之一个普通人也差不了太多,动起手来大概连个修真者都打不过。

    虽然功力被禁,但星天君也可以感觉得到,血煞封神针的躁动也完全消失。活动了一下重新恢复知觉右臂,缓缓的对其余四位天君道:“现在我可等于废了,你们可要保护好我,不要让我被人欺负。”

    完全没想到一向严肃认真的星天君会突然和他们开起玩笑来,四位天君一时间反而都没反应过来。

    过了好一会,林天君第一个反应过来,失笑道:“天啊,这真是……星君居然懂得开玩笑了,莫非天地要反转过来了不成?”

    宿天君、刑天君还有镇天君三位本来就因星天君的一个玩笑而惊讶,此时听林天君说得夸张,不由一起大笑。气氛不由得一阵轻松。

    这时一个大罗天下属的仙人来报告:“根据星图,前方不远处有处浮游岩。”

    点了点头,宿天君道:“那我们带同星君先过去,看有没有办法把血煞封神针给起出来。”

    其他几人自然没有异议,不过星天君身中血煞封神针,却不敢带着他瞬移,所以众人带着他一起飞过去。

    那处浮游岩真的不大,表面不过几百平米大小,大罗天众仙人足有四、五百人之多,根本站不下。不过倒也没什么,除了五位天君之外,其余人索性都停在四周的虚空中,反正对仙人来说,这也实在不算什么。

    只是那血煞封神针却是愁坏了四位天君。

    血煞封神针,虽然名字当中有个针字,其实更接近于某种灵决,名字叫做血煞封神决似乎更加恰当。只是一般来说,这种灵决运用起来相当的复杂,在实战之中并不是很实用。但当年不知什么人,利用一种特殊手法炼制成一种针型魔器,并把血煞封神决的效力封存其中,这样一来,只要使用简单的手法就能催动其中的效力。从而变成了现在天、魔两界人人闻之变色的血煞封神针。还好这种东西的制做手法早在几千万年前的仙魔大战时期就已经失传,不然还不知有多少钱人要在这上面吃大亏。

    血煞封神针入体之后,针体本身并不难取出,如果只是这样的话,星天君自己就能解决。但现在血煞封神决却在星天君体内,形成一股股散乱的灵气,不断侵蚀、化散星天君的本命灵源的同时,与星天君本身的仙灵之气纠结、缠绕,恍若一体。甚至当四位天君以本身仙灵输入星天君体内时,反而被那几股灵气更快速的吸收同化,使得其更加壮大。

    几次尝试之后,毫无进展,还好当初星天君见机的快,立刻在自己身上设下禁制,在加上其余四位天君的禁制,虽然暂时没有办法解决,总算也让情况没有进一步恶化。但就算如此,却也让四位天君完全束手无策,同时四位天君也少有的变得愁眉苦脸起来。

    “嘿,这下可怎么办?”镇天君转揉着快要打结的眉毛道:“总不能这样一直禁制着星君吧?”

    答案其实连答都不用人答,当然是不可能。这样一直禁制着星天君,星天君等于变了一个普通人,而失去星天君的战力,对于整个大罗天来说都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沉默了好一会后,宿天君淡淡地道:“看来,只好请府君大人过来看看了。”

    林天君皱了皱眉,但还是没有说什么。其实几人都清楚,素还白的修为固然高出他们许多,但在应付、解决这些灵决、法咒之上的手法,未必比他们几人加起来厉害。请他过来,只怕也是无用,只是现在他们的确没有别的办法。而且他们的禁制也未必能一直这样压制住血煞封神决的效力,就算请素还白过来再加上他的一道禁制,也是好的。至少可以多争取些时间。

    “那么,就这么决定了。”有了决定宿天君立刻开始行动国:“林君,拜托你发信把这里的事情通知府君大人。刑君还有镇君,我们立刻开始布置传送法阵。嗯,等林君的消息传到府君大人那里,我们这边也该准备的差不多了。”

    安排好一切,林天君立刻以特殊的灵决,把这里的情况向大罗天府传递过去,以他的身份这份情报应该可以直接到达素还白的手中。不过这里离大罗天府实在太远,等素还白收到大概最快也要二、三天以后。

    同样的,宿天君几人要设置的传送阵也不容易,从这里到大罗天的直线距离,比之凡间的星球与星球、星系与星系之间还要遥远,在没有什么仙石之类的东西辅助,纯靠灵决和各自的仙灵之气来构成,如此复杂、庞大的传送阵,要完成它就算几位天君联手大概也要二、三天时间。算一算,差不多等到素还白收到消息的时候,正是法阵完成的时候。

    大罗天府,光芒一闪,坐一处小亭之中的素还白手上多了一个墨色的绮念玉。

    “哦,是星君他们还是岚君他们发过来的?有什么事情、或者变故么?”在一边的智天君问道。

    “嗯,是林君发过来的。嘿,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素还白淡淡地道。

    “咦?出什么事了?”

    “星……也太大意了。这上面说,星中了血煞封神针。”

    “哦,血煞……什么!血煞封神针!”同样知道血煞封神针是什么东西的智天君,猛地坐直了身体,惊讶地道:“怎么回事?这东西不是已经失传了至少百万年以上吗?怎么会……啧,如果传说没有夸大其词的话……这回星君情况不妙啊!”

    虽然没有再说话,素还白已经站起身来。

    目光一闪,智天君道:“您现在就要动身么?唔……星君重伤,虽然说宿君他们仍在,但对士气打击却大,您立刻前去坐镇也是好的。”

    “那么大罗天的事务,就暂时都交给你打理了。”说着,银白色的仙光一闪,素还白已经消失。

    对素还白消失的方向略一躬身,智天君站直身子,搔了搔头,叹道:“这么一大堆地事情一下子全都交给了我……唉啊,伤脑筋啊。”

    传送阵发出一阵炽目亮光,当光芒减退之后,素还白缓缓从传送阵中步出。

    “参见府君大人!”以五位天君为首的大罗天仙人们,立刻九十度躬身,向这位得到他们全部忠心的绝世仙人致以最高的敬意。(除五位天君和数位首领仙人站在那块浮游岩石上外,其余的仙人全都悬立在半空中。)

    素还白目光一扫,当他看到星天君亦在行礼的仙人之中,立时皱起眉头:“星,你现在身受重伤,还在这里搞这些做嘛?”

    星天君神情不变,淡淡地道:“无论何时……礼不可失。”

    再次皱了皱眉头,但素还白也拿星天君的倔脾气莫可奈何,也只能随他。

    然后素还白立刻开始探察星天君的情况。仙灵之气在星天君体内走了几圈,聪明如素还白便已经清楚是什么一回事了。

    血煞封神针,更准确地说是血煞封神决充份把黑魔界的特性“吞噬”发挥到极限,它能够吞噬任何灵气,特别是仙灵之气。

    中了血煞封神针之后,包括仙人的本命源气在内的所有灵气都会被它慢慢的逐一吞噬。在这种情况下,运功强行压制可说完全是一种饮鸩止渴的行为,感觉似乎会好一点,但实际却只会被它更快的吞噬更多的仙灵之气。甚至就连下禁制,其实也只是起到暂时延缓的作用而已。毕竟禁制也是通过仙人的仙灵之气来发生作用,所以只是被吞噬的比较慢而已。

    而当一个包括仙人本命源气在内的所有灵气都被它吞噬光之后,唯一的结果就是被打回原形变做一个普通人。而就算失去功力变做普通人,还是有可能重新修炼的,但身中血煞封神针后,就连重新修炼也变成不可能的事情,吸纳到体内的任何一种灵气都会被吞噬。

    运气好点的可以像普通人般渡过余生,运气不好的如果在逐渐废功的过程中血煞之气吸收到够多的灵气,变得足够壮大,甚至可能影响到身边之人。

    传说当年仙魔之战和仙魔之战刚结束的那段时期,许多身中血煞封神针的仙人受不了那种日子,在明知无法解救的情况下,不等真正的完全废功,在还有那么些许功力时,自我了结。

    缓缓的收回双手,素还白皱着眉头站起身来。站起身后,素还白却不说话,只是背着双手在那里走来走去。宿天君等几位天君一脸企盼的望着他,目光随着他的位置忽左忽右的转来转去。反倒是星天君本人似乎并不在意,盘膝坐在地上,闭着双眼也不知是在沉思还是假寐,一脸的平静。

    素还白来回转好久,看着他那一直紧皱着的眉头,宿天君等人的脸色也渐渐的沉了下去。显然素还白也没什么好办法可以救到星天君。

    虽然对于这一点,宿天君等人也早就料到。但素还白修为之深,在现今的天界几乎可说绝世无双,所以宿天君等总还有那一线希望,希望出现奇迹素还白能想出办法救治星天君。但现在,虽然至今未说一字,但素还白的束手无策却是谁都看得出来的。

    又过了好一会,素还白依然在那里不停的转着圈子苦苦思索。星天君忽然睁开双眼,望着素还白道:“世间之事……往往自有定数。也许……是我双手实在太多血腥吧。大人你又何必烦恼?”

    不想素还白整个好像被踩到尾巴的猫一般当场跳了起来,怒道:“什么自有定数!我才不相信!我一定要救你!还有,你这算什么意思!星!我可不许你放弃!没我的充许!在我还没放弃之前!星穹!我可不准你再说这种丧气话!”

    星天君的那句“我双手实在太多血腥”当真是刺激到素还白了,虽然当年曾经说过要成为“最暴力”的仙人之语,但多年来,本性并不喜欢这些东西的素还白,有意无意之间把这些事大多交给手下八天君,特别是星天君去做。

    虽然知道星天君并没有那个意思,但素还白却有一种,好像星天君是糟到报应,是替他素还白糟到这报应的感觉。这让素还白的心中难受之极,如果不是修为高深,定力极强,此时他说不定已经杀上观止天而不仅仅只是乱发脾气这么简单。

    “我不能放弃!不能放弃!有办法的……一定还有什么办法的!想……要快些想出来!该死的!脑袋!给我想!快给我想呀!咦?”一边继续走来走去的思考着,素还白一边轻声的自言自语,以免让自己想到别的事情上去。免得想到万一如果星天君如果真的不治怎么办?自己要不要立刻去血洗观止天?一个一个不详的问题让素还白有一种随时会暴走的感觉。不过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了什么而微微一怔。

    宿天君等人也立刻抬起头望向素还白,他们因为刚刚素还白惊讶的一声低呼而以为他想到了什么好办法。不过等他们抬头看清素还白那古怪的神情后,才发觉他们似乎搞错了。

    “搞什么东西!被人监视都不知道?”扫了宿天君等人一眼,素还白显得相当不满的轻声低语着:“不过也好,这东西现在正好给我来发泄一下!”

    说着,素还白猛地一挥手甩出一道气劲向前方轰了过去,同时大喝道:“什么人!给我出来!”

    不远处的空间中,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波动。同时,一只纤纤素手突然凭空伸出,向外轻轻推去。

    “啵!”的一声轻响,素还白的一击立时被静止于半空之中。不声不响,那如葱、如玉的五指手指轻轻合拢。“滋~咔~!”的一声闷响,素还白轰出的气劲居然在半空中被捏散。

    素还白双眉轻轻一扬,而宿天君等人则脸色微微一变,就连星天君也有些惊讶的睁开眼睛望着这边。

    虽然只是随手的一击,但毕竟是素还白这个天界第一高手发出的一击,这个人居然能这样轻描淡写的随手化解,这让宿天君等人不禁为之感到吃惊。

    其实素还白心中了也感到十分的意外,他意外对方竟然能如此简单化解他的这一击。他可比宿天君等人更加清楚,虽然只是随手一击,但在盛怒之下出手,威力可是一点也不弱。但是对方居然能这样轻松接下。

    他更意外对方的身份,他真的没想到能在这个地方见到她,这位号称天界第一美女,同时也是在整个天界与妖仙玉藻合称双壁的她。

    “水云天,小龙公主,龙吉殿下。真是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你,素还白真是久仰大名了。”素还白的神情明白的告诉所有人,他并不是在说客套话,对于小龙公主,他的确是闻名已久。只是这“闻名已久”,是指小龙公主的美貌?因为她的身份?还是纯粹只是因为对纯血仙人的好奇,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大罗天府君,三绝仙的白藕,素还白大人。呵……彼此彼此,小龙女对您,也是久闻了。您那威猛的一击,倒还真的是名不虚传呐。”小龙公主淡淡的,不冷也不热地回应着。

    “嘿,不知从未离开过水云天的小龙公主来此有何要事?而且……看上去公主殿下您在这里,可不止是一会半会了嘛。不知可否给个解释?”

    女性在某些时候真的比较占便宜吧,特别是漂亮女性。不然如果换了旁人,特别是如果是个男仙人在此的话,素还白绝不会和他有半句废话,大概直接就冲过去一拳打爆他的头。

    “呃?我并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嗯、嗯,没什么啦,府君大人不要在意了。”小龙公主话说到一半,神情突然变得十分古怪。不过毕竟也难怪,她的真正理由,的确不是那么随便就能说得出来的。

    但这种明显不过的敷衍解释,却让素还白感到不快,说话也有些不客气起来:“小龙公主不觉得这话太让人难以信服么?如果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的话,公主殿下会在这里悄悄地监视我的手下这么久么?还是请公主殿下好好的解释一下吧。”

    小龙公主的确是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理由,偏偏这个理由对她来说又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的,就算是她的父亲净水龙王亲自来问,九成也是问不出什么的,这种情况下,她自然不会和素还白明言。加上素还白语气中有如命令一般的口吻更是让她觉得不高兴。

    “哼,我又不是你大罗天的人,你素还白凭什么来命令我?我又为什么把我的事情告诉你?”

    如果这次对话的人换上一换,相信情况也许不会变得这般糟糕。如果是小龙公主的两个侍女青霞、碧霞,她们便会清楚,与像素还白这般人说话,语气要恭顺一些才好。同样的,如果是宿天君等人,他们也会明白,与小龙公主这种小女生说话,用诱导的方式远比用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效果大得多。

    但可惜的是,现在却是素还白和小龙公主直接交谈。这两个人,一个一直以来都高高在上,统率群伦。一个则是出身高贵,一直以来几乎没什么人会违抗她。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以这两个家伙的脾气和习惯,不打起来才让人觉得奇怪咧。

    素还白双眉一抖,哼了一声,冷道:“那就让你知道我有没有那资格。”说着,一拳遥遥地对着小龙公主轰了过去。

    如果换了平时,就算小龙公主无礼些,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素还白也未必会出手。不过今天素还白因为星天君的事情,心情恶劣到无以复加。再加让被小龙公主的话一挑,竟然什么也不顾的当场出手。

    而且他不但出手,竟然还发动仙器四像法轮,打出四像法轮四极动之一的“火极动”。

    霎时间,一道火舌吞吐、闪烁着向小龙公主冲了过去。

    见素还白当真出手,小龙公主也吓了一跳。本来以她的温柔婉约,也不会如此,只是此次牵扯上女孩子的心事,却也让她不禁脾性大变。

    此时见素还白的一招当面轰到,虽然脸上往往变色,却并不心慌。对吓的脸无血色的青霞、碧霞低喝一声:“到我后面来!”同时,双手平举,竟然正面硬挡火极动。

    见小龙公主正面硬接火极动,素还白不禁有些犹豫。虽然小龙公主的实力的确不错(在素还白看来,只能称之为不错),但素还白并不认为她能够接的下他的一击。虽然他并不认为多增加水云天和净水龙王这个敌人会对现在的他有多大影响,但想到像小龙公主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被这样烧死的话,未免有些太煞风景了。

    要不要收回些力量或者干脆直接收手?素还白不禁这样想着。

    不过就在素还白这一犹豫的时候,突然“啵”的一声响。火极动居然被小龙公主稳稳的接了下来。

    大感意外,素还白不禁惊讶的“咦?”了一声。

    [是了,水云天的人,个个都是用水的高手。那就让我试试水极之力。]好奇的同时,多少也被激起一丝好胜之心,素还白法决一变,四像法轮转动,火极之力立刻转变为水极之力。

    不过这次也和刚刚没什么变化,同样是“啵”的一声轻响,水极之力再次被小龙公主轻松接下。不但接下,还顺势反击了一下。看上去犹如一道巨大水柱的水极之力突然被冻结成冰,冻结的部份甚至直向素还白的位置漫延过来。

    不过这自然难不倒素还白,先收回水极之力,四像运转,火极之力立刻把四周的寒气全部驱散。

    [水云天号称御水功夫天界第一,果然名不虚传啊。]素还白心中也暗暗佩服,不过现在他可越发好奇。

    对于水的操控、架御他也许比不上小龙公主,但他可不信小龙公主能在这种修为的正面对撞与他对抗而不落下风。

    灵决再变,四像法轮变换风极之力,一道巨大的风龙呼啸着向小龙公主扑了过去。这回和刚刚两次不同,素还白已经多少有些认真了。

    小龙公主仍然原势不变,双手平举,奇特的是她双手成掌状伸开,素还白可不认为这种手势会是什么特殊灵决。

    风龙狠狠地撞在小龙公主的防御壁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在强大的冲击力作用下,小龙公主被撞的倒退出三、四米外才再次稳住。不过素还白看得出,那纯粹只是因为撞击力太大造成的惯性反应罢了。她的防御壁可是没有出现半点支持不住的影像。

    [难不成这个丫头的修为当真如此深厚?]

    惊奇的同时,素还白也不是毫无所得。他发觉到,在那个防御壁出现并抵挡他的攻击前的一刹那,小龙公主的双手在极短暂的时间内变得模糊起来。感觉好像突然隔了一层毛玻璃看东西一样。

    素还白当然不会认为那是隔了什么东西,甚至他更明白原因。

    [她的手变得模糊是因为……高速的振动。不过这有什么意义呢?唔,难不成是……嗯,再试一次。]

    一边思考,素还白一边喃喃自语:“水……是导电介质。这样子,就知道这一招,是不是和水有关。”说着,四像法轮已经开始运转四极之力的第四极,也是威力最大的一极,雷极动。

    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巨大的雷电洪流向小龙公主冲了过去。这次素还白仔细注意着小龙公主双手的变化。

    果然,随着小龙公主双手的高速振动,一道防御障壁突然出现。在震耳巨响之中,看似危险之极,但实际却沉稳如山的把雷极动挡下。

    劲招再次失效,当其他仙人都脸上变色的同时,素还白却笑了起来:“唉呀呀、唉呀呀,精彩,真是精彩的一招。连我都有些佩服呢。”素还白一脸轻松的赞叹道,一边赞叹还一边“啪、啪……”地鼓着掌。

    “不过呢,既然了解了你这一招的奥秘,想要破解就不难。”

    “也许,不过你真的了解了我这一招么?”小龙公主淡淡的反击道,她有自信能凭这一招接下除神人外世间任何人的攻击。可惜的是这招能守不能攻,这是她最大的遗憾。

    呵的轻笑一声,素还白灵决变化,轻轻的笑道:“我有火极动,亦有水极动,甚至还有风极动和雷极动。只要我想我就可以四极齐出,四面夹攻。不过……”说着看了看脸色微变的小龙公主:“你那坚固无比的防御壁,能挡住我的二面、三面甚至四面齐攻么?”

    默然半晌,小龙公主微微苦笑了起来:“想不到,你真的看破了。厉害、厉害,佩服、佩服。枉我当初那么辛苦才想出这一招。”

    “不、不、不。”素还白摇了摇头:“这种事竟然也能给你想到,我倒是很佩服你的创造力和想像力。真是了不起,纯血仙人果然名不虚传。如果再过上万年,也许你真的就能和我不相上下。就像……”说着素还白语气略顿了顿:“就像当年的莲月心一样。”

    说着素还白再次仔细的上下打量了小龙公主一番,忽然想到什么,笑道:“现在,我觉得我更不可以放过你了呢。”

    “哦,不放过我吗?”小龙公主神情一闪,淡淡地道:“哦?不过我倒不这么认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