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三千美娇娘 > 第四章洛河寡妇

第四章洛河寡妇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三千美娇娘 !

    非但是寻宝客想要混水摸鱼,那被围在中间的商七也连声大呼:“沈六姑娘,我手里有王公秘藏的宝图啊!快来救我啊!”

    沈晓薇冷笑一声,轻声说道:“这宝藏无论到谁手上,我们七姐妹绝对不管,只想在其中分润一二!”

    商七原本是借机鼓动大家围攻沈晓薇,自己好趁机突围,没想到沈晓薇的玲珑心早把他的把戏看穿了,不过大伙儿仍是用刀阵围住了商七,互相谦让,谁也不肯第一个上去。

    猪怕出名人怕壮,江湖男儿从来不争先,好一阵僵持,才听到一声悲天悯人的长呼:“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商兄,就让小弟暂来保管吧!”

    只见一个三十出人的男人站了出来,这人身材高大,身着紫色英雄袍,外罩虎皮披风,腰扎虎皮腰带,足蹬薄底快靴,当真是英伟不凡的好男人,满脸的正气凛然,站在人群当中有若鹤立鸡群一般,他一拱手说道:“商七兄,怀壁有罪,何必为区区小利误了自家性命!小弟有个思虑,还和同大伙儿交流交流……”

    既然有人出头现场就乱成一片了:“朱清海,你这个混球冒出来干什么……朱大侠,你请说……死和尚,把俺的银子还来啊!”

    朱清海张开双手大声说道:“弟兄们,这王公秘藏也不知有多少金银宝贝,大家想想,王世充当年经略洛阳不知弄来了多少宝物,再说了,大隋朝的物事,哪怕拿个最普通的瓷瓶出来,到今天还不是卖出个天价啊……”

    下面有人当即有人纷纷响应:“莫不成你想独吞……俺也姓王,绝不允许这宝藏落到别家的手底……朱清海,你这个死和尚欠我银子什么时候还啊……这藏宝图是商七的,你们没分!”

    白云航算是弄清楚了,原来这帮人都是寻宝客,算起来和自己是半个同行,这时候下面仍是乱作一团,朱清海连连挥手,仍是吵成一团,朱清海最后大吼一声:“你们还想不想发财!”

    果然有了奇效,除了债主之外,总算安静下来了,朱清海立在人群之中,仍是鹤立鸡群:“我朱清海勇武过人,可以手斩一百六十八人,使得一件百二斤的勾搂古月象鼻刀,能开十二石的弓,可是这么多宝贝,我想凭朱某一人力气,是怎么也背不走这么多宝贝……”

    缓了缓,朱清海的说话条理十分清楚:“那据其时记载,这笔藏宝价逾千万!这个千万据本人考证,显然指的是黄金,而且经过这么多年,这藏宝的价值已经较当年胜过十倍百倍,所以按本人的估算,这笔藏宝可值亿两黄金……”

    黄金,只有黄花花的金子才能让群众心满意足,连债主都停止要债了:“就是拿到这其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都能享用几辈子了……我们是来寻宝的,我们不是来拼死拼活的,不是来为个人发财的,我们是为光复故国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当然个人利益也要适当考虑……”

    “总而言之,绝不能没见到宝藏就拼个你死我活,所以我个人认为大伙儿应当联起手来共同开发……”

    一时间掌声雷动,有人当即连声叫好:“朱清海果然是义薄云天!……朱大侠,讲得好……拥戴朱大侠……”

    不过还有人对朱清海有所误会,询问道这朱大侠的来历,当即有人拿出江湖排行榜答道:“这位朱大侠是江湖上排行信义第一,南七北六十三省出名的仁名大侠,人有赛孟尝之称……”

    朱海清?白云航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转头向沈晓薇看了一眼,沈晓薇当即说道:“这个朱清海啊,嘴上漂亮,手底下估计比你强不了多少,总喜欢搞这些寻宝,以前曾唤作什么奉天玉和尚,对了,据说他好象还是皇室出身的!”

    白云航一拍掌,总算想起来了,在汉阳跑官的时候,也见过了不少原本官府塘报,一日看到一篇“奉天玉和尚聚乱倡乱”,他开始不在意,“石门朱清海,以奉天玉和尚之名妖言惑众,已有数十无知村野农夫为之蒙骗……”

    几十人?湖南这也太小题大作了,白云航心道:“几十人倡乱这等小事,就地处置便是,何必上报京城……”

    还好湖南的塘报点到了关健之处:“自云为前朝伪帝允炆,自海外求仙而归……”

    允炆皇帝……当时白云航的下巴就掉到地下了,靖难之变允炆不知所踪那是什么年代的事情,现如今大明朝都已经亡了,就是这允炆真活着,也得有二百多岁了吧,他擦擦眼睛,再仔细看着朱清海,只觉得眼前这朱清海身材英伟,说话洪亮,站在人群之中有如众星拱月一般,似乎怎么也不能同那个自称建文皇帝的奉天玉和尚联系在一起。

    不过白云航的眼睛很毒,看了那本把朱清海排为“江湖仁义第一”的武林排行榜一眼,似乎就觉得有点眼熟,再仔细一看,似乎就是自己手上那本西京万字世家出的江湖排行榜,依花月影的说法“版式简陋,纸张毛糙,公信力不强,价格便宜,只有甘陕道上有些人在用,咱们河南河北武林同道是万万不用的”,凑了近看,果然是“百晓生新著”,一时间便握紧了钱袋。

    那边朱清海放开嗓子大声招呼:“我们是共担风险,共同受益,我们是这一代的寻宝客不同于往前了,不能搞窝里斗……为什么让你往外拿钱,这是风险投资,只要你现在往外拿一两银子,到时候就能得到万两黄金,甚至最高的回报……什么,我没听清楚,什么时候还钱?你的钱已经作为这次寻宝的先期投入了,那十两银子以后可得到十万两黄金,甚至更多啊……什么,还是要还钱?你怎么连一点眼光都没有,现在想要还钱只能还你一成,以后就不能还!考虑清楚了!沈六姑娘,贵姐妹出多少?”

    白云航赶紧往沈晓薇那使了个眼色,沈晓薇的眼神当即如锐电般扫向朱清海:“我保证你们这次寻宝在河南地面上不出问题……这就是一千两的干股了!”

    朱清海原本以为能拉到一大笔赞助,一听这话大失所望,但他远非池中之物,当即举着账本兴奋地叫道:“大家瞧瞧……我们这次寻宝多有前途啊,就连名动武林的洛河七姐妹也入了一千两,大家快点上啊,明天投一两就只能拿到一千两黄金了……上亿两黄金啊!大伙儿几辈子都花不光啊!本人朱清海仁义遍江湖,有信有义,是江湖传言的一代大侠,今天若不是我出来主持公道,恐怕就是一个血流成河的场面,大伙儿家里的孤儿寡母岂不可怜了……”

    “我一代大侠决不会坑大伙的钱,我事先说好了,这钱首先留一部分要作为光复皇朝的经费,光复大业正需要这笔钱啊,其余的再由大家分配……什么,你不同意!我一代大侠不和你计较,这笔钱等于大伙儿捐献给皇朝的,若是光复成功,大伙儿哪一个不是开国的元勋大将啊!”

    “那边那位,你一个人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加紧投资进来……什么,你老婆不许你往人多的地方去,也不许你多花一分钱……没志气的男人,有这笔钱,你想想娶几个服服帖帖的小老婆就能娶几个!你怕风险,有藏宝图在,有我朱清海主持,有大伙共襄盛举,有洛河七姐妹保护道上,还有我个人预期投入的几千两银子,还有……这亿两黄金岂不是手到擒来!商七,别以为你光拿藏宝图进来就可以了,拿钱拿钱!”

    朱清海每说一句,自然有一帮人连声叫好“朱大侠说得好啊……至理名言……”,车把式看着这么多人闹腾这么久,对朱清海的投资理念心有不禁有所感想:“让开!让开!马车就过来了,撞到了亿两黄金也买不到一条命!”

    这马车总算重新启程了,沈晓薇坐在白云航的身边,白云航心中总觉得这沈六姑娘干起事情来干脆利落,现在沉思的时候,那流露出来的成熟风韵,让白云航有着端庄中带着圣洁的感觉,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沈晓薇开口了:“多谢你了,否则我就白投二百两银子?那宝藏叫王公秘藏吧!真有那么多金银珠宝?”

    白云航顺口答道:“王公秘藏?这东西还真存在吗?我还以为河南武林道上传说的四大宝藏都是莫须有的传说啊……”

    沈晓薇:“我在河南道上行走也不是一年两年了,怎么没听人说过啊……这四大宝藏都是什么啊?”

    隔行如隔山,干白云航这行的,不把各地的珍藏秘库之流弄得了如指掌,那会赔得连裤子都当掉了,白云航便将这珍闻一一信手拈来:“所谓河南道上传说的四大秘藏就是王公秘藏、福王遗宝、张宏金库,幽明圣库。”

    沈晓薇问道:“四大秘藏,王公秘藏?”

    白云航道:“隋唐更替之时,王世充虎据洛阳,立国大郑,后为唐王李世民所灭,城破之即在洛阳秘藏珍宝无数以图复国,不数日被迁至长安,未几又徙王世充于蜀,临行为定州刺吏独孤修德所杀,其余兄弟子侄亦于蜀道以谋反罪诛杀,因此这秘藏珍宝就不知失踪了!”

    “时人有云:王公秘藏价逾千万,得者开国易如反掌,十数年前有人在西京长安购得隋唐文书甚多,在其中得到王公秘藏宝图一张,这张藏宝图辗转流传,直到今日落入了朱清V郑?

    沈晓薇递过一个有着无限意味的眼神,又问道:“至于其余三大秘藏又是什么?”

    白云航可以说是知无不言:“福王遗宝,想必沈姐姐也清楚,前朝神宗皇帝最喜欢三儿子常洵,却因嫡长相继之制,不能立常洵为太子,到了神宗十四年便立常洵为福王封国洛阳,四十二年常洵正式就藩洛阳,一直到了前朝未帝十四年,太祖皇帝入河南破阳诛杀福王,尽发福王府金银及富室窑藏,虽有所获却所得不多!”

    “神宗时,福王常洵最受宠信,神宗一次就授田四百万亩,虽经群臣力争才减为两百万亩,盐引千计,那时候常洵可以说是富甲海内,府中金银珠宝无数,洛阳城破之即他把四十年所得尽藏于某地,后不知所踪,这就是所谓的福王遗宝……”

    沈晓薇行走江湖多年,很有些阅历,她不禁轻叹一句道:“这位福王啊……我也听说当年太祖皇帝攻到洛阳的时候,洛城城内库藏如洗,官员苦劝福王出钱助饷,但他根本不予理睬,仍旧是沉迷酒色,结果官军全无斗志,有兵卒公然大骂:‘王府金钱百万,而让吾等空腹与贼军死战乎?’,未几洛阳城破,无尽家资尽化乌有……对了,张宏金库又是什么?”

    白云航道:“张宏是两宋更替之间的开封富商,七代薪火相传,有陶朱再世之称,家中秘有金室,号称藏金数十万,金军南下时全家为贼所害,金室不知去向,二十多年据说有人寻得金室的半张藏宝图!至于幽明圣库,沈姐姐在江湖上行走,总知道魔教的幽明破天和幽明断绝吧……”

    沈巧薇点点头:“当今武林第一人的威名,我怎么会不知道……如果我记得不错,这幽明圣库就是幽明恨当年留下的吧……”

    “这幽明恨号称魔教古往今来第一人,一身武功深不可测,当年武林十大高手无人是他一合之敌,而且这人智计惊人,传说中他当年一统魔门之后祸害天下,将天下由大唐王朝拖入五代十国的乱局之中,辞世之时这幽明恨将毕生所收集的武林秘笈和神兵利器尽数收藏于圣库之中,这其中有当时武林中的十大神兵,有正邪武林的数百本绝学秘籍,有无数的灵丹巧药,甚至还有一本魔教的至高绝学-《天魔典》……”

    只可惜和大多数江湖女侠一样,沈巧薇对于珍珠宝石的兴趣更大一些,硬要白云航大讲特讲王公秘藏,对于幽明圣库却没有多大兴趣,按她的话便是:“那些神兵利器、武功秘籍、仙丹巧药又不能当饭吃……”

    白云航也想说一句,最近还是没说出口:“珍珠玉石就能当饭吃了!”

    两个人在车上讨论了半天的秘宝珍藏,一直到夕阳西下还是意犹未尽,车把式猛得停往马车说道:“两位客官,请先歇息吧,明日就可以到登封了!”

    白云航正梦想着发财之后是不是买几个可人的小丫环,这时候才清醒过来,自己只是扯了一天的嘴皮子而已。

    一下车才发现客栈已经挤满了人,掌柜见来了一男一女,苦着脸说道:“两位客官,实在抱歉,小店已经只剩下一间客房了……”

    根据江湖故老相传和白云航看过的侠义小说,遇到这种情况男人一定要谦让,一定主动提出睡地板,美女一定会不会让侠少孤枕难眠,没想到白云航还没开口,沈晓薇已经娇颜如花地说道:“今天晚上你睡过道便是……”

    白云航郁闷得无以复加,怎么小说里的侠少遇到这种都有着和美女同床共枕的机会,我怎么只能睡过道啊!

    只是沈六姑娘的威名远扬,白云航哪敢招惹啊,找掌柜找了张席子,铺上被子就睡,掌柜安慰说道:“现如今不同了,侠少遇到这种情况只有睡过道的份,谁也都免不了这遭遇!”

    在过道上吹了一晚上的风,第二天早上起来,客栈已经是乱成一份,住店的人已经全部跑到店门口乱作一团,有人大喊:“那藏宝图落到朱清海那死和尚手里了,叫咱们投银子进去?大哥,怎么办……”

    “朱清海?怎么落到这个死和尚手底?商七是干什么的,这个饭桶!连份宝图都看不好……准备家伙!”

    一时间店门口杀气腾腾,白云航正想听一句“杀奔朱清海的老窝”,就听到一句:“咱们也投钱进去!而这寻宝的事情不能由朱清海他们一家来主持!万万不能让宝藏放在死和尚手里!”

    沈晓薇一边疏理头发,一边随口说道:“原本想劫富济贫捞上一大笔,现在掺合这么多人进去,看起来还有点难度了……”

    黑吃黑!白云航的第一反应便是如此,因此对于睡在过道上毫无怨言,马车继续前往,等到了中午,沈晓薇说了句:“先到张庄!”

    车把式当即转向,向前走约莫一里多里,沈晓薇刚想揭开车帘向外望去,只听有人大声说道:“师父,养育之恩徒儿绝不敢忘记,但是师父的这等决定,徒儿绝不赞同!”

    接着一个老人怒气冲冲地骂道:“你这个逆徒!难道就把师门恩怨忘记一干二净吗?”

    沈晓薇一听这声音,不由一喜,连声道:“下车!下车!是陈老英雄啊!”

    白云航也跟着下车,只见路边站了两个人,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穿了件粗布衣服,须发皆白,一张老脸风吹日晒之后显得十分苍老,他旁边站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气宇不凡,身穿蓝色英雄袍,显得十分利索。

    那老头大声骂道:“咱们寒山派没出你这种败类!亏我还以为你是本派百年来最杰出的弟子!”

    沈晓薇走了过来,嘴里象涂了蜜一般地叫道:“陈掌门,怎么和世杰生这么大的火气!两师徒有什么话不可说啊!”

    那叫世杰的年轻人也说道:“师父,您养我十八年,我丁世杰绝不会忘记!请你放心,咱们师徒两个什么事情都可以坐下来谈了!”

    陈掌门气得直跳脚,连叫:“逆徒!逆徒!实在气杀老夫了!当真是让六姑娘看笑话了!”

    沈晓薇随手行了个礼道:“陈掌门,千万不要动气!我们大姐派我来向陈掌门问好,顺便想请陈掌门出面做个中人,我们想和熊耳山那帮弟兄谈一谈,他们老劫我们保护的镖队,这是犯了江湖规矩的!”

    白云航想了许久,总算想起来这陈掌门应当就是寒门派的陈镜辉,三十年前江湖上最出风头的人物之一,只是看到现在这副未老先衰的模样,实在感想良多,不由说道:“贵师徒是怎么了!”

    陈镜辉长叹一声:“让外人看笑话,这个不争气的逆徒啊!三十年前,我和二师弟、三师弟一起闯荡,一时间闯出了名头……”

    正所谓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已白头,陈镜辉又是长叹一声:“那时候我们三个也有些不知天高地厚,觉得在江湖上是战无不胜,天下无敌了,头脑发热之后居然就挑上了唐门……”

    白云航倒吸了一口冷气:“蜀中唐门?”

    飞瀑金针、追心箭、漫天花雨、暴花梨花钉、追星逐电……白云航也是江湖子弟,怎么会不知道唐门那举世无双的暗器,只听到陈镜晓十分伤感地说到:“唐门一战,我们师兄弟三个是一败涂地,二师弟中了漫天花雨在床上躺站养了半年多,我三师弟挨了两记追星逐电,受损很重,结果七年之后就撒手西去了,那时候他才满三十啊……而我这个作大师兄虽然是左挡右挑,还是中了唐门的三支追心箭,躺了一年多,连定下的亲事都给误了……”

    陈镜辉是有着无限的感概与苍凉:“经此一役,我们寒山派声势大跌,我这个作大师兄立心雪此奇耻,便把掌门的位置让给二师兄,自己云游四方,结果苦心不负有心人,终于苗疆得了一门专克唐门暗器的武学,但是我从小练的是寒山七绝的套路,想重新练这门武学实在是事倍功半……于是便是在这张庄隐居了下来,专门调教了他们两个弟子!我的二弟子资质不佳,练不成上好武学,哼!却怎么比这个逆徒强!”

    丁世杰弯腰朝陈镜辉施了一个大礼,正声说道:“师父,您只教我十八年功夫,我实在不需要为您的一点恩怨毁了我的大好青春!”

    陈镜辉怒道:“你这个逆徒,反了!反了!难道连上唐门挑战的勇气都没有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