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网游之极限猎杀 > 第六十一章 相国风云

第六十一章 相国风云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网游之极限猎杀 !

    贺天应不能活着,他除了‘畏罪潜逃’,把所用的罪责一并承担外。还会背上一个以下欺上,夺取上级的权利的罪责。

    这样秦余弦的罪责才会轻许多,因为他虽为主帅,却无法行使主帅的职权。朝中和国内想要追究起来。也会只追究他御下不严之罪。加上相国陛下的压制,到时候秦余弦活下来的可能性很高。

    贺天应还是低估了相国内部的驳杂情况,也太相信相擎天了。在这样被逼无奈的情况下,就算相擎天也不得不抛弃他这个外人,保下秦余弦。

    受害的不只是他一个,就连月怜也必须死,不管她是真死,还是假死。对相国而言,她都是战死。相国皇帝是不会容许一个相国监军被敌人俘虏,这样有辱国体的事情出现。所以,月怜是必须战死沙场,而且为了安抚民心,她可能还会背负一部分罪责,减轻相国出兵失败的事实。

    而这也是为什么,相擎天在得知月怜最后没逃出来的事情,气血攻心,吐血晕过去。可救却不能救,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此。

    “大将军!”这时,郁离三人走了进来,单跪下来,恭恭敬敬的说道。

    “嗯,起来吧!”相擎天忍住心中的悲痛,严肃的说道。

    “诺!”三人站了起来,一动也不动的等着相擎天的问话。

    “知道吗?你们会死!”相擎天看着三人,一字一句的说道。他们都是相国的好臣子呀,但为了秦余弦,只能牺牲他们了。

    十万雄兵战死,监军战死,这责任不是一,两个人能背负的起的,所以他们必须得承担一部分不属于他们的罪责,帮助秦余弦将罪责降到最底,才能更有把握保住秦余弦的性命。

    “什么?”三人却是被吓了一跳,心里惊呼着。但却不敢表露出来,站在那里等着相擎天的决断。

    “这次十万雄兵的战死你们罪责再小,也是必死。现在我给你们两个选择!”相擎天眼中闪过一丝苦笑,他知道这三人纯粹是被秦余弦连累的。可十万雄兵的战死,却是一个不可改变的事实。

    这雄兵不是新丁呀,雄兵象征着一个国家的高端武力。一下死了十万,对一个国家的打击不是一般的大。要是处理的不好,可能导致会全国震动,闹的人心惶惶,贼寇四起也不是不可能。所以,不拉一些替死鬼是不可能解决的。

    “请大将军吩咐!”三人对望一眼,默认了。

    “一,就此离开军队,你们想去那里去那里,但禀报陛下以后却会受到追杀,你们家人也会受到牵连,你们更会担负一个叛逃者的罪名。”

    “二,指证贺祭酒越权之举,然后承担一部分不属于你们的罪责,到时候我会请示陛下,用替死之法让你们隐姓埋名。到时候你们跟在弦儿身边,以后机会来了,不是不可以再次崛起。”说完,相擎天不在开口,静静看着三人。

    三人心中翻江倒海一般,要他们指证贺天应很难做到。在书房中,贺天应把本不属于自己的罪责往自己身上揽。已经让他们感到很内疚了,现在又让他们指证贺天应,这不是要把贺天应打入十八层地狱吗?

    可想到父母亲族,他们又是一阵为难。叛逃者的罪名可不好受呀,到时候父母亲族都会被他们连累,抄家灭族也不是不可能。

    “愿听大将军吩咐!”三人低着头,双手却握的铁紧,表明了他们心中的矛盾。可是,他们也有父母,虽然他们不想那么做,但却不得不为家里考虑。有时候,人不是为自己而活的。

    “唉!你们下去吧!”相擎天闭着眼睛,重重叹息了口气。他开始有些怀念在空灵村的生活了,那里不用顾虑这,顾虑那。不用昧着良心吗,做出这样迫害忠良之士的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呀。

    就在何明他们占据卡布拉草原时,相国如同每时每刻都发生着改变,先是传出十万出征雄兵死亡,最后逃回的人才仅仅五人。接着又传出出征大军中监军战死沙场,一切矛头直向了原来的祭酒贺天应身上。

    相国陛下下旨宣读了贺天应的罪责,可谓是罪孽滔天。以下谋上,依靠镇西大将军的一句贴心嘱托,雀巢鸠占的把主帅秦余弦的权利夺取。却因其无能,被害得十万大军战死异国他乡。

    接着相国皇帝发下了通缉令,而跟随着秦余弦回来的三人,因为其未能阻止贺天应的暴行,被宣判要斩。至于最后尸体到那里去了,却没有人关心。

    事情才刚刚平静了。不到两天时间,镇西大将军府衙中,又传出秦余弦因为对十万大军的战死感到内疚,自杀了。

    最后,在高级牧师的竭力救治下,成功复活,可情绪依然的不振。相国皇帝特命他回家修养,等好了以后再回军中。明眼人都看的出,相国皇帝是要把秦余弦推出这暴风之外,暂时潜藏一段时间。

    在相国皇帝的竭力压制之下,国内也逐渐平复了下来,面对那些有些觊觎之心的势力,相国也表现出了足够的强势。先是二百万大军开向四面边境,接着许多人才得到提拔,补充了相国缺少高级将领的尴尬境地。

    随之而来的事情还没有结束,相国的讨伐令也随之颁发。准备十月份后,派遣五十万大军到卡布拉草原,以报十万雄兵折戟沉沙之耻。

    这时,时间已经过了五天了,何明也彻底统一了卡布拉大草原。只是,经过就几场大战以后,卡布拉草原之上并没有多少人口,就算加上那些被俘虏的相国兵士与玩家,还不到二十万人。

    当何明听到了相国的临战宣言以后,差点没哭出来——丫的,刚刚灭了十万,你就给我来五十万,这不是想着用人堆死我吗?不带这么玩人的吧?

    “嗨!美女,看看,你们陛下已经抛弃了你,还有,貌似你老公也不要你了!”何明拿着那份吴用整理出来的报告来到月怜的屋中,自从经过三天的治疗以后,成功的挽回了月怜的性命。

    自从相国说月怜战死的消息后,何明知道,敲诈不了了。山寨玩家也气的极度抓狂,眼看这到手的鸭子变成了石头,那能高兴的起来吗?

    人现在是抓回来了,总不能杀了她吧,毕竟得顾及顾及杜宣与蒙砂这两人的感受不是?他们怎么说以前也是相擎天的兄弟,相擎天不义,但他们总不能不义吧!

    所以,这人也就这么关着了,玩家虽然气愤,但也不敢对月怜发泄什么,毕竟,月怜虽然因为斗气絮乱暂时没了战斗力了,可蒙砂与杜宣还在那里,而且以后战斗里恢复了,那不是等着挨报复吗?谁会嫌自己命长呀!

    “你来这里不是想说这个的吧!”月怜声音清幽幽的,越发像一个落入凡尘的仙子。

    “额?你现在不值钱了,我想这是把你放了好,还是杀了好!貌似我这里也不是慈善机构,我这是强盗窝,所以不养活应该闲人的!”看着月怜看破一切的表情,何明心里突然想到了什么,不由起了恶作剧之心,说道。

    “杀了吧!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处!”月怜好似不在决定自己的命一般,直接说道。

    闻言,何明就心里不爽,道:“你觉的杀了你对我有好处?我觉得你应该乖乖的做我的舞女!你舞的剑蛮好看的!我可是眼馋的紧!”看着不爽她的表情,何明就觉得别扭。好似一切在她眼中都如云烟,让人极度抓狂,不由自主的狠狠打击了她一下。

    “舞女?好!”月怜看也不看何明一眼,站在窗前看着繁华的峡谷。她越是这样,越让何明感觉自己从头到尾的被人轻视,原本打算过来安慰她一下的心思也就散了,恶凶凶的说道:“那就你跳呀!”

    “跳?”她眼中依然一片死寂,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纵身就想往下跳。何明那里会让她有机会,他还不想抛头露面,被玩家怀疑自己强奸未遂,逼的别人女子跳楼自杀呢!何明眼疾手快的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到了后面,她仿若没有一点武技底子的柔弱女子,扑倒再地,眼泪不由的落了下来,滴落在地上。

    “你这又何苦呢?”何明靠在窗边,看着趴在地上的月怜,无奈的说道。要是早知道会这样,他怎么会费尽心机抓她呢?如果不是急需要钞票,鬼才会打她的主意。只是他和吴用他们都没想到一个大国竟然这么小气,直接宣布月怜战死了。丫的,难道一个人才,在他们看来还不如面子钞票重要。

    其实何明与吴用都高估了女人在游戏中的地位,如果换成是秦余弦,那他们都可以敲诈相国一笔,但换成了更为出众的月怜却不可能了。因为她是女子,仅仅这一个身份,就不值得相国为她舍弃面子,出钱赎回了。

    “你害我家破国弃,还想要怎么样?我对你来说,一点价值都没有了。难道死都不让我死吗?”月怜淡淡的说道,好似不是在说她自己一样。

    “抱歉!我没想到一个国家如此小气!”何明感到一阵内疚,自己无意中犯下的错,还是的自己来填。他除了苦笑,还是苦笑。

    “抱歉?这是一句抱歉就能解决的了的吗?”月怜依然没有看他,说道。

    “那你想怎么样,我人就在这里,随便你处置吧!”反正游戏可以复活,何明也不在意,虐待他?油炸还是清蒸?随便你,我想没有什么能比巨大化病毒带来的痛苦更痛的吧,他这人就是这样,心里上内疚带来的痛苦,对他来说才是一种折磨。至于身体上的?习惯了!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