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剑仙-剑之修真者 > 第十五章 群仙会

第十五章 群仙会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剑仙-剑之修真者 !

    三十三天所有的仙人,没有一个敢轻视此事。也正是因此,才会让那些已经打了整整五百年的大佬们坐下来商谈。因为没人希望这个时候再无谓的消耗天界的实力。

    传说中天界特别是仙人们最大的敌人再一次出现,顿时近几百年来争斗不止的诸天仙人一时间全都安静了下来。毕竟,不管有怎样的仇怨,相对起魔界妖魔来,便都算不上什么了。

    然而,虽然在面对妖魔的压力下诸天仙人暂时停止了仙界的内斗,但近几百年来的争斗让三十三天之间结下大大小小无数恩怨,又岂是那么容易化解的了的?再加上妖魔们也仍没有任何的行动,佛门、救世宗亦采取观望的态度,于是在几天前还战火处处的天界突然安静了下来。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这种安静,只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罢了。虽然不知需要多久,但是一场空前的大决战相信随时都会暴发。

    这一天,水云天收到一份请柬,请柬邀请的是水云天之长净水龙王和她的女儿小龙公主。请柬的内容,是请他们父女前往原希明城,商谈有关对抗妖魔的事宜。而希明城,曾经是仙界十三天都之一。

    当年的十三天都,是仙界所有仙人都可以自由往来的地方,但自从五百年前仙界大战开始后,便为三十三天中实力较强、位置较近者纷纷掌握。而希明城则在仙界战争开始后被三十三天之一的琉璃天控制。也唯有这里,是仙人们唯一还象五百年前那样自由往来的地方。

    琉璃天的成员无一例外全是女性仙人,是三十三天之中唯一一个全女性仙人的一天。成员总共只有数百名女仙人,所以纯以实力计算,琉璃天在三十三中算是倒着数的。不过面对着女性,特别是美丽的女性,不论多刚强的男人都会比平时温柔的多。这一点,对仙人也不例外,所以实力差,并不代表琉璃天的影响力就差。

    对三十三天仙界无形中的影响力,便是琉璃天能在独立于仙界战事之外,并掌握希明城的资本。

    因为这种种原因,这次仙界诸天的大聚会会选在希明城进行,净水龙王、华剑英等人一点都不意外。而且除了这里,放眼三十三天大概也找不出第二个地方了。

    “去吗?”虽然是用的问句,但小龙公主的语气却是肯定的。虽然水云天亦不曾卷入仙界战事之中,但这种重要的场合,自然还是要去的。她真正想问的,是另一个人。

    沉思半晌,华剑英点了点头,道:“嗯,就去瞧瞧吧。”虽然华剑英的背后并没有任何势力存在,但凭着他本身强大的实力,没人会怀疑他参与的资格。

    当日与三大魔尊一战,感觉到那凌厉的剑气、强大的魔气,无数人为之色变。这个时候他们才终于感受到一件事,青莲剑仙,是真真正正的回来了!如果不是没人知道华剑英也在水云天,送来的请柬大概就不止是两份了。

    净水龙王点了点头,道:“时间就在不久之后,准备一下,很快就要动身。是了,剑英你那几个朋友要不要一起去?”

    华剑英想了想,道:“风灵是一定会要去,以玉藻脾气,这种热闹也肯定少不了她的一份,诛天嘛……还是问一问吧。”

    不过就像华剑英所想的,玉藻一听说此事,不等华剑英说完便吵着要去,而剑诛天亦是平淡的拒绝,至于风灵,华剑英连问也不用问也知答案。

    上次华剑英甩下风灵一个人去见天魔,事后可是让风灵对他不满了好一阵子,这次大概就算用大炮轰这丫头也铁定会紧跟着华剑英,所以华剑英只是让她做好准备,其它的也不多说。

    希明城,虽然说是现如今唯一留下来的真正的天都,但论及其繁华之处,别说比之当年如凌宵城,比是比之五百年前希明城,也是有所不及。

    虽说希明城仍然和五百年一样,充许任何仙人自由的往来,不许仙人们在城中打斗。但是,随着仙界战争的开始,以前只是隐藏在暗中的不满已经变成明面的仇恨。就算在城中不曾打起来,但暗中发出几个传讯法决招呼同伴,然后在希明城外来上一场大战,却是毫不希奇的事。而在这类事情发生几次后,希明城亦难以避免的显得冷落起来。

    不过最近一阵子,希明城却再次热闹起来。

    因为魔界妖魔的入侵,仙界三十三天也不得不暂时放下各自的仇怨坐下来好好的商量一下对策。毕竟,因着位置的关系,妖魔进入天界后的第一目标肯定就是仙界。毕竟能瞒着仙界大部份人的感应,悄悄潜行至天界内部的也只有妖魔中的少数高手才能办得到。比如天魔或者上次与华剑英一战的三大魔尊之流。

    所以,三十三天所有的仙人,没有一个敢轻视此事。也正是因此,才会让那些已经打了整整五百年的大佬们坐下来商谈。因为没人希望这个时候再无谓的消耗天界的实力,就算有些家伙对他们来说特别讨厌也是一样。

    因为青莲剑仙的大名,华剑英得以例外的以一个闲散仙人的身份坐在这个大厅里。双手抱胸环视着坐在这个大厅中的几十位仙人,华剑英一脸的兴致昂然。

    这实在是很有趣,不是嘛?坐在这里的,便是当今仙界三十三天诸天之长及他们的一些心腹手下。虽说这次因为面对空前的强敌而让他们不得不放下各自的立场与情绪而来到这里,只是,理智上虽然很容易理得清,但当一些平时想起来恨不能撕成十七、八块的家伙出现在自己的面前,那种感情上的冲动与冲击却不是轻易能压制得下去的。

    也正是因此,除了少数如净水龙王,或者如琉璃天之主慈清斋主这些没有牵扯到这场战争中的外。其余的一个个都横眉怒目的瞪视着面前不远处的某个甚至某几个“家伙”。

    自然的,明明会议应该早就开始了,但众人里却没有一个开口的。因为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一张口就说出某些不能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说出来的恶毒语言。

    而且,正是因为大家都在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所以同时也都清楚,一旦有人说出那不该说的话,被挑到的人只怕也会一样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一旦有一个人的情绪控制不住,只怕这次的聚会还没真正的开始就要变成一场大乱战了。

    慈清斋主心中亦是暗暗紧张,不论是于公于私,一旦场面失控,对她来说都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于公者,一旦动起手来,再想来一次这样的聚会,可以说是没有可能的事情,到那时却要如何面对妖魔大军?于私者,先不说等候在外面的那些仙人,单只是坐在这大厅里的每一位,都是第一流的高手,一旦动起手来,她这小小的琉璃天只怕瞬间就要变成天界的尘埃了,这又要她如何不紧张?看着眼前紧张、压抑的场面,华剑英忽然想起了一个类似的场面。当初他还是一个剑修的时候,那一次的修真者的同盟。

    虽然说有些类似,但当年的场面可比现在要火爆的多了。当年如果不是有另外的原因制约着他们,那些修真者大概不用魔门,自己就先打个头破血流了。而如今,这些仙人们至少还都能控制的住自己,虽然可以看得出他们忍的很辛苦就是啦。

    又过了好一会,仍然没有人开口。华剑英忽然道:“既然这样的话,我看不如先打一场再说算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立时给吓了一大跳,大部份人倒不是因为他话中的内容,其实太过专注的他可能根本没注意到华剑英说了些什么。

    不过听清华剑英在说什么的人显然还是不少,一个个都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如果不是知道华剑英是谁的话,这些人简直要以为这个家伙是不是妖魔假扮来搞乱的。

    “请问青莲剑仙是什么意思?”晓镜天之长明言山主轻捋着长须问道,明言山主面容清瘦,加上头上高冠和身上的紫荆道袍,其形像当真和人间传说中的仙风道骨一模一样。

    不过只要对明言山主稍有了解的人便知道,这位可是仙界诸仙中有名的急脾气。甚至这次聚会前有不少人猜测,如果这次聚会最后真的变成一场乱战的话,最有可能第一个出手的,便是这位明言山主。

    不过他毕竟是三十三天之一的晓镜天之长,在仙界中也算得上前辈,不请他亦实在是说不过去。而他能忍得住这么久不出手,已经让许多人意外了。

    华剑英耸了耸肩,道:“没什么意思,只是看着你们的样子,觉得太累。”顿了一顿,又道:“别的不说,说来正式的商谈应该已经开始有个把小时了吧?你们到现在竟然一句话都没说,在这种情况下就算能达成什么协议,你们当中又有哪个敢放心的把后背亮给这样的同伴,全力与妖魔战斗?”另有一句话,他终究是没说出来“在这种情况下,在解决内部的敌人之前,你们又有哪一个会先去与妖魔一战?”

    不过在场诸人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华剑英这句话虽然没有说出来,但他们却都感觉得到。

    略一沉默后,明言山主先开口道:“那不知青莲剑仙有什么建议?”

    华剑英微微一撇嘴,对现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有个如当年三大仙人般的强势人物强行压下这些人之间的矛盾,那也只是暂时之功,天知道真到面对妖魔时,这些家伙又会出什么状况。

    当下不由得哂道:“对这种情况,我又能想出什么好主意?真要说有什么主意的话,我看你老不如看哪个不顺眼就拉他出去好好打上一架,打到你老气顺了,再坐下来好好商量正经事。”

    华剑英这话其实半是玩笑,半是看眼前这些人不过的气话。不想明言山主在沉思一会后,居然点了点头道:“这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微微一怔,华剑英不由得心中愕然,心道:“这老家伙不是在消遣我吧?这算个屁的好办法!这种情况下一旦有人动起手来,这次的聚会怕就是要以内战收场啦!”不过还没等他真正琢磨过味来,明言山主却陡地站起身来,扬声喝道:“镇天君!你给我出来!”

    素还白消失后,大罗天的事务就由以梵天君为首的八天君主掌。而此次聚会非同小可,说不准就会推选一个三十三天总盟主出来,所以除了智天君与宿天君坐守大罗天府外,其余六天君在梵天君带领下全部到场。

    以镇天君的身份,自然不会因为明言山主的一句话就乖乖的站出来。依然抱胸而坐,一幅不动如山的样子。不过镇天君也不能全无反应,所以轻轻瞄了明言山主一眼后,缓缓地问道:“不知山主有指教?”

    明言山主冷冷地道:“指教不敢,只是你我之间,有笔帐却要好好算算。”

    镇天君不冷不热地“哦”了声后,停了一会才以一种懒懒地口气应道:“是吗?不知是何事?”

    “哦?那不知镇天君可还记得裘枫上仙?”

    歪头想了一会,镇天君摇头道:“不记得,那是谁?”

    明言山主明显一幅十分气愤的样子,不过不等他开口,镇天君便一幅不耐烦的神情道:“我不记得这裘枫上仙是什么人,也不想管他是什么人。不过看山主你的样子,却也猜测得到。嘿,这家伙八成是毁在我手上吧?那么山主到底想怎样就只管说好了,不要在这里婆婆妈妈的来回兜***!”

    其实明言山主一开口叫他,镇天君便猜出大约是什么一回事了。仙界诸天大战五百年,禁天君自问五百年来被他干掉的仙人没一百也要好几十。比他过去五千年里杀得都多,虽然他在八天君中算是杀孽较轻的一个了,但几十位仙人又怎么可能一个个记得这般清楚。想来是有哪个和明言山主关系极深得仙人,便是他那几十号死亡名单中的一个。

    “好!很好!镇天君果然快人快语。”一边说明言山主一边打了个哈哈,不过无论是他的表情还是眼神,都看不出有半点笑意。

    “打算怎么办?嘿,应该不用我说吧,自然是要为裘枫他讨个公道!”明言山主冷冷地盯着禁天君道:“不过我觉得还是说清楚一些,裘枫他和我还是修真者时是便是好朋友!”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不由得微吃一惊。要知道,明言山主能在当今的仙人中成为老前辈,那他成仙的历史少说也要有百万年左右。这个裘枫上仙和明言山主在修真者时便是朋友,也就是说两人之间少说也有百万年以上的交情。一起修真一起飞升一起成仙,这样的交情,倒也难怪明言山主想替这位裘枫上仙报仇。

    就连镇天君也不禁微微一呆,毕竟,就算是在仙人之中,又有几个能有前后交往百万年之久的好朋友。这下就连禁天君自己多少也有些明白明言山主的感觉了。

    明言山主又道:“其实如果裘枫他是在正大光明的较量中技不如人败于人手倒也罢了,但你却是不光彩的偷袭他!”

    此言一出,全场立时一片哗然。要知道,仙人毕竟不现于世俗中人又或者魔界妖魔,就算三十三天之间已然翻脸的现在,这种下套使绊、背后偷袭的事情也是非常少见的。此时明言山主说禁天君是以偷袭的手段打败他的朋友,众人看镇天君的神情立时变得十分古怪。

    镇天君亦皱起眉头:“偷袭?这老家伙没搞错吧?嗯?等等……裘枫上仙……裘枫……难不成是……”想着,镇天君不禁露出一丝冷笑,哼了一声,道:“这没什么好说的吧?还是说山主你想好好讨论一下津冲海之战?”

    镇天君“津冲海之战”五字出口,在场所有人无不脸上变色。唯有华剑英一人不解,津冲海这个地方他是知道的,是仙界的某处,其实说来只是一大片什么也没有的空旷空间而已,不知为何当初会取名叫什么津冲海。

    不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事,华剑英忍不住向身边的净水龙王传音询问,这津冲海之战是怎么回事。

    净水龙王亦以传音解释,华剑英才有所了解。这津冲海之战发生时,他和玉藻等人还在神域,所以不知道更不会参与。

    津冲海之战,最初只是一个偶然。大罗天八天君之一星天君和几个手下偶然在津冲海遇到十几位联盟方面的仙人,结果不用说,双方话不投机半句多,没几句话便打了起来。

    星天君的实力之强,自然不用说,几下子的功夫那几个仙人便招架不住。那几个仙人却也不笨立时便传讯求援,星天君自持实力却也不在乎。只是没想到是不是因为星天君名头太响的缘故,联盟方面居然一下子来了七、八百名仙人,而且其中不乏高手。星天君实力虽强也一下子落入下风。

    好在与星天君同来的几个仙人反应也不慢,也立刻向大罗天方面求援。听说此事,大罗天这边自然也很是大惊。如今八天君虽然以梵天君为首,但谁都知道是以星天君实力最强,如果星天君出了意外,不论是大罗天的实力还是名声都是极大的打击。所以也立刻派出人手救援星天君。

    然而由于援兵赶到时星天君的几个手下已然全部战死,狂性大发的星天君无论如何也不肯退走。

    这些援兵其实不过百余位仙人而已,以他们再加上星天君本身,这股实力想要全身而退是不难的。但想要和对方近千人对抗却仍然稍嫌不足,大罗天方面只好再一次派出后援。

    但联盟方面反应也是极快,新一批人手几乎与大罗第二批后援同时到达,混战结果大罗天方面靠着星天君的强大实力勉强维持了个不胜不败的局面。

    接下来双方不断派出援手,结果最后演变成一场双方总各自总动员,在津冲海一带集结了超过十多万名仙人的大火并!

    镇天君一提津冲海之战,大厅之中立时安静下来。在场之人除了华剑英、净水龙王和慈念斋主之外,几乎都参与过那场大战。

    那一战实在是太过惨烈,打到后来几乎全都红了眼!在当时那混乱的局面下,谁都不敢说自己是否有过背后偷袭之类的举动。

    那一战开始的莫明其妙,结束的亦是莫明其妙。却是双方的首脑都发现情况这样下去大大不妙,说不定双方就要来个同归于尽。所以几乎同时下令,强行中止了这一战,从而制止了情况继续恶化。若非如此,只怕不用妖魔来攻,便要有大半的仙人战死在这一战里了。

    就算如此,双方仍然有约万多名仙人死于此役。

    听着净水龙王传音陈述,华剑英不由得暗暗咋舌。乖乖,十万仙人!而且还要加个“多”字,这还真不是说笑的。

    在修真界,能一次过集中十多万修真者也算是非常壮观了,仙界则一下子便动员了十多万仙人出来。

    华剑英忽然对与妖魔之战有了信心。毕竟魔界的真正主力是那些高等魔人,魔界只怕也凑不出十万高等魔人。双方认真战起来的话,这许多仙人一齐冲将上去,就算魔界有那么一两个特别厉害的高手也不怕了。更何况论高手的数量,仙界也丝毫不输给魔界。仙界大战数百年,别个不说,顶级高手倒是出了不少,只是不知这是否算是歪打正着,因祸得福?明言山主眉头一挑,道:“也许,此事不能完全怪你。但此事终究横在我心中,让我如埂在喉,不吐不快!”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长吸一口气,镇天君站起身来,道:“既然你要打,本天君奉陪就是。就在这里动手么?”

    明言山主轻哼了一声道:“在这里打却弄坏别人的东西,当然是出去。”

    “好!”一字既出,镇天君化成一道金光直射屋外,明言山主亦跟了出去。眨眼间,外面已经传来一阵“乒乒乓乓”的响声,显然二人真的已经动起手来。

    仍然坐在大厅中的众人一阵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倒是星天君干脆的很,站起身大踏步向外走去。他的动作倒是把身边几人吓了一跳,梵天君问道:“星,你要做什么?”

    “观战。”星天君不冷不热的答道。不过大罗天的人都晓得星天君就这脾气,倒也不会有人因此不快。相互对视一眼,随着星天君之后,大罗天到场的其余四位天君也一起跟着出去。

    眼见大罗天的主要的几位都出去观战,诸天联盟那边的人也跟着出去好几个,跟着刚刚和大罗天的人坐在一边的人又有三、四人轻咳一起走了出去。就这样一来二去,不一会的功夫,整个大厅里的人几乎全都跑到外面来了。

    由于大厅里几乎已经空了,商议会盟的事情自然也就成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无聊之下,华剑英和净水龙王亦跟了出来观看明言山主与镇天君之战。只不过,无论是华剑英还是净水龙王,都已经没有心情,或者说不想去考虑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跑出来观战了。

    两道金光在半空中不停的来回纵横交错,偶尔会发出一两声劲力交击的响声。应该说,明言山主和镇天君的实力都很强。镇天君的实力明显略占上风,不过明言山主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镇天君一时间却也拿他没办法。看样子如果没有意外的话,这一战在短时间内大概是分不出胜负的。

    这时净水龙王忽然道:“各位,真要要让他们这样打下去,直到分出个胜负来么?”

    附近众多仙人一起转头望了过来,诸天联盟的主脑人物之一,太虚天之长虚青子问道:“不知龙王阁下有何高见?”

    净水龙王道:“这次聚会是为了什么,我想不用我说,大家也都心里清楚。不过这样子下去……”这样子下去会如何,虽然净水龙王不说,相信其他人也是心里有数。

    “既然已经有人动手了……”说着净水龙王又望向半空中正战的激烈的明言山主和镇天君,缓缓地道:“那不如就像刚刚说的,干脆打个痛快好了。”

    “我,或者说我们,可以把这看做是一个玩笑吗?”梵天君真的不明白净水龙王在想什么,刚刚华剑英虽然也说过类似的话,但那明显是在开玩笑。但净水龙王说这话时的神情,可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当然不是开玩笑。”净水龙王很肯定的说道:“当然,也不是让你们真的乱打一通,那样的话,也就不用我们大家巴巴的跑来这里了。”

    梵天君若有所悟:“你的意思是……”

    净水龙王指了指仍然在半空中打个不亦乐乎的二人,道:“就像那两位,既然已经打了,为什么不加点彩头?”

    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在场众人如果还不明白他的意思,那就真的是蠢了。不过这些人中没有一个是真的笨蛋,所以他们都懂了他的意思。

    这时一个白衣仙人微微皱了皱眉头,道:“可是,这样真的好吗?就算通过这种方式决定……呃,某种盟约吧。可到时,大家真的能够齐心合力吗?”

    华剑英看了看这个仙人,忽然皱眉道:“咦?你不就是那个白衣人吗?”

    白衣人淡淡一笑,道:“不错,正是在下,想不到青莲剑仙,竟然还记得在下。”

    轻轻哼了一声,华剑英不再多说其它没用的东西:“这的确是没办法的办法,毕竟双方打了好几百年,不可能就因为一两句话就变成亲密无间的同志。还是说你有办法做到?”

    白衣人微微一窒,苦笑道:“当然不可能,可是……”

    华剑英打断他道:“现在已经没有可是了,只要能先建立起一个统合仙界实力,对抗妖魔的基本架构就好。”

    白衣人还是有些犹疑:“就算如此,在这样毫无信任的情况下,真的能和魔界妖魔对抗吗?”

    华剑英叹了一声,道:“你还是不明白,刚刚你也同意,就这么一、两次会盟,是不可能建立起什么信赖的。所以现在我们需要的不是什么信赖,而是盟约,然后只需要大家都遵守盟约,全力对抗妖魔就好了。”

    这些东西,其实并不华剑英或者净水龙王一时的心血来潮提出来的,而是他们人还在水云天的时候就在商量并决定的方法。

    其实仙界三十三天高手如云,人才济济,并不是只有华剑英与净水龙王能想到以这种方式,先定下盟约对抗妖魔。只是这些人大多分属不同势力,因为各自的立场,就算想到,也难以说出口。唯有华剑英与净水龙王身份中立,不偏不倚,所以由他们说出这些,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当下在双方各自招呼之下,镇天君与明言山主暂时停手罢斗。众仙人们按着华剑英与净水龙王的的提议,商量具体应该怎么做。

    虽然说是以比试的结果来定盟,但不可能就这样以双方的立场来进行,否则的话,分出胜负后的仙界,岂不是要单纯由大罗天或者联盟中的某一方来掌握?那是另一方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双方一时间各持己见,争论不休,虽然还不至于因此动起手来,但一个个却也争的面红耳赤。

    华剑英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插口道:“既然这样,我看不如你们两边各自推举出一个盟主人选,然后由这两个人较量一番,胜者便是盟主。”

    呆了一呆,众人一时间倒是沉默下来,考虑华剑英的话是否可行。很快白衣人便摇头道:“这样不妥。”

    华剑英忍不住道:“是、是、是,这办法不妥,那就请你想个稳妥的办法出来吧!”其实这个所谓的办法,也不过是华剑英一时心血来潮,随口一说而已。是否可行他自己根本都没想过,只不过他实在是厌烦了这些家伙这样子争来吵去,所以忍不住刺了白衣人一句。

    倒是岚天君在一旁接口道:“这个办法的确不妥,我们现在之所以会争论,便是因为不想这个大联盟不要被某一方完全掌握。毕竟,现在没人能保证,与妖魔之战后的事情。而照你这个方法,并没有真的改变什么,问题还是存在。”

    净水龙王突然道:“不,我看剑英这个方法未必不可行。”

    众人立时被这句话吸引,包括华剑英在内,无数道疑问的目光望向净水龙王。

    净水龙王道:“关键的问题就在于,目前仙界可分为两个大势力,而你们双方谁都不想或者说不敢让对方完全掌控这个大联盟。”

    “是这样没错。那么,龙王阁下有什么好办法?”大罗天八天君之一的林天君问道。

    “很简单啊,刚刚剑英说以实力决定谁来做盟主,既然可以这样决定谁来做盟主,为何不能决定其他的人选?”净水龙王的话不由得让在场众人眼睛一亮,他又继续道:“大联盟自然要有盟主,但也不可能只有盟主一人打理一切。所以,我们现在不妨就当是大联盟已经成立,然后看看除盟主这个位子外,在盟中还应该有哪些职位。决定了这些之后,看谁想做什么,自荐也好他人推荐也好,大家以实力来决定谁最合适。”

    净水龙王的这番话是相当有技巧的。现在,在还有相当多的仙人为到底要不要建立大联盟、怎么建立这个大联盟而争论。但在他的提议中,却首先肯定了盟主的身份,而既然肯定了盟主的身份与其存在,盟约其实可以说已经完成,差得只是具体的内容与条文罢了。可以说,大联盟在净水龙王的这一番话之后,便已经实质上的存在了。

    而净水龙王说完后,众多仙人一时间默然无语,现场少见的一片鸦雀无声。

    “好主意!”半晌之后,才有人高声称赞起来。“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众人一时间言论纷纷。

    “好了、好了!大家不要吵!”玄清天的玄清子高声叫道,而玄清天有一古怪的规矩,每一代的玄清天之长在接位的同时,都要改名为玄清子。玄清子是如今的诸天联盟的盟主,在这里纯以影响力论,可能更在梵天君等人之上。

    等到场面安静下来,玄清子转身对梵天君道:“梵天君,对于净水龙王阁下的提议,你怎么看?”

    “就像刚刚大家认为的那样,是个很好也很公平的办法。”梵天君淡然一笑道:“而且,除此之外,大概也很难想得出让我们双方都同意的办法了。”

    玄清子点了点头道:“很好,那现在,就让我们商量一下,应该怎么做吧。”

    接下来,众仙人开始又一轮的讨论。不过这次的气氛比刚刚要好的多了,仙人毕竟是仙人,没什么特殊原因的话,平时一个个还是很有风度的。

    不过净水龙王对这些可没什么兴趣,悄悄从人群中脱出身来,想要找个安静的地方自己清静一下。

    现在大部份的人都聚集在大广场上商讨有关大联盟的事情,想找这么一个地方倒也不太难,沿着琉璃天开出来的石道转过一个弯。却陡地见到在前面不远处正有一个人正要弯腰在一块大石上坐下来,不是别人,却正是华剑英。

    二人见到对方,同时微微一怔,跟着忍住失笑。华剑英站直身子,对净水龙王点头至意,道:“怎么,前辈也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吗?”

    净水龙王轻轻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多礼后,在华剑英不远处也找了个地方坐下来,道:“不用说什么休息,你直接明说是觉得那边太吵闹,找个地方清静一下就好。”

    各自又闲聊了一会,不远处众人聚集之地传来的吵闹声已经轻了许多。向那边望了一望,净水龙王道:“看样子订盟的事应该差不多了,接下来,大概就是看各人争夺自己中意的位置了。”

    华剑英笑了一笑道:“顺利订盟已经是无需置疑的事情,在他们认同了前辈你的方法的时候,这个大联盟其实就等于已经成立了。现在的问题,大概就是这个大联盟中到底会有多少重要的位子,以及……他们会为了这些位子争上多久吧。”

    要知道,仙人的体能可不是凡人可以比的。凡人高手之间的战斗,能拖上个两、三天就算很了不起了;就算是修真者,能连斗上个几十天的也很少见;但仙人就不同了,两个实力旗鼓相当的仙人一量陷入长时间的耐力战的话,一口气斗上个几年甚至十几年分不出胜负也不是什么很希奇的事情。

    而现在,为了能够夺得大联盟中更多的席位,准确的说是为了在未来能够主导整个大联盟,这次与会的各方势力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全力争取。

    毕竟,不管是切身参与其中仙界诸天仙人,还是打算抽身一旁,冷眼旁观其变的华剑英、净水龙王等人心里都明白一件事。虽然有不少仙人口口声声说这个大联盟只是为应对妖魔入侵的暂时性举措,但真的会这样吗?

    先不说早就有一统仙界心思的大罗天一方,就算是诸天联盟这边的人成为大联盟的盟主,当他们尝过那种可以随意的调派和掌握整个仙界甚至整个天界的感觉之后,他们真的会就这样让这个大联盟消失?答案是很明显的,华剑英等人猜得到,其他仙人中更是有许多有识之士也认识得到这一点。所以,为了能够成为日后能顺利的把持整个仙界的事物,这次对大联盟内部的各个职位争夺,想必是激烈无比。

    轻轻叹息一声,华剑英道:“只希望他们别因为争来斗去,弄到魔界把天界全部占领才好。”说着这话,华剑英和净水龙王一起摇头苦笑。因为,这一点,实在是难说得很。

    沉默了一会,净水龙王忽然道:“剑英啊,说到妖魔,我倒对一件事感到很是困惑。”

    华剑英扭头看向净水龙王,却见他抬头望向远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他的样子弄得华剑英不禁也有些有意,忍不住追问道:“不知是什么事?”

    “那些来自魔界的妖魔,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进攻天界?”

    净水龙王的话,让华剑英错愕之极,奇道:“这、这个,以天界天人与魔界妖魔之间的关系、恩怨来看,这应该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唔,看上去,是没什么好奇怪。但是……”净水龙王看向华剑英,忽然话头一转问起另一件事:“剑英,你认为,这一战,抛去其他一些东西不算,纯以实力计算,魔界对上天界,真的有胜算?”

    呆了一呆,华剑英思绪急转。刚刚净水龙王说过,是以“魔界对上天界”来算,也就是说,如果仙界不是这般的纷扰不休,如果佛、圣二大派不是抽手旁观…………开玩笑,以那样的实力,单只是仙界的实力妖魔们就未必应付的了。魔界妖魔别说入侵天界,天界的人不打过去妖魔们就要偷笑不已了!“虽然说照这样计算的结果显而易见,但现实却是……”

    华剑英还没说完,净水龙王已然打断他,道:“话是没错,但问题是面对魔界这个大敌的压力,谁敢保证天界之人不会真的团结起来合力对敌?别个不说,几百年来争斗不休的仙界如今已经要……不,是已经成立了大联盟。谁又敢说,日后天界三宗不会联合起来?”

    华剑英一时间沉默不语。的确,就算真如传说中所说,妖魔们大多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家伙,但单只是一个天魔,以她的智慧,不可能看不出这些。甚至只要她让妖魔发动的晚一些,说不定仙界仙人们自己就斗个两败俱伤,对妖魔们来说,实在是可以省下不少功夫。那为什么天魔还是要在这个时候便有所动作让天界之人警觉?是有持无恐吗?那么她到底依仗着什么让她有如此自信?想到这里,华剑英不禁脸色微变,问道:“龙王前辈,你到底……想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