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天文学 > 三千美娇娘 > 第十五章郎情妾意

第十五章郎情妾意

飘天文学 www.piaotian.net,最快更新三千美娇娘 !

    郑石昌当即陪笑:“让大人见笑了!这全都是草民贴在外面招工的广告!当然了,草民的采砂场也草民一人享受这待遇!眼下砂场生意红火,只是甚缺人手,还望大人能帮忙招募几个,草民一定重谢!”

    “咱早上审案,有两无赖硬是要钱不要命,打了几十板子也还硬撑着,你那能治得了?”

    郑石昌答:“草民的宗旨一向是惩前毖后,治病救人……无论是何等的刁民,只要草民一出手,保管个个干活勤快……”

    “你小小一个砂场用得了这么多人手?”

    “大人!您放心,小人的砂场是多种不仅采砂,也兼着伐木采石等副业,便是有几万人手也还不够……”

    白云航还是有了一丝疑虑:“这个……这个……那两无赖也着实挨了不少板子,现下可是连站也站不起,坐也不坐下去了……”

    郑石昌大笑道:“俗话说得好,物尽所有,人尽其责,草民自然会安排轻活给他们便是……”

    “张典史,继续开审……”

    只是这一番审案的经过,要比白云航想象中的要轻松许多,白云航刚一坐定,公人们还没大吼“威……武”,伴随白云航惊堂木的响声,那两个原本倒在地上象癞皮狗乱哼不已的无赖已然从地上爬了起来,连连磕头道:“大老爷,小人认罚!小人认罚!”

    那边郑石昌刚从后堂走了出来,一听这话就急了,他跑到前面来连打手势,示意双方已有约定。

    一见郑石昌现身,两个无赖更是急呼:“大老爷……清天大老爷,小民愿意交三十两罚金……而且现下就交了这罚金……”

    郑石昌也连连恭手道:“大人!大人!您方才说了,这些刁民不务正业,有伤风化,只是大人有慈悲之心,愿意将这帮刁民送至草民的砂场里去务工三月以改劣习!大人,再说这两个刁民何尝拿得出这么多银子,肯定是胡说八道,请大人将他们立即关押起来,草民回去立马带人过来……”

    那两无赖吓得一边哆索着一边说道:“大人!大人!小人可以有法子立马把银子弄来……可以让小人家里送钱来……小人真的愿意出三十两银子认罚,立马就交上来……”

    那一旁原本准备与白云航讨价还价的众人犯先是一呆,看清楚了郑石昌的面貌之后也是吓掉了魂儿,一致齐呼:“大人饶命……大人饶命……千万莫要小人到砂场去采砂……小人愿意再加五两银子……”

    白云航不由气苦,咱登封知县的威风还不如一个采砂场老板,他一拍惊堂木道:“不得喧哗……否则一律再加三月……”

    一听这话,下面的人犯都是鸦雀无声,白云航断案如神,他指着两个面色如土的无赖说道:“你二人有伤风化还不知悔改,当真是罪上加罪,本县判你二人工役一月,罚银二十两……若不是交足了银两,那便加罚三月工役!”

    他又指出旁边那帮人中起初反悔最快的三人说道:“你三人,有伤风化,虽然悔过心却不知悔改,罚银二十两,工役十日,立时交清!”

    “其余人犯罚银一律二十两!”

    当然若不能立时交清,这罚金便就由二十两跳到了三十两,这郑石昌大喊道:“大人,若是这等刁民不肯按月付清,可否由草民来催讨债务!”

    一听这话,一干人犯立即交清了银子,就是没现钱也赶紧找人借了钱来交纳罚金。

    至于给白县令的重谢,郑石昌也不食言,先包了个五两银子的小红包,然后和白县令商定,一个人犯在砂场干一天活便要付给白县令四十文钱,这个合同体现了多劳多得的先进分配制度,大大促进了白云航的工作积极性,虽然说五个人犯一天才二百文,可是白云航若是打开了局面,不就能大捞一笔了!

    白云航也不知晓这郑老板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有着如此的威风,询问之下,一干公人都是面色如土,最后还是文员茅禹田说道:“登封最可怕的去处,不是少林的戒律院,也不是檀香村,而是这郑老虎的砂场了!”

    “郑老虎?”

    “大人,便是这郑石昌的外号了,咱登封人都说他比老虎还厉害了……”

    白云航一惊,问道:“这是为何……”

    茅禹田长叹了一口气:“杨家沟村的老杨,那是一百七十多斤的大汉,老婆嫌他太胖了些,结果花了三两银子减到了一百九十三斤,那一次去洛阳府,在半路上犯了事,结果被抓进了郑老虎的采砂场,采了三个月的砂子之后才被放了回来……干了三个月,这身子倒是减了下来,一百九十三斤的汉子连九十斤都不到啊……大人,您想想……”

    白云航已经想到那砂场之中是如何的厉害了,只是多问了句:“那么少林便不管了?”

    茅禹田是老文员,他当即答道:“大人,您是不知道本县现下的格局……虽然说是独霸一方,可是各方的过江龙也不少数,比方说这天龙教、檀香村……这位郑老虎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都能吃得开,又有些后台……少林寺的小和尚犯了戒律,一般都是送到戒律院一通乱棍,若犯了大错,除了一通棍子之外还要逐出门户,若是再重些,那就送到郑老虎的砂场干一年活……”

    难怪会有这样大的威风,白云航动了动嘴皮子,最后却只说了一句:“以后若是不肯交罚金的刁民,一律送郑老虎的砂场去!”

    这番查抄大有收获,前后弄了三百三十多两银子,白县令当即再次发了次粮饷,每名公人各发米四十斤,现银一两,加上昨夜发的加班费,公人所获颇丰。

    白云航也不能亏了自己,他将李玉霜补了一个文员的名额,给自家人发起饷来了,李玉霜拿过银子小心地藏好,然后说道:“你这两天也是劳累了……今天就睡在我这吧!”

    白云航不由喜形于色,李玉霜却借机引开了话题:“奴家把清白的身子交给了你,可到现在还不知道你的来历了!”

    在京城汉阳跑官的时候,白云航早已经编好一套说词:“玉霜,相公本是西京长安人士,家道中落,并无父母与姐妹,只有我白云航一人,永昌四年中的秀才,只是无权无谋,多亏牛相爷照应,现下好不容易谋了个县令之职……”

    这份履历半真半假,李玉霜敛了笑容:“我看你可不是读书人出身……”

    白云航当即答道:“若是不信,考我四经五书便是……”

    干白云航这一行当,除了了好眼力外,非得识字不可,若是不识字,非得被人坑掺了不可,白云航是跟着一个没落秀才学的手艺,那秀才怀才不遇,倒有些文采,对于古董颇为在行,所以白云航虽然未必能熟读四书五经,但肚子里还是颇有些墨水的,特别是对古物鉴识,找遍西京长安也找不到两三个比他更强一点。

    只是乱世文章不值钱,现下战乱频繁,连饭都吃不饱,除了牛相爷那等达官贵人之外,还有什么人潜心于金石之学,因此白云航虽然省吃俭用,也不过是积攒了一笔不多不少的钱。

    李玉霜听他这么一说,眼中颇有些柔情,只是神色仍是淡淡的,她说道:“白公子既是如此说了,玉霜也只能信了了……”

    白云航苦笑一声,拿出了牛相爷的那封荐书说道:“一夜夫妻百日恩,既然都是一家人了,玉霜!我也同你讲实话吧,我曾在江湖上行走过几年,这封荐书着实是出自牛相爷之手,只不过这是云航递了八百两银子的缘故!我这个秀才,也着实是有些问题!”

    何况是有些问题,根本就是完全有问题,永昌年间太宗皇帝领大军征战不息,科举之事疏于管制,自然便有许多漏洞,特别是科举档案缺失甚多,更是为有心之人大打了方便之门。

    白云航的行当本是下五流中的下五流,绝计是不可能有资格去考秀才,何况他居无定所,哪个地方敢让考取秀才,只是有钱好办事,白云航递了十六两银子过去,一个秀才出身的全套凭证就已经到手了。

    李玉霜不知道其中缘因,只是听了白云航这番心里话,她瞄了白云航,眼里尽是柔情:“我是青楼出身,若是真能与云航同结连理,那等云航可不要嫌弃于我!”

    白云航心中欢喜,以为自己的水磨功夫有了成效,不由握住了李玉霜一只纤手,只觉得这玉手温软已极,嘴里说道:“玉霜,你虽是出身风尘,可是有如玉莲一般出污泥而不染,冰清玉洁,难道我还不知道吗?我敬你有如雪中一枝寒梅,只愿与玉霜做一对相依相伴同命鸟,不离不弃共死生!”

    李玉霜脸上不禁一红,接着半嗔半喜地说道:“也不知道你不是欺骗于我!多谢你怜香惜玉,玉霜只怕一朝春尽红颜老,你又移情别恋!”

    冰山解冻,自是有无限风情,白云航又见她眼中波光转动,大有情意,心中欢喜,把心里话说了出来:“世间到哪里再找玉霜这等好女子!白云航虽然曾出身于江湖草莽之间,也不是个负心人!人世间真情可贵知音稀,我只求与玉霜相伴一生!”

    李玉霜轻声叹了气,柔声说道:“也罢!我嫁你也算是明珠暗投,只是我shi身于你,你又对我大有情谊!也罢……且让我再思量几日再作决定如何?”

    她语气带着几份无奈几份伤感,白云航不禁与她相偎在一起,两个身子贴在一起,这怀中玉体却是仍是那般柔若无骨,将让白云航勾掉了大半,只听李玉霜柔声说道:“玉霜原本是川西人士,与一帮姐妹们也曾相敬相爱,度了十八芳华,只可惜世态炎凉,竟让玉霜沦落风尘,多遇到亏了你……”

    说着,她眼中泪光点点,更让白云航怜惜不已,只听她继续说道:“玉霜现在也无处可去,天下虽大,也可是能容得玉霜的,也只能你的怀中了……照你这等说法,从今往后我便是家中的大妇了……”

    白云航听她不再口口声声一个“白公子”称呼,心中越发欢喜,一听这话当即讨好道:“玉霜,我只爱你一人,说什么大妇不大妇,从今往后,我这家中恐怕就由不得我作主了……”

    李玉霜柔声说道:“这可不成……你毕竟是有了功名的人,岂不能娶个名当门对的女子?”

    温玉软玉在怀,白云航心中受用,只是他还算清醒,当即答道:“玉霜这句说到哪里去了……象你这等俏佳人,天下间到哪里找上第二位!你放心便是,白云航决不负此言!”

    “我总觉得有些不踏实,非得这名份定下来……”

    李玉霜既是如此坚持,白云航只好答道:“我依你便是……我真的只爱玉霜一个!”

    李玉霜微露微笑:“你爱玉霜一人也罢,只是这妻妾之间的关系非得分得清楚不可!”

    白云航一边享受这无尽温柔,一边说道:“有玉霜这等绝色佳人,我又何须再觅芳草……”

    李玉霜咬了咬嘴唇,终于说道:“这可不成!你非得娶上个小妾不可!”

    天上怎么有这般古怪的女子?任是白云航久历风雨,可绞尽脑汁之后也只能说道:“玉霜……你这又是何必了!”

    李玉霜吐气如兰,让白云航沉醉于温柔之中:“这不可不成!我恐怕不能生养,所以你非得娶几个小妾不可……”

    “咱们收养几个娃子便是……再说,咱俩也就这点积蓄,怎么养得起这么多人口?”

    李玉霜却是咬定牙关不松口,她猛得从白云航的怀中跳了出去,嘴里说道:“这怎么成!养子怎么能同亲生的相比!你不是说从今往后,这家中的事务我作主了?这便是玉霜定下的第一桩事!”

    “玉霜非得为白公子选几房小妾不可,白公子放心好了,肯定是冰清玉洁的绝色佳人!”

    白云航见她语气又显得生份了,登时已软了下来,那边李玉霜又加压了:“若是不依玉霜这一件,玉霜立马就走,和白公子从此天涯陌路人!”

    红烛依旧燃个不停,白云航的心思完全完全落在身下这个一丝不挂欺霜寒雪的完美娇躯之中,在浅狭的花道中驱驰,自然让男人心中充满了征服欲,李玉霜贴着白云航的耳边窃窃私语,自然是不堪垯伐的告饶之声。

    偏生她的身子骨有着无限的娇媚,抵死的缠mian让白云航数度重展雄风,特别是今夜不同那日李玉霜蓬门初时尽是楚梦可怜,既有几份青春少女的美好,又有少妇的风情,当真是令白云航沉迷其中。

    白云航才把生命的精华注入了李玉霜的体内,李玉霜搂住他的背部,轻声说道:“云航!”

    “玉霜……”白云航的称呼之中充满了情意,李玉霜轻声说道:“今天玉霜那般恐吓于你,倒是着实对不住了……”

    白云航不理解李玉霜的用意,用力搂紧这个火热的娇躯,温情地说道:“玉霜,你又何必那般试探于我……难道你还不明白我的心意吗?”

    李玉霜出了一道单向选择题,还好白云航有创造性思维,竟是答了句:“若是那般,我与玉霜一同私奔便是……”

    这种答案总是让女人满意,因此才有这夜的欢娱,只是李玉霜竟是一声长叹,只听她说道:“你以为我说的是虚言吗……”

    白云航刚想说话,水蛇般的玉体又扭动起来,李玉霜粗喘着气,与白云航长吻起来,不多时白云航又是再展雄风。

    只是第二天起来,白云航总觉得自己有些腰酸腿软,想要到对门王医师的药铺买上一丸那个什么少林药王院秘制的“龙虎七绝丹”,只是一来拉不下那个脸,二来那价钱实在太高了些。

    正想着,那边公人来报:“少林大悲庵真道班首求见大人……”

    那真道没有往日的威风,现下老实得就象一只兔子,绝不敢多说一句话,不敢多走一步路,完全不象那个盛气凌人的道真杯,只是改不了那般虎背熊腰的模样,白云航对他颇有些惧意。

    真道一见面便低下头下说道:“贫僧给大人送这个月的银子来了!只是大人,眼见再有两个月到了年底了,贫僧手头有点紧,能否先拖到明年开春啊!”

    那日真道被罚了九百两银子,除去身上的六十多两银锭银票外,白县令又因为他举报他人有功,给他免了三十多两,凑了个八百两的整数。

    这八百两,白县令特许他在一年又四个月内还清,每个月要还五十两银子,白云航见他递过来一张五十两的银子,心中欢喜,就连那腰也觉得不酸了,便问了:“这个不大好吧……这个先例可不能开啊……”

    真道和尚从人权的角度说明:“可是啊,大人,贫僧也是人,过年的时节也要好好乐一乐!孤枕难眠的日子实在不好过啊!”

    白云航一想,有了主意,他翻出了几条欠条,然后说道:“真道和尚!这样好了,前天晚上我抄了一遍怡红院,结果有些收获,有四个海字辈不守清规,竟然留宿青楼,这该当何罪!”

    真道和尚一合掌道:“罪过!罪过!实在是罪过!”

    白云航继续说道:“昨天本县在公堂之上断了此案,将这四个僧人重重责罚一番,为首僧人更是加打了八十大板!”

    真道连连说道:“这恐怕不好吧!这等案件向来是僧会司和戒律院一同会办的,大人这案办得不妥!”

    白云航瞄了这和尚一眼,心想:“咱们不罚银子,交由你们僧会司处理,这柴米油盐哪得来?让我和玉霜一块吃西北风去!”

    只是心中的不快,他并没有表达出来:“本县罚了他们每人三十两银子,现在他们虽然交了几两银子,可这罚金多半还拖欠着……”

    真道和尚连连摇头道:“大人着实霸道……这等五代弟子身上有多少银两?大人非要逼出人命不可,贫僧就是拼了!再说,即使是犯了大错,送交戒律院顶多是个逐出师门,若重些也不过是到砂场采上一年砂子即可!大人何必这般逼人过甚!”

    说话间声色俱厉,差一点就吼将出来,白云航却不理他,只是说了句:“这四个和尚欠了我九十多两银子,你若是催讨了过来,我在其中分你三成,你的手头不就有富余了吗?”

    真道和尚双手擅抖地说道:“大人实在太看不起贫僧,贫僧也是有尊严的,贫僧好歹也是海字辈的师祖,怎么能办得这等丢了面子的丑事……对了,大人,这积欠的罚金算不算利息?”

    白云航没想到这一节,真道又问道:“这利息如何分法?大人,这三七开贫僧着实吃亏,能否五五分帐!”

    白云航急了:“这可不成!我县衙五十多人全部出动才抓到他们,现下五十多人就等这笔钱开饭了……这样了,本官做主了,罚金三五对六五了,至于这利息咱们五五开账!”

    “罚金四六开,利息*开!”

    “也罢,本官就吃点亏!”

    “对了,这利息是如何算法?是利滚利,驴打滚,出门利,还是印子钱?”

    白云航瞪了这真道,心道:“这和尚可真黑啊!这等利滚利的法子都想得如此清楚!”

    至于这些法子有多黑,他自己是亲身体会,当初在西京长安有段时间生意没开张,结果揭不了锅,从西京万字世家临时借了十八两银子,结果过了一个月就得还上二十四两银子,若是再拖上一个月则要还上四十两银,他吃了这个亏之后不由与同道闲谈时说道:“从前看书也不知这驴打滚,到底是什么意思,现在才算是明白了!”

    那边真道点了下头道:“贫僧在大悲庵管的是放贷收租与来往接送,大人您看哪种法子更好?”

    哪种法子更好?白云航想了下才择其害轻者:“那便用印子钱吧!”

    真道堆笑道:“大人放心,这银子一定帮您收上来了……对了,贫僧……”