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十集 第三章

第十集 第三章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一招之间既被重创,素还白却好像早有准备,不逃亦不避,中招之后的第一反应就是……反击!

    以伤口夹着长清子的手臂,腰部微扭,右膝重重的撞击长清子左胁!

    击中了!但结果却是大大的出乎意外。整个右腿自膝部“啪”的一声,好像瓷器一般的碎掉。霎时间泛着金光的血花四处飞溅!

    [这、这是……]素还白这一惊非同小可。不过不等素还白再有什么反应,长清又补上一击,把素还白远远的击飞出去。

    “虽然不认为现在你还会对我有什么威胁,但在这样子的情况下居然还能够全力反击。还是离远一点比较好。嗯?”说着话,长清子突然微微一怔。

    只见只不过那么短短一瞬间,素还白身上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过来,刚刚那看着让人触目惊心的伤口和竟然在眨眼间完全消失:“唔,‘仙灵不死身’吗?好厉害的不死身修为,恢复的好快啊。不过你认为这不死身又能护得了你多久呢?”

    仙灵不死身与真魔不灭体,分别是高等仙人与魔人才能修炼的一种特殊的法门,不但可以大大增强本身护御能力,更可以以本身仙灵之气(或者魔气)快速催愈本身所受的重伤。此法运用起来,消耗自然也是不少。不过对素还白来说,能在这种情况下得保不败、不死已是万幸,哪还在乎这许多?

    “唔,好厉害啊。”摸了摸腹部刚刚被击出一个大洞的地方,素还白抬起头望着长清子:“我们本身的实力就算有差距,也绝对差不了这么许多的…………没猜错的话,那是法则之力吧?你的是法则是什么?”

    “相对作用力法则。”长清子淡淡地回答道。

    素还白先是微微一怔,旋既明白过来:“相对作用力吗?原来如此,怪不得。”

    世间任何力的产生,都是作用方与被作用方同时相对产生。如一个人挥拳击向墙壁,也许他能一拳击穿这墙避;亦有可能遭到墙壁的反作用力,而弄得拳头皮开肉绽、筋断骨折。

    但长清子掌握的相对作用力法则,却让他能够完全、自如的操纵这种作用力的方向与强弱。所以他刚刚不轻不重的一击完全无视素还白的强大护体力量而将他一击洞穿;甚至在素还白展开反击的时候,不但伤不到长清子,反而被反作用力震碎右腿。

    望着长清子,素还白缓缓地道:“果然,我早该注意到的。在我们展开全力力量的同时,你就已经张开你的领域了吧?不过,身为神人的你,真的可以这样使用这力量吗?”

    “所以……现在就看是我在时限之前先把你击杀;还是你能造你的仙灵不死身撑过这段时间。那么……我来了。”紫色光辉与仙灵之气更加更加的浓厚,而与长清子的说话同时出现的,还有一股恍如实质的……杀气。

    而面对着长清子的杀气,就算是素还白,额头上亦难以自制的出现了一丝冷汗。

    ―――――――――――――――――――――――――――――――――――――――

    “啊呀呀,终于能够从那地方出来了。这也算是历经千难万险吧?”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华剑英转送望着玉藻:“是了,我们在那该死的神域里面呆了多久?”

    略略歪头想了一下,玉藻摇头道:“在那里面,也感觉不同什么时间变化,反正应该不短。”在神域里面的时候,他们一行不是在迷宫一样的空间中寻找出入口,要么就是想办法破解某个禁制。加上仙人淡漠的时间感,玉藻一时间还真估计不出具体时间。

    “具体时间难以说清了,不过少说也有几个月吧。嗯,应该在五个月到七个月之间。”梵天君突然在一边插口。

    这段时间内,他们一直在神域之中探索。但那神域又岂是简单的东西,数次遇上凶险之极的情况,开始双方之间还有些许芥蒂。但经过几次生死于共之后,关系变得渐渐融洽起来。数次生死之间的考研,让他们之间也有不少情谊在。

    岚天君也摇头叹道:“可惜宁寂兄不在此处,不然知道我们终于从脱出神域返回天界,想来也会很高兴的。”

    而几人在神域之中探索的时候,偶然发现了一个奇特的神阵。结果包括华剑英在内的几人差点被那神阵的神光弄得魂飞魄散,但也正是因此。宁寂散人发觉,这个神阵应该是个转生阵,可以让神人(自然也包括仙人)转世。

    宁寂散人对自己当年因一时失误而修散仙可是绝对不满,不然以他的天份、努力来看,他现在的实力应该和长清子、素还白这些绝顶高手相差无几的,绝不可能仅仅是目下这般境界。在发觉这个神阵的作用后,什么神域、神器的他都不在意了,几乎是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转世重修。

    也许是不打不相识吧,几人之中,以岚天君和宁寂散人两人的关系最好。到了后来感觉甚至比和梵天君的关系还要密切一些。宁寂散人转世,失去一个朋友,反而是岚天君看上去最为失落,为此搓叹了好一阵子。

    望了梵天君和岚天君一眼,华剑英问道:“这样说来,两位现在有什么打算?”

    “已经耽误了这许多时候,我们要先回大罗天去。”想了想,梵天君答道。说着又看了看华剑英三人,问道:“你们呢?”

    轻轻“哦”了一声,华剑英转头问玉藻还有风灵:“你们看呢?”不过其实等于只是问玉藻,因为不知为何。经过这段时间后,风灵平时显得更加沉默,这让华剑英不解的同时,也毫无办法。

    沉吟了一会,玉藻道:“十三天都中,离这里最近的应该是斌昊城。我们不妨先去那边看看,再做进一步打算。”说着,抬头望了望梵、岚二天君。

    对望一眼,岚天君耸了耸肩,道:“好吧,反正顺路,我们也一起去斌昊城。好吧?梵君?”

    “也好,反正我们也的确需要休息、休息了。就一起去吧。”梵天君点了点头。

    有了决定,五人立刻行动,动身赶往斌昊城。

    如此又过数日,斌昊城在五人眼中已然是遥遥在望。华剑英从未到过斌昊城倒也罢了,但在到过这里的玉藻、梵岚二天君三人眼中,却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现在的斌昊城,和他们记忆中的斌昊城,看上去未免差得太多了。

    心中疑惑,控制着星鉴的梵天君缓缓把星鉴停了下来。在一旁调息的华剑英发觉停了下来,睁开眼看了看,奇道:“怎么停了?”

    通过星鉴的外壁,玉藻望着远方,喃喃地道:“有点不对劲啊。”

    有些觉得奇怪,顺着玉藻的目光,华剑英也望了过去。而当看到远处的斌昊城后,就连从来没到过这里的他也不禁为之一怔,奇道:“喂,你们不会是搞错了地方吧?这里什么地方像是十三天都之一了?我看说是一座要塞还差不多吧!”

    就像华剑英所说,远方飘浮在半空中的城市,哪里还有一点传说中风景秀丽的天都斌昊城的样子?整个城市看上去就像一座巨大无比的堡垒,而整个堡垒的外壁闪烁着金属般的光泽。看得出,现在整个城市其实已经变成了一座巨大无比的法宝。

    看着这个巨大无比的法定要塞,除风灵外的四个人不由得面面相觑,这是怎么回事?

    过了好一会,华剑英首先打破沉默,问道:“你们看现在应该怎么做?”

    梵天君想了想,道:“我们在神域的这段时间内,显然发生了一些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事。不管怎么样,先过去看看,打听一下情况再说。”

    玉藻在一旁插言道:“虽然还有一段距离,不过我们还是自己飞过去的好。万一被攻击的话也好应付。”另几人一起点头。

    梵天君收起星鉴,五人一起向远处的斌昊城或者说斌昊要塞高速飞过去。

    眼看渐渐靠近,五人突然有所感觉,齐齐略一皱眉。

    玉藻道:“有人来了。”

    华剑英立刻接道:“人数还不少,大约有十几人吧?先停下来,看看是什么人,再做打算。”

    随着华剑英的话,五人身形立刻停了下来。感受着对方迅速接近的气息,岚天君微微皱眉:“看样子气势汹汹的,希望不要打起来才好。”

    华剑英扭头看了他一眼,笑道:“放心,我有分数的。”

    说着话,十几道仙光闪过,十数名仙人显出身形。华剑英对于三十三天各天的服饰打扮这类所知不多,只觉得眼前这些仙人的穿着古怪,还有身上的煞气太重外,但也没觉得怎样。但玉藻和梵、岚二天君却同时皱起眉。

    [这打扮……有些像观止天……不过又不对。只看这些人身上的服饰、打扮,就感觉到少了一些仙人的洒脱,却多了一些萧杀之气。特别是这些人身上的煞气……这是怎么回事?]不止是玉藻想不通,梵天君和岚天君同样一头雾水,三人对视一眼,不得要领。

    这时对方十几个仙人中,一个看来是首领的首先问道:“你们几个是什么人?到这里来做什么?!”

    此话一出,华剑英五人立刻为之皱眉。这话中大有一股咄咄逼人之感,让五人都大觉不快。

    总算这时华剑英心中的好奇暂时还在不快之上,首先踏前一步,略施一礼道:“这几位请了,我们是……”

    一句话还没说完,对方一行人中的一个仙人突然指着梵天君和岚天君叫了起来:“这、这两个家伙……是大罗天的人!”

    霎时间,对方十数人的目光同时转向梵天君和岚天君,目光之中更是凶芒暴现。华剑英、玉藻还有风灵三人一时间反映不过来,看看梵天君和岚天君,再转头看看那十几个仙人。目光在双方之间来回好几次,不明白发生什么事。

    梵天君和岚天君也觉得莫明其妙,他们自然还记得当初观止天加入诸天联盟,与大罗天敌对之事。但现在这几个人的反应……也太激烈了点吧?

    他们几个还不明白怎么回事,那边为首的仙人已经大吼一声:“杀!”伸手亮出一个外形好像大铁铲一般的仙器照着梵天君就打了过去。

    梵天君和岚天君吓了一跳。但身为大罗天八天君之一,二人之中没有一个是弱者,再加上在神域之中又有不少奇遇,实力比之进入神域之中更是提升了好几级。虽然因为出乎意料之外而失了先机,落在下风,但仍然守得固若金汤,得保不失。相信撑过对方这段时间的疯狂进攻之后,就能展开反击。

    且说华剑英三人完全不知该如何反应,一时间傻在当场。虽然不喜欢大罗天,但考虑到梵、岚天君是他们的朋友,正在考虑要不要出手。旁边几个因为一时间插不上手的仙人突然注意到他们三人,其中一个叫道:“这三个和那两个一起过来的,他们一定是一伙的!一起杀了他们!”叫着,当先一柄仙剑就像三人砍来。随着这个仙人的动作,立刻又有二、三件仙器一起攻了过来。

    比梵天君、岚天君被人攻击更让人觉得错愕难当,华剑英三人完全不知发生何事。

    他们不知道,这些仙人正是当初观止天残存下来的部份仙人之一。当日观止天虽然完全被素还白摧毁,但除一些当时便逃出生天的仙人之外,还有一些当时不在观止天的仙人得以幸免于难。所以在这些仙人远比其他的仙人们更加痛恨大罗天的人,对于大罗天的仙人的痛恨,甚至已经到了近乎变态的地步。

    虽然因为不知发生何事和为何受到攻击,而在一开始时有些手忙脚乱落在下风。但华剑英五人的实力毕竟就远在对方十几个仙人之上,当定下心神开始发挥本身实力之后,五人很快就反过来把对方压制。

    不过因为并不了解现在的情况,所以五人在动手时仍然保留了相当的余地。只把对方逼退后,就迅速退走。

    发觉对方速度高速遁走,虽然极度愤恨,但那十几个仙人的首领毕竟不笨,看的出华剑英几人虽只五人,但实力远在他们之上。不要说追不上,就算追上,倒霉的也只会是他们而已。所以也就不再追赶,只和部下们痛骂一阵后,悻悻然的收队返回。

    不说他们,却说华剑英五人一口气逃出远远,连斌昊城也看不到时,方才停下。

    华剑英奇道:“刚刚那些人,是怎么回事?”

    岚天君恨恨地道:“谁知道他们发什么疯?”由于刚刚最先受到攻击,加上一时不察被某人重重在头上敲了一记,虽然不曾真的受什么伤,但总是很疼的。是以他的口气之中,颇有一股愤愤不平之意。

    玉藻皱眉道:“我总觉是有些不对劲。”

    梵天君点头道:“没错,一定是在我们不在的这段期间内发生了什么大事,才会这样。”

    玉藻点头道:“应该是这样没错。只是发生了什么事呢?要找个地方好好打听一下才是。”

    岚天君皱眉道:“话是没错,但如果随便找个地方的话,谁知道会不会发生刚刚那种事情啊。”

    “去琅剑天怎么样?”华剑英提议道:“剑仙一向很少直接卷入这些纷争之中,再说我好歹也是个剑仙,应该能问出些东西来。而且这边离琅剑天也不算很远。”

    虽然觉得华剑英说得不错,但梵天君略一犹豫之后,还是摇了摇头道:“不了,虽然远了一些,但我和岚君还是直接回大罗天吧。”

    微微一怔,华剑英和玉藻倒是立刻明白梵天君的意思。虽然这段时间来,四人之间有了一段相当浓厚的友谊,但从总得来说,华剑英、玉藻二人与大罗天的立场,毕竟是对立的。之前在神域之中情况特殊倒也罢了,但现在,梵天君还有岚天君就不能不考虑到各自的立场了。

    与玉藻对视一眼,华剑英叹道:“好吧,既然如此,我们也就不再勉强。这里与大罗天颇有一段路程,路上说不定还会遇到刚才那样的事,二位勿必小心在意。”

    点了点头,梵天君放出星鉴,离去之前,犹豫好一番后,梵天君还是对华剑英说道:“剑英兄弟,人生无常,此去一别,再见之时说不定就是敌人了。到时可千万不要手下留情。”

    华剑英长笑一声道:“彼此彼此,如果真有那一天,到时金矿希望梵兄也不要手软啊。”

    岚天君亦走上前来,取出三块玉佩,递给三人道:“我便不多说其它了,这三块玉佩,也并非什么法宝。相交一场,三位留下,权做个纪念吧。”

    华剑英与玉藻也不造做,风灵更不是那种扭捏之人,一起道谢收下。华剑英拍了拍身上,笑道:“小弟可是身无长物,就算想要回赠,也是有心无力,这回可真是生受了。”说着四人一起大笑,风灵脸上亦露出一丝浅笑。离别愁绪一时间倒是冲淡不少。

    玉藻玉手轻捻,现出两支淡黄色鲜花,道:“小妹亦无什么东西可以回赠,这件小东西便权当回礼吧。”梵天君与岚天君亦一起收下。

    已经登上星鉴,岚天君又突然回过头来,取出御雷金鏊,扬手抛给玉藻,道:“宁寂兄的这件法宝,还是交给几位吧。不然如果知道改日宁寂兄知道我用这个轰你们的话,定然不肯与我干休。”说着,也不定玉藻说话便缩回星鉴之中。金光一闪,已经踪影全无。

    拿着御雷金鏊,玉藻苦笑叹道:“这样一来,难道我便能用它来对付你么?”

    华剑英摇了摇头道:“此事到时再说吧。我们还是先去琅剑天,搞清这段时间发生什么事再说。”

    天外天之一的琅剑天,故地重游,携同玉藻和风灵,华剑英三人再次来到这里。

    不想卷入仙界的纷争之中,琅剑天的剑仙们就拒绝其它大部份的仙人到这地方。而琅剑天不设防的状态,也依然不变,向所有靠近这里的人显示着剑仙的高傲与自负。

    不过随着接近琅剑天,华剑英一行三人还是遇到了五名剑仙。

    “来者何人?这里已经是我琅剑天范围,如果没什么事的,请立刻离开。”拦在三人之前,五名剑仙中的一人高声喝道。

    淡淡一笑,玉藻向后退了一步。在这里,自然要华剑英来出面。

    微微笑了笑,华剑英并没有说话,只是轻轻举起右臂。绚丽青光之中,在他的手心中冒出一截剑身。

    对面五个剑仙微微一怔,拥有仙剑,并不能说明什么,几乎每个仙人都有仙剑。但那股纯正的剑气,却明白告诉他们眼前之人的身份,和他们相同的身份——剑仙!

    相互对视几眼,五个剑仙神情显得有些迷惑。几乎所有剑仙全都在琅剑天了,这里哪来的一个剑仙?莫不是刚刚飞升的剑仙么?

    “原来阁下也是剑仙。”不管怎么说,明白到华剑英的身份,五名剑仙的神情立刻温合许多:“不知阁下高姓大名啊?”

    华剑英还没真正开口,五位剑仙中的一个忽然惊讶地道:“咦?阁下莫不是青莲剑仙华剑英华大人么?真是许久不见了!”说着躬身一礼。此话一出,不要说其余四位剑仙一惊,华剑英本人也是微微一怔。

    “你认得我?”华剑英多少有些意外的问道。

    “正是,当年您和剑主昙光大人一战时,在下曾远远的看过大人容貌。虽然相隔时间久远,但却仍然记忆深刻,是以认得您。是了,您是要去琅剑天是么?便由我们来引路吧。”说着,那个剑仙又看了看华剑英身后的玉藻、风灵二人,笑道:“这二位是您的朋友吧?便请一起来吧。”

    说着向另外四个剑仙点头略做示意,随手打出几手灵决,一道淡淡青光立刻飞向琅剑天。这是剑仙们特有的仙灵决,用来和在琅剑天的剑仙们互通消息。

    在五个剑仙的陪同下,三人很快到达琅剑天。而做为剑仙中的名人,得到消息的剑仙们已经有人出来迎接三人琅。

    “青莲兄,久违了。”当先大笑着迎上来的,正是当今剑盟盟主,昙光。一脸欢容的昙光,笑容看上去一点勉强之意也没有,看得出,是真的很高兴。虽然不知道他具体是在高兴什么,但华剑英至少可以肯定,这家伙的修为又大进一步了。

    客气话不多说,说着话,昙光等几个人把华剑英带到当年剑盟结盟的竹厅。陈设简陋的竹厅陈设依旧简陋,只是原本翠绿色的绿竹已经变成泛着油光的黄褐色。

    几人分别坐下,昙光亲自为华剑英三人分别倒上一杯竹茶。喝了一口之后,叹道:“剑英兄,真的是好久不见了,说起这些日子来,小弟还真是惦记的很呐。”说着略略一顿,又道:“是了,说起来。失踪已久的几位,如今突然有出现,可是有什么事么?”

    微微一怔,华剑英和玉藻互望一眼,心中同时泛起一种不妙的感觉。失踪已久?他们从上次离开琅剑天赶往丧元天境,到现在回到琅剑天。前后应该不过大半年的时间,如何说得上“失踪已久”四字?

    “失踪?已久?这什么意思?”华剑英皱起眉头问道。昙光脸上呆了一呆,显出一种十分错愕的神情来。

    见昙光神情古怪,华剑英等人更觉不对,玉藻连忙又问了一句:“请问从我们上次离开琅剑天,至今有多久了?”

    “多久了?”昙光显然华剑英等人的反应有些奇怪,但仍然答道:“当年你们是在青莲打败我之后的第二天离开琅剑天的,所以我可是记得很清楚。从你们离开那天到今天,已经是五百二十一年七个月零两天。”

    “什么!”华剑英和玉藻同时大叫一声直接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风灵虽然没有跳起来,但却把嘴里的一口茶水直接喷了出来。

    “你、你、你……你是说、是说我们上次离开至今已经有、有、有五百年了!?”太过震惊的消息,华剑英连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不是五百年,是五百年二十一年七个月零……”

    昙光还没说完,心神大乱的华剑英已经不顾礼节的打断他:“行了,不用说这些了!总之,你是说我们失……咳!离开五百多年了?!”

    看得出华剑英心情相当激动,昙光没再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没错。”

    一时间完全呆住。华剑英和玉藻面面相觑,虽然嘴上没有说话,但眼神之中来回只透露出一句话:“怎么会这样?”

    缓缓坐了下来,玉藻喃喃地道:“看来,只能是神域的关系了。”

    同样坐了下来,华剑英轻轻点了点头。

    一旁昙光奇道:“神域?什么神域?”

    华剑英苦笑一下,正要解释。忽然一个冷冷地声音响起:“果然是你。”

    剑盟并不是那种严格的组织形势,所以并没有具体的上下级之分,所以有剑仙有事进来并不怎么奇怪。早就了解到这一点,加上突如其来的消息,让华剑英三人根本没注意到什么时候有人闯了进来。

    心神多少有些恍惚,本来就算进来这人说话,华剑英也未必听得到。但这声音他却感到十分熟悉,加上一股奇特的感觉,让他转头望了过去。

    一望之下,华剑英一呆,脸上的神情变得比刚刚听说自己失踪五百多年时还要惊讶:“怎么是你?”华剑英愕然道。

    玉藻也一起转头望过去,只见那却是一个神情冷若冰霜的美丽女仙人,从她身上那股强大而纯正的剑气来看,显然这也是一个剑仙。相对而言,女性仙人的数量就非常少,更何况是女性剑仙,更是罕见。而她身上的打扮,特别是那股剑气,不知怎么却让玉藻有一种异样的熟悉感。

    “是我!那又怎样?”一句话之后,更不多言,寒光一闪,那个女剑仙已然一剑向着华剑英迎面刺到。

    脸色微微一变,青影一闪,华剑英已经闪到那女剑仙的背后。

    头也不回,那女剑仙反手一击从胁下向华剑英刺去。华剑英伸手在她的剑上轻轻一弹,同时借力飘出竹厅。

    [咦?]玉藻心中微微一愕:[这一招……不就是突背刺?这人怎么会的?]偷眼望向旁边的昙光,只见他除了一脸的愕然之外,眼神之中同时透露出一丝有趣之色,看着华剑英和那个女剑仙之间的缠斗。

    这时那女剑仙此时也追出厅外,手中剑光一抖再次向华剑英攻了过去。华剑英轻轻一叹,亮出梦魂剑迎了上去。

    这时只见那女剑仙剑路一变,剑光之中洒出片片青色莲花,似真似幻,向华剑英直逼过去。

    旁边昙光和玉藻一齐色变。玉藻更忍不住失声惊呼:“怎么会?这不是……青莲剑歌么?”这时,玉藻终于明白为什么会对这个女剑仙的打扮、感觉有种异样的熟悉感,因为不伦是外表的服饰还是内在的剑气,她和莲月心、华剑英二人,都是如出一辙。只不过她和莲月心、华剑英不同,是个女人,所以让玉藻在熟悉的同时,又有一种奇怪的异样感。

    “奇怪了,这女的是什么人?怎么会懂得青莲剑歌?”昙光这话只是自言自语而已,并没希望有谁跑过来回答他。不过没想到真的有人回答了。

    “没什么好奇怪。”说话的人是风灵,这让玉藻和昙光一齐愕然转头看向她,两人很是意外她居然会在这时开口说话。不理二人惊讶的目光,风灵自顾自的继续道:“她是主人的徒弟,懂得青莲剑歌又有什么好奇怪?”

    正如风灵所说,这女剑仙不是别人,正是华剑英入室弟子之一的……剑诛天!

    知道了诛天的身份,玉藻和昙光既觉得释然、又觉得更加疑惑。既然她是华剑英的徒弟,那么自然也是青莲一脉的传人,那么她懂得青莲剑歌自然也就不算什么稀奇的事;不过为什么她见到华剑英不但不上前见礼,怎么反而刀剑相向?

    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不管是修真界还是仙人之间,师徒之间的关系之深感情之厚,往往不比真正的父子差。再加上看华剑英的神情,似乎对剑诛天的行为也并不得意外,所以二人更是疑惑。

    他们二人自然不知华剑英和剑诛天这对师徒之间那复杂的关系,说起来这次见面,剑诛天只是以剑技相试,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全力一剑斩来,对她来说已经是相当大的“进步”了。

    没有使用太过份的力量,只以纯粹的剑技较量,加上青莲剑歌本身就是看上去华丽非常的剑法,这使得这师徒二人的比试看上去就像是一场表演一般,没什么危险,但却精彩纷呈。特别是昙光,更是在一边看得眉飞色舞。对他来说,这简单就是从天上掉下来观察青莲剑歌招式的好机会。

    剑来剑往缠斗了好一会,华剑英剑势一荡,展开又收缩,一展一收之间,将二人的力道合而为一反激回去,将剑诛天远远震开。

    “好了诛天,如果你没其它的东西的话,就不要玩了。”华剑英淡淡地说道。

    虽然说剑诛天的剑招之中加上不少她自己的创意和变化,甚至有一些自己创出的新招。但她一身所学毕竟全是华剑英所授,总有脉路可寻,所以华剑英应对的并不难。不过在斗几百招后,看看差不多,加上华剑英可没有耍猴戏给人看的兴趣,所以便以挪移回剑势震退剑诛天。如果这个徒弟没有其它绝招的话,他就要结束这场闹剧了。

    轻轻哼了一声,剑诛天并没有说话,身子微微一弓,手中长剑斜指向地面。华剑英不禁微微一怔,不是因为这她的架势,而是因为随着这个势子而出现的气势。莲月心一生心高气傲不输于人,所以青莲一脉的弟子本身散发出来的气势给人感觉都是相当的张狂,颇有一种盛气凌人之感。

    但现在剑诛天身上的气势却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她的气势很强,但却并不凌厉。感觉好像是一把锋锐不比的宝剑,虽然还未出鞘,但其锐气却已经难以掩饰。

    皱了皱眉,梦魂剑横于胸前。这招式显然是剑诛天自创的新招,华剑英其实并不喜欢弟子自作聪明的另创新招,这未必有好处。不过他现在对剑诛天这一招却有些看不透的感觉,这让他很是吃惊,同时也让他小心起来。输给别人倒也罢了,万一输在自己徒弟手上,特别是还有外人看着的情况下输在徒弟手上,这个人可就丢的太大了。

    剑诛天的架势并不是静止不动的,只见她缓缓的提起手中剑,剑势成圆缓缓在身前摆动。明明没有注入仙灵之气的剑身,却在她的身前留下一个个残影,好一会后才缓缓消失。剑身的反光映着剑诛天的脸庞,不知怎么,明明是剑仙的她,此时身上却透出阵阵阴森森的鬼气。

    华剑英的眉头皱的更深,此时不止是他,就连在一边观战的玉藻、风灵、昙光等人也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华剑英以静制动没有动作,不知是否等得急了,剑诛天目光一闪突然一剑自下向上一挑,斜斜的刺向华剑英。

    华剑英第三次皱眉,这一招说奇倒也平常,说平常却又诡异之极。而且从下而上,除非是身在半空中,双方之间的位置高低有别,不然这种角度的攻击,可当真是少见的很。

    对剑诛天这一剑仍然有一种吃不透的古怪感觉,华剑英并没有正面迎击,青光一闪已经闪身转到剑诛天背后,平平一剑刺向她的背后。虽然因为双方是师徒且只是较量剑法,所以华剑英只是使用着青莲剑歌中的身法而已,但在那一刹那间青光一闪他就闪到剑诛天背后,速度之快比之瞬移也是不惶多让。

    而旁边的昙光更是看的眉头一跳,刚刚华剑英这一招平实无奇,毫巧妙可言。但只是因为这一招的快与实,却让昙光急切间除了闪避之外,想不出其它化解之道。

    但剑诛天却头也不回,左脚一抬,脚后跟不轻不重的踢在梦魂剑的剑脊上,登时把华剑英的剑势踢的偏掉。

    华剑英先是皱眉,因为这一招只是运气而已。先不说如果这一脚踢偏、没踢中的情况,甚至自己如果出剑的姿势稍变,剑诛天她这一脚就会踢到剑锋上。更何况,如果是实战之中的话,对方剑上必定注满了强大的仙灵之气与剑气,就算成功踢中剑脊,也会被强劲的剑气把她的整只脚削掉。

    但下一瞬间,华剑英却突然惊心起来了。因为他想到,以剑诛天的聪明,她不会不知道这样一招在实战中并没有用处。也就是说,这一脚……是专门为他,华剑英准备的!

    她考虑到他的性格,早就猜到她在背对他时会使出怎样的一剑,甚至连他出使时的习惯和对她出手时一定会缓上一缓大概都猜到了。这样的一招,对别人都没有用,只有对他的时候,才有作用。那是朴实,但却最有用的一招。刹那间,华剑英的心中第一次对收剑诛天为徒这件事,感到一丝犹疑。

    但这时,剑诛天的下一招已经来了,借着踢出的那一脚,顺势后踏一步,回手一剑斩了过来。

    华剑英竖起梦魂剑,轻易挡下这一招,但挡下这一剑的同时,诛天接下来的招式却再一次让他意外。

    挡住这一剑,华剑英便发觉剑上的力道轻的远在想像之外。而这还不算,剑诛天竟然在双剑相交的瞬间放开她的剑。然而还没等华剑英来得及吃惊,她又立刻重新执回她的的剑,只不过这次却是反手握剑。顺势擦着梦魂剑直刺……不,或者说一剑扎向华剑英的胸口比较适合。

    吃了一惊,华剑英急退。避过此剑的同时反手一剑撩了过去。

    仍然用反手剑挡下华剑英这一剑,剑诛天跟着手腕一转又变成正手剑,剑势立刻再生变化,又一次从华剑英的剑势之中插了进去,刺向华剑英。

    微微一惊,看准来势,华剑英连退两步避过这一剑。不想剑诛天一个旋身“砰!砰!”两脚踢中华剑英胸口。华剑英一时不察,被踢得双脚离地飞出数米远才站稳。虽然说没什么损伤,却也着实狼狈。

    轻轻抚了一下胸口,剑诛天剑势一振已经再次攻了过来。

    霎时间剑诛天时而正手时而反手,有时还直接换左手来使剑。变得好像是四个剑路各不相同的高手交替着与华剑英相斗,一时间弄得华剑英手忙脚乱,应接不暇。如果不是本身无论剑技还是修为都远胜剑诛天的话,几乎真的就要出丑当场了。

    轻轻哼了一声,梦魂剑在身前轻轻摆动,并不因落后一招急躁。剑诛天眉毛轻轻一挑,长剑一振再次攻了过来。

    二人翻翻滚滚又斗了百十招,不知是否对剑诛天的怪招渐渐习惯了,明显可以看出华剑英应对的已经没刚刚那么困难,间中甚至可以反击一两剑。再斗得一会,华剑英甚至把形势拉回均势。

    就在这时,剑诛天突然向后一跳,脱出原本的战圈远远的。华剑英看了看她,淡淡地问道:“怎么?”

    剑诛天摇了摇头道:“不打了,再打下去也是稳输的。想不到你这么快就找出化解的方法。”说着青光一闪,手中的魂剑已经消失不见。

    同样收起梦魂剑,华剑英摇头道:“那是因为你的对手是我,我毕竟也是你的师父。换了别人,没可能这样快就看穿你剑招中的奥秘。”说着华剑英微微一顿,叹道:“只是……嘿,没想到,你居然会逆练青莲剑决。而且……”

    [而且没想到,逆练的青莲剑决威力一点也不比原版的差,说到招式诡异难测,更在原版青莲剑决之上。这一点,大概就是师父莲月心,也想不到吧?]不过,这番话,华剑英只是自己的在心中默思,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

    平民百姓:平民新书《杀神奇谭》,请大家多多支持。

    http:///showbook.asp?bl_id=79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