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三千美娇娘 > 第一章洗劫淫贼

第一章洗劫淫贼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三千美娇娘 !

    人各有志。

    美女、金钱、霸业、功名……

    白云航他一开始并没有想到那么远大的志向,几千两银子,一个美丽的夫人,三四个可人的丫环,已经很让他满意了。

    白云航以往走的不是正道,却也从不做黑道上恃强凌弱的买卖,铲上的功夫虽然颇为了得,手底下却是相当稀松。

    江湖凶险,白云航也知道自己武功不济,前段时间又在同道中得罪了个十分强横的对头,因此年纪轻轻竟起了金盆洗手的念头,在京城之中削尖了脑袋向上钻营,终于走通了门路,只等自己与同行的这支镖队一起到了开封,那以后自然前程似锦啊……

    只是刚想到这,就听到客栈外有人大吼一声:“抓淫贼啊……”

    一听这话,不用掌柜吩咐,店里的伙计已经拿起家伙站在门口,掌柜合掌对着店里供着的神像轻声念个不停:“千万莫闯到咱店里来……这些家伙打坏了东西从来不赔……”

    白云航已经窜出去看戏去了,反正同行镖队好手不少,性命无忧,只是他这举止一点也不象个公门中人。

    不过还真凑巧,那群人正好就朝这边跑了过来,跑在最前面是个虎臂熊腰的大汉,后面跟着几十号男女侠士,其中有人大叫道:“花月影!你跑不了,老老实实受死吧……”

    花月影?白云航可是久仰大名了,在道上混的时候就听说这家伙是无女不欢,无花不采,在江湖上是排得上号的采花大盗。

    一想到这家伙整天风liu快活,白云航心理就不平衡了,心里合计着是不是要重出江湖砍这家伙几刀,反正自己马上能混个一官半职了,这是典型的为民除害,自然能大振官威。

    只是花月影才刚刚靠近这边,店伙计已经个个如狼似虎地扑了上去,朝着他一阵痛打,这些店家平日最擅长于收拾吃白饭的家伙,手里的家伙有长有短,花月影哪有那么多只手,一时间被打得落花流水,惨呼几声之后只能转身朝后跑去。

    那批侠少侠女立时有了反应:

    “云师妹……你先退后,我来收拾他……”

    “陈女侠,让我来……”

    “阿芳……让这淫贼看我的厉害!”

    这帮侠女侠少看起来很善于痛打落水狗,形成了一个弧形的包围圈,很快就有个穿着衣贵的青年剑客窜了出来,“花月影,我是华山罗松云……位列华山七剑之首,恶贼看剑……”

    说着银光连连闪过,刷刷刷三剑朝花月影刺去,打得花月影手忙脚乱,罗松云得势不饶人,连连挑动剑花,立时将花月影罩入一片剑雨之中,气度当真是说不出的潇洒风liu。

    看罗松云银衣如雪,神情自若,剑雨如丝,不禁有江湖侠女为之心醉,大声为罗松云纳喊助威,白云航手上功夫十分稀松,但在江湖混了这么多年,好歹还是有几分眼力的,看出门道来:“好花俏的剑法啊……这华山弟子当真可以去当街卖艺……咦,当官也是看的是政绩,就如同这剑法一般,越是花俏越好!”

    一听有佳人助威,罗松云接连挽了七个剑花,招势说不出的好看,立时有侠女带着满脸的红晕大声赞道:“这是华山派的萧史乘龙啊……”

    那边花月影上跳下窜,虽然狼狈不堪,倒真没伤到什么皮毛,罗松云接连施展华山的七套剑法,有若蝴蝶飞舞一般,那是说不出的好看,惹得江湖侠女无限遐想。

    花月影好不容易找了机会,飞身一窜,跳出罗松云的剑雨之外,没想到前面早有人预备在那里了:“看我昆仑段别情斩妖除魔……”

    这昆仑剑法比起华山剑法更为华丽,正所谓“衣不沾巾,足不点地”,有若惊龙飞舞,时不时来个惊鸿一现,惹得侠女们齐声高赞,白云航也是在心里赞不绝口:“没想到昆仑派也有这么多花花架子啊……花花架子大家抬,果然是官场上的大道理!”

    这帮侠少使的是车轮战法,花月影几次亡命逃窜,却仍旧被人拦下,大家轮流用上独门绝技,白云航可以说是大开眼界,没想到这些狠毒招数施展起来也是如此好看,可惜这么多江湖侠少,用上这么多的武林绝学,最后花月影竟趁段别情一个不注意,飞身逃跑。

    不过这些剑法虽然万分华丽,却仍旧有着相当的杀伤力,淫贼身上已带着几十道伤口,两三个月是做不了什么大案子,侠女在遗憾之余,又在讨论着哪一位侠少的武功最为高明,哪一位侠少的剑法最为好看。

    看了这样一场好戏之后,店伙计也渐渐散去了,那边有个侠少轻声怪段别情看管不力,竟让花月影这采花贼给跑了,段别情瞪了他一眼,反驳了一句,侠女们都没听到,倒是白云航耳力颇佳,又刚好站在一边,听得一清二楚:“今日把这花月影斩了,以后要讨这些小女人欢心,到哪去找这样毫无还手之力的?能让我们显尽了威风的?……老弟啊,你还是第一次来吧,没经验吧!告诉你吧,今年我们已经追杀了花月影六次!”

    听到这话,白云航只能在心里苦笑一声,这江湖实在太黑暗了,实在不是自己这等人混的,自己还是趁现在这个机会谋个一官半职吧。

    白云航又与同行的欧阳总镖头议论一番,又去洗了个澡,哼着小曲打开自己的房门,只见房里正中躺着个人,再仔细一看,不是别人,正是刚才那位倒霉的采花大盗。

    花月影身负重伤,躺在地上动弹不得,脸上尽是痛苦之色,白云航却没有多少同情心,只是奇怪这家伙怎么窜进来了,他赶紧盘点自己放在房里的一应物事,还好财物和牛相的推荐信都没有缺失,这才松了口气,然后大声喝道:“老实点……小心我叫人……”

    没想到这淫贼十分硬气,有气无力地说道:“叫便叫,老子不怕……”

    白云航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一想到这家伙整日里风liu快活,他怎么不眼红,当即说道:“小子……别怪我不客气……那些侠客就住在对面那间骡马店,小心我把他们叫过来!”

    “放你妈的狗屁,那些人过来老子说不定还能弄点伤药……”

    白云航回想那个昆仑弟子段别情的话语,觉得这倒是很有可能,不过脸色如常,冷哼一句:“那我把那帮女侠叫过来便是……”

    花月影依旧面不改色:“那帮女人一来,我就咬定你是我的同伙,准备借机和我一起行*之事,只可惜我良心发现……”

    凭那帮侠女的智力,说不定在花月影良心发现之后会号令一帮侠少把自己砍了,因此白云航放下了这个念头,仔细察看花月影的神色,却觉得他心底有点发虚,不由又冷哼一声:“老实点,不然我叫店伙计了……”

    一听这话,花月影吓得站了起来,连连讨饶:“大侠饶命……大侠饶命……”

    说着,采花贼已经接连给自己几个嘴巴,白云航抓到他的痛脚,很是得意,当即问道:“知道厉害了吧……”

    花月影讨饶道:“这家的伙计出手着实太重了,偏生手里还拿着家伙……老子宁愿让那个什么段别情砍上几十下,也不愿挨这么一棍……”

    店家是为了自己饭碗着想,出手自然是卖足了力气,白云航一想到这点,当即骂道:“你这淫贼,平日里无故坏人名节,且让我招呼店家,将你打个半死,然后再送到衙门去……”

    花月影脸色雪白,他原本是个膀大腰圆的汉子,此时竟吓得不停在原地颤抖,他轻声说道:“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小的一向洁身自好,未曾做下什么违法行径……倒是那帮侠少,换女伴换得贼快……别的不说,光是那段别情,今年就换了三个女伴!”

    “奶奶的!每次换个女伴都是拿老子逞威,我真命苦啊!这帮家伙连汤药费都不给,我还不如街头卖把式的!”

    白云航不愿听他解释,冷冷地说道:“洁身自好?就象天下想当官的人里,有几个不是想捞上一笔的!莫说笑话了,江湖排名第十的采花贼花月影也敢说自己洁身自好!”

    花月影脸又白了,他抓着白云航的手急切问道:“第十?我怎么会进了淫贼榜?大侠你千万莫吓我啊……我一直是在候补榜上啊!”

    白云航冷笑道:“瞧你!上个淫贼榜都乐开天了,还敢说身家清白!你自己看看吧!黑纸白字,我要去叫店伙计了……”

    说着,白云航就把在前段时间在西京长安新买的江湖排行榜拿了出来,翻到淫贼榜那一页,花月影看了一眼,人又软了下去,他倒在地上自言自语:“怎么会进了淫贼榜了?这回死定了!这位兄台,你帮我叫店家吧……我不活了!”

    白云航不解地问道:“人家想上榜都争得头破血流……你倒好,上了榜居然要死要活……”

    花月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许久长舒了一口气说道:“这武林排行,争夺最激烈是绝色榜,最有前途的则是侠少榜,可最要命的就是这淫贼榜了!我才在这候补榜呆着,就有一帮侠少整日追杀个不停,若是入了榜,立即会有大批人马前来追杀,既可以扬名立威又可以讨女伴欢心,如果杀了我还保证有一帮花痴自荐枕席,这等好事谁不肯干?如果是上了三甲,保管活不过三个月!”

    花月影又停了半天,才说了句:“所以我是真不想活了……兄弟,叫店家把我打……”

    说到这,花月影无意瞄了白云航一眼,猛得一惊,跳了起来,白云航见他爆起发难,一记重拳出手,重重打在左肋之上,花月影不由吃痛不住,扑通一声又倒在地上,却强忍疼痛道:“大侠!千万莫叫店家啊!”

    白云航颇是得意,他把手张开笑道:“我这双手,在甘陕道上也是颇有名气的!”

    颇有名气,白云航也是点到为止,至于在什么方面颇有名气就避而不谈了,这也是在京城新学来的官场招数,花月影一边讨饶一边问道:“大侠!请问这排行榜是哪一家出的?”

    白云航武功低微,难得遇到比自己更为肉脚的角色,自然是要显足了威风:“莫要引开话头!到时候让你再尝尝咱家的功夫!”

    花月影仍是急切地问道:“大侠,你帮忙看看,这排行榜是哪家出的……”

    “排行榜就是排行榜,还有哪家出的?”

    “这位大侠,实在是江湖上确实有三十多种排行榜,各种排行榜各有各的特色,可以说是大不相同,你且帮小的看看,这封面上是写了什么啥子东西”

    白云航瞄了一眼,说道:“万千江湖,尽在一榜……百晓生新著……”

    一听这话,花月影已经带着血污喜滋滋地说道:“多谢大侠!多谢大侠!还好暂且没上榜,小的又捡到一条小命!”

    花月影见白云航大为不解连忙说道:“大侠不知!这编制武林排行榜油水多多,自然也是有多家在那操作,咱们河南河北一带的好汉,用的都是北平燕山府白纸坊出的排行榜,号称北地武林最有公信力的排行榜!江南武林用的多是慕容世家出的排行榜,至于岭南武林……”

    “小的开始见大位这本排行榜版式有些简陋,就有些许怀疑,一时冲动导致大侠有所误会……实在抱歉啊……”

    “细看果然不假,这本排行榜是西京长安府万字世家出的,纸张毛糙,公信力也不强,还好价格便宜,甘陕道上还有些朋友在用……只不过这两年江河日下,于是就学起燕山府白纸坊,都打起百晓生的名头……”

    “百晓生的那本武林排行榜秘不外宣,据说是武林中最有公信力的一本,江湖上千金难求,所以白纸坊在封面上用草书写着百晓王著,只是那草书实在看不真切,平常人都以为百晓生写的……”

    “万字世家则照着葫芦学样,写着百晓生新著,结果有上当的问及,他们便道这作者并非百晓生,你没看到吗?这作者刚刚出道,唤叫百晓生新!”

    白云航初出道的时候,也和万字世家打过交道,当时他手里有几件货事急于出手,结果被万字世家坑惨了一回,几乎是半卖半送,一听到这不禁骂道:“这帮奸商……”

    花月影还在庆幸之中:“以后甘陕道上,小的是绝不敢去了……只要白纸坊那本我花月影的大名还呆在候补榜,一时半会还能吊得住小命,反正万字世家那本排行榜属于二流货色,想必北地武林没什么精明人物买的!”

    这话当即把白云航却给得罪了,他又冷哼一声,花月影立时醒悟过来,他再度讨饶道:“大侠,你饶了小的吧,你叫那帮侠少过来也成,千万莫叫店家!”

    白云航武功是三流水淮,一旦事发便用银弹开路,必定无往而不利,因此他以已度人:“瞧你这熊样,既然到道上混,也得有个一技之长,只要练得一身武功或有大把银子,哪怕是犯了案子也不打紧!”

    “大侠,这您就有所不知了!混我们这一行当的,那是比干强人还苦!一年四季没一日不躲正道武林的追杀,那帮侠少一来就是几十上百,你功夫便是最强也是无用……”

    “江湖上的侠少,都是有钱人子弟出身,个个有钱有势,若是无钱无势,首先就要饿肚子,要想填饱肚子就得去要干强人或是卖苦力,顶多来个沿街卖艺,如果有人赏识,那就可以当一当侠少的跟班了,就象今年来的那帮人,侠少六七个,花痴十来个,跟班倒有二三十!”

    白云航点点头,当今出来混的侠少哪个不是腰缠万金?没钱是万万不能的,再次坚定了他金盆洗手的决心,不过说了这么多话,白云航倒有些累了,他便搬来一张椅子慢慢听这花月影躺在地上说采花道上的事情。

    “他们手下那些跟班,倒真不是吃干饭的,武功着实高明!今天老子为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是怕了人家的跟班,个个都是扎手人物啊!一起围了上来,哪怕是幽明破天都顶不住,而且这帮人从来不讲道理,一遇强手就是一轰而上,什么暗器、剧毒都上来招呼,哪个同道能顶得住啊!我若是碰了哪位侠少一根毫毛,人家跟班立马上来捅我十剑,我这是用鲜血换来的教训啊!所以混咱这一行的,武功再高也是不用,还不如多练练腿上功夫!”

    白云航突然想起,今日下午虽然被那帮侠少打得毫无还手,但他的轻功却颇为高明,当即有了打算,他大声喝道:“对了,你这淫贼!为什么在万字世家能上得了榜,可是在我们甘陕道上犯了案子?”

    花月影刚想不予承认,白云航已经开始乘胜追击了:“想必是做了无数惊天动地的采花大案!你现在已经列入白纸坊的候补,只要我再往外一宣扬,保证你能上榜!”

    “大侠饶命啊!小的实在是清清白白,这一辈子也只在终南山干了一桩小案子!”

    “你好大胆!竟敢在终南山作案!你难道不知道我也曾在终南山呆过一年半载,我今日要替终南山父老报仇雪恨!”,

    “难道是你迷奸了小龙女,不对啊……所谓古墓派根本就是终南派那帮人用来蒙人的!哼哼!小案子!你好大胆啊,凭一桩小案子就能位列淫贼榜!”

    花月影脸一下全白全白了,当即说道:“大侠,我全招不成吗?那一年我刚刚出道,年轻气盛,结果在河北见到了楚若琼姑娘,一时间被勾去了魂儿,竟然鬼迷心窍一路跟到了终南山!”

    楚若琼?白云航当即站了起来,带着几分微笑望着花月影,花月影见苗头不对,吓得连逃跑都没了胆子。

    终南派没什么好人,而且在山上随便转一转都要收钱,着实可恶,特别是听说了终南派开发了新景点王重阳的故居活死人墓,白云航一想到王重阳诸多惊天动地的盖世武功,还有古墓里的九阴真经、*、黯然销魂掌……

    他当即带了全套行头跑到终南山,结果半个月下来什么都没挖出来,银子倒花了七十多两。

    唯一给他留下好印象的也就是这位楚姑娘,国色天香的容貌,而且一向温柔打紧,一说话就会脸红,如果是她收钱还经常借故免掉自己的那份,白云航能在终南山附近混上一年多,也是对这位楚姑娘有点非份之想的缘故,现在听说这淫贼竟然对楚若琼姑娘……

    花月影见这情形赶紧说道:“大侠,我那日虽然借着夜色潜入了终南派,可对若琼姑娘是连个手指都没碰着啊……”

    “谁信你这淫贼!你既然有备而来,怎么会空手而回!想必楚姑娘早就遭了你的毒手!老子先一刀砍了你!”

    一听这话,花月影脸都红了,很不好意思地说了句:“那是……我弄错房间了……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今日种种,都拜当日所赐!”

    一听说楚若琼没事,白云航心里暗乐,正色道:“上错床了就是上错床了,你这小子莫非摸到男人的房间里去了?”

    花月影仍是羞答答地说道:“比这更要命啊……”

    白云航一呆,突然想了一件事情,不由大笑起来,他说道:“好小子!有胆色!有胆色,我佩服得很!”

    花月影那脸就象红烧一样,低下头去不敢见人,只是低声问道:“大侠?你知道这桩事?”

    “采了终南一朵花,我不想知道阁下的壮举都不成啊!”

    终南山上一朵花,就是掌门夫人杨牡丹,这位杨牡丹真可了不得,出身于大富大贵之家,虽经战乱仍有良田六百亩房屋十六间,在西安城内还有两间店铺,对人更是十分热情,不管男女老少,都得称她一声“姐姐”。

    不过掌门夫人的魅力更是到了惊人的地步,自称是玉环再世,两年前终南派全派去华山试剑坪论剑,只有掌门夫人在家留守,结果渭北七魔带着大帮人马冲上山来,牡丹姐姐只是笑了笑,兵器还末出手,渭北七魔已经一路窜回渭北老巢,从此绝迹关中。

    白云航更是发过毒誓,愿与牡丹姐姐相守相伴一生,想那日他便发了毒誓:“我若有一点对不起几位的地方,就让我伴着那终南一朵花相守一生不离不弃,从早到晚到看着那一张脸……”

    白云航这行当原本是父子兄弟才能联起手干一票的,不过那几位一听这话,当即应道:“行啊!兄弟既然敢发这么重的誓言!我们信了!”

    一想到那一日的采花大案是何等惊天动地,白云航脸上是笑个不停:“你小子进了屋子,黑灯瞎火也不看真切,算是让你占足便宜了……不过第二天起来刘掌门他该拿着那把破剑杀过来吧?”

    “哪啊!分明是我被人家采了花,我第二天连床都起不来了,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结果人家还想金屋藏娇,这不是要我的小命吗?还好刘掌门拉了兄弟一把,放我逃出山去,临别前他对我:‘大伙儿都是男人,兄弟的苦处我明白着,能跑多远是多少吧……’”

    白云航那是一派高山仰止的神情,连连赞道:“了不得了不得!我是越来越佩服兄弟了!难怪我觉得刘掌门武功比不上他那几个师弟,原来如此啊!”

    花月影苦着脸说道:“那倒不是,听老刘说这终南一朵花是先死了两个丈夫才嫁给他的,一说到那死法老刘脸就先白了……而且刘老帽子似乎是因为帽子绿油油的缘故才保住这条小命的……”

    白云航白了采花贼一眼,才问道:“你怎么知道?”

    “那女人一见我跑了,当即动了雷霆震怒,派了大队人手前来追杀……那帮终南弟子长得都还算人模人样,人人都对我网开一面,有的还找我痛诉那女人的种种劣迹,说若不是为了楚师妹早就叛出终南了……”

    “从此以后,我就苦了……那女人到处宣扬我的名声,让我进了白纸坊的候补榜,每个月必有一帮侠少带着大队人马前来追杀……今年才过四个月,我已经被砍了九回了!大侠啊,你饶过我吧!”

    白云航对他还真有同情:“那还不金盆洗手?”

    “谁不想啊!我也想金盆洗手,事实上我已经六次退隐江湖了,可是那帮侠少能耐着,跑到哪儿都能被追上!哎……”

    这个“哎”字,那是包含着人生的无限体验,说着花月影从身上掏出一本书恭恭敬敬地奉上,嘴里说道:“这是小人的武功秘笈,只求大侠饶了小的一命……”

    白云航没想这花月影这么识趣,拿过书,翻了几页,然后冷哼一声道:“你就拿这人手一册的大洪掌法来糊弄我,我可要叫店家了……”

    花月影赶紧又拿出一本册子,说道:“大侠眼力高明,这都是用来糊弄那帮侠少的,每次逮到小人就往死里打,然后向小的索要春药,要完春药又要房中术,要完房中术又要轻功身法……所以小的就只能有备无患了,真的在这!”

    白云航冷笑了声:“哼!你连牡丹姐姐都镇不住,什么春药房中术我也不指望了!这个嘛,不错不错……”

    这本轻功身法着实精妙,白云航武功稀松,眼力却很老到,合计着是不是要下苦功练一练,他既然金盆洗手入了公门,这武功本来可以搁下了,只是俗话说得好,艺不压身,何况现在做的大顺的官,万一前朝复辟成功了,自己这新朝新贵岂不是大大危险了?宁可下功夫学一学!

    不过这时候白云航又翻脸了,他猛地一记重拳打在花月影的右肋上,然后问道:“中间还是大洪掌法,就拿首尾两页来糊弄我?”

    同样的片段上演好几回,花月影连着翻出六本书,又连挨了两回打,最后拿出一本二三百多页的抄本,哭丧着:“这着实是真的……那帮侠少老要小人的武功秘笈,所以小人只能多备几本……真本不敢带在身上,这是小人出山前花钱请秀才抄的,保证一字不漏……”

    白云航确认无误后,这才心满意足,花月影多问了句:“不知白大侠是混什么行当的?如此精明,比那帮狗屁侠少不知强了多少倍!”

    白云航暗自得意,当真是艺不压身,以前在道上学的门道件件实用,光凭这掘地三尺就为自己赚了多少银子,他转口说道:“我眼下在公门中任职……你难道想进衙门吗?”

    花月影不敢再问了,白云航倒对他有点同情:“今天晚上吃了没有?”

    “没有,小人被追了一天,从早上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过……”

    “也罢,我叫店家来你弄点饭,然后找点金创药,把你安顿下来再说!”

    有钱能使鬼推磨,白花花的银子一亮,店伙计对这采花贼的态度立时大变,服务十分周到,只可惜白云航不肯多花钱,采花贼只得住柴房了。

    第二天起来,采花贼已跑得没影了,结账的时候掌柜竟多要了三两五钱银子,一问才知道这采花贼早上一起来就让店家弄了一堆好吃的,光烧鸡就要了三只,还让店家买了一堆物事,其中有衣裤两件,金创药若干,店家原本不敢应承,结果花月影大声说道:“全记在白大侠帐上便是!”

    店家见白云航出手大方,也不怕花月影跑了赖帐,果真全记在白云航身上,不过白云航既然得了本武功秘笈,一时高兴便付了帐。

    这一年已经是大顺必正二年,江南的战火已经渐渐平息,朝廷说“皇恩浩荡,江南不战自下”,程系程大人的威风在江南只要稍微抖一抖,立即有全城民众受程大人的魅力感召,携家带口自愿远走他乡,绝不作片刻停留,就连家门也来不及关。

    饭早就烧好了,水缸里也早盛满了水,连被子也都已经收拾好了,就等我王师入门享用,古人有夜不闭户之说,今日见江南民众如此厚爱王师,诚不欺我。

    唯一的缺憾是,《太宗实录》关于王师平定江南的这一卷不幸毁损,共和之后《顺史稿》中的《程系列传》虽以详尽著称,对于这段经历亦过于简略,对程大人平定江南的丰功伟绩不过是短短数句,不过想我王师直下江南,势如破竹灭匪百万,那时候的程系程大人于运筹帷幄中是何等英姿焕发。

    当然了,就因为大顺初年百战方定,史料多有缺损,西南匪寇竟以此攻击朝庭:“血流成河……赤地千里……纵蛮夷为恶,莫过于此!”

    绝无此事!我王师直下江南,不杀一人,城池纷纷归顺,鞑虏余孽望风而降者何止百万(有后人指全国鞑虏贼军不足八十万,何以江南一地就有百万来投,大错也!我王师民心所至,莫说是百万,就是千万鞑虏余孽来投,又有何奇),除有少许匪党顽固不化,为我王师击之,可以说是王师所到,秋毫无犯,各地父老纷纷携了牛羊前来挽留王师,更有受王师感召者,主动献女出嫁,真可谓是弦高再世。

    只是西南贼寇李定国可恶之极,竟然不服王化,屡屡攻击先皇,更勾结退出关外的蛮子,朝庭虽然百般容忍,最终在无奈之下只能用兵于西南讨伐奸贼,白云航就在这种情况下踏上去开封的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