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网游之极限猎杀 > 第七十六章 利用玩家

第七十六章 利用玩家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网游之极限猎杀 !

    清晨,天气逐渐升温,卡布拉大草原外的克塔多草原上,零零散散的耸立着一些部落,却显得相当空旷。原本繁华的部落也显得空荡荡的,没有了往日人来人往的景象。

    随着陆陆续续的新手玩家进入游戏,也给了这空荡的部落增添了一丝色彩。当日上三杆时,草原联军的可汗金昔擅才幽幽转醒,昨天一晚上都在争吵中渡过,让他这个憋屈的当着和事老角色的可汗连口水都说干了。

    这时他才意识到可汗不是那么好当的,不由的有些怀念耶和朵吕在的日子。那时候只需要把自己的做好就好,也不用动脑筋,可没有现在这么累,这就是权利带来的责任。

    怀念了一下,他就掐断了这个想法,他不希望那成为事实,因为他喜欢上了这至高无上的感觉。

    “嗯?”突然,金昔擅感觉到头被什么搁着了,不由的用手挠了挠,抓出了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纸条。他还没看里面的内容,整个人如同吃了蟑螂一般,极为难看。是谁?竟然能够通过层层守卫潜入我的帐篷。

    想到这里,金昔擅感觉不到一点安全感,别人竟然能把信放到这里,那么就算杀了他也不是很困难。至于你说这是游戏,是一下杀不死滴,到时候不能求救吗?当然可以,不过得你说的出话,如果刺客割断了你的喉咙,你怎么求救?

    越想越是胆寒,最后金昔擅不得不强制让自己安静下来,草原上从小锻炼出来的刚毅铁血,让他很快便平静了下来。第一件事不是去加大防御,而是打开信,既然对方不杀他,那么就没有什么恶意了,留下这么一封信那么一定有什么深意。

    “不好了,可汗,不好了!”坐在床上,刚刚翻开信的金昔擅不得不抬起头,皱眉问道:“何人慌慌张张的?”

    “可汗!”来人也不敢进去,直接跪到在帐篷外,说道:“属下有紧要军情报告!”

    “紧要军情?”金昔擅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把信纸放到了床上,披着一件外衣说道:“你进来吧!其他人守好四周,没有我的允许不得让任何人进来!”

    “是!”四周守卫与那跪着的来人赶紧应道。

    “你是扶羌部?”坐在首座,金昔擅看着跪着的来人,问道。

    “是的,属下是扶羌部的部落族长!”来人全身狼狈不堪,低头战战兢兢的说道。扶羌部落是克塔多草原上一个小的不能在小的部落,人口加起来还不到一百,所以没有被草原联军召集。

    “你来此又有何重要军情?”金昔擅面色不变的问道。

    那部落族长也是老人精,知道这样的事情越少人知道对他越安全,要是闹的大家都知道,那扰乱军心的罪名可就逃不了的了。

    “你们下去吧!”见扶羌部落族长的样子,金昔擅挥退了守卫帐内的亲卫,尽显一派大族族长的气势。

    等他们都下去后,那扶羌部落族长才敢开口道:“可汗,属下收到哥比尔部逃兵的消息,才知道哥比尔部被敌人夜袭,想来全部战死,所以不敢停留(他吓的躲在部落不敢动),‘直接’传送了过来禀报。”

    “什么?你在说一遍!”金昔擅一下站了起来,面色格外的难看。

    扶羌部落族长被吓了一大跳,战战兢兢的说道:“哥比尔部被偷袭,早晨属下也派人去看了,到处都是尸体……!”

    “嘭!”金昔擅可听不出那自相矛盾的话,他“啪”的一下坐倒在蒲团上,面色尽是难以置信,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敌人竟然还隐藏了那么多人,他愤怒的吼道:“把我给他拉出去,斩了!”

    “啊~!可汗饶命呀!!”扶羌部落族长没想到这样都被斩,一时间吓的尿了,死劲的磕头,那有一点草原汉子该有的气势。

    “哼!”金昔擅看着被拖下去的扶羌部落族长,面色顿显狰狞,整个人暴虐不已。要怪就怪那扶羌部落族长惹金昔擅生气了,难道他不知道,金昔擅是出来名的暴虐?平时虽然一副谦谦君子,温文儒雅,可是生起气来,总有那么一两个遭殃的。

    这就是贪婪的下场,要是他不贪那一点功劳,可能就不会成了金昔擅发泄的对象了。

    等那扶羌部落族长的头颅被送了上来一会,金昔擅心里才舒服一点,厌恶的摆摆手,说道:“丢出去喂狗了!”

    说完,不在理会这些,整个人焦急的走来走去。

    他不怀疑那扶羌部落族长话的真假,他实在想不出敌人怎么可以聚集那么多人的,难道他们还能死而复生不成?也不怪金昔擅没想到玩家,毕竟玩家与npc有着一层很深的隔膜,这可能就是本土与外来者间天然的隔膜,所以他本能的忽略了玩家的存在。

    再加上何明手下有玩家的情报被有心人故意隐藏,他也没有听说过玩家可以加入boss阵营的事情,自然也就没有想过何明领导的是玩家。

    “不行,不能拖,得让其他人都知道,就凭借现在的兵士,这里是呆不下去了!”金昔擅已经准备好迁移了,草原部落居无定所,并没有什么浓厚的乡情。

    现在哥比尔都被杀败了,就凭借他们剩下的战士,那里是敌人的对手?他虽然暴虐,但不代表他没理智,自然知道什么叫避退,以谋生路。

    “来人,通知其他部落族长来见我!”还好,那些族长都集合在金昔擅部落,要不想要通知他们来这里,除了用那传送阵,要不可就难了。

    “是!”

    等把这一切都安排好了以后,金昔擅才有时间看那封信,上面清晰的写着:以利驱使玩家,切忌不可多用!

    上面仅十二个字却让金昔擅恍然大悟——玩家,我怎么能忘了他们呢?真该死,可这人是谁?为什么要帮我?难道是其他势力的?对,应该是其他势力的,什么不可多用,玩家可以无限复活,不就是想阻止我以后利用玩家对付你们吗?哼,欲盖弥彰之举摆了。

    金昔擅一下想到了玩家,自然也推断出了敌人那庞大的军队,既然敌人都可以利用玩家,那什么切忌不可多用不就是欲盖弥彰吗?

    “呲——!”直接把纸撕碎,他现在信心又回来了,要知道所有部落的玩家加起来可不少,而且玩家无限复活的能力也让他雀跃不已。人就是这样,在没想到的时候,可能会忽视了他的存在。可一旦想到,深想下去才豁然开朗。才知道自己竟然还有一股如此庞大的力量在,金昔擅有些后悔怎么不早点想到,早点想到也不用死伤那么多草原勇士了。

    “可汗!部落族长们都来了!”就在金昔擅兴奋的难以自我时,外面的亲卫报告道。

    “让他们都进来吧!”金昔擅强制压下兴奋,尽量用平静的语气说道。

    闻言,部落族长们陆陆续续的走了进来,八九十人把金昔擅的帐篷挤的满满的,他们最少也是千人级别的部落族长,要不也没有资格来到这里。

    “可汗!”部落族长们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后,等待金昔擅发言,金昔擅顿了顿,说道:“如今有两个消息,一好一坏!大家想要听那个?”

    不等其他人发言,金昔擅就耐不住了,直接说道:“坏消息就是哥比尔部战败,逃出来者寥寥无几!哥比尔英勇战死(他虽然不知道哥比尔战死没有,但在他看来草原勇士只有战死的将军,没有投降和逃跑的将军,所以直接归类为战死)。”

    场下一片哗然,部落族长们难以置信的讨论了起来,一股绝望开始蔓延。要知道那四万多人已经是草原部落的希望了,他们都战死了,这让他们去那里抽出人来抵抗敌人呀,面对必死的局面,他们不绝望才怪。

    “迁移!现在迁移还来得及!”逃跑的念头出现在一个部落族长的脑中,越来越多绝望的部落族长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冒出了逃跑的念头,现在也只有逃跑才能够有条活路,要是连这五万多人都战死了,那他们到时候想逃也不可能逃了。

    见到他们如自己所料的一样,金昔擅满意的一笑,只有这样才能体现出自己的才智过人,才能让他们甘心被自己驱使。他已经很无耻的把相擎天告诉他的办法占为了己有,毕竟被敌人潜入自己身边,还把信放在了枕边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

    更何况他也认为相擎天只是提醒了他一下,而且还是欲盖弥彰的提醒什么切勿多用,自己聪明的察觉到了他的欲盖弥彰,办法当然是自己想出来的了。

    如果相擎天在这里的话,一定是蔑视的摇头。对于这种自以为是,只有一些小聪明的人。他懒的生气,生气只会体现出自己的心胸狭隘。

    “咳咳!”金昔擅尤不自知的咳嗽了两下,把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才信心十足的开口道:“好消息就是,我想出对付敌人的办法了,甚至可能打败对手,占领卡布拉大草原,一统克塔多草原,成为何国相国那样的大势力!”

    “什么?”草原部落族长们张大嘴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金昔擅,以为自己可汗被气疯了。

    “你们忘了玩家可以无限复活,要不敌人怎么能够打败我们,我想一定是他们利用那受到天神所宠爱的玩家,才战胜了我们英勇的联军。既然如此,我们何不也用玩家对抗他们呢?诸位觉得如何?”为就渲染气氛,金昔擅还配合的做了几个动作。

    “玩家?”部落族长们也没在意金昔擅最后的问话,因为金昔擅虽然问了,但他话却充满了不容拒绝。

    看着还在沉思的族长们,金昔擅也不同他们人商议,直接开口道:“那么事情就这样了,你们下去发布任务,只要能够战胜了那贼寇,每个玩家可以获得五匹战马,二十匹劣质马!!”他还是知道要马跑,得给马吃草,奖励虽然比不得何明那样的分配法,但也算的上格外丰厚的了。

    大部分的部落族长虽然已经陷入了金昔擅编织的那美梦中了,但也有一部分理智的一部落族长,他们虽然想要劝阻金昔擅,说玩家是一群不可信且纪律散漫的人。不过他们也没有大义凛然到去做谏臣的地步,而且他们没有其他办法,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出触霉头。而且,金昔擅说的也确实是一个好办法。

    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